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2/28

中阿含經卷第二十九(下)


(一二三)中阿含大品,沙門二十億經第七(第三念誦)

  我聞如是,一時,佛遊舍衛國,在勝林給孤獨園。爾時,尊者沙門二十億,亦遊舍衛國,在闇林中,前夜後夜學習不眠,精勤正住修習道品。於是沙門二十億,安靜獨住宴坐思惟,心作是念:「若有世尊弟子,精勤學習正法律者,我為第一,然諸漏心不得解脫。我父母家極大富樂,多有錢財,我今寧可捨戒罷道,行欲布施修諸福業耶?」爾時世尊以他心智,知尊者沙門二十億,心之所念,便告一比丘:「汝往至彼,呼沙門二十億來。」於是一比丘白曰:「唯然。」即從坐起稽首禮足,遶三匝而去,往至尊者沙門二十億所,而語彼曰:「世尊呼汝。」

  尊者沙門二十億,聞比丘語即詣佛所,稽首作禮卻坐一面,世尊告曰:「沙門,汝實安靜獨住,宴坐思惟心作是念:『若有世尊弟子,精勤學習正法律者,我為第一,然諸漏心不得解脫。我父母家極大富樂,多有錢財,我今寧可捨戒罷道,行欲布施修諸福業耶?』」彼時尊者沙門二十億,羞耻慙愧則無無畏:「世尊知我心之所念。」叉手向佛白曰:「實爾。」世尊告曰:「沙門,我今問汝隨所解答,於意云何?汝在家時善調彈琴,琴隨歌音歌隨琴音耶?」尊者沙門二十億白曰:「如是,世尊。」

  世尊復問:「於意云何?若彈琴絃急,為有和音可愛樂耶?」沙門答曰:「不也,世尊。」世尊復問:「於意云何?若彈琴絃緩,為有和音可愛樂耶?」沙門答曰:「不也,世尊。」世尊復問:「於意云何?若彈琴調絃,不急不緩適得其中,為有和音可愛樂耶?」沙門答曰:「如是,世尊。」世尊告曰:「如是沙門,極大精進令心調亂;不極精進令心懈怠,是故汝當分別此時,觀察此相莫得放逸。」

  爾時,尊者沙門二十億,聞佛所說善受善持,即從坐起稽首佛足,繞三匝而去,受佛彈琴喻教,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彼在遠離獨住,心無放逸修行精勤已,族姓子所為剃除鬚髮,著袈裟衣,至信捨家無家學道者,唯無上梵行訖,於現法中自知自覺,自作證成就遊;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尊者沙門二十億知法已,至得阿羅訶。彼時尊者沙門二十億,得阿羅訶已,而作是念:「今正是時,我寧可往詣世尊所,說得究竟智耶?」於是尊者沙門二十億,往詣佛所稽首作禮,卻坐一面白曰:「世尊,若有比丘得無所著,諸漏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種擔已捨有結已解,自得善義正知解脫者,彼於爾時樂此六處,樂於無欲樂於遠離,樂於無諍樂於愛盡,樂於受盡樂心不移動。世尊,或有一人而作是念:『此賢者以依信故,樂於無欲者,不應如是觀,但欲盡恚盡癡盡,是樂於無欲。世尊,或有一人而作是:『此賢者以貪利稱譽,求供養故,樂於遠離』者,不應如是觀,但欲盡恚盡癡盡,是樂於遠離。世尊,或有一人而作是念:『此賢者以依戒故,樂於無諍』者,不應如是觀,但欲盡恚盡癡盡,是樂於無諍,樂於愛盡樂於受盡,樂心不移動。世尊,若有比丘得無所著,諸漏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重擔已捨有結已解,自得善義,正智正解脫者,彼於爾時樂此六處。

  世尊,若有比丘學未得意,求願無上安隱涅槃者,彼於爾時,成就學根及學戒。彼於後時諸漏已盡,而得無漏心解脫,慧解脫,於現法中自知自覺,自作證成就遊,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者,彼於爾時,成就無學根及無學戒。世尊,猶幼少童子,彼於爾時,成就小根及小戒,彼於後時具足學根者,彼於爾時,成就學根及學戒。如是世尊,若有比丘學未得意,求願無上安隱涅槃者,彼於爾時,成就學根及學戒。彼於後時諸漏已盡,而得無漏心解脫,慧解脫,於現法中自知自覺,自作證成就遊,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者,彼於爾時,成就無學根及無學戒。彼若有眼所知色,與對眼者,不能令失此,心解脫慧解脫;心在內住善制守持,觀興衰法。若有耳所知覺,鼻所知香舌所知味,身所知觸意所知法,與對意者,不能令失此,心解脫慧解脫,心在內住善制守持,觀興衰法。

  世尊,猶去村不遠有大石山,不破不缺不脆堅住,不空合一,若東方有大風雨來,不能令搖不動轉移,亦非東方風移至南方。若南方有大風雨來,不能令搖不動轉移,亦非南方風移至西方。若西方有大風雨來,不能令搖不動轉移,亦非西方風移至北方。若北方有大風雨來,不能令搖不動轉移,亦非北方風移至諸方,如是彼若有眼所知色,與對眼者,不能令失此心解脫,慧解脫,心在內住善制守持,觀興衰法。若有耳所知聲,鼻所知香舌所知味,身所知觸意所知法,與對意者,不能令失此心解脫,慧解脫,心在內住善制守持,觀興衰法。」於是尊者沙門二十億,說此頌曰:

  樂在無欲心存遠離,喜於無諍受盡欣悅。亦樂受盡心不移動,得知如真從是心解。

  得心解已比丘息根,作已不觀無所求作,猶如石山風不能動,色聲香味身觸亦然。

  愛不愛法不能動心。

  尊者沙門二十億,於佛前說得究竟智已,即從坐起稽首佛足,繞三匝而去。爾時世尊,尊者沙門二十億,去後不久告諸比丘:「諸族姓子應如是,來於我前說得究竟智,如沙門二十億,來於我前說得究竟智,不自譽不慢他,說義現法隨諸處也。莫令如癡增上慢所纏,來於我前,說得究竟智,彼不得義但大煩勞。沙門二十億來於我前,說得究竟智,不自譽不慢他,說義現法隨諸處也。」

  佛說如是,彼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沙門二十億經第七

(一二四)中阿含大品,八難經第八(第三念誦)

  我聞如是,一時,佛遊舍衛國,在勝林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人行梵行而有八難,八非時也,云何為八?若時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佛,眾祐,出世說法,趣向止息趣向滅訖,趣向覺道,為善逝所演,彼人爾時生地獄中,是謂人行梵行第一難,第一非時。

  復次若時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佛,眾祐,出世說法,趣向止息趣向滅訖,趣向覺道,為善逝所演。彼人爾時生畜生中,生餓鬼中,生長壽天中,生在邊國夷狄之中,無信無恩無有反復,若無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是謂人行梵行第五難,第五非時。

  復次若時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佛,眾祐,出世說法,趣向止息趣向滅訖,趣向覺道,為善逝所演。彼人爾時雖生中國,而聾瘂如羊鳴,常以手語,不能知說善惡之義,是謂人行梵行第六難,第六非時。復次若時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佛,眾祐,出世說法,趣向止息趣向滅訖,趣向覺道,為善逝所演,彼人爾時雖生中國,不聾不瘂不如羊鳴,不以手語,又能知說善惡之義,然有邪見及顛倒見,如是見如是說:『無施無齋無有呪說,無善無惡,無善惡業報,無此世彼世,無父無母,世無真人往至善處,善去善向,此世彼世自知自覺,自作證成就遊。』是謂人行梵行第七難,第七非時。

  復次若時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佛,眾祐,不出於世亦不說法,趣向止息趣向滅訖,趣向覺道,為善逝所演。彼人爾時生於中國,不聾不瘂不如羊鳴,不以手語,又能知說善惡之義,而有正見不顛倒見,如是見如是說:『有施有齋亦有呪說,有善惡業有善惡業報,有此世彼世,有父有母,世有真人往至善處,善去善向,此世彼世自知自覺,自作證成就遊。』是謂行梵行第八難,第八非時。

  人行梵行有一不難,有一是時,云何人行梵行,有一不難有一是時?若時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佛,眾祐,出世說法,趣向止息趣向滅訖,趣向覺道,為善逝所演,彼人爾時生於中國,不聾不瘂不如羊鳴,不以手語,又能知說善惡之義,而有正見不顛倒見,如是見如是說:『有施有齋亦有呪說,有善惡業有善惡業報,有此世彼世,有父有母,世有真人往至善處,善去善向,此世彼世自知自覺,自作證成就遊。』是謂人行梵行,有一不難有一是時。」於是世尊說此頌曰:

  若得人身者,說最微妙法,若有不得果,必不遇其時。

  多說梵行難,人在於後世,若得遇其時,是世中甚難。

  欲得復人身,及聞微妙法,當以精勤學,人自哀愍故。

  談說聞善法,莫令失其時,若失此時者,必憂墮地獄。

  若不遇其時,不聞說善法,如商人失財,受生死無量。

  若有得人身,聞說正善法,遵奉世尊教,必遭遇其時。

  若遭遇此時,堪任正梵行,成就無上眼,日親之所說。

  彼為常自護,進行離諸使,斷滅一切結,降魔魔眷屬。

  彼度於世間,謂得盡諸漏。

  佛說如是,彼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八難經第八竟

(一二五)中阿含大品,貧窮經第八(第三念誦)

  我聞如是,一時,佛遊舍衛國,在勝林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世有欲人貧窮,為大苦耶?」諸比丘白曰:「爾也,世尊。」世尊復告諸比丘曰:「若有欲人貧窮,擧貸他家財物,世中擧貸他家財物,為大苦耶?」諸比丘白曰:「爾也,世尊。」世尊復告諸比丘曰:「若有欲人貧窮,擧貸財物不得時還,白曰長息,世中長息為大苦耶?」諸比丘白曰:「爾也,世尊。」世尊復告諸比丘曰:「若有欲人長息不還,財主責索,世中財主責索,為大苦耶?」諸比丘白曰:「爾也,世尊。」世尊復告諸比丘曰:「若有欲人財主責索,不能得償,財主數往至彼求索;世中財主,數往至彼求索,為大苦耶?」諸比丘白曰:「爾也,世尊。」世尊復告諸比丘曰:「若有欲人,財主數往至彼求索,彼故不還,便為財主之所收縛;世中為財主收縛,為大苦耶?」諸比丘白曰:「爾也,世尊。」

  「是為世中有欲人,貧窮是大苦;世中有欲人,擧貸財物是大苦;世中有欲人,擧貸長息是大苦;世中有欲人,財主責索是大苦;世中有欲人,財主數往至彼求索是大苦;世中有欲人,為財主收縛是大苦。

  如是若有,於此聖法之中,無信於善法,無禁戒無博聞無布施,無智慧於善法,彼雖多有金銀琉璃水精,摩尼白珂螺璧珊瑚,琥珀碼碯瑇琄硨渠,碧玉赤石琁珠,然彼故貧窮無有力勢,是我聖法中,說不善貧窮也。彼身惡行口意惡行,是我聖法中說,不善擧貸也。彼欲覆藏身之惡行,不自發露不欲道說,不欲令訶責不順求;欲覆藏口意惡行,不自發露不欲道說,不欲令人訶責不順求,是我聖法中說,不善長息也。彼或行村邑及村邑外,諸梵行者見已,便作是念:『諸賢,此人如是作如是行,如是惡如是不淨,是村邑刺。』彼作是說:『諸賢,我不如是作,不如是行不如是惡,不如是不淨,亦非村邑刺。』是我聖法中說,不善責索也。彼或在無事處,或在山林樹下,或在空閑居,念三不善念,欲念恚念害念,是我聖法中說,不善數往求索也。彼作身惡行口意惡行,彼作身惡行,口意惡行已,因此緣故,身壞命終必至惡處,生地獄中,是我聖法中說,不善收縛也。我不見縛更有如是苦,如是重如是麤,如是不可樂,如地獄畜生餓鬼縛也。此三苦縛,漏盡阿羅訶比丘,已知滅盡拔其根本,永無來生。」於是世尊說此頌曰:

  世間貧窮苦,擧貸他錢財,擧貸錢財已,他責為苦惱。

  財主往求索,因此收繫縛,此縛甚重苦,世間樂於欲。

  於聖法亦然,若無有正信,無慙及無愧,作惡不善行。

  身作不善行,口意俱亦然,覆藏不欲說,不樂正教訶。

  若有數數行,意念則為苦,或村或靜處,因是必有悔。

  身口習諸行,及意之所念,惡業轉增多,數數作復作。

  彼惡業無慧,多作不善已,隨所生畢訖,必往地獄縛。

  此縛最甚苦,雄猛之所離,如法得財利,不負得安隱。

  施與得歡喜,二俱皆獲利,如是諸居士,因施福增多。

  如是聖法中,若有好誠信,具足成慙愧,庶幾無慳貪。

  已捨離五蓋,常樂行精進,成就諸禪定,滿具常棄樂。

  已得無食樂,猶如水浴淨,不動心解脫,一切有結盡。

  無病為涅槃,謂之無上燈,無憂無塵安,是說不移動。

  佛說如是,彼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貧窮經第九竟

中阿含經卷第二十九


中阿含經卷第二十九(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中阿含經卷第三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