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0/07

楞伽經-4

得生,亦不於餘生大師想為淨不淨,是名疑相。大慧,何故須陀洹不取戒禁,謂以明見生處苦相,是故不取,夫其取者,謂諸凡愚於諸有中貪著世樂,苦行持戒,願生於彼。須陀洹人不取是相,惟求所證最勝無漏無分別法,修行戒品,是名戒禁取相。大慧,須陀洹人捨三結故,離貪瞋癡。
大慧白言:貪有多種,捨何等貪?
佛言:捨於女色纏綿貪欲,見此現樂生來苦故,又得三昧殊勝樂故,是故捨彼,非涅槃貪。
大慧,云何斯陀含果?謂不了色相,起色分別,一往來已,善修禪行,盡苦邊際而般涅槃,是名斯陀含。

得生,亦不於餘生大師想為淨不淨,是名疑相。大慧,何故須陀洹不取戒禁,謂以明見生處苦相,是故不取,夫其取者,謂諸凡愚於諸有中貪著世樂,苦行持戒,願生於彼。須陀洹人不取是相,惟求所證最勝無漏無分別法,修行戒品,是名戒禁取相。大慧,須陀洹人捨三結故,離貪瞋癡。
大慧白言:貪有多種,捨何等貪?
佛言:捨於女色纏綿貪欲,見此現樂生來苦故,又得三昧殊勝樂故,是故捨彼,非涅槃貪。
大慧,云何斯陀含果?謂不了色相,起色分別,一往來已,善修禪行,盡苦邊際而般涅槃,是名斯陀含。
大慧,云何阿那含果?謂於過、未、現在色相起,起有無見,分別過惡,隨眠不起,永捨諸結,更不還來,是名阿那含。
大慧,阿羅漢果者,謂諸禪三昧解脫力通悉已成就,煩惱諸苦分別永盡,是名阿羅漢。
大慧言:世尊,阿羅漢有三種,謂一向趣寂、退菩提願、佛所變化。此說何者?
佛言:大慧,此說趣寂,非是其餘。大慧,餘二種人,謂已曾發巧方便願,及為莊嚴諸佛眾會,於彼示生。
大慧,於虛妄處說種種法,所謂證果,禪者及禪,皆性離故,自心所見,得果相故。大慧,若須陀洹作如是念,我離諸結,則有二過,謂墮我見及諸結不斷。復次,大慧,若欲超過諸禪無量色界者,應離自心所見諸相。大慧,想受滅三昧,超自心所見境者不然,不離心故。
復次,大慧,有二種覺智,謂觀察智及取相分別執著建立智。觀察智者,謂觀一切法離四句不可得。四句者,謂一異、俱不俱、有非有、常無常等。我以諸法離此四句,是故說言,一切法離。大慧,如是觀法汝應修學。云何取相分別執著建立智?謂於堅濕暖動諸大種性,取相執著虛妄分別,以宗因喻而妄建立,是名取相分別執著建立智,是名二種覺智相。菩薩摩訶薩知此智相,即能通達人、法無我,以無相智於解行地善巧觀察,入於初地,得百千三昧,以勝三昧力見百佛百菩薩,知前後際,各百劫事,光明照百佛世界,善能了知上上地相,以勝願力變現自在,至法雲地而受灌頂,入於佛地十無盡願,成就眾生種種應現無有休息,而恆安住自覺境界三昧勝樂。
復次,大慧,菩薩摩訶薩當善了知大種造色。云何了知?大慧,菩薩摩訶薩應如是觀,彼諸大種真實不生,以諸三界,但是分別,惟心所現,無有外物,如是觀時,大種所造悉皆性離超過四句,無我、我所、住如實處,成無生相。
大慧,彼諸大種云何造色?大慧,謂虛妄分別津潤大種成內外水界,炎盛大種成內外火界,飄動大種成內外風界,色分段大種成內外地界,離於虛空,由執著邪諦,五蘊聚集,大種造色生。大慧,識者以執著種種言說境界,為因起故,於餘趣中相續受生。大慧,地等造色有大種因,非四大種為大種因。何以故?謂若有法有形相者,則是所作,非無形者。大慧,此大種造色相外道分別非是我說。
復次,大慧,我今當說,五蘊體相,謂色受想行識。大慧,色謂四大及所造色,此各異相,受等非色。大慧,非色諸蘊猶如虛空無有四數。大慧,譬如虛空,超過數相,然分別言,此是虛空,非色諸蘊,亦復如是,離諸數相,離有無等四種句故。數相者愚夫所說,非諸聖者,諸聖但說如幻所作,唯假施設,離異不異,如夢如像,無別所有。不了聖智所行境故,見有諸蘊分別現前,是名諸蘊自性相。大慧,如是分別,汝應捨離,捨離此已,說寂靜法,斷一切剎諸外道見,淨法無我,入遠行地,成就無量自在三昧,獲意生身,如幻三昧,力通自在,皆悉具足,猶如大地普益群生。
復次,大慧,涅槃有四種。何等為四?謂諸法自性無性涅槃,種種相性無性涅槃,覺自相性無性涅槃,斷諸蘊自、共相流注涅槃。大慧,此四種涅槃是外道義,非我所說。大慧,我所說者,分別爾炎識滅名為涅槃。
大慧言:世尊,豈不建立八種識耶?
佛言:建立。
大慧言:若建立者,云何但說意識滅,非七識滅?
佛言:大慧,以彼為因及識所緣故,七識得生。大慧,意識分別境界,起執著時,生諸習氣,長養藏識,由是意俱我,我所執,思量隨轉無別體相,藏識為因、為所緣故,執著自心所現境界,心聚生起展轉為因。大慧,譬如海浪自心所現境界風吹而有起滅,是故意識滅時,七識亦滅。
復次,大慧,我今當說妄計自性差別相,令汝及諸菩薩摩訶薩善知此義,超諸妄想,證聖智境,知外道法,遠離能取、所取分別,於依他起種種相中,不更取著妄所計相。大慧,云何妄計自性差別相,所謂言說分別、所說分別、相分別、財分別、自性分別、因分別、見分別、理分別、生分別、不生分別、相屬分別、縛解分別。大慧,此是妄計自性差別相。
云何言說分別?謂執著種種美妙音詞,是名言說分別。云何所說分別?謂執有所說事,是聖智所證境依此起說,是名所說分別。云何相分別?謂即於彼所說事中,如渴獸想,分別執著堅濕暖動等一切諸相,是名相分別。云何財分別?謂著種種金銀等寶而起言說,是名財分別。云何自性分別?謂以惡見如是分別此自性,決定非餘,是名自性分別。云何因分別?謂於因緣分別有無,以此因相而能生故,是名因分別。云何見分別?謂諸外道惡見,執著有無、一異、俱不俱等,是名見分別。云何理分別?謂有執著我、我所相、而起言說,是名理分別。云何生分別?謂計諸法若有若無從緣而生,是名生分別。
云何不生分別?謂計一切法本來不生,未有諸緣而先有體,不從因起,是名不生分別。云何相屬分別?謂此與彼,迭相繫屬,如針與線,是名相屬分別。云何縛解分別?謂執因能縛,而有所縛,如人以繩方便力故,縛已復解,是名縛解分別。大慧,此是妄計性差別相,一切凡愚於中執著,若有若無。大慧,於緣起中,執著種種妄計自性,如依於幻見種種物,凡愚分別,見異於幻。大慧,幻一各種非異非不異。大慧,汝及諸菩薩摩訶薩於幻有無不應生著。
大慧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惟願為說自證聖智行相及一乘行相,我及諸菩薩摩訶薩得此善巧,於佛法中不由他悟。
佛言:諦聽,當為汝說。
大慧言:唯。
佛言:大慧,菩薩摩訶薩依諸聖教無有分別,獨處閑靜觀察自覺,不由他悟,離分別見,上上升進入如來地,如是修行,名自證聖智行相。云何名一乘行相?謂得證知一乘道故。云何名為知一乘道?謂離能取、所取分別,如實而住。大慧,此一乘道惟除如來,非外道、二乘、梵天王等之所能得。
大慧白佛言:世尊,何故說有三乘,不說一乘?
佛言:大慧,聲聞、緣覺,無自槃涅槃法故,我說一乘以彼但依如來所說,調伏遠離,如是修行而得解脫,非自所得,又彼未能除滅智障及業習氣,未覺法無我,未明不思議變易死,是故我說以為三乘。若彼能除一切過習,覺法無我,是時乃能離三昧所醉,於無漏界而得覺悟已。於出世上上無漏界中修諸功德,普使滿足,獲不思議自在法身。
爾時,世尊重說頌言:
天乘及梵乘,聲聞緣覺乘,
諸佛如來乘,諸乘我所說, 
 乃至有心起,諸乘未究竟,
彼心轉滅已,無乘及乘者。
無有乘建立,我說為一乘,
為攝愚夫故,說諸乘差別,
解脫有三種,謂離諸煩惱,
及以法無我,平等智解脫。
譬如海水中,常隨波浪轉,
聲聞心亦然,相風所漂激,
雖滅起煩惱,猶被習氣縛;
三昧酒所醉,住於無漏界,
彼非究竟趣,亦復不退轉,
以得三昧身,乃至劫不覺,
譬如昏醉人,酒消然後悟,
聲聞亦如是,覺後當成佛。
無常品第三之二
爾時,佛告大慧菩薩摩訶薩言:今當為汝說意成身差別相,諦聽諦聽,善思念之。
大慧言:唯。
佛言:大慧,意成身有三種。何者為三?謂入三昧樂意成身,覺法自性意成身,種類俱生無作行意成身。諸修行者入初地已,漸次證得。
大慧,云何入三昧樂意成身?謂三、四、五地入於三昧,離種種心寂然不動,心海不起,轉識波浪,了境心現,皆無所有,是名入三昧樂意成身;云何覺法自性意成身?謂八地中了法如幻,皆無有相,心轉所依,住如幻定及三昧,能現無量自在神通,如花開敷,速疾如意,如幻、如夢、如影、如像,非四大造與造相似,一切色相具足莊嚴,普入佛剎了諸法性,是名覺法自性意成身;云何種類俱生無作行意成身?謂了達諸佛自證法相,是名種類俱生意成身。大慧,三種身相當勤觀察。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復白佛言:世尊,如世尊說五無間業。何者為五?若人作已,墮阿鼻獄。
佛言:諦聽,當為汝說。
大慧言:唯。
佛告大慧:五無間者,所謂殺母、殺父、殺阿羅漢、破和合僧、懷惡逆心出佛身血。
大慧,何者為眾生母?謂引生愛與貪喜俱如母養育;何者為父?所謂無明令生六處聚落中故,斷二根本名殺父母;云何殺阿羅漢?隨眠為怨,如鼠毒發,究竟斷彼,是故說名殺阿羅漢;云何破和合僧?謂諸蘊異相和合積聚,究竟斷彼名為破僧;云何惡心出佛身血?謂八識身妄生思覺,見自心外自相、共相,以三解脫無漏惡心,究竟斷彼八識身佛,名為惡心出佛身血;大慧,是為內五無間。若有作者,無間即得現證實法。
復次,大慧,今為汝說外五無間,令汝及餘菩薩聞是義已,於未來世不生疑惑。云何外五無間?謂餘教中所說無間,若有作者於三解脫不能現證,唯除如來諸大菩薩及大聲聞,見其有造無間業者,為欲勸發令其改過,以神通力示同其事,尋即悔除證於解脫。此皆化現,非是實造,若有實造無間業者,終無現身而得解脫,唯除覺了自心所現身資所住,離我、我所分別執見過,方得解脫。
爾時,世尊重說頌言:
貪愛名為母,無明則是父,
識了於境界,此則名為佛,
隨眠阿羅漢,蘊聚和合僧,
斷彼無餘間,是名無間業。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願為我說諸佛體性。
佛言:大慧,覺二無我,除二種障,離二種死,斷二煩惱,是佛體性。大慧,聲聞、緣覺得此法已,亦名為佛,我以是義但說一乘。
爾時,世尊重說偈言:
善知二無我,除二障二惱,
及不思議死,是故名如來。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如來以何密意,於大乘中唱如是言:「我是過去一切諸佛及說百千本生之事,我於爾時作頂生王、大象、鸚鵡、月光、妙眼,如是等。」
佛言:大慧,如來應正等覺依四平等秘密意故,於大眾中作如是言,我於昔時作拘留孫佛、拘那含牟尼佛、迦葉佛。云何為四?所謂字 平等、語平等、身平等、法平等。云何字平等?謂我名佛,一切如來亦名為佛,佛名無別,是謂字平等;云何語平等?謂我作六十四種梵音聲語,一切如來亦應作此語,迦陵頻伽梵音聲性,不增不減,無有差別,是名語平等;云何身平等?謂我與諸佛,法身色相及隨形好等無差別,除為調伏種種眾生,現隨類身,是謂身平等;云何法平等?謂我與諸佛,皆同證得三十七種菩提分法,是謂法平等。是故如來應正等覺,於大眾中作如是說。
爾時,世尊重說頌言:
迦葉拘留孫、拘那含是我,
依四平等故,為諸佛子說。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如世尊說,我於某夜成最正覺,乃至某夜當入涅槃,於其中間不說一字,亦不已說、亦不當說,不說是佛說。世尊,依何密意作如是語?
佛言:大慧,依二密法故作如是說。云何二法?謂自證法及本住法。云何自證法?謂諸佛所證,我亦同證,不增不減,證智所行,離言說相,離分別相,離名字相。云何本住法?謂法本性如金等在礦,若佛出世,若不出世,法住法位,法界法性皆悉常住。大慧,譬如有人行曠野中,見向古城平坦舊道,即便隨入止息遊戲。大慧,於汝意云何?彼作是道及以城中種種物耶?
白言:不也。
佛言:我及諸佛所證真如,常住法性亦復如是。是故說言始從成佛,乃至涅槃,於其中間不說一字,亦不常說。
爾時,世尊重說頌言:
某夜成正覺,某夜般涅槃,
於此二中間,我都無所說,
自證本住法,故作是密語,
我及諸如來,無有少差別。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願說一切法有無相,令我及諸菩薩摩訶薩離此相,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言:諦聽,當為汝說。
大慧言:唯。
佛言:世間眾生多墮二見,謂有見、無見。墮二見故,非出出想。
云何有見?謂實有因緣而生諸法,非不實有,實有諸法從因緣生,非無法生。大慧,如是說者,則說無因。云何無見?謂知受貪瞋癡已,而妄計言無。大慧,及彼分別有相,而不受諸法有,復有知諸如來、聲聞、緣覺,無貪、瞋、癡性而計為非有,此中誰為壞者?
大慧白言:謂有貪、瞋、癡性後取於無,名為壞者。
佛言:善哉!汝解我問,此人非止無貪、瞋、癡名為壞者,亦壞如來、聲聞、緣覺。何以  故?煩惱內外不可得故,體性非異非不異不可得故。大慧,貪、瞋、癡性若內若外皆不可得,無體性故,無可取故,聲聞、緣覺及以如來本性解脫,無有能縛及縛因故。大慧,若有能縛及以縛因,則有所縛,作如是說名為壞者,是為無有相,我依此義密意而說。寧起我見如須彌山,不起空見懷增上慢。若起此見,名為壞者,墮自共見樂欲之中,不了諸法惟心所現,以不了故,見有外法剎那無常展轉差別蘊界處相。相續流轉起已還滅,虛妄分別,離文字相,亦成壞者。
爾時,世尊重說偈言:
有無是二邊,乃至心所得,
淨除彼所行,平等心寂滅,
不取於境界,非滅無所有,
有真如妙物,如諸聖所行。
本無而有生,生已復還滅,
因緣有及無,彼非住我法,
非外道非佛,非我非餘處,
能以緣成有,云何而得無?
誰以緣成有,而復得言無?
惡見說為生,妄想計有無,
若知無所生,亦復無所滅,
觀世悉空寂,有無二俱離。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惟願為說宗趣之相,令我及諸菩薩摩訶薩善達此義,不隨一切眾邪妄解,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言:諦聽,當為汝說。
大慧言:唯。
佛言:大慧,一切二乘及諸菩薩,有二種宗法相。何等為二?謂宗趣法相,言說法相。宗趣法相者,謂自證殊勝之相,離於文字言說分別,入無漏界,成自地行,超過一切不正思覺,伏魔外道,生智慧光,是名宗趣法相。言說法相者,謂說九部種種教法,離於一異、有無等相,以巧方便隨眾生心,令入此法,是名言說法相。汝及諸菩薩當勤修學。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願為我說虛空分別相,此虛妄分別,云何而生?是何所生?因何而生?誰之所生?何故名為虛妄分別?
佛言:大慧,善哉!善哉!汝為哀愍世間天人而問此義,多所利益,多所安樂,諦聽,諦聽,善思念之,當為汝說。
大慧言:唯。
佛言:大慧,一切眾生於種種境不能了達自心所現,計能、所取,虛妄執著,起諸分別,墮有、無見,增長外道妄見習氣,心、心所法,相應而起,執有外義種種可得,計著於我及以我所,是故名為虛妄分別。
大慧白言:若如是者,外種種義,性離有無,起諸見相,世尊第一義諦亦復如是,離諸根量宗因譬喻。世尊何故於種種義言起分別?第一義中不言起耶?將無世尊所言乖理?一處言起,一不言故。世尊又說虛妄分別,墮有無見,譬如幻事,種種非實,分別亦爾,有無相離,云何而說墮二見耶?此說豈不墮於世見?
佛言:大慧,分別不生不滅,何以故?不起有無分別相故,所見外法皆無有故,了唯自心之所現故,但以愚夫分別自心種種諸法,著種種相,而作是說,令知所見皆是自心,斷我、我所一切見著,離作、所作諸惡因緣,覺唯心故,轉其意樂,善明諸地,入佛境界,捨五法自性或諸分別見,是故我說虛妄分別、執著種種自心所現,諸境界生,如實了知,則得解脫。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如來所說:「如我所說,汝及諸菩薩不應依語而取其義。」世尊,何故不應依語取義?云何為語?云何為義?
佛言:諦聽,當為汝說。
大慧言:唯。
佛言:大慧,語者所謂分別習氣而為其因,依於喉舌唇腭齒輔而出種種音聲文字,相對談說,是名為語。云何為義?菩薩摩訶薩住獨一靜處,以聞思修慧思惟觀察,向涅槃道自證智境界轉諸習氣,行於諸地種種行相,是名為義。復次,大慧,菩薩摩訶薩善於語、義,知言與義不一不異;義之與語,亦復如是。若義異語,則不應因語而顯於義,而因語見義,如燈照色。大慧,譬如有人持燈照物,知此物如是在如是處。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因語言燈入言說自證境界。復次,大慧,若有於不生不滅自性涅槃三乘一乘五法諸心自性等中,如言取義,即墮建立及誹謗見,以異於彼起分別故,如見幻事計以為實,是愚夫見,非賢聖也。
爾時,世尊重說偈言:
若隨言取義,建立於諸法,
以彼建立故,死墮地獄中,
蘊中無有我,非蘊即是我,
不如彼分別,亦復非無有。
如愚所分別,一切皆有性,
若如彼所見,皆應見真實,
一切染淨法,悉皆無體性,
不如彼所見,亦非無所有。
復次,大慧,我當為汝說智識相,汝及諸菩薩摩訶薩,若善了知智識之相,則能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大慧,智有三種,謂世間智、出世間智、出世間上上智。云何世間智?謂一切外道凡愚計有、無法。云何出世間智?謂一切二乘著自、共相。云何出世間上上智?謂諸佛菩薩觀一切法皆無有相,不生不滅,非有非無,證法無我,入如來地。
大慧,復有三種智。謂知自相、共相智,知生滅智,知不生不滅智。復次,大慧,生滅是識,不生滅是智;墮相、無相及以有無種種相因,是識;離相、無相及有無因是智;有積集相是識,無積集相是智;著境界相是識,不著境界相是智;三和合相應生是識,無礙相應自性相是智;有得相是識,無得相是智;證自聖智所行境界,如水中月,不入不出故。
復次,大慧,諸外道有九種轉變見。所謂形轉變、相轉變、因轉變、相應轉變、見轉變、生轉變、物轉變、緣明了轉變、所作明了轉變,是為九。一切外道因是見故,起有無轉變論。此中形轉變者,謂形別異見,譬如以金作莊嚴具,環釧瓔珞種種不同,形狀有殊,金體無異,一切法變亦復如是。諸餘外道種種計著,皆非如是,亦非別異,但分別故,一切轉變,如是應知,譬如乳酪酒果等熟,外道言此皆有轉變,而實無有。若有若無,自心所見,無外物故。如此皆是愚迷凡夫,從自分別習氣而起,實無一法若生若滅,如因幻夢所見諸色,如石女兒說有生死。
爾時,世尊重說頌言:
形處時轉變,大種及諸根,
中有漸次生,妄想非明智,
諸佛不分別,緣起及世間,
但諸緣世間,如乾達婆城。
爾時,大慧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惟願如來為我解說於一切法深密義及解義相,令我及諸菩薩善知此法,不墮如言取義,深密執著,離文字語言虛妄分別,普入一切諸佛國土,力通自在,總持所印,覺慧善住,十無盡願,以無功用種種變現,光明照耀如日月摩尼,地、水、火、風住於諸地,離分別見,知一切法如幻如夢,入如來位,普化眾生,令知諸法虛妄不實,離有無品,斷生滅執,不著言說,令轉所依。
佛言:諦聽,當為汝說。大慧,於一切法如言取義,執著深密,其數無量。所謂相執著、緣執著、有非有執著、生非生執著、乘非乘執著、為無為執著、地地自相執著、自分別現證執著、外道宗有無品執著、三乘一乘執著。大慧,此等密執有無量種,皆是凡愚自分別執而密執著。此諸分別如蠶作繭,以妄想絲自纏、纏他、執著有無,欲樂堅密。大慧,此中實無密、非密相,以菩薩摩訶薩見一切法住寂靜故,無分別故,若了諸地唯心所見,無有外物皆同無相,隨順觀察於若有若無無分別密執,悉見寂靜,是故無有密,非密相。大慧,此中無縛亦無有解,不了實者見縛解耳。何以故?一切諸法若有若無,求其體性不可得故。
復次,大慧,愚癡凡夫有三種密縛,謂貪瞋癡及愛來生與貪喜俱。以此密縛令諸眾生續有五趣。密縛若斷,是則無有密、非密相。復次,大慧,若有執著三和合緣,諸識密縛次第而起。有執著故,則有密縛。若見三解脫,離三和合識,一切諸密皆悉不生。
其時,世尊重說偈言:
不實妄分別,是名為密相,
若能如實知,諸密網皆斷,
凡愚不能了,隨言而取義,
譬如蠶處繭,妄想自纏縛。
爾時,大慧菩薩復白佛言:世尊,如世尊說,由種種心,分別諸法,非諸法有自性,此但妄計耳。世尊,若但妄計,無諸法者,染淨諸法將無悉壞?
佛言:大慧,如是如是,如汝所說,一切凡愚分別諸法,而諸法性非如是有,此但妄執,無性相,然諸聖者,以聖慧眼,如實知見有諸法自性。
大慧白言:若諸聖人以聖慧眼,如實知見有諸法自性,非天眼、肉眼、不同凡愚之所分別,云何凡愚得離分別?不能覺了諸聖法故。世尊,彼非顛倒非不顛倒。何以故?不見聖人所見法故,聖見遠離有無相故,聖亦不如凡所分別如量得故,非自所行境界相故,彼亦見有諸法性相如妄執性而顯現故,不說有因及無因故,墮於諸法性相見故。世尊,其餘境界既不同此,如是則成無窮之失,孰能於法了知性相?世尊,諸法性相不因分別,云何而言以分別故而有諸法?世尊,分別相異,諸法相異,因不相似,云何諸法而由分別?復以何故凡愚分別不如是有,而作是言,為令眾生捨分別故,說如分別所見法相無如是法。世尊,何故令諸眾生離有無見所執著法,而復執著聖智境界,墮於有見?何以故?不說寂靜空無之法,而說聖智自性事故?
佛言:大慧,我非不說寂靜空法,墮於有見。何以故?已說聖智自性事故,我為眾生無始時來計著於有,於寂靜法以聖事說,令其聞已,不生恐怖,能如實證寂靜空法,離惑亂相入唯識理,知其所見無有外法,悟三脫門,獲如實印,見法自性,了聖境界,遠離有無一切諸著。
復次,大慧,菩薩摩訶薩不應成立一切諸法皆悉不生。何以故?一切本無有故,及彼宗因生相故。復次,大慧,一切法不生,此言自壞,何以故?彼宗有待而生故。又彼宗即入一切法中不生,相亦不生故。又彼宗諸分而成故。又彼宗有無法皆不生,此宗即入一切法中有無相亦不生故,是故一切法不生,此宗自壞,不應如是立諸分多過故,展轉因異相故,如不生,一切法空無自性亦如是。
大慧,菩薩摩訶薩應說一切法如幻如夢,見不見故,一切皆是惑亂相故,除為愚夫而生恐怖。大慧,凡夫愚癡墮有無見,莫令於彼而生驚恐,遠離大乘。
復次,大慧,愚癡凡夫無始虛偽分別之所幻惑,不了如實及言說法,計心外相著方便說,不能修習清淨真實離四句法。
大慧白言:如是如是,誠如尊教。願為我說如實之法及言說法,令我及諸菩薩摩訶薩於此二法門而得善巧,非外道二乘之所能入。
佛言:諦聽,當為汝說。大慧,三世如來有二種法,謂言說法及如實法。言說法者,謂隨眾生心為說種種諸方便教,如實法者,謂修行者於心所現,離諸分別不墮一異、俱不俱品,超度一切心、意、意識,於自覺聖智所行境界,離諸因緣相應見相,一切外道、聲聞、緣覺、墮二邊者,所不能知,是名如實法。此二種法,汝及諸菩薩摩訶薩當善修學。
爾時,世尊重說偈言:
我說二種法,言教及如實,
教法示凡人,實為修行者。 

 

 








 



楞伽經-3←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楞伽經-5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