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1/04

書價、書店、讀者─一點感言

從網上得知有河BOOK剛滿一週歲,我記得還是不久之前的事,還來不及造訪,如今已經走過一年,真是可喜可賀。恰好最近讀到紐約時報一篇報導:《德國邊境的威脅:便宜書》日期是2007年十月二十七日,剛好與書有關,讀來頗具應景的價值。我嘗試摘錄其中的大意分享讀者,順便談談我的感想,也算是我對類似有河BOOK這類創意與理想兼備的書店,某種期許與祝賀。

記者開頭透過和幾位德國小型出版商的對話,回憶他們幼年時代對書籍的愛好,以及當年德國的訂書之便。德國戰後,從回憶中似乎不曾出現我想像中的精神貧瘠。這位出版商住在一個不出名的工業城,人口兩萬左右,大體都是鋼鐵工人。他可以向德國各地訂購各種書籍,而且一天之內即可收到。(Amazon.com強調他們也可辦到,只是你得付一筆費用)他的說法是,戰後的年代,整個法西斯統治後的思維,就是他們需要書籍,配合各種教育單位,以整修社會。

這位出版商的妻子也透露相同的經歷,她住得更偏遠,她回憶當時在德國訂購藥品,也可隔夜拿到,而運送藥品的卡車上,同時裝載了書籍。藥能治病,書能安魂,兩者搭配,果真是相得益彰。

記者強調要理解美國與歐洲的文化分野,書本行業是個開端。美國的連鎖書店讓鄰近的中小書店逐漸絕跡,但在德國似乎每個街區(block),都有大小不一的書店。德國書籍協會(The German Book Association)統計,約有4208個書店,14000個出版商加入其會員。2006年在德國共有94716種新書出版,而美國人口是德國三倍,但在零五年美國出版的新書約有172000種,還不到德國兩倍。


 這些數字顯明德國人出版閱讀氣氛濃厚的程度,難怪法蘭克福的書展能長期領先世界,這是整個國家民族共同塑造的氣氛。接下來的事就讓我感到吃驚了,當然這只證明我孤陋寡聞。德國書籍文化能興盛多年,根據報導顯示,有一個行之多年的原因,就是德國書籍行業要求所有書店,包括網上書商只能依公訂價格售書,也就是說書籍不二價。舊書或受損的書除外,在德國,書籍打折是非法的。這對我們這些熟悉享受打折文化的華人來說,這種做法簡直是天方夜譚。吃驚的人可能不只是我,然而這種制度的結果,確實幫助許多素質精良、小本經營的書商得以存活。


記者在此開始切入文章的主題,整體而言,去年整個德國的書價掉了0.5個百分點。原因何在?因為鄰國瑞士最近決定,准許德文書籍打折,這個行動讓某些德國書商感到恐懼,因為此舉可能會迫使德國跟進,危及他們行之有年的制度,也傷害他們豐富多元的書籍文化,甚至迫使他們步上英美連鎖書店的後塵。德國文化裡有種硬梆梆的東西,書價一致符合也許他們的民族性格。我不知道德語世界的讀者該為此慶幸?還是惶恐?

記者透過訪談,轉述了德國人對書籍的觀念。有位受訪者強調說德國形成國家為期較晚,是教育的觀念使他們能凝聚一起,而「書籍和我們的自我認同是不可分割的」。正因此一制度,有的書商就能專注某種領域,例如出售專研歌德的著作。有些書商也能向特定的社區或讀者群提供服務,這些社區也能對書商出售的書籍表示意見,不必顧忌連鎖書店的品味和壓力。定價制度非德國專有,法國也曾經如此,有一度法國曾經放棄,末了發現折扣對小書商的傷害,才重新復原。然而,這個德國人引以為傲的制度,卻因瑞士的轉換而受到威脅。


有些小型出版商感到憂心,如同他們目睹英美書店的現象,價格戰使許多中小型書店喪失競爭力,而逐漸消亡。小書店沉淪,下一波就輪到他們。那些量小而精的出版商依靠的正是那些堅持品味,有獨特格調的中小型書店。皮之不存,毛將焉附?他們的憂心不是空穴來風。有的小出版商已經發現類似的危機,尤其是連鎖書店擴大增長的速度,讓他們感到恐懼。因為連鎖書店對暢銷書興趣濃厚,對那些小眾出版商的銷售代表不感興趣,甚至也不願和他們見面。如此,「我們目錄上3/4的書籍就難以賣出了,然而出版這些書籍至關重要,因為我們信任這些書,也因它們創造品質的氛圍」,「以往當我們說這是本好書,人是相信的。」這種憂慮溢於言表。按記者的說法,德國相信出版這類高素質的書籍,是他們的文化職責。


在華語世界應該不存在這類型問題,買書打折幾乎是天經地義的事,管它是手段還是必須。我們的問題更多是如何激發讀者,創造閱讀品味,願意進行文化消費。這是歐美許多百年書店仍能持續,甚至擴大、繁衍的原因。沒有夠多對閱讀感興趣的讀者,出版行業、各種書店都難以發達,甚至連生存都難。這種問題近年來我們都略有耳聞,即使我們不是專家也體會得到。


但今天我們擁有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是以往完全不具備的,難以想像的便利,就是我們有網路。我們有難以想像的方便,無論購書或閱讀,我們也可藉此找到諸多閱讀、研討、蒐書的同好。天涯若比鄰,雖是虛擬之境,卻也無比真實。所以有河的存在證實了這種可能。商業的危機仍舊存在,折扣的威脅也無可避免,但我相信讀者,熱切專注的讀者,培養涉獵習性的讀者,透過網路上的交流、搜羅,仍是促使書店得以活躍,激發互動、產生創意、創造品味、堅持風格的根據。但願我們的閱讀文化與日俱增,逐日進步。


PS:問個實際問題,什麼時候我可以使用信用卡在有河訂書?不需隔夜寄到,海運也行,向來我很有耐性。


世界最大書店?←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書簡中的愛情(舊文修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