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9/22

維摩詰所說經-3

佛之法。」
「舍利弗!此室常現八未曾有之法。何等為八?此室常以金色光照晝夜無異,不以日月所照為明,是為一未曾有難得之法。此室入者不為諸垢之所惱也!是為二未曾有難得之法。此室常有釋、梵、四天王、他方菩薩來會不絕,是為三未曾有難得之法。此室常說六波羅蜜不退轉法,是為四未曾有難得之法。此室有四大藏眾寶積滿,賙窮濟乏求得無盡,是為六未曾有難得之法。此室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阿閃佛、寶積、寶炎、寶月、寶嚴、難勝、師子響、一切利成,如是等十方無量諸佛,是上人念時,即皆為來廣說諸佛秘要法藏,說已還去,是為七未曾有難得之法。此室一切諸天嚴飾宮殿、諸佛淨土皆於中現,是為八未曾有難得之法。舍利弗!此室常現八未曾有難得之法,誰有見斯不思議事,而復樂於聲聞法乎?」
舍利弗言:「汝何以不轉女身?」
天曰:「我從十二年來求女人相了不可得,當何所轉?譬如幻師化作幻女,若有人問:『何以不轉女身?』是人為正問不?」
舍利弗言:「不也!幻無定相,當何所轉。」

佛之法。」
「舍利弗!此室常現八未曾有之法。何等為八?此室常以金色光照晝夜無異,不以日月所照為明,是為一未曾有難得之法。此室入者不為諸垢之所惱也!是為二未曾有難得之法。此室常有釋、梵、四天王、他方菩薩來會不絕,是為三未曾有難得之法。此室常說六波羅蜜不退轉法,是為四未曾有難得之法。此室有四大藏眾寶積滿,賙窮濟乏求得無盡,是為六未曾有難得之法。此室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阿閃佛、寶積、寶炎、寶月、寶嚴、難勝、師子響、一切利成,如是等十方無量諸佛,是上人念時,即皆為來廣說諸佛秘要法藏,說已還去,是為七未曾有難得之法。此室一切諸天嚴飾宮殿、諸佛淨土皆於中現,是為八未曾有難得之法。舍利弗!此室常現八未曾有難得之法,誰有見斯不思議事,而復樂於聲聞法乎?」
舍利弗言:「汝何以不轉女身?」
天曰:「我從十二年來求女人相了不可得,當何所轉?譬如幻師化作幻女,若有人問:『何以不轉女身?』是人為正問不?」
舍利弗言:「不也!幻無定相,當何所轉。」
天曰:「一切諸法亦復如是無有定相,云何乃問不轉女身?」
即時天女以神通力,變舍利弗令如天女,天自化身如舍利弗,而問言:「何以不轉女身?」
舍利弗以天女像而答言:「我今不知何轉而變為女身。」
天曰:「舍利弗!若能轉此女身,則一切女人亦當能轉,如舍利弗非女而現女身,一切女人亦復如是,雖現女身而非女也!是故佛說一切法非男非女。」
即時天女還攝神力,舍利弗身還復如故。
天問:「舍利弗!女身色相今何所在?」
舍利弗言:「女身色相無在無不在。」
天曰:「一切諸法亦復如是,無在無不在。夫無在無不在者佛所說也!」
舍利弗問天:「汝於此沒當生何所?」
天曰:「佛化所生,吾如彼生。」
曰:「佛化所生非沒生也?」
天曰:「眾生猶然,無沒生也!」
舍利弗問天:「汝久如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天曰:「如舍利弗還為凡夫,我乃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舍利弗言:「我作凡夫,無有是處。」
天曰:「我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無是處。所以者何?菩提無住處,是故無有得者。」
舍利弗言:「今諸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已得當得,如恒河沙,皆謂何乎?」
天曰:「皆以世俗文字數,故說有三世,非謂菩提有去、來、今。」
天曰:「舍利弗!汝得阿羅漢道耶?」
曰:「無所得故得。」
天曰:「諸佛薩亦復如是,無所得故而得。」
爾時,維摩詰語舍利弗:「是天女已曾供養九十二億諸佛已,能遊戲菩薩神通,所願具足,得無生忍,住不退轉,以本願故隨意能現教化眾生。」
維摩詰所說經佛道品第八
爾時,文殊師利問維摩詰言:「菩薩云何通達佛道?」
維摩詰言:「若菩薩行於非道,是為通達佛道。」
又問:「云何菩薩行於非道?」
答曰:「若菩薩行五無間,而無惱恚;至于地獄,無諸罪垢;至于畜生,無有無明、憍慢等過;至于餓鬼,而具足功德;行色、無色界道,不以為勝;示行貪欲,離諸染著;示行瞋恚,於諸眾生無有恚閡;示行愚癡,而以智慧調伏其心;示行慳貪,而捨內外所有不惜身命;示行毀禁,而安住淨戒,乃至小罪猶懷大懼;示行瞋恚, 而常慈忍;示行懈怠,而懃修功德;示行亂意,而常念定;示行愚癡,而通達世間出世間慧;示行諂偽,而善方便隨諸經義;示行憍慢,而於眾生猶如橋梁;示行諸煩惱,而心常清淨;示入於魔,而順佛智慧不隨他教;示入聲聞,而為眾生說未聞法;示入辟支佛,而成就大悲教化眾生;示入貧窮,而有寶手功德無盡;示入形殘,而具諸相好以自莊嚴;示入下賤,而生佛種姓中具諸功德;示入贏劣醜陋,而得那羅延身,一切眾生之所樂見;示入老病,而永斷病根超越死畏;示有資生,而恒觀無常,實無所貪;示有妻妾釆女,而常遠離五欲淤泥。現於訥鈍,而成就辯才總持無失;示入邪濟,而以正濟度諸眾生;現遍入諸道,而斷其因緣;現於涅槃,而不斷生死。文殊師利!菩薩能如是行於非道,是為通達佛道。」
於是維摩詰問文殊師利:「何等為如來種?」
文殊師利言:「有身為種,無明有愛為種,貪恚礙為種,四顛倒為種,五蓋為種,六入為種,七識處為重,八邪法為種,九惱處為種,十不善道為種;以要言之,六十二見及一切煩惱皆是佛種。」
曰:「何謂也?」
答曰:「若見無為入正位者,不能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如高原陸地不生蓮華,卑濕淤泥乃生此華。如是見無為法入正位者,終不復能生於佛法,煩惱泥中乃有眾生起佛法耳!又如殖種於空,終不得生,糞壤之地乃能滋茂。如是入無為正位者,不生佛法;起於我見如須彌山,猶能發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生佛法矣!是故,當知一切煩惱為如來種,譬如不下巨海,不能得無價寶珠;如是不入煩惱大海,則不能得一切智。」
爾時,大迦葉歎言:「善哉!善哉!文殊師利快說此語!誠如所言,塵勞之疇為如來種,我等今者不復堪任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乃至五無間罪,猶能發意生於佛法,而今我等永不能發。譬如根敗之士,其於五欲不能復利。如是聲聞諸結斷者,於佛法中無所復益,永不志願。是故,文殊師利!凡夫於佛法有返復,而聲聞無也!所以者何?凡夫聞佛法能起無上道心,不斷三寶;正使聲聞終身聞佛法力無畏等,永不能發無上道意。」
爾時,會中有菩薩名普現色身,問維摩詰言:「居士!父母、妻子、親戚、眷屬、吏民、知識,悉為是誰?奴婢僮僕、象馬車乘,皆何所在?」
於是維摩詰以偈答曰:
智度菩薩母,方便以為父,一切眾導師,無不由是生。
法喜以為妻,慈悲以為女,善心誠實男,畢竟空寂舍。
弟子眾塵勞,隨意之所轉,道品善知識,由是成正覺。
諸度法等侶,四攝為伎女,歌詠誦法言,以此為音樂。
總持之園苑,無漏法林樹,覺意淨妙華,解脫智慧果,
八解之浴池,定水湛然滿,布以七淨華,浴此無垢人。
象馬五通馳,大乘以為車,調御以一心,遊於八正路,
相具以嚴容,眾好飾其姿,慚愧之上服,深心為華鬘。
富有七財寶,教授以滋息,如所說修行,迴向為大利。
四禪為床座,從於淨命生,多聞增智慧,以為自覺音。
甘露法之食,解脫味為漿,淨心以澡浴,戒品為塗香。
摧滅煩惱賊,勇健無能踰,降伏四種魔,勝幡建道場。
雖知無起滅,示彼故有生,悉現諸國土,如日無不見。
供養於十方,無量億如來,諸佛及已身,無有分別想,
雖知諸佛國,及與眾生空,而常修淨土,教化於群生。
諸有眾生類,形聲及威儀,無畏力菩薩,一時能盡現,
覺知眾魔事,而示隨其行,以善方便智,隨意皆能現。
或示老病死,成就諸群生,了知如幻化,通達無有礙。
或現劫盡燒,天地皆洞然,眾人有常想,照令知無常。
無數億眾生,俱來請菩薩,一時到其舍,化令向佛道。
經書禁咒術,工巧諸伎藝,盡現行此事,饒益諸群生,
世間眾道法,悉於中出家,因以解人惑,而不墮邪見。
或作日月天,梵王世界主,或時作地水,或復作風火,
劫中有疾疫,現作諸藥草,若有服之者,除病消眾毒。
劫中有飢饉,現身作飲食,先救彼飢渴,卻以法語人。
劫中有刀兵,為之起慈心,化彼諸眾生,令住無諍地。
若有大戰陣,立之以等力,菩薩現威勢,降伏使和安。
一切國土中,諸有地獄處,輒往到于彼,勉濟其苦惱。
一切國土中,畜生相食噉,皆現生於彼,為之作利益。
示受於五欲,亦復現行禪,令魔心憒亂,不能得其便。
火中生蓮華,是可謂希有,在欲而行禪,希有亦如是。
或現作婬女,引諸好色者,先以欲鉤牽,後令入佛道。
或為邑中主,或作商人導,國師及大臣,以祐利眾生。
諸有貧窮者,現作無盡藏,因以勸導之,令發菩提心。
我心憍慢者,為現大力士,消伏諸貢高,令住無上道。
其有恐懼眾,居前而慰安,先施以無畏,後令發道心。
或現離婬欲,為五通仙人,開導諸群生,令住戒忍慈。
見須供事者,現為作僮僕,既悅可其意,乃發以道心。
隨彼之所須,得入於佛道,以善方便力,皆能給足之,
如是道無量,所行無有涯,智慧無邊際,度脫無數眾。
假令一切佛,於無量億劫,讚歎其功德,猶尚不能盡,
誰聞如是法,不發菩提心,除彼不肖人,癡冥無智者。
維摩詰所說經入不二法門品第九
爾時,維摩詰謂眾菩薩言:「諸仁者!云何菩薩入不二法門?各隨所樂說之。」
會中有菩薩名法自在,說言:「諸仁者!生滅為二,法本不生,今則無滅。得此無生法忍,是為入不二法門。」
德守菩薩曰:「我、我所為二,因有我故便有我所,若無有我則無我所,是為入不二法門。」
不眴菩薩曰:「受、不受為二,若法不受則不可得,以不可得故無取、無捨、無作,無行,是為入不二法門。」
德頂菩薩曰:「垢、淨為二,見垢實性則無淨相,順於滅相,是為入不二法門。」
善宿菩薩曰:「是動、是念為二,不動則無念,無念則無分別。通達此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善眼菩薩曰:「一相、無相為二,若知一相即是無相,亦不取無相,入於平等,是為入不二法門。」
妙臂菩薩曰:「菩薩心、聲聞心為二,觀心相空如幻化者,無菩薩心,無聲聞心,是為入二法門。」
弗沙菩薩曰:「善、不善為二,若不起善、不善,入無相際而通達者,是為不二法門。」
普守菩薩曰:「我、無我為二,我尚不可得,非我何可得!見我實性者不復起二,是為入不二法門。」
電天菩薩曰「「明、無明為二,無明實性即是明,明亦不可取離一切數,於其中平等無二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喜見菩薩曰:「色、色空為二,色即是空,非色滅空,色性自空;如是受、想、行、識、識空為二,識即是空,非識滅空,識性自空。於中而通達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明相菩薩曰:「四種異、空種異為二,四種性即是空種性,如前際、後際空故中際亦空。若能如是知諸種性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妙意菩薩曰:「眼、色為二,若知眼性於色不貪、不恚、不癡,是名寂滅。如是耳聲、鼻香、舌味、身觸、意法為二,若知意性於法不貪、不恚、不癡,是名寂滅。安住其中,是為入不二法門。」
無盡意菩薩曰:「布施、迴向一切智為二,布施性即是迴向一切智性;如是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迴向一切智為二,智慧性即是迴向一切智性。於其中入一相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深慧菩薩曰:「是空、是無相、是無作為二,空即無相,無相即無作,若空、無相、無作則無心意識,於一解脫門即是三解脫門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寂根菩薩曰:「佛、法、眾為二,佛即是法,法即是眾,是三寶皆無為相與虛空等,一切法亦爾。能隨此行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心無礙菩薩曰:「身、身滅為二,身即是身滅。所以者何?見身實相者不起見身及見滅身,身與滅身無二無分別。於其中不驚不懼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上善菩薩曰:「身、口、意善為二,是三業皆無作相,身無作相即口無作相,口無作相即意無作相,是三業無作相即一切法無作相。能如是隨無作慧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福田菩薩曰:「福行、罪行、不動行為二,三行實性即是空,空則無福行、無罪行、無不動行,於此三行而不起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華嚴菩薩曰:「從我起二為二,見我實相則不起二法,若不住二法則無有識,無有識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德藏菩薩曰:「有所得相為二,若無所得則無捨,無取捨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月上菩薩曰:「闇與明為二,無闇無明則無有二。所以者何?如入滅受想定無闇、無明,一切法亦復如是。於其中平等入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寶印手菩薩曰:「樂涅槃、不樂世間為二,若不樂涅槃、不厭世間則無有二。所以者何?若有縛則有解,若本無縛其誰求解?無縛無解則無樂厭,是為入不二法門。」
珠頂王菩薩曰:「正道、邪道為二,住正道者,則不分別是邪是正。離此二者,是為入不二法門。」
樂實菩薩曰:「實、不實為二,實見者尚不見實,何況非實!所以者何?非肉眼所見,慧眼乃能見。而此慧眼無見無不見,是為入不二法門。」
如是諸菩薩各各說已,問文殊師利:「何等是菩薩入不二法門?」
文殊師利曰:「如我意者,於一切法無言無說,無示無識,離諸問答,是為入不二法門。」
於是文殊師利問維摩詰:「我等各自說已,仁者當說何等是菩薩入不二法門?」
時,維詰默然無言。
文殊師利歎曰:「善哉!善哉!乃至無有文字語言,是真入不二法門。」
說是入不二法門品時,於此眾中五千菩薩,皆入不二法門得無生法忍。
維摩詰所說經卷中
維摩詰所說經卷下
姚秦三藏鳩摩羅什譯
香積佛品第十
於是舍利弗心念:「日時欲至,此諸菩薩當於何食?」
時,維摩詰知其意而語言:「佛說八解脫,仁者受行,豈雜欲食而聞法乎?若欲食者且待須臾,當令汝得未曾有食。」
時,維摩詰即入三昧,以神通力示諸大眾:「上方界分過四十二恒河沙佛土,有國名眾香,佛號香積,今現在。其國香氣比於十方諸佛世界人天之香,最為第一,彼土無有聲聞、辟支佛名,唯有清淨大菩薩眾,佛為說法。其界一切皆以香作樓閣,經行香地,苑園皆香,其食香氣周流十方無量世界。時彼佛與諸菩薩方共坐食,有諸天子皆號香嚴,悉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心,供養彼佛及諸菩薩。」此諸大眾莫不目見。
時,維摩詰問眾菩薩言:「諸仁者!誰能致彼佛飯?」以文殊師利威神力故咸皆默然。
維摩詰言:「仁!此大眾無乃可恥?」
文殊師利曰:「如佛所言,勿輕未學。」
於是維摩詰不起于座,居眾會前化作菩薩,相好光明威德殊勝蔽於眾會,而告之曰:「汝往上方界分度如四十二恒河沙佛土有國名眾香,佛號香積,與諸菩薩方共坐食。汝往到彼如我辭:『維摩詰稽首世尊足下,致敬無量,問訊起居,少病少惱,氣力安不?願得世尊所食之餘,當於娑婆世界施作佛事,令此樂小法者得弘大道,亦使如來名聲普聞。』」
時,化菩薩即於會前昇于上方,舉眾皆見,其去到眾香界禮彼佛足,又聞其言:「維摩詰稽首世尊足下,致敬無量,問訊起居,少病少惱,氣力安不?願得世尊所食之餘,欲於娑婆世界施作佛事,使此樂小法者得弘大道,亦使如來名聲普聞。」
彼諸大士見化菩薩,歎未曾有:「今此上人從何所來?娑婆世界為在何許?云何名為樂小法者?」
即以問佛,佛告之曰:「下方度如四十二恒河佛土,有世界名娑婆,佛號釋迦牟尼,今現在於五濁惡世,為樂小法眾生敷演道教。彼有菩薩名維摩詰,住不可思議解脫,為諸菩薩說法,故遣化來稱揚我名,并讚此土,令彼菩薩增益功德。」
彼菩薩言:「其人何如?乃作是化!德力無畏,神足若斯!」
佛言:「甚大!一切十方皆遣化往,施作佛事饒益眾生。」
於是香積如來,以眾香缽盛滿香飯與化菩薩。
時。彼九百萬菩薩俱發聲言:「我欲詣娑婆世界供養釋迦牟尼佛,并欲見維摩詰等菩薩眾。」
佛言:「可往!攝汝身香,無令彼諸眾生起惑著心。又當捨汝本形,勿使彼國求菩薩者而自鄙恥。又汝於彼莫懷輕賤而作礙想。所以者何?十方國土皆如虛空,又諸佛為欲化諸樂小法者,不盡現其清淨土耳!」
時,化菩薩既受缽飯,與彼九百萬菩薩俱,承佛威神及維摩詰力,於彼世界忽然不現,須臾之間至維摩詰舍。時維摩詰即化作九百萬師子之座,嚴好如前,諸菩薩皆坐其上。是菩薩以滿缽香飯與維摩詰,飯香普熏毗耶離城及三千大千世界。時毗耶離婆羅門、居士等,聞是香氣,身意快然歎未曾有。於是長者主月蓋,從八萬四千人來入維摩詰舍,見其室中菩薩甚多,諸師子座高廣嚴好,皆大歡喜,禮眾菩薩及大弟子,卻住一面。諸地神、虛空神及欲、色界諸天,聞此香氣亦皆來入維摩詰舍。
時,維摩詰語舍利弗等大聲聞:「仁者!可食如來甘露味飯,大悲所熏,無以限意食之,使不消也!」
有異聲聞念:「是飯少而此大眾人人當食。」
化菩薩曰:「勿以聲聞小德小智,稱量如來無量福慧。四海有竭,此飯無盡,使一切人食博若須彌乃至一劫猶不能盡。所以者何?無盡戒、定、智慧、解脫、解脫知見功德具足者,所食之餘,終不可盡。」
於是缽飯悉飽眾會,猶故不盡。其諸菩薩、聲聞、天人食此飯者,身安快樂,譬如一切樂莊嚴國諸菩薩也!又諸毛孔皆出妙香,亦如眾香國土諸樹之香。
爾時,維摩詰問眾香菩薩:「香積如來以何說法?」
彼菩薩曰:「我土如來無文字說,但以眾香令諸天人得入律行;菩薩各各坐香樹下聞斯妙香,即獲一切德藏三昧,得是三昧者,菩薩所有功德皆悉具足。」
彼諸菩薩問維摩詰:「今世尊釋迦牟尼以何說法?」
維摩詰言:「此土眾生剛強難化故。佛為說剛強之語以調伏之。言是地獄,是畜生,是餓鬼;是諸難處,是愚人生處;是身邪行,是身邪行報;是口邪行,是口邪行報;是意邪行,是意邪行報;是殺生,是殺生報;是不與取,是不與取報。是邪婬,是邪婬報。是妄語,是妄語報;是兩舌,是兩舌報;是惡口,是惡口報。是無義語,是無義語報;是貪嫉,是貪嫉報;是瞋惱,是瞋惱報;是邪見,是邪見報;是慳悋,是慳悋報;是毀戒,是毀戒報;是瞋恚,是瞋恚報;是懈怠,是懈怠報;是亂意,是亂意報;是愚癡,是愚癡報;是結戒,是持戒,是犯戒;是應作,是不應作;是障礙,是不障礙;是得罪,是離罪;是淨,是垢;是有漏,是無漏;是邪道,是正道;是有為,是無為;是世間,是涅槃。以難化之人心如猨猴故,以若干種法制御其心乃可調伏。譬如象馬瀧悷不調,加諸楚毒乃至徹骨然後調伏;如是剛強難化眾生故,以一切苦切之言乃可入律。」
彼諸菩薩聞說是已,皆曰:「未曾有也!如世尊釋迦牟尼佛,隱其無量自在之力,乃以貧所樂法度脫眾生。斯諸菩薩亦能勞謙,以無量大悲生是佛土。」
維摩詰言:「此土菩薩於諸眾生大悲堅固,誠如所言。然其一世饒益眾生,多於彼國百千劫行。所以者何?此娑婆世界有十事善法,諸餘淨土之所無有。何等為十?以布施攝貧窮,以淨戒攝毀禁,以忍辱攝瞋恚,以精進攝懈怠,以禪定攝亂意,以智慧攝愚癡,說除難法度八難者,以大乘法度樂小乘者,以諸善根濟無德者,常以四攝成就眾生,是為十。」
彼菩薩曰:「菩薩成就幾法?於此世界行無瘡疣生于淨土。」
維摩詰言:「菩薩成就八法,於此世界行無瘡疣生于淨土。何等為八?饒益眾生,而不望報;代一切眾生受諸苦惱,所作功德盡以施之;等心眾生,謙下無礙;於諸菩薩,視之如佛;所未聞經,聞之不疑;不與聲聞而相違背,不嫉彼供不高已利,而於其中調伏其心;常省已過,不訟彼短;恒以一心求諸功德。是為八法。」
維摩詰、文殊師利於大眾中說是法時,百千天人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十千菩薩得無生法忍。
維摩詰所說經菩薩行品第十一
是時,佛說法於菴羅樹園,其地忽然廣博嚴事,一切眾會皆作金色。阿難白佛言:「世尊!以何因緣有此瑞應?是處忽然廣博嚴事,一切眾會皆作金色。」
佛告阿難:「是維摩詰、文殊師利,與諸大眾恭敬圍繞,發意欲來,故先為此瑞應。」
於是維摩詰語文殊師利:「可共見佛,與諸菩薩禮事供養。」
文殊師利言:「善哉!行矣!今正是時。」
維摩詰即以神力,持諸大眾并師子座置於右掌,往詣佛所。到已著地,稽首佛足右遶七匝,一心合掌在一面立;其諸菩薩即皆避座稽首佛足,亦繞七匝於一面立;諸大弟子、釋、梵、四天王等,亦皆避座稽首佛足在一面立。於是世尊如法慰問諸菩薩已,各令復坐,即皆受教眾坐已定。
佛語舍利弗:「汝見菩薩大士自在神力之所為乎?」
「唯然!已見。」
「於汝意云何?」
「世尊!我睹其為不可思議,非意所圖非度所測。」
爾時,阿難白佛言:「世尊!今所聞香自昔未有,是為何香?」
佛告阿難:「是彼菩薩毛孔之香。」
於是舍利弗語阿難言:「我等毛孔亦出是香。」
阿難言:「此所從來?」
曰:「是長者維摩詰從眾香國取佛餘飯於舍食者,一切毛孔皆香若此。」
阿難問維摩詰:「是香氣住當久如?」
維摩詰言:「至此飯消。」
曰:「此飯久如當消?」
曰:「此飯勢力至于七日然後乃消。又阿難!若聲聞人未入正位食此飯者,得入正位然後乃消;已入正位食此飯者,得心解脫然後乃消;若未發大乘意食此飯者,至發意乃消;已發意食此飯者,得無生忍後乃消,已得無生忍食此飯者,至一生補處然後乃消。譬如有藥名曰上味,其有服者身諸毒滅然後乃消;此飯如是滅除一切諸煩惱毒,然後乃消。」
阿難白佛言:「未曾有也!世尊!如此香飯能作佛事。」
佛言:「如是!如是! 阿難!或有佛土以佛光明而作佛事。有以諸菩薩而作佛事。有以佛所化人而作佛事。有以菩提樹而作佛事。有以佛衣服臥具而作佛事。有以飯食而作佛事。有以園林臺觀而作佛事。有以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而作佛事。有以佛身而作佛事。有以虛空而作佛事,眾生應此緣得入律行。有以夢、幻、影、響、鏡中像、水中月、熱時炎如是等喻而作佛事。有以音聲、語言、文字而作佛事。或有清淨佛土寂寞無言、無說、無示、無識、無作、無為而作佛事。如是,阿難!諸佛威儀進止、諸所施為無非佛事。阿難!有此四魔八萬四千諸煩惱門,而諸眾生為之疲勞,諸佛即以此法而作佛事,是名入一切諸佛法門。菩薩入此門者,若見一切淨好佛土,不以為喜,不貪不高;若見一切不淨佛土,不以為憂,不礙不沒。但於諸佛生清淨心,歡喜恭敬未曾有也!諸佛如來功德平等,為化眾生故,而現佛土不同。」
「阿難!汝見諸佛國土,地有若干而虛空無若干也!如是見諸佛色身有若干耳,其無礙慧無若干也!阿難!諸佛色身、威相、種性,戒、定、智慧、解脫、解脫知見、力、無所畏、不共之法,大慈大悲威儀所行,及其壽命說法教化,成就眾生淨佛國土,具諸佛法悉皆同等,是名為三藐三佛陀,名為多陀阿伽度,名為佛陀。阿難!若我廣說此三句義,汝以劫壽不能盡受。正使三千大千世界滿中眾生,皆如阿難多聞第一得念總持,此諸人等以劫之壽亦不能受。如是,阿難!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有限量,智慧辯才不可思議。」
阿難白佛言:「我從今日以往不敢自謂以為多聞。」
佛告阿難:「勿起退意。所以者何?我說汝於聲聞中最為多聞,非謂菩薩。且止!阿難!其有智者不應限度諸菩薩也!一切海淵尚可測量,菩薩禪定、智慧、總持、辯才、一切功德不可量也!阿難!汝等捨置菩薩所行,是維摩詰一時所現神通之力,一切聲聞、辟支佛於百千劫盡力變化所不能作。」
爾時,眾香世界菩薩來者合掌白佛言:「世尊!我等初見此土生下劣想,今自悔責,捨離是心。所以者何?諸佛方便不可思議,為度眾生故,隨其所應現佛國異。唯然!世尊!願賜少法,還於彼土當念如來。」
佛告諸菩薩:「有盡無盡解脫法門,汝等當學。何謂為盡?謂有為法。何謂無盡?謂無為法。如菩薩者,不盡有為,不住無為。」
「何謂不盡有為?謂不離大慈,不捨大悲;深發一切智心而不忽忘;教化眾生終不厭惓;於四攝法常念順行;護持正法不惜軀命;種諸善根無有疲厭;志常安住方便迴向;求法不懈,說法無悋;勤供諸佛故,入生死而無所畏;於諸榮辱心無憂喜;不輕未學,敬學如佛;墮煩惱者令發正念;於遠離樂不以為貴;不著已樂,慶於彼樂;在諸禪定如地獄想;於生死中如園觀想;見來求者為善師想;捨諸所有具一切智想;見毀戒人起救護想;諸波羅蜜為父母想;道品之法為眷屬想;發行善根無有期限;以諸淨國嚴飾之事,成已佛土;行無限施,具足相好;除一切惡,淨身口意;生死無數劫,意而有勇;聞佛無量德,志而不倦;以智慧劍破煩惱賊;出陰界入,荷負眾生永使解脫;以大精進摧伏魔軍;常求無念實相智慧行;於世間法、少欲知足,於出世間求之無厭,而不捨世間法;不壞威儀法而能隨俗;起神通慧引導眾生;得念總持所聞不忘;善別諸根斷眾生疑;以樂說辯演法無礙;淨十善道受天人福;修四無量開梵天道;勸請說法隨喜讚善,得佛音聲;身口意善,得佛威儀;深修善法,所行轉


維摩詰所說經-2←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維摩詰所說經-4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