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1/07

走訪世紀之毒的故鄉‧台鹼安順廠


走訪世紀之毒的故鄉‧台鹼安順廠

    荒野培力二期2006/9/30、10/1期中戶外踏查的重頭戲除了二仁溪之外,就是台鹼安順廠。我想,大多數的人跟筆者一樣,剛開始對台鹼安順廠並不了解,讓我們先從認識它開始。

認識台鹼安順廠的歷史

   「台鹼安順廠」是台灣鹼業股份有限公司安順廠的簡稱,現為中國石油化學工業開發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石化公司,是中國石油股份有限公司的子公司)位於台南市顯宮里、鹿耳里區內之一批關閉工廠,原係1942年(明治17年)時,由日本鐘淵曹達會社旭電化工株式會社所興建之工廠,當時主要用來生產燒鹼、鹽酸和液態氯,同時兼為日本海軍製造毒氣的工廠。

    1945年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日本天皇於8月5日宣佈無條件投降,陳儀承國民政府之命來台接受日投降,並成立「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及「接收委員會」進行軍事接管及日產接收。當時,鐘淵曹達會社旭電化工株式會社由「中華民國台灣省電化業監理委員會」接收。

    1946年7月2日,行政院公佈「台灣省接收日產企業處理實施辦法」,鐘淵曹達會社旭電化工株式會社成為國有公營企業,並更名為「台灣製鹼股份有限公司」,1946年12月25日復工生產。

    1947年2月,又易名為「台灣鹼業有限公司」,並於1964年試製成功五氯酚鈉,並隨之生產。1965年7月1日正式變更為「台灣鹼業股份有限公司」。

    1969年實施五氯酚增產計畫,並興建當時號稱東亞最大、可日產四公噸的五氯酚鈉工廠,台鹼公司主要產品才轉至五氯酚,以外銷日本為主。1979年,台鹼公司在環保與經濟因素的考量下,於當年六月停工關廠,並封存了近5,000噸五氯酚於廠區內。五氯酚的製程中會產生更具毒性的副產品—戴奧辛。戴奧辛不溶於水,為脂溶性物質,可透過食物鏈持續累積。

    自1946年迄1966年,台鹼公司之股權由政府所有,經濟部占百分之六十,台灣省政府占百分之四十。1978年,台鹼安順廠停產五氯酚納。1982年3月,經濟部下令裁撤台鹼公司,台鹼安順廠隨之關閉,高雄廠由中石化公司接管。1982年4月1日,台鹼公司依公司法與中石化公司合併後消滅。1994年6月20日之後,中石化公司逐步轉民營。

    四十年期間,台鹼公司先後生產燒鹼、鹽酸、液氯和五氯酚。如今留下的,是汞、五氯酚與戴奧辛等有毒廢棄物與深遠的影響。 


台鹼安順廠衛星空照圖

地理位置

    台鹼廠區位於鹿耳門溪南側約一公里處,涵蓋台南市顯宮里、鹿耳里社區,佔地十分廣大。如圖所示,在廠區內部,有一個大貯水池,周圍有許多魚塭,貯水池旁邊有一條竹筏港溪,竹筏港溪再流入鹿耳門溪,最後再由鹿耳門溪出海,對當地的農漁民生息影響深遠。


緊鄰貯水池的竹筏港溪
圖中右上角兩棵樹下,住著一戶人家,世代補食貯水池魚類,
經檢測血液中戴奧辛含量超出標準甚多,已列入持續追蹤對象。



竹筏港溪的警告牌,溪裡還留下居民補魚的網具;
官員文字造詣頗深,值得細細揣摩其原意


為什麼台鹼引起大家的關注

    台鹼,顧名思義就是生產「鹼」,一開始採「水銀法」電解濃鹽水反應製成氯氣(Cl2)和片鹼(NaOH)。過程中,生產一噸片鹼大約要消耗150~260克的汞,而其中50﹪的汞存在廢鹽水中,此廢鹽水通常被當作廢水排放,進而污染河川與海洋。後來為了避免汞污染,製程才改以隔膜法製鹼。

    汞(mercury)又名為水銀,是常溫下唯一以液態存在的金屬。汞可以元素汞、無機汞和有機汞的狀態存在,被廣泛應用於水銀溫度計、鹼氯工業、農藥、水銀燈、紅藥水、牙科填補蛀牙等之重要原料。元素汞經細菌分解可轉換成有機汞,汞與其化合物屬脂溶性,其中以有機汞毒性最強日本熊本縣水俁灣於1953~1960年間曾引起水俁病,主要污染物質即由甲基汞污染所引起。病人中毒症狀主要以神經中毒為主,如語言失調、視覺障礙、走路失衡與記憶喪失等,同時亦發現有胎兒智能障礙與畸形的案例。

  我國政府於民國61年公告禁止使用有機汞農藥,民國78年公告禁止以水銀電解法生產液鹼,但依據民國75年12月台灣地區環境保護年鑑統計資料顯示,台灣地區曾生產的汞污泥之鹼氯工廠計有台塑公司前鎮廠等七家工廠,總計52599公噸。工業局估計有10萬噸。環保團體則估計約有13萬噸,因如台鹼安順廠生產鹼氯近40年,然大部分的汞污泥竟不知去向。根據黃老師訪談得知當時汞污泥部分被水沖入鹿耳門溪,部分被牛車、小貨車載走而不知去向,部分留存在海水貯水池中,還有部分則留存在廠內泥土中。

    除了汞污泥之外,台鹼安順廠於民國53年試製成功五氯酚鈉,民國58年實施五氯酚增產計畫,並興建當時號稱東亞最大可日產四公噸的五氯酚鈉工廠,台鹼公司主要產品才轉至五氯酚,以外銷日本為主。民國71年台鹼公司在環保與經濟因素的考量下,於當年六月停工關廠,並封存了近5000噸五氯酚於廠區內

    五氯酚為白色結晶體,五氯酚鈉為淡黃色粉末,具劇毒,可溶於水,主要應用於農藥及木材防腐劑。據黃老師訪談當時附近養殖業主口述,當時五氯酚污染造成虱目魚上唇內縮,下唇外張,確實對附近養殖業造成很大的傷害。

    近年來發現,在五氯酚的製程中會產生更具毒性的副產品—戴奧辛。戴奧辛不溶於水,為脂溶性物質,可透過食物鏈持續累積,其中以2、3、7、8-四氯戴奧辛毒性最強,稱為世紀之毒,其毒性是砒霜的數千倍。世界衛生組織於1988年訂定,人體對戴奧辛類化合物的每日容許攝取量為每公斤體重1至4皮克(1pg=10的負12次方g),由此可知其毒性之強。 


碧波萬頃,景色幽美的貯水池
美麗的外表之下,暗藏著許多危機

暗藏危機的美麗池水

    我們一行人在黃煥彰副教授(請參考黃煥彰副教授小檔案,以下簡稱黃老師)帶領下來到竹尾港溪畔,準備開始第二天的勘查行程。首先,映入眼前的有一個非常廣闊的大水池(13.5公頃),碧波萬頃,加上輕風徐來,讓人不禁感到心曠神怡,陶醉不已。但是這樣的好心情維持不了多久,大家的眼光很快就被水池邊好幾個警告牌吸引過去,不同的年份、不同的單位,油漆的顏色新舊不同,但都明顯地傳達一個訊息—這個水池很有問題。筆者算了一下,總共有四個警告牌比鄰而立,不同的年份、不同的單位、不同的措詞,反應出不同的時空背景、不同的處理心態,仔細去揣摩,還挺有意思,茲分述如下:

台鹽公司:「池深危險,請勿靠近」;

中石化公司:「請勿在此釣、捕魚,違者依法究辦」,這個警告牌因年代久遠,告示文字幾乎看不清楚;

中國石油化學公司:「警告:本貯水池魚貝類有受污染之虞,禁止釣捕,以免危害健康,違者依法究辦」,已經承認污染的影響;

台南市政府:「警告:中石化安順廠海水儲水池依經本府公告為土壤污染管制區,禁止於海水儲水池內置放或架設魚具、蚵架或竹筏等補撈或養殖之設備及於海水儲水池內捕撈魚體,並請勿食用及販售。如未遵守上開規定將以違反土壤及地下水整治法第十四條第二項所定污染管制區管制辦法第十條規定,並依同法第三十五條第二項所定處新台幣十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鍰 中華民國九十三年七月一日」。 


Scott 有生以來,第一次在同一塊區域見到如此琳琅滿目的警告牌


    越晚設立的警告牌寫的越清楚,這個水池真的潛藏危機。黃老師拿出資料圖版為我們說明,經抽樣檢測位於水池周圍的竹尾港溪及鹿耳門溪所捕撈的漁獲,體內戴奧辛含量均超過標準甚多(請參考下圖)。 


竹尾港溪及鹿耳門溪水產戴奧辛含量圖示


    民國93年10月間,台南社大委請成功大學幫台鹼安順廠旁的一位老婦人進行檢測,結果血液中戴奧辛濃度竟高達 308.553 pg.I-TEQ/g脂質(pg =皮克,為一兆分之一克;I-TEQ為國際毒性當量;根據環保署的檢測資料,我國焚化爐周邊居民的血液中戴奧辛濃度平均值範圍為14-24 pg I-TEQ/g脂質),是台灣目前所測出的最高值,這個數據還同時刷新了世界紀錄;也讓台鹼安順廠隱身地底二十年、並持續擴散流布的污染問題再度浮上檯面。 


繁華不再的圍牆內辦公室

探訪元兇

    我們一行人在黃老師的帶領下來到台鹼安順廠大門,只見大門深鎖,裡頭廠房已經拆除,只剩一棟辦公室,目前有台南市環保局員工進駐,定時騎車巡視貯水池周圍,防止民眾捕撈魚穫,誤食危害健康。


創下戴奧辛濃度世界記錄的水溝


    整個廠區分為四個部份:海水貯水池、鹼氯工廠、五氯酚工廠、五氯酚污泥棄置廠。當初在工廠關閉後,曾在五氯酚工廠的一條水溝,檢測出戴奧辛濃度高達6410萬pg創下世界記錄,遠超過國內環境土壤中戴奧辛濃度管制標準 1000 pg。現場我們很容易能找出來那條水溝的位置,因為它周遭的草都枯黃無法成長,五氯酚是用來製造殺蟲除草的原料。工廠舊址上目前堆放許多太空包,裡頭存放當初挖掘污染源的地表土,太空包再覆蓋一層塑膠布,就這麼擺放在室外,風吹、日曬、雨淋。整個廠區只有稀疏的雜草,沒有其他植物生長,讓矗立在場區的警告牌顯得特別孤單醒目。


因年代久遠,五氯酚污泥棄置廠警告牌的文字已經看不清楚了,
但是,我們的警覺心也應該隨著淡忘嗎?


    因為長期的雨水沖刷,廠區的海水貯水池的底泥也受到汞及戴奧辛嚴重的污染,連帶地也汙染了竹筏港溪及鹿耳門溪,甚至附近海域,造成鹿耳門溪勇奪台灣地區十二條河川中、下游底泥戴奧辛背景調查數據第一名,也讓顯宮里、鹿耳里地區的居民勇奪台南市城西焚化爐附近各里居民血中戴奧辛平均值的前兩名。民國90年台南市政府環保局以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法公告台鹼安順廠為污染管制區,民國91年1月中石化將戴奧辛與五氯酚高污染土方挖除移至封閉式鋼筋水泥暫時儲存槽中。

    因為探討台鹼安順廠汙染的問題,日本當年研究水俁病的專家--熊本大學原田正純教授受邀來台協助指導,原田教授先後來台三次,最後他向黃老師提出三句忠告令人憂心忡忡:

「你們污染調查資料太少,應該要做污染流佈調查。」;

「依照日本的經驗,這種情況會影響下一代。」;

你們的問題比日本還嚴重,因為同時有汞與戴奧辛的問題。」


市政府設立的魚塭警告牌


被禁養的魚池只能任它荒蕪


漁民的悲哀,全民的隱憂

    我們沿著廠區周圍繞一圈,發現周圍的漁塭因為受到污染已經全面禁養,到處可以看到市政府設立的警告牌,景象顯得有點淒涼。黃老師表示,有錢的漁民,可以做別的生意,把魚塭荒廢著,真正窮的漁民,才需要養殖水產,可是當初政府核發補償金時,並不是以水產放養量來核發,而是以養殖地面積來核發,造成政府不義於前,不公於後,真叫那些窮漁民情何以堪。
 


鹿耳門溪中的養蚵(牡蠣)棚

    繞過漁塭,來到鹿耳門溪,溪面寬廣,溪中有許多蚵(牡蠣)棚排列整齊,數量繁多,想必賴此維生的養蚵人家不少。蚵棚旁還有許多釣客在釣魚,真的要為他們的健康擔心。鹿耳門溪有一水門,水門有涵管跟台鹼安順廠海水貯水池相通,據說目前已經封閉,防止污染持續擴大,但是在封閉之前,已經污染了幾十年了。封閉之後,汙水不再出去,但是污染的底泥還是存在,公部門並沒有清除的計劃,老百姓的健康持續還要受到威脅,首當其衝就是當地的居民,癌症在當地,算是很普遍的疾病。


鹿耳門溪的水門,左上方為出海口


遠處藍色圍牆再過去,就是台鹼貯水池,
池水在未封閉前,透過下方涵管可排放至鹿耳門溪,
污染也因此擴大!


鹿耳門溪涵管上的釣魚人
不是勇敢,是因為無知;
不是無知,是因為資訊不足!


總結

    不知道大家看完這篇報導心理做何感想,應該有一些些的震撼吧?!台灣就這麼小,大家是一個生命共同體,不管政治立場、族群種類、士農工商,大家彼此息息相關。別忘了,台灣西南沿海所生產的水產品,可都是運送到全台各大小超市、市場販賣,誰都不能置身事外。台南污染的問題,包括台鹼安順廠、二仁溪、鹽水溪等等,這不是當地居民的問題,更不是黃老師一個人的問題,是我們全民的問題。台南污染的問題只是台灣地區污染的案例之一,潛在未被發現的案例不知還有多少。大地是我們共同的母親,水是母親的血液,土壤是胎盤,河流是血管,海洋是心室。如今母親生病了,如果我們沒有良知去面對問題,失去勇氣去解決問題,那我們將喪失孕育下一代的能力與資格。

這一切,真的是你我所樂見的嗎 ?

參考資料:

◎ 黃煥彰:失落的記憶–台鹼安順廠
◎ 黃煥彰:失落的記憶–台鹼安順廠(二部曲)
◎ 李建良:台鹼安順廠污染事件之法律分析


補充資料:


黃煥彰副教授小檔案


台南地區環境怖道師:黃煥彰 老師


    黃煥彰,中華醫事學院護理系副教授;台南市社區大學研究發展學會理事長;因為致力於台南地區環境守護的推動及教育,台南當地的居民尊稱他黃老師。

    黃老師,目前在中華醫事學院護理系擔任副教授,教的就是「環境與健康」,對周遭環境污染的議題,原本就相當關心,他投注環保議題的研究,前後已有十幾年的時間。黃老師說:「 若要關懷我們的環境,就要找一個污染最嚴重議題來做。」他因為家住台南,考慮交通的便利性,就相中了惡名昭彰的二仁溪。民國九十年,黃老師在拍攝二仁溪綿延三、四公里的死魚時,邊拍邊流下痛心的眼淚,更堅定他終身只做副教授、「環境佈道師」的職志。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黃老師發現舊台鹼附近土地竟然長不出東西,一連串問號,激勵他逐步揭發真相的決心。追查台鹼案,他勇往直前,覺得自己更像「環境佈道師」。黃老師說:「如果對這塊土地不了解,如何深愛台灣?」他身體力行,經常帶領學生走出教室,用心與眼睛,審視土地的面容。因為探討台鹼安順廠汙染的問題,黃老師有機會認識日本當年研究水俁病的專家--熊本大學原田正純教授,他對原田教授研究、處理問題的態度與精神讚譽有嘉,到目前為止,黃老師被原田教授的一句話深受影響:「你一定要堅持下去,在我們有生命之年,一定要避免類似的水俁病事件在全世界重複發生。」

    是的,愛台灣不能只是嘴巴說說而已,台灣真的需要多幾個像黃老師這樣的環境佈道師,用實際的行動帶領大家一起來捍衛我們原本美麗的山河。


水俁病小百科

文/孫怡君 ﹝荒野環境守護培力工作坊義工﹞

    「水俁」是一個日本地名,位於日本熊本縣水俁鎮,「水俁病」是1953~1960年間由這個地區的居民得到並且發病,引起全世界的震撼而得名。

    水俁病是一種因為甲基汞中毒而引起的疾病,甲基汞對於神經系統的傷害最大,所以得到這種病的人,輕者會出現口齒不輕,面部痴呆,視覺喪失,手足變形,重者精神失常,直至死亡。更可怕的是,甲基汞會經由胎盤感染未出世的嬰孩,造成所生的小孩往往患有先天的水俁症,這些小孩往往是先天痴呆或是重殘,既使是透過治療,也無法根治。

    為什麼人們會得到水俁病呢?答案是工業廢水,水俁病是世上最早出現的由於工業廢水排放污染造成的公害病,由於有些工廠產生的工業廢水中含有大量的汞,又沒有經過任何的處裡就排放出來,當汞在水中被水中生物食用之後,就轉化為甲基汞,而人們吃了這些含有甲基汞的魚蝦,久而久之體內就含有高量的甲基汞而產生中毒-也就是所謂的水俁病。

    水俁病是一種很可怕的絕症,無藥可根治,工廠排放未經處裡的廢水,會對當地居民造成巨大的傷害,例如得到先天性水俁病的孩子們,這些小孩子的命運實在是很悲慘的,他們注定要忍受長期的折磨。雖然可以藉著物理治療,來減輕一些肢體的癱瘓程度,將來的日子總是又黑暗又漫長的。


世紀之毒—戴奧辛

文/吳若瑜 ﹝荒野環境守護培力工作坊義工﹞

    林口戴奧辛羊「榮登」消基會2006年消費新聞第九名,台灣人最悶的金酸梅獎。

    戴奧辛(Dioxins)是210種不同化合物的統稱,包括75種多氯二聯苯戴奧辛(Polychlorinated dibenzo-P-dioxins,簡稱PCDDs)及135種多氯二聯苯夫喃(Polychlorinated dibenzofurans,簡稱PCDFs)。

    戴奧辛被稱為世紀之毒,係因具急毒性,其對雄天竺鼠之半致死劑量為每公斤體重0.6微克(0.6 μg/kg)。而人類暴露於戴奧辛所導致之病變或異常多為極微量的暴露,未見有大量攝入立即致死的記載。戴奧辛類化合物在生物體內具有生物濃縮長久累積之特性,包括皮膚毒性、神經系統毒性、肝臟毒性、致腫瘤及生殖系統毒性等,因此已列入斯德哥爾摩公約十二項管制的持久性有機污染物之一。

    大約有90%以上之戴奧辛透過食物使人體暴露於病源,尤其是魚類、肉類、及乳製品等,其餘則是燃燒行為(森林大火)、機動車輛的排煙、焚化爐排放氣體,與水源污染。

    環保署採取管制污染來源、管制污染排放、及污染減量之方式防治戴奧辛,但仍需要全民共同行動,確實做好垃圾分類、使用低污染及可回收再利用材質的物品、不燃燒廢棄物、搭乘大眾運輸工具、勿攝取過量肉類脂肪及內臟等,從生活中減少戴奧辛產生。

參考資料:

Ettoday新聞網—生活新聞
http://www.ettoday.com/2006/12/07/327-2025067.htm
行政院環保署—全民認識戴奧辛http://www.epa.gov.tw/attachment_file/200506/20050622.html

 


關鍵字: 32 34 35 37 38

恭喜了,人定勝天集團←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北宜路除草 台北樹蛙死翹翹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