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本人所有文章,包含有關政治、經濟或社會上時事問題之論述(即著作權法61條所稱之範圍),未經本人書面授權同意,一律不許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侵害本人著作權者,必定追究。

著作權法第 61 條
揭載於新聞紙、雜誌或網路上有關政治、經濟或社會上時事問題之論述,得由其他新聞紙、雜誌轉載或由廣播或電視公開播送,或於網路上公開傳輸。但經註明不許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者,不在此限。
2011/01/20

吳念真的18趴(18%優惠存款):談高級本省人對外省人的偏見

前言:當然,我也不同意18趴(18%),早就寫過18%優惠存款:「沒天理」的18趴法制化了?「請別為十八趴哭泣 」,我是不像捧蔡英文那些人的醜態自我褒揚,但怎麼可以又領又罵呢?領兩倍於連戰的錢難道沒錯?

吳念真在《財訊雙週刊》364期發表了一篇「吳念真看18%:平平攏是人」,談到了很多事情,很遺憾的,依然擺脫不了他對外省人的根深柢固的偏見,反駁一下:

吳念真說道:
…因為是軍方醫院,所以病患中退伍的軍人不少,有一天,當父親聽到幾個輪椅上的老人談起每個人退伍之後每個月可以領多少錢,存了多少錢,甚至還有一個說想把那筆錢拿去大陸故鄉蓋一間房子,然後用月退俸當生活開支,「就這樣過以後的日子吧!」之後,父親忽然感慨地說:「做兵退伍還有錢可領,做工的吃老,若不是有你們,我們不就兩手空空等死!」…

吳念真父親是1990年跳樓自殺,這些事是發生在1990以前的事,我也看過他執導的電影「多桑」,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電影。但是,吳念真曾經編過好幾部關於老兵的戲,我曾經大力批判過的一部叫做「老莫的第二個春天」就是吳念真寫的。

「老莫的第二個春天」開頭有一個強烈醜化外省人的戲碼,就是老莫拿著退休金在幻想,這一幕是吳念真寫的,他其實老早就知道,老兵有分一次退與領月退俸的,吳念真父親遇到的都是領月退俸算他倒楣,怎麼可以以此做為批判基礎?

一次退領了之後就沒有月退俸,吳念真自己知道也寫出來的事現在卻忘了,難道以前果然是抄襲?(SEE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6>吳念真抄襲的鐵證與醜態

吳念真又說:
…因工作受傷並且因而殘廢而無法入礦工作的人更慘,傷殘給付領來剛好拿來還債,還什麼債?還沒薪水收入的住院期間向鄰居暫借的生活費用,而此後,除非另找工作,否則毫無收入,不像軍公教之後都還可以按月領錢。…所以,有一天一堆躺在床上的老礦工忽然感嘆說:「人家軍人退伍,還有退伍軍人輔導委員會,啊礦工退休怎麼沒有人來輔導我們?」

先要討論,礦工的收入高嗎?

吳念真自己說:
…然而「軍公教為國為民犧牲、奉獻、而待遇卻菲薄」這樣的說法,別說現在,即使在過去的年代裡,也不是所有人都認同的,以民國四、五十年代的礦村和農村來說,比較起來,公教人員的收入和生活水平都比礦工和農人高,否則也不會有那麼多人把考上師專或考上公務人員當成人生重要的目標(也許當時戰爭的陰影始終存在,選擇當職業軍人,基本上不容易被父母親接受)。

我父親好巧不巧在中國大陸當過礦工,那時到省城挖煤挖了幾個月,才得兩元,後來因為大伯父生病只好回家,剛好那兩元買了幾帖中藥就用完。

60幾年前,礦工在中國的收入比農民高。

在台灣四、五十年代,被拉伕來的老爸是兵,一天收入一元,網友 dormcat回應說:
民國五十年前後,台灣的煤礦業最鼎盛的時期,礦工日薪90,老師月薪不到700。當時每個礦區酒家是一家接著一家開,少數連「金絲貓」都有辦法引進。自己不上酒家,不抽煙喝酒嚼檳榔,省下來的錢還是比軍公教的薪水要多…

吳念真則說過他父親一天至少賺40元以上!(See 2010年 10月14日 蘋果日報 吳念真關注智利救援行動 礦工之子揪心憶亡父):
由於爸爸每天工作6到8小時,有時連著上晚班,無法回家吃飯,吳念真就會跑到礦區送飯給他,「真的會怕,因為全都是黑的,路又遠」。不過寡言的父親卻從未抱怨過,獨自撐起整個家庭,他說:「那時1公斤米要3塊錢,他1天也才賺40塊錢。」

我不懂,吳念真你為什麼現在不談談你父親當時的收入有多少呢?

吳念真父親每天收入是我父親當時收入的40倍,吳念真父親一天抵得上小兵工作1個半月,是不是覺得很不公平啊?嫌少嗎?

父親從來不願意當這種便宜的狗屁爛兵,他也做過礦工!

連林濁水腦筋也比吳念真清楚:見 違法亂紀搞出18%魔術說
…早期文官的確可憐。但這不包括1979年後退休的。1979年前公務員月退休金太微薄,8成的人都寧願拿一次退,不領月退,所以給18%。但1979年後月退所得替代率已經提高到65%以上了,領月退的就直線上升了。而1995年後當公務員的依1992年修的法,基本上月退還更好。 既然如此,1995年後領月退的人還要跟著拿18%,就根本是「領雙薪」…

我根本不認為政府有任何權力強制徵兵,現在炒的很兇的陸一特當三年兵民眾求償,論者皆以第三年是軍方在沒有法源依據下,以行政命令要役男當第三年應該賠償…,60~70年前的中國拉伕,套台灣這個邏輯,又該怎麼算?平平攏是人耶!

蔣介石一族自己枝繁葉茂,兒子蔣經國還搞外遇生雙胞胎,結果卻限制低階外省兵結婚!平平攏是人!

蔣介石統治之下,如動物農莊,「有些人更平等一點」,民進黨統治下,我也發現我父親在就醫過程中受盡的屈辱,很多人把我們當垃圾…,我尊重吳念真父親的職業選擇,但吳念真以為我父親是高興當一輩子兵的嗎?他不知道槍口下的感覺吧?

吳念真與幾個人還合寫過另一部電影「搭錯車」的劇本,據說只花了48小時不到,我不懂為什麼「以前的吳念真」這麼同情老兵,把老兵當可憐蟲一樣施捨悲情,現在又極盡羞辱之能事?

吳念真你「搭錯車」了嗎??




「老莫的第二個春天」的劇本大概有抄李敖的故事,所以很容易忘,這次的發言足為鐵證!這都罷了,「搭錯車」的狗血,套民進黨的話:攏是假?

我想問吳念真:幾十年來裝的很累吧?踏著老兵的悲情撈金馬獎很有趣吧?現在又拿自己爸爸來消費政治議題?可惜不是每個人記憶力都跟你一樣差!

再如一般網友,jun5238兄還算我蠻欣賞的一個,儘管我未必同意他的一些見解,但他說的話明確違反史實,有必要討論:
在那個白色恐怖快要結束,蔣經國這個獨裁者行將就木的時候,他開始後悔他這一生的作為。他向被壓迫的台灣人說抱歉,他也對那群傻不隆咚,手裡拿著不知猴年馬月,可以回鄉種田,『完全沒有任何信賴保護原則』的『戰士授田證』老戰友,老榮民們感到慚愧...他開放了兩岸探親。這個時候,可有任何一個老兵說:「蔣經國,你自己家庭圓滿,子孝孫賢,現在才改革兩岸政策,害我們與親人幾乎永無相見之日,是左手拿經,右手摸乳嗎?」(see 蔡英文是台灣人的逆境菩薩

老兵返鄉探親運動大概有『數萬』以上的人參與,我引用中央廣播電台的報導:百年印象 風華流轉/建國百年系列專題:老兵返鄉開啟兩岸交流序曲
1987年3月18日,「外省人返鄉探親促進會」成立,除了印發傳單外,在尚未解嚴的那個時代,還走上街頭發起群眾運動;其中最重要的2次集會,首先是在台北市國父紀念館,老兵們穿著寫有「想家」兩個大字的襯衫,手持「媽媽!我好想您喲!」、「40多年了,放我回家吧」等標語,高喊母親節快樂。姜思章說:『(原音)外省人返鄉探親促進會正式上街的是5月的母親節,我清楚記得是5月10日,我們那個時候上街也有點怕啊,所以用什麼名義呢?用我們遙祝母親快樂。』

難道眼中有刺看不到,眼中有樑木也看不到?數萬以上的人不是人嗎?

我介紹過ZGR兄寫的「四郎探母」 ,jun5238兄與廣大的高級本省人完全不知道老兵哭四郎探母就會消失的「小事」吧?

高級本省人完全蔑視與無知外省賤民的事是常態,就現實而言,老兵他們已經死了不少,「死無對證」嘛!不管什麼事,jun5238兄當然可以滿口胡言「可有任何一個老兵說」!

我2007/09/02 寫過一篇誰讓老兵成為選舉肉票-論自由時報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與階級省籍歧視,又在 2006/12/19 國民黨外來政權之悖論-兼論「台灣轉型正義」之選擇性提過:
台聯說李登輝「開放探親」是對老兵的「大恩」,限制人民居住遷徙自由本來就違憲,何來「恩」?(實際上是蔣經國開放的)…

從以前到現在我都認為所謂的民主不是兩蔣「給的」而是他們「應該」做的,說到更早,胡適等自由派文人老早就要求蔣介石「守憲」,連共產黨在中國時期也要求蔣介石給人民言論與組黨自由呢!

白色恐怖補償基金會統計,不到台灣人口百分之十五的外省人,政治犯高達全部政治犯總數的百分之四十二,外省人若因白色恐怖入獄,通常是「死無葬身之地」,jun5238兄您與廣大的高級本省人當然完全不知道「可有任何一個老兵說」!

死了怎麼說?曾經活過的老兵,你jun5238與吳念真又曾聽過他怎麼說?你們聽過多少人說?

我聽過太多本省人反對十八趴,外省人反對的也不少,而我認同他們,但吳念真之流呢?你除了消費悲情撈獎撈錢外,又知道什麼?你們可曾聽過任何一個老兵說??

換句話說,當高級本省人完全不想理解你或故意說謊,又能如何?即使像吳念真寫過的一堆狗血醜化劇本也一樣,我知道很多高級本省人認為:
1. 所有的外省人考試都有加分
2. 榮民、榮眷及子女參加進修班;為參加國家考試去補習班補習,均享有補助。
3. 部份負擔、健保不給付的項目,全額補助。
4. 退伍後有職業者,依退伍時軍階,按比率補助。
5. 住院期間的伙食費,全額補助。
6. 裝設義肢、義腿、枴杖、助聽器等之費用,全額補助;鑲牙則由專案辦理。每個項目,每兩年可申請一次。
7. 榮民的配偶及子女,每月可申請眷屬補助。
8.榮民、榮眷、遺眷享有「急難救助」、「慰問」及「災害慰問」等,數千至數萬元不等的補助,且無次數的限制。


以上是李俊逸2007/10/04在自由時報『勞工農民是二等公民?』的部份投書,但我父親從沒回大陸,回大陸補助的相關論述不知道外,那些東西根本沒有,難道,自由時報讀者所見的外省人是別的國家的「外省人」?

是什麼樣的仇恨,才會讓這些謊言流傳?為什麼數萬人的存在對jun5238兄而言都不是人?

而吳念真你「搭錯車」「老莫的第二個春天」寫後就忘了?對老兵的溫情都是裝的?人家說看戲的是傻子,演戲的是瘋子,編劇呢?難道是騙子?

跟江霞一樣忍的很辛苦吧?討厭老兵又要演老兵戲寫老兵戲很痛苦吧?金馬獎拿到了,錢也賺到爆,吳念真你解脫了!





現在已經不必談「外省人的貢獻」,因為,若是否定中華民國,這些外省人的付出反而是造孽,這是愚蠢到極點滿口老兵的馬英九宋楚瑜無法理解的事,我已經被中華民國政府李登輝本土政權強制履行我服兵役的義務了,總而言之:

為國家付出生命血汗是無意義的事,若是國家非法徵兵,那它立即就失去了存在的正當性,要是台灣政府這樣對待我們,人民有權利不服從!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1/1/20

相關討論: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1>從吳念真醜化外省人與原住民談起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2>看吳念真如何醜化原住民婚禮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3>吳念真的「嫩妻」情結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4>吳念真的「外省人成見」與「原住民成見」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5>打破吳念真的「神話」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6>吳念真抄襲的鐵證與醜態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7>細部分解吳念真抄襲李敖過程
老莫的第二個春天>吳念真抄襲李敖的法律非法律討論
不可以讓陳水扁這樣死掉!
卑微陳長文,傲慢陳節如:論殘忍的民進黨立委

link:
「台灣沒有族群問題,只有階級問題」的來源與謬誤


四郎探母 zgr

看到麥市長寫的四郎探母,我也來說說
多年前,老蔣時代,那時隨政府來台的軍人有60幾萬吧,大部分是低階軍人,起初,他們認為會和往常一樣,駐軍不會太久,隨時軍隊會轉戰他處,肯定會渡海打去八路,無論如何,家會更近了,會看到娘親了,娘會給自己找個媳婦的,20幾歲的大男孩不都是有這種想法?不識幾個大字的他們,認為只要見到媽媽,媽媽會幫他們張羅一切,有妻有兒有一個家,日子一天天一年年過去了,誤了他們的終身大事,也對媽媽的思念日甚一日.

當然了,老蔣也思念自己的媽媽王太夫人,還把王太夫人生日的那個月定為"教孝月"在軍中推廣,這時,這些來台兵士的平均年齡約35~40了,有不少人因思念自己的母親在中山室王太夫人遺像前痛苦流啼,有人還因此得到"模範軍人"的獎勵呢.

那時,台北中山堂經常有勞軍演出,大多是京劇(當時的稱呼是平劇或國劇),但看的人不多,有一次,演的劇碼是"四郎探母",第一場的人就比平時多,在演到四郎從番邦回到家拜見母親時,場下就有泣涕聲傳出,當時,演員還被政戰高層表揚,認為他們演的好,讓觀眾感動的流淚.

第二次的勞軍,離開演還有一小時,中山堂外就有黑壓壓的一大群人了,奇怪的是,這些軍人沒有看戲前的那種喜悅的表情,開演時,竟然滿座了,又演到四郎回鄉叩見母親時,台下又傳出了哭聲,而且,是不少的人,政戰人員覺得不太正常,但又說不出是怎麼一回事,沒有上報,也沒有阻擋.

第三次勞軍,,因賣座很好,還是演"四郎探母",這次,有人從中南部連夜搭車上來,開演前3小時,中山堂四周擠滿了人,亂哄哄的,比菜市場還菜市場,中山堂不但是大客滿,連走道和舞台前都擠滿了人,情形很詭異,舞台上四郎要回鄉時,台下就泣涕聲不斷,哭聲伴隨著劇情,從四郎"盜令~別宮~過關",哭聲逐漸加大,直到"見娘哭堂",已經是嚎啕大哭了,掩蓋了唱腔,聲震屋瓦,戲也演不下去了,演員愣在台上,受到感染,也陪著落淚,台上台下哭成一片.

當局採取斷然措施,第四次勞軍取消

第四次勞軍的時間,中山堂外聚集了更多的人潮,當他們知道勞軍取消後,頭抵著牆壁號哭不已,已到傷心時,又有哭的時機和場地,藉哭紓解壓制在心內對母親的思念,數千人的哭聲怎能不震天,有人問:"四郎都可以回家看母親,我們為什麼不可以"?人們的情緒高漲,又叫又嚷,幸好王昇處理得當,沒出大事.

有不少人自此失蹤,幸運一點的被逮入獄,同情這些兵的中廣導播崔小萍被捕判刑十數年,"四郎探母"自此被禁演
,那些藉戲哭母的兵士今天已是垂垂老去的老兵了,就算可以回鄉,母親還在嗎?樹欲靜風不止,手撫墳土,徒呼奈何.
 


繼續閱讀
2011/01/19

不可以讓陳水扁這樣死掉!

陳水扁老命休矣!

據新聞報導:前總統陳水扁於19日上午7點26分,戴上口罩及帽子,在四輛警車護送下,抵達署立桃園醫院,是因為冠心症與心臟衰竭等問題送醫,藥後又有頭痛的副作用…等。後經醫師診斷狀況穩定,最快下午一點可回北監。

雖對阿扁無愛,但我難以想像的是:為什麼要送署立桃園醫院(省桃)?

桃園縣的醫療水準一向遠遠落後於台北,北監是陳水扁的新家,為什麼送桃園不送台北?

北監應該多愛陳水扁一點,說說我的經驗,希望陳水扁活久一點:

現在新造神運動下的前桃園縣長朱立倫曾下過一道聖旨,桃園縣的救護車不准闖紅燈,罰單自付(我親自問過119的救護車)…,那時,我父親送醫就嘗過朱立倫的手段,要是陳水扁送醫途中慢慢開而死在救護車上,北監你負得起責任嗎?

父親後來送到桃園縣長吳志揚的吳家開的中壢某醫院,該副院長只看一眼便說「把他的健保退掉」,健保人球就是如此,我認了。送到署立桃園醫院(省桃)後,當時急診醫生死活都不收,不是因為他沒生病,而是嫌他老又麻煩。

我也不是不會顧他,要是我像民進黨立委陳節如一樣偉大,署立桃園醫院大概就會收了吧?

離院之後隔幾天去,換了值班醫生,可能也是他心情比較好,告訴我要主治醫師同意才能收,我們老早就符合住院規定,也不是沒床,但就是不讓你從急診上去,我在急診留觀的地板睡了兩天,非常感慨陳水扁政權的健保,別人的生命真的是金包銀啊!

其實能在急診留觀,也是我低聲下氣求來的,我跟他們說我母親接近全盲,還有一堆疾病,要是到了台北去某個醫院,她怎麼辦?我完全沒辦法看她了…,不曉得我是哭的「唱作俱佳」還是誠意感動天,終於得到留觀這天大的恩惠。

住院後,不斷有醫生要我們轉院,我問,是你們沒能力治療嗎?卻不是,是我們很「麻煩」…,我們又不會大吵大鬧鬼吼鬼叫,哪裡「麻煩」?

原來是怕我爸死在那…,醫生巡房總過其門而不入,我們是次等人,不值得被看?

我去了別的醫院後才知道署立桃園醫院某些科的醫生真是大牌,巡房都不屑,至於ICU,沒看到醫生更是家常便飯。

沒送紅包,不知道跟我們受到的待遇是否相關,後來我講話惹了主治醫生不高興被他罵,當天被「請」出院,我永遠都記得他當時的嘴臉…

醫生助理很同情我,有些護士也是,我沒辦法留下來,命賤吧?

我說,我會帶我爸去台北,她說:台北的醫院會收嗎?

接下來的事,我在云何集1>云何遊此娑婆世界已經寫過了。

依法依任何規定,我們都有資格繼續住院,當然,誰叫我不是民進黨立委陳節如,誰叫我不住台北,這種事當然要怪我!誰要管我父親母親去死呢?

但是,北監要不要讓陳水扁活下去是有選擇的,陳水扁都要心臟衰竭了,姑不論他可否活到幾百歲,但這樣的橫死太不值得了!

下次請送阿扁到台北的醫院吧!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1/1/19

《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節錄
九橫云何。救脫菩薩言。若諸有情。得病雖輕。然無醫藥。及看病者。設復遇醫。授以非藥。實不應死。而便橫死。又信世間邪魔外道。妖孽之師。妄說禍福。便生恐動。心不自正。卜問覓禍。殺種種眾生。解奏神明。呼諸魍魎。請乞福祐。欲冀延年。終不能得。愚癡迷惑。信邪倒見。遂令橫死。入於地獄。無有出期。是名初橫。

Link:卑微陳長文,傲慢陳節如:論殘忍的民進黨立委

醫師:狀況穩定 扁最快一點回北監
• 2011-01-19

• 中國時報

• 【胡欣男/桃園報導】
根據最新消息,前總統陳水扁今(19)日上午戒護就醫後,經醫師診斷狀況穩定,最快今日下午一點可回北監。
陳水扁於今日上午7點26分,戴上口罩及帽子,在四輛警車護送下,抵達署立桃園醫院,院方特地安排讓陳水扁與戒護人員走垃圾收集口直上九樓監護病房,進行心臟超音波檢查,隨後再判定是否住院。由於陳水扁躺在擔架上蓋著棉被,無法得知雙手是否有上手銬,但腳踝則上腳鐐,現場一度發生媒體記者搶拍推擠情形。
 在台北監獄服刑的前總統陳水扁,日前在獄中被診斷出有冠心症與心臟衰竭等問題,這陣子氣溫陡降屢傳不適。儘管北監不願證實,但轄區警方十九日清晨,已編排扁從北監至署立桃園醫院的送醫站崗路線,扁預計八時前送抵署桃,將進入署桃九樓戒護病房做心臟檢查。
 去年底陳水扁連續被北監特約的醫師診斷出有心臟方面問題,服藥後又有頭痛的副作用,幾個星期來包括扁的兒子陳致中、女兒陳幸妤、立委陳亭妃、前衛生署長涂醒哲、前閣揆游錫堃等探監,都頻頻呼籲北監盡速將扁外醫,但北監始終強調「沒這麼嚴重」。
 十七日立法院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探扁,接受媒體訪問時說:「有特別交代獄方正視扁的健康問題,有需要就盡快外醫。」昨北監再徵詢特約醫師的意見,隨即做出戒護外醫的決定,並知會轄區警方協助戒護後送。
 署桃是北監特約的戒護外醫醫院,在九樓有戒護病房,預料陳水扁十九日上午會從龜山的台北監獄從國道戒護外醫,下南桃園交流道後直接送到署桃,預計八時以前送抵。扁將接受包括心臟超音波、電腦斷層與核磁共振等詳細檢查,再視情況是否嚴重需住院。

繼續閱讀
2011/01/05

卑微陳長文,傲慢陳節如:論殘忍的民進黨立委

善意提醒:我一直在想這篇文應該怎麼寫才能表達我的忿怒與兼顧讓更多人看到的「使命」,但這種事本來就很少人關心,且政府與朝野立委都不在乎,反正寫這些形同發洩,不如罵個痛快,不想看的網友請關閉此網頁離開。

陳長文籲修正就業服務法,延長外籍看護在台居留期限,結果民進黨立委陳節如與黃淑英表達反對,強調此舉會排擠本國勞工,朝野協商宣告破局,本會期確定無法完成三讀。

民進黨立委陳節如最大的理由是說:她的小孩屬極重度的多重殘障,連吃飯、喝口水都要旁人餵,也無法如廁,狀況比陳長文的小孩更嚴重;但她運用國內的居家照護體系,沒有聘請外勞,每月花費一萬多元,晚上則接回家照顧…

我已經寫過很多這類的東西,不想老提自己有多「可憐」,更為了避免網友覺得我翻來覆去都講這套。總之,當民進黨立委陳節如夸夸其言「我也有重殘兒 我沒請外勞」時,不妨比較一下民進黨立委陳節如與一般人民的差別。

一、民進黨立委陳節如是「公務人員家庭」,自稱「最起碼是餓不死,所以在經濟壓力上還算過得去」,但絕大多數人不是「公務人員家庭」!「極重度的多重殘障,連吃飯、喝口水都要旁人餵,也無法如廁」的台灣人很多,我也照顧過這樣的家父,民進黨立委陳節如就不必以此再多說了。

二、民進黨立委陳節如照顧的是「一個子女」,而且是「她自己、她的父母、以及後來所生下的三個小孩,全都一起照顧極重度智障的兒子」、「她與先生更是要協調時間、互相配合,才能兼顧兒子與工作」,一般人呢?不敢說民進黨立委陳節如的兒子「好命」,但陳節如的丈夫是大學教授,也已經退休,可以「搭配臨托保育員日間的協助」…,這都是陳節如自己說的,妳當然會覺得「不假外勞,也可以照顧孩子」!

一般人的家庭有這樣的「人力資源」嗎?陳節如大立委!

三、陳節如表示「她的小孩無法自理生活…白天的時候,是用鄰托方式、日間居家照護體系,每月花費1萬多元,到了晚上就接回家照顧」,有種話來形容陳節如剛好:站著講話不腰疼!

陳節如是立委耶,而且還是民進黨立委,丈夫是大學教授,當然可以「鄰托」,換做是我,「鄰托」給誰?鄰居不必上班嗎?鄰居不必顧家嗎?難道把重殘丟到別人家嗎?

陳節如是立委,而且還是民進黨立委,丈夫又是大學教授,日間居家照護體系當然「服務周到」,這不是因為陳節如妳兒子別人愛照顧,而是全台灣人都會害怕妳的權勢,如果妳是阿貓阿狗看會不會有人理妳!

這件事,我在「民進黨與國民黨社會福利制度的區別」略提過就不再提。


更讓我意外的是民進黨立委陳節如的野蠻態度。

朝野協商時,陳節如一開始就表明反對立場,「認為陳長文來立院遊說,此風不可長」。

根據遊說法第二條:
本法所稱被遊說者如下:
一、總統、副總統。
二、各級民意代表。…

可遊說事項,遊說法第四條:
與欲遊說之政策、議案或法令之形成、制定、通過、變更或廢止無關者,不得遊說。

不可遊說事項,遊說法第五條:
一、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之行為。
二、外國政府或政府間國際組織派駐或派遣之人員所為職務上之行為。
三、人民或團體依其他法規規定之程序及方式所為之申請、請願、陳情、陳述意見等表達意見之行為。

換句話說,什麼叫「此風不可長」?

民主國家中,合法的行為被民進黨立委認為「此風不可長」?陳長文沒向妳拜碼頭妳不爽嗎?

更讓人覺得民進黨立委陳節如偽善到極點的是:什麼叫「此舉會排擠本國勞工」?

妳花一萬多元就有照顧到本國勞工?妳花一萬多元要別人照顧妳的寶貝兒子,一般人的老殘父母花一萬多元請得到人照顧嗎?不是每個人都像妳是「公務人員家庭」!

請不起本國勞工的人,該怎麼辦?家裡包括病人就一兩個人而已怎麼辦?

民進黨立委陳節如的上一任是民進黨不分區立委王榮璋委員,他揭發民進黨立委余天請「外籍看護」當家庭佣人還溜狗,王榮璋委員消失後,請問民進黨立委陳節如,為什麼民進黨立委余天的「外籍看護」可以當家庭佣人又溜狗,為什麼這樣不會「排擠本國勞工」?

當然,民進黨立委陳節如比我等小民更偉大(尾大、大尾)的原因是:她是立委,而且還是民進黨立委,她的小孩屬極重度的多重殘障,她是天下父母心!

記得我父親還在世時,我與民進黨立委陳節如的差別是,我不是立委,我沒有小孩,我是父親生病…

記得jun5238兄在「今日王老頭 明天馬英九」回應我與網友時,認為老人安養問題可以交給「中國孝道」與「大同世界」的「親親而仁民,仁民而愛物。或曰內儒外法,內聖外王,由內而外,先道德後法治…」

真讓人哭笑不得,難怪晉惠帝聽到饑荒會說「何不食肉糜」。

我不像jun5238兄有母姊可代勞,廣大的台灣身心障礙者家庭更不像民進黨立委陳節如有這麼多人愛護著她的寶貝兒子,台灣立法委員也不過百來個,我若要是一個月賺二十幾萬的立委,有權有勢又一大堆親人可供使喚,還會在網路上哭夭嗎?


「大同世界」從來就是幻想,我們只有「極樂世界」可以寄望!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1/1/5

我沒請過「外籍看護」,我對「外籍看護」問題的看法,請參照:
1.台灣如何用法律壓榨外勞:15840奴工與180個教授
2.由一張綠色傳單看台灣之恥

蘋論:支持外籍看護延長居留
2011年 01月05日 蘋果日報
陳長文向立委陳情,希望修改《就業服務法》第52條,延長外籍看護在台居留期限,從9年延到12年,引起部分綠委及勞工團體的反對。
家屬難長年顧病患
綠委陳節如表示,她的兒子是重殘者,白天靠臨托、日間照護體系,晚間自行照顧,不需要聘僱外勞。殘障聯盟祕書長王幼玲也說,延長聘僱外勞就像吸食鴉片、嗎啡,延長3年又如何?政府別再花錢放煙火,應建立長照制度。台灣勞工陣線祕書長孫友聯指出,許多外籍看護來台,領低薪又要24小時工作,很不人道,推動長照才是正本清源之道。
綜合而言,反對延長外籍看護在台時間的理由是:1.自己家人可以照顧。2.會搶走台灣勞工的飯碗。3.外勞低薪工作時間太長,違反人道、人權。4.延展3年又如何,到時還是要聘僱新的外傭。5.應壓迫政府推動長照。
家人可以照顧嗎?坦白說,能夠長期做到的不多。先不提家人必須上班工作,即使辭職在家或沒工作,長期照顧都會心力交瘁,可能發生上月83歲老翁殺79歲病妻的悲劇。會搶走台灣人的工作機會嗎?就是因為台灣人已經不做這麼辛苦的工作了,才有引進外勞看護的政策,怎麼倒果為因說外勞搶走工作機會呢?台灣人大多不願長期照顧病障者,即使願意做,工資也很高,長期下來一般殷實家庭都受不了,何況中低收入戶。
外勞低薪但工作時間太長,有違人道與人權。這話很對,但是可以從修法改善外勞的待遇,包括休假、鐘點費、保險等做起;而且勞動市場也是自由市場,會按經濟規律調整,不必擔憂。何況剝削是相對意義的概念,台灣覺得少的工資在外勞的國家可能算是很高的收入。至於延展3年又如何?因為目前無法一步跳到終身或長年聘僱,只好先延長3年再說。因為照顧病障者熟悉之後,換人將是很大的麻煩,病障家庭又要陷入憂慮。所以,理想的狀態是能夠長年照顧,不必換人。
長照不知何年上路
至於壓迫政府建立長照制度固然正確,但緩不濟急。官僚體系拖死狗的經驗人人都有,不知道要等到哪個猴年馬月。知道為什麼「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嗎?就因為是政府發包的。因為憐惜身體病障者之苦,也同情家人的身心重擔,所以我們支持外勞看護延長居留,最好是能無限期或長年居留。

家有喜憨兒 “立委”陳節如全家總動員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08-02-10 12:07:14

  中評社香港2月10日電/政治人物常常忙到沒有時間與小孩子相處,但是與民進黨新科不分區“立委”榜首的陳節如相比,可真算是小巫見大巫了!

  三十多年前,陳節如的長子六個半月時,在大人沒注意時不慎跌落床下,送到醫院急診室已經翻白眼,在那個沒有醫療知識的年代,早期療育與醫療的相關資訊都相當差,住院一個月也沒見到主治醫師做任何處置,直到送紅包給醫師後,隔天才立刻安排腦神經外科手術,但陳節如長子的腦部與視力已經嚴重受損,造成了極重度智能障礙、癲癇,並且必須終生服藥。

  據中時電子報今天專題報道,陳節如在漸漸認知兒子不會好起來後,全家人開始總動員來照顧他,包括在大學擔任教授的先生、她自己、她的父母、以及後來所生下的三個小孩,全都一起照顧極重度智障的兒子,尤其是她與先生更是要協調時間、互相配合,才能兼顧兒子與工作。直到十多年前,政府提供公費臨時托育的保育員,在日間提供免費的“喘息服務”,超時的部份則由家屬自行負擔費用,家人的壓力才稍稍減輕。

  陳節如說,現在他的兒子視力非常差,眼睛的焦距不對、平衡感也不好,行走全部需要靠他人攙扶,幾乎沒有行動力。目前她先生已經退休,搭配臨托保育員日間的協助,每天都必須帶著兒子四處走走、搭公車、到其他機構與其他病友互動,並且做些物理治療,以避免四肢不活動而造成萎縮。而陳節如自己則是每天早上與晚上都會撥出時間與兒子互動。

  陳節如表示,他們是公務人員家庭,最起碼是餓不死,所以在經濟壓力上還算過得去,但是精神壓力上的折磨,則真的很辛苦。陳節如說,她兒子小時候感冒,不願意張開口吃藥,讓她足足耗上三個小時,但經過不斷的訓練之後,陳節如滿意的說:“現在他很乖了,都會乖乖吃藥了!”

  過去,陳節如的兒子吃飽飯後,總是自己站起來就離開,經過全家人不斷努力訓練,現在她的兒子已經會等到全家人都吃飽了才起身。陳節如說,這都是透過不斷的訓練、反覆使用錄音機等輔助器材才有的成果,相當辛苦。

  對於外界異樣的眼光,陳節如說,如果她在乎的話,現在就不會出來為社服團體做事、發聲了。陳節如也呼籲其他有類似狀況家庭的家長,應該把自己的小孩子帶出來、勇敢面對,對社會大眾進行社會教育,讓大家知道社會上也有這種弱勢群眾。陳節如說:“父母要先走出來,小孩子未來才有希望!”

  家中有這樣特殊的小孩子,會不會排擠到照顧其他小孩時間與金錢?陳節如說,他們夫妻倆還是堅持讓所有的小孩都能夠學點不一樣的東西,雖然排擠難免,但是他們還是會盡力讓所有的孩子能夠獲得同樣的照顧。

  面對未來,陳節如說,他們能照顧多久就照顧多久,她現在也正努力在推動支持系統的照顧模式,如果未來真的年紀大了無法照顧,也只能將兒子送到社福機構協助照顧。而她所籌組的台灣社會福利聯盟,也將朝從出生到老、包含政府釋出的全部服務,全方位的為身心障礙者的小孩、家長爭取權益。

陳節如:我兒比陳長文寶貝還慘

【聯合晚報╱記者陳雅芃/台北報導】 2011.01.04 05:20 pm

紅十字總會長陳長文為極重度殘障兒子請命,希望修法放寬外籍看護在台工作期限。民進黨立委陳節如上午表示,天下父母心可以理解,但到立法院遊說,此風不可長。她的小孩也是重度殘障,狀況比陳長文小孩還嚴重,喝口水都要人家餵,但她還是運用居家照護體系,沒有聘請外勞。
陳長文為兒子請命,希望立法院能修法延長外籍看護工作期限,目前國民黨立委已提出修正草案,等待朝野協商的結果,陳節如與勞工團體上午舉行記者會表達反對立場。
她批:扭轉制度 此風不可長
陳節如表示,陳長文為小孩請命可以理解,但是這樣到立法院遊說,破壞原有的居家照護體系制度,此風不可長。陳節如說,她的小孩比陳長文的小孩還嚴重。
陳節如的孩子是在嬰兒時期,因為不小心從床上跌落,造成腦出血壓迫到腦神經,如今視力、智能、肢體行動上都出現問題,屬於極重度的多重殘障。
陳節如表示,她的小孩無法自理生活,不能自行吃飯,連喝一口水都要人家餵,也無法如廁,但她還是運用國內的居家照護體系,沒有聘請外勞。白天的時候,是用鄰托方式、日間居家照護體系,每月花費1萬多元,到了晚上就接回家照顧。
勞工陣線聯盟秘書長孫友聯表示,若未來過度依賴外籍看護,將衝擊國內現有的照護制度。他認為,台灣許多勞工家庭也有需要被照顧者,但他們請不起外勞,現若為一人修法,延長外籍看護工作年限,最終只是圖利雇主罷了。

【2011/01/04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