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5/01

本緣部下,百喻經卷第二


百喻經卷第二

    尊者僧伽斯那撰

    蕭齊天竺三藏,求那毘地譯

入海取沈水喻,賊盜錦繡用裹氀褐喻,種熬胡麻喻,水火喻,人效王眼瞤喻,治鞭瘡喻,為婦貿鼻喻,貧人燒麤褐衣喻,牧羊人喻,雇借瓦師喻,估客偷金喻,斫樹取果喻,送美水喻,寶篋鏡喻,破五通仙眼喻,殺群牛喻,飲木筩水喻,見他人塗舍喻,治禿喻,毘舍闍鬼喻。

入海取沈水喻

(二二)昔有長者子,入海取沈水,積有年載方得一車,持來歸家詣市賣之,以其貴故卒無買者,經歷多日不能得售,心生疲厭以為苦惱,見人賣炭時得速售,便生念言:「不如燒之作炭,可得速售。」即燒為炭市賣之,不得半車炭之價直。世間愚人亦復如是,無量方便勤行精進,仰求佛果,以其難得便生退心,不如發心求聲聞果,速斷生死作阿羅漢。

(二三)昔有賊人入富家舍,偷得錦繡,即持用裹故弊氀褐,種種財物,為智人所笑。世間愚人亦復如是,旣有信心入佛法中,修行善法及諸功德,以貪利故破於清淨戒,及諸功德,為世所笑亦復如是。

(二四)種熬胡麻子喻

昔有愚人生食胡麻子,以為不美,熬而食之為美,便生念言:「不如熬而種之,後得美者。」便熬而種永無生理。世人亦爾,以菩薩曠劫修行,因難行苦行以為不樂,便作是念言:「不如作阿羅漢,速斷生死其功甚易。」後欲求佛終不可得,如彼燋種無復生理,世間愚人亦復如是。

(二五)水火喻

昔有一人事須用火,及以冷水,即便宿火以澡灌盛水,置於火上,後欲取火而火都滅,欲取冷水而水復熱,火及冷水二事俱失。世間之人亦復如是,入佛法中出家求道,旣得出家,還復念其妻子眷屬,世間之事五欲之樂。由是之故,失其功德之火,持戒之水,念欲之人亦復如是。

(二六)人效王眼瞤喻

昔有一人欲得王意,問餘人言:「云何得之?」有人言:「若欲得王意者,王之形相汝當効之。」此人即便後至王所,見王眼瞤便効王瞤,王問之言:「汝為病耶?為著風耶?何以眼瞤?」其人答王:「我不病眼亦不著風,欲得王意,見王眼瞤故効王也。」王聞是語即大瞋恚,即便使人種種加害,擯令出國。世人亦爾,於佛法王欲得親近,求其善法以自增長,旣得親近,不解甘嚷法王,為眾生故,種種方便現其闕短,或聞其法見有字句不正,便生譏毀効其不是。由是之故,於佛法中永失其善,墮於三惡,如彼効王亦復如是。

(二七)治鞭瘡喻

昔有一人為王所鞭,旣被鞭已以馬屎拊之,欲令速差,有愚人見之心生歡喜,便作是言:「我決得是治瘡方法。」即便歸家語其兒言:「汝鞭我背,我得好法今欲試之。」兒為鞭背以馬屎拊之,以為善巧。世人亦爾聞有人言,修不淨觀,即得除去五陰身瘡,便作是言:「我欲觀於女色,及以五欲。」未見不淨,返為女色之所惑亂,流轉生死墮於地獄,世間愚人亦復如是。

(二八)為婦貿鼻喻

昔有一人其婦端正,唯其鼻醜。其人出外見他婦女,面貌端正其鼻甚好,便作是念:「我今寧可截取其鼻,著我婦面上,不亦好乎?」即截他婦鼻持來歸家,急喚其婦:「汝速出來與汝好鼻。」其婦出來即割其鼻,尋以他鼻著婦面上,旣不相著復失其鼻,唐使其婦受大苦痛。世間愚人亦復如是,聞他宿舊沙門婆羅門,有大名德,而為世人之所恭敬,得大利養,便作是念言:「我今與彼便為不異。」虛自假稱妄言有德,旣失其利復傷其行,如截他鼻徒自傷損,世間愚人亦復如是。

(二五)貧人燒麤褐衣喻

昔有一人貧窮困乏,與他客作得麤褐衣,而被著之,有人見之而語之言:「汝種姓端正貴人之子,云何著此麤弊衣褐?我今教汝,當使汝得上妙衣服,當隨我語終不欺汝。」貧人歡喜敬從其言,其人即便在前然火,語貧人言:「今可脫此麤褐衣,著於火中。於此燒處,當使汝得上妙欽服。」貧人即便脫著火中,旣燒之後於此火處,求覓欽服都無所得。世間之人亦復如是,從過去身修諸善法,得此人身,應當保護進德修業;乃為外道,邪惡妖女之所欺誑:「汝信我語,修諸苦行投巖赴火,捨是身已當生梵天,長受快樂。便用其語即捨身命,身死之後墮於地獄,備受諸苦,旣失人身空無所獲,如彼貧人亦復如是。

(三○)牧羊人喻

昔有一人巧於牧羊,其羊滋多乃有千萬,極大慳貪不肯外用,時有一人善於巧詐,便作方便往共親友,而語之言:「我今共汝極成親愛,便為一體更無有異,我知彼家有一好女,當為汝求可用為婦。」牧羊之人聞之歡喜,便大與羊及諸財物,其人復言:「汝婦今日已生一子。」牧羊之人未見於婦,聞其已生心大歡喜,重與彼物。其人後復而語之言:「汝兒生已今死矣!」牧羊人聞此人言,便大啼泣噓欷不己。世間之人亦復如是,旣修多聞,為其名利祕惜其法,不肯為人教化演說,為此漏身之所誑惑,妄期世樂。如己妻息為其所欺,喪失善法後失身命,并及財物,便大悲泣生其憂苦,如彼牧羊之人,亦復如是。

(三一)雇借瓦師喻

昔有婆羅門師,欲作大會語弟子言:「我須瓦器以供會用,汝可為我雇借瓦師,詣市覓之。」時彼弟子往瓦師家,時有一人驢負瓦器,至市欲賣,須臾之間驢盡破之,還來家中啼哭懊惱,弟子見已而問之言:「何以悲歎懊惱如是?」其人答言:「我為方便勤苦積年,始得成器詣市欲賣。此弊惡驢須臾之煩,盡破我器是故懊惱。」爾時弟子見聞是已,歡喜而言:「此驢乃是佳物,久時所作須臾能破,我今當買此驢。」瓦師歡喜即便賣與,乘來歸家師問之言:「汝何以不得瓦師將來,用是驢為?」弟子答言:「此驢勝於瓦師,瓦師久時作瓦器,少時能破。」時師語言:「汝大愚癡無有智慧,此驢今者適可能破,假使百年不能成一。」世間之人亦復如是,雖千百年受人供養,都無報償,當為損害終不為益,背恩之人亦復如是。

(三二)估客偷金喻

昔有二估客共行商賈,一賣真金,其第二者賣兜羅綿,有他買真金者,燒而試之。第二估客,即便偷他被燒之金,用兜羅綿裹。時金熱故燒綿都盡,情事旣露二事俱失。如彼外道偷取佛法,著己法中,妄稱己有非是佛法,由是之故燒滅外典,不行於世,如彼偷金事情都現,亦復如是。

(三三)斫樹取果喻

昔有國王有一好樹,高廣極大當生勝果,香而甜美。時有一人來至王所,王語之言:「此之樹上將生美果,汝能食不?」即答王言:「此樹高廣雖欲食之,何由能得?」即便斷樹望得其果,旣無所獲徒自勞苦,後還欲竪樹已枯死,都無生理。世間之人亦

復如是,如來法王有持戒樹,能生勝果,心生願樂欲得果食,應當持戒修諸功德。不解方便返毀其禁,如彼伐樹,復欲還活都不可得,破戒之人亦復如是。

(三四)送美水喻

昔有一聚落,去王城五由旬,村中有好美水,王勅村人,常使日日送其美水,村人疲苦,悉欲移避遠此村去。時彼村主語諸人言:「汝等莫去,我當為汝白王,改五由旬作三由旬,使汝得近往來不疲。」即往白王王為改之,作三由旬,眾人聞已便大歡喜,有人語言:「此故是本五由旬,更無有異。」雖聞此言信王語故,終不肯捨。世間之人亦復如是,修行正法度於五道,向涅槃城心生厭倦,便欲捨離,頓駕生死不能復進。如來法王有大方便,於一乘法分別說三,小乘之人聞之歡喜,以為易行,修善進德求度生死,後聞人說無有三乘,故是一道,以信佛語終不肯捨,如彼村人亦復如是。

(三五)寶篋鏡喻

昔有一人貧窮困乏,多負人債無以可償,即便逃避至空曠處,值篋滿中珍寶,有一明鏡著珍寶上,以蓋覆之。貧人見已心大歡喜,即便發之見鏡中人,便生驚怖叉手語言:「我謂空篋都空無有,不知有君在此篋中,莫見瞋也。」凡夫之人亦復如是,為無量煩惱之窮困,而為生死魔王債主,之所纏著,欲避生死入佛法中,修行善法作諸功德,如值寶篋,為身見鏡之所惑亂,妄見有我即便封著,謂是真實,於是墮落失諸功德,禪定道品無漏諸善,三乘道果一切都失,如彼愚人棄於寶篋,著我見者亦復如是。

(三六)破五通仙眼喻

昔有一人入山學道,得五通仙天眼徹視,能見地中一切伏藏,種種珍寶。國王聞之心大歡喜,便語臣言:「云何得使此人,常在我國不餘處去,使我藏中得多珍寶。」有一愚臣輒便往至,挑仙人雙眼持來白王:「臣以挑眼更不得去,常住是國。」王語臣言:「所以貪得仙人住者,能見地中一切伏藏。汝今毀眼何所復任?」世間之人亦復如是,見他頭陀苦行,山林曠野塚間樹下,修四意止及不淨觀,便強將來於其家中,種種供養毀他善法,便道果不成喪其道眼,已失其利空無所獲,如彼愚臣唐毀他目也。

(三七)殺群牛喻

昔有一人,有二百五十頭牛,常驅逐水草隨時餧食,時有一虎噉食一牛,爾時牛主即作念言:「已失一牛俱不全足,用是牛為?」即便驅至深坑高岸,排著坑底盡皆殺之。凡夫愚人亦復如是,受持如來具足之戒,若犯一戒不生慚愧,清淨懺悔,便作念言:「我已破一戒,旣不具足何用持戒為?」一切都破無一在者。如彼愚人盡殺群牛,無一在者。

(三八)飲木筩水喻

昔有一人行來渴乏,見木筩中有清淨流水,就而飲之。飲水已足,即便擧手語木筩言:「我已飲竟水莫復來。」雖作是語水流如故,便瞋恚言:「我已飲竟語汝莫來,何以故來?」有人見之言:「汝大愚癡無有智慧,汝何以不去?語言莫來。」即為挽卻牽餘處去。世間之人亦復如是,為生死渴愛,飲五欲鹹水,為五欲之所疲厭,如彼飲足便作是言:「汝色聲香味莫復更來,使我見也。」然此五欲相續不斷,旣見之已便復瞋恚:「語汝速滅莫復更生,何以故來使我見之?」時有智人而語之言:「汝欲得離者,當攝汝六情,閉其心意妄想不生,便得解脫,何必不見欲使不生。」如彼飲水愚人,等無有異。

(三九)見他人塗舍喻

昔有一人往至他舍,見他屋舍墻壁塗治,其地平正清淨甚好,便問之言:「用何和塗得如是好?」主人答言:「用稻穀戈兼浸令熟,和泥塗壁故得如是。」愚人即便而作念言:「若純以稻戈,不如合稻而用作之,壁可白淨泥始平好。」便用稻穀和泥用塗壁,望得平正,返更高下壁都破裂,虛棄稻穀都無利益,不如惠施可得功德。凡夫之人亦復如是,聞聖人說法修行諸善,捨此身已可得生天,及以解脫,便自殺生望得生天,及以解脫,徒自虛喪空無所獲,如彼愚人。

(四○)治禿喻

昔有一人頭上無毛,冬則大寒夏則患熱,兼為蚊虻之所唼食,晝夜受惱甚以為苦,有一醫師多諸方術。時彼禿人往至其所,語其醫言:「唯願大師為我治之。」時彼醫師亦復頭禿,即便脫示之而語之言:「我亦患之以為痛苦,若令我治能得差者,應先自治以除其患。」世間之人亦復如是,為生老病死之所侵惱,欲求長生不死之處,聞有沙門婆羅門等,世之良醫善療眾患,便往其所而語之言:「唯願為我除此,無常生死之患,常處安樂長存不變。」時婆羅門即便報言:「我亦患此無常生老病死,種種求覓長存之處,終不得能得,今我若能使汝得者,我亦應先自得,令汝亦得。」如彼患禿之人,徒自疲勞不能得差。

(四一)毘舍闍鬼喻 

昔有二毘舍闍鬼,共有一篋一杖一屐,二鬼共諍各各欲得,二鬼紛紜竟日,不能使平。時有一人來見之已,而問之言:「此篋杖屐有何奇異?汝等共諍瞋忿乃爾。」二鬼答言:「我此篋者,能出一切衣服飲食,床褥臥具資生之物,盡從中出。執此杖者,怨敵歸服無敢與諍。著此屐者,能令人飛行無罣礙。」此人聞已即語鬼言。「汝等小遠,我當為爾平等分之。」鬼聞其語尋即遠避,此人即時抱篋捉杖,躡屐而飛,二鬼愕然竟無所得,人語鬼言:「爾等所諍我已得去,今使爾等更無所諍。」毘舍闍者喻於眾魔,及以外道。布施如篋,人天五道資用之具,皆從中出。禪定如杖,消伏魔怨煩惱之賊。持戒如屐必昇人天。諸魔外道諍篋者,喻於有漏中強求果報,空無所得。若能修行善行,及以布施持戒禪定,便得離苦獲得道果。

百喻經卷第二



本緣部下,百喻經卷第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本緣部下,百喻經卷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