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6/18

誰偷了我們的愛情?


老鼠叉著腰站在自家門前呲牙咧嘴沖著貓怒吼:“是不是你偷了我的奶酪?”貓吹胡子瞪眼尖叫:“我才沒偷你的奶酪,我只偷腥……!”

和往常一樣,喜好在飯桌上與父親談論一天的見聞,聊到了女友近段感情的挫折,她的先生和自己弟弟的妻子有了曖昧,問我她怎麼辦。父親聽了,沉默後給了我一句回答:自己的粥都不知道怎麼吹涼,還要幫別人吹!頓時無語。

無語,也想寫一寫自己的想法,盡管這是一個很敏感的話題,它與甜蜜無關,與眼淚有染,或許還有很多友友也曾遇到過,那倒不如在今天,削尖筆頭,穿好裝備,寫下的一些犀利的話語,以防萬一引起那些沒有苟同的同仁扔來板磚。雖說自己的粥沒有吹涼,倒也是想坐岸觀火,把這個連自己都找不到答案的問題----《誰偷了我們的愛情》頗析開來,和眾友聊聊。

不知是時代進步了,環境改變了,還是人的心也隨之改變了,在當今情感世界裏,年少時的那種“執子之手與子皆老”的專一情感似乎很少見了,倒是在網絡的文章中不乏見到這種“兩個人、一座城,白頭偕老”的訴說。或許是我,或是我身邊朋友沒有那種福氣,還是遇人不淑的緣故?

在這裏,我當然是不能一竹篙打翻一船人的,專一的愛情還是有滴。要不然那些在愛情幸福甜蜜中的男人、女人就會站出來指著俺的鼻尖痛罵俺是怨婦了。

在我們中國,女人一旦與自己心儀男人結了婚,就會在婚姻的這個圍城中打轉轉,插上一杆紅旗,高唱著“讓我一次愛過夠,給你我所有……!”便過上相夫教子,孝順老人的生活。而男人低吟著“無形的壓力壓得我好累,開始覺得呼吸有一點難為,開始慢慢卸下防衛,慢慢後悔慢慢流淚,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努力的做家庭的支柱,成為了女人的靠山。

男、女之間一開始應該是有專一的愛情的,什麼時候開始慢慢的、淡淡的沒有了專一了呢?

溫柔的女人一旦有了家庭,重心就放在了家、孩子的成長問題上,先不說每天操心的油鹽柴米,孩子上、放學都要女人精心的安排。說到這,估計很多女人就會說:“為了家,每一天早早起床,要先給孩子穿好衣服,做好早飯,或是偷空在洗衣機裏扔進頭一天全家人的髒衣服,然後才有時間把自己給料理清楚,周末,到了好不容易休息的時間,還要帶上孩子學習興趣班或是穿著睡衣打掃家庭環境衛生。在談戀愛時的那些什麼護理美容啊個人愛好啊什麼的,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等等,女人,說到這,你似乎還忘記了還有一個人要你操心,因為,他也近乎像是你的“孩子”,那就是,你的先生!

“哪還有什麼時間啊!忙完家裏還要忙工作!孩子都讓我操心死了!再說了,都結婚了,他也要忙著工作和應酬,白天出去,晚上回來,哪還有什麼時間?”嘿嘿!這樣的話,不知道有沒有引起結了婚成了家有了小孩女性的共鳴呢?

被冷落了的男人,沒有了往常小女人般膩膩的糾纏,在閑暇的時候,就會把低吟變成了有理的高唱:“再強的人也有權利去疲憊,微笑背後若只剩心碎,做人何必撐得那麼狼狽……!”去尋找感官上的刺激。酒吧、OK廳,當然還有我說不出來的那些娛樂。不知不覺中,女人也變成了被男人遺忘在了角落,這支紅旗把“讓我一次愛過夠,給你我所有……!”變成了“我的黑夜比白天多,我不要這麼過……!”

寂寞的男人和被冷落的女人都出現了。男人忘記了女人曾經的溫柔,賢惠,忘記了這個家,是在女人一雙白嫩的手中操持著,牽著的手,什麼時候變成粗糙了?粉嫩的臉在男人口中喊成了黃臉婆。忙碌了一天的男人回到家後,倒是希望曾經如同小貓咪一樣的女人熱情洋溢著纏腳裹腿,素不知,有了小孩後的女人,變成了善於保護自己小孩的大老虎。於是乎,“家裏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的口號也隨之而來。

那麼,彩旗從哪來?還不是在那些被冷落了的女人群中來,不是女人變壞了,確實是寂寞難耐哦!想想,孩子大了,家寬了,自己的男人卻不在自己身邊了,每天晚上守著一座曾經是兩個人一座空城的家,不免冷清,上網吧!出去吧!嘿嘿!無形中就變成了男人尋找的獵物。

其實,男人和女人之間那點“事”,嗯!得含蓄一點,那就借《紅樓夢》中賈府的菜譜茄子一說,不管這個茄子是煮著吃,蒸著吃,還是炒著吃,關了燈熄了火,吃到嘴裏也還是茄子那個味,難道重新炒的這盤茄子還有分野味之說?真搞不懂這個茄子和家裏的茄子有什麼不同。或許,這一些人的骨子裏就有著貓的天性,喜好腥味!往往是吃著嘴裏的,盯著別人碗裏的!趁著別人不注意,就會去偷了。嘿嘿!刺激哦!

把別人的紅旗變成了自己的彩旗,男人,你有沒有想過,你的紅旗也會變成別人的彩旗?苦海無邊哦!

把別人的紅旗拔掉,插上自己的彩旗,塗上顏色變成紅的,女人,你有沒有想過你的日子又重新回頭來過了?或是,一個成功的男人是一個女人培養出來的,偷取了別人的成果,倒是節省了不少時間呢!

到最後,就出現了女友給我哭訴的問題,我也無法給她解決。嘿嘿!因為,我的粥,還要等著我自己去吹涼哦!所以啊!還是各自看好自己的奶酪,別沾染上了腥味,老鼠就不會弄丟,貓也偷不著了吧!?


​少年的心就像是一首首不同的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飄落了誰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