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1/08

本緣部下,佛五百弟子自說本起經(下)


彌迦弗品第二十四(鹿子十四偈):

 昔我逐勇狗,往詣藥肆上,緣一覺之尊,身體得不豫,

 給之以醫藥,瞻養至七日,尊人過七日,便飛昇虛空,

 我時見告語,家之僕童客,眾祐已來臻,如是出家學。

 我聞僕所說,辟支佛飛行,其志踊躍喜,一意叉手向,

 緣是喜悅意,布施醫藥故,在天上人間,功德自然見。

 於今最後世,復還得人身,值見等正覺,導師無有上,

 於釋師子所,出家為寂志,已得無所著,清涼而滅度,

 於昔吾於是,得供甚眾多,衣被及飲食,床臥所安具,

 為其縫衣服,從施醫藥故,四方給諸藥,所安無所乏。

 天人往告語,蓱沙之國王,卿當以醫藥,施與彌迦弗,

 仁國當興利,眾藥大熾盛,遣耆域醫王,擎藥與鹿子,

 四面醫藥來,皆悉歸趣我,彼時王蓱沙,施遣大神通,

 於是來授我,具足柔軟堂,悉遍比丘僧,千二百五千,

 其鹿子比丘,六通大神足,於阿耨達池,自說本所作。

羅雲品第二十五(十偈):

 我昔曾為王,典主摩竭國,人民甚眾多,決事以義理,

 爾時有仙人,飲他溝中水,即來詣我所,前語我如是「

 大王我為賊,乏飲不與水,便當謫罰我,如拷盜竊者」

 我時即報言,仙人持法藥,我恣聽仁者,便去隨其欲「

 大王我狐疑,咎結不得除,便當謫罰我,今乃消殃罪」

 即勅著後園,忘之至六日,過六日已後,亦不得飲食,

 坐是因緣故,未曾有惡意,墮燒炙黑繩,更歷六萬歲,

 畢是有餘殃,於今最後生,處在母腹中,六年乃得生。

 未曾起亂意,身口不犯罪,乃值得果實,罪福不可離,

 如是羅雲尊,在於比丘僧,於阿耨達池,自說本所作。

難提品第二十六(十四偈):

 昔惟衛佛世,我施煖浴室,一洗比丘僧,便自發願言,

 令我與是等,與眾共集會,世世得清涼,離欲無垢塵,

 端正常徐好,清淨若妙花。於彼壽終後,便得生天生,

 在天上人間,所住大勢尊,於彼壽終後,來還生人間,

 諸天及人民,見我無厭足,見辟支佛塔,繕治泥整頓,

 聖飾令鮮白,於上懸幡蓋,我時自發願,欲求得相好,

 金體紫磨色,端嚴無有比,因是所作福,生波羅奈國。

 於脂惟尼生,作子無恚害,見迦葉佛塔,其心為歡喜,

 輒詣其寺中,竪立承露槃,用是施塔故,及治聖飾塔,

 興建剎柱槃,受福不可量,從彼有餘福。於是最後世,

 生釋氏王家,便為佛之弟,我身自然有,大人之相好,

 莊嚴成羅羼,平等布三十,佛普見說我,端正最第一,

 已除盡諸漏,逮得甘露句,難提父母子,於比丘僧中,

 於阿耨達池,自說本所作。

颰提品第二十七(十九偈):

 昔世穀米貴,飢餓大恐懼,比丘有五百,求食則施與,

 一切諸長者,惠施眾道術,分衛得飯食,便持來授我,

 雖得粗細食,常分以與身,亦不能知我,每隨用我語,

 諸人民來趣,行求飯食具,我爾時自力,從彼便出去,

 是時各馳走,孚遠相求索,盡力從後追,不能及逮我,

 即渡於流河,便去坐一面,周匝四向視,得靜無來人。

 我今日獨食,柔軟美且香,飽滿意盈足,終暮後安隱,

 於是有比丘,則緣覺世尊,威神大巍巍,生死除無餘,

 意慮當念言,窮賤甚苦劇,本行修功德,是故令我貧,

 即興清淨心,歡踊意念言,當施與比丘,是本眾祐者。

 時世尊便受,則於彼飯食,用憐愍傷我,便飛在虛空。

 我時即發願,莫復令我貧,後生勢富家,端正如妙華,

 後生勢富家,端正如妙華,與如是等尊,世世共會遇,

 使我承此法,如仁者所得。緣是所作德,受安長且久,

 於天上人間,所作德自見,亦得為國王,天人無數反,

 未曾墮惡道,亦無有罪殃。從彼有餘福,於是最後世,

 來生勢富家,釋種大姓生。爾時佛世尊,來詣所生地,

 我即為寂志,并與親屬俱,我本所立願,輒如意具足,

 已得無所著,清涼且滅度,捨勢為沙門,颰提受佛教,

 於阿耨達池,自說本作作。

羅槃颰提品第二十八(十四偈):

 拘樓秦佛時,昔有起塔者,我時在彼往,其寺甚高大,

 興造此塔寺,我口呵譴之「是塔甚太大,何日當成就,

 可稍作功德,如是自立辦,旣不多勞煩,塔寺亦速訖」

 用口說窶言,坐犯語罪報,命盡壽終後,便墮地獄中,

 從地獄得出,短小身玄醜,世世所生處,為眾所輕邈,

 迦葉佛世時,為烏鳥赤隽,波羅奈中道,翺翔叢樹間。

 瞻見世光曜,比丘所圍繞,即順佛為禮,口出悲音聲,

 佛世尊所遊,婆羅奈國時,每隨行出入,常繞向悲鳴。

 緣是所作德,來還得人身,逮見等正覺,無上正導師,

 得出為寂志,於釋師子所,已為無所著,清涼而滅度,

 羅漢得自在,六通大神足,名曰為持法,正真有辯才,

 一切眾聚會,聽聞我音聲,諸天及人民,一切皆歡喜,

 我作罪少耳,作福亦不多,皆獲其果實,所為二罪福,

 羅槃颰提尊,在於比丘僧,於阿耨達池,自說本所作。

摩頭惒律致品第二十九(二十一偈):

 昔於惟耶離,身為大獼猴,趣往取佛鉢,比丘見被呵,

 得無壞佛鉢,世尊告比丘「比丘勿得呵,是終不壞鉢」

 我時取佛鉢,徐徐持上樹,盛以滿鉢蜜,便則從樹下,

 手擎滿鉢蜜,以奉上世尊,蜜中有蟲穢,正覺不肯受,

 佛見其鉢中,死蜂與蜜雜,尋好擇出之,重擎重上佛。

 時佛世光焰,復更不聽受,我以水淨洗,仍前稽首上,

 以水灑其上,更盛異鉢中,供養佛尊已,心踊躍歡喜。

 世尊無等人,彼時度死蜂,受此一鉢蜜,服食及弟子,

 我時甚踊悅,叉手而向佛,專住法王前,其心常精進。

 在彼發願言,令我得人身,來值世尊世,使得最上義,

 緣是所作德,因用得人身,逮得等正覺,無上之導師,

 得出為沙門,給侍釋師子,已為無所著,清涼而滅度,

 得自在羅漢,六通大神足,名曰為出家,諸比丘亦知,

 知前所作福,於今得恭敬,與數百比丘,共遊行周旋。

 設在窮乏路,比丘僧飢渴,心適自發願,我欲得蜜漿,

 知我心所念,眾人即遠來,齋持蜜美食,以用奉上我,

 我尋便受之,自然極美多,以施比丘僧,可意甚飽滿。

 我應時生已,獼猴所作行,度脫無徑路,便得甘露句,

 如我本所願,輒得如其意,供養佛世尊,所求則具足,

 唯仁每悉念,我所作功德,悉獲其果實,可意安隱吉,

 如是出蜜尊,在比丘僧中,於阿耨達池,自說本所作。

世尊品第三十(五十偈):

 一切世普明,一切世間最,得除盡諸垢,降一切眾會,

 諸通慧普見,大人一切暢,度諸怨恐懼,法船濟彼岸,

 曉了眾所化,以義一切救,除去一切人,悉解諸繫縛,

 一切人中最,說法為眾眼,大人無極慧,大雄極名聞,

 大光無極法,以度於最法,大力化無黠,開化大明慧,

 歡勸大眾人,大醫多所兼,世尊壞眾恐,無上除諸憂,

 佛仁為度脫,大牢獄閉繫,大龍大師子,無著大比丘,

 大智慧世尊,救濟眾塵勞,精進有大力,方便大堅彊,

 降伏眾天民,大道寂靜安,佛大天中天,一切諸鬼神,

 悉禮智慧足,佛出哀世間,恒在大生死,壞決絹羅網,

 神通無極哀,度脫大牢獄,大龍大天人,於眾會最先,

廣施無極施,已逮弘寂跡,尊長士仙人,已度諸尊法,

成就大弟子,導師德極尊,眾祐中最上,無上除愁憂,

諸所度脫勝,一切相好尊,斷絕諸色欲,拔濟諸恩愛,

時遊在龍王,阿耨達大池,一切所作辦,踊在虛空中,

弟子眾圍繞,寂然有五百,愍傷有極哀,慈護一切人,

觀察比丘眾,便自說是言,明聽我所語,前世之所造,

身始有所作,今所獲餘殃,吾昔宿命時,作人名文羅,

誹謗無瑕穢,善妙辟支佛,眾人大來會,縛束善妙士,

著杻械閉繫,須出如死囚,吾時見沙門,得縛束苦惱,

其心發慈哀,身則為救解,用是罪殃故,墮地獄甚久,

後來生人間,常為人所謗,用是有餘殃,於此最後世,

須陀利異道,共議誣謗我。曾為婆羅門,博聞持道術,

有五百學志,講術聚樹間,時有大神力,五通比丘來,

我見道人至,誹謗揚其惡,仙人深愛欲,自高處樹間,

諸摩納聞之,便共效我宣。時一切學志,家家行乞匃,

大眾中誹謗,仙人有垢欲。緣是所犯罪,須陀利女人,

佛五百弟子,悉共被誹謗。佛為一切明,有虛妄之謗,

知世吒弟子,是為沙門耶?犯是罪殃已,便墮惡道中,

生在太山獄,勤苦甚酷毒,以此有餘殃,旃遮摩尼女,

在大眾會中,虛妄掩殺佛。曾為三兄弟,而共諍錢財,

推撲墜深谷,石抬以殺之,以是所犯罪,墮太山地獄,

燒炙在黑繩,毒痛甚酷苦。以此有餘殃,調達石所抬,

於是石墮落,中傷佛足指。乘船入江海,俱欲渡深水,

時共載船上,拔刀殺賈人,用犯此罪故,身墮地獄中,

以是餘殃故,鐵刺見佛前。曾在捕魚肆,生為漁者子,

有捕殺魚者,我爾時生心,從是所犯罪,墮太山地獄,

燒炙在黑繩,勤苦甚毒痛。隨樓勒國王,傷殺釋子時,

以是有餘殃,於今得頭痛。惟衛世尊時,罵詈其弟子,

不應食粳米,常令噉生麥,用是所犯罪,坐口出惡言,

墮於黑繩獄,受苦不可計,以此有餘殃,怨結婆羅門,

請我終一時,三月中噉麥。曾為治病醫,時療尊者子,

合藥分倒錯,令疾轉增劇,用犯此罪故,墮地獄甚苦。

以此有餘殃,是故得不利。吾昔前世時,曾為手搏師,

與力士相撲,害殺有佛子,用犯此罪故,受苦難訾量,

以此餘殃故,脅肋為之痛。謂難提和羅,輕毀迦葉佛,

用見此沙門,言不得佛道。

佛五百弟子自說本起經



本緣部下,佛五百弟子自說本起經(中)←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本緣部下,撰集百緣經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