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0/26

楞伽經-5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如來一時說盧迦耶陀咒術詞論,但能攝取世間財利,不得法利,不應親近承事供養,世尊何故作如是說?
佛言:大慧,盧迦耶陀所有詞論,但飾文句,誑惑凡愚,隨順世間虛妄言說,不如於義,不稱於理,不能證入真實境界,不能覺了一切諸法,恆墮二邊,自失正道;亦令他失輪迴諸趣,永不出離。何以故?不了諸法唯心所見,執著外境增分別故。是故我說世論文句因喻莊嚴但誑愚夫,不能解脫生老病死憂悲等患。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如來一時說盧迦耶陀咒術詞論,但能攝取世間財利,不得法利,不應親近承事供養,世尊何故作如是說?
佛言:大慧,盧迦耶陀所有詞論,但飾文句,誑惑凡愚,隨順世間虛妄言說,不如於義,不稱於理,不能證入真實境界,不能覺了一切諸法,恆墮二邊,自失正道;亦令他失輪迴諸趣,永不出離。何以故?不了諸法唯心所見,執著外境增分別故。是故我說世論文句因喻莊嚴但誑愚夫,不能解脫生老病死憂悲等患。
大慧,釋提桓因廣解眾論,自造諸論,彼世論者,有一弟子,現作龍身詣釋天宮,而立論宗作是要言,憍尸迦,我共汝論,汝若不如,我當破汝千輻之輪,我若不如,斷一一頭,以謝所屈。說是語已,即以論法摧伏帝釋,壞千輻之輪,還來人間。大慧,世間言論因喻莊嚴,乃至能現龍形,以妙文詞迷惑諸天及阿修羅,令其執著生滅等見,而况於人?是故,大慧,不應親事供養,以彼能作生苦因故。
大慧,世論唯說身覺境界,大慧,彼世論有百千字句,後末世中惡見乖離,邪眾崩散,分成多部,各執自因。大慧,非餘外道能立教法,唯盧迦耶以百千句,廣說無量差別因相,非如實理,亦不自知是惑世法。
爾時,大慧白言:世尊,若盧迦耶所造之論,種種文字因喻莊嚴,執著自宗非如實法,名外道者,世尊亦說世間之事,謂以種種文句言詞廣說十方一切國土、天人等眾,而來集會,非是自智所證之法,世尊亦同外道說耶?
佛言:大慧,我非世間亦無來去,我說諸法不來不去。大慧,來者集生,去者壞滅,不來不去,此則名為不生不滅。大慧,我之所說,不同外道墮分別中,何以故?外法有無,無所著故,了唯自心不見二取,不行相境,不生分別,入空、無相、無願之門而解脫故。
大慧,我憶有時於一處住,有世論婆羅門來至我所,遽問我言:「瞿曇,一切是所作耶?」我時答言:婆羅門,一切所作,是初世論。又問我言:「一切非所作耶?」我時答言:一切非所作,是第二世論。彼復問言:「一切常耶?一切無常耶?一切生耶?一切不生耶?」我時報言:是第六世論。彼復問言:「一切一耶?」一切異耶?一切俱耶?一切不俱耶?一切皆由種種因緣而受生耶?」我時報言:是第十一世論。彼復問言:「一切有記耶?一切無記耶?有我耶?無我耶?有此世耶?無此世耶?有他世耶?無他世耶?有解脫耶?無解脫耶?是剎那耶?非剎那耶?虛空、涅槃及非擇滅是所作耶?非所作耶?有中有耶?無中有耶?」
我時報言:婆羅門,如是皆是汝之世論,非我所說。婆羅門,我說因於無始戲論諸惡習氣而生三有,不了唯是自心所見,而取外法,實無可得,如外道說,我及根境三合生,我不如是。我不說因,不說無因,唯依妄心,似能、所取,而說緣起,非汝及取著我者之所能測,大慧,虛空,涅槃及非擇滅,但有三數本無體性,何況而說作與非作?大慧,爾時世論婆羅門復問我言:「無明愛業為因緣,故有三有耶?為無因耶?我言此二亦是世論。」又問我言:「一切諸法皆入自相、共相耶?」我時報言:此亦世論,婆羅門,乃至少有心識流動分別外境,皆是世論。
大慧,爾時婆羅門復問我言:「頗有非是世論者不?一切外道所有論詞,種種文句因喻莊嚴,莫不皆是從我法中出?」我報言:有,非汝所許,非世不許,非不說種種文句義理相應、非不相應。彼復問言:「豈有世許非世論耶?」我答言:有,但非於汝及以一切外道能知,何以故?以於外法虛妄分別生執著故,若能了達有無等法,一切皆是自心所見,不生分別,不取外境,於自處住,自處住者是不起義,不起於何?不起於分別。此是我法,非汝有也,婆羅門,略而言之,隨何處中心識往來死生求戀?若受、若見、若觸、若住,取種種相,和合相續,於愛、於因而生計著,皆汝世論非是我法。
大慧,世論婆羅門作如是問,我如是答,不問於我自宗實法,默然而去,作是念言:沙門瞿曇,無可尊重,說一切法無生、無相、無因、無緣,唯是自心分別所見,若能了此,分別不生。大慧,汝今亦復問我是義,何故親近諸世論者,唯得財利,不得法利?
大慧白言:所言財法,是何等義?
佛言:善哉!汝乃能為未來眾生思惟是義,諦聽諦聽,當為汝說。大慧,所言財者,可觸、可受、可取、可味,令著外境,墮在二邊,增長貪愛生老病死、憂悲苦惱,我及諸佛說名財利,親近世論之所獲得。云何法利?謂法是心,見法無我,不取於相,無有分別,善知諸地,離心意識,一切諸佛所共灌頂,具足受行十無盡願,於一切法悉得自在,是名法利。以是不墮一切諸見、戲論、分別、常斷二邊。大慧,外道世論令諸癡人墮在二邊,謂常及斷,受無因論,則起常見,以因壞滅,則生斷見,我說不住生住滅者,名得法利。是名財法二差別相。汝及諸菩薩摩訶薩應勤觀察。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佛說涅槃,說何等法以為涅槃,而諸外道種種分別?
佛言:大慧,如諸外道分別涅槃,皆不隨順涅槃之相,諦聽諦聽,當為汝說。大慧,或有外道言,見法無常,不貪境界,蘊界處滅,心、心所法不現在前,不念過、現、未來境界,如燈盡,如種敗,如火滅。諸取不起,分別不生,起涅槃想。
大慧,非以見壞名為涅槃,或謂至方名得涅槃,境界想離猶如風止,或謂不見能覺所覺名為涅槃,或謂不起分別常無常見名得涅槃。或有說言分別諸相發生於苦,而不能知自心所現,以不知故怖畏於相,以求無相,深生愛樂執為涅槃,或謂覺知內外諸法自相共相、去來現在有性不壞,作涅槃想。
或計我、人、眾生、壽命及一切法無有壞滅,作涅槃想,復有外道,無有智慧,計有自性及以士夫求那轉變作一切物以為涅槃,或有外道計福非福盡,或計不由智慧諸煩惱盡,或計自在是實作者以為涅槃,或謂眾生展轉相生,以此為因,更無異因,彼無智故不能覺了,以不了故執為涅槃,或計證於諦道虛妄分別以為涅槃,或計求那與求那者而共和合一性異性,俱及不俱執為涅槃,或計諸物從自然生,孔雀文彩棘針銛利,生寶之處出種種寶,如此等事是誰能作,即執自然以為涅槃。
或謂能解二十五諦即得涅槃,或有說言能受六分,守護眾生斯得涅槃,或有說言時生世間,時即涅槃,或執有物以為涅槃,或計無物以為涅槃,或有計著有物、無物為涅槃者,或計諸物與涅槃無別作涅槃想。
大慧,復有異彼外道所說,以一切智大師子吼說,能了達唯心所現,不取外境,遠離四句,住如實見,不墮二邊,離能所取,不入諸量,不著真實,住於聖智所現證法,悟二無我,離二煩惱,淨二種障。轉修諸地入於佛地,得如幻等諸大三昧,永超心意及以意識,名得涅槃。
大慧,彼諸外道虛妄計度,不如於理,智者所棄,皆墮二邊,作涅槃想,於此無有,若住若出。大慧,彼諸外道皆依自宗而生妄覺,違背於理,無所成就,唯令心意馳散往來,一切無有得涅槃者,汝及諸菩薩宜應遠離。
無常品第三之餘
爾時,大慧菩薩復白佛言:世尊,願為我說如來、應、正等覺自覺性,令我及諸菩薩摩訶薩而得善巧自悟、悟他。
佛言:如汝所問,當為汝說。
大慧言:唯。
世尊,如來、應供、正等覺為作非作?為果為因?為相所相?為說所說?為覺所覺?如是等異不異?
佛言:大慧,如來、應、正等覺非作非非作,非果非因,非相非所相,非說非所說,非覺非所覺,何以故?俱有過故。大慧,若如來是作,則是無常,若是無常,一切作法應是如來。我及諸佛皆不忍可。若非作法,則無體性,所修方便悉空無益,同於免角、石女之子,非作因成故。若非因非果,則非有非無,若非有非無,則超過四句。言四句者,但隨世間而有言說。若超過四句,惟有言說,則如石女兒。大慧,石女兒者,惟有言說,不墮四句,以不墮故,不可度量,諸有智者,應如是知如來所有一切句義。
大慧,如我所說,諸法無我,以諸法中無有我性,故說無我。非是無有諸法自性,如來句義應知亦然。大慧,譬如牛無馬性,馬無牛性,非無自性,一切諸法亦復如是。無有自相,而非有即有,非諸凡愚之所能知,何故不知?以分別故。一切法空,一切法無生,一切法無自性,悉亦如是。
大慧,如來與蘊非異非不異。若不異者,應是無常,五蘊諸法是所作故。若異者,如牛二角有異不異,互相似故不異,長短別故有異,如牛右角異左,左角異右,長短不同,色相各別。然亦不異,如於蘊於界處等,一切法亦如是。
大慧,如來者依解脫說,如來解脫非異非不異。若異者,如來便與色相相應,色相相應即是無常;若不異,修行者見應無差別,然有差別,故非不異。如是智與所知,非異非不異,若非異非不異,則非常非無常,非作非所作,非為非無為,非覺非所覺,非相非所相,非蘊非異蘊,非說非所說,非一非異,非俱非不俱。以是義故,超過一切量,超一切量故,惟有言說,惟有言說故,則無有生,無有生故,則無有滅,無有滅故,則如虛空。大慧,虛空非作非所作,非作非所作故,遠離攀緣,遠離攀緣故,出過一切諸戲論法,出過一切諸戲論法,即是如來,如來即是正等覺體,正等覺者,永離一切諸根境界。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如佛經中分別攝取不生不滅,言此即是如來異名。世尊,願為我說,不生不滅,此即無法,云何說是如來異名?如世尊說,一切諸法不生不滅,當知此則墮有無見。世尊,若法不生,則不可取,無有少法,誰是如來?惟願世尊為我宣說。
佛言:諦聽,當為汝說,大慧,我說如來,非是無法,亦非攝取不生不滅,亦非待緣,亦非無義,我說無生即是如來意生法身別異之名,一切外道、聲聞、獨覺、七地菩薩不了其義。大慧,譬如帝釋地及虛空乃至手足,隨一一物各有多名。非名多而有多體,亦非無體。大慧,我亦如是,於此娑婆世界,有三阿僧祇百千名號,諸凡愚人雖聞雖說,而不知是如來異名,其中或有人知如來者,知無師者,知導師者,知勝導者,知普導者,知是佛者,如是等滿足三阿僧祇百千名號,不增不減,於此及餘世界中,有能知我如水中月,不入不出,但諸凡愚心沒二邊,不能解了,然亦並重承事供養,而不善解名字句義,執著言教,昧於真實,謂無生無滅是無體性,不知是佛差別名號。如因陀羅釋揭羅等,以信言教,昧於真實,於一切法,如言取義,彼諸凡愚作如是言,義說無異,何以故?義無體故。是人不了言音自性,謂言即義,無別義體。大慧,彼人愚癡,不知言說是生是滅,義不生滅。
大慧,一切言說墮於文字,義則不墮,離有離無故,無生無體故。大慧,如來不說墮文字法,文字有無不可得故,惟除不墮於文字者。大慧,若人說法墮文字者,是虛誑說,何以故?諸法自性離文字故。是故大慧,我經中說,我與諸佛及諸菩薩,不說一字,不答一字,所以者何?一切諸法離文字故,非不隨義而分別說。大慧,若不說者,教法則斷,教法斷者,則無聲、緣覺、菩薩、諸佛。若總無者,誰說為誰?是故大慧,菩薩摩訶薩不著文字,隨宜說法,我及諸佛皆隨眾生煩惱解欲種種不同而為開演,令知諸法自心所現,無外境界,捨二分別,轉心意識,非為成立聖自證處。
大慧,菩薩摩訶薩隨於義,莫依文字,依文字者,墮於惡見,執著自宗,而起言說,不能善了一切法相,文辭章句,既自損壞,亦壞於他,不能令人心得悟解。若善知一切法相,文辭義句悉皆通達,則能令自身受無相樂,亦能令他安住大乘;若能令他安住大乘,則得一切諸佛、聲聞、緣覺及諸菩薩之所攝受;若得諸佛、聲聞、緣覺及諸菩薩之所攝受,則能攝受一切眾生;若能攝受一切眾生,則能攝受一切正法;若能攝受一切正法,則不斷佛種;若不斷佛種,則得勝妙處。大慧,菩薩摩訶薩生勝妙處,欲令眾生安住大乘,以十自在力,現眾色像,隨其所宜,說真實法。真實法者,無異無別、不來不去,一切戲論皆悉息滅。是故大慧,善男子,善女人,不應如言執著於義。何以故?真實之法,離文字故。
大慧,譬如有人以指指物,小兒觀指不觀於物,愚癡凡夫亦復如是,隨言說指而生執著,乃至盡命終不能捨文字之指,取第一義。大慧,譬如嬰兒應食熟食,有人不解成熟方便,而食生者則發狂亂。不生不滅亦復如是,不方便修則為不善,是故宜應善修方便,莫隨言說而觀指端。
大慧,實義者微妙寂靜是涅槃因,言說者與妄想合流轉生死。大慧,實義者從多聞得,多聞者謂善於義非善於言說。善義者不隨一切外道惡見,身自不隨,亦令他不隨,是則名曰於義多聞。欲求義者,應當親近,與此相違著文字者,宜速遠離。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承佛威神,復白佛言:世尊,如來演說不生不滅,非為奇特。何以故?一切外道亦說作者不生不滅,世尊亦說虛空涅槃及非數滅不生不滅,外道亦說作者因緣生於世間,世尊亦說無明愛業生諸世間,俱是因緣,但名別耳,外物因緣亦復如是。是故,佛說與外道說無有差別。外道說言,微塵、勝妙、自在、生主等如是九物不生不滅,世尊亦說一切諸法不生不滅,若有若無,皆不可得。世尊大種不壞,以其相不生不滅,周流諸趣,不捨自性。世尊,分別雖稍變異,一切無非外道已說,是故佛法同於外道,若有不同,願佛為演,有何所以佛說為勝?若無別異,外道即佛。以其亦說不生不滅故。世尊常說一世界中,無有多佛,如向所說,是則應有。
佛言:我之所說不生不滅,不同外道不生不滅,不生無常論。何以故?外道所說,有實性相不生不滅,我不如是墮有無品,我所說法,非有非無,離生離滅。云何非無?如幻夢色,種種見故。云何非有?色相自性非是有故,見不見故,取不取故。是故,我說一切諸法非有非無。若覺唯是自心所見,住於自性,分別不生,世間所作悉皆永息,分別者是凡愚事,非聖賢耳。
大慧,妄心分別不實境界,如乾達婆城,幻所作人。大慧,譬如小兒見乾達婆城及以幻人商賈入出,迷心分別,言有實事,凡愚所見生與不生,有為無為,悉亦如是。如幻人生,如幻人滅,幻人其實不生不滅。諸法亦爾,離於生滅。大慧,凡夫虛妄起生滅見,非諸聖人。言虛妄者,不如法性,起顛倒見。顛倒見者,執法有性,不見寂滅,不見寂滅故,不能遠離虛妄分別。是故大慧,無相見勝,非是相見,相是生因,若無有相,則無分別,不生不滅則是涅槃。大慧,涅槃者,見如實處,捨離分別心、心所法,獲於如來內證聖智,我說此是寂滅涅槃。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一切外道妄說無常,世尊亦言諸行無常是生滅法,未知此說是邪是正?所言無常復有幾種?
佛言:大慧,外道說有七種無常,非是我法,何等為七?謂有說始起即捨是名無常,生已不生,無常性故;有說形處變壞是名無常;有說色即無常;有說色之變異是名無常,一切諸法相續不斷,能令變異自然歸滅,猶如乳酪前後變異,雖不可見,然在法中壞一切法;有說物無常;有說物無物無常;有說不生無常,遍在一切諸法之中。
其中物、無物、無常者,謂能造所造其相壞滅,大種自性本來無起;不生無常者,謂常與無常,有無法等,如是一切皆無有起,乃至分析至於微塵,亦無所見,以不起故,說名無生,此是不生無常相。若不了此,則墮外道生無常義。有物無常義,有物無常義者,謂於非常非無常處,自生分別,其義云何?彼立無常自不滅壞,能壞諸法,若無無常壞一切法,法終不滅,成於無有,如杖槌瓦石能壞於物,而自不壞,此亦如是。大慧,現見無常與一切法,無有能作所作差別,云此是無常,此是所作。無差別故,能作所作應俱是常,不見有因,能令諸法成於無故。
大慧,諸法壞滅實亦有因,但非凡愚之所能了。大慧,異因不應生於異果,若能生者,一切異法應并相生,彼法此法能生所生應無有別,現見有別,云何異因生於異果?大慧,若無常性是有法者,應同所作自是無常,自無常故,所無常法皆應是常。大慧,若無常性住諸法中,應同諸法墮於三世,與過去色同時已滅,未來不生,現在俱壞,一切外道計四大種體性不壞,色者即是大種差別,大種造色,離異不異故,其自性亦不壞滅。
大慧,三有之中能造所造莫不皆是生住滅相,豈更別有無常之性,能生於物而不滅耶?始造即捨無常者,非大種互造,大種以各別故,非自相造,以無異故,非復共造,以乖離故,當知非是始造無常。形狀壞無常者,此非能造及所造壞,但形狀壞,其義云何?謂分析色乃至微塵,但滅形狀長短等見,不滅能造所造色體,此見墮在數論之中。色即是無常者,謂此即是形狀無常,非大種性,若大種性亦無常者,則無世事,無世事者,當知則墮盧迦耶見,以見一切法自相生,唯有言說故。轉變無常者,謂色體變非大種變,譬如以金作莊嚴具,嚴具有變而金無改,此亦如是。
大慧,如是等種種外道,虛妄分別,見無常性,彼作是說,火不能燒諸火自相,但各分散,若燒者,能造所造則皆斷滅。大慧,我說諸法非常無常,何以故?不取外法故,三界唯心故,不說諸相故,大種性處種種差別不生不滅故,非能造所造故,能取所取二種體性,一切皆從分別起故,如實而知二取性故,了達唯是自心現故,離外有無二種見故,離有無見,則不分別能造所造故。大慧,世間出世間及出世間上上諸法,惟是自心,非常無常,不能了達墮於外道二邊惡見。大慧,一切外道不能解了此三種法,依自分別而起言說,著無常性。大慧,此三種法所有言語分別境界,非諸凡愚之所能知。
其時,世尊重說頌言:
始造即便捨,形狀有轉變,
色物等無常,外道妄分別。
諸法無壞滅,諸大自性住,
外道種種見,如是說無常。
彼諸外道眾,皆說不生滅,
諸大性自常,誰是無常法?
能取及所取,一切唯是心,
二種從心現,無有我我所。
梵天等諸法,我說惟是心,
若離於心者,一切不可得。
現證品第四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願為我說一切聲聞、緣覺入滅次第相續相,令我及諸菩薩摩訶薩,善知此已,於滅盡三昧,心無所惑,不墮二乘外道錯亂之中。
佛言:諦聽,當為汝說。大慧,菩薩摩訶薩至於六地,及聲聞、緣覺入於滅定,七地菩薩念念恆入,離一切法自性相故,非諸二乘。二乘有作,墮能所取,不得諸法無差別相,了善不善自相共相,入於滅定,是故不能念念恒入。大慧,八地菩薩、聲聞、緣覺,心意意識分別想滅,始從初地乃至六地,觀察三界一切唯是心意意識自分別起,離我我所,不見外法種種諸相,凡愚不知,由無始來過惡薰習,由自內心變作能取所取之相,而生執著。
大慧,八地菩薩所得三昧,同諸聲聞、緣覺涅槃,以諸佛力所加持故,於三昧門不入涅槃,若不持者,便不化度一切眾生,不能滿足如來之地,亦即斷絕如來種性。是故,諸佛為說如來不可思議大功德,令其究竟不入涅槃。聲聞、緣覺著三昧樂,是故於中生涅槃想。大慧,七地菩薩善能觀察心意意識,我我所執,生法無我,若生若滅、自相共相,四無礙辯善巧決定,於三昧門而得自在,漸入諸地具菩提分法。
大慧,我恐諸菩薩不善了知自相共相,不知諸地相續次第,墮於外道諸惡見中,故如是說。大慧,彼實無有若生若滅,諸地次第三界往來,一切皆是自心所現,而諸凡愚不能了知,以不知故我及諸佛為如是說。大慧,聲聞、緣覺至於菩薩第八地中,為三昧樂之所昏醉,未能善了惟心所見,自共相習纏繞其心,著二無我,生涅槃覺,非寂滅慧。大慧,諸菩薩摩訶薩見於寂滅三昧樂門,即便憶念本願大悲,具足修行十無盡句。是故,不即入於涅槃,以入涅槃不生果故,離能所取故,了達惟心故,於一切法無分別故,不墮心意及以意識外法性相執著中故,然非不起於佛法正因,隨智慧行如是起故,得於如來自證地故。
大慧,如大夢中方便渡河,未渡便覺,覺已思惟向之所見,為是真實?為是虛妄?復自念言,非實非妄。如是但是見聞覺知,曾所更事分別習氣,墮有無念,意識夢中所現耳。大慧,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始從初而至七地,乃至增進入於第八,得無分別見,一切法如夢幻等,離能所取,見心心所廣大力用勤修佛法,未證令證,離心意意識妄分別想,獲無生忍,此是菩薩所得涅槃,非壞滅也。大慧,第一義中無有次第,亦無相續,遠離一切境界分別,此則名為寂滅之法。
如來無常品第五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如來、應、正等覺為常為無常?
佛言:大慧,如來、應、正等覺非常非無常。何以故?俱有過故。云何有過?大慧,若如來常者,有能作過,一切外道說能作常;若無常者,有所作過,同於諸蘊為相所相,畢竟斷滅而成無有,然佛如來實非斷滅。大慧,一切所作如瓶衣等,皆是無常,是則如來有無常過,所修福智悉空無益,又諸作法應是如來,無異因故。是故,如來非常非無常。復次,大慧,如來非常,若是常者,應如虛空不待因成。大慧,譬如虛空非常非無常,何以故?離常無常,若一若異,俱不俱等諸過失故。復次,大慧,如來非常,若是常者,則是不生,同於兔、馬、魚、蛇等角。
復次,大慧,以別義故,亦得言常,何以故?謂以現智證常法故。證智是常,如來亦常。大慧,諸佛如來所證法性、法住、法位,如來出世若不出世,常住不易,在於一切二乘外道所得法中,非是空無,然非凡愚之所能知。大慧,夫如來者,以清淨慧內證法性而得其名,非以心、意、意識,蘊界處法妄習得名。一切三界皆從虛妄分別而生,如來不從妄分別生。大慧,若有於二,有常無常,如來無二,證一切法無生相故,是故非常非無常。大慧,乃至少有言說分別生,即有常無常過,是故應除二分別覺,勿令少在。
剎那品第六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惟願為我說蘊界處生滅之相。若無有我,誰生誰滅?而諸凡夫依於生滅,不求盡苦,不證涅槃。
佛言:大慧,諦聽諦聽,當為汝說。大慧,如來藏是善不善因,能遍興造一切趣生,譬如伎兒變現諸趣,離我我所,以不覺故,三緣和合,而有果生。外道不知執為作者,無始虛偽惡習所薰,名為藏識。生於七識無明住地,譬如大海而有波浪,其體相續,恆住不斷

關鍵字: 國土 世界 智慧 攝取

楞伽經-4←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楞伽經-6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