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本人所有文章,包含有關政治、經濟或社會上時事問題之論述(即著作權法61條所稱之範圍),未經本人書面授權同意,一律不許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侵害本人著作權者,必定追究。

著作權法第 61 條
揭載於新聞紙、雜誌或網路上有關政治、經濟或社會上時事問題之論述,得由其他新聞紙、雜誌轉載或由廣播或電視公開播送,或於網路上公開傳輸。但經註明不許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者,不在此限。
2012/06/21

台灣外省人是否為最不知感恩的難民

620是世界難民日(World Refugee Day),有許多人特別是台獨與自由時報因此談起外省人是難民云云。聯合國有一個關於此的文件「难民地位公约1951年)」,關於蔣介石在1949年前後帶來台灣所謂的「台灣外省人」是否為「難民」可以參考這公約的定義,看看許多台灣人究竟是為了羞辱並歧視「台灣外省人」而認為他們是「難民」進一步否定他們的權利,還是他們真的是「難民」。

根據「难民地位公约1951年)」第一條:

第一條難民一詞的定義
()本公約所用難民一詞適用於下列任何人:
(
) 根據一九二六年五月十二日一九二八年六月三十日的協議、或根據一九三三年十月二十八日一九三八年二月十日的公約以及一九三九年九月十四日的議定書、或國際難民組織約章被認為難民的人﹔

國際難民組織在其執行職務期間所作關於不合格的決定,不妨礙對符合本款()項條件的人給予難民的地位。

() 由於一九五一年一月一日以前發生的事情並因有正當理由畏懼由於種族、宗教、國籍、屬於某一社會團體或具有某種政治見解的原因留在其本國之外,並且由於此項畏懼而不能或不願受該國保護的人﹔或者不具有國籍並由於上述事情留在他以前經常居住國家以外而現在不能或者由於上述畏懼不願返回該國的人。
對於不止一國國籍的人,本國一詞是指他有國籍的每一個國家。如果沒有實在可以發生畏懼的正當理由而不受他國籍所屬國家之一的保護時,不得認其缺乏本國的保護。

就算中國所稱的「蔣幫」即國民黨及其附庸因為與共產黨對立而可以當作難民,在1949年前後,台灣並非一個「國家」,台灣對當時的中華民國人民是否屬於「本國之外」也有疑義,持台灣地位未定論者或其他說法者也沒有說過1949年之前「台灣就是一個國家」。換言之,就算蔣介石帶領的「外省人」可能在別的國家為「難民」,假設認為台灣當時屬於中華民國的前題下,台灣也無法作為給予庇護權的主體,蔣介石的行為至多可算是「國內的遷徙」。

 

事實上台灣從未在正式文件中有被托管的記錄,但如果把台灣當作「被聯合國托管的地區」,若有人移入「被聯合國托管的地區」,給予庇護權的主體當然是聯合國而非其他,人民自願移入「被聯合國托管的地區」,聯合國又不排除他們,那也是聯合國包容「外省人」而非「台灣」。如果台灣真的是「被聯合國托管的地區」,聯合國允許一個武裝團體到托管區後來還承認他們是一個國家,這就有點類似當年聯合國允許猶太人在巴勒斯坦地區建國,當然也有不同之處

 

若如林志昇、何瑞元認為台灣於19451025日後受「交戰國佔領」即中華民國與美國的佔領,「主要佔領權」是美國,「次要佔領權」是中華民國,台灣仍無法作為給予庇護權的主體,佔領國移入人民也不是「難民」,說殖民還差不多,此殖民是美國與中華民國共同的結果。

 

有許多人認為台灣被中華民國殖民,但無論如何此非本文重點,「台灣外省人」若有機會是「難民」,該怪的是聯合國,某些高級本省人若有不滿且至死不願接受外省人,那在台灣非中華民國的前題下,應該向聯合國與美國抗議,因為聯合國與美國同意19451025日後蔣介石有權移入其屬民,他們已擁有一切權利。

 

以上三者對台灣國際地位不同的看法造成「外省人」不同的地位。

 

然而,在「外省人難民」論述下,潛在論調就是「外省人難民」是「多餘」的,根據世界人權宣言第二條「人人有資格享受本宣言所載的一切權利和自由...無論該領土是獨立領土、托管領土、非自治領土或者處於其他任何主權受限制的情況之下」,就算台灣是被托管與外省人為難民他們也享有人權,除非某些高級本省人自外於人類文明。

 

我認為外省人確實應該感恩,我在外省人法成為台灣人的原因-讀大陳義胞後代梁文傑blog有感(外省人應如何向台灣人感恩)說:

「外省人」當然應該感謝,他們要感謝的是台灣這塊土地與原住民,所有不論先後的移民都應該要感謝是台灣這塊土地與原住民。...

但外省人為什麼不必感謝所謂高級本省人與他們的祖先呢?

 

因為所謂某些高級本省人的祖先殘暴的屠殺台灣原住民與搶土地,強搶平埔族女子,趕原住民到山上讓他成為台語中的「番仔」與北京語的「山胞」, 如果這些原住民在幾百年前就獨立建國而成功抵抗中國明朝人的移民與入侵,說不定早就變成一個新國家或荷蘭的一部份,日本想侵台也沒門!而原住民也寬大到極點,非原住民的台灣人可曾聽過哪個原住民說:當初要不是你們鄭成功跑到台灣,清朝與我們為敵,我們原住民早就跟你們漢人一邊一國了!明鄭與清朝「內戰的延長」害慘原住民...

 

總之,我不認為「台灣外省人」是「難民」,或在最極端的情況下,也是屬於「聯合國允許移入的難民」。

 

前面我提到許多台灣人究竟是為了羞辱並歧視「台灣外省人」而稱其為「難民」,「難民」對原居民而言畢竟是「他者」、「外來者」,原居民排除「難民」或「他者」、「外來者」也常見,最悲慘的例子莫過於猶太人。舊約聖經中出埃及記以降,就是他們在埃及如何受到排擠的苦難史,猶太人應該是史上最著名的難民群。但把外省人跟猶太人相提並論也不恰當,畢竟直到李登輝當總統前,台灣的政治一直由外省人控制,世界上沒有哪一種「難民」可以「帶槍統治」一塊土地還跟許多國家建交,泛稱的外省人也非「弱勢」。撇開統治者,一般外省人如台大教授駱明慶也自承其受了極多的利益。

 

自由時報有讀者投書「台灣曾是二戰後最大的難民營」,他把外省人分成幾種:

1.被拉伕或抽壯丁的部份老「榮民」。

2.就有中國人民志願軍的一萬四千名「反共義士」從韓來台

3.富國島來三萬零八十人、「大陳義胞」來二萬八千餘名,中國大陸災胞救濟總會接運來台十八萬二千二百零八人。

 

蔣介石與統治集團沒被寫入,當然史上也沒有看過如此的「難民」,但就從韓來台中國人民志願軍的一萬四千名「反共義士」言,當時他們有一部份是被美國人逼著來台灣的,非自願的戰俘為什麼是「難民」?根據1949812日內瓦第三公約《關於戰俘待遇的公約》,也沒有任一條規定拘留國可以任意遣送戰俘至其他國或地區,他們應該算被美國綁匪綁架的被害人才對。

 

再說二萬八千餘名「大陳義胞」,是195527212時,中華民國國軍與美國第七艦隊以「金剛計畫」從台州列島上的大陳島撤離的大陳居民,他們像是「由於種族、宗教、國籍、屬於某一社會團體或具有某種政治見解的原因留在其本國之外,並且由於此項畏懼而不能或不願受該國保護的人」嗎?他們有志願也有非志願來台者。大陳義胞村即使到現在也有不少為國有地,部份居民僅有地上物所有權現在卻可都更,他們來台後又受到胡宗南沈之岳特別照顧,即使如民進黨梁文傑一字不識的漁夫外公也可以到調查局當了工友並養活他們一家,現在有哪個文盲可以去調查局工作呢?見鬼去吧!

被拉伕或抽壯丁的部份老「榮民」呢?

我之前談過,國民黨當時是違法徵兵,蔣介石也已下野(SEE 台灣外省人間的階級壓迫:論國民黨抓兵真相與阮經天當兵低級外省人與高級外省人),蔣介石及其軍事集團是犯罪行為,被拉伕或抽壯丁的平民是「不願意」而非「志願役」,是犯罪被害人,為什麼算「難民」?

 

很多人對理解犯罪被害人及「難民」的差別有重大困難,雖然他們知道世界難民日但不知道聯合國究竟講什麼東西,看來某些台灣人要在國際上講道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附帶一提解釋「外省人」,絲柏客在一則令人舒心的新聞---自由巷的掛牌談到一句話很妙:

鄭南榕不是民進黨員,但是他所謂的「外省人」...

 

絲柏客網友幾年前曾在我的blog反對我使用「外省人」一詞,chinghunglinamisgin說這些講「外省人」的是「為中國打殺台灣、只認中國不認台灣」,但他們卻用「外省人」一詞!為什麼他們可以用,卻又看到別人用就抓狂?我奉勸這些網友如果真的恨之入骨,也應表裡如一不用此詞,要反對我在網路上用這個詞,請先從自己做起,別在網路上霸凌。我曾因為馮小剛拍的集結號而批評他所言每一個犧牲都是永垂不朽的」很虛假(SEE 原來共產黨是這樣看待台灣外省人的!?從「集結號」到「內戰英雄」再到蔣介石、蔣友柏與蔣方智怡),他在上海電影節首場論壇《向世界講述中國故事》說「你(中國人)是充滿了造假的民族,假奶粉,假足球,假票房,還有盜版!你這樣的一個民族,憑什麼你的電影走出去,憑什麼你的故事講給別人聽?」,這些高級本省人是否為「充滿了造假的民族」,就從別看到外省人就抓狂做起吧!

最後來談「台灣外省人」該如何看待自己。

外省人當然也可以主張台獨或支持民進黨,但如果到否定自己存在的地步就是一種病態,我在南方朔自由時報的這個專訪很噁提到他在自由時報中的專訪說「我認為兩岸關係最後決定的機會,應該是由台灣人占最大多數的民進黨去決定的」,南方朔這種台南出生住眷村的「高級外省人」,在台灣活了這麼久還沒辦法把自己當「台灣人」真的非常可悲,如果他也把自己當「台灣人」,又怎能說出什麼誰「占最大多數」?人民團體法第四十四條規定政黨乃由中華民國國民組成之團體,每個黨都是台灣人占100%嘛!我認為所謂「外省人」也是「本省人」也是「台灣人」,對自己的土地當然有發言權,就算主張台獨的美國移民,你們也不希望美國人把你這個移民的政權剝奪吧!南方朔的過客心態牙刷主義就是造成台灣省籍對立的主因之一。

我一向認為我父親被國民黨拉伕來台不是「中國難民」既然某些「高級外省人」支持民進黨進而否定其父祖來台的「正當性」,那我就要檢視你們是玩真的還是只是騙人。像梁文傑、趙天麟、南方朔之流者,你們父祖生存所仰賴的中華民國既然非法,你們父祖依賴的外省人中的階級壓迫就完全無立足之地,我很想問一句,你們的父親憑什麼騎在我父親頭上?你們的父親為蔣介石拉伕過嗎?你們的父親為蔣介石管理過下級士兵嗎?你們在台灣享受到的外省與階級利益憑什麼以犧牲我父親的權利為代價?為什麼你們的父親有那麼多自由我父親卻無?為什麼你們的父親在這種情況下活著卻仍然心安理得?

每當我看到某些「高級外省人」我就想起,若不是你們父親這些小螺絲釘屈從蔣介石,我父親也不會被擄掠來台當你們的狗奴才,你們所享有的一切階級利益根本沒有絲毫正當性,現在又一副嘴臉?蔣介石這個殺人魔其後代蔣友柏還會說蔣介石迫害台灣人民,為什麼沒有半個「高級外省人」認錯?

「高級外省人」要否定自己父母對幫助台獨或許是好的開始,但也請把自己父母所賴以為生的醜陋根源公諸於世!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2/6/21

 

舊文節錄:

外省人無法成為台灣人的原因-讀大陳義胞後代梁文傑blog有感(外省人應如何向台灣人感恩)

史明之類的人與民進黨老愛說「臺灣人四百年史」「四百年來第一戰」,他們都從荷蘭人來台開始算,荷蘭人後來沒變成台灣人,所謂台灣史是自哪些人開始?

不就是四百年前渡海來台的「滯台中國人」嗎?(你也可以說他們是中國明朝人)

英國清教徒在162096,登上五月花號(Mayflower)到北美大陸科德角(Cape Cod),之後就是對北美一連串「墾荒」。但是,北美真的是一片荒蕪嗎?

印地安人難道在白人來之前都死光了?

不講白人如何殘暴的虐殺印地安人,當移民到北美時他們衣食無著,後來Squanto與酋長馬薩索德(Massasoit)帶來吃喝的與移民同樂,白人的「報答」不是「風中奇緣」(Pocahontas),沒有「與狼共舞」(Dances with Wolves),也沒有白人來阿凡達(Avatar)一番,只有是引狼入室,只是有感恩節(Thanksgiving Day),沒有印地安人的犧牲,哪來白人的in god we trust呢?

四百年前來台多為「羅漢腳」,大家都說「有唐山公,無唐山媽」,漢人男子娶平埔族女子有這麼容易?都是你情我願?平埔族男子寧可去死?

以前的原住民被稱為「山地人」、「高山族」,講河洛(福佬、holo)的更稱他們為「番仔」,這些原住民原來不住「山上」,是漢人「墾荒」他們才「消失」,是漢人「墾荒」他們才「流浪到山上」,後來更有「吳鳳」的鬼話神話化!

 

現在所謂的「台灣人」有承認過台灣原住民「犧牲」嗎?有什麼假惺惺的「感恩節」嗎?


繼續閱讀
2012/06/15

南方朔這類外省人太多致大台北水患?

內政部長李鴻源表示:「大台北地區在1945年人口約100萬人,現在約800萬人,大家須認真思考台北的土地承載力。最近大家提到的台北可承載人口為500萬的數字是「假如」,須想想另外300萬人該怎麼辦?政府應找出立基點,讓民眾樂意遷到可安居樂業的地方。...」(算土地承載力 李鴻源:將提出具科學根據版本,http://news.rti.org.tw/index_newsContent.aspx?nid=360537

 

這段話我看到2個評論不約而同都引用高雄市工務局長吳孟德「外省人來太多」的論述,一個是自稱野武士的黃創夏「哎!莫名其妙的李鴻源」,另一個是前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沈建德在自由時報「外省人來太多了」的投稿。

 

基本上,我曾表示台灣土地對承載2300萬人很吃力,但我不會說「什麼人太多」,我只反對政府鼓勵人民多生育,我在「論生育率創新低的謬誤:台灣人口必須要2300萬以上嗎?」從人口密度與糧食供給強烈反對網友絲柏客之流與政府鼓勵生育。我認為:人生而為人就有人權,不應盡絕某些人的人權,但政府不斷拿納稅錢鼓勵生育卻忽視其他重要事項如國土規劃是不對的,我當時大聲呼籲:生育率可以輸,台灣不能輸!

 

但自李鴻源一語出現,不由得讓人省思自由時報「外省人來太多了」的論調。

 

沈建德在自由時報「外省人來太多了」是這麼說的:

想不到十年後馬的內政部長,對近日水災也說大台北地區頂多只能住五百萬人,現在卻住了八百萬,加上淡水河的洪水流量比黃河大,沒有治水專家敢保證不淹水。台北是有名的中國城,李鴻源這番談話不是和吳孟德說的一模一樣嗎?

「外省人來太多」的確是問題,李吳所見相同。台灣在一九四九年被流亡的中華民國軍隊吃垮,經濟破產,導致四萬換一元。六十多年後,又因當年的難民來台太多,土地過度負擔造成水災,台灣人為這些中國人付出了六十多年,馬不知感謝,反主張「一中」台灣是中國的,恩將仇報,是人所該為嗎?

 

內政部長李鴻源表示大台北地區在1945年人口約100萬人,現在約800萬人,沈建德在自由時報說「因當年的難民來台太多,土地過度負擔造成水災」,800萬人減去100萬人,難道沈建德口中台北中國城有700萬外省人?

 

外省人佔台灣人口比例約13%,2300萬人乘13%約300萬,所以,假設「外省人來太多」的命題中,就算300萬外省人全在大台北,800萬台北人減去300萬外省人也有500萬。大台北地區在1945年人口約100萬人,難道這增加的400萬人都是當地本省人生出來的?比外省人多200萬的本省人他們不必負責?

 

當年蔣介石來台號稱帶了200萬人來台,軍民號稱600萬,這些「難民」及後代最後變成300萬,2000萬所謂「本省人」對水患負責的責任比例低於300萬外省人,難道300萬外省人不分男女老幼整天沒事都在濫墾山林、破壞河堤、盜採砂石、製造土石流、影響地球氣候、祈雨嗎?

 

不過,或許自由時報認為外省人沒有人權,那我在「舔梁文傑也不是這樣舔的:談永和大陳義胞村267億都更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的外省特權:大陳義胞村的法律定位初探」提過,當年大陳義胞來台時有許多被分配到「新店溪旁」,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還表示「你所引述的永和大陳村的更新報導, 是屬於"都更", 是建商出錢, 居民出地的合作模式, 和一般眷村用國家預算做的"眷改"完全不同。據當地父老說, 縣政府只是劃大餅而已, 並不打算出錢, 只打算媒合建商來做都更. 但多年來並無下文.」,事實上,梁文傑公然說謊,居民出地是放屁,許多居民的「地」還是國有地,現在朱立倫要賣給他們促成都更呢。

 

好,若以住在台北就是負擔論,請問這種戰後到台北新店溪旁如梁文傑之流者,依自由時報看法算不算對土地過度負擔?

 

朱立倫,其父到台北訪友,回程時看到友人家附近有個房子還不錯,當天就決定買下這房子,大學時又住台北現為新北市長,依自由時報看法算不算對土地過度負擔?

 

據銀正雄所言其身世頗為離奇的黃創夏,他自稱原住民,其父為國民黨老兵,其母又是出身台灣中部的農民家庭,現居台北,若其父為外省老兵為真而為外省後代,依自由時報看法算不算對土地過度負擔?

 

南方朔這類高級外省人,被黃創夏表示馬鶴凌要馬英九和這位租屋在隔壁巷子的大哥哥多學習,現居台北,依自由時報看法算不算對土地過度負擔?

 

高級外省人寫「誰是臺大學生?」的駱明慶,現居台北,依自由時報看法算不算對土地過度負擔?

 

還有在自由時報高喊「我是外省人」鼓動政治運動的顧忠華、金恆煒、謝志偉、林保華、外省權貴陳師孟等人,現居台北,依自由時報看法算不算對土地過度負擔?

 

其實,人民有居住遷徙自由,移民也好移居亦無不可,對人類以外的生物言,人類就是負擔,像專精著作權法的高級本省人絲柏客律師,我看過他描述小時的文章,他也非台北出生現在還不是住台北,他就不算負擔?

 

林強「向前行」「阮欲來去台北打拼 聽人講啥物好康的攏在那... 頭前是現在的台北車頭 我的理想和希望攏在這」,非台北出生現在還不是住台北,他就不算負擔?

 

陳水扁在台北大半輩子,當台北市議員台北立委台北市長後為總統,現居土城,非台北出生現在還不是住台北,他就不算負擔?

 

不必再深究下去,自由時報就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然而,即使某些人如此厭惡外省人,一些外省人還是要與他們為伍,這就是自我否定吧。

 

可是,我要再補充一點的是,雖然我與上述許多外省人同為「外省第二代」,而我曾到過台北,但我卻不認為我是自由時報刊登對台北過度負擔的高級外省人,為什麼呢?

 

因為蔣介石早期禁止我父親這類低階外省人結婚,後來娶妻在婚姻市場中也屬極弱勢,我這輩子要在台北購屋大概不可能,現在不住台北,被禁婚的外省賤民其後代也遠不如上述高級外省人多...

 

所以,如果要把台北水患歸咎於外省人,請不要把我這類外省賤民算進去,謝謝!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2/6/15

 


繼續閱讀
2012/06/13

從龍應台不能穿皮鞋看台灣階級流動的族群差異及原因

今天旺旺的中時在短評「淹掉立法院算了」提到一段非常有意思的話,值得一看:

做為最大在野黨,民進黨前一陣子才批評文化部長龍應台穿球鞋備詢,不尊重立法院,此刻卻個個穿著球鞋進入議事堂,就是為了大打其架做準備,這叫尊重國會嗎?...

 

話說多日前龍應台穿球鞋到立法院備詢,引起民進黨立委大爆發,他們說:

文化部長龍應台因為穿球鞋到立法院備詢而引起爭議,4日也依舊故我,民進黨立委陳亭妃受訪對此表示,在立法院還是應尊重一點,「穿布鞋是要來打架的嗎,還是要來跟委員對槓的」,蔡其昌則表示,「可能她覺得立法院是個比體能的地方。」...

陳亭妃則表示,這應該就是龍應台的風格,她聽說龍在台北市文化局時就是這樣打扮,也滿灑脫的,但現在到立法院,應該還是要有基本的尊重,否則會讓人覺得「妳是要來打架,還是要來跟委員對槓的嗎?」

龍應台穿球鞋 綠委:立法院是體育場 穿布鞋要來打架?

http://www.nownews.com/2012/06/04/91-2820855.htm

 

按照民進黨立委的標準,穿布鞋等於:

1.是要來打架的嗎

2.還是要來跟委員對槓的

3.不尊重立法院

4.比體能

 

好,那民進黨立委你們自己呢?為什麼你們可以穿別人不能穿?「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clean hands都不懂嗎?套句台語諺語:有嘴說別人,沒嘴說自己!

 

如果龍應台穿皮鞋,是不是又要罵她高級外省人穿皮鞋囉??

 

吳乃德曾寫過一篇「檳榔和拖鞋,西裝及皮鞋:台灣階級流動的族群差異及原因」提到:

民進黨所動員的民眾,也大多為本省籍的選民。該年選舉中,新黨不但展現出大規模動員民眾的能力,它所動員的民眾和民進黨有著明顯的對比。兩個政黨所動員的民眾,不但在族群背景的組成上有明顯的差異;在階級背景的組成上,似乎也有著強烈的對比。事實上,這次選舉中流行著一句話:「民進黨的支持者都是穿拖鞋、吃檳榔的,而新黨的支持者都是中產階級。」過去台灣族群之間的差異,比較受到注意的是在政黨支持和國家認同上的表現。這句話卻將台灣的族群差異,從政治層面擴展到了社會經濟層面。...

 

其實,高級本省人做研究時是不把低級外省人(外省賤民)當人的,甚至於連高級外省人如駱明慶做研究時(〈誰是臺大學生?-性別、省籍與城鄉差 異〉)把後期外省子弟低階父親刪去後,直接推論「外省籍人口教育程度與父親教育程度高度相關」,又提出狗屁國語「語言優勢」論調,我父母都沒有狗屁國語「語言優勢」呢。(SEE 從外省人母語看外省人問題http://blog.sina.com.tw/blackjack/article.php?pbgid=19586&entryid=601006

 

高級外省人駱明慶現在不談誰是臺大學生,我來談好了,現在許多有錢人是臺大學生,他們從小進最好的學校,上各種才藝班,一路栽培到大,最後進台大,然後說窮學生你們怎麼不好好努力唸書啊!有錢人當然可以心無旁騖的唸書囉,喔,不是有清潔工唸哈佛大學嗎?

 

呵,你們怎麼不說不是有人中樂透嗎?一般情況下,有錢人當然有更多機會進好學校!多元入學不知道嗎?很多元就是很多錢!!

 

民進黨高級本省人很妙,網路上的一些種族極右派更妙,就如同民進黨立委痛批別人不可穿布鞋去立法院自己卻穿一樣,chinghunglinAKA羅伯特亞當斯、AKA掉了牙的獅子)、amisgin說這些講「外省人」的是「為中國打殺台灣、只認中國不認台灣」,自己還大用特用「外省人」一詞!?聯合報登了這種文章後自己也用「外省人」一詞?

 

可悲啊!

 

在我看來台灣階級流動的族群差異及原因有一個不能忽略:就是這些研究者究竟是否有一顆偏執的心,在這些研究者不把所有人當人之前,他們的研究與論調都必須再審視!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2/6/13

 

評-淹掉立法院算了

 

    2012-06-13 00:54

    中國時報

    【本報訊】

 

     場外全台淹大水,立法院議場內還在藍綠總動員焦土抗爭;會期結束前立法院密集安排一星期的院會,處理重大法案,就這麼白白浪費兩天。議程排了等於沒排,還是得等到會期結束前最後一天,一次打完算數。

 

     十幾年來,立法院一直上演這樣的戲碼,全台民眾都膩煩了,獨獨朝野立委樂此不疲。全台災情頻傳之際,竟然依舊無法取得朝野共識。民進黨要休會,擺著重要法案與人事案放爛;國民黨要淨空議場卻毫無辦法。搞了半天,立委們愛鄉愛土愛台灣,都是嘴把式。這是什麼莫名其妙的政黨關係?民主政治鬧到這步田地,台灣真要被立法院玩死了。

 

     做為最大在野黨,民進黨前一陣子才批評文化部長龍應台穿球鞋備詢,不尊重立法院,此刻卻個個穿著球鞋進入議事堂,就是為了大打其架做準備,這叫尊重國會嗎?以前是鎖住議長出入口大門,現在索性將議長座席五花大綁,立委們徹夜橫陳議場,果然又創造一次民主奇觀。

 

     梅雨鋒面猶如強颱過境,全台民眾叫苦連天,立委們恍若未覺;他們完全不理解民意期待的民主運作,是正常議事、合理抗爭;他們甚至真以為罵就有票,支持度是打出來的。政府救災急如星火,可想而知,雨一停,水一退,民進黨立委又是一陣狂批亂罵,卻無視自己怠忽職權。想想真的很嘔,只氣老天爺不長眼,為什麼這場大雨不淹掉立法院算了。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20611/34291608

台大清大 窮學生比率少 | 蘋果日報

國立大學不如職校 挨批「階級化」

20120611

 全國大專院校中,低及中低收入學生比率最低是陽明大學。資料照片

【連 線報導】教育階級化嚴重!立委林淑芬昨指出,全國大專院校中,低收入及中低收入學生佔全校學生比率最低的前五名均為頂尖國立大學,分別為陽明大學、台灣大 學、交通大學、中央大學及清華大學,而比率最高的前五名則皆是技職院校,依序為慈惠醫專、高鳳數位學院、和春技術學院、育英醫專及國立台東專校,她質疑: 「高等教育已有排貧、階級化現象!」

林淑芬分析一百六十 二所大專院校一百學年度第一學期學雜費減免人數發現,低及中低收入學生比率最高的陽明大學,僅百分之零點三四,平均每千人不到四人,而最低的慈惠醫專比率 達百分之八點六六,平均每千人約八十七人,兩者相差逾二十倍;一般大學中比率最高的康寧大學(百分之四點六六)也較陽明多十三點五倍。

將擴充繁星名額

低及中低收入學生比率最低的前十名依序為陽明大學、台大、交大、中央、清大、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台北醫學大學、元智大學、國立台南藝術大學以及國立成功大學。

而低及中低收入生比率最高前十名,依序為慈惠醫專、高鳳數位學院、和春技術學院、育英醫專、國立台東專校、美和科技大學、東方設計學院、聖母醫護管理專科學校、經國管理暨健康學院、蘭陽技術學院。

教育部長蔣偉寧得知頂尖大學中低收入學生比率直呼:「這麼低啊!」教育部推繁星計劃就是希望能讓此趨勢「緩一點」,除逐年擴充繁星名額,也會檢討扶弱措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中低收入學生比率

最低與最高 大專院校

學業成績拼不上

淑芬也指,上學期辦理學雜費減免的大專院校弱勢學生共兩萬四千餘人,佔總學生比率為百分之一點八三,其中公立大學比率僅百分之零點七九最低,其次為私立大 學比率百分之一點二九,而公立技職院校平均百分之一點七六、私立技職院校平均百分之二點八二都偏高。而上學期中低收入學生獲獎學金人次,陽明、中央各一 人、交大四人、台大也僅十一人,比率偏低。

政大學生會長林威呈昨批:「教育目的是要讓階級流動,但高中與大學入學制度都有問題才會造成這個現 象!」台大學生會長鄭明哲表示,確有弱勢生越來越少現象,可能因考試制度對家境好學生較有利。清大學生會長陳慧元指出,國外名校幾乎都是私校,但台灣相 反,弱勢生讀私校付更多學費,畢業後反而不易找到工作。

低收入學生比率最低的名校皆回應說,已提供繁星計劃推薦名額,並有減免雜費、提供工讀與獎 助學金等。陽明大學教務長許萬枝直言,中低收入學生的學業成績,明顯不如家庭收入較好學生,若再放寬入學門檻,一旦跟不上,反是傷害。台大註冊組主任洪泰 雄強調,台大並不限制中低收入生報名繁星。

交大學務長傅學霖坦承,台灣城鄉差距、貧富落差,造成中低收入小孩更弱勢。清大副校長葉銘泉也說,城市學子有補習及掌握資訊的優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免費住宿成誘因

和春技術學院副校長呂綺修說,私立學院招生有區域化傾向,該校學生多來自高屏,來自中低收入家庭比率偏高不意外。東方技術學院學務長鄭義融說,受南部景氣影響,近年弱勢生比率增加。蘭陽技術學院課指組組長蔡禮滔說,該校提供獎助學金及免費住宿,故低收入生較多。


繼續閱讀
2012/06/13

豪雨宣佈五都市長比桃園慢:請中央依法核准桃園為第六都

昨天612下豪雨,台灣各地受災嚴重,桃園是台灣第一個宣佈停止上班上課的縣市,有報導說吳志揚聽到局處首長說等到6點好了,他表示宣佈停止上班上課要快,據中時報導:「但縣府於清晨五時四十五分才正式宣布停止上班上課,透過電視媒體發布時,早已過六時,許多通勤族沒時間看電視,出門才發現交通受阻、多處淹水。桃園縣長吳志揚昨一早八時於災害應變會議上,對縣府人事處太晚抉擇頗有微詞。 」,雖然有許多人不滿,但我還是給予正面肯定。

 

相對而言,看看其他五都的速度吧:

受到超大豪雨影響,台南市政府122度更改上班上課消息,一開始是在550分發布上午停班停課,緊接著在730分又改成全天停班停課;其次則 是台北市長郝龍斌,在930分發表下午停止上班上課,10點臨時改成「即刻停班停課」。新北市朱立倫則是在10點跟著北市改口,公告全市全天停班停課; 台中市則是遲至12日中午才在人事行政總處公告正常上下班資訊。

至於歷經先前八八風災,返回官邸睡覺的陳菊,這回直到早上11點主持防災應變會議時,才宣布中午12點起全市停班停課...

原文網址: 比郝龍斌快!賴清德率先宣佈停班停課 網友想當台南人 | ETtoday生活新聞 | ETtoday 新聞雲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20613/57140.htm#ixzz1xdf6iIKR

 

我因為早上要到台北的法院出庭,由於台北市長郝龍斌的大腦無法預測當天的累積雨量必然超過停課停班標準,我癡等台北發佈停班消息死等不到,所以我必須坐火車到台北,可是,火車因大雨淹水停駛。

 

於是我想包車到台北,可是很多交流道都淹水不能上高速公路,我本來還想騎機車走省道去呢,後來因怕死而做罷,天可憐見,高鐵沒停駛,只是大誤點而已。

 

我終於到了台北。

 

開庭後法官說擇日再開庭,因為兩造有一方有法定原因可以不出庭(其實他根本也沒打電話來請假,我打電話問時他們說要去),雖然我也有法定原因可以不出庭,但我可不知道法官會怎樣說,到外面聽到另一庭的書記官跟法官說「您什麼時候要去接孩子?等中午再去?...

 

不簡單,一個緩慢的決定可以造成這麼多人的麻煩。

 

以人口論,桃園縣比改制前的台中高雄縣市都多,也比改制後的台南市多,早就有資格為直轄市,稅收與經濟發展至少在五都中段吧,現在本縣縣長預測能力比其他直轄市更是完勝,為什麼不能擁有更多的資源來治理?早就有資格也申請的桃園縣應早日成為第六都!

 

總之,我很佩服台北市長郝龍斌與新北市長朱立倫的大腦,連下雨都可以研究那麼久,真不愧是博士。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2/6/13

 

面對桃園縣要求升格為真正的直轄市,成為第六都,內政部長李鴻源表示,內政部將依程序組「直轄市改制作業小組」,秉公審查,內政部沒有反對的理由。


原文網址: 桃園縣可望升格為第六都 吳志揚6月送提案 | ETtoday地方新聞 | ETtoday 新聞雲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20502/43334.htm#ixzz1xdlDvuip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