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本人所有文章,包含有關政治、經濟或社會上時事問題之論述(即著作權法61條所稱之範圍),未經本人書面授權同意,一律不許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侵害本人著作權者,必定追究。

著作權法第 61 條
揭載於新聞紙、雜誌或網路上有關政治、經濟或社會上時事問題之論述,得由其他新聞紙、雜誌轉載或由廣播或電視公開播送,或於網路上公開傳輸。但經註明不許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者,不在此限。
2010/03/31

朱立倫,你知道蔣介石也不喜歡選舉嗎?

朱立倫昨天接受了至少三家報紙的專訪,分別是聯合報,中國時報,自由時報,蘋果日報有沒有我不知道,問的都包含他參選新北 市的問題,一個行政院副院長可以花這麼多上班時間接受媒體談自己職務外的事,我覺得朱立倫很不敬業。

聯合報與中國時報都有溢美之詞,都至少派3名以上記者採訪,他在聯合報「朱立倫:帶動新北市提升 光榮使命」採訪時說:
朱立倫二○一二年是否可能轉戰正副總統?他說,「絕 對不會發生,也完全不可能」;如果他被徵召參選新北市,是跟選民訂契約,一定把四年市長工作做好。

那為什麼桃園縣縣長第二任沒做完就繞跑?

為了強調朱立倫跟台北縣、新北市的「因緣」,他在聯合報「中 和住六年 朱立倫不是空降」採訪時說:
朱立倫向友人說,父親朱樟興有次去北縣中和拜訪朋 友,回程時看到友人家附近有個房子還不錯,當天就決定買下這房子。也因為父親在北縣買了房子,他大學時代 和妹妹都住在中和,時間長達六年。

之前我只知道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可以靠他 的大陳外省身份在雙和無償得到政府贈屋,朱立倫確實高明一點,可以「父親朱樟興有次去北縣中和拜訪朋友,回程時看到友人家附近有個房子還不錯,當天 就決定買下這房子。」,財大氣粗也好意思拿出來當「因緣」?

大概受了楊志良影響,他對三大報也表示了對「選舉制度」的批判,在中時「除 非頭殼壞掉 誰喜歡選舉」的報導中說:
「有人問我說,朱立倫你喜不喜歡參選?除非我頭殼 壞掉,誰會喜歡去選舉這件事?」歷經人生中幾次重要的選戰,朱立倫說,他得到慘 痛的教訓,就是造謠、抹黑、攻擊、連祖宗八代,他的父親、岳父、舅舅,連三、五十年前的事都一併扯進去。

我是不懂選舉中「連三、五十年前的事都一併扯進去」有多奇怪,為什麼沒有人問施明德他爸是誰?為什麼沒有人問陳水扁他爸是誰?為什麼沒有人問謝長廷他爸是 誰?

更好笑的是,他的父親、岳父都是自己提的,當初選立法委員靠他母親娘家幫忙助選,進政壇說是「岳父害的」(「朱立倫入政壇 岳父高育仁害的」),現在怎麼了?從哥哥爸爸「真偉大」變成「真倒楣」?

人要飲水思源,朱立倫你這樣多的貴人幫助你,你自己又愛提,怎麼可以怪東怪西?

台北市長最早以前可以民選,結果選個無黨籍高玉樹,後來就開始官派,朱立倫你因為政治世家進政壇就算了,透過民選還嫌這制度不好?說別人挖你祖宗,要不是 你這麼多嘴,我還不知道你岳父是高育仁!

蔣介石很討厭真正的民主選舉,所謂「民主」攏是假,以前在談勘亂時期幾個總統時有個笑話:
蔣介石死後去見孫中山,孫中山非常關心中華民國就開始問老蔣:『我死後中華民國有沒有行憲?』
蔣介石:『有啊!有行憲啦!』
孫又問:『那第一任總統是誰?』
蔣:『我。』
孫,又問: 『那第二任呢?』
蔣:『于右任,﹝余又任﹞。』
孫說:『不錯,不錯,書法家當總統,那第三任是誰呢?』
蔣答:『吳三連,﹝吾三連﹞。』
孫:『嗯,輿論界出任總統,也好,下一任又是誰?』
蔣:『趙元任﹝照原任﹞』
孫想了後說: 『很好,語言學家也可以當總統,那第五任呢?』
蔣:『趙麗蓮﹝照例連﹞。』
孫說:『很好,女性、教育家也可做總統了,進步!那第六任呢?』
蔣:『伍子胥﹝吾子續﹞。』
孫:『伍子胥不是古人嗎?OOXX…』

選舉制度就是「任期制」,也必須做完,朱立倫你已經有別人做夢也享受不到的超級家世,立委、縣長沒做完就跑還不夠,又要說「選舉不好」,是你在踐踏 「選舉制度」耶!

我知道國民黨有些人還不習慣民主投票,朱立倫雖然年輕、又靠良好家世也靠選票進政壇,但顯然還沒習慣這種制度,蔣介石官派的年代已經過去,我也知道朱立倫 你這種家世財力若蔣介石在世也必會提拔你,但還是請你稍微顧一下台灣民主的臉面好嗎?

畢竟,台灣民主得來不易,民選出身的政客否定民主選舉,這就是納粹以形式民主毀滅實質民主的溫床啊!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3/31

民進黨第一 文膽梁文傑的外省特權:大陳義胞村的法律定位初探
談朱立倫

以下為引用:

新新聞 │ 2010-02-24 陳福來
…從朱立倫的政治履歷表來回顧,民國八十八年他首度角逐國民黨立法委員的提名,朱立倫以他堪稱完美的學歷,由建中、台大工商管理系、紐約大學碩博士的歷 程, 就足以站穩桃園縣十三席中的一席。而他顯赫的桃園縣政治家族背景,包括當過三屆縣議員和國大代表的父親 朱樟興、民進黨籍背景的舅舅大溪鎮長林喜達,還有稱 呼舅公的桃園市長李信宏 ,這三位政治的至親前輩又分別經營過北桃園的桃園市、八德市及大溪鎮,這樣的政治力量分布,是 朱立倫敢直接挑戰立法委員的基礎。
來 自朱立倫太太高婉倩的各種力量資助,更讓他如虎添翼,高婉倩是南台灣政治大老高育仁的掌上明珠,擁有留美教育博士的頭銜,而高育仁多屆省議員及省議 會議長、立法委員的資歷 ,加上多年國民黨中常委 所建立的高層雄厚關係,朱立倫簡直是天之驕子,立委選來可說是易如反掌。
倫飛電腦是高育仁的企業金 雞母之一,也是朱立倫獲派副閣揆之後,與航空城概念股一齊被看好的股票標的。此番幾幾乎確定要征戰新北市,代號2364的倫飛是否也會像朱立倫一般,又要 掀起另一波的「倫」飛高峰,股票族必然會有所期待。…

繼續閱讀
2010/03/29

鼓勵生育有病:小孩要政府養,單身老人要誰養?

現在台灣坊間流傳的一個說法就是「薪 水這麼低,誰敢生小孩」、「政府沒補助,誰敢生小孩」,「失業率高漲,誰敢生小孩」,大概「XXXXX,誰敢生小孩」已經變成全民填空運動了。

台灣人這麼多,2300多萬人口擠在一個小小的台灣(總人口:23,124,514人人(世界第46名),澳洲剛好也擁有「這麼多的人口」(總人 口:21,885,016人(世界第53名),澳洲那麼大,台灣那麼小,為什麼台灣應該繼續有這麼多的人口?

政府幫忙養小孩的補助還不夠多嗎?免稅額、教育補助款、生育補助…,請問,這些稅金哪裡來?

俗話說「羊毛出在羊身上」,但這些小羊享受到的羊毛並不出在他們父母的身上,而是出在所有納稅人的身上,有些人甚至於要推動營養午餐免費,政府幫忙養小孩 難道不是事實嗎?

從另個角度來說,一大堆人鼓吹「生小孩」,好像年輕人應該「增產報國」,「生小孩」是他們的義務一樣。

這樣一來,「沒生小孩」的人倒楣了,犯錯了,有罪了?

「單身貴族」要買比較貴的單人消費品,還要在餘生有工作能力時不斷納稅幫忙照顧「別人的小孩」。當「單身貴族」老了變「單身老人」之後,政府有大規 模的照顧計劃嗎?

到了現在,「養兒防老」「孝道」在台灣跟屁一樣,小朋友生病住院,父母會請假照顧的多到爆,父母生病住院,子女會請看護就要偷笑了。「孝子」都會說要工 作,沒辦法照顧(其實是沒法管父母死活),那為什麼子女的死活就可以管要去照顧?

養子女,政府還要幫忙負擔教養費用,大部份也由國家出了。養老人,就要他們吃自己,單身者如果一輩子都不生不養小孩,那不就虧大了??

單身者對國家無虧欠可言,等於是幫政府負擔財政的支撐,納稅沒有合併申報所得的減免,購屋沒有優惠與補助,這些全被政府拿去做散財童子了,根本不公平。

在照顧老人與小朋友的差異上,照顧小朋友的家庭可以有很多優惠,又是一對一的照顧,生不生小孩也由他們決定,但單身者會變老卻是自然規律,老人院也很多都 是一對多的照顧。

單身者用一輩子負擔「別人的小孩」後,老了之後,政府雇用一兩個年輕人養「一大堆老人」不是很合理也很划算嗎?又何來「人口比例失衡」的問題,反正養老院 會解決這個問題。

如果連這點「江湖道義」都沒有,為什麼單身無子者要繳稅?

進一步說,台語有句話,所謂「草索拖俺公,草索拖俺爸」,以前有個台灣人不孝父親,父親病死後用草繩拖他爸到山上,拖完後他兒子把繩子留下來,說他死後也 要用此草繩拖他去…

我才不相信現在那些遺棄父母的人將來能有什麼子女會孝順他們,他們也會把父母丟在醫院自生自滅,說不定連看護都不請。到頭來,他們還不是要靠政府 養?

換句話說,到時後所有老人不管有沒有子女都要政府養,那些養子女的父母變老前所享受到的無子女者享受不到,他們卻可以一起去「養老」??

北市教大史地系副教授李淑珍在聯合報投稿「生 兒育女 錯過可惜!」有位網友 theurgroy在15樓回應
養兒育女是為了“樂趣”和“受教”?
我有比此樂更大之樂,所以第一個理由不成立。
“受 教”之說,我該看的書還有很多沒看,大概此生少受此一教無妨。
生兒育女是“不可逆”的選擇。也就是說,生出來了不能選擇不生。
很多家長 “打落牙齒和血吞”。因為沒的選擇,所以只好說“不後悔"。
有的說生孩子的樂趣沒生孩子的人不能了解。反之亦然。不生孩子的人的人生樂趣也不是有 孩子的人可以理解的。
大家各自尊重自己的選擇。但請慎重選擇。而且不要隨便做智者去鼓吹別人做什麼。
(真正快樂的人多半不會告訴別人自己 有多快樂。我的淺見。)

我覺得講的太好了,現在所有要求大家生小孩或以此要求政府多花錢者,我認為都很荒謬,除非政府推出一個明確的養老政策,不然就是剝削單身無子者!

單身無子幫有小孩的人養小孩、納稅服兵役都不少,台灣人已經夠多了,生那麼多做什麼?

我不反對單身無子者在納稅上幫有小孩的人養小孩,但是,為什麼要對單身者歧視或要求他們生小孩?這樣公平嗎?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3/29

繼續閱讀
2010/03/26

肉湯要怎麼喝?從史懷哲談起!

.
圖引自wiki

網友yichun先生看到我在「文化大革命在兩岸的魅力」 一文提到史懷哲,補 充了一些資料,先說我當初怎麼引述這個故事的。

不代表應該提供農民「免試入學」的機會,而是該給他們從小有學習的機會,我舉過這個例子:
小時候看過課本的一篇文章,史懷哲幼年時在非洲與同齡的黑人小朋友賽跑,史懷哲跑贏了,他很高興,那位黑 人小朋友說『要是我跟你一樣每週喝一碗肉湯,我一定可以跑的跟你一樣快…』

小史懷哲在非洲與同齡的黑人小朋友「有機會」一起賽跑,但營養不良的黑人是必敗的!所以,重點不在「一起跑」,重點在「喝肉湯」,難道把北大都由農 民塞滿就可以改變農民的地位嗎?

「白卷英雄」當然不是民主,中國農民的地位現在改善了嗎?


yichun先生指出我描述的一些錯誤,並提出了Schweitzer的「童年回憶/Memoirs of Childhood and Youth」(1924)的英譯本佐證(紐約州Syracuse 大學的Kurt Bergel和 Alice R. Bergel 兩位合譯(1997)),他也沒有公開指出來,而是悄悄留言告訴我,對晚輩的我如此愛護,真是感動又佩服他實事求是的精神,徵得他同意後整理如下:


貴文提到史懷哲喝肉湯一段,估計以訛傳訛,國內諸版起源都是copy/paste, 您的原論點我很同意,莫要因為錯引了來源不明的誤譯而受連累。原文是從Schweitzer的「童年回憶/Memoirs of Childhood and Youth」里摘出來的(1924)。以下是英譯本,是紐約州Syracuse 大學的Kurt Bergel和 Alice R. Bergel 兩位合譯(1997)

他自述罵他喝肉湯「勝之不武」的一段是這樣寫的:

I did not look for fights, but I loved to match bodily strength with others in friendly scuffles. One day on my way home from school, I wrestled with George Nitschelm – he now rests beneath the earth – who was taller and considered stronger than I, and I beat him. As he was lying there under me, he hissed, "Darn it, if I got soup with meat twice a week as you do, I would be as strong as you are!"

這一聲恨恨的歸罪震撼了他,因為提醒他被指貴族已經不止一次,他原以為都是「同一國」的孩子,突然發覺大家早已將他"開除",

Shaken by this outcome of the game, I staggered home. George Nitschelm had expressed with shocking clarity what I had already come to feel on other occasions. The village boys did not fully accept me as one of their own. To them I was one who was better off than they, the parson’s son, the gentleman’s boy.

他“suffer”了,肉湯對他突然成為忍無可忍、避之不及了,他說:

I suffered because of this, for I did not want to be different from them or to be better off. The meat soup became loathsome to me. Whenever it was steaming on the table, I heard George Nitschelm’s voice.

比較原故事與您的衍生討論:有幾個要點:

1.George Nitschelm并非村里的小黑人,而是小白。

2.地點是法國亞爾薩斯(Günsbach, Alsace, France),就是普法戰爭割讓的那里。(所以Schweitzer也一直有普法籍隸的問題)。時間在1890,是割讓(1870)之后的10年,史當 時6歲。

3.所以這個階級斗爭里并不含黑白矛盾。(史去非洲加彭作medical missionary事在1939-1948,小黑人顯是大而化之想當然耳的誤傳)

4. 打輸的開罵扯上喝肉湯,是不服輸要將失敗歸罪于貴族平民矛盾,把「技不如人」歸罪于「立足點不平等」,但老史爸爸只是pastor,老史媽媽也是牧師的女 兒,雖說他爸混得不壞升成parson,依新教系統parson是地區領牧,配有官邸(parsonage),但pastor就是pastor,在西方主 流社會,pastor的優勢只存在受保守派禮敬這一點,在財經上,pastor實在算不上財大氣粗,并非貴族。

5.史的肉湯事件背后還有亞爾薩斯由來已久的普法族裔矛盾,史的父親到他都是基督教Protestant,而法國裔則為天主教,教派不但牽連普法,而且劃 分貧富,所以史對社會內部的分化矛盾,認識古老經驗豐富,是他后來致力化解社會仇恨的遠因。

這件事對史的影響是他受了激將法,不但不要做貴族(本來就不是),而且自此刻意「公孫布被」對平民價值標準極端敏感,刻意看齊,他說:

From then on I anxiously tried not to distinguish myself from the others in any way. For the winter I had been given an overcoat made out of an old one of my father’s. But no village boy wore an overcoat. When the tailor tried it on me and said, "My goodness, Albert, you’ll soon be a monsieur!" I could hardly hold back my tears. On the day I was to wear it for the first time – it was on a Sunday morning for church – I refused. There ensued an ugly scene. My father slapped my face. To no avail. They had to take me along without an overcoat. After that each time I was supposed to wear the coat, the same thing happened. How many blows I received on account of that piece of clothing! But I stood my ground.
用肉湯一事來類比省籍及細究外省人內吃肉派與吃草派,其實并無錯誤,以上僅在糾正幾個小錯。

(完)

說起來我也曾在 「左派難為」一文提過yichun先生,感覺他是一位非常認真的人,他也轉貼過一篇「馬尾巴的功能」 ,在他「欽差與防疫」系列1-7要談的是什麼呢?

其實就是他在「欽差與防疫 (之七 / 總結):反智探源」一開始說的:
「1960s,自歐而美,出現左 潮,巴黎學生暴動反資反帝,美國學生暴動反越戰,巴黎大學的一位學者后來低低地講了一句他的觀察:一個《進步學生》 把一臺收音機砸毀,另一個沒出去做英雄的普通學生,安安靜靜花了四年把它修好。
修收音機只是小事,但我們比法國人倒霉,我們被砸的比收音機寶貝千萬倍的東西,莫說四年,四百年都救不回來了……。」

反智的害處就是讓知識份子噤聲,所謂「黃鐘毀棄瓦斧雷鳴」,凡事不說理只煽動,求「說真話」而不可得,人類的思想、語言淪為與動物無異的求生本能與吠叫, 又如何求得人性尊嚴?

更重要的是yichun先生的這段話:
這一聲恨恨的歸罪震撼了他,因為提醒他被指貴族已經 不止一次,他原以為都是「同一國」的孩子,突然發覺大家早已將他"開除"…,這件事對史的影響是他受了激將法,不但不要做貴族(本來就不是),而且自此刻 意「公孫布被」對平民價值標準極端敏感,刻意看齊。

台灣彼此叫罵特權的話不絕於耳,包括我也沒少罵過,但因為被罵而「致力化解社會仇恨」的人又有幾人?

悉達多遊四城門看到生老病死後創立了佛教,因為其他小朋友一句近似耍賴脫罪的「喝肉湯」,史懷哲到非洲奉獻了一生。

手塚治虫的怪醫黑傑克有一集是這樣畫的:有個女醫生因為迷戀怪醫黑傑克,想離開大醫院跟著怪醫黑傑克行醫,怪醫黑傑克問他為什麼,她說:她要尋求當醫生的 意義!

怪醫黑傑克生氣了,他說:什麼叫當醫生的意義?你到過醫療資源極度貧乏的地方行醫嗎?你見過在昏暗燈光,沒什麼無毒設施與完美開刀房下仍堅持行醫的 非洲醫生嗎?

後來怪醫黑傑克用了些手段才讓這女醫生離開,更重要的是這個大哉問:什麼叫當醫生的意義?

史懷哲的一生不會是每個立志學醫者的目標,但該不該在有一天午夜夢迴之際問問自己這個問題?

謝謝yichun先生,他給了我一個答案。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3/26

Albert Schweitzer(January 14, 1875-September 4, 1965)

推薦連結:
欽差與防疫 (之一):反面教材
欽差與防疫 (之二):麻雀雖小
欽差與防疫 (之三):真刀真槍
欽差與防疫 (之四):絲襪玉腿
欽差與防疫 (之五):舞臺動作
欽差與防疫 (之六):毒氣東來
欽差與防疫 (之七 / 總結):反智探源

繼續閱讀
2010/03/26

醜陋的學術界,學術界的醜陋

李喬寫過一本書叫「台灣人的醜陋 面」,柏楊寫了「醜陋的中國人」,學術界呢?

中央研究院數理組院士丘成桐於2月初獲得今年的沃爾夫數學獎,他同時也是美國科學院院士,俄羅斯科學院與中國科學院外籍院士,更是唯一一位獲得數學界“諾 貝爾獎”——菲爾茲獎(Fields Medal)的得主,他的夫人來自台灣…不過,他在中國數學界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與他過去的門生田剛的一段「鬥爭史」,原因來自於他寫的一篇「中 国目前教育不可能出一流人才」,針對他陸續的採訪都對北大數學系的批判都很強烈,學閥、造假的強烈指控震動了數學界。

回到台灣,根據趙 委員榮耀、劉委員興善、葛委員永光及周委員陽山專案調查研究︰「行政院所屬各機關委託研究案之探討」之報告 ,猜猜近年來國科會官員與校長領取補 助冠軍是誰?

就是臺灣大學校長李嗣涔。

趙榮耀、葛永光就質疑,大學校長校務繁重,接這麼多計畫「有過勞死的危險」,臺灣大學校長李嗣涔其實就在2009年7月13日中風。中國時報卻還在 2010-01-22「關心學界研究經費 監委別踰矩」社論表示:「…雖然表面上掛了某位校長或某大牌教授,但實 際計畫的執行者卻是大學內或跨大學的許多教授。在這種情況下,大學校長或大牌學者只是依法提送計畫的「收發」與整合者,把他們名下的計畫經費加起來比大 小,有多少實質意義呢?…」,但臺灣大學校長李嗣涔前陣子卻針對中時「資源集中、台大獨霸」澄清並非事實,他表 示「已展開多項校際間合作研究計畫,與國內各大學校院攜手合作、分享資源。」

請問中國時報,難道大學校長掛名不就叫掛名嗎?這難道不是學術界的陋習?

先不管台大校長,中研院翁啟惠院長的研究計劃有沒有比較好呢?

長庚大學生命科學系教授周成功在2月2日投稿「學界的一齣國王新衣」說:
「 …什麼是「生技醫藥國家型計畫」?別說一般人,就是學術界中,多數人也只是似曾聽聞,沒有人弄得清楚這個準備 花六年,總經費超過一百五十億 台幣的計畫,葫蘆中究竟在賣些什麼藥!但熟悉內情的人的反應,以一位對全球醫藥產業有深厚實務經驗的人所下的評語最為傳神:這是一個還沒開始就注定失敗的 計畫。 …  「生技醫藥國家型計畫」是為延續已作了八年的「基因体醫學國家型計畫」與作了九年的「生技製藥國家型計畫」,而把兩個合併產生的一個新計 畫。「基因體醫學國家型計畫」從二○○二作到今年,總共耗資一百四十六億台幣。而「生技製藥國家型計畫」從二○○○作到今年,總共花費了一○八億台幣。這 兩個執行十年,在國家型計畫保護傘下花了二百五十億經費的研究計畫,究竟取得什麼樣成就?什麼理由它還必需要持續地被保護?… 」

潘震澤在2010-02-12投稿「果真是國王的新衣?」補充說:
「…周教授說:「檢討該計畫執行成效的功課,我們的學術界交了白卷!」不過《台灣經濟研究月刊》去年底有篇孫智麗 及黃奕儒撰寫的〈國家型科技計畫績效評估與效率分析〉文章,補足了部分缺憾。該文針對八項國家型計畫做了評估分析,結論很簡單,無論是「學術」還是「經 濟」產值,基因體醫學都敬陪末座,落實了周教授「國王新衣」的批評。 」

換句話說,如果花14年幾十億台幣這個計劃還沒有成就,中研院翁啟惠院長你要怎麼負責?如果你在美國能這樣搞嗎?

台灣研究環境又如何呢?

出身德國在台灣教了八年書的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文哲,他認為:台灣研究環境不夠客觀,處處講升等、找關係。

還有更奇怪的。

根據聯合報報導:成大外語系教授鄒文莉,執行國科會、教育部研究計畫,涉嫌找學生當「人頭」詐領酬勞及津貼,連孩 子的保母費、家教費也拿來報帳,共詐領約一○八萬元,四十二歲鄒文莉開庭時向檢察官表示:許多教授都像她這樣做,用人頭虛報助理,用來支付研究計畫不易報 銷的行政費用…但檢察官發現,她所詐領的錢用在行政費用上的相當少(學 生當人頭 教授被控詐研究費)還有資歷較淺的大學副教授、助理教授們表示,部分教授因為資深、論文發表多,再加上研究成效不錯,申請的研究計畫經 費逐年提高,金額越多,詐領越容易。 冰山一角/大家都虛報?耗材、助理有黑洞

計程車司機忙一整天,累的半死,油價又一直漲,景氣差賺的就更少,這些教授只要動動筆就有外快,還有研究生當保母,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智慧型犯罪」?

就金額來說,各式各樣大計劃「鯨吞」的威力是幾十億計算的,教授們結黨營私,如鄒文莉教授所說「許多教授都像她這樣做,用人頭虛報助理」則是「蠶食」。過 去還有「蠹蟲專案」,辦的就是教授涉嫌拿了投標廠商的錢再擔任評審委員(當「教授」變 「蠹蟲」… ),更有台大法律系教授蔡茂寅被形容為「號稱國內財政法第一把交椅的台大法律系教授蔡茂寅,A起錢來果然也技高一籌…」( 夫子貪財 台大教授蔡茂寅A兩億),這些教授究竟怎麼了?

「會叫的野獸」毀人不倦外,怎麼有這麼多的教授「夫子貪財」?

現在台灣的學術界又搞政治又搞錢,台灣學術界有沒有如丘成桐所指控大陸學術界的「學閥」、「抄襲」大家心知肚明,毫無學術倫理濫採原住民基因研究的事也一 再發生(研 究倫理 早已經被扭曲),儒家有所謂「作之君、作之師」、「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或許某些人相當不屑封建時代那套,也或許某些教授嫌薪水少,但為 了錢與權勢這樣亂來,什麼叫「道貌岸然」?什麼叫「滿口仁義道德」?

這樣的教授怎麼有臉站在講台上授課?這樣的教授怎麼好意思叫學生不要作弊?

考試是手段,學習才是目的?錯了吧,成績才是目的!這些教授給我們上的最後一課就是:「學問是狗屁,不擇手段的賺錢才是王道!」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3/26

繼續閱讀
2010/03/25

蔣經國李登輝的共產黨過去與反共神話

蔣經國過去在蘇聯時期加入過共產黨, 最近又被提起,主要原因是因為謝長廷的「抓耙仔」風波,支持謝長廷的人認為以此可以「圍魏救趙」,可以令「深藍」閉嘴,他們大概想:你們再罵謝長廷,你們的神也要一起陪葬了,還不停手!

也有網友表示,謝長廷已經GAME OVER了,何必再談他?我也不是要談「他」而已,而是要談那些依附他的人,為他辯護者的可笑,特別是那些假道學的學者!以學術為政治服務的嘴臉,有必要 揭開給大家看看。

首先來看「加入過共產黨」這件事,必須先說明的是「加入共產黨」在台灣不是一種光榮的事,說某人是共產黨還被法院視為誹謗。

幾年前有陣翻案風,主要就針對李登輝,很多人作證李登輝加入過共產黨,我還記得當時很多人替李登輝辯護的理由無非就是,當時年輕人偏左,哪個年輕人不曾是 「左派」云云,如果這個標準也適用在蔣經國,他過去應該跟李登輝有同樣的心態,但又如果蔣經國算「抓耙仔」,李登輝為何不算?李登輝當時還想搞學運與參加 謝雪紅部隊呢!

謝長廷過去加入過國民黨,據他說是因為他當時相信國民黨那套,可沒說他被迫,即使後來入民進黨也主張一中憲法,他入黨的時候台灣已經發生過二二八了,那時 國民黨可沒好名聲。

因此,那時加入共產黨被熱愛李登輝的粉絲美化為「政治浪漫主義的失足」,但其他人加入國民黨就不可能是,這是第一個不同。

第二個問題,「入黨」與當線民可以相提並論嗎?

我認為國民黨再怎麼變態,「入黨」與當線民做的事當然不可能是相同的,難道陳水扁、游錫方方土、呂秀蓮加入過 國民黨就代表他們是線民?

第三個問題,要人當線民的黨更可惡?

這我同意,但我認為這兩者是「共犯關係」,而不是「工具關係」,很多刑法學者的說法我還記得。有些學者最喜歡拿全世界其他國家的「轉型正義」來招搖撞騙,要替線民脫罪的人請舉例,「轉型正義」為什麼只追究國家不追究其他型式的共犯?

再來談「反共神話」。

我在自由時報看到兩個支持廢死刑的論調非常荒謬,理由是講了一些沒錯,但他她們不約而同的表示台灣不廢死刑是向中國看齊,要用許多台灣人反中國的心態來說 服大家支持廢死刑。

我覺得這兩位非常反智,這在法律上叫不當連結,他她們大概以為用「凡是敵人贊成的我們就要反對」的思維就可以讓台灣人改變,給大家看看一位台大教授劉靜怡 的這種言論 「澄社評論 / 人權只是說說而已?」
然而,連日來民進黨政客甚至黨主席對於死刑 議題的發言,顯然忘了自己執政時持續推動「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和「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兩公約)國內法化,受到當時國會多數黨無理阻撓的經 驗,儼然有否定當初自己推動廢除死刑政策之勢,甚至在死刑議題上有向全球死刑紀錄最差的中國看齊的傾向。失去政權後誓言 要深植民主和人權價值,並且堅持反對「傾中」的民進黨,有義務誠實告訴人民其立場是否因一時的政治私利而遽然改變,決定 在人權價值上「積極傾中」?

司改會執行長林峰正「台灣不應 自外於廢止死刑的國際趨勢」
台灣正是這世界僅剩不到三分之一還有死刑的地方,「國家殺人」這件事情,就不用向中國看齊了吧?

我對死刑的看法可見「判死 刑卻不執行-談台灣的虛偽性」 ,提此二人的說法是要質疑:

台灣社會反廢死刑,按劉靜怡林峰正言論反面推論,台灣人民「積極傾中」、向中國看齊?

為什麼不說台灣人像美國一樣,「積極傾美」、向美國看齊?

換句話說,一個教授與一個司改會要角,在談如此嚴肅議題時卻在論述上如此廉價與貧乏,但這也折射出台灣社會「反共」、「反中」的思想。進一步說,台灣人或 至少是看自由時報的讀者不這樣想,還有劉靜怡林峰正操縱情緒的餘地嗎?

更可悲的是,為了「反共」,許多人把靈魂出賣給魔鬼。

自由時報常見一種說法,就是「深藍」、「蔣家的徒子徒孫」應該遵守蔣介石蔣經國「三不」的遺訓來堅決反共,不 然就是背叛。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德國納粹也是「反共」的,當初德國被分為東西德的時候,美國英國法國難道會向東德人民喊話「勿忘希特勒反共」?!


兩蔣反共是為了遂行獨裁,所謂「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到頭來還不是都破功了,這些人究竟是要大家學兩蔣獨裁還是學他們「說一套做一套」?

知識份子劉靜怡林峰正的行為表現出來他們「恐共」,用「怕自己跟共產黨一樣」的心態脅迫大家改變想法,自由時報就更荒謬了,都已經2010年了還在「反清 復明」。

從蔣經國李登輝的共產黨過去到現在台灣的「反共神/笑話」,讓人遺憾的是這麼多台灣人如此恐懼共產黨,叫罵也不過是暗夜吹口哨罷了。如果真把共產黨當敵 人,怕敵人的傢伙是不可能戰勝的!另一方面,連談到道德這種說理都要仰賴欺騙,那還有什麼可以信賴?

難道是這些媒體?政客?學者?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3/25

Link:
國 史館《訪 談錄》坦承 李登輝:當過共產黨員 負責學運

台 獨大老辜寬敏自由時報跟謝長廷有什麼仇?
線 民與特務在台灣的美好未來
轉 型正義的終點-The Reader(為愛/生死朗讀)
從 謝長廷論民進黨內部的去納粹化


繼續閱讀
2010/03/21

台獨大老辜寬敏自由時報跟謝長廷有什麼仇?


圖片說明:記者林建榮/攝影 【2005/07/01 聯合報】

在部份泛綠深綠一片替謝長廷辯護「線民門」的過程中,有一個媒體竟然選擇沉默, 我印象中從3月16日到21日,他們的民意論壇沒有半篇替謝辯護的話,其實這也不稀奇,自由時報在2008大選時是支持蘇貞昌的。

就在3月19日,自由時報的「政治家要 懂得進退…」/辜寬敏開砲 反對謝選五都一文有段更有趣:
對謝長廷遭藍營指控是調查局線民一案,辜寬敏說,現在指控謝長廷是「抓耙子」,而忽略當時政治與社會環境,對謝有欠公允,以前國民黨政府、調查局很 多官員都是台灣人,支領調查局薪水,難道要說這些人是「台奸」?「抓耙子」與否不是問題。
辜寬敏說,謝長廷本人沒有對此事積極說明,其相關作為不符合人民對他的信賴,作為政治家最重要是人民的信賴感,若不符合人民的信賴,這樣的政治家也沒有存 在 的價值。

獨派大老辜寬敏批謝長廷「謝的作為不符合人民對他的信賴,身為政治人物的格已完全消失!」,替他「辯護」更是「越描越黑」,辜寬敏說的是「忽略當時政治與 社會環境,對謝有欠公允」,可不是「他根本沒做」喔。

更奇怪的是辜寬敏的理論,他設定謝長廷的免責條件不在他有沒有侵害人權,而在『以前國民黨政府、調查局很多官員都 是台灣人,支領調查局薪水,難道要說這些人是「台奸」?「抓耙子」』?

我想辜寬敏在此的說法中所謂「台灣人」應該是「本省人」,「非台灣人」也就是「外省人」。換句話說,辜寬敏的大原則就是,如果「外省人」是調查局然 後侵害人權就是「台奸」「抓耙子」,如果「台灣人」這麼做反而可以「免責」?

台獨大老把「台灣人血統」當犯罪護身符也真是一絕。

自由時報指稱的「深綠媒體」有一份叫做「新台灣新聞週刊」,其中有位「老包」就常提到他對「本土大報」的不滿,說的大概就是自由時報是商人辦報,對台灣本 土關懷反而不如「統媒」,他還有個常見的抱怨就是「自由時報打壓謝長廷、挺蘇貞昌」。有篇「先忘 掉二○一二」寫到『我認為不管是新潮流、扁系、蘇系或本土報,都有必要向謝長廷學習一些人生態度及政治格 局,才能真正理解什麼是「團結」?也才有助於台灣人從歷史教訓中(日 治時代文化協會以來),吸取破解台派詛咒的超越法寶。』

謝長廷這麼「好」,為什麼辜寬敏自由時報不喜歡他?

《讀者文摘》刊登一篇《台灣人,你最信賴誰?》中,統計80人的倒數冠軍是陳水扁,倒數第2名就是謝長廷,觀眾不喜歡演員,不是演員演技差沒觀眾緣,是觀 眾沒有眼光?

2008年總統大選前,幾個學者如林世煜、陳芳明(政大台文所所長),吳叡人(中研院台史所助研究員)、姚人多(清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林淑雅等人跑到謝 長廷競選總部(台灣維新館)去「挑戰謝長廷」,吳叡人研究員提問說:
我有一點感想,一點質問,就教於謝長廷先生。把轉型正義當成選舉工具,划算嗎?
最近謝先生被對手抹黑為線民的事件,是國民黨對「轉型正義」進行的一次反向選舉操作。國民黨不愧是玩弄人性黑暗面的行家,他們看準在這個時機出手,人民已 經不想為民進黨辯護,因此對您的傷害也最大。所以我們看到過去的加害者,膽敢用含混不清的「證據」,指鹿為馬,把民主運動的功臣抹黑成加害者。這是我所知 道的各國經驗中,轉型正義被政治鬥爭所惡用,最令人髮指,令人痛心的個案。…

姚人多更在蘋果日報投稿「山寨版轉型正義機構」說:
更 嚴重的是,從上述邱毅的證詞,我們可以隱隱約約察覺一個集團,或是一個聯盟在台灣已經成形。我把它稱之為「山寨版轉型正義機構」,他們的組成份子有:前蔣 家威權政體下迫害民主人權的情治人員、前蔣氏政權下高居要職的媒體人、現任執政黨的立法委員、台灣職業信任度敬陪末座的「名嘴」以及一些過氣的,也許眷屬 有參選意願的政治人物。…

可是呢?指控謝的施明德,認為他該說清楚的張俊宏是國民黨嗎?難道姚吳二人要說他們什麼「藍化」、「過氣政客」嗎?當初紅衫軍的時候,民進黨立委林國慶要 公布施給他前妻陳麗珠「施明德對蔣介石的求饒信」,陳麗珠當時也放話「如果施明德的家人繼續以言語傷害她和身邊的 人,絕對會公開施明德當初想盡辦法向國民黨求饒,甚至還有施明德亂倫的資料。」, 後來還有每件1百 元的挺扁T恤,正面印著施明德被關在監牢、背面印有求饒信。王世堅更說,為什麼蔣介石25年前不槍斃施明德就好了呢?你們這些正義魔人有不爽嗎?

我也沒看過現在挺謝的這些人出來說「時空環境」、「情勢所逼」的話!更沒人質疑施怎麼寫得出那些毛筆字!

『財 訊月刊:吳祥輝、徐永明、姚 人多、林姮怡幫蔣「認識台灣」』一文中提到:
找「本土派」姚人多、徐永明當家教
對蔣友柏想法有一定了解的人士從旁觀察,蔣家人這幾年在台 灣甚至在國民黨內的發聲地位微乎其微,蔣友柏其實「很有感覺」,這當中除了牽扯蔣家內部的正統之爭(如庶出的蔣孝嚴獲得國民黨提名且當選立委,屢屢代表蔣 家發言),某種成分也觸及到國民黨內權貴之間的微妙情緒;再如今日連戰家族的家財萬貫,對照蔣家的家道中落,這些都是曾經權傾一時的蔣家人說不出口,也絕 不會對外說的心事。部落格或許僅是「出口」的形式之一,導向一個圍繞蔣家的終極長期計畫(如嫡系蔣家人自己主導的「轉型正義」)

這世界已經亂了,宋楚瑜花黨產照顧的蔣家、壓迫兩岸人民的蔣家後代居然可以透過「認識台灣」來追求『嫡系蔣家人自己主導的「轉型正義」』??

陳昭如在中時「加害者與被害者的眼淚」說:
無能或不願抗拒命令的人們背負著罪過,那發號施令的人呢?「上面」是誰?這是電影的留白,也是歷史的空白。因為空白,所以沒有真相。而在真 相未明之前,被害者的原諒與加害者的救贖,都不可能發生。

其實「上面」一直很清楚,我在『國 家的背叛是最惡劣的背叛-從實尾島風雲與太極旗飄揚談起』提到「實尾島風雲」:
固然「684部隊」個個是重刑罪犯,但國家不可以玩弄他們的生命,人民先於國家而存在,當國家任意解決人民 時他就欠缺人民效忠、維繫他的任何基礎。安聖基飾演的訓練指揮官在跟空軍長官爭辯時說「684部隊是國家成立的,當目標不存在時,國家 應負起責任。」。蔣介石時代任意以軍事對平民拉伕一直被我認為是極大的暴行,不知何時才能清算他的罪惡,差別待遇還被他的黨國掩蓋,令人厭惡。

後 來情報局的長官教訓安聖基應該服從「國家命令」,安聖基質疑「情報局能代表國家?」,情報局的長官拔出槍往安聖基的身旁射了一槍,他說 「高層決定並下達的就是國家命令!」,當時安聖基那個震驚的眼神應該就 是本片最精彩的一幕…

這就是我所效忠的「國家」嗎!?

也所以,安聖基會洩露情報局要來解決他們的秘密給「684部隊」,他無法再「效忠」這樣的國家,但也無 法跟這些「兄弟們」去抗暴,他最後的選擇是「684部隊」開始反抗後開槍自殺。

吳叡人認為謝被「抹黑為線民」最令人髮指,令人痛心,我更覺得民進黨對施明德的仇恨殘忍萬倍以上,哪種滿口「轉型正義」的政黨會對被獨裁者判無期徒 刑的受難者苛求?林國慶還是「謝系立委」呢!

當現在各界以各行各業理由替謝說話的同時,要我們別怪謝的有之,以民進黨組黨成功反證他無罪的荒謬言論更有之(辜寬敏:民進黨組黨前夕,他就接獲消息;施 明德:民進黨當年建黨根本不是祕密。),謝長廷都已經坦承收調局車馬費了,車馬費的「玄機」誰又知道?謝長廷有今天要怪東怪西一大堆,學者們為他抹粉推拖 也夠了吧!

我沒看TVBS,不清楚姚人多不爽的「山寨版轉型正義機構」是什麼,但他的弟子蔣友柏既然可以因「認識台灣」來追求『蔣家嫡系的「轉型正義」』,什麼也就 不荒謬了。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3/21

線 民與特務在台灣的美好未來
轉 型正義的終點-The Reader(為愛/生死朗讀)
從 謝長廷論民進黨內部的去納粹化

News link:

虛 與委蛇只為創黨 謝長廷坦承收調局車馬費
山 寨版轉型正義機構 姚人多
加 害者與被害者的眼淚 陳昭如

出 書批施明德 林樹枝判賠80萬

…林樹枝民國89年出版「玩弄眾生—施明德的偽裝歲月」一書,指施明德坐牢絕食期間,偷吃泡麵、喝人參茶,還曾寫信向故總統蔣經國求饒,批評施明德沽名釣 譽、虛假無恥。民國95年,施明德發起紅衫軍倒扁活動,林樹枝將書改版發行,遭施提告。
刑事部分,台北地院去年調閱當時國防部軍法局內部簽呈等多項資料,發現施明德發動絕食近2個月,且不食獄方三餐,後來由醫護人員灌食。施明德雖曾寫信給蔣 經國,但內容是因江南案發生,要求特赦除他以外的政治犯,並非求饒,因而認定書中內容涉及誹謗而判刑,仍可上訴。…

施 明德被控加重誹謗 法院判無罪

【聯合報╱記者蘇位榮/即時報導】
2010.01.11 11:19 pm
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去年指他的「前妻」陳麗珠拿前總統陳水扁的錢,才會公開他在獄中的「求饒信」,陳麗珠氣的控告施明德涉嫌加重誹謗罪;台北地方法院審理 後,認為施的言論有相當事實根據,並非「虛偽空言」,判決施明德無罪。

繼續閱讀
2010/03/21

文革、轉型正義、白色恐怖與五子哭墓



有網友認為我「你這樣用文謅謅的語詞描繪文革,真是差太遠了」,我的回答是:描 述一件事情用「文謅謅的語詞 描繪」你不能接受,我也沒辦法,何況我也不覺得有如何「文謅謅」。

我不認為文化大革命應該再現,也不認為文革的主張在現在的中國有誰真正願意信仰,雖然談文化大革命用的是 「文化大革命在兩岸的魅力」這樣似乎正面的詞 彙,但其實要看出我說什麼應該不難。

談及過去的荒謬或美好,根本沒必要把每一件事說的巨細彌遺,比如說懷念父親,也可以從一份早餐談起。

喜歡看「血淋淋」?去網咖玩個砍僵屍的電玩就好了,「教父」的火拼場面會很多嗎?香港黑幫片比較有水準的就是槍戰多的嗎?

有句話「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別人的好」,我倒不會「敝帚自珍」的認為「有多好」,而是覺得引用一些人的說法足已,因為他們已經寫的很好了,我根本無法 超越。就像巴金《隨想錄》序言「沒有神」說的:
我明明記得我曾經由人變獸,有人告訴我這不過是十年一夢。還會再做夢嗎?為什麼不會呢?我的心還在發痛,它還在出血。但是我不要再做夢了。我不會忘記自己 是一個人,也下定決心不再變為獸,無論誰拿著鞭子在我背上鞭打,我也不再進入夢鄉。當然我也不再相信夢話!  沒有神,也就沒有獸。大家都是人。

什麼樣的事會讓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如此痛苦?什麼樣的事會讓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夜不能眠?什麼樣的事會讓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往後三十年都念念不忘的要設 「文革博物館」?

記得聽過電視上李敖說,他七十多歲了,要靠吃安眠藥才能睡,他經常想起過去…

慘遭滅門血案的林義雄,後來開始幫忙助選,名嘴楊憲宏說很高興看到他願意參與這樣比較社會性的活動…

心裏難過就要大聲的哭嗎?

古人在說「哭」的種類時有很多種:飲泣,啼,號…,很多,我記不清了。

古代的性工作者在面對恩客、火山孝子時,為了表示他她們的「情深意重」,會把手帕塗上薑汁,這樣比較容易「哭」,其實當然沒有一點感情可言。

台灣過去的民俗有「五子哭墓」,有的叫「孝女白瓊」,喪家會把馬路的一半用一個紅白藍三色的大棚子遮起來,然後在裡面辦喪事,「送上山頭」那天還會擺流水 席,為了表示喪家的痛苦與難過並製造音效,他們會請「專業」的來哭,也就是「五子哭墓」。送上山頭時一路敲鑼打鼓,會有孝子女批麻帶孝,一路好幾台發財車 (小貨車),上面都坐一堆人,咚咚鏘咚咚鏘。

「五子哭墓」的特色包括會講一下亡者的過去,突然驚天一喊「阿爹…」或「阿母…」,而且絕對會用超大麥克風,那些「阿爹…」或「阿母…」絕對動人心魄,可 能有200分貝,這樣難過的她他們只跟喪家的「錢」有關係。

這種沒有流淚的哭叫做「號」,「五子哭墓」就是「鬼哭神號」,在場的人都會感到「天地同悲」,大家都會想,為什麼他她死了呢…,好痛苦…冏

因為這種習俗,台灣人對那種沒來由的一直報怨說成「靠北」,也就是台語的「哭爸」。

我想問,談文革、轉型正義、白色恐怖就要淪為「靠北」嗎?

「五子哭墓」的「口白」唸完後還會唱歌,通常是哀傷的台語歌,想不到吧,每唱完一句就「嗚嗚…」,然後再一句「阿爹偎…」

或許我思想跟不上時代了,「靠北」式的談文革、轉型正義、白色恐怖會比較好嗎?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3/21

繼續閱讀
2010/03/19

文化大革命在兩岸的魅力


台灣近年來常把「文化大革命」掛在口中,當然是不是正面的,「文革」在對岸原本 也被定位為「十年浩劫」,不過,歷史定位也會隨時間而改。據帆娃網友在線民與特務 在台灣的美好未來 的回應說「如果你現在在中國做一個地下民調,你會發現85%的中國人更喜歡毛時代…如果你是一個歷史學傢,你就要說:“現在真正該被 平反的是文革!文革長時期的被妖魔化了,我們現在學習的文革根本就不是文革!”」

大陸網友可能 會以為國民黨會對「文化大革命」有什麼宣傳,在我唸書的時代其實民國之後包括49年的歷史固然會在歷史課本中占一席之地,但幾乎不考。「考試引導教學」 下,近代史除非特別有興趣的人才會鑽研。那些XX會戰都是國民黨敗戰的醜事,投共的將領多不勝數,就算國民黨再怎麼不要臉,又怎麼好意思對台灣人教育他們 「失敗的過去」?

生在台灣的我雖然沒經歷過「文化大革命」,但卻也算是接收了不少相關資訊,當年在中學時,歷史課本介紹的不多,大概不超 過幾頁,「文革」的資料大概都是自己找來看的,有「傷痕文學」,也有跟共產黨有仇的法輪功的介紹,就算是中共官方的「人民網」與「新華網」其實也不少。

換 句話說,以下關於文革的所有介紹跟現在與過去的「國民黨宣傳」都無關,都是我自己看過的資料,我以中國共產黨官方認同的文章來介紹以避免爭議

言 歸正傳,中國80後對文化大革命的嚮往是很特別的,究竟文革的內涵是什麼?帆娃網友提供了一些意見,我整理如下:
1. 文革無法翻案,有部份人已經翻身…所有在文革當中被迫害的人都已經在30年前就平反了,迫害者中依然活著的,要麽因爲太老,退休了,要麽是正當年,那就越 級的提升
2. 那個《決裂》裏面的那個最真實的文革社會,恐怕比今天臺灣社會要民主多了!
3. 文革理論、“四人幫”理論:文革時期科學知識下鄉的運動,在農村開設工農兵大學,讓以前沒有資格上大學的農民勞模上大學,為村裏面服務,普及科學知識,破 除農民的迷信思想,實現全民科技種田,科技養殖。
4.還能怎麽平反呢?如果你真要做一個全民公投來平反文革,那恐怕支持文革的比反對文革的人還 多。中共不敢把文革講得太清楚,因爲如果講清楚了,那恐怕現在支持文革的人要遠遠多於反對文革的人
5. 我問過那麽多人,對文革的看法普遍是“文革其實聼好玩兒的”,“知青下鄉鍛煉人,能有今天的成就,跟下鄉的鍛煉 有很大關係”,“那時候多民主阿,今天都不把老百姓儅回事兒了”,“那個時候人樸實,善良,現在的人壞”,“我沒感覺文革像後來宣傳的那麽可怕,當時也不 知道啊”,“文革時候生活無憂無慮,現在生活壓力大了”,“文革時候跟現在比,哪都好,就是經濟發展的比現在慢”,“文革時候也發展經濟,也是要實現現代 化,但是速度沒有今天快”。

從寫BLOG以來,很少去談大陸時事,主動談的也不多,主要是因 為我認為第一個原因是這些官員的監督應該由大陸民眾為之,多說一句話,很多大陸網友會認為我多管閒事。第二,我所有大陸資訊皆為二手資訊,不是當地人,很 多事說的不一定準。不過,既然帆娃網友如此熱誠的推薦「文革經驗」,我就說點我的看法,也對台灣社會普遍使用「文化大革命」的狀態表示點意見。

一、文革光榮嗎?

文革在新一代中國人心中是好事,但 在過去那輩就未必,余秋雨這位相當有名的作家曾經被指控為文革時期的「文化打手」,有本書「懺悔還是不懺悔」收錄了不少批余的文章,余秋雨也揚言要告許多 人。可見,余秋雨覺得說他站在四人幫那邊是一種污辱。

二、文革的核心價值(1)-反傳統封建 文化

文革時代有許多紅衛兵批鬥自己的師長,破四舊打倒孔家店也很多,但我印象所及,從 來沒有看過哪個人洋洋得意的說「我在文革狠狠的賞了我老師一巴掌」或「某個地主被我打的死去活來…」,更沒看到有人說「我砸了佛像、孔廟是天大的功勞」云 云,現在中國的80後,會認為毆打老師是「光榮的好事」嗎?為什麼不去砸那些傳統文化了?為什麼要申請聯合國的世界文化遺產?又為什麼要對韓國人說「孔子 是韓國人」生氣?

三、文革的核心價值(2)-老舍之死

老舍被批鬥時,在他自殺前一天,他被打到渾身是血,其中一個「罪狀」就是老舍把《駱駝祥子》賣給美國人,版 稅不要人民幣要美金。現在的中國呢?多少人把2008奧運當寶,又把邀請外國人當光榮。

現在中國政府的外匯存底2.4兆美元,賺美金是一 種錯嗎?多少以「賺美金」為目的的廠商都是「大毒草」?

四、文革的核心價值(3)-乘風破浪 大躍進,一天等於二十年

一天有幾個小時呢?偏偏毛澤東要說「一天等於二十年」。

若 要硬說「兩彈一星」跟文革有關,若要硬說「原子彈」跟文革有關,那些科學家難道是文革培養的嗎?毛澤東的「成就」是文革造就的嗎?

知青下 鄉「鍛鍊」,有幾人願意?中學生到鄉下耕作,不看那些「資本主義特色」的靡靡之音、電視,至少電腦也是「小資情調」的毒草吧,中國青少年能長期離開電腦 嗎?

五、文革的核心價值(4)-這是哪一種「民主」?

帆娃網友說文革比「臺式民主」還「民主」,並舉了例,一個農村村婦因為認真工作,大家認為她「有資格上大 學」,這是「民主」。

我也常指控部份階級特權,就像我在 「外省人在台大」說:「台大教授駱明慶寫的「誰是台大學生」有些問題,我在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5>打破吳念真的「神話」提到張茂桂指導的一篇論文,這個 研究生同時訪問一個眷村社區與非眷村的外省軍眷違建「海南村」,非眷村的外省軍眷很多是一次退的人,娶的是原住民為多,當時政府要拆遷他們且沒 有補償,研究生問他們為什麼不向國家爭取,他們認命的說「這是國家的政策」。但當這個研究生在眷村中看到眷村人跟小組長吵「你們不怎麼怎麼樣我們就投票給 新黨,他們答應我們什麼什麼…」,他感嘆階級的差異。

是啊,要是「海南村」能出一個「拿獎學金」出國的「台大教授」,也輪不到駱明慶 寫「誰是台大學生」了。」

但這不代表應該提供他們「免試入學」的機會,而是該給他們從小有學習 的機會,我舉過這個例子:
小時候看過課本的一篇文章,史懷哲幼年時在非洲與同齡的黑人小朋友賽跑,史懷哲 跑贏了,他很高興,那位黑 人小朋友說『要是我跟你一樣每週喝一碗肉湯,我一定可以跑的跟你一樣快…』

小 史懷哲在非洲與同齡的黑人小朋友「有機會」一起賽跑,但營養不良的黑人是必敗的!所以,重點不在「一起跑」,重點在「喝肉湯」,難道把北大都由農民 塞滿就可以改變農民的地位嗎?

「白卷英雄」當然不是民主,中國農民的地位現在改善了嗎?


帆娃網友與我都同意「說 實話要倒楣」是文革特色,民主應該包括「言論自由」吧,「說實話就要倒楣」是哪種民主?民主只有「說假話的自由」嗎?

六、高貴的靈魂-巴金

毛澤東在「百花齊放」下「引蛇出 洞」,開始批鬥許多作家「右傾」,1962年5月9日巴金批評那些打手,美聯社5月25日發表了巴金的講話被毛澤東知道後震怒道「他巴金要什麼樣的自由!要的是資產階級的自由!」,張春橋放狠話要槍斃他,巴金為 了活命開始批判其他人,但還是免不了被批評,《徹底揭露巴金的反革命真面目》、《鬥倒批臭文藝界反動”權威”巴金》、《徹底鬥倒批臭無產階級專政的死敵巴 金》之類的文章多不勝數。文革之後,巴金寫下了5本《隨想錄》,並說除了《隨想錄》,他什麼也沒有留下,《開卷》1980年9月號選了港大學生的評論,他 們說「缺點正是忽略了文學技巧,以 致文字意義太膚淺,太表面化」、「就文學的觀點而言,《隨想錄》是一本徹底失敗的作品。」 ,《隨想錄》究竟寫了什麼?

序言「沒有神」說:
我明明記得我曾經由人變獸,有人告訴我這 不過是十年一夢。還會再做夢嗎?為什麼不會呢?我的心還在發痛,它還在出血。但是我不要再做夢了。我不會忘記自己 是一個人,也下定決心不再變為獸,無論誰拿著鞭子在我背上鞭打,我也不再進入夢鄉。當然我也不再相信夢話!  沒有神,也就沒有獸。大家都是人。

巴金等於是在他的餘生不斷的控訴文革,他痛恨自己受到壓迫而寫了那些文章,他說在「絕不會忘記」又說:
有人討厭這些作品,稱它們為“傷痕文學”、“暴露文學”,說這些作品“難免使人傷悲”,使人“覺得命運之難測、前途 之渺茫”。也有人說:“鬥爭才是主流”,“寫反抗的令人感憤”。我很奇怪,究竟是我在做夢,還是別人在做夢?難道那十一年中間我自己的經歷全是虛假?難道 文藝界遭受到的那一場浩劫只是幻景?

巴金並沒有壓迫老舍,但他說「我們這些活著的人真是罪該萬 死,怎麼能不把他保護下來?」

這些香港學生後來有沒有寫過超過巴金的作品呢?文采很重要嗎?

巴金對別人勸他不要再談那苦 難的過去,他說:
我感謝他的勸告,我也願意聽從他的勸告。但是我沒有辦法使自己趕快變成《未來世界》中的 “三百型機器人”,那種機器人除了朝前走外,什麼都看不見。很可 惜,“四人幫”開動了他們的全部機器改造我十年,卻始終不曾把我改造成機器人。過去的事我偏偏記得很牢。

還 有很多很多…

文革不是我一篇文章能說盡的,如果文革不好,為什麼大家如此嚮往?

我用楊匡滿一本無法在中國出版的書《迷惘 與懺悔》作結:

真實坦誠地面對我們苦難、曲折的歷史


劉:您是怎麼想起要寫這麼一本書呢?

楊:我是想通過這麼一本書告訴大家,這樣10年動亂的情況是不能夠再出現了。前不久,開作家代表大會的時候,我遇到上海作協一位 作家,他說,很多年輕人在他的博客上跟帖子,說,現在就是要用文革的辦法,來對付你們這些貪官污吏。他們希望再來一次文革。現在的年輕人不知道文革是怎麼 回事,文革的破壞 性他們不知道。
我還遇到一位部隊作家,他告訴我,他的兒子對他說,就是要用文革的辦法來對付你們這些貪官污吏。

我想,文革這樣的災難在中國再一次發生,不是沒有可能。我和許多朋友討論過這個問題。由於社會條件變了,全面發生的可能性也許不大,但局部發生的可能性是 有的,尤其是現在社會問題這麼嚴重,貧富差距這麼大,腐敗現象這麼嚴重,大的社會動亂是有可能再現的。如果不把當年真實的情況告訴下一代,是不好 的。我們要對歷史負責,要把那一段歷史原原本本地告訴下一代。



楊:不要老是阿Q精神,老是認為“我們祖上闊著 呢”,這和我們有五千年的文明史完全是兩碼事。我們從沒否定我們民族光輝燦爛的一面,但是我們曾經 作了一些愚昧的愚蠢的事情,反思一下是有好處的。歷 史是連續的,不知道過去,怎麼面對今天?怎麼走向明天?不准這個,不准那個,既有違憲法,也不符合黨的 決議精神。這就是我為什麼要在全國政協會上提出《建立文革博物館》(提案原文附後)的提案的出發點。
我在那個提案中說:“德國人全民族對二戰的反思贏得了全世界的尊敬。在歷史問題上,我們要學德國人,不學日本人。”勃蘭特是個反法西斯的戰士,他以德國總 理的身份訪問波蘭時,在紀念二戰中死在德國法西斯集中營的猶太人地碑前下跪,跪下來的是一個勃蘭特,站起來的是整個德意志民族,這個民族獲得了新生。
學會反思,學會懺悔,真實坦誠地去面對我們苦難、曲折的歷史,將促使我們民族素質實現一次跨越,會成為我們民族真正的軟實力。

第三章 從癲狂到迷惘到失落 楊匡滿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3/19

繼續閱讀
2010/03/17

線民與特務在台灣的美好未來

「記恨」應該是所有生物的本能,只是 人類記的特別久,而且還會「代代相傳」,如果打了隻狗不久後又給牠肉吃,說不定牠還會變得忠心,但人類一定會想「報仇」。

猶太人的苦難很深,仇恨也很深,全體台灣人除了特定被害人外彼此沒有那麼深的仇恨,卻要學起猶太人?這也沒有辦法,歷史上許多深仇大恨都起源於小事,就算 是台灣街上也常有看一眼不順眼便相殺的。

「轉型正義」強調不「重蹈覆轍」,但「歷史給人的教訓就是人類從來不會從歷史上學到教訓」!為什麼第一次世界大戰後還有第二次世界大戰?為什麼又有冷戰? 為什麼現在的大小戰爭仍然不斷?為什麼非洲的種族滅絕仍然在發生?南斯拉夫的種族屠殺更等於是在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默許下進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好幾個會 員國可是當初的「盟軍」啊!

我不相信什麼人能從「轉型正義」學到教訓,除了因為他們本身是共犯結構外,「轉型正義」的相關歷史證明,猶太人得到「正義」後卻在以色列對阿拉伯人不正 義,原本應該受「轉型正義」制裁的真正罪魁禍首卻另有任用,到頭來卻是Hanna這類小螺絲釘當替罪羊。

「沒有真相沒有和解」是一個虛幻的口號,網路上有一篇「波蘭清查共產黨線民的 啟示」,提到:
後來到九七年的時候,國會通過了一個叫「清算前共產黨同謀者」的法案。在這個法案中,明確的講,重要的線人要進入政府職位上或社會重要職位的,這些都要 申報、表明,但是你還是可以進去,這大概有三萬人受到影響。…在前一段時間羅馬教廷教宗任命了一個華沙大主教,這個大主教叫維爾古斯,…,他剛剛接到任 命,波蘭的媒體就揭露維爾古斯年輕時曾經給波蘭共產黨充當線民,當時輿論大嘩,馬上展開調查。調查結果確實如此,維爾古斯也承認幹過不光彩的事情,最後就 在就職前幾天,突然宣佈辭職。…,早在波蘭共產黨統治時期,波蘭天主教裡面就有15﹪的人給共產黨充當線民,人數很驚人。主教團開始清查之後,聖座國務卿 就提出要求,應該在全社會進行清查,包括黨政機關。這樣就推到了國會,國會就開始立法,要求對全國七十多萬嫌疑人逐一清查。…

換句話說,特殊的是台灣的道德觀。在波蘭沒有人替線民說他們是如何被迫的,就算是華沙大主教也要辭職,更要對七十多萬嫌疑人逐一清查,台灣呢?

吳乃德在「轉 型正義和歷史記憶:台灣民主化的未竟之業」「近代台灣有兩次 政權轉移/轉型;在這兩次的轉型之後,轉型正義的問題都沒有被完整地處理。第一次是二次大戰之後,日本殖民政權退出台灣由國民政府接收。在這次轉型之後, 和殖民政權合作的台灣人,並沒有受到任何形式的追訴和懲罰。受創最重的,反而是反抗殖民政權運動的本土菁英。(p8)…曾經支持威權體制、尤其是在體制內 工作的人,又應該如何反省這個問題?李登輝似乎很少反省這個問題。如果他至今仍然無法和自己的過去和解,在當時自不可能回顧國民黨的過去。(p10)」,國民黨當然不可能以今日之我否定昨日之我,而且很多很多人也不敢面對昨日之我,包括那些曾在威權國民黨下高官厚祿,今日 卻與國民黨決裂之人。

「轉型正義」一切都是為了never again!討論過去是為了未來!

是嗎?

台灣的價值觀已經混亂到極點,波斯科的《紐倫堡大審》有段話:我們多數人未從事浮士德的交易;是我們如此美好?或只是未曾去做而已?

但是…過去賣靈魂給魔鬼的人現在竟可以夸夸其言自己在揹十字架?

討論到這裡,我不但認為「轉型正義」遙遙無期,謝長廷「線民門」更證明了國民黨與民進黨聯手毀滅轉型正義的事實,我不同意吳乃德在前文的結論「真正的和解必須暴露可怕、濫用、痛苦、作賤、和真相。揭露真相有時候可能讓情況更惡化。這是一個具有風險的行動。可是從結果 看來,它是值得的。因為揭露真相有助於受害者的痊癒。(p14)」,因為國民黨與民進黨的死鬥中「真相永遠只有 半個」。

什麼叫做正義?

有權力的人說:我就是正義!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3/17

Link:

轉型正義的 終點-The Reader(為愛/生死朗讀)

從謝長廷論 民進黨內部的去納粹化

將 這些事擺在你眼前--特務和告密者可以擁有美好的未來嗎?

吳乃德:「轉 型正義和歷史記憶:台灣民主化的未竟之業」

Ps.僅以此文回應Miss B。

繼續閱讀
2010/03/16

轉型正義的終點-The Reader(為愛/生死朗讀)



The Reader,台灣翻為「為愛朗讀」,對岸稱「生死朗讀」,Jacaranda網友在「從謝長廷論民進黨內部的去納粹化」與我討論「轉型 正義」時介紹了一位法學教授的演講,他也是寫了這個電影原著的作者。

這部電影在台灣上映時的「賣點」是熟女凱特溫絲蕾(Kate Winslet)以「老牛吃嫩草」之姿如何誘拐幼齒男的過程,當然還有動人心弦的「朗讀」。特別的是,文案中卻絕口不提「納粹」、「集中營」、「猶太 人」、「毒氣室」、「轉型正義」,我相信這個作者的重點也不僅只於「姐弟戀」的故事而已,但台灣只吃這套吧。

故事不複雜,Michael Berg是個15歲年輕人,有次遇到了30多的Hanna Schmitz,異性相吸後兩人交往,Hanna喜歡讀書但不自己唸,她要求Michael先唸書給她聽後才給他「甜頭」吃。後來,Hanna卻在一天大 發脾氣並不告而別。

幾年後,Michael進入法學院,去旁聽納粹被審判卻看見了這位讓他魂牽夢縈的「前女友」,他才知道Hanna負責看守集中營,並在審理過程中發現 Hanna不識字,也所以她要他唸書給她聽…。由於Hanna不願當眾承認她不識字,為了尊嚴卻反而承認她在一個火災事件負有責任,加上挑選猶太人送毒氣 室的罪責,她被判終身監禁。

Michael沒有在審判期間伸出援手,良心不安與年少的愛情一直纏繞著他,他終於在一天開始念書錄音寄給她聽,Hanna為了識字借了「the lady with the little dog」學習寫字,她寫的第一封信就是謝謝他…,Hanna服刑滿20年即將出獄,在獄方要求下兩人終於見面,Michael表現的有點冷淡,Hanna 失望了。出獄前Michael帶花來看她,沒想到Hanna已經上吊自殺,Michael心痛的明白他還對這段戀情不捨。

這部電影與小說是經過作者巧妙設計的,他向所有人提問:什麼人應該為納粹的過去負責?他們應該負責到什麼程度。

法庭上法官也不能回答Hanna「若是你會怎麼做」的質問,但法官還是必須審判下去,從「轉型正義」的角度來看,一個這樣的人必須被審判,為什麼其他人不 必被審判?

納粹德國是一個集體瘋狂的年代,竟然哲學家、法學家放棄了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去做那些殘忍的事,是什麼使他們墮落至此?

國民黨能否與納粹相提並論是一回事,但既然民進黨要把國民黨與納粹一起談,又要用「轉型正義」來批判,就不能只是『消費轉型正義』而已。

謝長廷是一個律師並不是文盲,當然有足夠智識認知自己在做什麼,無論他是如調查局所指控的「線民」或施明德所指控的「調查局幹員」,若認為 這是錯的,為什麼不必審判調查就「沒事」?為什麼這麼多人說謝長廷是「被迫」的,他親口說過嗎?

法官質問Hanna時說「你是否自願從事這份工作」,Hanna畢竟還是承認了,有人問過謝長廷是否自願嗎?

更可笑的是有人要求「調查局」要守密要「工作倫理」,請問納粹也有「工作倫理」?


這個事件更揭露一個醜陋的事實,正如納粹德國V2火箭之父德國工程師馮布勞恩(Wernher von Braun)向美國投降並跑去幫美國研發火箭,在1932年自願加入納粹黨衛軍的他從未被追究,為什麼 Hanna必須被追究?Michael向老師質問「到處都是集中營…,為什麼…」時,果然他是小孩子,正義其實也是分階級的

Kate Winslet最後得了奧斯卡最佳女主角,馮布勞恩躲到美國成為登月的幕後「英雄」,滿口「轉型正義」的民進黨卻替「前線民」或施明德所指控的「調查局幹 員」拼命脫罪,「轉型正義」不過是玩物而已??

王健壯在中時有個專欄叫「凱撒的面具」,台灣的「轉型正義」也有「面具」,那就是「權利鬥爭」而已。如果「民進黨式的轉型正義」連耶穌所說「沒罪的人可以 先丟石頭」的標準都通不過,又如何要大家相信?

難道Hanna真的該死嗎?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3/16

Link:
Guilt about the Past by Prof. Bernhard Schlink

從謝長廷論民進黨內部的去納粹化

繼續閱讀
2010/03/14

台灣人看「我們台灣這些年」

寫了篇「從謝長廷論 民進黨內部的去納粹化」,大概提了些國民黨過去做的事,個人自認寫的很普通,但對岸的朋友大概沒想到過 去的國民黨竟然是這個樣子,有位網友希望我多介紹點,這真是一個莫大的工程。

我不是專職作家,高興寫就寫,也寫我想寫的,貼東西到鳳凰網也是直接把台灣會貼的東西貼過去,也沒有繁體轉簡體。如果要考慮對岸朋友對我文章的理解,寫起 來真的會相當困難,一個原因是我訴求目標並不放在台灣以外的地區,寫的許多東西已經預設讀者「應該懂」,導致文章非常local。另方面,我的許多說法跟 主流不同,讓讀者覺得顏色莫辨,很多網友讀文章為了心理上的穩定性總要先看此人的「傾向」,我寫的不像藍綠營主流,有些人又認為過激或不足,在沒確定我的 「成份」前實在無法輕易掌握。第三,有些東西我在4個blog同時貼,但有些文會在某個blog消失,對此我也不知該說什麼好,河蟹社會就是如此。

所以,就以一本書「我們台灣這些年」談起,希望網友看出點端倪。

「我們台灣這些年」是一個來自台北的廖信忠在大陸寫的一本書,首刷三十萬本,一個多月就賣了五十萬本,比龍應台寫的「大江大海1949」在台灣賣的好很 多,廖信忠說他的銷售目標是「一千萬本」,現在的台灣作家說不定統統加起來終其一生應該也賣不了這麼好吧。

內容看過大概十篇,以我的標準來看,寫的還算ok,就像台灣一般大學的「通識課」,屬於一般台灣人的「常識」,當然內容也有許多可探討的地方。若要我來 「求全責備」或說是「挑刺」,有些東西就不太能接受,例如「我 们台湾这些年:台湾的族群及“外省人”」一文。不過,這也是他個人的理解,不到1900字要講完「外省 人」又要面面俱到,就不要苛求他了。網路上一堆講外省人的,講錯的也很多,甚至於包括民進黨內部的外省人都一知半解,廖信忠寫的不錯了。

這樣簡單的書實際上卻不簡單,根據「《我們台灣這些年》大陸爆紅 作 者怎麼說?」報導:
『廖信忠這本書半年寫完,但審查時間又花了一年,從地方政府一直審到大陸國家新聞出版總署,最後一關是大陸國台辦,終於順利出書。』

這本書的內容發源於網路發帖,七八年前,他在「天涯」網站寫這個光回帖就十多萬筆,這其實就是大家對台灣的「陌生與好奇」,當年兩岸剛開放時,台灣電視台 關於兩岸的旅遊新聞節目真是多不勝數,那就是「大陸熱」,台灣人幾乎不分本省外省對大陸人的「幻想與熱情」應該是「空前絕後」的高峰。「大陸熱」最 大逆轉應該就是89年,這件事廖信忠能提嗎?也不能怪他。

我比廖信忠年長,沒到過對岸,但看了他這本書的封皮就知道他在台灣必會落入「政治不正確」的境地。

一、家書?
封面寫「一個台灣青年寫給十三億大陸同胞的一封家書」,光這標題就足以讓廖信忠在台灣被批個半死,就算是泛藍也多數不會認為這個「家」成立,何來「家書」 可言?這種暗示「兩岸一家親」的言論在台灣非常「政治不正確」。

二、瞭解台灣?
作者說「讀完本書,你會了解台灣人三十年來的真實生活和心路歷程。」,標題誇大,但廣告就是這樣,很多台灣人一定東嫌西嫌,我倒是覺得一本類似「科普」的 東西就不要太強求了,一本小書當然無法寫太多。

三、統一?
書中結尾被加了一段話「一个统一而强大的中国,一定是最符合两岸人民福祉的事情。」,廖信忠說「有关台湾独立的话题遭到的删减最为严重。前总统李登辉将两岸关系定义 为“特殊的国与国关系”的说法被删除;同样被删掉的还有李登辉的继任陈水扁有关 加强维护台湾主权的言论。审查机构甚至还添加了一些内容。在结尾部分,廖信忠惊诧地读到这样一句话:“一个统一而强大的中国,一定是最符合两岸人民福祉的 事情。”因此,他没有胜利的感觉,尽管这本书已成为畅销书。“我很多在台湾的朋友真的很生我气,”」(see《我们台湾这些 年》出版背后,這段應該不必解釋。

龍應台寫的「大江大海1949」在各地被批「這個沒寫那個沒寫」,應該有望成為史上最暢銷台灣作家的廖信忠在台灣大概也會這樣。台灣人講台灣的書會讓很多 台灣人不滿意,但這本書卻又不是寫給台灣人看的,這真是一種荒謬。就像烏托邦似的「寶島一村」,對岸朋友與台灣人想以此瞭解「外省人」將會接觸到非常局部 的「台灣外省人」。

總之,由於資訊的流通問題,兩岸要瞭解彼此是有困難的,今天大陸的「台灣熱」終有一天會消逝,趁現在還有人願意多瞭解點彼此,只要不是製造仇視,應該還是 值得肯定。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3/14

Link:

我 们台湾这些年_凤凰博报

《我们台湾这些年》出版背后

《我 們台灣這些年》暢銷大陸 作者講述背後故事

該書目錄:
編者按
1977
出生在被趕出聯合國後風雨飄搖的台灣
1978
蔣經國繼任與“十大建設”
1979
我的家庭
台灣當局與美國“斷交”
1980
台灣當年的電視臺
美麗島事件
“美麗島大審”改變了陳水扁的一生
1981
幼稚園時光,童年的“雙十節”
台灣早期民主的萌芽
陳文成命案
1982
《楚留香》流行
金庸被禁
台灣的族群及“外省人”
李師科案
我在教會裏
爺爺去世的“基督教葬禮”及鄉下的回憶
1983
“六義士”劫機
1984
上小學
台灣第一間麥當勞開業、海山煤礦爆炸案
“竹聯幫”幫主陳啟禮與“江南案”
20世紀80年代初的綜藝節目
20世紀80年代初的流行音樂界
20世紀80年代初小學生喜歡的電影明星
1985
十信案
這些人這幾年都在幹嗎
第四台
在小學課文裏學習“蔣介石的故事”
小學的一天
1986
社運的啟蒙
新聞報道“民進黨成立”,讓很多台灣人驚呆了
圓山動物園搬家
1987
台灣宣佈“反攻大陸”無望
開放大陸探親
大度路飆車風
電影《報告班長》轟動全臺
瓊瑤劇《庭院深深》盛況空前
解嚴
1987年的台灣社會
錄影帶出租店
1988
蔣經國去世
《愛拼才會贏》席捲台灣
漢城奧運
520事件
1989
“無殼蝸牛”夜宿忠孝東路
這年的兩部電影:《七匹狼》與《悲情城市》
《愛到最高點》
海外異議人士返鄉潮
“小虎隊”爆紅,歌迷瘋狂
股市首次上萬點
小學的課程
小學生活雜談
蔣經國死後的“宮廷鬥爭”
林強《向前走》
初中
1990
三月學運,李登輝開始一連串的政治改革
職棒開打
全家出遊,在飛機上第一次接觸大陸人
初中課程
1991
“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廢除
中學生的政治價值觀
1992
“四大天王”搶灘台灣流行歌壇
初中能力分班
1993
邁克爾‧傑克遜台北演唱會
“新黨”成立
尹清楓命案:台灣二十幾年來最大的政治懸案
初中四班
淡江高中的一年
1994
千島湖事件
1995風波
陳水扁當選台北市長
1995
李登輝“私人訪美”,兩岸之間的“飛彈事件”
1996
台灣地區第一次“大選”
高中補習班與名師的故事
彭婉如命案與劉邦友命案
1997
電視劇《姻緣花》帶來的熱潮
高三的最後
高中“三民主義課”
1997年過世的名人
大一的流水賬
“白曉燕命案”主犯陳進興落網
看電影《泰坦尼克號》
第一次上網
1998
上成功嶺
台灣的“大學三學分”
台北市長的世紀之戰:馬英九擊敗陳水扁
“凍省”讓宋楚瑜和李登輝結下樑子
1999
第一次到大陸
金援科索沃
9‧21大地震
2000
2000年台灣“大選”:“國民黨內訌”導致陳水扁當選
巴掌溪事件
台灣掀起的“上海熱”
親民黨成立
2001
鄉土劇
開放大陸媒體駐臺
第一次在大陸長途旅遊
台北捷運淹水事件
2001“棒球世界盃”在台灣
颱風
2002
澎湖空難
研究生考試
馬英九連任台北市長
2003
“SARS”讓全臺恐慌
我成了一名新兵
台灣人泡溫泉的習慣
儀隊新兵
2004
陳水扁連任,我在部隊裏感受“台灣大選”
儀隊的任務
“外籍新娘”
省籍情結
2005
在部隊裏過年
任務型“國大選舉”
2005年到大陸旅行
卡債風暴
高雄捷運“泰勞”示威,牽出無數弊案直指“陳水扁一家”
2006
精品業
“紅衫軍”倒扁
台北市長選舉,宋楚瑜僅獲5萬票
2007
搞軌案:台灣媒體“新聞娛樂化”的極點
“環保購物袋”風波
高鐵通車,台北到高雄90分鐘
到上海工作
2008
2009
後記

作者介紹
廖信忠,1977年出生於被趕出聯合國後“風雨飄搖”的台 灣;1984年,李登輝當選“副總統”,廖信忠上小學;1989年,蔣經國逝世的第二年秋天,廖信忠升入國中;1993年,新國民黨聯線人士組建“新 黨”,廖信忠進入淡江高中讀書;1998年,馬英九和陳水扁競選台北市長,廖信忠參加成功嶺大專集訓;2008年,台灣大選馬英九獲勝,而陳水扁隨後鋃鐺 入獄,廖信忠也在上海開啟了自己全新的一段人生。
free counters


繼續閱讀
2010/03/11

從謝長廷論民進黨內部的去納粹化

這幾天台灣謝長廷的「抓耙仔」官司引起一些注意,什麼是「抓耙仔」呢?

台語的「抓耙仔」就是告密者、內賊、內鬼、吃裡扒外、inside man,另一個台語說法就是「三腳仔」,對岸的說法叫「漢奸」,台灣的說法可以叫「台奸」。

這個話題剛好也可以跟我之前在blog貼的「外省人為什麼要搞台獨」「替李登輝宋楚瑜翻案:國民黨黨魂是不能說的秘密」有關,一個大陸網友說「能否分析為什麼外省人會搞台獨」,另一個台灣網友則說「…由於民進黨只是體制內的改革黨,並不是革命黨,2000~2008年並不具備進行審判國民黨罪行的能力。究竟是沒有信心還是沒有意願…」(回應全文列在文末)

因此,我就從另一個角度來切入,解嚴以前的國民黨值得支持嗎?

或許對岸的朋友不清楚,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曾經執行了全世界最長的戒嚴,當時蔣介石政權以「反攻大陸」、「反共」的謊言進行獨裁統治,他自己卻在來台之 時就說「中華民國已經亡了」,以前的「軍統」、「警總」更殺人如麻毫不手軟。我親自問過一位本省法學老教授,他在火車站看到國民黨莫名其妙沒列罪名沒經過 審判就處決人民,自此他就認為這個政黨不應該存在。另一位是外省老兵,當時他們流亡學生有不願當兵的,只不過言語比較激烈,隔天就「消失」…,這種「連死 刑都沒判就殺人」的事多到罄竹難書。

國民黨的統治也不是非常公平,就土地改革來說,地主不高興外佃農也不高興,許多即使是票投泛藍的本省人到現在還認為「外省人吃台灣人」。換句話說,國民黨在台灣有許多形象如獨裁者、殺人兇手、掠奪者、殖民者…。請問,這樣的國民黨能贏得所謂「外省人無條件的支持」嗎?

國民黨統治台灣殺害人民是「無差別」的,連李敖都因「台獨」而坐牢被打到胃出血,在比例上外省受害者高於本省人,雷震自由中國事件更讓國民黨如驚弓之鳥,白色恐怖下的劊子手是不分本省外省通殺的。請問,這樣的國民黨能贏得所謂「外省人無條件的支持」嗎?

那不是有些「外省人」吃國民黨奶水長大的嗎?他們是既得利益者啊,怎麼會選擇「背叛」國民黨?

我以兩個人為例,一個是段宜康,其二為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

段宜康是眷村人,2004年10月22日,他在游錫方方土擔任行政院長時質詢報導說「根據對白色恐怖 受難家屬的賠償統計,包括福佬、客家及原住民的本省籍占58.5,外省族群占41.5%,以外省族群的人口比例來看,受害比率四倍於本省人。他也說,不是 所有外省人都是殖民者的一分子,享有特權,多數外省人過著貧苦的眷村生活,沒有得到好處,卻背負外省人的原罪。」(台灣日報版本),自由時報另一版本則提到「探討族群議題時常會提到「外省人的原罪」,很多外省人也質疑,為何他們要一再對外證明自己是愛台灣的。…若還原成人口比例來估算,外省受害比例其實是四倍於本省人。」,段宜康的某些思維很怪異,他認為眷村生活是「貧苦的,沒有得到好處」,告訴大陸網友,台灣本省人會這樣認為在泛綠中大概找不到幾個。

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是大陳義胞後代,我與他討論時感覺到他絲毫不認為國民黨贈與給他們本屬台灣人共有的土地房屋有任何不妥之處,還說那些地幾十年前為新生地不值錢…這種邏輯就像國民黨剝奪小地主土地的損害也不大,因為那些地小也不值錢…,有一個外省老師的後代台大教授駱明慶就大方的承認他們是既得利益者,他不但證明了他那種階級在讀台大的優勢外,也承認自己「佔了很多人的便宜」。

這些進入民進黨的外省人對自己「佔了很多人的便宜」究竟是「無知」還是「嫌少」或其他原因,交由大家去判斷。回到主題,國民黨既然如此「罪大惡極」,該問的不是「為什麼不支持」而是「為什麼要支持」!

然而,不少民進黨黨員要角如陳水扁、呂秀蓮、邱義仁、謝長廷、葉菊蘭、吳淑珍等過去卻加入過國民黨。台灣社會一般的說法是「他們身不由己囉」、「社會氛圍囉」、「為了出人頭地囉」,為了「體諒」他們,加入「萬惡的國民黨」當然「無罪」。

過去有人說「二十歲加入國民黨是可恥的」,這些人不但不可恥還有「苦衷」,這就是台灣的道德觀,那些死也不加入國民黨結果混不出名堂或如林義雄孓然一身的人呢?

那就是『人格者』,『人格者』雖可以站在道德的高點,卻是權利鬥爭的弱者,因為他們有原則,他們才不會「窮斯濫矣」。

游錫方方土擔任民進黨黨主席時曾經推動「去纳粹化」(非纳粹化(Entnazifizierung)),這種「轉型正義」在台灣大概也只有「去蔣化」曇花一現,但過去蔣政權中許多不公不義的事卻再也不提起,為什麼呢?

我一直不斷的主張,如果要「轉型正義」應該全面追究過去在威權時代所有為國民黨做事的人,究竟有沒有犯罪而成為國民黨白色恐怖的共犯絕 不可輕輕放下,上從李登輝開始就必須向下一層層查,看看他們究竟有沒有侵害過台灣人民的人權,絕對不可以因為他們是本省人或因為他們「只是」接受命令的人 而放過。

我早在4年前寫的「外省人的原罪?」就表示:
盟軍在審判納粹時,那些替希特勒實施大屠殺的人雖然是依法令殺人,但他們仍然有罪,因為,「惡法非法」,法律形式合法不代他們這麼做是對的,他們仍然要負責。
如果真要追究,替蔣氏父子箝制言論自由的人,替蔣氏父子實施白色恐怖的人才應該負責,但又有個問題,「兇手是誰」,且「追訴時效」應該有多久?

前國安會副秘書長,現蘋果日報專欄作家江春男(又稱為司馬文武)寫了一篇「抓耙仔的故事」,居然替謝長廷辯護起來了,又說調查局不應「洩密」。公開審理的法庭上調查局說出謝長廷的過去,這樣子我看不出算什麼「洩密」。

所有人都被民進黨教育成可以「體諒」他們加入「萬惡的國民黨」當然「無罪」的苦衷,但被調查局吸收算什麼「苦衷」?有拿錢又有「苦衷」?

民進黨曾經推動「去纳粹化」就是把國民黨比為納粹,加入德國納粹黨有「苦衷」可言嗎?即使是號稱「國際義人」的奧斯卡‧辛德勒(Oskar Schindler)也因自己過去加入過納粹黨而逃到阿根廷,民進黨大官解釋自己加入國民黨是「年少無知」就算了,為什麼當「特務」、「國特」還有任何藉 口?

單純「入黨」是一回事,當「特務」、「線民」是另一回事,民進黨推動「轉型正義」一直說「沒有真相沒有和解」,如果民進黨不能對一個兩度擔任民進 黨主席、代表民進黨選副總統(與彭明敏搭擋)、選總統(與蘇貞昌搭擋)的人徹底「去纳粹化」,那就證明民進黨追求「轉型正義」都是做假、「攏是假」!民進 黨沒辦法「去國民黨化」就是因為自己很多人是國民黨的共犯結構的一環!

不是說「正義無敵」嗎?民進黨你敢用自己的標準檢驗自己嗎?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3/11


News link:
英雄?納粹幫兇?不為人知的辛德勒
虛與委蛇只為創黨 謝長廷坦承收調局車馬費
謝長廷是抓耙仔嗎?-林正杰
昔日黨外同志開炮 抓耙仔還能躲到何時?
…,對於黨外人士來說,謝長廷是否當過“抓耙仔”,不僅僅是謝個人誠信和人格的問題,那是關乎他們 當年為何要受牢獄之災?民進黨的存在還有沒有正當性?以及黨 外歷史是否需要改寫?等等一連串問題。正如蘇貞昌在黨內初選時攻擊謝長廷說“轉移模糊焦點,不能改變涉案的事實”,謝長廷越是逃避,“抓耙仔”事件只會纏 得更緊。

Link:
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的外省特權:大陳義胞村的法律定位初探
「外省人的原罪?」

另一個台灣網友則說「我認為,迫害人權的罪行是整個中國國民黨政權所犯的,不光只是蔣氏父子。罪行最 終的執行者是該政權的司法部門。該黨至今沒有自我了斷,自我審判,自我解散的意願。由於民進黨只是體制內的改革黨,並不是革命黨,2000~2008年並 不具備進行審判國民黨罪行的能力。究竟是沒有信心還是沒有意願,我不清楚。我的主張是,犯下反人類罪行的中國國民黨政權必須接受審判,包括中華民國的司法 部門在內。」


繼續閱讀
2010/03/04

替李登輝宋楚瑜翻案:國民黨黨魂是不能說的秘密

我素來批評宋楚瑜,對李登輝的批判則不多,我過去的看法如今卻因一些事的發生而改變。前陣子想看看我過去寫了些什麼,動起了想刪文的念頭,後來還是算了,留下來也可看看自己變化的軌跡吧。

其實直到最近為止,泛藍對李登輝的定位比較「友善」的看法是認為他對台灣民主「有功」,但「引進地方黑金勢力」對民主「有害」,過去所謂「紅包本」之類的立委橫行即為明證。

宋楚瑜的功過呢?勤政、臨門一腳踢進李登輝之「過」,及他擔任省長期間大灑錢到處建設蓋了許多「蚊子館」,被認為是破壞台灣財政的原因之一。

一般都說派系能坐大是因為李登輝為了鬥「非主流」而引進地方黑金勢力,「非主流」後來脫黨另組「新黨」,「新黨」自稱「小市民的政黨」並指控李登輝為「黑金教父」,真的如此嗎?

我在前幾篇的討論引領我到現在這個想法,最重要的還是前一篇「形象也不過就是穿著西裝的派系?-談台灣社會最大的偽善」的結論:
「派系」沒有偽善不偽善的問題,問題只在於「道義放兩旁,利字擺中間」的派系。更進一步該問的問題是,為什麼你國 民黨吸收的是這樣子的派系?民進黨卻不是?究竟是誰的錯?該怪要求你展現「忠誠」的黨,還是本性如此的「派系」?甚至該面對的是,如果黨主席卸任前就是派 系,或派系竟然能當到黨主席,你這個黨該怎麼辦??

我提過,陳學聖在自由時報採訪說「到現在還是不能理解兩名藍軍參選人花這麼多錢,卻得到如此結果,原因到底為何?根本不符政治常理。」,其實陳學聖錯了,這非常符合台灣的「政治常理」。

李登輝在「搞垮」國民黨的過程中其實在「拯救」國民黨,為什麼呢?

桃園縣中壢市立委補選是一個地方小選舉,但這裡的人來頭可不小,吳志揚是吳伯雄的兒子,吳伯雄則是擔任過國民黨黨主席,他過去滿口「忠黨愛國」,又曾見過胡錦濤,他一生的際遇可說是受盡黨國栽培,他還肉麻的說過:…『黨就像空氣一樣,存在的時候沒有感覺,萬一沒有的話,就會覺得這一生非常空虛,一定會興起“有黨真好”的念頭。』(see 吳伯雄:紀律很重要 含淚開鍘

這樣的人,在面對自己利益受損的時候,他又是怎麼想的?

聯合報黑白集「失敗不止一百個爸爸」說「以 桃園補選為例,吳餘東、林香美偏偏要參選,是國民黨失敗的主因,這與「政績」或「改革」難謂直接相關;兩岸和解的「政績」,難道能教「吳氏宗親」不挺吳餘 東嗎?只能說馬英九政績及改革的成效不彰,使「吳氏宗親」敢批其逆麟。至於如今傳出「一千五百萬元」的情節,這若也與馬的政績不佳、改革不彰混為一談, 那就根本是一筆糊塗帳了!…」,陳學聖不明白為何有人堅持在一個只能當1年多的立委花1500萬以上去選,看看下次中壢市立委會提名誰吧,花1500萬可以讓派系活下去,很便宜了!

「派系」有錯嗎?

「派系」也要活下去。

但是,「吳氏宗親」可不是普通人,吳伯雄擔任過國民黨黨主席見過胡錦濤,台灣一堆人甚至於包括對岸的幾億人天真的以為此人什麼「大中國情懷」或「賣台」 時,那都不能當飯吃,所謂「黨國利益」、「國家利益」、「民族利益」都是狗屁,中壢立委補選證明了這一點,謠傳說某「吳氏宗親」在檯面下還去見那個參選的 「吳氏宗親」呢。

但吳伯雄竟擔任過國民黨黨主席,讓胡錦濤欣賞,他的價值真的含有「統獨」嗎?

以探討政黨是否民主的立場,我也認為不應對「吳氏宗親」有任何質疑,因為這個政黨本來就是「利益共同體」。

換句話說,國民黨執政團隊本為利益所共生共存,你侵害我的利益大家就分道揚鑣,很多人不能理解國民黨為什麼這麼多人不在乎「分裂」,非要爭個「魚死網破」,我終於找到了解答,我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國民黨立委在立法院佔2/3卻多而無用。

英國人說:沒有永遠的敵人,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就是此意。「吳氏宗親」或任何在國民黨黨內要糖吃的人都沒有錯!那是他們的本能!!

李登輝不當「黑金教父」行嗎?宋楚瑜不拼命「到處建設」行嗎?

那國民黨的「鐵票」呢?

我在『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的外省特權:大陳義胞村的法律定位初探』一文指出所謂大陳義胞來台後國民黨對其百般熱愛,被踢爆是雙面諜的沈之岳還被梁提到,其中的恩庇關係就是「鐵票」的來源,外省軍公教的恩庇關係一直就是如此,這種恩庇關係自然到連入民進黨的梁文傑都不以為忤。

「恩庇」語出張茂桂吳乃德,張茂桂多年前還一直研究「恩庇—侍從」,黃創夏『蘇貞昌贏定了』一文把「樁腳票」納入其實還不夠,張茂桂他其實是研究國民黨對外省籍的「照顧」才說出了「恩庇—侍從」。但是,我看到他在研究大陳義胞時突然轉向,開始強調「外省移民」的悲情了,他的「台灣外省人協會」開始搞「外省記憶」那套,是什麼讓他改變?

說穿了,就是外省人多少受到國民黨的照顧,只有「多跟少」的差別,階級差異張茂桂這個眷村人不敢提,「恩庇—侍從」也不敢再提,張茂桂不敢向大家說外省特權的故事,因為「恩庇—侍從」太廣太廣了,廣到他研究不下去。

也所以,這才能解釋為什麼一些國民黨本省籍立委會那麼孜孜不倦的爭取軍眷利益,因為那是票源嘛…,經過數十年來的統治,「鐵票」終於成形,甚至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也不會認為他所受利益不正當。

這是另一種的「利益結合」,過去新黨親民黨民意代表的表現就能證實,從來沒有「小市民的政黨」這回事。

因此,國民黨沒有理念沒有靈魂,要執政下去只有靠「利益」,這更解釋了李登輝為什麼後來要「搞台獨」。李登輝之所以要「拿香跟著拜」不是他想台 獨,而是他要執政下去,他要替國民黨找靈魂。李登輝時代之所以那麼多國民黨「沒有翻臉」,也就是因為他們只為利益而生...,李登輝確實是先知,他看穿國 民黨只是一具腐朽的屍體,反正「有錢能使鬼推磨」,就算國民黨是鬼又怎麼樣!如果2000年連戰贏了,連戰不會是去北大那個連戰,李登輝也不會是台聯的李 登輝,國民黨也將有新的「靈魂」,儘管是從民進黨那偷來的。

但民進黨贏了,一切都太遲了。

中國時報說「黨性不堅強」的金溥聰進來「改革」如何如何,就因不知「黨性」,金溥聰才不知「利益」就是國民黨「命根子」。

以上說的不是反話,我終於瞭解了李登輝與宋楚瑜的苦心,為什麼國民黨利委們反對陽光法案?為什麼這麼多「改革」都胎死腹中?為什麼分裂黨退黨的人能一再回到國民黨?為什麼受民進黨思想洗禮如此之久的陳文茜會批國民黨挑戰深藍利益,…,這一切都有了答案。

民進黨正在步入國民黨的後塵,但在國民黨真正覆亡前他還會有最後一口氣,國民黨消失前他仍然能活著,國民黨消失後他也將分裂。

現在的狀況則是:國民黨老早就死了,在他來台灣之前就死了,現在不幸有活人闖了進來而已。教父想要從良,但事與願違…,教父第三集的結局是什麼呢?

那就是國民黨的最終歸宿。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3/4
Link:
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的外省特權:大陳義胞村的法律定位初探

黃創夏:蘇貞昌贏定了
『…根據粗略統計,在台灣約有一五%的選民,一輩子都不投票,有五%的選民,慣例上不投票(除非有重大議題,才會讓他們走出家門)。在一對一的對壘中,約有三二%的選民,必然投給泛藍候選人;約二八%則是必投給「黨外與民進黨」。

扣除這些「基本盤」後,藍綠的消長在剩下的約二○%的「中間選民」,值得注意的是,在這兩成選民中,約有八%是真正的「策略性投票的中間選民」。他們是一群自有主見,會根據「綜合判斷決定意向」的「理性選民」;另外有一二%卻是「沒有主見,靠派系與樁腳才能動員的選票」。

在過去,由於國民黨的威權政治,八%的理性選民,基於追求民主價值,較傾向支持民進黨與黨外,至於那一二%「樁腳票」,在國民黨過去的「恩庇—侍從」結構中,通常是泛藍的鐵票。

整體而言,扣除永遠不投票的選民群,慣例上,政黨輪替前,泛藍對上泛綠,正好是慣稱的「五五對四五」,泛藍基本盤大於泛綠。

政黨輪替啟動後,這個結構正在逐漸改變當中。

八%的「理性選民」對於黨外與民進黨,有著長期的情感,對於國民黨的「半調子改革」比較疑慮,也更嚴苛。

如果一味相信這些人會因為民進黨執政失敗,就必然投給國民黨,或是他們投給國民黨後,就是泛藍票,這就是自欺欺人,昧於事實。

而在一二%的「樁腳票」中,有資源就是娘,行政資源灑下去,和兩黨的『革命情感』就祇好擺一邊!沒錢灑下去,別想動!‧‧‧』

繼續閱讀
2010/03/04

形象也不過就是穿著西裝的派系?-談台灣社會最大的偽善

蘋果日報有篇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助研究員陳嘉銘寫的『「形象候選人」背後的利益糾葛』很有意思,他的文章我截取兩小段,應該可以算是重點:
『…,其實「黨推形象候選人」經營的裙帶和扈從關係,一點都不比地方派系遜色。師生關係、長官部屬、親戚聯姻、校友同學、同鄉、同單位、世交、學歷背景、政商往來,官僚體系的共同利益等,五花八門衍生的綿密裙帶體系,都是「形象候選人」在黨內利益蜿蜒媾和的藤蔓。…』
『…,台灣都市型的選民和從政者,常在檢討地方派系,卻鮮少檢討自己也附會在各種派系糾結的社會空間裡。這是台灣社會最大的偽善。』

值此國民黨金溥聰「向派系宣戰」之際,此文不無提神醒腦的功用,我用一句話來說:形象也不過就是穿著西裝的派系而已。

陳嘉銘認為厚此薄彼是「台灣社會最大的偽善」,我以民進黨的「師徒模式」來說好了。

梁文傑是林濁水的徒弟,鄭運鵬是沈富雄的徒弟,他們都談不上有地方派系形式的關係,卻在陳嘉銘筆下可以成為「都市型派系」,就因為他們的「師生關係、長官部屬、親戚聯姻、校友同學、同鄉、同單位、世交、學歷背景、政商往來,官僚體系的共同利益等」,如果一個立委提拔他的國會助理從政,也是「派系」??

再拿另一個紅鸞星動的民進黨立委邱議瑩來說好了,她父親邱茂男連任兩屆省議員,祖父曾任屏東市長,她應該算地方派系出身了吧。

所以,你我皆派系?

那我想要問,如果不是政治世家又不去「都市型派系」那要如何從政?現實卻是:如果我有一天發神經到國民黨民進黨黨部那說「我想參選立委」,沒被毒打一頓後踢出來算客氣了。

不是哥哥爸爸真偉大,不去攀緣「混」進「都市型派系」,不靠那些「黨推形象候選人」經營的裙帶和扈從關係要如何從政?

以這種標準,不但民進黨遍地派系,美國人也都是派系了。

而且,我相信就算是「都市型派系」也隱藏著「地方派系」。

我常談到的朱立倫算是「形象候選人」吧,但他的母親是大溪鎮鎮長的姊姊,岳父是曾任台灣省議會議長、第七任台南縣長的高育仁,朱立倫入政壇是岳父高育仁害的」,從李登輝提拔他開始從政,這種關係不就是「地方派系」?

吳志揚從政是吳伯雄的關係,他是不是「地方派系」?

既然「派系」沒有高不高級之分,家族、血源政治也可以堂而皇之囉?

排除金錢可能收買地方派系的因素,國民黨其實一直很「羨慕」民進黨「沒有派系」,我引用一小段中央日報----為什麼一到選舉就鬧分裂
『…不團結、分裂,一直是國民黨的痛,平時還好,一到選舉,「痛症」就爆發。
吳志揚的感慨正是許多國民黨人的感慨,而「為什麼」的答案大家也知道,那就是為了派系利益、個人利益。
所謂「政黨是理念的結合」,在這些人身上是看不到的,政黨之於他們,像計程車司機「靠行」,覺得利潤比較好就繼續把牌子掛著,情況不佳,就掉頭而去。
這種情形很少在民進黨出現;凡是黨正式提名的,開始時或許還有雜音,到選舉列車一開動,大家就一致支持。所以,在國民黨「連四敗」的選舉中,輿論認為是「團結的民進黨,打敗了分裂的國民黨。」』

換句話說,「派系」不「派系」是重點嗎?

陳學聖在自由時報採訪說「到現在還是不能理解兩名藍軍參選人花這麼多錢,卻得到如此結果,原因到底為何?根本不符政治常理。」,我倒覺得陳學聖應該明白:如果花1500萬就可以狠狠賞你國民黨一巴掌,我相信很多人願意出這個錢,而且很多人出得起這個錢。

因此,「派系」沒有偽善不偽善的問題,問題只在於「道義放兩旁,利字擺中間」的派系。


更進一步該問的問題是,為什麼你國民黨吸收的是這樣子的派系?民進黨卻不是?

究竟是誰的錯?

該怪要求你展現「忠誠」的黨,還是本性如此的「派系」?

甚至該面對的是,如果黨主席卸任前就是派系,或派系竟然能當到黨主席,你這個黨該怎麼辦??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3/4

Link:
1.如果金溥聰「每一票都是乾淨的」說法為真

2.談朱立倫

吳家父子嘉言錄:

吳伯雄:紀律很重要 含淚開鍘

…吳伯雄表示,黨就像空氣一樣,存在的時候沒有感覺,萬一沒有的話,就會覺得這一生非常空虛,一定會興起“有黨真 好”的念頭。 ……吳伯雄說,最近他看到有些人,“已經認識他幾十年,受到黨的栽培,十件事情九件都順他的意,只有一件不順,就九件不順”。吳伯雄認為,馬英九兼任黨主 席之後,需要大家體諒、扶持。…

桃園/差一點 想贏還須深耕

…客家人丘天說,國民黨這次提名陳學聖,可以看出馬總統改革的決心,不過改革要因地制宜,陳學聖再優秀、再有知名度,未深耕地方就到中壢參選,短時間不會被接受。

他說,中壢客家人自尊心強,陳學聖面對三名客家人挑戰,想勝選不容易。在報紙上看到縣長吳志揚歸咎另兩名候選人執意參選,「這根本是笑話,中壢這席立委是因他才補選,吳志揚擺不平自家宗親,應好好反省。」

繼續閱讀
2010/03/03

國家的背叛是最惡劣的背叛-從實尾島風雲與太極旗飄揚談起

與網友 拙拙聊到taking chance這電影,就再談我一直也很想談的另兩部片-實尾島風雲與太極旗飄揚-生死兄地。

這兩部片都是韓國電影,《實尾島風雲》是真實事件改編,1968年1月21日深夜北韓31名「124部隊」潛進青瓦臺的謀刺樸正熙但失敗。朴正熙被激怒後 成立了一支同為31人的特種部隊要向金正日「報仇」,成員則是31位重刑罪犯,就在靠近西部仁川外海的實尾島訓練,政府承諾成功後將大赦並重賞,即 「684部隊」(1968年4月成立)。

後來兩韓情勢和緩,684部隊不斷延後攻擊時間,情報局決定「消滅」這支秘密軍隊,因部隊長洩密給他們知道,684部隊先發制人逃生,更決定向總統朴正熙「討公道」,最後被軍隊圍勦而全滅。

這部電影在南韓上映後有上千萬人觀看,該事件其實原本也被軍方掩蓋,因為這部片的效應,軍方承認並公佈名單及資料。

《太極旗飄揚》講的則是一對兄弟被政府強制入伍的故事,哥哥振泰十分不願弟弟振碩入伍,拼命殺敵希望換得免戰勳章讓弟弟回家,並因英勇受到表揚。 後來南韓在統治區開始濫殺有通敵嫌疑的平民,哥哥振泰的情人被殺。毛澤東抗美援朝後韓戰情勢逆轉,哥哥振泰被北韓擄獲後成為北韓的軍人,他的精神狀態已經 不穩定,變成北韓的一員勇猛士兵。哥哥振泰終於與弟弟振碩在戰場相逢,幾近瘋狂的哥哥也清醒了,他想著讓弟弟「回家」,但一聲無情的槍響還是停止哥哥的心 跳,弟弟最後總算平安回家,只有幾十年後再回戰場來憑弔他。

這兩部電影可以說是非常反戰的「戰爭片」,在《實尾島風雲》中,「684部隊」發現自己已經是國家的「敵人」時他們決定用生命「抗議」,沒有什麼「君要臣死臣不死不忠」的屁話,我對「684部隊」這個舉動很欣賞:敵人不是北韓,是要你命的南韓軍政府!

固然「684部隊」個個是重刑罪犯,但國家不可以玩弄他們的生命,人民先於國家而存在,當國家任意解決人民時他就欠缺人民效忠、維繫他的任何基礎。安聖基飾演的訓練指揮官在跟空軍長官爭辯時說「684部隊是國家成立的,當目標不存在時,國家應負起責任。」。蔣介石時代任意以軍事對平民拉伕一直被我認為是極大的暴行,不知何時才能清算他的罪惡,差別待遇還被他的黨國掩蓋,令人厭惡。

後來情報局的長官教訓安聖基應該服從「國家命令」,安聖基質疑「情報局能代表國家?」,情報局的長官拔出槍往安聖基的身旁射了一槍,他說「高層決定並下達的就是國家命令!」,當時安聖基那個震驚的眼神應該就是本片最精彩的一幕…

這就是我所效忠的「國家」嗎!?

也所以,安聖基會洩露情報局要來解決他們的秘密給「684部隊」,他無法再「效忠」這樣的國家,但也無法跟這些「兄弟們」去抗暴,他最後的選擇是「684部隊」開始反抗後開槍自殺。

我認為台灣未來都不會有這類片的出現,一個原因是商業,另一個原因是沒有人會關心那批「老竽仔」,揭穿外省人間的差別待遇更是政治不正確。至於蔣介石國民黨對台灣的壓迫就不少人拍了,我相信以後一定會更多。

關於《太極旗飄揚》則可以說是拍出了內戰的荒謬,至少台灣第一代外省人算是在中國大陸「內戰」,而共產黨的廖承志在1982年7月25日《人民日報》給蔣經國的公開信說“渡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台灣第一代外省人對中國大陸來說是「兄弟」嗎?

我聽過太多老兵回鄉不被當作「兄弟」與沒有親情的故事,觀看過大陸網友對「集結號」內戰的評論讓我更明白,我在2年前的『原來共產黨是這樣看待台灣外省人的!?從「集結號」到「內戰英雄」再到蔣介石、蔣友柏與蔣方智怡』一文就說:
「集結號」這部大片高唱「每一個犧牲都是永垂不朽的」,看了許多大陸網友的反應,也許在一部份大陸人心中(也許是絕大多數),解放軍的死叫「犧牲」,國軍的死叫「活該」?…』

中國人的「內戰」只有「成王敗寇」,來台灣的都是國民黨的幫兇與走狗,這大概就是大陸方面的看法吧?我相信只要中國共產黨繼續執政,應該永遠拍不出南韓《太極旗飄揚》這種揭示內戰荒謬的「浪漫戰爭片」

雖然「台灣國」還沒有建立,但只要看過台獨的文章就知道「台灣國」若成立必定帶來內部永遠的分裂,不同意他們的就是「滯台中國人」,所謂「滯台」也就是總有一天「該走」,這樣強烈的「敵我意識」下的台灣當然只有朋友與敵人。

說了這麼多,我要說的是無論是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或「台灣國」,不是背叛過人民或正在背叛或以背叛人民為訴求,這樣的「國家」算什麼?

我認為「國家的背叛是最惡劣的背叛」,難道只是我看了這兩部片然後「想太多」了嗎?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3/3

Link:

原來共產黨是這樣看待台灣外省人的!?從「集結號」到「內戰英雄」再到蔣介石、蔣友柏與蔣方智怡


繼續閱讀
2010/03/02

如果金溥聰「每一票都是乾淨的」說法為真

今天金溥聰接受中國時報專訪,他講了一些話值得重視:
金溥聰也首度透露,桃園三選區協調過程中,有參選人當著他面宣稱自己已經花了一千五百萬了,「我能接受他的威脅用錢擺平嗎?我後來跟他說,那就請你去登記 吧!」…談到桃園,他表示,就算陳學聖不出來,藍營在桃園也絕對不只一組候選人,他在桃園並非沒有整合,至少民調第一名的葉步樑最後就支持陳學聖,最後提 名陳學聖,是因為他儘管非理想中的第一志願,但卻是現實中的第一志願。…金溥聰認為,面對地方的長期利益交換,「該斷則斷,當斷則斷」。(see 金溥聰:有參選人威脅我用錢擺平2010-03-02中國時報 最自豪:嘉義每1票都是乾淨的

如果金溥聰「有參選人威脅我用錢擺平」說法是真的,根據我的觀察,金溥聰講的人八成是那位廣設看版的人了,這個脫黨者在中壢各重要地段設立的大型看版之多是所有人之冠,為了一年多的立委這麼拼,到頭來落了個落選與被開除黨籍,金溥聰還真不是普通的有種。

顧爾德在中時說「是不是客家人」對中壢不重要,大概又是個從台北看天下的評論家,苗栗縣長是河洛人,立委呢?中壢市長是外省人了,中壢的立委難道又不是客家人?

簡單來說,桃園縣有兩大「縣轄市」,光中壢的人口就比省轄市「嘉義市」還多,可是這個人口第二大的縣一直被低估,桃園縣過去也一直有拆成兩個縣之議,反映 在政治現實上就是以桃園南北輪流執政來代替,通常是南桃園的客家勢力與北桃園的河洛勢力交替,而客家、宗親在桃園縣一直很有力量,直到呂秀蓮當縣長才打破 國民黨的「輪流默契」,朱立倫之後入替也打亂佈局,吳志揚當縣長可說是「重回」以往的規律。

中壢是吳伯雄家族的大本營,他們錢可多了,這次當選的民進黨立委黃仁杼也很有錢。當一堆人說吳伯雄卸任黨主席被說委屈我就很想笑,他兒子吳大少爺 志揚怎麼被保送當立委再當縣長,受黨國栽培的不夠?另外,不說什麼暗的,當時國民黨縣議員議長曾忠義指控吳志揚初選就花了幾千萬的廣告費,宣傳單我還留 著,我是不覺得曾忠義花的錢少啦,但吳志揚花的錢真的很多。同為中壢市立委規格的選戰,同為國民黨推薦,陳學聖跟吳志揚比更是天差地別。

所以,在吳伯雄當黨主席與金溥聰當秘書長前後的選舉風格差很多。

以前的國民黨選舉是要灑錢的,再透過選舉造勢、後援會的形式來綁樁(更離譜的就是賄選),現在則不同。嘉義縣黨部主委陳明振在選戰過程中上文黨中 央「若二月一日經費不到位,就要停止所有競選活動」,金溥聰就請他走路,中壢某候選人說已花1500萬,金溥聰就請他「去登記」…,呵呵,國民黨的賄選 「文化」要斷在他手裡了?

我沒住眷村,不受黃復興管轄,有被賄選的經驗,20多年前有次選鄉長,不知什麼人拿幾百元來買票,老爸有沒有收與他投誰我都不知道,我那時覺得國民黨真是有夠腐敗…,現在國民黨要痛下殺手砍這些黨官、改造國民黨的體質,金溥聰有guts!

我一直不知道黨官與派系有什麼用,說明政策不行也沒有理念,看陳明文可以由藍投綠就知道,可是,他們有票!在選舉來說,自主選民與中間選民外,還有一種叫「中奸選民」,套句「艋舺」的台詞,「意義是三小,我只知道義氣啦」,「中奸選民」有情有義,是敢灑錢候選人的最愛!

而所謂民主,不談統獨,國民黨與民進黨有差嗎?民進黨縣長候選人鄭文燦等到回鄉參選縣長後才中斷他「在台北的事業」,什麼叫「愛鄉土」?國民黨哪個又不是在等「關愛的眼神」?

因此,瞭解義氣拿錢辦事的「中奸選民」最聰明,他們是唯一能在台灣民主選舉中「獲利」的一群人。

換句話說,馬英九當初選總統可不是金溥聰管黨部,他選上難道沒靠派系?700多萬票都純淨的像一張沒用過的衛生紙?

進一步說,立委補選這種選舉跟大選不能比,2012若是馬英九代表國民黨選總統,難道他不搞那套?

能選上嗎?他能拒絕誘惑嗎?

馬英九金溥聰是玩真的嗎?敢對自己下手嗎?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3/2

新聞:
金溥聰:有參選人威脅我用錢擺平2010-03-02中國時報
最自豪:嘉義每1票都是乾淨的

Link:
藍色的中壢,綠色的中壢,黃色的中壢
國民黨與陳學聖落敗的啟示

吳家父子嘉言錄:

吳伯雄:紀律很重要 含淚開鍘

…吳伯雄表示,黨就像空氣一樣,存在的時候沒有感覺,萬一沒有的話,就會覺得這一生非常空虛,一定會興起“有黨真 好”的念頭。 ……吳伯雄說,最近他看到有些人,“已經認識他幾十年,受到黨的栽培,十件事情九件都順他的意,只有一件不順,就九件不順”。吳伯雄認為,馬英九兼任黨主 席之後,需要大家體諒、扶持。…

桃園/差一點 想贏還須深耕

…客家人丘天說,國民黨這次提名陳學聖,可以看出馬總統改革的決心,不過改革要因地制宜,陳學聖再優秀、再有知名度,未深耕地方就到中壢參選,短時間不會被接受。

他說,中壢客家人自尊心強,陳學聖面對三名客家人挑戰,想勝選不容易。在報紙上看到縣長吳志揚歸咎另兩名候選人執意參選,「這根本是笑話,中壢這席立委是因他才補選,吳志揚擺不平自家宗親,應好好反省。」

繼續閱讀
2010/03/01

台灣女連長舌吻與美國大兵最後的尊嚴-從Taking Chance談起

國軍又爆出醜聞,曾獲選國軍《奮鬥》月刊封面的陸軍女上尉連長李珮君,在部屬為她辦慶生趴上,與9名男、女士官下屬舌吻,男、女士官都逃不過他的毒手,她曾任陸軍73資電群區域連通信排長、陸軍73資電群副連長、陸軍司令部勤務指揮部勤務連長,已被調離現職。

 

特別的是,她乃首名從美國維吉尼亞軍校畢業的女軍官,美國維吉尼亞軍校曾出了一位中華民國英雄將軍孫立人,今天台灣的這位女軍官行為不檢殊為可惜。萬幸的是這是營外發生的行為,但還是相當令人遺憾。

 

我當兵的時候已經有女性服役,那時營部以上才有女軍士官,一般來說大家對她們會有點不爽,主因是勞逸不均。已婚的女軍士官可以每天回家,要查夜哨的也只需查十十二的哨。前陣子看到一個女權主義者在公視談女性服役時不知該說是不是唱高調,她說針對女軍士官的要求應該有一標準,體能沒達到就不予錄取,錄取後就該保障她的工作權,如此一來,我相信台灣將有很多女兵要回家吃自己這位女權主義者後來還說如果男性官兵體能不行也不必站哨或擔任體能工作。

 

聽到那句話我就知道這位女權主義者很傻很天真,在部隊中「擺爛」的人可多了,按她的想法我看連「安全士官」都要連長去擔任了。總之,在台灣,國軍的形象真是江河日下,老跟「性」搞在一起的軍隊當然是一個腐敗的軍隊。

 

前陣子看了一部HBO拍的美國片”Taking Chance”,講的是一個軍方護送人Michael R. Stroblmilitary escort)護送戰死伊拉克美國大兵回鄉的故事,特別的是這個軍方護送人是一個上校,一般來說這種差事都是士兵擔任,他自願擔任是為了彌補他未上前線的自責之意。

 

這部電影在對岸的評論大都認為這是「美國主旋律」、替美軍抹粉的電影,又提伊拉克人死傷多少云云,這就好像看到以前的簡體學術論著,在序總要來上一段:「此書寫作乃以資產階級立場出發,讀者仍應以馬克思思想來研讀,」,甚至於還有人認為這是鼓勵美國人從軍的電影。

 

我不會為了身後的「哀榮」去從軍,相信美國人也沒有輪迴這套觀念,個人死亡就一切都結束了,個人主義盛行的美國應該不會這麼喜歡「拋頭顱,灑熱血」,我反而認為此片有點反戰的意味。

 

陣亡的士兵是海軍陸戰隊員,回到美國本土時的遺體破損不堪,但軍方的殯葬處非常認真的清洗,即使他是封棺下葬,Chance也是身著軍禮服下葬,連銅扣都打磨的非常亮,軍方把Chance的最後遺物手錶、項鍊、十字架與兵籍牌都清洗的非常乾淨,非常尊重的送Chance最後一程。

 

這部片幾乎整部就是護送Pfc. Chance R. Phelps回家的故事,大家知道這位上校擔任軍方護送人時都會對他說”Thank you for your service”,每當這位士兵在抬棺途中,這位上校也會致上最敬禮,若有一般民眾看到也會脫帽致敬。

 

Chance的葬禮全小鎮的人都來參加,他離異的雙親也各獲得一面國旗,整部戲透露出美國人對軍人的尊重,我相信這不是「演的」,除了此片真有其事之外,許多美國運動賽事都會邀請軍人,群眾也不吝惜掌聲。

 

台灣呢?

 

台灣軍人社會地位不高,除了現在層出不窮的醜聞外主要有兩個原因,從媒體態度可以看得出來,就以自由時報與蘋果日報為例。

 

過去國民黨有著世界第一長的戒嚴,軍人就象徵著壓迫者,反軍人就等於反威權,自由時報長久以來的報導對軍人也就極譏諷之能事,既然過去的老軍人對「保衛台灣」無功,何來社會地位?而政府對軍人的一些特殊優惠待遇也不盡公平,當然容易引起非議,這也是政治上的,也有族群因素作祟。

 

蘋果日報的說法則是「幾十年來沒打仗」,這種說法大概就是把軍人當米蟲,家裡沒有天天失火所以救火器「沒用」?

 

更深一層的看法就是認為台灣的安全跟「台灣軍人」無關,跟「美國」有關。

 

看完這部片,如果我是美國人我一定會反戰,我才不願意送自己子弟去莫名其妙的地方打仗,美國給台灣的空白支票為何要用美國大兵的鮮血去寫?

 

話說回來,「台灣軍人」沒辦法「證明自己的價值」,社會反感日增,但這又有個悖論,希望軍人展現價值卻又不希望有他們展現價值的時機?

 

希望軍人「有用」帶來的就是死亡與戰爭,這道理蘋果日報是不會懂的。不過,台灣軍人也要長進一點,有句話就是:不打勤不打懶專打不長眼,拜託這些天兵控制一下,想自由等退伍後再說好嗎。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3/1

 

Link

1.瘋狂生日趴 國軍女連長舌吻九名下屬

2.http://www.imdb.com/title/tt1019454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