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10/20

成唯識論述記-37(下)


委細說者,貪瞋慢三見疑俱生,隨應如彼。

 疑三見無明五法,親迷諦理二取疎遠,如前定說。且苦諦下貪瞋慢三,若獨頭起緣見生者,疎遠如前說;若此貪慢與三法俱,瞋與疑等四俱起者,隨應如彼亦名親迷諦;慢貪與我見俱生,於滅道下煩惱後起,亦名迷無漏。瞋與疑俱起,或獨起,此約數總;若數別者,除集滅道下二見,準前應說。若餘獨頭起貪瞋慢,名迷四諦事;若三見疑俱者,亦名迷四諦理。又瞋慢可成無漏緣惑,若滅道下無漏別緣貪,如何說成無漏緣惑?由此不說貪無漏緣,迷則可爾,是故言隨應,此即大論等所無也,明見道已,修道云何?

俱生二見,及彼相應愛慢無明,雖迷苦諦細難斷故,修道方斷。

 身邊二見,及此俱愛無明三,雖親迷苦諦理,以行相難斷,故修道方斷,與苦諦下二見等別,彼麤行相故。

瞋餘愛等迷別事生,不違諦觀故修所斷。

 瞋及除前二見,相應之外,餘獨行愛慢,及此相應無明,迷別有情或境事生,不迷於理,不違四諦觀,故修所斷。簡見道獨行貪等,雖有迷於事,然違諦觀故見所斷。此第九大門中,有二子門,一,三斷,二,總別迷諦,迷諦親疎,兼明迷理事。

次下第十,緣有事無事門。

雖諸煩惱皆有相分,而所仗質或有或無,名緣有事無事煩惱。

 煩惱心等上,說所變皆有,相分親所緣者,今不取之,但彼本質或有或無,名緣有事無事煩惱,如下所引有多論文,今取當對法第七:「身見等及此相應法等,無本質名緣無事,餘不與此俱者,名緣有事行,以不執我故。」此據人執為論,不據法執,法執通一切心故,非唯我見。若唯我見及俱法,亦通攝法執盡,即餘四見及疑無法執,必與我見不俱故,便為大失。此中煩惱,何者與我見俱?何者不共?如前自俱有門說。問:「一切皆有本質,乃至緣空,亦有空名為本質故;即極微教,乃至龜毛等名,各為本質,何故今言,無本質名緣無事煩惱?」答:「若除影外,別有所託名,本質即無,無本質者,今取如名之下,有所目之質即有體。無之者,如空華免角等故,今言名緣無事煩惱,亦不相違;影像本質雙言,名緣有無之煩惱,或直據本質,名此二緣煩惱,今勘無漏緣中,不得作此後解,所引諸無事有事論文,應為門義勤之。瑜伽論云:「又十煩惱見所斷者,名曰事,彼所緣事非成實故,所餘煩惱有事無事,彼相違故,以見道惑以見為首,所取本質都無有故,重緣惑等相從而說,名緣無事。修道雖有見境無事,多緣事故,從多名緣有事煩惱,下五十九云:「諸見與慢是無事,貪恚是有事,無明疑通二種,此以理論,見修諸見慢中,我慢本質無故,貪等少故,略而不說。」即彼卷下文云:「有事緣,謂諸有事煩惱;無事緣,謂諸無事煩惱。」此文總說亦不相違,亦云:「無境緣,謂緣分別所計滅道,及廣大佛法等,所有煩惱。」對法第五云:「有事境所緣者,謂除見慢及此相應法,餘所緣境界。無事者,謂前所除。」同五十九初文所說,次下文云:「非有所緣,謂顛倒心心所,及緣過去未來,夢影幻等所緣境界,此不論煩惱,但本境無。有所緣,謂餘所緣境界,即本質有三性心心所。」對法第七亦云:「煩惱有二種,謂緣有事無事;無事者,謂見及見相應法。見謂薩迦邪見,及邊執見,所餘煩惱。名緣有事者,以通見修,此之二見為首,本境實無相應亦爾。」此文盡理與此文同,非瞋等惑,可名無事故,如樞要說。

彼親所緣雖皆有漏,而所仗質亦通無漏,名緣有漏無漏煩惱。

 此下第十一,有漏緣無漏緣分別,如疑邪見無明,及此相應瞋慢等法。無漏緣 者,親所緣雖皆有漏,而所仗本質,亦通無漏,唯影像相是有漏故,今此但取本影二境,名緣漏無漏煩惱;準有無事,不但取本質,與有無事緣別,不可為例。

緣自地者,相分似質,名緣分別所起事境;緣滅道諦及他地者,相分與質不相似故,名緣分別所起名境。

 自下第十二大門,緣自地煩惱,依緣俱增,名緣分別所起事境;此境本質,亦由今時分別起故。事者體也,緣他地及無漏者,名緣分別所起名境;影像本質不相似,滅道深遠地處遠故,依緣不增但尋彼名,彼名可增,故言分別所起名境。或復名者,即心心所相分之名,亦由能分別所起故,此如五十八,五十九,對法第六第七抄說,有別所以。

餘門分別,如理應思。

 謂有無異熟,有漏無漏七隨眠攝,八纏諸蓋攝,乃至九品等分別,皆如理思。

成唯識論述記卷第三十七



随機羯磨淺釋-5(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大藏經12,菩薩從兜率天降神母胎,說廣普經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