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5/22

大方廣佛華嚴經八十卷-50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五十
   唐于闐國三藏沙門實叉難陀譯
如來出現品第三十七之一
爾時世尊,從眉間白毫相中,放大光明,名如來出現,無量百千億那由他,阿僧祇光明以為眷屬,其光普照十方,盡虛空法界一切世界,右繞十帀,顯現如來無量自在,覺悟無數諸菩薩眾,震動一切十方世界,除滅一切諸惡道苦,映蔽一切諸魔宮殿,顯示一切諸佛如來,坐菩提座成等正覺,及以一切道場眾會。作是事已,而來右繞菩薩眾會,入如來性起妙德菩薩頂。時此道場,一切大眾身心踊躍,生大歡喜作如是念:「甚奇希有,今者如來放大光明,必當演說甚深大法。」爾時,如來性起妙德菩薩,於蓮華座上,偏袒右肩右跽合掌,一心向佛而說頌言:
 正覺功德大智出,普達境界到彼岸,等於三界諸如來,是故我今恭敬禮。
 已升無著境界岸,而現妙相莊嚴身,放於離垢千光明,破魔軍眾咸令盡。
 十方所有諸世界,悉能震動無有餘,未曾恐怖一眾生,善逝威神力如是。
 虛空法界性平等,已能如是而安住,一切含生無數量,咸令滅惡除眾垢。
 苦行勤勞無數劫,成就最上菩提道,於諸境界智無礙,與一切佛同其性。
 導師放此大光明,震動十方諸世界,已現無量神通力,而復還來入我身。
 決定法中能善學,無量菩薩皆來集,令我發起問法心,是故我今請法王。
 今此眾會皆清淨,善能度脫諸世間,智慧無邊無染著,如是賢勝咸來集。
 利益世間尊導師,智慧精進皆無量,今以光明照大眾,令我問於無上法。
 誰於大僊深境界,而能真實具開演?誰是如來法長子?世間尊導願顯示。
爾時如來,即於口中放大光明,名無礙無畏,百千億阿僧祇光明,以為眷屬普照十方,盡虛空等法界,一切世界。右繞十帀,顯現如來種種自在,開悟無量諸菩薩眾,震動一切十方世界,除滅一切諸惡道苦,暎蔽一切諸魔宮殿,顯示一切諸佛如來,坐菩提座成等正覺,及以一切道場眾會,作是事已,而來右繞菩薩眾會,入普賢菩薩訶薩口;其光入已,普賢菩薩身及師子座,過於本時,及諸菩薩身座百倍,唯除如來師子之座。爾時,如來性起妙德菩薩,問普賢菩薩摩訶薩言:「佛子,佛所示現廣大神變,令諸菩薩皆生歡喜,不可思議世莫能知,是何瑞相?」普賢菩薩摩訶薩言:「佛子,我於往昔見諸如來,應正等覺,示現如是廣大神變,即說如來出現法門。如我惟忖,今現此相當說其法。」說是語時,一切大地悉皆震動,出生無量問法光明。時性起妙德菩薩,問普賢菩薩言:「佛子,菩薩摩訶薩,應云何知諸佛如來,應正等覺出現之法,願為我說。佛子,此諸無量百千億,那由他菩薩眾會,皆久修淨業,念慧成就,到於究竟大莊嚴岸,具一切佛威儀之行,正念諸佛未曾忘失,大悲觀察一切眾生,決定了知諸大菩薩,神通境界;已得諸佛神力所加,能受一切如來妙法,具如是等無量功德,皆以來集。佛子,汝已曾於無量百千億,那由他佛所,承事供養,成就菩薩最上妙行,於三昧門皆得自在,入一切佛祕密之處,知諸佛法斷眾疑惑,為諸如來神力所加;知眾生根隨其所樂,為說真實解脫之法,隨順佛智演說佛法,到於彼岸;有如是等無量功德,善哉佛子!願說如來應正等覺,出現之法;身相言音心意境界,所行之行,成道轉法輪,乃至示現入般涅槃,見聞親近所生善根,如是等事願為我說。」時如來性起妙德菩薩,欲重明此義,向普賢菩薩,而說頌曰:
 善哉無礙大智慧,善覺無邊平等境,願說無量佛所行,佛子聞已皆欣慶。
 菩薩云何隨順入,諸佛如來出興世,云何身語心境界?及所行處願皆說。
 云何諸佛成正覺?云何如來轉法輪?云何善逝般涅槃,大眾聞已心歡喜。
 若有見佛大法王,親近增長諸善根,願說彼諸功德藏,眾生見已何所獲?
 若有得聞如來名,若現在世若涅槃,於彼福藏生深信,有何等利願宣說。
 此諸菩薩皆合掌,瞻仰如來仁及我,大功德海之境界,淨眾生者願為說。
 願以因緣及譬喻,演說妙法相應義,眾生聞已發大心,疑盡智淨如虛空。
 如徧一切國土中,諸佛所現莊嚴事,願以妙音及因喻,示佛菩提亦如彼。
 十方千萬諸佛土,億那由他無量劫,如今所集菩薩眾,於彼一切悉難見。
 此諸菩薩咸恭敬,於微妙法生渴仰,願以淨心具開演,如來出現廣大法。
爾時,普賢菩薩摩訶薩,告如來性起妙德等,諸菩薩大眾言:「佛子,此處不可思議,所謂如來應正等覺,以無量法而得出現,何以故?非以一緣非以一事,如來出現而得成就,以十無量百千阿僧祇事,而得成就,何等為十?所謂過去無量,攝受一切眾生,菩提心所成故;過去無量清淨,殊勝志樂所成故;過去無量救護一切眾生,大慈大悲所成故;過去無量相續行願所成故;過去無量修諸福智心,無厭足所成故;過去無量供養諸佛,教化眾生所成故;過去無量智慧方便,清淨道所成故;過去無量通達法義所成故。佛子,如是無量,阿僧祇法門圓滿,成於如來。佛子,譬如三千大千世界,非以一緣非以一事,而得成就;以無量緣無量事,方乃得成,所謂興布大雲,降霔大雨,四種風輪相續為依,其四者何?一名能持,能持大水故,二名能消,能消大水故,三名建立,建立一切諸處所故,四名莊嚴,莊嚴分布咸善巧故。如是皆由眾生共業,及諸菩薩善根所起,令於其中一切眾生,各隨所宜而得受用。佛子,如是等無量因緣,乃成三千大千世界;法性如是無有生者,無有作者無有知者,無有成者,然彼世界而得成就。如來出現亦復如是,非以一緣非以一事,而得成就;以無量因緣,無量事相乃得成就,所謂曾於過去佛所,聽聞受持大法雲雨,因此能起如來,四種大智風輪。何等為四?一者,念持不忘陀羅尼大智風輪,能持一切如來,大法雲雨故,二者,出生止觀大智風輪,能消竭一切煩惱故,三者,善巧迴向大智風輪,能成就一切善根故,四者,出生離垢差別,莊嚴大智風輪,令過去所化一切眾生,善根清淨,成就如來無漏善根力故。如來如是成等正覺,法性如是無生無作,而得成就。佛子,是為如來應正等覺,出現第一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知。復次佛子,譬如三千大千世界,將欲成時大雲降雨,名曰洪霔,一切方處所不能受,所不能持;唯除大千界,將欲成佛時。佛子,如來應正等覺,亦復如是,興大法雲雨大法雨,名成就如來出現;一切二乘,心志狹劣所不能受,所不能持,唯除諸大菩薩,心相續力。佛子,是為如來應正等覺,出現第二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知。復次佛子,譬如眾生以業力故,大雲降雨,來無所從去無所至,如來應正等覺,亦復如是,以諸菩薩善根力故,興大法雲雨大法雨,亦無所從來,無所至去。佛子,是為如來應正等覺,出現第三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知。復次佛子,譬如大雲降霔大雨,大千世界一切眾生,無能知數,若欲算計徒令發狂,唯大千世界主摩醯首羅,以過去所修善根力故,乃至一滴無不明了。佛子,如來應正等覺,亦復如是,興大法雲雨大法雨,一切眾生聲聞獨覺,所不能知;若欲思量心必狂亂,唯除一切世間主,菩薩摩訶薩,以過去所修覺慧力故,乃至一文一句,入眾生心無不明了。佛子,是為如來應正等覺,出現第四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知。復次佛子,譬如大雲降雨之時,有大雲雨名為能滅,能滅火災;有大雲雨名為能建,能起大水;有大雲雨名為能止,能止大水;有大雲雨名為能成,能成一切摩尼諸寶;有大雲雨名為分別,分別三千大千世界。佛子,如來出現亦復如是,興大法雲雨大法雨;有大法雨名為能滅,能滅一切眾生煩惱;有大法雨名為能起,能起一切眾生善根;有大法雲名為能止,能止一切眾生見惑;有大法雨名為能成,能成一切智慧法寶;有大法雨名為分別,分別一切眾生心樂。佛子,是為如來應正等覺,出現第五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知。復次佛子,譬如大雲雨一味水,隨其所雨無量差別,如來出現亦復如是,雨於大悲一味法水,隨宜說法無量差別。佛子,是為如來應正等覺,出現第六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知。復次佛子,譬如三千大千世界,初始成時,先成色界諸天宮殿;次成欲界諸天宮殿,次成於人及餘眾生,諸所住處。佛子,如來出現亦復如是,先起菩薩諸行智慧,次起緣覺諸行智慧,次起聲聞善根諸行智慧;次起其餘眾生,有為善根諸行智慧。佛子,譬如大雲雨一味水,隨諸眾生善根異故,所起宮殿種種不同,如來大悲一味法雨,隨眾生器而有差別。佛子,是為如來應正等覺,出現第七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知。復次佛子,譬如世界初欲成時,有大水生,徧滿三千大千世界,生大蓮華,名如來出現功德寶莊嚴,徧覆水上光照十方,一切世界。時摩醯首羅淨居天等,見是華已,即決定知於此劫中,有爾所佛出興於世。佛子,爾時其中有風輪起,名善淨光明,能成色界諸天宮殿;有風輪起,名淨光莊嚴,能成欲界諸天宮殿;有風輪起,名堅密無能壞,能成大小諸輪圍山,及金剛山;有風輪起名勝高,能成須彌山;有風輪起名不動,能成十大山王,何等為十?所謂佉陀羅山,仙人山伏魔山,大伏魔山持雙山,尼民陀羅山,目真鄰陀山,摩訶目真鄰陀山,香山雪山;有風輪起名為安樂,能成大地;有風輪起名為莊嚴,能成地天宮殿,龍宮殿,乾闥婆宮殿;有風輪起名無盡藏,能成三千大千世界,一切大海;有風輪起,名普光明藏,能成三千大千世界,諸摩尼寶;有風輪起名堅固根,能成一切諸如意樹。佛子,大雲所雨一味之水,無有分別,以眾生善根不同故,風輪不同;風輪差別故,世界差別。佛子,如來出現亦復如是,具足一切善根功德,放於無上大智光明,名不斷如來種不思議智。普照十方一切世界;與諸菩薩,一切如來灌頂之記,當成正覺出興於世。佛子,如來出現,復有無上大智光明,名清淨離垢;能成如來無漏無盡智。復有無上大智光明,名普照,能成如來普入法界,不思議智。復有無上大智光明,名持佛種性,能成如來不傾動力。復有無上大智光明,名迴出無能壞,能成如來無畏無壞智。復有無上大智光明,名一切神通,能成如來諸不共法,一切智智。復有無上大智光明,名出生變化;能成如來,令見聞親近,所生善根不失壞智。復有無上大智光明,名普隨順;能成如來,無盡福德智慧之身,為一切眾生而作饒益。復有無上大智光明,名不可究竟,能成如來甚深妙智,隨所開悟,令三寶種永不斷絕。復有無上大智光明,名種種莊嚴,能成就如來相好嚴身,令一切眾生皆生歡喜。復有無上大智光明,名不可壞;能成如來法界虛空界等,殊勝壽命無有窮盡。佛子,如來大悲一味之水,無有分別,以諸眾生欲樂不同,根性各別,而起種種大智風輪;令諸菩薩,成就如來出現之法。佛子,一切如來同一體性,大智輪中,出生種種智慧光明。佛子,汝等應知如來,於一解脫味,出生無量不可思議,種種功德,眾生念言:『此是如來神力所造。』佛子,此非如來神力所造。佛子,乃至一菩薩,不於佛所曾種善根,能得如來少分智慧,無有是處。但以諸佛威德力故,令諸眾生具佛功德,而佛如來無有分別,無成無壞無有作者,亦無作法。佛子,是如來應正等覺,出現第八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知。復次佛子,如依虛空起四風輪,能持水輪,何等為四?一名安住,二名常住,三名究竟,四名堅固;此四風輪能持水輪,水輪能持大地,令不散壞,是故說地輪依水輪,水輪依風輪,風輪依虛空,虛空無所依;雖無所依,能令三千大千世界,而得安住。佛子,如來出現亦復如是,依無礙慧光明,起佛四種大智風輪,能持一切眾生善根,何等為四?所謂普攝眾生皆令歡喜,大智風輪。建立正法,令諸眾生皆生愛樂,大智風輪。守護一切眾生善根,大智風輪。具一切方便通達無漏,大智風輪,是為四。佛子,諸佛世尊,大慈救護一切眾生,大悲度脫一切眾生,大慈大悲普徧饒益;然大慈大悲,依大方便善巧;大方便善巧,依如來出現;如來出現,依無礙慧光明;無礙慧光明,無有所依。佛子,是為如來應正等覺,出現第九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知。復次佛子,譬如三千大千世界,既成就已,饒益無量種種眾生,所謂水族眾生,得水饒益;陸地眾生得地饒益,宮殿眾生得宮殿饒益,虛空眾生得虛空饒益;如來出現亦復如是,種種饒益無量眾生,所謂見佛生歡喜者,得歡喜益;住淨戒者得淨戒益,住諸禪定及無量者,得聖出世大神通益;住法門光明者,得因果不壞益;住無所有光明者,得一切法不壞益;是故說言,如來出現,饒益一切無量眾生。佛子,是為如來應正等覺,出現第十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知。佛子,菩薩摩訶薩,知如來出現,則知無量;知成就無量行故,則知廣大;知周徧十方故,則知無來去;知離生住滅故,則知無行無所行;知離心意識故,則知無身;知如虛空故,則知平等;知一切眾生皆無我故,則知無盡;知徧一切剎無有盡故,則知無退;無盡後際無斷絕故,則知無壞;知如來智無有對故,則知無二;知平等觀察為無為故,則知一切眾生;皆得饒益;本願迴向自在滿足故。」爾時,普賢菩薩摩訶薩,欲重宣此義,而說頌言:
 十力大雄最無上,譬如虛空無等等,境界廣大不可量,功德第一超世間。
 十力功德無邊量,心意思量所不及,人中師子一法門,眾生億劫莫能知。
 十方國土碎為塵,或有算計知其數,如來一毛功德量,千萬億劫無能壞。
 如人持尺量虛空,復有隨行計其數,虛空邊際不可得,如來境界亦如是。
 或有能於剎那頃,悉知三世眾生心,設經眾生數等劫,不能知佛一念性。
 譬如法界徧一切,不可見取為一切,十方境界亦復然,徧於一切非一切。
 真如離妄恒寂靜,無生無滅普周徧,諸佛境界亦復然,體性平等不增減。
 譬如實際而非際,普在三世亦非普,導師境界亦如是,徧於三世皆無礙。
 法性無作無變易,猶如虛空本清淨,諸佛性淨亦如是,本性非性離有無。
 法性不在於言論,無說離說恒寂滅,十力境界性亦然,一切文辭莫能辯。
 了知諸法性寂滅,如鳥飛空無有跡,以本願力現色身,令見如來大神變。
 若有欲知佛境界,當淨其意如虛空,遠離妄想及諸取,令心所向皆無礙。
 是故佛子應善聽,我以少譬明佛境,十力功德不可量,為悟眾生令略說。
 導師所現於身業,語業心業諸境界,轉妙法輪般涅槃,一切善根我今說。
 譬如世界初安立,非一因緣而可成,無量方便諸因緣,成此三千大千界。
 如來出現亦如是,無量功德乃得成,剎塵心念尚可知,十力生因莫能測。
 譬如劫初雲澍雨,而起四種大風輪,眾生善根菩薩力,成此三千各安住。
 十力法雲亦如是,起智風輪清淨意,昔所迴向諸眾生,普導令成無上果。
 如有大雨名洪澍,無有處所能容受,唯除世界將成時,清淨虛空大風力。
 如來出現亦如是,普雨法雨充法界,一切劣意無能持,唯除清淨廣大心。
 譬如空中澍大雨,無所從來無所去,作者受者悉亦無,自然如是普充洽。
 十力法雨亦如是,無去無來無造作,本行為因菩薩力,一切大心咸聽受。
 譬如空雲澍大雨,一切無能數其滴,唯除三千自在王,具功德悉德明了。
 善逝法雲亦如是,一切眾生莫能測,唯除於世自在人,明見如觀掌中寶。
 譬如空雲澍大雨,能滅能起亦能斷,一切珍寶悉能成,三千所有皆分別。
 十力法雨亦如是,滅惑起善斷諸見,一切智寶皆使成,眾生心樂悉分別。
 譬如空中雨一味,隨其所雨各不同,豈彼雨性有分別,然隨物異法如是。 
 如來法雨非一異,平等寂靜離分別,然隨所化種種殊,自然如是無邊相。
 譬如世界初成時,先成色界天宮殿,次及欲天次人處,乾闥婆宮最後成。
 如來出現亦如是,先起無邊菩薩行,次化樂寂諸緣覺,次聲聞眾後眾生。
 諸天初見蓮華瑞,知佛當出生歡喜,水緣風力起世間,宮殿山川悉成立。
 如來宿善大光明,巧別菩薩與其記,所有智輪體皆淨,各能開示諸佛法。
 譬如樹林依地有,地依於水得不壞,水輪依風風依空,而其虛空無所依。
 一切佛法依慈悲,慈悲復依方便立,方便依智智依慧,無礙慧身無所依。
 譬如世界既成立,一切眾生獲其利,地水所住及空居,二足四足皆蒙益。
 法王出現亦如是,一切眾生獲其利,若有見聞及親近,悉使滅除諸惑惱。
 如來出現法無邊,世間迷惑莫能知,為欲開悟諸含識,無譬喻中說其譬。
「佛子,諸菩薩摩訶薩,應云何見,如來應正等覺身?佛子,諸菩薩摩訶薩,應於無量處見如來身,何以故?諸菩薩摩訶薩,不應於一法一事一身,一國土一眾生,見於如來;應徧一切處見於如來。佛子,譬如虛空,徧至一切色非色處,非至非不至,何以故?虛空無身故,如來身亦如是,徧一切處,徧一切眾生,徧一切法,徧一切國土,非至非不至,何以故?如來身無身故,為眾生故示現其身。佛子,是為如來身第一相;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知。復次佛子,譬如虛空寬廣非色,而能顯現一切諸色,而彼虛空無有分別,亦無戲論。如來身亦復如是,以智光明普照明故,令一切眾生世出世間,諸善根業皆得成就,而如來身無有分別,亦無戲論,何以故?從本已來一切執著,一切戲論皆永斷故。佛子,是為如來身第二相;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見。復次佛子,譬如日出於閻浮提,無量眾生皆得饒益,所謂破闇作明,變濕令燥,生長草木成熟穀稼,廓徹虛空開敷蓮華,行者見道居者辦業,何以故?日輪普放無量光故。佛子,如來智日亦復如是,以無量事普益眾生,所謂滅惡生善,破愚為智,大慈救護大悲度脫,令其增長根力覺分,令生深信捨離濁心,令得見聞不壞因果,令得天眼見歿生處,令心無礙不壞善根,令智修明開敷覺華,令其發心成就本行,何以故?如來廣大智慧日身,放無量光普照耀故。佛子,是為如來身第三相;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見。復次佛子,譬如日出於閻浮提,先照一切,須彌山等諸大山王;次照黑山次照高原,然後普照一切大地,日不作念:『我先照此後照於彼。』但以山地有高下故,照有先後。如來應正等覺,亦復如是,成熟無邊法界智輪,常放無礙智慧光明,先照菩薩摩訶薩等,諸大山王,次照緣覺次照聲聞,次照決定善根眾生,隨其心器示廣大智,然後普照一切眾生,乃至邪定亦皆普及,為作未來利益因緣,令成熟故;而彼如來大智日光,不作是念:『我當先照菩薩大行,乃至後照邪定眾生。』但放光明平等普照,無礙無障無所分別。佛子,譬如日月隨時出現,大山幽谷普照無私,如來智慧亦復如是,普照一切無有分別,隨諸眾生根欲不同,智慧光明種種有異。佛子,是為如來身第四相;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見。復次佛子,譬如日出,生盲眾生無眼根故,未曾得見。雖未曾見,然為日光之所饒益,何以故?因此得知晝夜時節,受用種種衣服飲食,令身調適離眾患故。如來智日亦復如是,無信無解毀戒毀見,邪命自活生盲之類,無信眼故,不見諸佛智慧日輪;雖不見佛智慧日輪,亦為智日之所饒益,何以故?以佛威力令彼眾生,所有身苦及諸煩惱,未來苦因皆消滅故。佛子,如來有光明,名積集一切功德,有光明名普照一切,有光明名清淨自在照,有光明名出大妙音;有光明名,普解一切語言法,令他歡喜;有光明名,示現永斷一切疑,自在境界;有光明名,無住智自在普照;有光明名,永往一切戲論自在智;有光明名,隨所應出妙音聲;有光明名,出清淨自在音,莊嚴國土成熟眾生。佛子,如來一一毛孔,放如是等千種光明,五百光明普照下方,五百光明普照上方,種種剎中種種佛所,諸菩薩眾。其菩薩等見此光明,一時皆得如來境界,十頭十眼十耳十鼻,十舌十身十手十足,十地十智皆悉清淨。彼諸菩薩,先所成就諸處諸地,見彼光明轉更清淨,一切善根皆悉成熟,趣一切智。住二乘者滅一切垢,其餘一分生盲眾生,身既快樂心亦清淨,柔輭調伏堪修念智,地獄餓鬼畜生諸趣,所有眾生皆得快樂,解脫眾苦,命終皆生天上人間。佛子,彼諸眾生不覺不知,以何因緣以何神力?而來生此,彼生盲者作是念:『我是梵天我是梵化。』是時如來,住普自在三昧,出六十種妙音,而告之言:『汝等非梵天,亦非梵化,亦非帝釋護世所作,皆是如來威神之力。』彼諸眾生聞是語已,以佛神力皆知宿命,生大歡喜;心歡喜故,自然而出優曇華雲,香雲音雲樂雲,衣雲葢雲幢雲旛雲,末香雲寶雲,師子幢半月樓閣雲,歌詠讚歎雲,種種莊嚴雲,皆以尊重心供養如來,何以故?此諸眾生得淨眼故,如來與彼,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佛子,如來智日如是利益,生盲眾生令得善根,具足成熟。佛子,是為如來身第五相;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知。復次佛子,譬如月輪,有四奇特未曾有法,何等為四?一者,暎蔽一切星宿光明,二者,隨逐於時示現虧盈,三者,於閻浮提澄淨水中,影無不現,四者,一切見者皆對目前,而此月輪無有分別,無有戲論。佛子,如來身月亦復如是,有四奇特未曾有法,何等為四?所謂暎蔽一切聲聞獨覺,學無學眾,隨其所宜示現壽命,修短不同,而如來身無有增減;一切世界淨心眾生,菩提器中影無不現;一切眾生有瞻對者,皆謂如來唯現我前,隨其心樂而為說法,隨其地位令得解脫,隨所應化令見佛身,而如來身無有分別,無有戲論,所作利益皆得究竟。佛子,是為如來身第六相;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見。復次佛子,譬如三千大千世界大梵王,以少方便,於大千世界普現其身;一切眾生,皆見梵王現在己前,而此梵王亦不分身,無種種身。佛子,諸佛如來亦復如是,無有分別無有戲論,亦不分身無種種身,而隨一切眾生心樂,示現其身,亦不作是念:『現若干身?』佛子,是為如來身第七相;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見。復次佛子,譬如醫王善知眾藥,及諸咒論,閻浮提中諸所有藥,用無不盡;復以宿世諸善根力,大明咒力為方便故,眾生見者病無不愈,彼大醫王知命將終,作是念言:『我命終後,一切眾生無所依怙,我今宜應為現方便。』是時醫王合藥塗身,明咒力持,令其終後身不分散,不萎不枯;威儀視聽與本無別,凡所療治悉得除差。佛子,如來應正等覺,無上醫王亦復如是,於無量百千億那由他劫,鍊治法藥已得成就,修學一切方便善巧,大明咒力皆到彼岸,善能除滅一切眾生,諸煩惱病及住壽命,經無量劫其身清淨,無有思慮無有動用,一切佛事未嘗休息。眾生見者,諸煩惱病悉得消滅。佛子,是為如來身第八相;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見。復次佛子,譬如大海,有大摩尼寶,名集一切光明毗盧遮那藏,若有眾生觸其光者,悉同其色;若有見者眼得清淨,隨彼光明所照之處,雨摩尼寶名為安樂,令諸眾生離苦調適。佛子,諸如來身亦復如是,為大寶聚,一切功德大智慧藏;若有眾生,觸佛身寶智慧光者,同佛身色;若有見者法眼清淨;隨彼光明所照之處,令諸眾生離貧窮苦,乃至具足佛菩提樂。佛子,如來法身無所分別,亦無戲論,而能普為一切眾生,作大佛事。佛子,是為如來身第九相;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見。復次佛子,譬如大海,有大如意摩尼寶王,名一切世間莊嚴。具足成就百萬功德,隨所住處,令諸眾生災患消除,所願滿足。然此如意摩尼寶王,非少福眾生所能得見。如來身如意寶王,亦復如是,名為能令一切眾生,皆悉歡喜。若有見者聞名讚歎,悉令永離生死苦患,假使一切世界一切眾生,一時專心欲見如來,悉令得見所願皆滿。佛子,佛身非是少福眾生,所能得見,唯除如來自在神力,所應調伏;若有眾生因見佛身,便種善根乃至成熟;為成熟故,乃令得見如來身耳。佛子,是為如來身第十相;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見;以其心無量徧十方故,所行無礙如虛空故,普入法界故,住真實際故,無生無滅故,等住三世故,永離一切分別故,住盡後際誓願故,嚴淨一切世界故,莊嚴一一佛身故。」爾時,普賢菩薩摩訶薩,欲重明此義,而說頌言:
 譬如虛空徧十方,若色非色有非有,三世眾生身國土,如是普在無邊際。
 諸佛真身亦如是,一切法界無不徧,不可得見不可取,為化眾生而現形。
 譬如虛空不可取,普使眾生造眾業,不念我今何所作,云何我作為誰作?
 諸佛身業亦如是,普使群生修善法,如來未曾有分別,我今於彼種種作。
 譬如日出閻浮提,光明破闇悉無餘,山樹池蓮地眾物,種種品類皆蒙益。
 諸佛日出亦如是,生長人天眾善行,永除癡闇得智明,恒受尊榮一切樂。
 譬如日光出現時,先照山王次餘山,後照高原及大地,而日未始有分別。
 善逝光明亦如是,先照菩薩次緣覺,後照聲聞及眾生,而佛本來無動念。
 譬如生盲不見日,日光亦為作饒益,令知時節受飲食,永離眾患身安隱。
 無信眾生不見佛,而佛亦為興義利,聞名及以觸光明,因此乃至得菩提。
 譬如淨月在虛空,能蔽眾星示盈缺,一切水中皆現影,諸有觀瞻悉對前。
 如來淨月亦復然,能蔽餘乘示修短,普現天人淨心水,一切皆謂對其前。
 譬如梵王住自宮,普現三千諸梵處,一切人天咸得見,實不分身向於彼。
 諸佛現身亦如是,一切十方無不徧,其身無數不可稱,亦不分身不分別。
 如有醫王善方術,若有見者病皆愈,命雖已盡藥塗身,令其作務悉如初。
 最勝醫王亦如是,具足方便一切智,以昔妙行現佛身,眾生見者煩惱滅。
 譬如海中有寶王,普出無量諸光明,眾生觸者同其色,若有見者眼清淨。
 最勝寶王亦如是,觸其光者悉同色,若有得見五眼開,破諸塵闇住佛地。
 譬如如意摩尼寶,隨有所求皆滿足,少福眾生不能見,非是寶王有分別。
 善逝寶王亦如是,悉滿所求諸欲樂,無信眾生不見佛,非是善逝心棄捨。0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五十
誦補闕真言
南無三滿哆,沒馱喃,阿鉢囉帝,喝多折,折捺彌,唵,雞彌雞彌,怛塔葛塔喃,末瓦山矴鉢囉帝,烏怛摩怛摩,怛塔葛塔喃,末瓦吽,癹莎訶。
  舉讚
普光再會,大法重宣,高超十聖與三賢,等覺義幽玄,心月孤圓,究竟離言詮。
舉字母讚
華嚴字母,眾藝親宣,善財童子得真傳,秘密義幽玄,功德無邊,唱誦利人天。
時普願法界眾生,入般若波羅蜜門。
四十二字妙陀羅,字字包含義理多,梵韻滿娑婆,功德大,法界沐恩波。
四生九有,同登華藏玄門,八難三塗,共入毘慮性海。
南無華嚴海會佛菩薩(三稱)


大方廣佛華嚴經八十卷-49←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大方廣佛華嚴經八十卷-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