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9/22

維摩詰所說經-2


爾時,維摩詰語諸女:『魔以汝等與汝我,當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即隨所應而為說法,令發道意。復言:「汝等已發道意,有法樂可以自娛,不應復樂五欲樂也。』天女即問:「何謂法樂?答言:『樂常信佛,樂欲聽法,樂供養眾,樂離五欲,樂觀五陰如怨賊,樂觀四大如毒蛇,樂觀內入如空聚,樂隨護道意,樂饒益眾生,樂敬養師,樂廣行施,樂堅持戒,樂忍辱柔和,樂勤集善根,樂禪定不亂,樂離垢明慧,樂廣菩提心,樂降伏眾魔,樂斷諸煩惱,樂淨佛國土,樂成就相好故修諸功德,樂嚴道場,樂聞法不畏,樂三脫門不樂非時,樂近同學,樂於非同學中心無掛礙,樂將護惡知識,樂親近善知識,樂心喜清淨,樂修無量道品之法,是為菩薩法樂。』」
「於是波旬告諸女言:『我與汝俱還天宮。』諸女言:「以我等與此居士有法樂,我等甚樂,不復樂五欲樂也!』魔言:「居士!可捨此女?一切所有施於彼者,是為菩薩。』維摩詰言:『我已捨矣!汝便將去,令一切眾生得法願具足。』」
「於是諸女問維摩詰:『我等云何止於魔宮?』維摩詰言:『諸姊!有法門名無盡燈,汝等當學。無盡
燈者,譬如一燈燃百千燈,冥者皆明,明終不盡。如是,諸姊!夫一菩薩開導百千眾生,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於其道意亦不滅盡,隨所說法而自增益一切善法,是名無盡燈也!汝等雖住魔宮,以是無盡燈,令無數天子天女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為報佛恩,亦大饒益一切眾生。』」
「爾時,天女頭面禮維摩詰足,隨魔還宮忽然不現。世尊!維摩詰有如是自在神力智慧辯才,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佛告長者子善德:「汝行詣維摩詰問疾。」
善德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所以者何?憶念我昔自於父舍設大施會,供養一切沙門、婆羅門及諸外道、貧窮下賤、孤獨乞人,期滿七日。時維摩詰來入會中謂我言:『長者子!夫大施會不當如汝所設,當為法施之會,何用是財施會為?』我言:『居士!何謂法施之會?』答曰:『法施會者,無前無後,一時供養一切眾生,是名法施之會。』曰:『何謂也?』『謂以菩提起於慈心。以救眾生起大悲心,以持正法起於喜心,以攝智慧行於捨心,以攝慳貪起檀波羅蜜,以化犯戒起尸羅波羅蜜,以無我法起羼提波羅蜜,以離身心相起毗梨耶波羅蜜,以菩提相起禪波羅蜜。以一切智起般若波羅蜜,教化眾生而起於空,不捨有為法而起無相,示現受生而起無作,護持正法起方便力,以度眾生起四攝法,以敬事一切起除慢法,於身命財起三堅法,於六念中起思念法,於六和敬起質直心,正行善法起於淨命,心淨歡喜起近賢聖,不憎惡人起調伏心,以出家法起於深心,以如說行起於多聞,以無諍法起空閑處,趣向佛慧起於宴坐,解眾生縛起修行地,以具相好及淨佛土起福德業,知一切眾生心念如應說法起於智業,知一切法不取不捨入一相門起於慧業,斷一切煩惱、一切障礙、一切不善法起一切善法,以得一切智慧、一切善法起於一切助佛道法。如是,善男子!是為法施之會。若菩薩住是法施會者,為大施主,亦為一切世間福田。』」
「世尊!維摩詰說是法時,婆羅門眾中二百人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我時心得清淨歎未曾有;稽首禮維摩詰足,即解瓔珞價直百千以上之,不肯取;我言:『居士!願必受納隨意所與。』維摩詰乃受瓔珞,分作二分,持一分施此會中一最下乞人,持一分奉彼難勝如來。一切眾會皆見光明國土難勝如來,又見珠瓔在彼佛上變成四柱寶臺,四面嚴飾不相障蔽。時維摩詰現神變已作是言:『若施主等心施一最下乞人,猶如如來福田之相無所分別,等于大悲不求果報,是則名曰具足法施。』」
「城中一最下乞人,見是神力聞其所說,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故我不任詣彼問疾。」
如是諸菩薩各各向佛說其本緣,稱述維摩詰所言,皆曰不任詣彼問疾。
維摩詰所說經卷上
維摩詰所說經卷中
姚秦三藏鳩摩羅什譯
文殊師利問疾品第五
爾時,佛告文殊師利:「汝行詣維摩詰問疾。」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彼上人者難為詶對,深達實相善說法要,辯才無滯智慧無礙,一切菩薩法式悉知,諸佛秘藏無不得入,降伏眾魔遊戲神通,其慧方便皆已得度。雖然,當承佛聖旨詣彼問疾。」
於是眾中諸菩薩大弟子、釋梵四天王等咸作是念:「今二大士文殊師利、維摩詰共談,必說妙法。」即時八千菩薩、五百聲聞、百千天人皆欲隨從。於是文殊師利與諸菩薩大弟子,及諸天人恭敬圍繞入毗耶離大城。
爾時,長者維摩詰心念:「今文殊師利與大眾俱來。」即以神力空其室內,除去所有及諸侍者,唯置一床,以疾而臥。
文殊師利既入其舍,見其室空無諸所有,獨寢一床。時維摩詰言:「善來!文殊師利!不來相而來,不見相而見。」
文殊師利言:「如是!居士!若來已更不來,若去已更不去。所以者何?來者無所從來,去者無所至,所可見者更不可見。且置是事,居士!是疾寧可忍不?療治有損不至增乎?世尊慇懃致問無量。居士!是疾何所因起?其生久如?當云何滅?」
維摩詰言:「從癡有愛則我病生,以一切眾生病是故我病,若一切眾生病滅則我病滅。所以者何?菩薩為眾生故入生死,有生死則有病,若眾生得離病者,則菩薩無復病。譬如長者唯有一子,其子得病父母亦病,若子病愈父母亦愈。菩薩如是。於諸眾生愛之若子,眾生病則菩薩病,眾生病愈菩薩亦愈。」
又言:「是疾何所因起?」
「菩薩病者以大悲起。」
文殊師利言:「居士!此室何以空無侍者?」
維摩詰言:「諸佛國土亦復皆空。」
又問:「以何為空?」
答曰:「以空空。」
又問:「空何用空?」
答曰:「以無分別空故空。」
又問:「空可分別耶?」
答曰:「分別亦空。」
又問:「空當於何求?」
答曰:「當於六十二見中求。」
又問:「六十二見當於何求?」
答曰:「當於諸佛解脫中求。」
又問:「諸佛解脫當於何求?」
答曰:「當於一切眾生心行中求。又仁所問: 『何無侍者?』一切眾魔及諸外道皆吾侍也!所以者何?眾魔者樂生死,菩薩於生死而不捨;外道者樂諸見,菩薩於諸見而不動。」
文殊師利言:「居士所疾。為何等相?」
維摩詰言:「我病無形不可見。」
又問:「此病身合耶?心合耶?」
答曰:「非身合,身相離故,亦非心合,心如幻故。」
又問:「地大、水大、火大、風大,於此四大何大之病?」
答曰:「是病非地大,亦不離地大,水、火、風大亦復如是。而眾生病從四大起,以其有病是故我病。」
爾時,文殊師利問維摩詰言:「菩薩應云何慰喻有疾菩薩?」
維摩詰言:「說身無常,不說厭離於身;說身有苦,不說樂於涅槃;說身無我,而說教導眾生;說身空寂,不說畢竟寂滅;說悔先罪,而不說入於過去;以已之疾,愍於彼疾;當識宿世無數劫苦,當念饒益一切眾生;憶所修福,念於淨命;勿生憂惱,常起精進;當作醫王,療治眾病。菩薩應如是慰喻有疾菩薩,令其歡喜。」
文殊師利言:「 居士!有疾菩薩云何調伏其心?」
維摩詰言:「有疾菩薩應作是念:『今我此病皆從前世妄想顛倒諸煩惱生,無有實法,誰受病者?所以者何?四大合故假名為身,四大無主,身亦無我;又此病起皆由著我,是故於我不應生著?』既知病本,即除我想及眾生想,當起法想,應作是念:『但以眾法合成此身,起唯法起,滅唯法滅。又此法者各不相知,起時不言我起,滅時不言我滅。』彼有疾菩薩為滅法想,當作是念:『此法想者亦是顛倒,顛倒者即是大患,我應離之。』云何為離?離我、我所。云何離我、我所?謂離二法。云何離二法?謂不念內外諸法,行於平等。云何平等?謂我等、涅槃等。所以者何?我及涅槃此二皆空。以何為空?但以名字故空。如此二法無決定性,得是平等無有餘病,唯有空病,空病亦空。是有疾菩薩以無所受而受諸受,未具佛法亦不滅受而取證也!」
「設身有苦,念惡趣眾生起大悲心:『我既調伏,亦當調伏一切眾生。』但除其病而不除法。為斷病本而教導之。何謂病本?謂有攀緣;從有攀緣則為病本。何所攀緣 ?謂之三界。云何斷攀緣?以無所得;若無所得則無攀緣。何謂無所得?謂離二見。何謂二見?謂內見、外見是無所得。文殊師利!是為有疾菩薩調伏其心,為斷老病死苦是菩薩菩提;若不如是,已所修治,為無慧利。譬如勝怨乃可為勇,如是兼除老病死者,菩薩之謂也!」
「彼有疾菩薩應復作是念:『如我此病非真非有,眾生病亦非真非有。』作是觀時,於諸眾生若起愛見大悲,即應捨離。所以者何?菩薩斷除客塵煩惱而起大悲,愛見悲者則於生死有疲厭心。若能離此無有疲厭,在在所生不為愛見之所覆也!所生無縛,能為眾生說法解縛。如佛所說:『若自有縛,能解彼縛,無有是處;若自無縛,能解彼縛,斯有是處。』是故菩薩不應起縛。」
「何謂縛?何謂解?貪著禪味是菩薩縛,以方便生是菩薩解。又無方便慧縛,有方便慧解。無慧方便縛,有慧方便解。何謂無方便慧縛?謂菩薩以愛見心莊嚴佛土成就眾生,於空、無相、無作法中而自調伏,是名無方便慧縛。何謂有方便慧解?謂不以愛見心莊嚴佛土成就眾生,於空、無相、無作法中以自調伏而不疲厭,是名有方便慧解。何謂無慧方便縛?謂菩薩住貪欲、瞋恚、邪見等諸煩惱而植眾德本,是名無慧方便縛。何謂有慧方便解?謂離諸貪欲、瞋恚、邪見等諸煩惱而植眾德本,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名有慧方便解。文殊師利!彼有疾菩薩應如是觀諸法,又復觀身無常、苦、空、非我,是名為慧。雖身有疾,常在生死,饒益一切而不厭倦,是名方便。又復觀身,身不離病,病不離身,是病是身,非新非故,是名為慧。設身有疾而不永滅,是名方便。」
「文殊師利!有疾菩薩應如是調伏其心不住其中,亦復不住不調伏心。所以者何?若住不調伏心是愚人法,若住調伏心是聲聞法。是故菩薩不當住於調伏、不調伏心,離此二法,是菩薩行。在於生死不為污行,住於涅槃不永滅度,是菩薩行。非凡夫行、非賢聖行,是菩薩行。非垢行、非淨行,是菩薩行。雖過魔行而現降伏眾魔,是菩薩行。求一切智無非時求,是菩薩行。雖觀諸法不生而不入正位,是菩薩行。雖觀十二緣起而入諸邪見,是菩薩行。雖攝一切眾生而不愛著,是菩薩行。雖樂遠離而不依身心盡,是菩薩行。雖行三界而不壞法性,是菩薩行。雖行於空而植眾德本,是菩薩行。雖行無相而度眾生,是菩薩行。雖行無作而現受身,是菩薩行。雖行無起而起一切善行,是菩薩行。雖行六波羅蜜而遍知眾生心心數法,是菩薩行。雖行六通而不盡漏,是菩薩行。雖行四無量心而不貪著生於梵世,是菩薩行。雖行禪定解脫三昧而不隨禪生,是菩薩行。雖行四念處而不永離身受心法,是菩薩行。雖行四正勤而不捨身心精進,是菩薩行。雖行四如意足而得自在神通,是菩薩行。雖行五根而分別眾生諸根利鈍,是菩薩行。雖行五力而樂求佛十力,是菩薩行。雖行七覺分而分別佛之智慧,是菩薩行。雖行八聖道而樂行無量佛道,是菩薩行。雖行止觀助道之法而不畢竟墮於寂滅,是菩薩行。雖行諸法不生不滅,而以相好莊嚴其身,是菩薩行。雖現聲聞、辟支佛威儀而不捨佛法,是菩薩行。雖隨諸法究竟淨相,而隨所應為現其身,是菩薩行。雖觀諸佛國土永寂如空,而現種種清淨佛土,是菩薩行。雖得佛道轉于法輪入於涅槃,而不捨於菩薩之道,是菩薩行。」
說是語時文殊師利所將大眾,其中八千天子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維摩詰所說經不思議品第六
爾時,舍利弗見此室中無有床座,作是念:「斯諸菩薩、大弟子眾當於何坐?」
長者維摩詰知其意,語舍利弗言:「云何?仁者!為法來耶?求床座耶?」
舍利弗言:「我為法來,非為床座。」
維摩詰言:「唯!舍利弗!夫求法者,不貪軀命,何況床座!夫求法者,非有色、受、想、行、識之求,非有界、入之求,非有欲、色 、無色之求。唯!舍利弗!夫求法者,不著佛求,不著法求,不著眾求。夫求法者,無見苦求,無斷集求,無造盡證修道之求。所以者何?法無戲論,若言我當見苦、斷集、證滅、修道,是則戲論,非求法也。唯!舍利弗!法名寂滅,若行生滅,是求生滅非求法也!法名無染,若染於法乃至涅槃,是則染著非求法也!法無行處,若行於法,是則行處非求法也!法無取捨,若取捨法,是則取捨非求法也!法無處所,若著處所,是則著處非求法也!法名無相,若隨相識,是則求相非求法也!法不可住,若住於法,是則住法非求法也!法不可見聞覺知,若行見聞覺知,是則見聞覺知非求法也!法名無為,若行有為,是求有為非求法也!是故,舍利弗!若求法者,於一切法應無所求。」
說是語時,五百天子於諸法中得法眼淨。
爾時,長者維摩詰問文殊師利:「仁者!遊於無量千萬億阿僧祇國,何等佛土有好上妙功德成就師子之座?」
文殊師利言:「居士!東方度三十六恒河沙國有世界名須彌相,其佛號須彌燈王,今現在。彼佛身長八萬四千由旬,其師子座高八萬四千由旬嚴飾第一。」
於是長者維摩詰現神通力,即時彼佛遣三萬二千師子座高廣嚴淨,來入維摩詰室。諸菩薩、大弟子、釋、梵、四天王等昔所未見,其室廣博悉皆包容三萬二千師子座,無所妨礙,於毗耶離城及閻浮提四天下,亦不迫迮,悉見如故。
爾時,維摩詰語文殊師利:「就師子座!與諸菩薩上人俱坐,當自立身如彼座像。」其得神通菩薩即自變形,為四萬二千由旬坐師子座。諸新發意菩薩及大弟子皆不能昇。
爾時,維摩詰語舍利弗:「就師子座!」
舍利弗言:「居士!此坐高廣吾不能昇。」
維摩詰言:「唯!舍利弗!為須彌燈王如來作禮乃可得坐。」於是新發意菩薩及大弟子,即為須彌燈王如來作禮,便得坐師子座。
舍利弗言:「居士!此 未曾有也!如是小室乃容受此高廣之座,於毗耶離城無所妨礙,又於閻浮提聚落城邑及四天下諸天、龍王、鬼神宮殿,亦不迫迮。」
維摩詰言:「唯!舍利弗!諸佛、菩薩有解脫名不可思議。若菩薩住是解脫者,以須彌之高廣內芥子中無所增減.須彌山王本相如故,而四天王、忉利諸天,不覺不知已之所入,唯應度者乃見須彌入芥子中,是名不可思議解脫法門。又以四大海水入一毛孔,不嬈魚鼈、黿鼉水性之屬,而彼大海本相如故,諸龍、鬼神、阿修羅等不覺不知已之所入,於此眾生亦無所嬈。」
「又,舍利弗!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斷取三千大千世界,如陶家輪著右掌中,擲過恒河沙等世界之外,其中眾生不覺不知已之所往;又復還置本處,都不使人有往來想,而此三界本相如故。」
「又,舍利弗!或有眾生樂久住世而可度者,菩薩即延七日以為一劫,令彼眾生謂之一劫;或有眾生不樂久住而可度者,菩薩即促一劫以為七日,令彼眾生謂之七日。」
「又,舍利弗!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以一切佛土嚴飾之事,集在一處示於眾生。又菩薩以一佛土眾生置之右掌,飛到十方遍示一切,而不動本處。」
「又,舍利弗!十方眾生供養諸佛之具,菩薩於一毛孔皆令得見。又十方國土所有日月星宿,於一毛孔普使見之。」
「又,舍利弗!十方世界所有諸風,菩薩悉能吸著口中而身無損,外諸樹木亦不摧折。又十方世界劫盡燒時,以一切火內於腹中,火事如故而不為害。又於下方過恒河沙等諸佛世界,取一佛土舉著上方,過恒河沙無數世界,如持鍼鋒舉一棘葉而無所嬈。」
「又,舍利佛!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能以神通現作佛身,或現辟支佛身,或現聲聞身,或現帝釋身,或現梵王身,或現世主身,或現轉輪王身。又十方世界所有眾聲,上中下音皆能變之令作佛聲,演出無常、苦、空、無我之音,及十方諸佛所說種種之法,皆於其中,普令得聞。」
「舍利弗!我今略說菩薩不可思議解脫之力,若廣說者窮劫不盡。」
是時,大迦葉聞說菩薩不可思議解脫法門,歎未曾有,謂舍利弗:「譬如有人於盲者前現眾色像,非彼所見;一切聲聞聞是不可思議解脫法門,不能解了為若此也!智者聞是,其誰不發阿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我等何為永絕其根,於此大乘已如敗種。一切聲聞聞是不可思議解脫法門,皆應號泣聲震三千大千世界;一切菩薩應大欣慶頂受此法。若有菩薩信解不可思議解脫法門者,一切魔眾無如之何。」大迦葉說是語時,三萬二千天子皆發阿耨多羅三耨三菩提心。
爾時。維摩詰語大迦葉: 「仁者!十方無量阿僧祇世界中作魔王者,多是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以方便力教化眾生現作魔王。又迦葉!十方無量菩薩。或有人從乞手足、耳鼻、頭目、髓腦、血肉、皮骨、聚落、城邑、妻子、奴婢、象馬、車乘、金銀、琉璃、車礫、馬碯、珊瑚、琥珀、真珠、珂貝、衣服、飲食,如此乞者多是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以方便力而往試之令其堅固。所以者何?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有威德力故現行逼迫,示諸眾生如是難事,凡夫下劣無有力勢,不能如是逼迫菩薩;譬如龍象蹴踏非驢所堪。是名住不可思議解脫菩薩智慧方便之門。」
維摩詰所說經觀眾生品第七
爾時,文殊剩問維摩詰言:「菩薩云何觀於眾生?」
維摩詰言:「譬如幻師見所幻人。菩薩觀眾生為若此,如智者見水中月、如鏡中見其面像、 如熱時焰、如呼聲響、如空中雲、如水聚沫、如水上泡、如芭蕉堅、如電久住、如第五大、如第六陰、如第七情、如十三入、如十九界,菩薩觀眾生為若此。如無色界色、如焦殼芽、如須陀洹身見、如阿那含入胎、如阿羅漢三毒,如忍菩薩貪恚毀禁、如佛煩惱習、如盲者見色、如入滅盡定中出入息 、如空中鳥跡、如石女兒、如化人起煩惱、如夢所見已寤、如滅度者受身、如無烟之火,菩薩觀眾生為若此。」
文殊師利言:「若菩薩作是觀者,云何行慈?」
維摩詰言:「菩薩作是觀已,自念:『我當為眾生說如斯法。』是即真實慈也!行寂滅慈,無所生故;行不熱慈,無煩惱故;行等之慈,等三世故;行無諍慈,無所起故;行不二慈,內外不合故;行不壞慈,畢竟盡故。行堅固慈,心無毀故;行清淨慈,諸法性淨故;行無邊慈,如虛空故;行阿羅漢慈,破結賊故;行菩薩慈,安眾生故;行如來慈,得如相故;行佛之慈,覺眾生故;行自然慈,無因得故;行菩提慈,等一味故;行無等慈,斷諸愛故;行大悲慈,導以大乘故;行無厭慈,觀空無我故;行法施慈, 無遺惜故;行持戒慈,化毀禁故;行忍辱慈,護彼我故,行精進慈,荷負眾生故;行禪定慈,不受味故;行智慧慈,無不知時故;行方便慈,一切示現故;行無隱慈,直心清淨故;行深心慈,無雜行故,行無誑慈,不虛假故;行安樂慈,令得佛樂故。菩薩之慈為若此也!」
文殊師利又問:「何謂為悲?」
答曰:「菩薩所作功德,皆與一切眾生共之。」
「何謂為喜?」
答曰:「有所饒益歡喜無悔。」
「何謂為捨?」
答曰:「所作福祐無所悕望。」
文殊師利又問:「生死有畏,菩薩當何所依?」
維摩詰言:「菩薩於生死畏中,當依如來功德之力。」
文殊師利又問:「菩薩欲依如來功德之力,當於何住?」
答曰:「菩薩欲依如來功德力者,當住度脫一切眾生。」
又問:「欲度眾生當何所除?」
答曰:「欲度眾生除其煩惱。」
又問:「欲除煩惱當何所行?」
答曰:「當行正念。」
又問:「云何行於正念?」
答曰:「當行不生不滅。」
又問:「何法不生?何法不滅?」
答曰:「不善不生。善法不滅。」
又問:「善不善孰為本?」
答曰:「身為本。」
又:「身孰為本?」
答曰:「欲貪為本。」
又問:「欲貪孰為本?」
答曰:「虛妄分別為本。」
又問:「虛妄分別孰為本?」
答曰:「顛倒想為本。」
又問:「顛倒想孰為本?」
答曰:「無住為本。」
又問:「無住孰為本?」
答曰:「無住則無本。文殊師利!從無住本立一切法。」
時維摩詰室有一天女,見諸大人聞所說法便現其身,即以天花散諸菩薩,大弟子上。華至諸菩薩即皆墮落,至大弟子便著不墮,一切弟子神力去華,不能令去。
爾時,天女問舍利弗:「何故去華?」
答曰:「此華不如法,是以去之。」
天曰:「勿謂此華為不如法。所以者何?是華無所分別,仁者自生分別想耳!若於佛法出家有所分別,為不如法;若無所分別,是則如法。觀諸菩薩華不著者,已斷一切分別想故。譬如人畏時,非人得其便,如是弟子畏生死故,色、聲、香、味、觸得其便也。已離畏者,一切五欲無能為也!結習未盡華著身耳,結習盡者華不著也!」
舍利弗言:「天止此室,其已久如?」
答曰:「我止此室如耆年解脫。」
舍利弗言:「止此久耶?」
天曰:「耆年解脫亦何如久?」
舍利弗默然不答。
天曰:「如何耆舊大智而默?」
答曰:「解脫者無所言說。故吾於是不知所云。」
天曰:「言說文字皆解脫相。所以者何?解脫者不內、不外、不在兩間,文字亦不內、不 外、不在兩間。是故,舍利弗!無離文字說解脫也!所以者何?一切諸法是解脫相。」
舍利弗言:「不復以離婬、怒、癡為解脫乎?」
天曰:「佛為增上慢人說離婬、怒、癡為解脫耳!若無增上慢者,佛說婬、怒、癡性即是解脫。」
舍利弗言:「善哉!善哉!天女!汝何所得?以何為證?辯乃如是。」
天曰:「我無得無證故辯如是。所以者何?若有得有證者,即於佛法為增上慢。」
舍利弗問天:「汝於三乘為何志求?」
天曰:「以聲聞法化眾生故。我為聲聞;以因緣法化眾生故,我為辟支佛。以大悲法化眾生故,我為大乘。舍利弗!如人入瞻蔔林,唯嗅瞻蔔不嗅餘香;如是若入此室,但聞佛功德之香,不樂聞聲聞,辟支佛功德香也。舍利弗!其有釋、梵、四天王、諸天、龍鬼神等入此室者,聞斯上人講說正法,皆樂佛功德之香發心而出。舍利弗!吾止此室十有二年,初不聞說聲聞、辟支佛法,但聞菩薩大慈大悲不可思議諸


維摩詰所說經-1←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維摩詰所說經-3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