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01/08

本緣部下,佛五百弟子自說本起經(上)


No.199

佛五百弟子自說本起經

    西晉三藏竺法護譯

蓋阿耨達龍王者(晉名無焚)佛在世時受別菩薩也,有神猛之德,據于崑崙之城,斯龍所居宮館寶殿,五河之源則典覽焉,有八味水池,華殖七色,服此水者即識宿命。於時龍王請佛世尊,及五百上首弟子,進饍畢訖坐蓮華上,追講本起所造罪福,皆由纖微轉受報應,彌卻歷紀莫能自濟,僥值正覺乃得度世,各自撰歌而達頌曰:

大迦葉品第一(十九偈):

 佛人中上為法師,斷除結獄遊舍衛,諸根為寂德巍巍,如來自告其比丘,

 有諸鬼神所娛樂,種種眾華無央數,四瀆涌出向四方,彼諸流河歸江海,

 私頭那提伯師子,人不能至神足到,飛行疾矣乃越耳,疾共詣彼淵流池,

 比丘曰善唯從命,大通安住上弟子,聞尊教勅乘神足,譬如鴈王導眾鴈,

 行詣進遊于江河,悅觀輩類相娛樂,佛天中天亦如是,與弟子俱而飛騰,

 佛至告諸弟子曰,寧識前世所更歷,為我各說誰行步?而獲其福不可量,

 彼迦葉仁佛弟子,譬如師子歷深山,設有所歷無敢當,則說前世所作行,

 採取于野燕麥耳,少所施與辟支佛,解脫心樂無有漏,奉于空行意寂寞,

 彼時心念有此願,尋即思惟於上法,與如是人俱合會,於此終生欝單曰,

 用彼因緣福所致,更歷千反欝單曰,然後生于勝命天,於中最特無有雙,

 吾用彼福所造德,亦復千反生忉利,著種種華香寶瓔,身微妙好而自在,

 既於天上壽終亡,便復則生欝單曰,用彼前世願所致,以作是福因緣故,

 生于富家梵志種,財產眾業無央數,在五樂中而不貪,其於是佛無等倫,

 大哀所可講說法,諸力一心定眾根,七覺之意八道行,以為獲致於此法,

 便盡諸漏手執燈,與此眾等最後俱,合會行正直離邪,佛者如來所說善,

 奉禁戒人所志得,如其意念所欲求,最後我身以具滿,為眾生死拔根株,

 我皆絕除諸愛結,則為是佛法王子,第一止足常思道,心空清淨無所著,

 其志堅固無能轉,譬如大山不可動,如是迦葉尊在諸比丘僧,阿耨達大池自說本福緣。

舍利佛品第二(十偈):

 吾為仙閑居,於彼見沙門,辟支佛之尊,身著絳衣被,

覩之心歡喜,為之浣衣服,復為縫袈裟,數數為作禮,

彼則愍念我,便飛虛空中,上下出水火,須臾忽不見,

我即時叉手,自心作是願,令我得如是,聰明大智慧,

莫令生豪富,亦勿生賤種,常生于中家,志多作沙門,

用是功德故,吾以五百世,常獲致人身,世世作沙門,

於是最後世,復還得人種,以值見正覺,導師無有上,

則辦為沙門,於釋師子所,成就阿羅漢,清涼而滅度,

今世尊目前,於比丘僧眾,論我智慧上,轉于世法輪,

舍利弗智慧,於比丘眾前,阿耨達大池,自說本宿行。

摩訶目揵連品第三(十五偈):

吾為仙閑居,處于林樹間,於彼有人來,求我作沙門,

吾除其鬚髮,為浣其衣服,縫之而染之,心中自歡喜,

彼退在一面,而結跏趺坐,則得辟支佛,便飛于虛空,

我時即興願,令身得神足,使吾得如是,大力大神足,

用是福德故,在在所生處,天上及人中,照燿所造福,

於時最後世,以逮得人身,如值見正覺,導師無有上,

以為作沙門,於釋師子所,則成阿羅漢,清涼而滅度,

所作善甚少,得安隱無量。我復作不善,今說且聽之,

東出羅閱祇,生為尊者子,出舍外遊戲,人家求飲食,

即見其父母,二人共相娛,見之即撾我,罵言而逐我,

但以正命耳,其身不施行,墮于黑繩獄,受苦不可計,

其彼餘殃故,於是最後世,諸外異道學,撾碎身如草,

吾當以是疾,壽終而滅度,彼所作餘殃,爾乃滅盡耳,

是故當悅心,至孝事父母,用歡悅心故,人得勝天上,

如是拘律尊,在于比丘眾,阿耨達大池,自說本因緣。

輪提陀品第四(淨除十七偈):

 我昔往詣寺,見地不淨處,即取其掃箒,便掃彼寺舍,

 竟覩寺清淨,心中甚忻踊,令我無垢塵,如此寺舍淨,

 用是功德故,在在所生處,面色和悅姝,端正難可比,

 其餘之福祚,於是最後世,父母則名吾,號曰為淨除,

 我於親族中,生時亦清淨,一切所愛敬,見者無厭極,

 值得見正覺,導師而無上,已成阿羅漢,清涼而滅度,

 我之所志願,使吾無垢塵,今無垢羅漢,無漏所作辦,

 假令掃除是,普天下使淨,不如為離欲,除掃所經行,

 假掃除天下,道人經行道,不如四方僧,掃除一步地,

 設復掃除是,滿天下精舍,不如於佛寺,掃除一步地,

 我身所造福,以是知差特,當掃除佛寺,其心懷欣踊,

 以此曉知之,等覺道德高,當共事佛寺,獲其祚甚大,

 唯君吾識念,昔曾所作善,以致彼果實,可意安隱樂,

 是故為佛寺,好淨心供事,唯仁此第一,福田無有上,

 於是能供事,得安而無量,皆為破壞除,一切婬怒癡,

 不輕空心悅,得福薄少乎?向如來正覺,及諸佛弟子,

 如是輪提陀,在諸比丘前,阿耨達大池,自說本因緣。

須鬘品第五(善念十四偈):

 昔者出遊觀,時與親友俱,頭上戴傅飾,耳著須鬘花,

 惟衛神通佛,於彼立大寺,遙見眾庶人,共住而奉事,

 親友俱發家,各共齋好華,悉以清淨心,共散彼佛寺,

 我時見廣施,亦復初發意,便取林中華,以用上佛寺,

 所生不墮餘,昇天下為人,因是德本故,所作善照見,

 後值等正覺,無上之導師,果證阿羅漢,清涼得滅度,

 唯施一華耳,更得百千歲,天上自娛樂,餘福得泥洹,

 假令我素知,佛功德無量,便即起塔寺,其福無有極,

 天必心歡喜,其福猶為少,如來等正覺,及諸佛弟子,

 唯我憶念此,身所作功德,今已得實報,可意快安隱,

 緣是所作行,終始斷不生,無漏無所著,清涼得滅度,

 五道為已盡,不復更胞胎,是為最後世,然則不復起,

 解脫生死本,已度所有海,今我以是緣,得號曰須鬘,

 時長者須蔓,會在眾僧中,於阿耨達池,自說本所作。

輪論品第六(明聽十一偈):

 惟衛佛世時,槃頭摩國土,本為四方僧,興立一房室,

加以床臥具,皆用持布施,旣與心歡喜,應時發是願,

我見等正覺,令得作沙門,逮無上無為,清涼正滅度,

是因功德本,九十一劫安,旣得自然見,在天上世間,

其餘功德福,於今最後世,生獒長者家,憍貴無兄弟,

生為父母敬,即聞垂言教,吾以子施與,寶藏億種種,

足底生異毛,自然長四寸,身體柔軟好,穩安得無害,

過去九十劫,其餘復如一,我身不識念,擧足蹈地時,

於今最後世,已還得人身,成就無所著,清涼為滅度,

佛普見說我,精進尊第一,解脫盡無漏,已得不動句,

如是拘梨種,在眾僧中央,於阿耨達池,自說本功德。

凡耆品第七(取善八偈):

 我不了福德,本亦不識義,見惟衛佛寺,供養而奉侍,

 金寺紫磨色,幡繖以香華,見供養塔寺,而得生善處,

 常在天人間,所作得照見,過九十一劫,未曾歸惡道,

作少功德已,獲安甚眾多,已得無所著,滅度清且涼,

假使我本知,佛功德如是,常當供塔寺,所得福踰此,

是故用知明,正覺德弘泰,當供養塔寺,其福無終極,

佛普見說我,經樂為第一,多聞若干種,辯才德至真,

時長者凡耆,曾在眾僧中,於阿耨達池,自說本所作。

賓頭盧品第八(乞閉門十一偈):

 我本經父母,生為子中尊,謹敬事其父,亦孝養於母,

 二親及妹弟,奴客僮僕使,吾為父母說,飲食以時節,

 時起貪嫉意,不當食父母,瞋恚謗於語,能得飯食財,

 緣是所作罪,墮大山地獄,燒炙黑繩中,世世所生處,

常患大餓渴,勤苦而飢死,於今最後世,已還得人身,

值見等正覺,導師無有上,於釋師子所,已得作寂志,

成為無著道,清涼而滅度,唯仁我於是,神足能飛行,

還入坎窟中,爾乃得食耳,是故當歡喜,供事於父母,

一心稽首禮,保祚無有量,唯仁我識念,削所作惡行,

皆受所種實,罪福不可離,賓頭盧閉門,時會在僧中,

於阿耨達池,自說本所作。

貨竭品第九(善來二十一偈):

 曾為尊者子,在般頭摩國,族姓多財寶,眷屬所圍繞,

 周匝在王邊,快樂無有極,端正見者喜,顏色難為比,

 時我嚴駕出,諸眾導前後,欲行遍遊觀,并從眾婇女,

 於彼遊觀時,見相寂沙門,奉行安定儀,身服赤絳衣,

 時我見沙門,興發起惡意,增惡其形像,瞋恚不歡喜,

 為何下鬚髮?顏姿黑醜陋,癰癯疥身體,羸疲身意俱,

 用是所造罪,口說惡語故,於彼壽終後,便墮地獄中,

 從獄得脫出,容色黑醜惡,癰癯疥身體,羸疲身意俱,

 捉瓦器乞匃,著棄死人衣,衣弊服麤穢,所住無安處,

 所欲往至詣,乞欲係餬口,執杖見驅叱,為人所嫉辱,

 如是五百世,在在所生處,窮困常飢餒,勤苦而餓死。

 時見等正覺,比丘僧圍繞,與大眾會俱,講說甘露句,

 適見大眾會,即疾奔走趣,意欲於彼中,希望飲食具,

 到見大眾會,皆坐欲聽法,不獲副本願,未有餼施者。

 時彼大慈哀,如來告之言,仁者善來此,便來坐此座,

 我應時喜踊,則一心叉手,稽首世尊足,卻在一面坐,

 於是尊大哀,瞿曇極慈悲,次第分別說,為我講四諦,

 能仁除鬚髮,因是見道跡,佛令作寂志,於彼得神通,

 用是故號字,名曰為茶竭,緣此佛說我,正受為第一,

 佛勇猛大尊,世雄為最勝,神通無極哀,度脫我眾苦,

 善來尊如是,在於眾僧中,於阿耨達池,自說本所作。

難陀品第十(欣樂十二偈):

 王舍國城東,曾為富尊者,時世穀飢貴,有道士遊彼,

 時我坐獨食,有好道士來,壞破緣一覺,自在得無漏,

 興起貪嫉意,其心志于惡,今此比丘來,焉得同太歲,

 於是念飲食,雜糅以馬通,道人食之已,應時即命過,

 我身壽終已,墮地獄甚久,合會及叫喚,世世見脯煮,

 從地獄得出,便還得人身,身常多疾病,懊惱而命盡,

 如是五百世,在在所生處,抱病常窮厄,懊惱乃命過。

 於是最後世,已得生人中,還見等正等,導師無有上,

出家為沙門,受釋師子法,已得羅漢道,清涼取滅度,

吾於是仁者,神足無有漏,身體多疾病,所在不安隱,

於是悉識念,我本所作行,皆獲其果實,罪福不可離,

如是難陀尊,在比丘眾中,於阿耨達池,自說本所作。

夜耶品第十一(名聞二十六偈):

 昔有一道人,入聚落乞匃,見死亡女人,青膖甚臭惡,

 結跏趺而坐,觀視無常變,省察敗不淨,一志學定心,

 便於彼坐上,有微細音響,聞聲用恐怖,則從一心起,

 見死腹潰壞,惡露而不淨,眾孔自流出,臭處難可當,

 腸骨五臟見,心肝皆散絕,若干無數蟲,觀已還靜心,

 察于外死身,內省自己軀,彼爾我如是,計本皆虛無,

 自從三昧起,修行不懈怠,亦不出分衛,亦不思飲食,

 設我入聚落,而行求飲食,雖見端正色,當作惡露觀。

 瞻彼諸形色,如死人無異,察眾壞敗本,一切無所樂,

 我思行如是,而得離愛欲,奉遵四梵行,深惟不輕戲。

 於彼壽終後,便得昇梵天,於梵壽命盡,下生波羅奈,

 為勢貴長者,生其家作子,為眾所見敬,正受度無極,

 晝日常修行,於夜不睡眠,見女人眾多,等觀如腐積。

 枕鼓臥眠者,執箜篌伎人,伎樂器散地,夢想為寢語,

 於彼退思念,宿本功德行,想識不淨處,前世所更歷,

 適觀覩此已,志求無欲意,我時逼迫是,仁者我捨去,

 即從床上起,下殿避之逝,諸天愍念我,其門自然開。

 時出于國城,往詣流水側,遙視見彼岸,見沙門寂根,

 又見大寂志,擧聲而大叫,告之我窮厄,神通我捨欲。

 世尊深軟音,用我辛苦言,童子來莫懼,於此無窮厄,

 心捨眾苦惱,轉度於彼岸。往詣大哀所,世尊無比人,

 絕妙無等倫,譬如飢渴者,倒解識其義,即解識其義,

 於彼見道諦,從佛求捨家。瞿曇大慈哀,聽我作沙門,

 應時一夜中,天時將向曉,一切諸漏盡,清涼得滅度。

 是我前世時,所更作善行,是我最後世,逮得甘露跡,

 如是賢夜耶,尊者子神通,於阿耨達池,自說本所作。

尸利羅品第二十(二十偈):

 昔波羅奈城,迦葉佛泥洹,機惟王起塔,七寶造甚大,

 爾時王所作,有最大太子,我時為佛尊,第一建剎柱,

 以是功德故,世世所生處,在天上人間,其福自然見,

 在在所生處,於國甚殷富,財數不可計,常喜大布施,

 我於五百世,惠施無所惜,給贍眾庶人,寂志及梵志,

 緣一覺之行,離愛欲無漏,清淨歡喜心,供養五百眾。

由是功德故,在此最後世,生勢貴勢種,應時口說言,

家中寧有寶,錢財及於物,我當以施與,救足諸貧窮,

我與無厭憊,求濟眾下劣,孚善見答報,豈能有所惠。

家中聞吾言,愁憂用惶懅,馳散赴八方,乳母悉避去,

母以恩愛故,便即告我言,為天人鬼神,何以言大疾?

我時即啟曰,我是人非鬼,追識宿命施,好欲見惠人,

時母聞其言,踊躍無所畏,然許勸助之,恣意所布施,

家中眷屬多,母勅供養我,為眾所敬愛,見者莫不喜。

我爾時適生,其家即興熾,緣是諸寂志,名我尸利羅,

於彼便布施,給足諸貧陋,得值等正覺,便捨家為道,

初生家興熾,墮地能語言,是故號尸利,其名自然流。

生家無所貪,亦不用恐懼,緣信出家學,神通一切具,

為國主所欽,大臣眾人民,多獲衣食供,床臥諸所安,

如是尸利羅,在比丘僧中,於阿耨達池,自說本所作。

薄拘盧品第十三(賈姓十二偈):

 我昔曾賣藥,於槃曇摩國,在惟衛佛世,敬諸比丘僧,

 時有病瘦者,行藥療其疾,供給諸根藥,以惠諸比丘,

 一歲諸眾僧,令無所乏少,時施諸沙門,與一呵梨勒,

 於九十一劫,未曾歸惡道,在天上人間,其福自然見,

 所作德少耳,受福不可量,施一呵梨勒,長久生善處,

 其餘所有福,今還得人身,值見平等覺,導師無有上,

未曾自識念,郡縣受施處,唯仁我二夜,證通三達智,

常衣麤惡服,五納之震越,棄家行學道,願樂在閑居,

其年百六十,於此無垢濁,未曾有疾病,所生處常安,

佛普見說法,少欲無睡眠,觀布施藥者,其福廣如是,

今我悉識念,本殖少功德,悉獲其果實,可意而安隱,

時賢薄拘盧,在眾比丘僧,於阿耨達池,自說本所作。

摩訶岨品第十四(大長十二偈):

 昔作韋皮師,本生亦安隱,時國大穀貴,柔皮以為韋,

 時得好殷皮,煮熟令大美。時有沙門來,乞匃欲求食,

 見之即歡喜,則分用布施,其寂志食已,尋飛在虛空。

 見道人踊躍,應時叉手向,恭敬普所在,所遊輒追隨,

 欣喜廣大心,便自發願言,令我逮如是,常與尊者俱,

 如此道人法,所逮得法身,令我身如是,疾成正願義。

 所施無形色,其氣亦穢惡,無香亦無味,我所施如是,

 所作德少耳,獲福安無極,在天上人間,其福自然見。

 於是最後世,還得于人身,值見等正覺,導師無有上,

 我本所求願,見世尊上人,於是悉如是,清涼得滅度,

 於是悉識知,本所作功德,悉獲其果實,可意歡喜受,

 如是彼大尊,名岨羅大通,於阿耨達池,自說本所作。

優為迦葉品第十五(八偈):

 導師有二人,同類悉兄弟,見迦葉佛塔,搪揬崩壞落,

 合集眾賈人,更補治起塔,時兄弟二人,俱扶竪剎柱,

 緣是功德本,生天上甚久,來還生人間,在於勢族種,

 未見等正覺,捨家學異道,在泥蓮水邊,久習編髮志,

 世尊無等倫,愍念哀我等,在於恒水側,感動見變化,

我等見變化,從佛求下髮,大尊念愍傷,聽我等出家,

供養佛塔寺,前稽首作禮,用是眾庶等,清涼而滅度。

優為迦葉尊,及江河迦葉,於阿耨達池,自說本所作。

迦耶品第十六(捉取十五偈):

 昔為賣香者,旣獲香賣之,有一童女人,來到香肆上,

容貌端正好,見彼趣我所,適捉與調戲,欲意察著之,

身亦不犯觸,亦不與合會,唯但執其臂,為嬈他女人,

用是過惡故,壽終墮地獄,來還得人身,右臂自然枯,

如是五百世,所生處皆然,右臂常枯槁,若痛甚不便。

仁者識念是,作罪薄少耳,獲殃甚眾多,善惡不可離,

值見等正覺,捨家為沙門,已得阿羅漢,清涼入滅度。

仁者吾於是,有神足自在,於今一右臂,不如左臂便,

假使有男子,喜犯他人者,壽終墮地獄,苦痛甚酷毒,

不當外犯色,如捐棄盛火,智者覺了人,已每知止足,

設見他婦女,當作不淨觀。我更泥犁中,受苦不可計,

我犯是罪時,自謂不足言,悉獲是果實,罪福不可離。

值見等正覺,導師無有上,已得無所著,清涼得滅度,

是為最後生,逮得甘露句,已解一切苦,清涼得滅度,

迦耶尊如是,在比丘僧中,於阿耨達池,自說本所作。

 



本緣部下,佛說義足經卷下(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本緣部下,佛五百弟子自說本起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