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4/24

正是青春年少時


山河拱手,為君一笑,隨你走在天際,看繁華滿地。長歌當哭,為那條漫無邊際的鐵軌,為那麼多無法兌現的諾言,終散作雲煙。你的路途從此不見蒼老。褪去風華,我依舊靜靜地凝望著你,誰在歲月的風塵中長長歎息。我竟在青春年少時穿越時空,遇見了同樣青春年少的你。就這樣,生生的兩端,我們彼此站成了岸。

初識你,是那句幾乎家喻戶曉的詩,“面朝大海,春暖花開”。認真地了解你,是從筆友的詩裏,她說:“死了的孩子,他並不孤單,他選擇了暗夜,與寂寞相伴……千年之後,海水淹沒了村莊,不知是否有人記得,有一個孩子,屬於黑夜,屬於冬天。”海子,我記住了你的名字。那時還只是初二,看著這些文字潸然淚落。

初三的時候我買了你的詩集讀了一遍又一遍。我愛上了你清新灑脫純粹的文字,愛上了你放蕩不羈的性格。我喜歡初三語文書上你那張神采飛揚的照片。最愛你那首《四姐妹》:“風後面是風,天空上面是天空,道路前面還是道路。”在這頗掙紮頗希望的文字間,我似乎讀懂了你那顆孤寂的心,和充滿蠱惑的、殷紅色的血與淚。也許,愛情本來就是一個人藏在心靈最深處的羈絆。單純的單方的愛,終不過是一廂情願。薄情轉是多情累,曲曲柔腸碎。愛到痛的夜晚,寂月空靈夢拾遺。

前不久學校文學社邀請了丁老師來講課,正是海子。丁老師別出心裁地把課題命名為“詩人之死”。誰也不會懂得那一瞬間我的心潮澎湃,腦海中閃過的是低聲怒吼的十個海子,他的黑發被扯亂,被劈開的痛楚在大地彌漫。正是春天,薔薇開出的花朵沒有芬芳,只因想念一個人、懷念一段傷。無須淚水,無須語言,只須有那麼一種,幹幹淨淨的緘默與存在。

也許是巧合,也許是注定,會讓我在正值青春年少之時,遇到同樣青春年少的你。如果可以轉換時空身份和姓名,是不是可以讓我觸到你的手,讓我相信今日的下弦曾是十五的月圓,讓我相信眼前的滄海曾是無際的桑田,讓我相信來自於生的終歸於死、癡守於愛的終將成恨,讓我相信春到芳菲春將淡、情到深處情轉薄。旦夕間,情知對於生命的千般流轉,盡須付以無盡的忍愛。

感謝生命讓我遇見你,盡管只是透過安靜的文字,讓我讀懂一顆寂寞憂傷的心。花開花落,緣起緣滅,年複一年,我只希望,會有一個春天的海邊,會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Insiders"" effect" The story of the priest and miners Hollow wood I imitated those who To help customers overcome their fear Sales in which fear 90 minutes of sleep = a complete sleep cycle The wild chrysanthemum efficacy and role All kinds of people's sleep time Schizophrenia


浮華往事,淋起的寂寞傷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回憶時生命亦時刻在蒼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