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2/28

中阿含經卷第二十九(上)


中阿含經卷第二十九

    東晉罽寶三藏瞿曇僧伽提婆譯

  大品第一(有二十五經)第三一日誦名念(有二品合有二十五經)

  柔軟,龍象,處,無常,請,贍波,二十億,八難,貧窮,欲,福田,優婆塞,怨家,教曇彌,降魔,賴吒,優婆離,釋問,及善生,商人,世間,息止,至邊,喻。

(一一七)中阿含大品,柔軟經第一

  我聞如是,一時,佛遊舍衛國,在勝林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自我昔日出家學道,為從優遊,從容閑樂極柔輭來。我在父王悅頭檀家時,為我造作種種宮殿,春殿夏殿及以冬殿。為我好遊戲故,去殿不遠,復造種種若干華池,青蓮華池紅蓮華池,赤蓮華池白蓮華池,於彼池中殖種種水華,青蓮華紅蓮華,赤蓮華白蓮華,常水常華,使人守護不通一切。為我好遊戲故,於其池岸殖種種陸華,修摩那華婆師華,瞻蔔華修揵提華,摩頭揵提華,阿提牟多華,波羅頭華。

  為我好遊戲故,而使四人沐浴於我,沐浴我已,赤旃檀香用塗我身,香塗身已著新繒衣,上下內外表裏皆新,晝夜常以繖蓋覆我,莫令太子夜為露所沾,晝為日所炙。如常他家麁麵麥飯,豆羹薑菜為第一食。如是我父悅頭檀家,最下使人粳粮餚饌,為第一食。復次,若有野田禽獸,最美禽獸,提帝邏惒吒,劫賓闍邏,奚米何犁泥奢施羅米,如是野田禽獸,最美禽獸,常為我設如是之食。我憶昔時父悅頭檀家,於夏四月昇正殿上,無有男子,唯有女妓而自娛樂。初不來下,我欲出至園觀之時,三十名騎簡選上乘,鹵簿前後侍從導引,況復其餘?我有是如意足,此最柔軟。

  我復憶昔時,看田作人止息田上,往詣閻浮樹下,結跏趺坐,離欲離惡不善之法,有覺有觀離生喜樂,得初禪成就遊。我作是念:『不多聞愚癡凡夫,自有病法不離於病,見他人病憎惡薄賤,不愛不喜不自觀己。』我復作是念:『我自有病法,不離於病,若我見他病,而憎惡薄賤,不愛不喜者,我不宜然,我亦有是法故。』如是觀已,因不病起貢高者,即便自滅。我復作是念: 『不多聞愚癡凡夫,自有老法不離於老,見他人老憎惡薄賤,不愛不喜不自觀己。』我復作是念:『我自有老法,不離於老,若我見他老而增惡薄賤,不愛不喜者,我不宜然,我亦有是法故。』如是觀已,若因壽起貢高者,即便自滅;不多聞愚癡凡夫,為不病貢高豪貴放逸,因欲生癡不行梵行;不多聞愚癡凡夫,為少壯貢高豪貴放逸,因欲生癡不行梵行;不多聞愚癡凡夫,為壽貢高豪貴放逸,因欲生癡不行梵行。」於是世尊而說頌曰:

  病法老法及死亡法,如法自有凡夫見惡,若我憎惡不度此法,我不宜然亦有是法。

  彼如是行知法離生,無病少壯為壽貢高,斷諸貢高見無欲安,彼如是覺無怖於欲。

  得無有想行淨梵行。

  佛說如是,彼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柔軟經第一竟

(一一八)中阿含大品,龍象經第二(第三念誦)

  我聞如是,一時,佛遊舍衛國,在東園鹿子母堂。爾時世尊,則於晡時從宴坐起,堂上來下告曰:「烏陀夷,共汝往至東河澡浴。」尊者烏陀夷白曰:「唯然。」於是世尊,將尊者烏陀夷,往至東河,脫衣岸上便入水浴,欲已還出拭體著衣。

  爾時波斯匿王有龍象,名曰念作一切妓樂,歷度東河,眾人見已便作是說:「是龍中龍為大龍王,為是誰耶?」尊者烏陀夷叉手向佛,白曰:「世尊,象受大身,眾人見已便作是說:『是龍中龍為大龍王,為是誰耶?』」世尊告曰:「如是烏陀夷,如是烏陀夷,象受大身,眾人見已便作是念:『是龍中龍為大龍王,為是誰耶?』烏陀夷,馬駱駝牛驢胸行,人樹生大形,烏陀夷,眾人見已便作是說:『是龍中龍為大龍王,為是誰耶?』烏陀夷,若有世間天及魔梵,沙門梵志從人至天,不以身口意害者,我說彼是龍。烏陀夷,如來於世間天及魔梵,沙門梵志從人至天,不以身口意害,是故我名龍。」

  於是尊者烏陀夷,叉手向佛白曰:「世尊,唯願世尊加我威力,善逝加我威力,令我在佛前,以龍相應頌頌讚世尊。」世尊告曰:「隨汝所欲。」於是尊者烏陀夷,在於佛前,以龍相應頌,讚世尊曰:

  正覺生人間,自御得正定,修習行梵跡,息意能自樂。

  人之所敬重,越超一切法,亦為天所敬,無著至真人。

  越度一切結,於林離林去,捨欲樂無欲,如石出真金。

  普聞正盡覺,如明昇虛空,一切龍中高,如眾山有嶽。

  稱說名大龍,而無所傷害,一切龍中龍,真諦無上龍。

  溫潤無有害,此二是龍足,苦行及梵行,是謂龍所行。

  大龍信為手,二功德為牙,念項智慧頭,思惟分別法。

  受持諸法腹,樂遠離雙臂,住善息出入,內心至善定。

  龍行止俱定,坐定臥亦定,龍一切時定,是謂龍常法。

  無穢家受食,有穢則不受,得惡不淨食,捨之如師子。

  所得供養者,為他慈愍受,龍食他信施,存命無所著。

  斷除大小結,解脫一切縛,隨彼所遊行,心無有繫著。

  猶如白蓮華,水生水長養,泥水不能著,妙香愛樂色。

  如是最上覺,世生行世間,不為欲所染,如華水不著。

  猶如然火熾,不益薪則止,無薪火不傳,此火謂之滅。

  慧者說此喻,欲令解其義,是龍之所知,龍中龍所說。

  遠離淫欲恚,斷癡得無漏,龍捨離其身,此龍謂之滅。

  佛說如是,尊者烏陀夷,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龍象經第二竟

(一一九)中阿含大品,說處經第三(第三念誦)

  我聞如是,一時,佛遊舍衛國,在勝林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此有三說處,無四無五,若比丘見已,因彼故說而說,我見聞識知;比丘說而說,是我所知。云何為三?比丘因過去世說,而說如是過去世時有。比丘因未來世說,而說如是未來世時有。比丘因現在世說,而說如是現在世時有。是謂三說處,無四無五。若比丘見已,因彼故說而說,我見聞識知;比丘說而說是我所知,因所說善習得義,因不說不善習得義。

  賢聖弟子,兩耳一心聽法,彼兩耳一心聽法已,斷一法修一法,一法作證。彼斷一法修一法,一法作證已,便得正定。賢聖弟子心得正定已,便斷一切婬怒癡,賢聖弟子,如是得心解脫,解脫已便知解脫;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因其所說有四處,當以觀人。此賢者可共說,不可共說。若使此賢者,一向論不一向答者,分別論不分別答者,詰論不詰答者,止論不止答者,如是此賢者,不得共說亦不得共論。若使此賢者,一向論便一向答者,分別論分別答者,詰論詰答者,止論止答者,如是此賢者,得共說亦得共論。

  復次,因其所說便有四處,當以觀人,此賢者可共說,不可共說。若使此賢者,於處非處不住者,所知不住者,說喻不住者,道跡不住者,如是此賢者,不可共說,亦不可共論。若此賢者,於處非處住者,所知住者說喻住者,道跡住者,如是此賢者可得共說,亦可得共論。因所說時止息口行,捨已所見捨怨結意,捨欲捨恚捨癡捨慢,捨不語捨慳嫉,不求勝不伏他,莫取所失說義說法。說義說法已,教復教止,自歡喜令彼歡喜,如是說義如是說事,是聖說義是聖說事,謂至竟漏盡。」於是世尊說此頌曰:

  若有諍論議,雜意懷貢高,非聖毀呰德,各各相求便。

  但求他過失,意欲降伏彼,更互而求勝,聖不如是說。

  若欲得論議,慧者當知時,有法亦有義,諸聖論如是。

  慧者如是說,無諍無貢高,意無有厭足,無結無有漏。

  隨順不顛倒,正知而為說,善說則然可,自終不說惡。

  不以諍論議,亦不受他諍,知處及說處,是彼之所論。

  如是聖人說,慧者俱得義,為現法得樂,亦為後世安。

  當知聰達者,非倒非常說。

  佛說如是,彼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說處經第三竟

(一二○)中阿含大品,說無常經第四(第三念誦)

  我聞如是,一時,佛遊舍衛國,在勝林給孤獨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色者無常無常則苦,苦則非神。覺亦無常,無常則苦苦則非神。想亦無常,無常則苦苦則非神。行亦無常,無常則苦苦則非神。識亦無常,無常則苦苦則非神。是為色無常,覺想行識無常,無常則苦苦則非神。多聞聖弟子作如是觀,修習七道品,無礙正思正念。彼如是知如是見,欲漏心解脫,有漏無明漏心解脫,解脫已便知解脫,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若有眾生及九眾生居,乃至有想無想處,行餘第一有,於其中間,是第一是大,是勝是最是尊是妙,謂世中阿羅訶,所以者何?世中阿羅訶,得安隱快樂。」於是世尊說此頌曰:

  無著第一樂,斷欲無有愛,永捨離我慢,裂壞無明網。

  彼得不移動,心中無穢濁,不染著世間,梵行得無漏。

  了知於五陰,境界七善法,大雄遊行處,離一切恐怖。

  成就七覺寶,具學三種學,妙稱上朋友,佛最上真子。

  成就十支道,大龍極定心,是世中第一,彼則無有愛。

  眾事不移動,解脫當來有,斷生老病死,所作辦滅漏。

  興起無學智,得身最後邊,梵行第一具,彼心不由他。

  上下及諸方,彼無有喜樂,能為師子吼,世間無上覺。

  佛說如是,彼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說無常經第四竟

(一二一)中阿含大品,請請經第五(下一請字音慈井反,第三念誦)

  我聞如是,一時,佛遊王舍城,在竹林迦蘭哆園,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共受夏坐。爾時世尊月十五日,說從解脫相請請時,在比丘眾前敷座而坐,告諸比丘:「我是梵志而得滅訖,無上醫王。我今受身最是後邊,我是梵志得滅訖後,無上醫王。我今受身最是後邊。謂汝等輩是我真子,從口而生法法所化,謂汝等輩是我真子,從口而生法法所化,汝當教化轉相教訶。」

  爾時尊者舍梨子,亦在眾中,於是尊者舍梨子,即從坐起,偏袒右肩叉手向佛,白曰:「世尊響之所說:『我是梵志而得滅訖,無上醫王。我今受身最是後邊,我是梵志得滅訖後,無上醫王。我今受身最是後邊,謂汝等輩是我真子,從口而生法法所化,謂汝等輩是我真子,從口而生法法所化。汝當教化轉相教訶。』世尊,諸不調者令得調御,諸不息者令得止息,諸不度者而令得度,諸不解脫者令得解脫,諸不滅訖者令得滅訖。未得道者令其得道,不施設梵行者,令施設梵行,知道覺道識道說道。世尊,弟子於後得法,受教受訶,受教訶已隨世尊語,即便趣行得如其意,善知正法。唯然世尊,不嫌我身口意耶?」

  彼時世尊告曰:「舍梨子,我不嫌汝身口意行,所以者何?舍梨子,汝有聰慧大慧速慧,捷慧利慧廣慧深慧,出要慧明達慧。舍梨子,汝成就實慧,舍梨子,猶轉輪王而有太子,不越教已,則便受拜父王所傳,而能復傳。如是舍梨子,我所轉法輪,汝復能轉。舍梨子,是故我不嫌汝,身口意行。」尊者舍梨子,復再叉手向佛,白曰:「唯然世尊,不嫌我身口意行,世尊不嫌此五百比丘,身口意行耶?」世尊告曰:「舍梨子,我亦不嫌此五百比丘,身口意行,所以者何?舍梨子,此五百比丘盡得無著,諸漏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重擔已捨有結已盡,而得善義,正智正解脫。唯除一比丘,我亦本已記,於現法中得究竟智,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如真。舍梨子,是故我不嫌,此五百比丘,身口意行。」

  尊者舍梨子,復三叉手向佛白曰:「唯然世尊,不嫌我身口意行,亦不嫌此五百比丘,身口意行。世尊,此五百比丘,幾比丘得三明達?幾比丘得俱解脫?幾比丘得慧解脫?」世尊告曰:「舍梨子,此五百比丘,九十比丘得三明達,九十比丘得俱解脫,餘比丘得慧解脫。舍梨子,此眾無枝無葉,亦無節戾,清淨真實得正住立。」

  爾時尊者傍耆舍,亦在眾中,於是尊者傍耆舍,即從坐起,偏袒著衣叉手向佛,白曰:「唯然世尊加我威力,唯願善逝加我威力,令我在佛及比丘眾前,以如是義相應,而作讚頌。」世尊告曰:「傍耆舍,隨汝所欲。」於是尊者傍耆舍,在佛及比丘眾前,以如義相應,而讚頌曰:

  今十五請日,集坐五百眾,斷除諸結縛,無礙有盡仙。

  清淨光明照,解脫一切有,生老病死盡,漏滅所作辦。

  調悔及疑結,慢有漏已盡,拔斷愛結剌,上醫無復有。

  勇猛如師子,一切恐畏除,己度於生死,諸漏已滅訖。

  猶如轉輪王,群臣所圍繞,悉領一切地,乃至於大海。

  如是勇猛伏,無上商人主,弟子樂恭敬,三達離死怖。

  一切是佛子,永除枝葉節,轉無上法輪,稽首第一尊。

  佛說如是,彼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請請經第五竟

(一二二)中阿含大品,瞻波經第六(第三念誦)

  我聞如是,一時,佛遊舍衛國,在勝林給孤獨園。爾時世尊月十五日,說從解脫時,於比丘眾前敷座而坐,世尊坐已即便入定,以他心智觀察眾心,觀眾心已至初夜竟,默然而坐。於是有一比丘,即從坐起,偏袒右肩叉手向佛,白曰:「世尊,初夜已訖,佛及比丘眾集坐來久,唯願世尊說從解脫。」爾時世尊默然不答,於是世尊復至中夜,默然而坐。彼一比丘再從坐起,偏袒右肩叉手向佛,白曰:「世尊,初夜已過中夜將訖,佛及比丘眾集坐來久,唯願世尊說從解脫。」

  世尊亦再默然不答,於是世尊復至後夜,默然而坐。彼一比丘三從坐起,偏袒右肩叉手向佛,白曰:「世尊,初夜既過中夜復訖,後夜垂盡將向欲明,明出不久,佛及比丘眾集坐極久,唯願世尊說從解脫。」爾時世尊告彼比丘:「於此眾中,有一比丘已為不淨。」彼時尊者大目揵連,亦在眾中,於是尊者大目揵連,便作是念:「世尊為何比丘而說,此眾中有一比丘,已為不淨?我寧可入如其像定,以如其像定,他心之智觀察眾心。」尊者大目揵連,即入如其像定,以如其像定,他心之智觀察眾心,尊者大目揵連,便知世尊所為比丘,說此眾中有一比丘,已為不淨。於是尊者大目揵連,即從坐起,至彼比丘前,牽臂將出開門置外:「癡人遠去莫於此住,不復得與比丘眾會,從今已去非是比丘。」

  閉門下鑰還詣佛所,稽首佛足卻坐一面,白曰:「世尊所為比丘,說此眾中有一比丘,已為不淨者,我已逐出。世尊,初夜既過中夜復訖,後夜垂盡將向欲明,明出不久,佛及比丘眾集坐極久,唯願世尊說從解脫。」世尊告曰:「大目揵連,彼愚癡人當得大罪,觸嬈世尊及比丘眾,大目揵連,若使如來在不淨眾,說從解脫者,彼人則便頭破七分,是故大目揵連,汝等從今已後,說從解脫,如來不復說從解脫,所以者何?如是大目揵連,或有癡人正知出入,善觀分別,屈伸低仰儀容庠序,善著僧伽梨及諸衣鉢,行住坐臥眠寤語默,皆正知之,似如真梵行,至諸真梵行所,彼或不知。大目揵連,若諸梵行知者,便作是念:『是沙門污是沙門辱,是沙門憎是沙門刺。』知已便當共擯棄之,所以者何?莫令污染諸梵行者。

  大目揵連,猶如居士有良稻田,或有麥田,生草名穢麥,其根相似,莖葉節花皆亦似麥,彼生實已,居士見之便作是念:『是麥污辱是麥憎刺。』知已便拔擲棄於外,所以者何?莫令污穢餘真好麥。如是大目揵連,或有癡人正知出入,善觀分別,屈伸低仰儀容庠序,善著僧伽梨及諸衣鉢,行住坐臥眠寤語默,皆正知之,似如真梵行,至諸真梵行所,彼或不知。大目揵連,若諸梵行知者,便作是念:『是沙門污是沙門辱,是沙門憎是沙門刺。』知已便當共擯棄之,所以者何?莫令污染諸梵行者。

  大目揵連,猶如居士秋時揚穀,穀聚之中若有成實者,揚便止住;若不成實及粃糠者,便隨風去。居士見已即持掃箒,掃治令淨,所以者何?莫令污雜餘淨好稻。如是大目揵連,或有癡人正知出入,善觀分別,屈伸低仰儀容庠序,善著僧伽梨及諸衣缽,行住坐臥眠寤語默,皆正知之,似如真梵行,至諸真梵行所,彼或不知。大目揵連,若諸梵行知者,便作是念:『是沙門污是沙門辱,是沙門憎是沙門刺。』知已便當共擯棄之,所以者何?莫令污染諸梵行者。

  大目揵連,猶如居士為過泉水故,作通水槽,持斧入林扣打諸樹,若堅實者其聲便小,若空中者其聲便大。居士知已便斫治節,擬作通水槽,如是大目揵連,或有癡人正知出入,善觀分別,屈伸低仰儀容庠序,善著僧伽梨及諸衣鉢,行住坐臥眠寤語默,皆正知之,似如真梵行,至諸真梵行所,彼或不知。大目揵連,若諸梵行知者,便作是念:『是沙門污是沙門辱,是沙門憎是沙門刺。』知已便當共擯棄之,所以者何?莫令污染諸梵行者。」於是世尊說此頌曰:

  共會集當知,惡欲憎嫉恚,不語結恨慳,嫉妬諂欺誑。

  在眾詐言息,屏處稱沙門,陰作諸惡行,惡見不守護。

  欺誑妄語言,如是當知彼,往集不與會,擯棄不共止。

  欺詐誑說多,非息稱說息,知時具淨行,擯棄遠離彼。

  清淨共清淨,常當共和合,和合得安隱,如是得苦邊。

  佛說如是,彼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瞻波經第六竟



中阿含經卷第二十八←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中阿含經卷第二十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