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8/24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2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卷第二
  五百大阿羅漢等造
  三藏法師玄奘奉詔譯
雜蘊第一中,世第一法,納息第一之一
  云何世第一法?如是等章,及解章義既領會已,次應廣釋。
  問:何故作此論?
  答:為欲分別契經義故,謂契經中佛世尊說:「若有一類於諸行中,不能如理思惟,能起世第一法,無有是處。若不能起世第一法,能入正性離生,無有是處。若不能入正性離生,能得預流,一來,不還,阿羅漢果,無有是處。若有一類於諸行中,能如理思惟,起世第一法,斯有是處,乃至廣說。」契經雖說世第一法名,而不廣辯,世第一法義。契經既是此論依處,彼所不顯示者,今應廣分別之,由是因緣故作斯論。
  問:何故作論依契經耶?
  答:彼作論者意欲爾故。隨彼意欲而作此論,不違法性何煩徴詰?復次,一切阿毘達磨,皆為解釋契經中義,以廣分別諸經義故,乃得名為阿毘達磨。故復尊者於者契經中,纂集種種不相似義,分別解釋立為雜蘊,乃至纂集種種見趣,分別解立為見蘊,然於所立八種蘊中,皆具分別一切法相。
  問:何故尊者,論初先說世第一法?為順次第說諸功德,為逆次第說諸功德,為依順決擇分,先後次第而說耶?設爾何失?若順次第說諸功德者,應先說不淨觀,或持息念等,次說念住,次說三義觀,次說七處善,次說煖次說頂次說忍,然後應說世第一法。若逆次第說諸功德者,應先說阿羅漢果,次說不還次說一來,次說預流次說見道,然後應說世第一法。若依順決擇分,先後次第而說者,應先說煖次頂次忍,然後應說世第一法。如尊者妙音生智論說,云何煖云何頂云何忍?云何世第一法?若不依此三種次第,即所造論有雜亂失。如佛在世,尊者大迦多衍那,成就無邊希有功德,於無量法自相共相,無障礙智隨欲現前,勇猛精進恒無斷絕;已能善入,阿毘達磨文義大海。無邊覺慧不可傾動,如妙高山,為大論王能伏他論,自所立論無能當者。今尊者迦多衍尼子,亦復如是,何故造論,先說世第一法耶?
  答:諸師於此種種異說,謂或有說,今於此中,非順次第說諸功德,非逆次第說諸功德,亦不依彼順決擇分,先後次第而說,但作論者意欲爾故,隨彼意欲而作此論,不違法相何煩徴詰?有作是說,阿毘達磨性相所顯,非如契經寧求次第。阿毘達磨以廣論道,決擇諸法真實性相。此既繁雜,不應於中求其次第。若求次第,文但增繁於義無益。復有說者,不應詰問作論者意,以經先說世第一法,廣說如前。今此論師依經造論,故亦先說世第一法。
  問:置作論者,何故經中,世尊先說世第一法?
  答:觀所化者分齊說故,謂佛觀所化者,已得下中品忍,未得上品忍,及世第一法,欲令得故說如是言,若有一類於諸行中,不能如理思惟,能起世第一法,無有是處乃至廣說。此中如理思惟,顯上品忍,世第一法正說自名,故佛世尊觀所化者,修行分齊作如是說。或有說者,為止於此多誹謗故。謂他於此世第一法,起多誹謗是故先說。多誹謗者,謂於自性及於名界,現前退中皆起誹謗。於自性起誹謗者,謂或有說,信等五根以為自。於名誹謗者,謂或有說,此名種性地法,不應名世第一法。
  於界起誹謗者,謂或有說,此是欲色界繫。或復有說,此色無色界繫。或復有說,此是三界繫。或復有說,此是三界繫及不繫。或復有說,此非三界繫亦非不繫。於現前起誹謗者,謂或有說,此法多念相續現前。於退起誹謗者,謂或有說此法可退。為止如是種種誹謗,是故先說世第一法。
  有餘師說:「諸有漏法皆不牢固,如糞掃淤泥,誰於此中牢固最勝?譬如醍醐,謂世第一法。」是故先說。有說,此法隨順無我,是故先說,謂此論中,讚歎出離解脫涅槃,隨順無我;非如外典,讚歎受用諸欲樂具,隨順我執,世第一法有法聲故。既順無我與此論同,非如煖等無有法聲,不同此論隨順無我,故此先說世第一法。有說,此法世法中勝,是故先說,謂諸論中此論最勝,世第一法世法中勝,與此論同是故先說。
有說,若有住此法時,名佛出世真實利益,彼於爾時得無障礙,受用勝義聖法財故,謂佛出世眾生入法,凡有二種,一者世俗二者勝義,世俗者,謂剃除鬚髮,被以法服正信出家。勝義者,謂世第一法,無間引生苦法智忍。世俗入法有二種過,一者破戒二者歸俗。勝義入法無如是過,隨其種性,自在證得自乘功德,無退失故。有說,若有住此法時,無始時來聖道門閉,今創能開,捨未曾捨諸異生性,得未曾得所有聖道,是故先說世第一法。有說,若有住此法時,捨異生名得聖者名,捨異生數得聖者數;捨異生分齊,得聖者分齊;捨異生種性,得聖者種性,是故先說世第一法。有說,若有住此法時,得心不得心因,得明不得明因,得受不得受因,餘心所亦爾,是故先說世第一法。
云何世第一法?
答:若心心所法,為等無間入正性離生,是謂世第一法。有作是說,若五根為等無間,入正性離生,是謂世第一法。
問:誰作此說?
答:是舊阿毘達磨者說。
問:彼何故作此說?
答:為遮餘部故作是說,不必唯說五根為性,謂分別論者,執信等五根唯是無漏,一切異生悉不成就。
問:彼部何故作此執耶?
答:彼由契經故作此執。謂契經說:「若有五根增上猛利,平等圓滿多修習故,成阿羅漢諸漏永盡。從此減下成不還者,次復減下成一來者,次彼減下成預流者。若全無此信等五根,我說彼住外異生品。由此經故,彼執五根唯是無漏,為遮彼意,故舊阿毘達磨者說,世第一法,以五根為自性,世第一法在異生身,故知五根,亦通有漏異生,定不成有為無漏故。
問:若執五根體唯無漏,有何過失?
答:便違契經,如契經說:「我若於此信等五根,未如實知,是集是沒是味,是過患是出離,未能超此天人世間,及魔梵等。乃至未能證得,無上正等菩提,乃至廣說。非無漏法可作,如是品類觀察,分別論者作如是說:「世尊此中說自相觀,謂我於此信等五根,未如實知集等自相,未能超此天人世間,及魔梵等。」乃至廣說。
云何觀無漏,是集自相耶?謂此必因親近善士,聽聞正法如理作意,法隨法行而集起故,云何觀此是沒自相?謂要未知當知根沒,已知根起,已知根沒具知根起故。云何觀此是味自相?謂此亦是愛所緣故,「若爾無漏愛所繫耶?」「不爾,如仁許無漏法,是煩惱境而非所繫。我宗亦然,愛緣無漏而不能繫,斯有何過?」「云何觀無漏,是過患自性?」「謂觀無漏是無常故。」「云何觀無漏,是出離自相?」「謂涅槃時必棄捨故。如契經說:『般涅槃時,一切有為皆悉棄捨。』」
彼言非理所以者何?謂此經說:「我若於此信等五根,未如實知,是集沒味過患出離;未能證得,諸漏永盡無上菩提。非自相觀能盡諸漏,故彼所說決定非理,由此五根非唯無漏。」又執五根唯無漏者,復違經說,如契經說:「唯願世尊演說法要,所以者何?有諸有情處在世間,或生或長,有利根者有中根者,有軟根者乃至廣說。」又契經說:「苾芻當知,我昔未轉正法輪時,曾以佛眼,觀諸有情處在世間,或生或長,有利中軟諸根差別。善容貌善調伏薄塵垢,若不聞法,退失勝利信等五根;若唯無漏,應利根者是阿羅漢,中根者是不還,軟根即是一來預流。若爾,世尊未轉法輪,應已名轉;一切聖者,於諸世間已充滿故,復轉法輪應成無用。」分別論者作如是言:「此中根名說所依處,不說根體於我何違。」彼如是言亦不應理,違餘經故謂餘經說。
生聞梵志往世尊所,而白佛言:「喬答摩尊,說根有幾?」佛言:「我說二十二根,所謂眼根乃至廣說。」彼經豈不說根所依,彼此二經根聲不異,一謂根體一謂所依,非所極成是自妄執,故定應許信等五根,亦通有漏。
問:若通有漏,彼所引經當云何攝?
答:信等五根實通有漏,彼經一向說無漏者,所以者何?依無漏根建立,聖者有差別故。有說,彼經唯說聖道,所以者何?聖者差別依聖道說,非世俗故。
問:彼經文說,若全無此信等五根,我說彼駐外異生品,復云何通?
答:斷善根者名外異生,謂諸異生總有二種,一內二外,不斷善根說名為內,斷善根者說名為外。彼經意說,若全無此信等五根,我說名為斷善根者,故所引經於我無失。或說,此是經部所說,謂經部師,亦為遮遣分別論者,如前所執故作是言。世第一法五根為性,非唯爾所。有說,此是犢子部宗,彼部師執世第一法,信等五根以為自性,唯此五根是自性善,餘雜此故亦得善名;由此五根建立一切,賢聖差別不由餘根。如契經說:「若有五根增上猛利,平等圓滿多修習故,成俱解脫。」從此減下成慧解脫,次復減下成身證,次復減下成見至,次復減下成信解,次彼減下成隨法行,次復減下成隨信行。
問:今此論宗與犢子部,何相關預而敘彼說?
答:為令疑者得決定故,謂彼與此所立義宗,雖多分同而有少異,謂彼部執世第一法,唯以信等五根為性,諸異部性一向染汙,謂欲界繫見苦所斷,十種煩惱為自性故。隨眠體是不相應行,涅槃有三種,謂學,無學,非學無學。立阿素洛為第六趣,補特伽羅體是實有,彼如是等若六若七,與此不同;餘多相似勿疑,彼與此皆同故,敘彼宗遮顯有異。
今應問彼,若唯五根是自性善,所餘善法自性是何?若謂彼是不善無記,雜五根故亦名善者,如是五根與彼相雜,何故不名不善無記?然信等五與所餘法,同一所依同一行相,同一所緣,一起一住一滅一果,同一等流同一異熟,而言五根是自性者,餘相雜故假立善名,但順妄情不應正理,勿有此過故應說言,世第一法根非根性。
尊者法法救作如是言:「諸心心所是思差別,故世第一法,以思為自性。」尊者覺天作如是說:「諸心心所體即是心,故世第一法,以心為自性。」彼二尊者作是言,信等思心前後各異,無一並用。信等五根為等無間,入見道者,約容有義故作是言。信等五根能入見道,謂或有用信思,信心為等無間,入於見道;乃至或用慧思慧心,為等無間入於見道,若爾,應用不相應法,為等無間入於見道,彼作是言許亦何失?如仁宗說心體前後,雖不相應而有所緣,能為無間入於見道,我宗亦爾。
信等思心,雖復自體無相應義,而有所緣,能為無間入於見道,斯有何過?有大過失所以者何?若信思心為等無間,入見道者;既無精進及念定慧,應有懈怠忘念散亂惡慧,能入見道;如是乃至若慧思心,為等無間入見道者,既無有信精進念定,應有不信懈怠忘念散亂,能入見道,如是豈不成大過失?
問:世第一法現在前時,所修未來心心所法,彼法亦是世第一法不?有說,彼非世第一法,所以者何?以此中說,若心心所法,為等無間入正性離生,是謂世第一法。彼未來者,即不能作等無間緣,是故彼非世第一法;又彼若是世第一法,則世第一法應有多心,便違後文;世第一法應言一心,非眾多心。
如是說者,彼法亦是世第一法,若彼法非世第一法,便與智蘊所說相違。如說,若有未曾得道,現在前時,修餘未來彼種類道,若執彼非世第一法,云何名為彼種類道?
問:彼不能作等無間緣,如何可名世第一法?
答:彼雖不作等無間緣,而能隨順由起得故,譬如苾芻與僧欲法,謂如僧眾布灑他時,有諸苾芻雖不在眾,由與欲故得布灑他,諸餘僧事亦得成立。如是未來所修種類,雖不能作等無間緣,而起自得顯相隨順,設彼不起顯相順得,此不能作等無間緣,此能為緣由彼順力,彼於聖道起不礙力強故。
問:若彼亦是世第一法,此中本論何故不說?
答:應說而不說者,當知此義有餘。復次,若有能作等無間緣,此中即說,彼不能作等無間緣,是故不說。復次,若行世者此中說之,彼不行世是故不說。復次,若能取果與果,此中說之,彼不能取果與果,是故不說。復次,若因長養得,而亦在身者,此中說之;彼雖因長養得,而不在身是故不說。復次,若有勢力能修未來,此中即說;彼無修力故不說之。復次,若心彼因彼心此果,此中即說,彼法不爾故不說之。復次,若法酬因亦能取果,在身緣境此中即說,彼法不爾故不說之。復次,若具二修此中即說,彼唯得修無行修義,故不說之。復次,若有作用此中說之,彼無作用是故不說。
問:若爾,何故此後文說,世第一法非多心耶?
答:彼說現世有作用者,唯有一心非說一切,若說一切實有多心,未來世中有多品類,種類同故,雖非多修,尚得名為世第一法,況所修者而非是耶?故有問言:「頗有相應世第一法,而不與苦法智忍,作等無間緣耶?」答:「有,謂即未來所修種類。」
問:世第一法,隨轉色心不相應行,為是世第一法不?
答:有作是說,彼非世第一法,由此中言,若心心所法,為等無間入正性離性,是謂世第一法,彼不能作等無間緣,是故不名世第一法。如是說者,彼法亦是世第一法。
問:彼既不作等無間緣,云何得名世第一法?
答:彼雖不作等無間緣,而能隨順,由彼與心心所法,一起一住一滅一果,一等流一異熟,極親近故。
問:若爾,此中何故不說?
答:應說而不說者,當知此義有餘。復次,若法能作等無間緣,此中即說,彼法不爾故不說之。復次,若法因長養得,而有所緣此中即說,彼法不爾故不說之。復次,若法相應,有所依有所相,有所緣有所警覺,此中說之,彼法不爾是故不說。故有問言:「頗有現在世第一法,非苦法智忍,等無間緣耶?」答:「有,謂此隨轉色心不相應行。」

關鍵字: 現世 信心 無能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1←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