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本人所有文章,包含有關政治、經濟或社會上時事問題之論述(即著作權法61條所稱之範圍),未經本人書面授權同意,一律不許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侵害本人著作權者,必定追究。

著作權法第 61 條
揭載於新聞紙、雜誌或網路上有關政治、經濟或社會上時事問題之論述,得由其他新聞紙、雜誌轉載或由廣播或電視公開播送,或於網路上公開傳輸。但經註明不許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者,不在此限。
2010/12/28

從怪醫黑傑克的死亡醫生談「安樂死」

怪醫黑傑克是我最喜歡的漫畫,我看了很多遍,最特別的是其中的許多內容討論都非常深刻,如果有人認為漫畫就是「玩物喪志」或不登大雅,或許該請他們去看看手塚治虫的怪醫黑傑克或請他們對手塚治虫畫的相關議題發表意見,那時就能一見高下。 

關於「安樂死」議題,怪醫黑傑克非常反對,他經常破壞一個以幫人「安樂死」為業的奇利科醫生(キリコ )的行為,怪醫黑傑克每次看到他總說:今天要到哪裡殺人嘞? 

奇利科醫生的「安樂死」最離譜的一次就是對自己的父親下手,當時怪醫黑傑克拼命要救他,奇利科醫生則「限時」要怪醫黑傑克找到病因,時間一到,怪醫黑傑克知道奇利科醫生父親為什麼如此痛苦也能治療,但他病情突然惡化,原來是奇利科醫生沒耐性先打了毒藥,怪醫黑傑克打了奇利科醫生一巴掌怒道:你究竟把生命當成什麼!! 

另外一次,有個人因為大學沒考上而跳樓自殺,怪醫黑傑克救活他了,他仍想死,怪醫黑傑克「反常」的把他介紹給奇利科醫生,奇利科醫生生氣的說:我可不是殺人犯! 

另一個關於「長期照顧」的議題是一個長的很像吸血鬼的醫生,照顧著一個老人,身上的點滴就有幾十條,得了一大堆病,家人全被這老人拖累,家產也賣光了,怪醫黑傑克問那醫生說,這樣的生命為什麼要維持下去,那台詞我還記得:吸血鬼醫生:為了不死而活著…. 

怪醫黑傑克頓時感到一陣荒謬。 

光這幾個就可以討論「生命的意義」,人是否該「為了不死而活著」? 

想自殺的人可否選擇「安樂死」? 

人的痛苦如何量化?誰來決定誰該不該活下去? 

納粹德國曾經進行過大規模的「安樂死」,殺的就是希特勒認為沒有價值活下去的「垃圾」,就算決定權限只有家人,難道沒有道德上的爭議嗎? 

很多事就是因為有了選擇之後才變得複雜化,我之前回答網友「其實若在農業時代或弱肉強食的原始社會,這些事都不會發生,因為這些人包括我,都會被時代所沖刷。 …」,沒有健保的話,多少人會因為無錢就醫而死呢? 

然而,在有選擇餘地的情況下,我們又該如何選擇? 

奇利科醫生之所以「安樂死」為業,是因為他在戰場上看了太多生不如死的人,他殺了那些「不想活」的士兵還得到感謝,從此認為「安樂死」更好。然而,戰場上受傷的士兵是極脆弱的,受的傷也非極不可治癒,奇利科醫生的「慈悲」起源就有問題。 

手塚治虫喜歡嘲弄自己筆下的怪醫黑傑克,怪醫黑傑克常常花了大筆心力救活某人,但又因意外而導致病人死亡,這或許又可以導出另一句:人的生死並不是完全能由人來決定! 

因此,無論是自認的「慈悲」或「解脫」不妨先問問自己: 

你究竟把生命當成什麼!!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12/28

繼續閱讀
2010/12/22

由the good wife 談美國的死刑注射硫噴妥鈉爭議

CBS的律政劇The Good Wife (TV series 2009– )第二季第九集Nine Hours中談到了一個爭議話題死刑注射,這集是14 December 2010播出,事實上,在本集播出後兩天,竟然在現實生活中發生了類似的爭議,值得一看。

只講重點,The Good Wife的故事是某個被判死刑的人要被處死,但該州注射藥物硫噴妥鈉(sodium thiopental 或 Sodium Pentothal) 已經過期,原本他們要用馬用安樂死藥物麻醉該犯人,辯護律師WILL說這違反了美國憲法第八增補條款”... nor cruel and unusual punishments inflicted…”(不得施加殘酷和非常的懲罰),於是法官不允許,並要求典獄長想辦法去弄能用的來。

今天中央社報導「有5州因為硫噴妥鈉缺貨,延後或取消執行死刑。」,17號聯合報提到「注射藥物執行死刑的首選藥物硫噴妥鈉 (sodium thiopental)在美國只有Hospira藥廠生產,目前缺貨,好幾個州這幾個月來苦尋無獲。Hospira要明年初才繼續生產硫噴妥鈉」。

然而,16日美國奧克拉荷馬州竟用動物安樂死藥戊巴比妥 (pentobarbital)處決一個殺人犯:58歲的杜提,戲如人生,所言不虛。

現在的問題是:處決人犯有「人道」與「不人道」之分嗎?我去某賣場,牆上有廣告說他們賣的是「快樂豬」,住的好也吃的好,但這些豬再怎麼快樂也是要死,不是嗎?

但我不會因此認為美國人虛偽,因為至少同時有另兩個州否決了這種方法,並有另五個州延遲死刑執行。死刑犯死前就應該被凌遲嗎?袁崇煥被割盡身上的肉而死,阿Q被處死的時候是先遊街,中國大陸某些人犯被處死的時候是給一大堆人看還電視轉播,有些則被活體強迫捐器官,台灣則是槍決…,我認為國家對一個死刑犯的最後態度,剛好反映出他們對人民權利的看法。

人有沒有人權呢?

死刑犯有沒有人權呢?

李師科被速審速決前,另一個人叫王迎先被刑求然後自殺,對某些人來說,判決確定後就是絕對不會錯,甚至未審判前就有罪,哪來什麼「人權」?

不談死刑存廢,只談如何處死,兩岸對人權的尊重離「美帝」或「虛偽的美國」起碼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12/22

Ps. The Good Wife 台灣公視譯為離譜的「法庭女王」,對岸譯為「傲骨賢妻
」、「律政巾幗 」。

Link:Pentobarbital, Euthanasia Drug, Used in Oklahoma Execution: Was It Inhumane?

The Good Wife (TV series 2009– )Nine Hours(#2.9)

死刑藥缺貨 竟用動物安樂死藥!

美國奧克拉荷馬州16日用動物安樂死藥處決一個殺人犯,創美國首例。批評者擔心這個做法成為先例。

58歲的杜提被以戊巴比妥 (pentobarbital)處死。這本來是獸醫才用的動物安樂死藥物。處決過程從當地下午6時12分開始,犯人在6時18分確定死亡。

總部在華府,專門觀察死刑的「死刑資訊中心」證實,杜提是第一個被以戊巴比妥處決的死刑犯。

注射藥物執行死刑的首選藥物硫噴妥鈉 (sodium thiopental)在美國只有Hospira藥廠生產,目前缺貨,好幾個州這幾個月來苦尋無獲。Hospira要明年初才繼續生產硫噴妥鈉,有些州只好暫停執行死刑,有的則向政府申請從別州或海外進口。

奧克拉荷馬州上月獲得法院裁可,使用戊巴比妥,裁可的理由是法官認為使用的劑量「足以使犯人陷入無意識狀態,而且可能使大多數犯人致命」。

死刑專家則警告,戊巴比妥未經適當審核,可能不足以使受刑人在接下來的注射階段保持無意識狀態。柏克萊加州大學教授伊莉莎白‧席梅爾表示,「第一劑藥很重要,如果施用得當,第一劑藥就能夠使受刑人進入無意識,而對第二、三劑注射無感,但是,使用從來沒用過的藥,你無法確定藥劑調配是否恰當,以及獄方有無足夠知識技術來使用」。席梅爾和批評者認為,應該等到硫噴妥鈉恢復生產再執刑。

杜提蹈犯強暴、搶劫、開槍殺人未遂,被判三個死刑,2001 年,他勸同室囚伴懷斯假扮人質,好讓他獲得轉入單獨囚禁,他捆綁懷斯雙手後,將懷斯活活勒死,然後寫信給懷斯的母親,詳細描述懷斯死狀。杜提是今年美國第46個、奧克拉荷馬州第三個伏法的死囚。

【2010/12/17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缺錢 美國無力處死人犯

【Upaper╱中央社】
2010.12.22 04:58 am

21日出爐的報告指出,美國今年執行死刑的次數較少,部分原因在於注射藥劑短缺,也因為現在經濟深陷泥沼,行刑費用太過昂貴。

「死刑資訊中心」在年度報告表示,今年死刑次數較前1年少12%,且新的死刑判例也直逼1976年恢復死刑以來的最低。

美國今年執行的死刑共46件,其中以德州17件最多。這個數字低於2009年的52件,更比1999年處死的人數少了一半。

總部在華府的死刑資訊中心表示,減少或延後執行死刑的因素之一,在於當局無法取得行刑所需的硫噴妥鈉。硫噴妥鈉是用於注射死刑的藥物之一。

有5州因為硫噴妥鈉缺貨,延後或取消執行死刑。亞利桑那州從英國進口了部分硫噴妥鈉。廢除死刑的英國,現在正開始限制此藥出口。

2010年判決的死刑總數達114件,接近美國最高法院1976年恢復死刑以來的最低數字,較1996年高峰減少了2/3。

美國1976年以來共執行1234件死刑,近半在德州和維吉尼亞州執行。

【2010/12/22 Upaper】@ http://udn.com/

繼續閱讀
2010/12/01

兩蔣日記,蔣孝嚴憑什麼不能主張?

今天自由時報報導『「兩蔣日記」交付保管掀波/蔣家兩女人戰爭 搬上檯面』:蔣經國的長孫女蔣友梅對蔣方智怡將兩蔣日記交付史丹佛大學保管的做法大表不滿,表態不排除採取法律途徑確認法定繼承權。水準真差!是其他蔣家繼承人對蔣方智怡個人無權處分不滿,怎麼窄化為「兩女人戰爭」,是一個媳婦與其他法定繼承人的法律糾紛!

另外我也覺得奇怪,蔣友梅表明:「兩蔣日記」為蔣經國先生的遺產,屬於全體法定繼承人,包括蔣孝章(蔣的女兒)、蔣蔡惠媚(蔣的媳婦)、蔣方智怡(蔣的媳 婦)、蔣友梅(蔣的孫女)、蔣友蘭(蔣的孫女)、蔣友松(蔣的孫子)、蔣友柏(蔣的孫子)、蔣友常(蔣的孫子)與蔣友青(蔣的孫子)共有。…

再看聯合報的圖!

我就不懂了,已故非婚生子女章孝慈及其後代,非婚生子女蔣孝嚴及其後代,難道不是全體法定繼承人之一嗎?這些人法律讀到哪裡去了?

我是婚生子女,但對蔣氏一族敵視非婚生子女的霸權心態極不滿,自由時報也真的非常差勁,算政治帳蔣孝嚴(章孝嚴)就要負責,關於遺產就沒份?黑道作風就是欠債連一點關係的都要找麻煩,鄰居會被潑紅油漆,自由時報你總不是黑道吧!

我早對蔣友柏的母親大人蔣方智怡「一家之母」之姿覺得奇怪,蔣友梅反應超慢,如蔣介石是獨裁者、屠夫兼二二八元兇大審判?-蔣友柏的高貴與蔣孝嚴的悲哀

蔣孝嚴,舊名「章孝嚴」,過去曾任外交部長,過去曾與現在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謝長廷辯論過「以何名義進、回聯合國」的議題,此外,也曾有過一段「不愛江山愛美人」的「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逸事,但與本文最相關的還是他的「血統」。

他是蔣經國與章若亞在「建設新贛南」生下的「婚外情子女」,姑不論兩岸對「婚外情」的看法,以「孩子是無辜的」為前提來討論,除了像孤兒寡母的章孝嚴章孝慈兄弟,受到的照顧遠不如他那被軍校轉台大的「哥哥」外,否定他也實在太不公平。

其次,也有一種說法,章若亞的驟逝與王昇有密切關係,王昇與蔣經國則關係密切,蔣經國與章若亞的「愛情」轉為「家庭愛情親情倫理大悲劇」,我想章若亞必然 始料未及。也許是這個原因,當年在新竹市國大選舉他勝選後,「章孝嚴」說「他終於擺脫了蔣家的陰霾」,不過,在台北市選立法委員時,又改姓「蔣」來「認祖 歸宗」,說來世事還真多變!!

近年來,蔣孝嚴則每逢二二八的議題必為他的長輩名譽奮戰不懈,其他蔣氏一族反而莫不吭聲,猶記得蔣孝嚴在舉辦他的「改姓儀式」時,蔣氏一族連句「歡迎光臨」都沒說,蔣友柏的母親大人蔣方智怡還一副「一家之母」的模樣拒蔣孝嚴於門外,這種情形實在可笑。

蔣方智怡不過是替蔣家生了個兒子,與蔣孝嚴同輩,憑什麼「否定蔣孝嚴」?說他不算「蔣家人」!?慈禧太后才有指定皇帝的權力,蔣方智怡憑什麼?何況不是選皇帝,哪來「嫡子」與「庶出」?

「姻親」否定「血親」,這真是霸道的封建遺毒!這也是本文所提「家庭愛情親情倫理大悲劇」之二,在文明先進國家中,非婚生子女已享有與婚生子女同等的權 利,「蔣孝嚴」沒有去控告蔣經國未善盡扶養義務已經很善良了,他也不是要分你蔣家的遺產,基於人性與法律,蔣氏一族沒有任何立場反對蔣孝嚴。

「天下男人都會XXX」不是犯錯的理由,但更不是「否認已做過的事」的理由,蔣方智怡身為女人,應該明白傳統社會加諸女人的桎梏,章若亞的立場應先於蔣經國!以一個「人的立場」來說,不管你姓蔣還是姓陳,都不應該叫自己的公公「去死」或否定自己的小叔!

總之,蔣友梅告蔣方智怡是一回事,章若亞死的不明不白,蔣孝嚴若有一刻記得自己曾姓章(你不想知道蔣經國對她之死有何感覺嗎?),又知道自己姓蔣,就該用法律教訓這批目中無人、沒把你母親章若亞放在眼裡的「在懸崖邊的貴族」!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12/1

二二八黨產來台黃金對蔣介石家族追究的理論基礎:分析jun5238有得
饒恕蔣介石,就是否定納粹與南京大屠殺

蔣介石的歷史地位還沒到谷底呢
蔣友柏打官司:蔣家王朝懸崖邊的貴族哪寫錯了?
蔣友柏說30歲以下沒救不用,就業服務法年齡歧視!

兩蔣日記 蔣家兩代爆爭繼承權

【聯合報╱記者李明賢/台北報導】
2010.12.01 02:51 am
「兩蔣日記」引爆蔣家兩代跨海爭繼承權大戰!蔣家第四代蔣友梅跨海發律師函,主張自己是兩蔣日記法定繼承人之一,要求嬸嬸蔣方智怡出面,協助與胡佛研究所重新簽訂合約,否則將採取法律行動。
「兩蔣日記」是蔣中正、蔣經國兩位故總統日記,記載中國近代史重大發展與決策過程,極具研究價值。二○○五年一月十日時,蔣孝勇遺孀蔣方智怡以蔣家代表身分,與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簽署保管合約,交付胡佛研究所保管,後來還公開供人研究查閱。

根據蔣友梅聲明稿,兩蔣日記法定繼承權,應屬蔣經國全體法定繼承人「共同公有」,包括蔣孝章、蔣蔡惠媚、蔣方智怡、蔣友梅、蔣友蘭、蔣友松、蔣友柏、蔣友常與蔣友青九人,蔣方智怡僅是其中之一,卻擅自與胡佛研究所簽約,侵害其他法定繼承權人的合法權利,令人無法認同。
蔣友梅透過聲明稿表示,她本人也是兩蔣日記法定繼承人之一,長期居中協調,希望蔣方智怡出面,促成全體法定繼承人與胡佛研究所重新簽約,卻始終無法得到善意回應。

蔣友梅表示,她與其他法定繼承人不會姑息蔣方智怡行為,若有必要,將在適當時機採取必要法律行動,以維護兩蔣日記所有法定繼承人的權利,確保所有法定繼承人共同承擔保存、並保護先人歷史遺產的責任。

有關兩蔣日記是否出版,蔣友梅提到,多數法定繼承人樂觀其成,但前提是全體繼承人必須與胡佛研究所重新簽約,一併解決蔣方智怡未獲授權、擅自處分兩蔣日記事宜,避免國人或國際間對於日記權利歸屬引發爭議。

蔣方智怡當時表示,兩蔣日記與中國歷史息息相關,蔣家不希望私自擁有,希望把這些文件交由國際認同的專家,以公正、公開的方式收藏、研究。

蔣友梅昨天以第四代家屬身分,跨海發出律師函,形同「姪女挑戰嬸嬸」、「第四代槓上第三代」,成為蔣家兩代跨海爭產風暴。

對於蔣友梅發出律師函,蔣方智怡秘書昨表示,「連繫不上,無法取得回應。」

【2010/12/01 聯合報】@ http://udn.com/

free counters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