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5/12

社會漫談-10


有關誠品購買富邦,bot的台北文創大樓,的一部分,包括商業樓層(包括電影院)及旅館樓層,誠品除了得到bot的權利,也應要接受bot的義務,也就在特許經營權到期後,譬如30年或70年後,商業樓層及旅館樓層,還是要歸還政府,因為誠品及富邦,若聯合購買商業,及旅館樓層,讓誠品有51%的股份,富邦還佔49%,也就誠品只出了,一半多一點的錢,而富邦其實不必再出錢。若由買賣的行為,使這部分,在經營特許權到期後,大樓不必還給政府,這是不對的。若政府購買,這49%的股份,自然可以分49%的經營利潤,如高雄巨蛋,政府出資15億,應可分得巨蛋,及其周邊設施,的經營利潤。而權利金應是,土地方面的權利金,因為bot的建築,雖是私人公司建的,但土地沒有賣給這家私人公司,也不能賣。

富邦把台北文創大樓,的一樓租給誠品,每坪一千元,可是誠品轉租給其他商家,是一坪一萬或二萬,而且每家店賺的錢,還要依一定比例,繳給誠品,每家店至少要賺16至二十萬,若沒達到這數目,要依這數目的百分比,來繳錢給誠品,就是若只賺十萬,也要照二十萬的利潤,來繳錢給誠品,所以,誠品是穩賺不賠的,但這好像富邦滿與誠品溝通好,誠品賺的錢,應是有分給富邦的。所以富邦是用誠品來演戲,但這只是推論。

台灣某市的健保局,及勞工保險局的職員,男的都是滿人,女的都是混種的日本人,也造成在公司,或工廠上班,或去醫院看病的人,都要勞保局及健保局,的滿人或日本人喜歡的人,才可在公司工廠,上班上得久;或醫院看病看得好,或才能常去。滿人或日人不喜歡的人,就上班不能久,或看病看不好,或不能常去,那家署立醫院等。雖表面在分客,其實決定的,是滿人及日人。有時在工廠上班,在還沒有向勞保局,申請勞保前,這勞工還能做得安穩,但在這勞工資料,到達勞保局後,勞保局若不喜歡這人,他(她)就做開始做不下去,勞保局是用電話通知工廠,或定期到工廠去察,發現不喜歡的人,包括種族及其他等事,他就做不下去。

所以勞保總局,或工業局,健保局的首長,應派或選,炎黃子孫的人來擔任,才不會有所偏心偏向,用人的範圍比較大。譬如滿人及日人,也有炎黃子孫的人,應改由這些人的擔任;不是滿人及日人的,炎黃子孫也可以,現在的滿人,不肯給女真族,當過滿人皇帝的人上班,看病,上街吃飯等,有時候會聽到說:「不要這樣,那是你們的皇帝。」滿人就說:「管他做過皇帝。」應是不同旗的人才這樣,而且公司及工廠,替員工申請勞保時,勞保資料寄到時,員工的學歷,應通知比較好,但員工的履歷,包括他曾在那裏,上過班的資料,全部通知,這好像不對,譬如他到過二,三十家公司工廠,全部通知給公司,工廠的人知道。在各資保護的立場下,這樣做應是不對,除非是警察或法院辦案,須要這些資料,

因為所有的資料,都通知廠方,好像使這人,不能有重新開始的機會。應少通知一點,譬如只通知幾年內,或最近任膱的,兩,三家工廠的名字。

至於國民黨的黨產,至今還有二千多億,只有二百五十多億,還沒交付信託,交付信託後,好像日本人拿得到,所以才一直,叫人交付黨產,其實國民黨黨產,應是有些北洋政府,或清政府的錢在裏面,但為什麼不放在國庫裏,明列這些錢,是清政府或北洋政府的錢,也不清楚,大概民初政局不穩,不敢放在國庫裏,寧願給國民黨來管。但黨庫通國庫,很多人籍題發揮;而國庫通日本庫,卻沒有人作聲,支字不題。

國民黨的立法委員提名,原則上是由黨徵詔,徵詔不成再協調,協調不成後,才有初選,但黨徵詔等於黨派,當內定,會造成國民黨的寡頭專制,雖不是獨頭專制,會造成對選舉不利的影響,在國民黨選舉大敗之時,本應開誠布公,舉行初選才對。

國民黨的初選民調,若嬴過對方百分之五,對方就不能參加初選,這也不對,因這樣做是民調佔百分之百;而沒有黨員投票,佔百分之三十或四十,來決定。

以前元朝成吉思汗,在還沒統一蒙古以前,有一次戰敗,躲在山裏,只有十幾個人跟隨,這十幾人都是漢人,應是各族中的漢人,雖穿的衣服不同;或是宋朝派去的漢人,使穿不同族的衣服,也不確定。

清朝康熙皇帝老時,出北京城,是不是去熱河打獵,也不清楚?可是他的士兵偷跑,跑到沒兵,不敢回北京城,跟人說要有水兵六千,陸兵九千,才敢回去,皇帝跟一個臣下說:「我若用你,會不會忠心?」臣下說一定會忠心,應是要他去幫調兵,也不知有沒有調到兵?好像有被暗殺不成,裝死躲在五台山,與真的達賴拉嘛在一起。


社會漫 談-9←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社會漫談-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