首頁 »
2018/05/09

本緣部下,百喻經卷第四


百喻經卷第四

    尊者僧伽斯那撰

    蕭齊天竺三藏,求那毘地譯

 口誦乘船法而不解用喻,夫婦食餅共為要喻,共相怨害喻,效其祖先急速食喻,

嘗菴婆羅果喻,為二婦故喪其兩目喻,唵米決口喻,詐言馬死喻,出家凡夫貪利養喻,駝瓮俱失喻,田夫思王女喻,搆驢乳喻,與兒期早行喻,為王負机喻,倒灌喻,為熊所齧喻,比種田喻,獼猴喻,月蝕打狗喻,婦女患眼痛喻,父取兒耳璫喻,劫盜分財喻,獼猴把豆喻,得金鼠狼喻,地得金錢喻,貧兒欲與富等財物喻,小兒得歡喜丸喻,老母捉熊喻,摩尼水寶喻,二鴿喻,詐稱眼盲喻,為惡賊所劫失疊喻,小兒得大龜喻。

(六六)口誦乘船法,而不解用喻

昔有大長者子,共諸商人入海採寶,此長者子善誦捉船方法,若入海水,游洑洄流磯激之處,當如是捉,如是正如是住,語眾人言:「入海方法我悉知之。」眾人聞已深信其語,旣至海中未經幾時,船師遇病忽然便死。時長者子即便代處,至洄澓駛流之中唱言:「當如是捉如是正。」船盤迴旋,不能前進至於寶所,擧船商人沒水而死。凡夫之人亦復如是,少習禪法安般數息,及不淨觀。雖誦其文不解其義,種種方法實無所曉,自言善解妄授禪法,使前人迷亂失心,倒錯法相,終年累歲空無所獲,如彼愚人使他沒海。

(六七)夫婦食餅共為要喻

昔有夫婦有三番餅,夫婦共分各食一餅,餘一番在共作要言:「若有語者要不與餅。」旣作要已,為一餅故各不敢語。須臾有賊入家,偷盜取其財物,一切所有盡畢賊手。夫婦二人以先要故,眼看不語,賊見不語,即其夫前侵略其婦。其夫眼見亦復不語,婦便喚賊語其夫言:「云何癡人,為一餅故見賊不喚?」其夫拍手笑言:「咄婢我定得餅不復與爾。」世人聞之無不嗤笑,凡夫之人亦復如是,為小名利故詐現靜默,為虛假煩惱,種種惡賊之所侵略,喪其善法墜墮三塗,都不怖畏求出世道,方於五欲躭著嬉戲,雖遭大苦不以為患,如彼愚人等無有異。

(六八)共相怨害喻

昔有一人,共他相瞋愁憂不樂,有人問言:「汝今何故愁悴如是?」即答之言:「有人毀我力不能報,不知何方可得報之?是以愁耳。」有人語言:「唯有毘陀羅呪可以害彼,但有一患,未及害彼返自害己。」其人聞已便大歡喜:「願但教我雖當自害,要望傷彼。」世間之人亦復如是,為瞋恚故,欲求毘陀羅呪,用惱於彼竟未害他,先為瞋恚反自惱害,墮於地獄畜生餓鬼,如彼愚人等無差別。

(六九)效其祖先急速食喻

昔有一人,從北天竺至南天竺,住止旣久即聘其女,共為夫婦。為夫造設飲食,夫得急吞不避其熱,婦時怪之語其夫言:「此中無賊劫奪人者,有何急事怱怱乃爾,不安徐食?」夫答婦言:「有好密事不得語汝。」婦聞其言謂有異法,慇懃問之良久乃答:「我祖父已來法常速食,我今効之是故疾耳。」世間凡夫亦復如是,不達正理不知善惡,作諸邪行不以為恥,而云我祖父已來,作如是法,至死受行終不捨離,如彼愚人習其速食,以為好法。

(七)嘗菴婆羅果喻

昔有一長者,遣人持錢至他園中,買菴婆羅果而欲食之,而勅之言:「好甜美者汝當買來。」即便持錢往買其果,果主言:「我此樹果悉皆美好,無一惡者,汝嘗足以知之。」買果者言:「我今當一一嘗之,然後當取。若但嘗一何以可知?」尋即取來一一皆嘗,持來歸家。長者見已惡而不食,便一切都棄。世間之人亦復如是,聞持戒施得大富樂,身常安隱無有諸患,不肯信之便作是言:「布施得福,我自得時然後可信。」目覩現世貴賤貧窮,皆是先業所獲果報,不知推一以求因果,方懷不信須己自經,一旦命終財物喪失,如彼嘗果一切都棄。

(七一)為二婦故喪其兩目喻

昔有一人聘取二婦,若近其一為一所瞋,不能裁斷,便在二婦中間正身仰臥,值天大雨屋舍霖漏,水土俱下墮其眼中,以先有要不敢起避,遂令二目俱失其明。世間凡夫亦復如是,親近邪友習行非法,造作結業墮三惡道,長處生死喪智慧眼,如彼愚夫為其二婦故,二眼俱失。

(七二)唵米決口喻

昔有一人至婦家舍,見其擣米便往其所,偷米唵之。婦來見夫欲共其語,滿口中米都不應和,羞其婦故不肯棄之,是以不語。婦怪不語以手摸看,謂其口腫語其父語:「我夫始來卒得口腫,都不能語。」其父即便喚醫治之,時醫言曰:「此病最重,以刀決之可得差耳。」即便以刀決破其口,米從中出其事彰露。世間之人亦復如是,作諸惡行犯於淨戒,覆藏其過不肯發露,墮於地獄畜生餓鬼。如彼愚人以小羞故,不肯吐米,以刀決口乃顯其過。

(七三)詐言馬死喻

昔有一人騎一黑馬,入陣擊賊,以其怖故不能戰鬪,便以血污塗其面目,詐現死相臥死人中,其所乘馬為他所奪,軍眾旣去便欲還家,即截他人白馬尾來

,旣到舍已有人問言:「汝所乘馬今為所在?何以不乘?」答言:「我馬已死遂持尾來。」傍人語言:「汝馬本黑尾何以白?」默然無對為人所笑。世間之人亦復如是,自言善好修行慈心,不食酒肉,然殺害眾生加諸楚毒,妄自稱善無惡不造,如彼愚人詐言馬死。

(七四)出家凡夫貪利養喻

昔有國王設於教法:「諸婆羅門等,在我國內制抑洗淨,不洗淨者,驅令策使種種苦役。」有婆羅門空捉澡灌,詐言洗淨,人為其著水即便瀉棄,便作是言:「我不洗淨王自洗之。」為王意故用避王役,妄言洗淨實不洗之。出家凡夫亦復如是,剃頭染衣內實毀禁,詐現持戒望求利養,復避王役,外似沙門內實虛欺,如捉空瓶但有外相。

(七五)駝甕俱失喻

昔有一人先甕中盛穀,駱駝入頭甕中食穀,又不得出,旣不得出以為憂惱,有一老人來語之言:「汝莫愁也我教汝出,汝用我語必得速出。汝當斬頭自得出之。」即用其語以刀斬頭,旣復殺駝而復破甕,如此癡人世間所笑。凡夫愚人亦復如是,悕心菩提志求三乘,宜持禁戒防護諸惡,然為五欲毀破淨戒,旣犯禁已捨離三乘,縱心極意無惡不造,乘及淨戒二俱捐捨,如彼愚人駝甕俱失。

(七八)田夫思王女喻

昔有田夫遊行城邑,見國王女顏貌端正,世所希有,晝夜想念情不能已,思與交通無由可遂,顏色瘀黃即成重病,諸所親見便問其人,何故如是?答親里言:「昨見王女,顏貌端正思與交通,不能得故是以病耳。我若不得必死無疑。」諸親語言:「我當為汝作好方便,使汝得之勿得愁也。」後日見之便語之言:「我等為汝便為是得。」唯王女不欲。田夫聞之欣然而笑,謂呼必得。世間愚人亦復如是,不別時節春秋冬夏,便於冬時擲種土中,望得果實,徒喪其功空無無獲,芽莖枝葉一切都失,世間愚人修習少福,謂為具足,便謂菩提已可證得,如彼田夫悕望王女。

(七七)搆驢乳喻

昔邊國人不識於驢,聞他說言:「驢乳甚美都無識者。」爾時諸人得一父驢,欲搆其乳諍共捉之,其中有捉頭者有捉耳者,有捉尾者有捉腳者,復有捉器者,各欲先得於前飲之。中捉驢根謂呼是乳,即便搆之望得其乳,眾人疲厭都無所得,徒自勞苦空無所獲,為一切世人之所嗤笑。外道凡夫亦復如是,聞說於道不應求處,妄生想念,起種種邪見,裸形自餓投巖赴火,以是邪見墮於惡道,如彼愚人妄求於乳。

(七八)與兒期早行喻

昔有一人夜語兒言:「明當共汝至彼聚落,有所取索。」兒聞語已,明旦竟不問父,獨往詣彼。旣至彼已,身體疲極空無所獲,又不得食飢渴欲死,尋復迴來來見其父,父見子來深責之言:「汝大愚癡無有智慧,何不待我空自往來,徒受其苦,為一切世人之所嗤笑。」凡夫之人亦復如是,設得出家,即剃鬚髮服三法衣,不求明師諮受道法,失諸禪定道品功德,沙門妙果一切都失,如彼愚人虛作往返,徒自疲勞,形似沙門實無所得。

(七九)昔有一王欲入無憂園中,歡娛受樂,勅一臣言:「汝捉一机持至彼園,我用坐息。」時彼使人羞不肯捉,而白王言:「我不能捉我願擔之。」時王便以三十六机,置其背上驅使推之,至於園中,如是愚人為世所笑。凡夫之人亦復如是,若見女人一髮在地,自言持戒不肯捉之,後為煩惱所惑,三十六物髮毛爪齒,屎尿不淨不以為醜,三十六物一時都捉,不生慚愧至死不捨,如彼愚人擔負於机。

(八)昔有一人患下部病,醫言:「當須倒灌乃可差耳。」便集灌具欲以灌之,醫未至頃便取服之,腹脹欲死不能自勝,醫旣來至怪其所以,即便問之:「何故如是?」即答醫言:「向時灌藥我取服之,是故欲死。」醫聞是語深責之言:「汝大愚人不解方便。」即便以餘藥服之,方得吐下爾乃得差。如此愚人為世所笑,凡夫之人亦復如是,欲修學禪觀種種方便,應效不淨反效數息,應數息者效觀六界,顛倒下上無有根本,徒喪身命為其所困,不諮良師顛倒禪法,如彼愚人飲服不淨。

(八一)為熊所嚙喻

昔有父子與伴共行,其子入林為熊所嚙,爪壞身體,困急出林還至伴邊,父見其子身體傷壞,怪問之言:「汝今何故被此瘡害?」子報父言:「有一種物身毛躭糝,來毀害我。」父執弓箭往到林間,見一仙人毛髮深長,便欲射之,傍人語言:「何故射之?此人無害當治有過。」世間愚人亦復如是,為彼雖著法服,無道行者之所罵辱,而濫害良善有德之人。喻如彼父,熊傷其子而抂加神仙。

(八二)比種田喻

昔有野人來至田里,見好麥苗生長欝茂,問麥主言:「云何能令是麥茂好?」其主答言:「平治其地兼加糞水,故得如是。」彼人即便依法用之,即以水糞調和其田,下種於地,畏其自蹋地令堅,其麥不生:「我當坐一床上使人輿之,於上散種爾乃好耳。」即使四人人擎一腳,至田散種,地堅逾甚為人嗤笑,恐己二足更增八足。凡夫之人亦復如是,即修戒田善芽將生,而返違犯多作諸惡,便使戒芽不生。喻如彼人畏其二足,倒加其八。

(八三)獼猴喻

昔有一獼猴,為大人所打,不能奈何反怨小兒。凡夫愚人亦復如是,先所瞋人代謝不停,滅在過去,乃於相續後生之法,謂是前者,妄生瞋忿毒恚彌深。如彼癡猴為大所打,反瞋小兒。

(八四)月蝕打狗喻

昔阿修羅王,見日月明淨以手障之,無智常人狗無罪咎,橫加於惡。凡夫亦爾,貪瞋愚癡橫苦其身,臥棘刺上五熱炙身,如彼月蝕抂橫打狗。

(八五)婦女患眼痛喻

昔有一女人極患眼痛,有知識女人問言:「汝眼痛耶?」答言痛,彼女復言:「有眼必痛,我雖未痛並欲挑眼,恐其後痛。」傍人語言:「眼若在者或痛不痛,眼若無者終身長痛。」凡愚之人亦復如是,聞富貴者衰患之本,畏不布施恐後得報,財物殷溢重受苦惱,有人語言:「汝若施者或苦或樂,若不施者貧窮大苦。」如彼女人不忍近痛,便欲去眼乃為長痛。

(八六)父取兒耳璫喻

昔有父子二人緣事共行,路賊卒起欲來剝之,其兒耳中有真金璫,其父見賊卒發,畏失耳璫 便以手挽之,耳不時決,為耳璫故便斬兒頭。須臾之間賊便棄走,還以兒頭著於肩上,不可平復,如是愚人為世間所笑。凡夫之人亦復如是,為名利故造作戲論,言二世有二世無,中陰有中陰無,心數法有心數法無,種種妄想不得法實,他人以如法論破其所論,便言:「我論中都無是說。」如是愚人為小名利,便故妄語喪沙門道果,身壞命終墮三惡道。如彼愚人為少利故,斬其兒頭。

(八七)劫盜分財喻

昔有群賊共行劫盜,多取財物即共分之,等以為分,唯有鹿野欽羅色不純好,以為下分與最劣者,下劣者得之恚恨,謂呼大失。至城賣之,諸貴長者多與其價,一人所得倍於眾伴,方乃歡喜踊悅無量。猶如世人,不知布施有報無報,而行少施得生天上,受無量樂,方更悔恨悔不廣施。如欽婆羅後得大價,乃生歡喜,施亦如是少作多得,爾乃自慶恨不益為。

(八八)獼猴把豆喻

昔有一獼猴持一把豆,誤落一豆在地,便捨手中豆欲覓其一,未得一豆,先所捨者雞鴨食盡。凡夫出家亦復如是,初毀一戒而不能悔,以不悔故放逸滋蔓,一切都捨,如彼獼猴失其一豆,一切都棄。

 (八九)得金鼠狼喻

昔有一人在路而行,道中得一金鼠狼,心生喜踊持置懷中,涉道而進至水欲渡,脫衣置地時金鼠變為毒蛇,此人深思:「寧為毒蛇螫殺,要當懷去,心至冥感還化為金。傍邊愚人見其毒蛇,變成真實謂為恒爾。復取毒蛇內著懷裏,即為毒蛇之所蜇螫,喪身殞命。世間愚人亦復如是見。見善獲利內無真心,但為利養來附於法,命終之後墮於惡處,甘捉毒蛇被螫而死。

(九)地得金錢喻

昔有貧人在路而行,道中偶得一囊金錢,心大喜躍即便數之,數未能周,金主忽至盡還奪錢,其人當時悔不疾去,懊惱之情甚為極苦。遇佛法者亦復如是,雖得值遇三寶福田,不勤修行善業,忽爾命終墮三惡道,如彼愚人,還為其主奪錢而去,如偈所說:

  今日營此事,明日造彼事,樂著不觀苦,不覺死賊至,

  怱怱營眾務,凡人無不爾,如彼數錢者,其事亦如是。

(九一)貧兒欲與富等財物喻

昔有一貧人少有財物,見大富者欲意共等,不能等故,雖有少財欲棄水中,傍人語言:「此物雖尠,可得延君性命數日,何故捨棄擲著水中。」世間愚人亦復如是,雖得出家少得利養,心有悕望常懷不足,不能得與高德者等,獲其利養。見他宿舊有德之人,素有多聞多眾供養,意欲等之,不能等故心懷憂苦,便欲罷道。如彼愚人欲等富貴,自棄己財。

(九二)小兒得歡喜丸喻

昔有一乳母抱兒涉路,疲極眠睡不覺。時有一人持歡喜丸,受與小兒。小兒得已貪其美味,不顧身物。此人即時解其鏁鉗,瓔珞衣物都盡持去。比丘亦爾,樂在眾務憒鬧之處,貪少利養,為煩惱賊奪其功德,戒寶瓔珞。如彼小兒貪少味故,一切所有賊盡持去。

(九二)老母捉熊喻

昔有一老母在樹下臥,熊欲來搏。爾時老母遶樹走避,熊尋後逐一手抱樹,欲捉老母。老母得急,即時合樹捺熊兩手,熊不得動。更有異人來至其所,老母語言:「汝共我捉殺分其肉。」時彼人者信老母語,即時共捉。旣捉之已,老母即便捨熊而走,其人後為熊困,如是愚人為世所笑。凡夫之人亦復如是,作諸異論旣不善好,文辭繁重多有諸病,竟不成訖便捨終亡,後人捉之欲為解釋,不達其意反為其困。如彼愚人代他捉熊,反自被害。

(九四)摩尼水竇喻

 昔有一人與他婦通,交通未竟夫從外來,即便覺之住於彼外,伺其出時便欲殺害,婦語人言:「我夫已覺更無出處,唯有摩尼可以得出(摩尼者齊云水竇孔也。)」欲令其人從水竇出。其人錯解謂摩尼珠,所在求覓而不知處,即作是言:「不見摩尼珠我終不去。」須臾之間為其所殺。凡夫之人亦復如是,有人語言:「生死之中無常苦空無我,離斷常二邊,處於中道,於此中過可得解脫。」凡夫錯解,便求世界有邊無邊,及以眾生有我無我,竟不能觀中道之理,忽然命終,為於無常之所殺害,墮三惡道。如彼愚人推求摩尼,為他所害。

(九一)一鴿喻

昔有雄雌二鴿共同一巢,秋果熟時取果滿巢,於其後時果乾減少,唯半巢在,雄瞋雌言:「取果勤苦汝獨食之,唯有半在。」雌鴿答言:「我不獨食果自減少。」雄鴿不信瞋恚而言:「非汝獨食何由減少?」即便以觜啄雌鴿殺,未經幾日天降大雨,果得濕潤還復如故,雄鴿見已方生悔恨:「彼實不食我妄殺他。」即悲鳴命喚雌鴿:「汝何處去?」凡夫之人亦復如是,顛倒在懷,妄取欲樂不觀無常,犯於重禁悔之於後,竟何所!後唯悲歎如彼愚鴿。

(九六)詐稱眼盲喻

昔有工匠為王作務,不堪其苦,詐言眼盲便得脫苦,有餘作師聞之,便欲自壞其目,用避苦役。有人語言:「汝何以自毀徒受其苦?」如是愚人為世人所笑。凡夫之人亦復如是,為少名譽及以利養,便故妄語毀壞淨戒,身死命終墮三惡道,如彼愚人為少利故,自壞其目。

(九七)為惡賊所劫失氎喻

昔有二人為伴共行曠野,一人被一領氎,中路為賊所剝,一人逃避走入草中。其失氎者,先於氎頭裹一金錢,便語賊言:「此衣適可直一枚金錢,我今求以一枚金錢,而用贖之。」賊言:「金錢今在何處?」即便氎頭解取示之,而語賊言:「此是真金,若不信,今此草中有好金師,可往問之。」賊旣見之復取其衣,如是愚人,氎與金錢一切都失,自失其利復使彼失。凡夫之人亦復如是,修行道品作諸功德,為煩惱賊之所劫掠,失其善法喪諸功德,不但自失其利,復使餘人失其道業,身壞命終墮三惡道,如彼愚人彼此俱失。

(九八)小兒得大龜喻

昔有一小兒陸地遊錢,得一大龜意欲殺之,不知方便而問人言:「云何得殺?」有人語言:「汝但擲置水中。」龜得水已即便走去。凡夫之人亦復如是,欲守護六根修諸功德,不解方便而問人言:「作何因緣而得解脫?」邪見外道天魔波旬,及惡知識而語之言:「汝但極意六塵,恣情五欲,如我語者必得解脫。」如是愚人不諦思惟,便用其語,身壞命終墮三惡道,如彼小兒擲龜水中。

  此論我所造,合和喜笑語,多損正實說,觀義應不應,

  如似苦毒藥,和合於石蜜,藥為破壞病,此論亦如是,

  正法中戲笑,譬如彼狂藥,佛正法寂定,明照於世間,

如服吐下藥,以酥潤體中,我今以此義,顯發於寂定,

  如阿伽陀藥,樹葉而裹之,取藥塗毒竟,樹葉還棄之,

  戲笑如葉裹,實義在其中,智者取正義,戲笑便應棄。

尊者僧伽斯那,造作癡花鬘竟

百喻經卷第四



本緣部下,百喻經卷第三←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本緣部下,法句經卷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