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10/26

成唯識論述記-39(下)


故彼所引為證不成,由此五識定無尋伺。

 總非前教為證不成,了結上文,由此理故,何故五識即是任運,意俱尋伺方名任運?答:「意俱分別多起尋伺,尋伺強故以為任運,五無相應分別法故,五識體是任運分別,自性等亦然。」若爾,即五俱意,無尋伺相應非任運,設無任運亦復何妨?七分別收法不盡故;或無五俱散意無尋伺者,解深密七十三說:「五俱有一分別意識,故此違定中,聞聲等事;其七分別,對法第二瑜伽第一第五,及攝論等諸門分別,如理應思,同別抄說;其自性等,攝法不同並如別抄。

 自下第四,遍行中五受,俱不俱門。

有義惡作憂捨相應,唯慽行轉通無記故。

 以此惡作唯慽行轉,故與憂根相應,不與喜相應;通無記性故,與捨根相應。亦論說言:「於無記法亦追悔故,與捨俱也;以非五識故無苦。」問:「若善惡追悔亦通捨不?」答:「不然,惡作強思生,善惡與憂必俱起,若無記追悔,即無記威儀工巧心中俱,或於善染相續末位,方與捨俱;故善染時俱,即無捨受。捨受亦通慽行,但不多分別,故名為捨,非無慽行也。故惡作慽行,得與捨俱。強思生故,非善染捨可與俱也。與薩婆多別,彼唯憂俱故離欲捨,此與捨俱聖者猶有,此解不然違下文故。應說惡作,多與憂根相應,捨俱起者是彼伴類,若無染善者,無記亦無,故亦離欲捨,聖者起悔但是惡作,非體是悔;善中是厭,無記即威儀工巧慧,憂根無故。悔離欲捨,離欲捨者行相麤故,世間離欲其種猶在,有漏離欲退可起故,非如聖者亦斷種故。

睡眠喜憂捨受俱起,行通歡慽中庸轉故。

 睡眠與欲界意識俱,一切受相應,以睡行相,通歡故喜受俱,通慽故憂受並,中庸故捨受俱,如次第配。

尋伺憂喜捨樂相應,初靜慮中意樂俱故。

 尋伺與四受相應,初定有樂故,然此師說:「尋伺五無一向定義,以不言與苦,欲界樂俱故。」此即意識無苦師意。

有義此四亦苦受俱,純苦趣中意苦俱故。

第二師說:「此四亦苦受俱,意有苦故,悔增至三眠增至四,極苦之處亦有眠,尋伺增至五受俱起,尋伺,大論第五,不言苦樂俱者,如前已會,此據實理彼約別義。

四皆容與五別境俱,行相所緣不相違故。

 第五,別境相應門,皆五得俱,能緣行相及所緣境,不相違故。

悔眠但與十善容俱,此唯在欲無輕安故;尋伺容與十一善俱,初靜慮中輕安俱故。

 自下第六,與善俱門,初二唯與十善容俱,欲界無輕安故。前第六卷善中,雖有異,解欲有輕安無,是正文故。今據後說,設許亦有亦無,輕安非定引生,故尋伺十一俱,增輕安故。有人云:「三藏言西方有二說,一云,未至定有,尋伺非根本地者,不然,尋伺支非未至故,論有誠文,說初靜慮也。」

悔但容與無明相應,此行相麤貪等細故。

 自下第七,十煩惱俱門,悔行相麤,必獨生染分,不與貪等九法並起,唯無明相應。貪等行相細故,此據多分不許餘俱,下文邪見悔修定,則說與俱。邪見與瞋俱故,故悔亦與邪見瞋俱,此文不盡理。又先行施後生追悔,悔與貪俱有,言我何意作此事?即分別我見,亦與悔俱,合瞋邪見貪我見得俱,此中約麤相不得。又解,必不得俱,與悔間起非必相應。問:「忿等獨頭生,許慢等俱起;惡作別頭起,應貪等俱生?」答:「忿等瞋等分,如本得相應;惡作別有體,非與貪俱起。」「何故忿等各別起耶?」「於自十中各別起故。」

睡眠尋伺十煩惱俱,此彼展轉不相違故。

 此三與本,或並得俱起,如大論第七:「染汙分別說,設追悔往惡,而自邈責,惡作亦不瞋俱,與惡作間生,實不俱起。設說俱者,間生名俱,後三種十皆俱,所緣行相俱不違故。」

悔與中大隨惑容俱,非忿等十各為主故,睡眠尋伺二十容俱,眠等位中皆起彼故。

 下第八,隨惑俱轉門,悔中大俱,徧與不善染心俱故,與忿等十不得俱起,各自為主,如忿等十自不相應。眠等三法二十皆俱;於夢等中,皆容得起忿等法故。

此四皆通善等三性,於無記業亦追悔故。

 第九,三性門,於中初總後別,四皆通於三性,如五十五,五十八對法等同,此中惡作,何以通無記?以於無記業亦追悔故;於無記業,雖不定起無記之悔,起無記悔,必依無記業故,問:「何故顯揚第一,惡作染不染善不善,不言無記?」彼順小乘故,多分起故,唯說憂俱者故。

有義初二唯生得善,行相麤鄙及昧略故,後二亦通加行善攝,聞所成等有尋伺故。

 下第二,別釋中性門,悔眠生得,惡作行相麤而體鄙,其方便善體必微細,殊勝法故不通方便,睡眠時略故,非方便起故;於聞思位中,雖有起者,而非加行善,加行善間起故,設睡眠中而緣法義,但生得善,非強思生任運起故;尋伺二種通加行善,於聞思修三位,皆有尋伺故。聞所成等者,顯因聞所成諸法,皆是此故,若唯聞慧即狹劣也。

有義初二亦加行善,聞思位中有悔眠故。

 聞思等位悔作諸惡,於眠等位思擇義故,次應辨染,以見修等,後自有門故先不說。

後三皆通染淨無記,惡作非染解麤猛故。

 染謂有覆淨謂無覆,於染淨二無記,眠等三皆通,即欲界修道二見,俱有眠等故,初定有尋伺故,惡作非染無記,以解麤猛故,不與二見俱,染必不善故。

四無記中悔唯中二,行相麤猛非定果故。

 染無記中無別相故,略而不說;淨四無記中,悔唯是威儀工巧二法,四無記中是中二故,謂異熟為第一,變化為第四故。以彼惡作行相麤猛,不與業異熟心俱,非定果故;亦不說與變化心俱,此說異熟有二,一,謂業果,即此中說,二,謂法執,亦通染故。此不說之。前說染無記,不通惡作故。其餘無記心,雖不緣威儀等,亦是彼攝非異熟生,此中說言:「惡作不通異熟性故。」又解,彼不緣威儀等心法執,皆異熟無記,亦惡作俱,此中且據業果者說,應勘諸論,佛地二障中等文。

眠除第四,非定引生異熟生心,亦得眠故。

 眠非變化心俱,非定引生故,增異熟心者,眠中亦有住異熟故。此異熟生心,非實異熟,尋伺亦然,不與第三,第八識中文相違也。

尋伺除初,彼解微劣,不能尋察名等義故。

 除異熟心,異熟心解微劣,不能尋求伺察名等法故,大論第一七分別中,說不染汙分別,此有善淨無記,善謂隨與,一信等善法相應,非謂信等別唯起一,此總舉善,隨設與一即名為善,不染分別故,彼說淨無記與此文同。此文但說,不與業果異熟心俱,非法執類異熟心也,彼可與俱。

 自下第十,界繫門,有三子門,第一子門明界所繫。

惡作睡眠唯欲界有,尋伺在欲及初靜慮,餘界地法皆妙靜故。

 二唯欲界所以者何?以餘二界妙故無有。妙者勝義,若身有疲極憂根等故,方有眠悔;彼無此等故名為妙。其後尋伺及初定者,以餘上地皆是靜故。尋伺囂繁非靜,非靜故靜處無有,或靜及妙皆通二種,第二子門上下相起。

悔眠生上必不現起,尋伺上下亦起下上。

 二法生上不起下者,極麤惡法故,無所用故不假起故,上不起下。其邪見者悔修定者,是本有位;誹謗涅槃色界中有,無容起悔此不違下。又解,即色界中有悔,亦是生上起下,今據多分及生有故,言無也。此二非上地所有,不說下上;尋伺通二地,下得起上上得起下。欲界入初定名下起上,第二定以上,至第四定,初定及欲界邪見;辨無色界,起下色欲界,潤生心等,故名上起下。

下上尋伺,能緣上下。

 第三子門,下上尋伺,互得緣上下,境界寬故。色界者緣上下二界起。

有義悔眠不能緣上,行相麤近極昧略故。

 第一師有義,悔眠不緣上,以此惡作行相麤近,其眠行相極昧略故,無有夢中緣上界故,或緣上名非緣上地。

有義此二亦緣上境,有邪見者悔修定故,夢能普緣所更事故。

 第二師說亦緣上界,有邪見者悔修定故,悔得緣上;亦通增上慢,邪見中有中,謗滅而悔修定,即是生上亦起下悔。前文約多分,此據實義。又解,彼時極促不容生悔,此據本有位,邪見悔俱,故無生上起下悔失,夢能普緣曾所更事,所更事中通上地法,及定等故。上煩惱等皆以三界分別,此理故應生上起下。惡作謂中有中起邪見者,悔先作事;論不許悔與九本惑俱,故邪見時無容起悔,即是別時起得此悔,非與謗滅心俱,故不相違。又解,據實亦邪見俱,及有瞋俱,論據多分,不許與邪見瞋等俱,許俱義穩。

下第十一,學等三門。

悔非無學,離欲捨故。

 以離欲時要捨彼故,第三果等,於無記事等,要不追悔已審決故。若爾,豈無悔先身作惡等耶?此即是厭非謂悔也,無記設悔,即工巧等慧,悔隨憂根有無,行相同故,如彼雖有愁慽,或是捨受等,故說是學者,順諸有學,有為善法皆名學故。

睡眠尋伺皆通三種,求解脫者,有為善法皆名學故。

 皆通三種,善法欲以去,皆名為學;無學身善法,皆名無學故。對法第四,六十六,五十七中,皆通此說不能煩引。

悔眠唯通見修所斷,亦邪見等勢力起故。

 十二,見等所斷門,分為二段,初解悔眠後解尋伺。此初也,初二悔眠通見修斷,不通不斷,論有唯言,小乘唯修斷,今通見斷者,亦邪見等勢力起故,緣見等生故。問:「苦根非無漏無學成就,名不斷;睡眠應亦然?」

非無漏道,親所引生故。

  謂苦根在五識,由無漏後得智位引,或引後時五識等生,非悔眠二有此義故。問:「憂根雖非無學,二十二根中,仍名不斷,何惡作等不如是也?」

亦非如憂,深求解脫故。

 其彼憂根,五十七說:「隨順行相深求解脫故,不同惡作憂根,許為三無漏根故。」如對法第十。

若已斷故名非所斷,則無學眠非所斷攝。

 六十六說:「無學身有漏一切法,皆名非所斷,皆已斷故,何故今眠,不言非所斷?以此義故,眠亦是非所斷,據求無漏,無漏所引即非非斷。惡作雖悔先惡求涅槃等,然不深求行相淺故,不同於憂故深言簡。」又解,此據多分不得者,有求出世深生悔故,可名不斷。若無漏引名為無漏,眠雖亦然遠引生故,但非親引故親言簡。

尋伺雖非真無漏道,而能引彼從彼引生,故通見修非所斷攝。

 下文有二初總後別,此文總也,二法雖非無分別智,真無漏道相應,名無漏引。或加行時,引無漏道故,從後得智之所引生,俱時引故,亦通非斷等。此解即通無漏師義,後解雖非正智,及後得俱。真無漏道而能引彼,如憂從彼引生,如苦亦通非斷,後解即不通無漏師義。

有義尋伺非所斷者,於五法中唯分別攝,瑜伽說彼是分別故。

 下別解也,非所斷者,於五法中唯分別攝,唯有漏故,論決判彼是分別故。大論第五說,尋伺決擇四句云:「諸尋伺皆分別,有分別非尋伺故。」今以為證。

有義此二亦正智攝,說正思惟是無漏故,彼能令心尋求等故。

 於中有三,一,證,二,理,三,會。此初也,亦五法中正智所攝,顯揚第二等說:「正思惟是無漏故,寧知思惟體即是尋?」顯揚第二,大論第二十九皆云:「彼正思惟,能令心尋求極尋求,趣入極趣入等。」故有等言,尋求者尋也。

又說彼是言說因故。

 對法第十,及十地論第一等說:「正思惟是語言因,故知尋通無漏,尋既爾伺亦然。」問:「既引十地論初卷等云:『是語言因。』寧不引彼三請中,第一云:『何故淨覺人,念智功德具等?』彼論解云:『覺者覺觀,語言因故。』」答:「若依梵本,毘咀迦是尋,僧羯臈波是思惟,彼十地論言:『僧羯臈波但是思惟,亦無正字,何況是尋?』即翻譯家增,覺謂觀等也,故引不同。彼但應言淨思惟也。」

未究竟位,於藥病等未能遍知,後得智中為他說法,必假尋伺,非如佛地無功用說,故此二種亦通無漏。

 下立理也,此顯在因不在佛果,二乘聖者十地菩薩,於能治藥所治之病,俱不能遍了知盡故。於後得智中,為他說法,必須假藉尋伺二法,與佛稍別,佛無功用說故。八地已去雖無功用,果未滿故,有任運功用,故不同佛。又功用有二,一,自利,二,利他,前八地已去皆無,後八地已上猶有,七地已前二用並有,八地已去無功用者,無自利用任運入地,非於利他亦無功用;佛二俱無,故說法時不假功用,有正思惟體即是思,不名為尋。又解,十無學中,佛無正思惟支,以無尋故,前解為勝。八地已去無漏觀心,既相續轉;無尋伺者,由何尋伺發有漏五識?此亦不爾,如定中聞聲,意無尋伺亦引耳故,故知如論但說法須,既說尋伺是語徧行,佛無二法如何能語?此隨轉門說為徧行;大乘不爾,唯心徧行是實徧行,身語二行非遍行也。故此二種亦通無漏。」三行等義如樞要說,十地猶有,初地已去起無漏者,至金剛心時,與彼心一時不行,得勝法時劣不行故 唯後得俱非正智者,以七十三說:「思惟真如,不觀真如等,故四句為證。」

雖說尋伺必是分別,而不定說唯屬第三,後得正智中,亦有分別故。

 下會違也,雖說尋伺必是分別,而不定說,於五法中唯屬第三分別,以彼五法,後得正智中,亦有分別故,分別有二種,一,有漏心名分別,即五法中分別,二,緣事分別,即後得智亦名分別,或立三分別,二種如前,第三更加徧計心名分別。然大論第五,解此二是,三界心心所法名分別,雖據有漏作,論不言唯故。今於此中第一師:「尋伺體唯有漏,即無漏初靜慮支,闕無尋伺。」若準第二師說:「十地二乘因中有無漏,初靜慮五支,至佛便無但即思慧;然無麤細,不可說為能治支也。」此義應思,於禪支中極須分別,如樞要說。

餘門準上,如理應知。

 緣有無漏有無事等,皆準為之,就別解六位心所中,上來別解訖。

成唯識論述記卷第三十九



成唯識論述記-39(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成唯識論述記-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