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6/16

成唯識論述記-18(下)


 

此結勸學即第十文,有因故非常,有果故非斷,故離二邊契會中道,勸諸智諸應順修學,此答於前,生滅分位法也。中道者,無漏真智之異名也,以理合智故名契道,如下自解:「此性離言假說曾當,名為因果;非謂實有,此即無有二邊之過,除徧計所執,說依他性有,故言非因非不因等,因此總敘大乘真義法,唯現在識變有三世,諸義不同,如瑜伽論五十一卷,六十九卷,顯揚第十,對法第三,中邊第一,皆說三世依種子立,約曾當義說其世也。六十六卷,對法第四,及第十三,薩遮尼乾子經,皆說有六,通三乘差別;宿命智緣過去,生死智緣未來,他心漏盡緣現在,三世等雖非種子,亦有三世。今於此中,復約識變曾當因果,以說去來。諸經論說雖多不同,總束而言莫過三種,一,道理三世,即依種子曾當義,說有去來世,當有名未來,曾有名過去,現在名現在,於現法上義說三故,二,依神通,其智生時,法爾皆有如此功力,由聖者功能各殊,既非妄心所見皆實,但由智力,非是妄識之所變也,前第二說,由澄淨故亦現彼影,由多修習此去來法,法爾能現,隨其勢分多少時節,理實能緣及所緣法,唯在現在,三依唯識。此義雖通,然前二外別有異體,多分分別妄心所變,似去來相實唯現在。此中論文法體雖言,但唯有識;或復更釋,雖有唯識道理二種,無別神通,恐濫妄緣故分三種,約此三義解諸違文,皆並攝入此所會義,餘不過此,設立四減三,皆為妄說,今猶未盡此中所明,粗陳梗槩,如別抄中廣引誠說。

有餘部說,雖無去來,而有因果恒相續義,

 自下第二,其上座部於此起救,於中有三,一,總立宗,二,出所以,三,結救意。此即初也,此中亦同勝軍論師,種子等法,前果後因俱時而生;彼謂因果,恐有斷過被他,如先有因時,無果等難已,復以大乘,假說現在之三相;用不同時起,前法至生後法未至,至住之時後法未生,至異之時後果方生,恐因果斷故,此之義意同此中破,又有二趣並生過故。前人等趣至異之時,後天等趣已至生故,彼言以是欣生時勝,前法變異無多力能,但名一趣隨所當生,彼得趣名非於前趣,故無此過者,不然,阿賴耶識分二趣故,及違此文,勝軍論師雖有此義,云立亦得,然自不遵,亦無章疏現行於世。

謂現在法極迅速者,猶有初後生滅二時。

 下出法體有三,一,直顯上座等云,色法遲鈍有三相用,時經一世,謂生住滅更無異時;心法迅速但有二時,謂生及滅。此二相即法辨,離法無別體,然俱現在,彼無過未故;此中且舉心心所法為論,故言極迅速者,猶有二時。

生時酬因,滅時酬果,時雖有二而體是一。

 下顯因果不斷之義,二,於一法,辨法生時酬因,即後法為果在現在;法滅時引果,即前法為因在現在,此是二法為二時。今此所論,即一法體生時為果,滅時為因;為果之時與前法俱,為因之時與後法並;此是一法,然現在二時,前後位別故,此之二時俱現在有,時雖有二,前後位別而體是一,無別法體,即於一法而辨二時,為因為果。

前因正滅後果正生,體相雖殊而俱是有。

 三,於二法辨,前因正滅,後果正生;此二法辨相接不斷,因滅果生二俱現在,故體相雖殊,因果二法而俱是有,並現在世同時有故。

如是因果非假施設,然離斷常又無前難,誰有智者捨此信餘?

 此總結也,雖無去來足為因果,非同餘部薩婆多等,立有過未,虛妄計度法增常過,不同大乘是假施設,法減斷過既離斷過,又無前諸難,謂難有部,果既本有何待前因?難大乘云:「因是誰因,果誰果等?既無諸失,誰有智者捨此勝義,而信於餘不了義耶?」

彼有虛言都無實義,何容一念而有二時?

 下破有七,今總非云:「彼虛言等,何容一念而有二時?」此第一難,今者剎那之異名,時者生滅之兩位,剎那迅速,即有前後極微,至少應有二分。

生滅相違,寧同現在?

 此第二難,義意可知,已下徴滅。

滅若現在,生應未來。

 此難令同薩婆多等,以滅現在生未來故,生滅二法定不俱時,相違法故如明闇等。

有故名生,既是現在;無故名滅,寧非過去?

 此令同大乘,滅是過去故,彼若救言:「誰言於滅?滅即是無,同薩婆多滅體是有。」今難之

云。

滅若非無,生應非有。

 以生違滅,滅即非無;以滅違生,生應非有。生既不成無,滅體如何有?滅若現在非無,生應現在非有。

生既現有,滅應現無。

 生既現在有,滅無應過去,令同大乘,生滅二法定不俱世,相違法故,如解惑等。

又二相違如何體一?非苦樂等見有是事。

 此立比量:「又生與滅二相違,如何同體如苦樂等?不同一體故。」量云:「生滅二法體應非一,以相違故,如苦樂等。」彼宗現在,一法之上辨生滅故。

生滅若一時應無二,生滅若異寧說體同?

 生滅若一,法生之時應即滅故,故無二時。生滅若是異,不應說體同,二若即者,此法滅時此法應生,即是生故,如生。二若異者,生體非滅體,以是異故如苦樂等。

故生滅時俱現在有,同依一體理必不成。

 生滅二時俱在現在,一世而有,雖復相違而體同者,理必不成,此總結破上座等訖,大乘生滅非定一法,有無異故,非定異法,即生法滅非別法滅,故無有過。

經部師等,同果相續理亦不成,彼不許有,阿賴耶識能持種故。

 破諸部計,自下第三經部師等,既見上座被徴,便曰:「雖無去來,不同一切有生滅異世,不同上座師,而色心中諸功能用,即名種子;前生後滅,如大乘等為因果性,相續不斷勝義,今破之言理亦不成,彼不許有阿賴耶故。經部師等,自類中非唯一故。」破之量云:「經部所說持種,色心不能持種,非第八故,如聲電等過未無體,及無本識,於無色界久時斷,入無心時心久時滅,何法持種得為因果?因果既斷名為不然,彼不許有第八識故。」

由此應信大乘所說,因果相續緣起正理。

 第三總結,有為諸法從緣而生,名為緣起,勸彼應信大乘正理。

成唯識論述記卷第十八

關鍵字: 有名

成唯識論述記-18(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成唯識論 述記-19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