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9/26

故鄉的柳絮


故鄉的柳絮


“三月一路煙霞鶯飛草長,柳絮紛飛裏看見了故鄉……”每當這首《廬州月》傳來,我的心都不由得收緊,直到我的靈魂出竅,與故鄉的柳絮一起飛揚。

記憶裏,柳絮是我童年的玩伴。每年的四五月份,一隊小夥伴洋溢著笑臉,爽朗的笑聲回蕩在柳絮紛飛的天地之間。柳絮輕舞,惹人追逐,我伸手捕捉它的身影,想要把它捧在手心,卻拗不過它輕盈的身軀,一不注意,它便乘著風兒從手邊飛去。它也追逐著我,在清秀的山水之間,它總是調皮的爬上我的後背與胸膛,與我親切地問好致意,然後去尋找它的歸宿。童年的柳絮啊,你這舞動的快樂精靈,分明已在我的靈魂深處紮根。

不僅如此,故鄉的柳絮還是夏的使者。鶯飛草長的三月一過,有些小巧的柳絮就開始乘風飛舞。這些可愛的小精靈就像是輕輕吹起的蒲公英,拋棄舊時的依賴,勇敢地浪跡天涯,直到在一片新的土地上紮根、長大。這個晚春的時節,它們是美麗的使者,在綠樹環繞的山水四周,上演著一場綺麗的“雪花舞”,告訴人們夏天將要到來。古有贊雪者曰“未若柳絮因風起”,此時亦可稱讚柳絮“恰似雪花隨風揚”.

不知何時,柳絮與“故鄉”這個概念凝結在一起。或許,早在遙遠的古代就有了關於柳絮的定義。“浮雲柳絮無根蒂,天地闊遠隨風揚”.雖然此句是對聲勢的描寫,但其中暗含著作者對柳絮象徵意義的肯定。而在我眼中,這飛揚的柳絮也牽掛著故鄉的懷念與記憶。

飄啊飄,故鄉的柳絮歷經歲月滄桑,頑強地從往昔的時光流轉到現在。它們依然在晚春的時節悄悄飛起,尋找自己的歸宿,很久、、、一直到初夏,它們仍舊在飛,它們殘損的身軀詮釋著它們的疲憊。是啊,昔日肥沃的土地穿上了堅不可摧的“外衣”,它們無法紮根,無法棲息,只能在不屬於它們的天地裏迷茫的飛來飛去,直到枯萎、凋零、死去。於是,它們的意義被抹殺,成了真正的紛紛揚揚,漫無目的。

我凝神佇立,欣賞柳絮漫天飛舞的場景。耳畔依稀傳來一首《廬州月》,引起我的思念源起,卻無法繼續。

也許,在夢裏,有一朵柳絮找到了自己的歸宿,在故鄉的土地上紮根、長大……WriteQiaoYu theyareinarelationship I’mplanningatrip RobinBain'shandtoprovethatheisthekiller TheIrishradioandtelevisiondocumentary lightblue-green Men’shairloss TangSeng Thesubtlefeelings newgoalsfornewyear

關鍵字: 快樂 靈魂 枯萎

網路小說有感←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秋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