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聽奧 陳怡君|聽奧捷報 陳怡君 踢出台灣首金

2011/06/17

相思墓

相思墓
男孩兒叫凌,一個很樸實的青年。他用整個心靈來愛她,發誓今生非她不娶。

女孩兒也愛男孩兒。她告訴男孩兒,她是一個美容師。男孩兒就想,她一定是一位替新娘化妝的美容師,於是堅持要到她工作的地方看看。女孩兒想,事實終歸是事實,無法永遠隱瞞,於是答應了他。

在一家咖啡廳裡,女孩兒等待著男孩兒的到來。

其實,她是一個替死人化妝的美容師。從事這種行業的人,一般情況下,是不大容易找到結婚對象的——哪個男子願意接受一個整天跟死人在一起、用雙手觸摸屍體的女人做妻子?但她還是想賭一賭。

“星期日快樂!”男孩兒從咖啡廳的門口進來,手捧一大束鮮花,笑著:“這些花是送給你的。走,去看你的工作間。”

從這裡到女孩兒的工作間,其實不過就三百步路的光景,可女孩兒卻遲疑了。

男孩兒不知道,在她們這個行業之中,花朵,就是訣別的意思。男孩兒送她鮮花,意味著他們愛情的結果就是分手。

她淒淒地笑了笑。

站在停屍間外,女孩兒聲音顫抖地說:“這就是我的化妝室。”

男孩兒呆住了。然後,他慢慢地移動腳步,低著頭,離去。

女孩兒淒涼一笑,我早知道,會是這種結局。

他們再沒有聯絡。

夜晚躺在床上,女孩兒腦海裡,幾乎全是男孩兒的影子。所有過去的鏡頭,一個一個,電影畫面似的,重複在她心中上演。往日的絢麗,變成了今日的諷刺。觀眾只有一個人,就是她自己。

幾個月過去了,她的心恢復了平靜。

一天,一個同事對她說:“臻,今天剛從醫院領回一具屍體,死者是因車禍喪命的,臉部有多處要處理。”女孩兒掀開了白布,瞬時,一陣心痛襲遍她的全身。

是他,凌,不知在她夢中出現多少回的男孩兒。好不容易,她恢復平靜,忍住痛,幫他化妝。化著化著,淚,淌下她的臉頰:身旁,有個小女生,正娓娓向她敘說一個故事。

故事說,有一個男孩兒,愛上了一個替死人化妝的女孩兒。當他得知真相後,遲疑、猶豫、徘徊。他想放棄,心卻又無端地痛,於是,他想靜下來想想。於是,在那段日子裡,他嘗試與另一個女生交往,想藉此把她忘掉。可是一天,在馬路上,​​他瞧見一個背影,酷似前女友的影子。鬼使神差,他忘情地追過去,卻撞向一輛呼嘯而來的大貨車……

小女生正是凌的妹妹。追趕影子的那一天,她清楚地聽到,當時,哥哥口中呼喊著一個名字:臻!

深紫色的天暮下,女孩兒終於有了男孩兒的答案——她的名字就叫臻。

輕輕地撫平男孩兒眼角深色的皺紋,女孩兒掉下最後一滴淚。口中吟念的,惟有無盡的相思:

以前,相思是這片蔚藍的大海/我的等待在這頭/你的故事在那頭/如今,相思是一座被歲月塵封的墓/你的肉體在裡頭/我的靈魂在外頭……
繼續閱讀
2011/06/17

丁乙慢慢發現

丁乙下樓,到外邊花20塊錢買了一隻香辣雞。吃飯時,老婆從冰箱裡拿出啤酒,說,俺給你配瓶酒。
丁乙剛要開瓶,門鈴響了,有人問,這個月還訂奶嗎,今天都29號了。丁乙回頭瞧瞧老婆,老婆正拿著起子敲得酒瓶叮噹響。
丁乙慢慢發現,如果兩口子到菜市場買魚買肉,老婆會先買包醬油、醋啥的拎在手裡;如果準備買袋米,她會先付一把掛麵錢……丁乙的錢花得肉痛,但心裡還得自我安慰:被窩裡划拳沒外碼,肉爛在鍋裡,肥水沒流外人田,她不掙一個子兒你也得養活她,何況是梅花間竹呢!
這天,丁乙下班時在樓道裡看到水費單子,50元!想了想,他轉身去小店買了包味精,哼著小曲上了樓。進了家,他把單子抖得嘩嘩響,對正在廚房裡忙活的老婆說,該交水費了。老婆漫不經心地說,是嗎,俺算著水費該你交,俺正準備交電費呢。丁乙一聽跳了起來,冰箱、空調、洗衣機……俺的娘哎,聰明反被聰明誤,這回虧吃大了!
兒子要上學了,報名那天,打車費20元是丁乙付的,報名費5元是老婆掏的。過了幾天,老婆將一紙通知書推到丁乙面前,5元報名費是俺拿的,贊助費4500元輪到你了;八月份學前培訓150元俺出,九月份開學學費600元你拿……老婆喋喋不休,丁乙感到恐懼,他大口喘著粗氣,軟癱在沙發上。
丁乙無奈地簽下城下之盟,遞上降表,做老婆的順民,繼續每個月討幾個小錢過日子。梅花間竹,見你的鬼去吧!
繼續閱讀
2011/06/17

交得比任何一次都徹底

丁乙把財權交給老婆了,交得比任何一次都徹底。
兩個月前,為開支問題兩口子發生過激烈爭執,丁乙說,老婆過日子不會精打細算、不會細水長流、不懂得一粥一飯當思來之不易。老婆說,你不當家不知柴米貴。丁乙說,上學時俺還當過室長呢!老婆說,那你說咋辦?
好辦,新​​社會新國家各人掙錢各人花,咱實行AA制!丁乙提出建議。
老婆哏也不打,說,行!
丁乙想了想又說,純粹的AA制太薄氣,又傷感情,咱變通一下,就是你花一次錢俺花一次錢,俺花一次錢你花一次錢。
老婆說,你說是梅花間竹?
丁乙點頭,對,梅花間竹!
老婆想也不想,行,就梅花間竹,但有一條,誰先抗不住誰徹底交權,不得反悔。
丁乙說,俺一個大老爺們儿,吐口唾沫落個釘!
丁乙竊喜,心想,你一盒化妝品好幾百,俺不嫖不賭只抽個煙喝個小酒還抗不過你?小樣兒!
第二天一早,丁乙起來熬好稀飯,到街上買了1塊錢的糖糕、2塊錢的油條。中午回家,桌子上放著一瓶老乾媽豆豉,6塊多錢,老婆買的。
晚上,兒子要吃雞,丁乙說買個雞腿行不?老婆白了他一眼,你也是個爹!丁乙說,別說一隻雞,就是要俺的頭也揪下來給他!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