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4/10

本緣部下,雜寶藏經卷第五


雜寶藏經卷第五

    元魏西域三藏,吉迦夜共曇曜譯

天女本以華鬘,供養迦葉佛塔緣。天女本以蓮華,供養迦葉佛塔緣。天女本以,受持八戒齋生天緣。天女本以然燈,供養生天緣。天女本以乘車見佛,歡喜避道緣。天女本以華散佛,化成華蓋緣。舍利弗摩提,供養佛塔生天緣。長者夫婦,造作浮圖生天緣。長者夫婦,信敬禮佛生天緣。外道婆羅門女,學佛弟子作齋生天緣。貧女人以氎,施須達生天緣。長者女不信三寶,父以金錢,雇令受持五戒生天緣。女因掃地見佛,生歡喜生天緣。長者造舍請佛供養,以金布施生天緣。婦以甘蔗,施羅漢生天緣。女人以香,敬心塗佛足生天緣。貧女從佛乞食生天緣。長者婢為主送食,值佛轉施生天緣。長者為佛,造作講堂生天緣。長者見王造塔,亦復造塔獲報生天緣。賈客造舍,供養佛生天緣。

(五一)天女本以華鬘,供養迦葉佛塔緣

爾時,釋提桓因從佛聞法,得須陀洹即還天上,集諸天眾讚佛法僧。時有天女頭戴華鬘,華鬘光明甚大晃曜,共諸天眾來集善法堂上,諸天之眾見是天女,生希有心。釋提桓因即便說偈,問天女言:

 汝作何福業,身如融真金,光色如蓮花,而有大威德?

身出妙光明,面若開敷華,金色晃然照,以何業行得?

願為我說之。

爾時天女說偈答言:

 我昔以華鬘,奉迦葉佛塔,今生於天上,獲是勝功德,生在於天中,

 報得金色身。

釋提桓因重復說偈,而讚嘆言:

 甚奇功德田,耘除諸穢惡,如是少種子,得天勝果報,

 誰當不供養,恭敬真金聚,誰不供養佛,上妙功德田?

 其目甚脩廣,猶如青蓮花,汝能興供養,無上第一尊。

爾時天女即從天下,執持華蓋來至佛所,佛為說法得須陀洹,而還天上。諸比丘等怪其所以,即問佛言:「世尊,今此天女作何功德?獲此天身端政殊特。」佛言:「往古之時,以種種華鬘,供養迦葉佛塔,以是因緣今獲此果。」

(五二)天女本以蓮華,供養迦葉佛塔緣

爾時復有一天女,頭上華鬘光明晃曜,共諸天眾,來集善法堂上,時諸天眾見是天女,生希有心。時天帝釋以偈問曰:

 汝昔作何業,身如真金山,光顏甚煒煒,色如淨蓮華?

 得是勝威德,身出大妙光,以何業行獲,願為我說之?

天女爾時說偈答言:

 昔於迦葉佛,受持八戒齋,今得生天中,獲是端政報。

釋提桓因重以偈讚:

 奇哉功德田,能生勝妙報,昔少修微因,而得生天上,

 如此勝福聚,誰當不供養?如是最勝尊,誰當不恭敬?

 諸有聞是者,宜應大歡喜,欲求生天者,應當持淨戒。

爾時此天持好華蓋,來至佛所,佛為說法得見諦道。時諸比丘即問佛言:「此天往昔作何福業,得生天中而獲聖果?」佛言:「昔為人時,於迦葉佛所受持八齋,由是善行生於天上,而見道迹。」

(五四)天女本以然燈,供養生天緣

爾時王舍城,頻婆娑羅王,於佛法中得道,獲不壞信,常以燈明供養於佛。後提婆達多,與阿闍世王作惡知識,欲害佛法,是以國土怖畏,不復然燈供養,有一女人以習常故,於僧自恣日,佛經行道頭然燈供養。阿闍世王聞,極大瞋恚,即以劍輪斬腰而殺,命終得生三十三天,摩尼焰宮殿中,乘此宮殿至善法堂,帝釋以偈問曰:

 汝昔作何業,身如聚真金,而有大威德,容貌甚光明?

天女即時以偈答言:

 三界之真濟,三有之大燈,至心眼觀佛,相好莊嚴身,

 法中之最勝,為之然明燈,燈然以滅闇,佛燈滅眾惡,

 見燈如日光,真實生信心,覩燈明熾盛,歡喜而禮佛。

說此偈已來至佛所,佛為說法得須陀洹,即還天上。比丘問佛:「以何因緣生於天宮?」佛言:「昔在人間於僧自恣日,佛經行道頭,然燈供養。阿闍世王斬其腰殺,以是善因,命終之後得生天中,重於我邊聞法信解,得須陀洹道。」

(五五)天女本以乘車見佛,歡喜避道緣 

爾時佛在舍衛國,入城乞食,有一童女乘車遊戲,欲向園中,道逢如來迴車避道,生歡喜心,其後命終生三十三天,往集善法堂,釋提桓因以偈問言:

 汝昔作何行,身色如真金,光顏甚煒煒,猶若優鉢羅?

 得是勝威德,而生於天中,願今為我說,何由而得之?

天女即時以偈答曰:

 我見佛入城,迴車而避道,歡喜生敬信,命終得生天。

說此偈已來向佛所,佛為說法得須陀洹,即還天宮。比丘問言:「以何業緣生此天中?」佛言:「昔於人間迴車避我,今得生天,重於我所聞法信受,證須陀洹果。」

(五六)天女本以華散佛,化成華蓋緣

爾時舍衛國,有一女子於節日中,採阿恕伽華,還入城來遇值佛出,即以此華散於佛上,化成華蓋,歡喜踊躍生敬信心。於是命終,生於三十三天,即乘宮殿至善法堂,帝釋以偈問言:

 汝昔作何業,得來生天中,身如真金色,威德甚光明?

 以何業行獲,願為我說之?

天女即偈答言:

 昔於閻浮提,取阿恕伽花,還值於如來,即以供養佛,

 歡喜生敬重,命終得生天。

說是偈已來向佛所,佛為說法得須陀洹,便還天上。比丘問言:「此天女者以何因緣,得受天身?」佛言:「昔在人中,出城取阿恕伽花,還來值我,即以華供養,發心歡喜乘此善業,命終生天,重於我所聞法得悟,證須陀洹。」

(五七)舍利弗摩提,供養佛塔緣

頻婆娑羅王,已得見諦,數至佛所禮拜問訊,時宮中婦女,不得日日來到佛邊,王以佛髮宮中起塔,宮中之人經常供養。頻婆娑羅王崩,提婆達多共阿闍世王,同情相厚生誹謗心,不聽宮中供養此塔。有一宮人名舍利弗摩提,以僧自恣日,憶本所習,即以香花供養此塔。時阿闍世王,嫌其供養佛塔,用鑚鑚殺,命終得生三十三天,乘天宮殿集善法堂,帝釋以偈而問:

 汝昔作何德,而得生天中,威德甚光明,猶如真金色?

 作何業行獲,願為我說之。

天女以偈而答之曰:

 我昔在人中,歡喜恭敬心,以諸好香華,供養於佛塔,

 而為阿闍世,以鑚鑚殺我,命終得生天,受此極快樂。

說是偈已來向佛所,佛為說法得須陀洹,即還天宮。比丘問言:「以何因緣生此天中?」佛言:「本於人間,入以華香供養佛塔,由是善業今得天身,重從我所聞法而悟,證須陀洹。」

(五八)長者夫婦,造作浮圖生天緣

舍衛國有一長者,作浮圖僧坊,長者得病命終,生三十三天,婦追憶夫愁憂苦惱,以追憶故修治浮圖,及與僧坊如夫在時。夫在天上自觀察言:「我以何緣生此天上?」知以造作塔寺功德,是故得來。」自見定是天身。心生歡喜常念塔寺,以天眼觀所作塔寺,今誰料理?即見其婦晝夜憶夫,憂愁苦惱,以其夫故修治塔寺,夫作念言:「我婦於我大有功德,我今應當往至其所,問訊安慰。」從天上沒即到婦邊,而語之言:「汝大憂愁念於我也?」婦言:「汝為是誰?勸諫於我。」答言:「我是汝夫,以作僧坊塔寺因緣,得生天上三十三天,見汝精懃修治塔寺,故來汝所。」婦言:「來前交會。」夫言:「人身臭穢不復可近,欲為我妻者,但懃供養佛及比丘僧,命終之後生我天宮,以汝為妻。」婦用夫語供養佛僧,作眾功德發願生天,其後命終即生彼天宮。夫婦相將共至佛邊,佛為說法得須陀洹果。」諸比丘等驚怪所以,便問:「何業緣故,得生此天?」佛言:「昔在人中作浮圖僧坊,供養佛僧,由是功德今得生天。」

(五九)長者夫婦,信敬禮佛生天緣

王舍城中有一長者,日日往至佛所,其婦生疑而作念言:「將不與他私通,日日恒去?」便問夫言:「日日恒向何處來還?」夫答婦言:「佛邊去來。」問言:「佛為好醜,能勝汝也,而恒至邊?」夫即為婦,嘆說佛之種種功德。爾時其婦聞佛功德,心生歡喜即乘車往,即至佛所,爾時佛邊有王大臣,逼塞左右不能得前,遙為佛作禮即還                入城,其後捨壽生三十三天,便自念言:「得佛恩重,一禮功德使我生天。」即從天下往至佛邊,佛為說法得須陀洹。比丘問言:「以何因緣得生此天?」佛言:「昔在人中為我作禮,以一禮功德命終生天。」

(六十)外道婆羅門女,學弟子作齋生天緣

爾時舍衛國,有佛諸弟子,女人作邑會,數數往至佛邊。徒伴之中,有一婆羅門女,邪見不信,不曾受齋持戒,見諸女人共聚齋食,問言:「汝等今作何等吉會?與汝親厚而不命我。」諸女答言:「我等作齋。」婆羅門女言:「今非月六日,又非十二日,為誰法作齋?」諸女言:「我作佛齋。」婆羅門女言:「汝作佛齋得何功德?」答言:「得生天解脫。」婆羅門女貪飲食故,受水作齋食,後與好美漿。婆羅門齋法,不飲不食;佛齋之法,食好食飲美漿,此齋甚易生信樂歡喜,卻後壽盡得生天上,來向佛邊,佛為說法得須陀洹。比丘問言:「以何因緣生於天中?」佛言:「昔在人間見諸女等,聚集作齋,隨喜作齋,由是善業得來生天。」

(六一)貧女人以氎,施須達生天緣

爾時須達長者,作是思惟:「生我家者,命終之後無墮惡趣,何以故?我盡教以淨法故,貧窮困苦信與不信,我今亦當教以善法,使供養佛僧。」於是具以上事,啟波斯匿王,王便擊鼓鳴鈴:「卻後七日須達長者,欲勸化乞索供養三寶,一切人民各各隨喜,多少布施。」至七日頭須達長者,從諸人等勸化乞索,有一貧女辛苦求價,唯得一氎以覆身體。見須達乞即便施與,須達得已奇其所能,便以錢財穀帛衣食,恣意所欲供給貧女。其後壽盡命終,生於天上來至佛邊,佛為說法得須陀洹。比丘問言:「今此天女以何因緣,生於天上?」佛言:「昔在人中值須達長者。教化乞索心生歡喜,即以所著白氎,布施須達,由是善業得生天上,重於我邊聞法信解,獲須陀洹。」

(六二)長者女不信三寶,父以金錢,雇令受持五戒生天緣。

爾時舍衛國中,有一長者名曰弗奢,生二女子,一者出家精進用行,得阿羅漢,一者邪見誹謗不信,父時語此不信之女:「汝今歸依於佛,我當雇汝千枚金錢,乃至歸依法僧,受持五戒,當與八千金錢。」於是便受五戒,不久之頃命終生天,來向佛所,佛為說法得須陀洹,比丘問言:「此天女者以何業行,得生於天?」佛言:「本於人間貪父金錢,歸於三寶受持五戒,由是因緣今得生天,重於我所聞法得道。」

(六三)女因掃地見佛,生歡喜生天緣

南天竺法,家有童女必使早起,淨掃庭中門戶左右。有長者女早起掃地,會值如來於門前過,見生歡喜注意看佛。壽命短促即終生天,夫生天者法有三念,自思惟言本是何身?自知人身。今生何處?定知是天。昔作何業來生於此?知由見佛歡喜善業,得此果報。感佛重恩來供養佛,佛為說法得須陀洹。諸比丘言:「以何因緣,令此女人生天得道。」佛言:「昔在人中早起掃地,值佛過門見生喜心,由是善業生於天上,又於我所聞法證道。」

(六四)長者造舍請佛供養,以舍布施生天緣

王舍城有大長者,新造屋舍請佛供養,即以布施而白佛言:「世尊,自今已後入城之時,洗手洗鉢恒常來此。」其後壽盡生於天上,乘天宮殿來詣佛所,佛為說法得須陀洹。比丘白言:「以何因緣得生於天?」佛言:「昔在人中造新屋舍,請佛布施,由是善業上生天宮,遂於我邊聞法得道。」

(六五)婦以甘蔗,施羅漢生天緣

昔舍衛國,有羅漢比丘,入城乞食,次到壓甘蔗家,其家兒婦,以一麤大甘蔗,著比丘鉢中,姑見瞋之便捉杖打,遇著腰脈即時命終,得生忉利天而作女身。所處宮殿純是甘蔗,諸天之眾集善法堂,時彼天女亦集此堂,帝釋以偈而問言:

 汝昔作何業,而得妙色身,光明色無比,猶如鎔金聚?

天女以偈答言:

 我昔在人中,以少甘蔗施,今得大果報,於諸天眾中,光明甚暉赫。

(六六)女人以香,塗佛足生天緣。

昔舍衛城中有一女人,坐地磨香值佛入城,女見佛身生歡喜心,以所磨香塗佛腳上,其後命終得生天中,身香遠聞徹四千里,便往集於善法堂上,帝釋以偈而問言:

 汝昔作何福,身出微妙香,生在於天中,光色如鎔金?

天女即以偈答言:

 我以上妙香,供養最勝尊,得無等威德,生三十三天,

 而受大快樂,身出眾妙香,聞於百由旬,諸得聞香者,

 悉得大利益。

即時天女向世尊所,佛為說法得須陀洹道,而還天上。諸比丘問言:「昔作何福得生天中,身若此香?」佛言:「由此天女昔在人間,以香塗我足,以是因緣命終生天,受此果報。」

(六七)須達長者婢,歸依三寶生天緣。

爾時舍衛國須達長者,以十萬兩金雇人,使歸依佛,時有一婢聞長者語,即歸依佛,命終之後生三十三天,於是往集善法堂上,帝釋以偈而問言:

 汝宿有何福,得生於天中,光明色微妙?今為我說之。

天女以偈答言:

 三界之堅勝,能拔生死苦,三界之真濟,斷除三垢結,

 我昔歸依佛,并及於法僧,以是因緣故,而獲此果報。

說是偈已來至佛所,佛為說法得須陀洹道。比丘問言:「以何業緣受是果報?」佛言:「昔於人中歸依佛故,今得生天值我說法,得須陀洹。」

(六八)貧女從乞食生天緣

昔舍衛國中,有一女人貧窮困苦,常於道頭乞索自活,轉轉經久,一切人民無看視者。佛遇行見,往到其所從佛乞食,憐愍貧女困餓欲死,即勅阿難使與其食。時此貧女得食歡喜,後便命終生於天上,感佛往恩來供養佛,佛為說法得須陀洹。諸比丘問佛言:「今此天女以何因緣,得生天上?」佛言:「此天女者昔在人間,困餓垂死,佛使阿難與食,即得食已心生歡喜。乘是善根,命終生此天宮,重於我所聞法得道。」

(六九)長者婢為主送食,值佛即施獲報生天緣。

舍衛國中有長者子,共諸長者遊戲園中,欲去之時語其家內:「為我送食。」其家於後遣婢送食,婢到門外遇見於佛,即以其食供養如來,還復歸家又食更送。亦於路中見舍利弗目連等,即復與之。第三取食與長者子,長者子食竟,自來還歸語其婦言:「今日送食何為極晚?」婦答之言:「今日三過為君送食,何為遲晩?」便喚婢問。「汝朝三過取食與誰?」婢時答言:「第一送食值佛即施,第二送食,見舍利弗目連等,復以與之。第三取食始與大家。」大家聞已極大瞋恚,以杖而打即時命終,生於天上。初生之時具作三念,一者自念:「我今生在何處?」自知生天。二者自念:「從何處終,而來生天?」知從人道中生於天上。三者自念:「乘何等業緣,而得生天?」知由施食獲此果報。便來佛所供養恭敬,佛為說法得須陀洹。比丘問佛:「今此天女以何因緣,生於天上?」佛言:「本於人中作長者婢,為長者子送食,值佛如來即以施佛,大家瞋恚以杖打殺,乘是業緣命終生天,又於我所聞法證道。」

(七十)長者為佛造講堂,獲報生天緣

爾時王舍城,頻婆娑羅王,為佛造作浮圖僧。,有一長者,亦欲為佛作好房屋,不能得地,便於如來經行之處,造一講堂堂開四門。後時命終生於天上,乘天宮殿來供養佛,佛為說法得須陀洹。比丘問言:「今此天子,以何業緣得生天宮?」佛言:「本在人中造佛講堂,由是善因命終生天,來至我所感恩供養,重聞說法獲須陀洹。」

(七一)長者見王造塔,亦復造塔獲報生天緣。

爾時耆闍崛山,南天竺有一長者,見頻婆娑羅王,為佛作好浮圖僧坊,亦請如來為造浮圖,僧坊住處。其後命終生於天上,來至佛所報恩供養,佛為說法得須陀洹。比丘問言:「此天子往日,以何因緣得生天宮?」佛言:「昔在人中見王起塔,心生隨喜,便請如來造立浮圖,由此善緣得生天上,又於我所聞法信悟,證須陀洹。」

(七二)賈客造舍供養佛,獲報生天緣。

爾時舍衛國,有一賈客遠行商賈,身死不還。母養其子其子長大,復欲遠去,祖母語言:「汝父遠去身死不還,汝莫遠去,當於近處在市坐肆。」即奉其勅,便於市中作於估肆,而作念言:「此城人民悉皆請佛,我今新造舍已,亦當請於如來,便往請佛。」佛來至已而白佛言:「我以此舍供養如來,自今己後入城之時,洗手洗鉢恒向我舍。」其後命終便生天上,來至佛所,佛為說法得須陀洹。比丘問言:「此人昔日,以何因緣得生天上?」佛言:「本為人死新作肆舍,請佛著中,乘此善業今生於天,又於我所聞法獲報。」

雜寶藏經卷第五



本緣部下,雜寶藏經卷第四←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本緣部下,雜寶藏經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