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11/21

旅程所見─攀爬長城

旅遊團領我們到居庸關,不是八達嶺。我想可能一生中我們只會來此一次,充當好漢。雖它年日老邁,但仍氣勢軒昂。居庸關離北京不遠,然而目睹群山遠近重疊,城牆沿山勢起伏,盤據險峻山頭,塞北孤絶的意象立刻浮現心底。

 

關口雖不是長城起點,但想到由此西行蔓延幾千公里,仍感到它壯闊的偉岸浩瀚。古人詩句「一片孤城萬仞山」裡的境界,讓我感到守城兵丁的孤寂,彷彿邊城深劇的隔離,其中的艱困与不便,讓人覺得歸鄉之路遙不可及。

 

 

長城何以成為重要景點?它代表的歷史意義應是最主要原因,它幾乎就是中國的代名詞。我還記得多年前電視片《河殤》對長城的批判,認為它是中國數千年來一種封閉文化的象徵,就如同龍這樣猙獰醜惡的形象,不宜作中國的象徵一樣。

 

 

然而這道防線曾經阻擋了犯邊的胡人。北或西來的外族人,當然不是到中國來敦親睦鄰,他們要來搶點東西。於是這道綿延冗長的城牆,高大聳立的烽火台,彼此遙望呼應,這接連的氣勢,成為嚇阻或暫時抵禦、隔離的力量。它應該叫某些雄心不大的胡人,知難而退。但是有一天,當洋人乘著炮艦從海邊打過來,長城真就廢了,真成了只供憑弔的古董。在開放的年代,長城當變成封閉的代號。我們許多人早年唱的《長城謠》,不只表示對彼岸的鄉愁,也表示了些許政治意圖。如今一切都在轉變,長城的歷史任務,早已完成。如今它就是個象徵,一個彷彿吸引旅遊團的象徵。

 

 

而如今遙遠孤絶的景象不再,今天它門庭若市,是觀光客必經之地,然而攀爬長城漫長的階梯,仍是個挑戰。氣喘之餘,想到白雪皚皚,大地封凍,狼煙四起的景象,古詩中的意境彷彿一時之間都變得立體了。 附記:我從不同距離和角度拍攝同一座烽火台,發現遠距離的剪影,最能表現長城孤絕的形象。

 



刮風的北京─記變身的798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旅程所見─水色天光記九寨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