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6/02

成唯識論述記-13(下)


 

 又第二解,此無漏種望出世心,是正因緣微隱難了,未起現行,故相狀難知,故攝大乘諸論等處,但寄麤顯;有漏聞熏,是無漏增上緣者,方便說此為出世心種,此增上緣非正因緣種;若無有漏聞熏習者,無漏之種不生現行,故寄有漏勝者說也。第一,就實正因緣解,第二,就勝增上緣解,故攝論文無相違失,由是善得對法等意。問曰:「解脫決擇二善根中,其無漏種增長何別?」答:「約有漏行有上中下,其無漏種增長有異,解脫分中下品增故,決擇燸頂中品增故,其增上忍世第一法,上品增故。」「此無漏種本有既多,後生果時何者能生?何者不生?」答:「其同類種隨遇緣合,即便能生,不合不生;如三世有,未來應生法,何者前生?何者後生?故隨緣合即能生果,如後卷中自釋妨難。」問:「若本有者,為三品種?為一品種?」答:「若據唯本有及唯新熏,皆唯一品。此是轉滅,轉滅下等作中等故,若本有家唯一種子,若新熏初時,唯一種生故,今第三師有三品種,即轉齊義,有漏亦爾。既爾,如何五十二說,有障無障說種姓別。

依障建立種性別者,意顯無漏種子有無,謂若全無無漏種者,彼二障種永不可害,即立彼為非涅槃法;若唯有二乘無漏種者,彼所知障種,永不可害,一分立為聲聞種姓,一分立為獨覺種姓。若亦有佛無漏種者,彼二障種俱可永害,即立彼為如來種姓。

 意顯無漏種子,有無等文可解;有圓寂法者,是有涅槃種姓也,無者可知。

故由無漏種子有無,障可斷不可斷義。

由有無漏種子差別故,障有可斷鎮可斷義,若爾,既由無漏種故,障有可斷不可斷者,何故彼論,但約障立姓耶?

然無漏種微隱難知,故約彼障顯性差別,不爾,彼障有何別因,而有可害不可害者?

 由無漏種微隱難知,故約彼障顯姓差別,若不爾者,因者所以,有何所以?彼障有可害不可害別。

若謂法爾有此障別,無漏法種寧不許然。

 彼若救言:「法爾力故,障有可害不可害者。」即難彼云:「無漏法種,寧不許有法爾種子,姓各別也。」若彼復言:「有漏曾熏,故法爾障有可害不可害;無漏未曾熏,故種無法爾。」此唯有言都無有理,既言有漏由熏,如何復言法爾;無漏既無法爾,應不說言由熏?

若本全無無漏法種,則諸聖道永不得生。

 以無因故,永不生也。

誰當能害二障種子,而說依障立種姓別。

 無漏種無誰能害障?汝今乃說依障立姓。

既彼聖道必無生義,說當可生亦定非理。

 聖道無種必無生義,約當可生,說地獄等成種非現,亦定非理。無因果不生故,無治障不斷故,若言有漏心等為因,或說心性本淨為因,並如前破。此則以理返徴,及會眾經論意,自下結此總說違理。

然諸聖教,處處說有本有種子,皆違彼義,故唯始起理教相違。

 自下第五曲文總結,處處說有本有種子,皆違新熏所立義故,故唯始起理教相違,諸經論中無定文言:「一切種子皆法爾有,無有熏生。」無定處言:「一切種子唯是新熏,無法爾種。」故二皆取善順契經。

由此應知諸法種子,各有本有始起二類。

 大文第四總結之也,諸法種子有漏無漏,名有二類,本有新熏理無失故,不違經故,入見道已,別熏生種無漏行故。地前但令舊種增長,有漏現行勢力弱故,不別能令無漏種起,此中但言由聞熏習,令本有種漸增盛故,諸法師等皆言,護法解脫分等,有新種生。護月但令種子增長,故有別者理亦不然,此文為正。以前及後瑜伽第五,攝論二本第二,勘讀其理方明。

成唯識論述記卷第十三


關鍵字: 性別

成唯識論述記-13(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成唯識論述記-14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