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6/26

成唯識論述記-20(下)


二,   本俱行故,大小乘教本來俱行,寧知大乘獨非佛說?

 莊嚴論言同行者,同一時也,設許前難,佛滅後方造大乘,何故與汝小乘之教,一時俱行?量云:「諸大乘經佛滅即行,許明無我理契經攝故,如增一等。然成佛說,諸大乘經真是佛說,許佛滅後本來俱行故,如增一等。」又小乘經應非佛說,與大乘經本俱行故,如汝大乘經,雖違大乘自宗,以許彼經是佛語故,然義逼應爾,為相違過,何故大乘獨非佛語?而小乘教是佛語耶?彼許大乘一時俱有,不須成立佛滅即行。問:「若是佛語,何故聲聞等不信樂,不聞說耶?」彼無廣解。

三,   非餘境故,大乘所說廣大甚深,非外道等思量境界,彼經論中曾所未說,設為彼說亦不信受,故大乘經非非佛說。

 莊嚴論言不行故,謂聲聞智不能行故,大乘理教廣大甚深,外道小乘思量不及,故不為說。彼經論中曾所未說,設為彼說亦不信受,根器小故非彼境故。如阿陀那識中頌,應立量云:「大乘經是佛語,許非餘外道等境,契經攝故。」如增一等,不言契經攝,即大乘論為不定失,又阿陀那識,前已成有;故今為量:「除彼識教外,諸大乘經皆是佛說,許諸聲聞所不聞信,契經攝故,如阿陀那識教。」又彼論言:「有五因故,彼忖度人,不得入大乘境,一,有依故,智依教生非證智故,二,不定故,有時有處有智生故,三,緣俗故,忖度世諦,不及第一義諦故,四,不普故,雖緣世諦但得少解,不解一切故,五,退屈故,諍論辯窮即嘿然故,大乘智無依,有證智,乃至終無退屈,故大乘經理,非忖度人境;彼言忖度人,即聲聞外道,然彼復言,前三因建立大乘,雖是佛說,然今釋迦如來,不說此法。

四,   應極成故,若謂大乘是餘佛所說,非今佛語,則大乘教是佛所說,其理極成。

 若言大乘,是迦葉等餘佛語,非釋迦語,則極成許大乘是佛說。今佛亦應說,此大乘佛智等,故如迦葉等佛,何故乃言大乘非佛說?翻覆自違,彼文廣論問答。又縱汝許是佛所說,不是佛說,皆有過失。

五,   有無有故,若有大乘,即應信此諸大乘經教,是佛所說,離此大乘不可得故。

 莊嚴經第五體,第六非體,二合為一,彼言有體者,若汝言餘佛有大乘體,此佛無大乘體,亦成我義。大乘無異體是一故;非體者,若汝云:「此佛無大乘體,即聲聞乘亦無體,若言聲聞乘,是佛說有體,大乘不然無佛乘者,有佛出世說聲聞者,有大過故,與此少異,此意亦以他佛有大乘體,此佛無大乘體,誰出世說聲聞?等意同前。又此佛別有大乘體,即是此教所詮,彼無此義。又非唯體,若教若理若行若事,皆是故;應總言教,此何所攝?大乘以何為體?彼智為體有局義故,謂許有大乘教等,無問自他佛,即此所說是;離此所說大乘無故,量云:「諸大乘體等,定以此教而為能詮,許能顯彼深妙理等故,如增一等教。」

若無大乘,聲聞乘教亦應非有,以離大乘,決定無有得成佛義,誰出於世說聲聞乘?故聲聞乘是佛所說,非大乘教,不應正理。

 若無大乘體等,聲聞乘教亦應不有,以無能詮佛教,所詮佛行,依誰成佛說聲聞乘?佛應別有乘教,三乘攝故或果別故,或佛聲聞中隨一攝故,如餘二乘。若言佛乘增一等是,亦應佛果即聲聞等,應佛即聲聞,許能詮教是一故,如聲聞等。又逼之言:「汝聲聞乘等,亦應非有,三乘攝故;如汝佛乘。」彼論廣中言:「若汝言有體者,即聲聞乘是大乘體,以此乘得大菩提,故有四因緣,非以聲聞乘,為大乘體,一,非全故,聲聞唯自利不利他故,二,非不違故,有言自利法教,於他即是利他者,不然;雖以自利安他,彼自求涅槃,不可以此得大菩提故,三,非行故,有言若久行聲聞乘行,則得大菩提者,不然;聲聞乘非大菩提方便故,非以久行非方便,得大菩提;如構牛角不出乳故,四,非教授故,大乘教授聲聞無故,聲聞乘不即是大乘。又五因故,大乘與聲聞乘相違,一,發心異,二,教授異,三,方便異,皆為自得涅槃故,四,住持異,福智聚少故,五,時節異,二生得解脫故,大乘翻此,故非聲聞乘,有言大乘依行無果,非佛說者。

六,   能對治故,依大乘經勤修行者,皆能引得無分別智,能正對治一切煩惱,故應信此是佛所語。

 莊嚴論云:「七,能持勤修行時,得無分別智,對治一切煩惱。」此即三乘通所斷者,若求佛者先斷法執,諸法分別執,是違此智,故學無相法所治遣,此顯揚意與此同。量云:「大乘是佛說,許有對治真無漏道故,如增一等。」若有說言大乘非佛說,說法空故者。

七,義異文故,大乘所說意趣甚深,不可隨文而取其義,便生誹謗謂非佛語。

 大乘意深,不可隨文而取其義,便生誹謗;彼廣中言:「若汝言佛語有三相,入修多羅,顯示毘尼,不違法空;汝大乘一切法,無自性而為教授,違此三理故非佛說。」今不違三相故是佛語,入自大乘修多羅故,現自煩惱毘尼故,菩薩以分別為煩惱,廣大甚深,即是菩薩法空,不違此空得大菩提故。量云:「大乘是佛語,許詮深理義異於文,契經攝故」如殺害於父母等言,彼阿含經中,亦以為義異文故,謂覺不堅為堅等,貪愛以為父等。

是故大乘,真是佛說。

 總結之也。

如莊嚴論頌此義言:「先不記俱行,非餘所行境,極成有無有,對治異文故。」

 自引頌中末後故字,通為上因。然彼論第一卷第二品說,先略為八因,後廣為細,各各分別尋之大精,應言莊嚴大乘經論,能莊嚴大乘經故,先云大乘莊嚴經論者,非也,無有大乘莊嚴經故,正引大乘不共許經,及為量等,廣成立已。

成唯識論述記卷第二十


關鍵字: 無能

成唯識論述記-20(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成唯識論述記-21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