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本人所有文章,包含有關政治、經濟或社會上時事問題之論述(即著作權法61條所稱之範圍),未經本人書面授權同意,一律不許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侵害本人著作權者,必定追究。

著作權法第 61 條
揭載於新聞紙、雜誌或網路上有關政治、經濟或社會上時事問題之論述,得由其他新聞紙、雜誌轉載或由廣播或電視公開播送,或於網路上公開傳輸。但經註明不許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者,不在此限。
2009/08/28

陳敏薰的麥爽

先聲明,這個「麥爽」是陳大小姐自己說的喔!

 

昨天陳敏薰在台北地院被限制出境,各報報導都很有趣,個人推薦各位看一下自由時報的報導「陳敏薰:一群男人欺負我」,因為有部份內容是聯合報未提的:

報導說:

一向優雅的陳敏薰談及九十三年間開發金股權爭奪案時罕見用台語爆粗口說「本小姐就是麥爽」;另她原本僅遭境管,昨當庭遭限制出境,還遭審判長陳興邦當庭斥責「沒法律概念,也要有誠實概念」

 

這法官也很幽默,挖苦功夫一流,再看另一段:

陳興邦追問,一千萬元若是政治獻金,以陳敏薰所得稅四十%稅率,可少付一百六十萬元稅,「為何沒拿收據?」「你這麼愛國,甘於多付一百六十萬元稅?」陳敏薰答「也沒有啦」,當時以為夫人會給收據,但夫人沒給,她也不好意思要,但相信這錢有轉給民進黨。

 

我是不知道自由時報記者的道德標準這麼高,「麥爽」為什麼是粗口,但倒是真的很少看見一個女性公開說自己「麥爽」。

 

有「麥爽」,相對的當然就有好的時候囉,什麼時候是她的好時光呢?

 

想當然,就是她當上101董事長的時候了,呼風喚雨,跩個258萬,呵呵,或許該說跩個1000萬。

 

陳敏薰滿口「女人的尊嚴」、「麥爽」,當個女性主義者應該也有80分了,但又說「一群男人欺負我」,這就有點見鬼了,既然超越性別的限制,為什麼又訴諸性別差異?

 

陳敏薰麥爽,要給別的男人好看,又要別人憐香惜玉,做為女強人又要裝可憐,還是法官明察秋毫,一語道破「為何沒拿收據?」「你這麼愛國,甘於多付一百六十萬元稅?」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麥爽的陳敏薰,還不如爽快的承認「偽證」,認罪後可能只判緩刑,律師都是主張辯到底的,要是真的被關,那可就再也沒辦法「本小姐就是麥爽」起來了!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9/8/28

 

偽證案開庭/陳敏薰:一群男人欺負我

 

偽證案開庭/陳敏薰:一群男人欺負我

【聯合報╱記者蕭白雪/台北報導】

一○一前董事長陳敏薰被控偽證案,台北地方法院昨天開庭審理,陳敏薰在庭訊中數度情緒激動地說:「一群男人欺負我」、「我就是不爽啊」。審判長陳興邦多次質疑她「閃」問題,並問她:「為何只要你表達想什麼,總統夫人就馬上有行動」?陳敏薰回答:「夫人的確很疼我啊」。

 

陳敏薰的偽證案昨天辯論終結,訂於九月一日下午四點宣判,陳興邦並諭知陳敏薰限制出境。

 

陳興邦在庭訊一開始便問陳敏薰:「要不要改變訴訟策略」、「不認罪的話,官司打輸了可能真的要坐牢」;陳敏薰說:「可是我很無辜耶」,陳興邦回她:「那是你說的」,她跟律師討論後仍堅持地回答「清白對我很重要」。

 

財政部前次長陳木在昨天證稱,當初中華開發股東會開完後,辜家取得經營權,他數度跟陳敏薰溝通,她都堅持要當大華證券董事長;不過,陳敏薰強調,「如果我要堅持,不會是這樣的態度」、「他們六席董事、我有四席耶」?「為什麼他們之間講就是溝通,我表達就是爭取」?

 

陳敏薰在陳興邦連續追問下,一度情緒激動地說:「我那時候已經不太想玩了,但我就是要他們來找我談啊、跟他們講一講我要大華證券董事長,我認為我有這個權力」、「我就是不爽啊,在勝負未決前,他們一群男人就不尊重我,為什麼我要讓他們順心如意,我就是要拖到最後一天才召開董事會」。

 

陳敏薰承認向吳淑珍訴說她所受的委屈,但未「請託」夫人,也不知道吳淑珍跟陳水扁幫她打電話給林全要求提早召開董事會及爭取大華證券董事長;她強調,開給吳淑珍面額一千萬支票是要捐給民進黨的政治獻金,並不是拿錢請託夫人幫她爭取當大華證券董事長。

 

陳興邦說:「夫人這麼疼妳,疼得讓我很嫉妒,陳水扁二○○四年選總統選得這麼辛苦,妳選前竟然沒有捐錢,夫人白疼妳啦,選後才捐款,送錢的時機引人質疑嘛」?

 

陳敏薰說:「我們捐給民進黨也不需要大家知道,只要黨主夫人知道就好了」、「選前我沒有錢啊」、「選前我正在打委託書戰爭,雖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但這是女人的尊嚴」。

 

2009/08/28 聯合報】@ http://udn.com/


繼續閱讀
2009/08/27

達賴、民進黨、灌頂大熱潮

南部七縣市以陳菊為首,邀請達賴來台祈福,馬政府終於點頭,我有以下看法:

 

一、民進黨七縣市長要多出一點錢

多年前達賴來台,應該是1997年吧,我去桃園小巨蛋聽過他弘法,全程英文演講,當時達賴的「政治意味」或他被賦予的「政治意味」沒那麼重,總統是李登輝,共產黨究竟說了什麼或高不高興,Nobody care

 

記得達賴最讓台灣人趨之若鶩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大家很喜歡給達賴「灌頂」,達賴在藏傳佛教來說是活佛轉世,給現世活佛加持過,有比這更有吸引力的「得道捷徑」嗎?

 

西藏天珠、法器在台灣都賣的很好,台灣人在宗教上的奉獻也非常大方,在台灣達賴獲得的供養也非常驚人,現在台灣經濟衰敗,又遭逢風災,民進黨七縣市長要多出一點錢。如果達賴喇嘛不願接受供養而要再賑濟災民,那也是好事一樁。

 

二、達賴的轉世問題

明顯的,現在的台灣不比過去的台灣,現在的中國不比過去的中國,現在的達賴也不比過去的達賴。現在達賴的政治意涵更勝以往,中國的打壓力道更勝以往,台灣的抗壓力不若以往。

 

如今全世界哪個國家邀請達賴,中國都會抗議,以前是不會的,這是很奇怪的。宗教信仰在中國大陸其實有放鬆的趨勢,共產黨說「宗教是人民的鴉片煙」,管制越來越鬆證明共產黨跟以前的共產黨越來越不同。對達賴打壓,就是視他為藏獨領袖,現在中國說話大家都要聽了,達賴自然也就更施展不開了。

 

因為中國共產黨打壓,達賴說他的轉世者可能是一個女孩非西藏人( 見 中國評論新聞:《紐約時報》質疑達賴“在世轉世”合法性),我對藏傳佛教沒有研究,完全不能理解他的意思。

 

達賴是第14世活佛轉世,從明朝開始的活佛轉世制度,為什麼要廢除或改變呢?達賴在藏傳佛教是觀世音菩薩化身,觀世音菩薩有三十二相,女相雖然沒什麼不好,但這卻不合傳統教義,整個理論體系也大不同,指定轉世更是聞所未聞。

 

如果達賴要改變教義,大可學李洪志自立門戶,法輪功不就這樣創出來的?

 

女性吃的苦有沒有比男性多,或女性有沒有被歧視,這可以看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的回應(完整問答在文末):

問:有關西藏佛教裏女人的地位
為何西藏佛教裏從不認可女人也可做喇嘛或上師?
答:那麼,關於佛教徒對性別、歧視、女權和佛教女人地位正確的立場,如同前述,就關切佛性的表現而言,男女是沒有區別的,對於男女孕育高度利他心以達佛性,或體悟相等潛力也是無所分別。

 

既然男女無區別,為何要特別提出來呢?為何又要指定呢?原因就是14世達賴喇嘛知道這麼做必然引起軒然大波,那為什麼又要說是「非西藏」、「女性」呢?難道是要選一個白人女性嗎?如果這個白人女性剛好是猶太人又在猶太教家庭,相信「轉世之路」必然困難重重。

 

我不清楚轉世會不會先對其出身家庭做身家調查,只是覺得奇怪,接受天命的靈童究竟是「認命」還是知道自己的「使命」。

 

民進黨精英中很多都是基督徒,基督徒不拜偶像,但又請達賴,還真不簡單。台灣是大乘顯教居多,民進黨為了替密宗傳教請達賴喇嘛來,這是第二個不簡單。民進黨後來又說會顧及多個宗教並請他們來台,民進黨現在不搞政治搞宗教,這種「多角化經營」眼光是第三個不簡單。

 

三、灌頂有價?學佛無價!

說了這麼多,我不太相信達賴喇嘛來了後台灣會有什麼巨大改變,大家不必大驚小怪,其實12年前,達賴來台有個爭議,就是疑似灌頂要收費的傳聞。

 

灌頂的意義是什麼,被灌頂的人有幾個是藏傳佛教信徒,我相信沒幾個知道。能確定的是,到時候應該又是一片獻哈達、灌頂的大熱潮了。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9/8/27

 

http://www.dalailamaworld.com/topic.php?t=175

 

問:有關西藏佛教裏女人的地位
為何西藏佛教裏從不認可女人也可做喇嘛或上師?

答:事實上,有些地位崇高的寺廟,例如 SANDRING DORJE PHAGMO,傳統上似乎是由女喇嘛來主持,目前該寺喇嘛是第十四轉世,這座寺廟似乎和西藏第一座 KARMAPA 一樣古老。

因此是一些女喇嘛,當然從古到今大部分都是男喇嘛。 我們必須承認古代女人的地位就很卑微,不受重視。西藏佛教裏之所以忽略女人的地位與權利,部分原因是過去的人根本不去考慮它,我們多多少少以此為理所當 然。例如最近我在達蘭莎拉與一群西方佛教徒導師開會時,會議中曾提到對封立儀式的批示,該如何決定封立的年資,依循慣例顯現了偏見。在會議中我保證六個月 內組織一個大型會議,至少在我們西藏學者和比丘之間要討論這個問題。

整體而言,我認為佛教的系統,特別在《戒論經》裏指出,男人和女人有同樣權利封立為地位最高的比丘和比丘尼。不過事實上比丘仍然高於比丘尼。然後在大乘佛教裏,主張人人都有相同的佛性,此外,男女達於菩提境界的能力是無分軒輊的。

那麼,關於佛教徒對性別、歧視、女權和佛教女人地位正確的立場,如同前述,就關切佛性的表現而言,男女是沒有區別的,對於男女孕育高度利他心以達佛性,或體悟相等潛力也是無所分別。

然而,我們仍要承認某些佛教義裏確實反映了歧視,比如《俱舍論》提到臻于大地菩薩精深造詣的特質之一,便介男性修道人才能進入精微之境以達靈 識,所以它反映了偏見。但是假使我們觀察佛教最高峰,根據我們的瞭解,是只達於壇城瑜珈的地位,我敢說在性別上並無偏見,因為修行之前須先啟蒙,而壇城的 啟蒙如無男女同修則不算完滿,比如男女都可接受加持;另外曼達拉至尊瑜珈修行裏,男女共修是必要條件。並且壇城所關心的,事實上對壇城修道人而言確有特定 的戒條明示不可輕視或貶抑女人,否則就是觸犯戒條。與此類似的是,完整的壇城修到及於正悟之境,只有在男女修道人相輔相成的修行才可達到,若是修道人為男 性,他就需要一個刺激作為輔助,即從相反的性別而來,反之亦然。這個主題我在討論產生心靈至樂時曾說明過,不過這與一般所謂的性完全不同。同樣的,男女修 道人可各自以本尊得到完全參悟的境界,所以說從最高的壇城瑜珈的立場來說,我覺得在性別上並無區分和偏見。

我認為女人把握所有的權利是非常重要的,在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裏,我提倡女權多年,尤其是比丘尼,她們必須具備與比丘一樣的學習興趣或勇氣。西藏 有一段時期,幾乎沒有比丘尼認真學習,過去曾流傳一個傳說,說到比丘尼也曾是哲學學習和辯論的重心,而且有好幾個例子是尼姑和和尚辯論,而和尚居然輸了。 所以你可想見,在印度二十多年以來,我仍孜孜不懈為女性爭取權益,她們也該主動爭取——這是非常重要的。


繼續閱讀
2009/08/27

Casablanca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G_NiQpXpfA

 

 

 
這首歌是首老歌,我也蠻喜歡的,覺得這首曲調有點淡淡的哀愁又有點輕快,聽完後其實有種輕鬆的感覺
繼續閱讀
2009/08/27

他說了你想的嗎?-年輕人沒錢不該結婚

按慣例,日本首相又失言了,這次是麻生太郎,他說「年輕人沒錢還是別結婚比較好」(麻生又失言 閣員也批評

 

偶爾在公共場所看電視,通常是吃飯,當電視上播出「某某低收入戶生了X個小孩,由於打零工的丈夫工作受傷,現在急需各界善心人士救助」,常常會聽到旁人說「為什麼那麼窮還要生那麼多個?」,主角通常也會換,也許是單親父或母帶很多小孩等等。

 

沒錢的年輕人結婚對經濟有何壞處?合理推測麻生想講的應該是「沒錢還是別生小孩比較好」,進一步討論,如果沒錢的年輕人結婚又不生小孩,到底對國家社會有什麼「壞處」?

 

沒錢的年輕人結婚究竟可不可以生小孩呢?

 

沒錢的年輕人結婚生小孩,最後沒能力養,就是社會的負擔嗎?難道政府要為低收入戶「強制節育」?如果窮年輕人中年發達,就可以結婚嗎?

 

再進一步討論,身心障礙者可否結婚呢?老人可以結婚嗎?(正確來說,是「窮」老人可以結婚嗎?),如果產檢發現是畸形兒,應該生下來嗎?

 

還有,如果懷了強暴犯的孩子,可以墮胎嗎?

 

擴大到國家層面來講,有些人認為某些國家貪污橫行,幾乎一年到頭都在政變,援助他們都變成在給軍閥買武器了,「有必要嗎」?

 

回到原點,窮人應該節育嗎?

 

台灣少子化是趨勢,有錢人敢生小孩,中產階級未必敢生,而有些在收入水準以下的人究竟是多生還是少生呢?

 

承繼納粹思維與法律名稱的台灣優生保健法大開墮胎之門,又有「女性身體自主權」與反「父權」的思維交錯,現在更有事後避孕丸的出現,墮胎好像不是問題,只有嬰靈才是問題?

 

說穿了,都是功利主義思維作祟,一般人認為窮人不該多生小孩,並不是認為窮人的生活水準會降低,或許有人會出於同情。但是,大多還是認為他們會造成「社會的負擔」。

 

至於身心障礙者生小孩,如果這個小孩根據「機率」是身心障礙者的比率很高,就「應該被墮胎」,那如果一個小孩已經出生,他因意外成為身心障礙者,他該死嗎?

 

在「哈佛瑣記」讀到一個道德兩難問題,如果只能救一個人,「七歲小女孩與七十歲總統」,要救哪個?

 

台灣並不禁止身心障礙者結婚,請問身心障礙者子女是否滿街都是,給社會造成了負擔?

 

外籍配偶與大陸配偶的子女又多到哪裡去?

 

我不能給一個明確的回答,但台灣人是有明確回答的,在某醫院住院時詢問醫生我父親某種治療方式的可能性時,醫生大笑道「他又不是王永慶,進行這個手術對國家社會有什麼幫助?」,一旁的護士緩頰說「他的身體不適合啦」。真的很奇怪,這是我一生難解的謎,那些「非王永慶」的老人究竟憑什麼可以見證醫學的進步?

 

一般人也許只喜歡簡單的作算術,但如果最不利的待遇發生在自己身上時又會有不同的看法,當權力者是有能力將不利給他人時,做為一個領導者對這類問題應該更深思熟慮,而不是簡單的丟一個答案,也不應該用「要一路哭還是一家哭」的簡單算術來解決問題。因為你不知道在長遠來看,究竟你的答案是對是錯。既然你有更大的權力,理應更謹慎的判斷。

 

還好麻生太郎說的只是風涼話,窮人該不該結婚生小孩,窮人們自有生涯規劃,但有權者要替窮人們決定時,就不該如此的傲慢。日本首相麻生太郎如此,台灣的總統與立法諸公亦如此。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9/8/27

 

麻生又失言 閣員也批評中時電子報

2009-08-26

新聞速報

【中廣新聞/葉柏毅】

    日本眾議院大選在即,結果首相麻生太郎又出現失言風波,他日前在出席一場活動中,脫口說出「年輕人沒錢還是別結婚比較好」,再度引發輿論批評。

    環境大臣「齊藤鐵夫」就直言批評麻生說,雖然不知道麻生這句話,真正想表達的意思是什麼,但是這句話終歸是有欠妥當的;齊藤鐵夫說,為年輕人和想結婚的人,創造有利的條件,並且激勵大家結婚,才是政府的責任。
繼續閱讀
2009/08/26

云何集3>點滴

小時候身體很不好,母親也不太會照顧我。有次生病算有點嚴重,已經連續發燒好幾天了,媽媽還是要我上學,她認為我絕對不能缺課。

 

記得是一個下午,從鄉間小路回家,旁邊是稻田還有夕陽,遠遠的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原來是爸爸。

 

爸爸並不高大,算是有點矮胖吧,那時我差不多10歲,爸爸也已經60了,他是來接我回家的,印象中他也就這麼唯一一次接我回家過,因為媽媽跟爸爸說:我生病了。

 

看到爸爸我也不知高興或不高興,身體真的很不舒服,當天,我就去住院了。

 

住院,又是我小時候的輝煌紀錄,我常常住院,但不喜歡住院,因為這樣我就不能看卡通了。

 

住院的過程中,爸爸一直陪著我,他覺得他會失去我吧?那次其實也不算病的太重,只是住院要很多天,軍醫院的治療方式好像就是打點滴,我打點滴打的很多,兩支手都打滿了,小朋友的血管又細,真是無處可下針。

 

我曾希望早點回家,因為要早點回家看卡通,經常又聽醫生伯伯與護士阿姨說「這瓶點滴打完就可以回家了」,我異想天開把它轉快一點,那就「可以早點回家了」

 

後來我好像不省人事,因為點滴轉太快好像心跳會加速,而這是小孩所不能承受的,結果我反而又住了更久。

 

回想當時,我應該是感染了,所以要藉點滴打抗生素。

 

…………

 

爸爸生病後,每年都要住院兩次或三次,幾乎都是要動手術,雖然是內視鏡的手術,但術前術後都要打點滴以避免感染,也要打葡萄糖補充營養。

 

爸爸很怕痛,每次打點滴臉都皺成一團,我是不覺得那有多痛,因為我也打過點滴啊也捐過血。

 

可是,最後的最後,醫生與護士替他做任何措施他已經沒有表情了,我看了反而很難過。

 

坐在父親身旁,突然看見血氧一直下降,血壓也掉了,心跳也變慢,怎麼辦?妹妹還沒來得及看爸爸最後一面,我要怎麼跟媽媽說爸爸走了?

 

要不要插管?我相不相信爸爸會好起來?

 

我一直不相信這次爸爸撐不下去!!!

 

………

 

醫生在急救爸爸時電擊,還做CPR,後來我幫爸爸換尿布,看到爸爸背後有黑青,我問護士,「爸爸的肋骨是不是斷了?」,護士點頭。

 

心肺復甦時醫生請我出去,但忘了拉窗簾,我看到醫生用力的壓爸爸的心臟,也跟護士要強心針。

 

一切就那麼不真實,有點像電視,但不像那些演員帥氣的喊「CLEAR!」再電擊,CPR的力道也重多了。

 

醫生發現忘了拉窗簾,趕緊拉上我在外面跺步,為什麼要拉窗簾?我不覺得有什麼?

 

………

 

父親走了後,看電視時偶爾會有急救的鏡頭,看著電視中演員或新聞中的CPR,那個景象就像烙印一樣浮現在我的眼前,我心裏一陣苦楚。

 

父親,您痛嗎?我是否錯了?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9/8/26


繼續閱讀
2009/08/23

云何集2>最美的眼睛

妹妹打電話來,哽咽的說不出話來,爸爸的情況非常危急。

沒辦法跟媽媽說什麼,只說醫院一定要我去,匆匆到了醫院後,醫生簡單跟我說了狀況, 現在必須送加護病房,也開了病危通知。

上次病危通知是別的醫院別的醫生開的,目的是要爸爸進加護,因為只有病況危急才能進ICU

那次病危通知是可預見的,當時進加護看到爸爸很高興,爸爸似乎好多了,我們跟他有說有笑,這次爸爸已經失去意識了。

我從來沒有這麼憂心過,陪伴我們這麼多年的爸爸竟然就要離我們而去了,一向對父親生病住院很鎮定的我,真的慌了手腳,我到底哪裡做錯了,找錯醫院了?找錯醫生了?動手術的決定錯了?沒照顧好?沒注意到爸爸病情的發展?在爸爸走了這麼多天之後,我始終無法原諒自己。

在送爸爸進加護前,慌亂中看到一雙最美麗的眼睛,她看著我,給我一個「加油」的眼神,真的是那段時間中一個最大的鼓勵。


她,是一位護士。


住院很多次了,其實跟護士的互動都很少,很懶得說什麼話,護士來不是拿藥、抽血就是量血壓,這位護士有點不一樣。


不會對醫生、護士要求他們「視病猶親」,「人權立國」的民進黨把健保改的面目全非,從來沒想到醫師會對護士說「把他的健保退掉」,那陣子被急診趕回家也是常有的事,只有向醫生哀求才能留下來-不是父親的病太輕,而是父親的病太重…................病人的待遇是有差距的,究竟是省籍?還是階級?我都分不清了。


明明看見主治醫生巡房,但他就是不進來,護士也是輪的,換了護士就形同陌路,沒有白衣天使,只有工作,這都是病人須知,我都明白。


但這位護士不同,她從未負責過我們的區域,只有在我們入住病房時負責,那也只是一下子的事,後來看到她,跟她點個頭,笑一下,她都會回應。


或許那是我此生中最慌亂的時刻,這個眼神給我送來的溫暖真的讓我感動,沒有想過一點點同情可以讓我感恩這麼久。


病人住院對家屬來說是一種煎熬,每天面對生老病死的醫生護士也許已經木然,而我,第一次面對生死真的手足無措,也許是社福機構完全的棄絕我們讓我對民進黨政府失望,依法應該出現的相關照顧始終不來,當我視「老手的冷漠」為應然時,居然還有人關心我們。


同情心是一種施捨嗎?沒這樣想過,一個眼神幫我撐過了一段時間,比什麼都有用,真的很感謝她。或許她不是最年輕的護士,但她沒有應酬的笑最美麗,我永遠都不會忘記。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9/8/23

云何集1>云何遊此娑婆世界


繼續閱讀
2009/08/23

云何集1>云何遊此娑婆世界

無盡意菩薩白佛言:「世尊!觀世音菩薩,云何遊此娑婆世界,云何而為眾生說法,方便之力,其事云何。」---普門品

 

父親過世後,每天都會為父親誦經,經常是地藏經、藥師經、阿彌陀經、普門品輪著唸,以前在十齋日會把地藏經唸一遍,現在忙了,會把地藏經分幾天唸完。

 

我並不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會天天唸經是始料未及的,以前覺得阿彌陀經真難唸,佛陀的弟子們真多,現在往生咒會唸了,大悲咒也漸漸熟悉了,為什麼會唸經,是我想不到還能為他做什麼事。

 

想起過去父親住院那陣子,也許是我作息比較正常的時候,醫院一熄燈我就睡覺。父親一旦住院,我就會放下手邊一切事陪他住院,因為他年齡很大,真怕他出什麼事。

 

父親又是個很倔強的人,母親住院時,他堅持要親自照顧她,醫院已經說不準家人陪同了,爸爸卻非要陪不可,一個老人的硬脾氣,真沒有辦法。

 

兩天後,爸爸的臉色不對,原來是癌症復發了,帶他去住院,沒告訴他為什麼他有這麼多的「例行住院」,直到他過世前,我都隱瞞著他的病情。

 

也還記得醫生第一次告訴我父親罹癌的消息,我傷心的無法自己,但還是要在父親面前強顏歡笑,也不知道沒告知他病情對不對

 

父親最後半年住院,我打電話給媽媽再給爸爸聽,爸爸說很想念媽媽,要早點回去,這也是父親最後一次跟媽媽講電話,卻是第一次說想媽媽,我邊聽邊流下淚來。

 

爸爸跟我說,很懷念以前母親在家的日子,她的聲音、不管她說什麼都很懷念。

 

真的以為爸爸會好起來,畢竟這麼多年這麼多次住院都過關了。妹妹說她還寄望有一天能推著輪椅帶爸爸四處去看看,如今,輪椅是媽媽的代步工具,父親已經不在了。

 

…..

 

牽著母親去看爸爸最後一面時,媽媽已經看不清路了,不是因為傷心,而是因為看不見,母親一直不知道爸爸病的如此重,她身體也不好,要我們怎麼說?

 

到了父親床前,聲聲呼喚著父親的名字,但爸爸已經失去意識了,只好騙媽媽說醫生給爸爸吃太多安眠藥,媽媽說「不要給他吃太多安眠藥

 

隔天,父親走了。

 

是否是父親一生的摯愛不知道,卻是他一生的牽掛,爸爸常跟我們說「要好好照顧你的母親,她很可憐

 

……

 

總會憶起很多事,那陣子唸經唸到普門品這段「云何遊此娑婆世界」時總會想到父親。爸爸,您為什麼會來這個世界呢?為了媽媽嗎?

 

這不是一個驚天動地的愛情故事,也沒有羅曼蒂克的婚姻生活,從小父親就為了我們吃很多苦,我不曾真正的讓他高興過,唉!

 

父親終於病好了,再也不需要拐杖,再也不會痛苦,而我們再也看不到他了,只有在夢中。

 

寫過,我很喜歡柏陽的異域一書中提到的:「飄」上的女主角郝思嘉有一句話:「等我忍受得住的時候,我再好好的想一想!」。我有一些「等我忍受得住的時候,我再好好的想一想!」的話,就慢慢說起吧。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9/8/23

 

普門品

 

無盡意菩薩白佛言:「世尊!觀世音菩薩,云何遊此娑婆世界,云何而為眾生說法,方便之力,其事云何。」

佛告無盡意菩薩:「善男子,若有國土眾生,應以佛身得度者,觀世音菩薩,即現佛身而為說法。應以辟支佛身得度者,即現辟支佛身而為說法。應以聲聞身得度者,即現聲聞身而為說法。應以梵王身得度者,即現梵王身而為說法。應以帝釋身得度者,即現帝釋身而為說法。應以自在天身得度者即現自在天身而為說法。應以大自在天身得度者,即現大自在天身而為說法。應以天大將軍身得度者,即現天大將軍身而為說法。應以毘沙門身得度者,即現毘沙門身而為說法。應以小王身得度者,即現小王身而為說法。應以長者身得度者,即現長者身而為說法。應以居士身得度者,即現居士身而為說法。應以宰官身得度者,即現宰官身而為說法。應以婆羅門身得度者,即現婆羅門身而為說法,應以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身得度者,即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身而為說法,應以長者、居士、宰官、婆羅門婦女身得度者,即現長者、居士、宰官、婆羅門婦女身而為說法,應以童男、童女身得度者,即現童男、童女身而為說法,應以天、龍、夜叉、乾闥婆、阿脩羅、迦樓羅、緊那羅、摩侯羅伽、人非人等身得度者,即現之而為說法,應以執金剛神得度者,即現執金剛神而為說法。」


繼續閱讀
2009/08/23

看誰文章寫的好>柏陽(鄧克保):異域

柏陽,除了他的「大力水手」諷刺漫畫外,他的柏陽版資治通鑑略為看過,真正看過的還是他的一本書,異域。


異域,亞細亞的孤兒,現在又政治不正確,滲雜著國共情仇,說複雜又不複雜。


此書先是以「鄧克保」為筆名在《自立晚報》所發表,很多人知道的。但是,整本書以現代台灣人的觀感看會很突兀,就像過去的「淨化歌曲」,中國大陸的人看這本書也會覺得很奇怪吧。


所以,我要談的也不過是一小段中的一小段,也是我最喜歡的開頭,柏陽的異域一書中提到的:「飄」上的女主角郝思嘉有一句話:「等我忍受得住的時候,我再好好的想一想!」。


「飄」,英文原文「gone with the wind」,隨風而逝,名字翻譯的很好「亂世佳人」,電影拍的更好。


我只看過電影的「飄」,看郝思嘉玩弄眾男人很有趣,白瑞德風流倜儻,經典的熊抱擁吻,好像還是許多女人們的「夢想一吻」。沒看過英文原著,所以沒有郝思嘉那一句話的印象。


郝思嘉在最後白瑞德離去後,手握著紅土說After all tomorrow is another day,似乎有點希望,但異域並不是這樣的書,這是一群連國籍也失去的人的故事,我不覺得這些人自認有希望。


現在來看異域,你會質疑他們為什麼要戰鬥下去,也會讓人思考,國家為什麼而存在?什麼叫「沒有國哪有家」呢?這本書是柏陽的真正思想嗎?他後來回中國後又是有什麼想法?


但我還是很喜歡他這本書的開始。


為什麼越戰老兵從戰場回來會像老好幾十歲一樣?為什麼失去親人後會如槁木死灰?為什麼喪偶者另一半不久後也會隨之而去?


人生,就是如此,「等我忍受得住的時候,我再好好的想一想!」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9/8/22


Link柏楊:這隻老貓不會再罵中國人丑陋”--讀書--人民網



 



柏陽(鄧克保):異域



……..



在那一塊比台灣大三倍的土地上,已灑遍了中國兒女的鮮血,我想不出祖國為什麼忍心遺棄我們,但這件事情是太大了,我只談一些可能忍受得住的,《飄》上的女
主角郝思嘉有一句話:「等我忍受得住的時候,我再好好的想一想!」我不能說我現在已忍受得住,每當我一想到我追隨孤軍,從昆明撤退到邊區打下天下,以及現
在的苦鬥,那些慘死在共產黨,慘死在緬甸軍,慘死在毒蛇口中的伙伴們的臉,就浮到眼前,我便連心都縮成一團,我不為我自己說什麼,多少比我道德學問高的都
犧牲了,我只為我的伙伴們說出我所能夠說的,那要從民國三十八年開始。



…….


繼續閱讀
2009/08/22

看誰文章寫的好>胡蘭成:民國女子

胡蘭成:『我只覺世上但凡有一句話,一件事,是關於張愛玲的,便皆成為好。』

 

先談題目,「看誰文章寫的好」是過去李敖寫過的一個題目「看誰的文章寫得好?」說的是自己文章多好,我借一下,講一下我看到的好文。

 

胡蘭成何許人也,大家或許不知道,但說起色戒中的先生,大家大概可略知一二,作為汪精衛的文膽,胡蘭成文筆亦是一絕。

 

胡蘭成與台灣也有淵源,朱天心三姐妹形同他的私塾弟子,曾執教於文化大學,後來等於被余光中趕走,原因是他的過去。

 

當然,誰無過去,但又要看是什麼樣的過去。

 

悲慘世界中的市長過去犯了罪,始終被密探沙威追,成為市長後,密探發現他就是那個罪犯後揪著他的領子說「現在再也沒有市長了,只有一個賊,一個罪犯」,胡蘭成走到哪就會被大家說「漢奸!」

 

汪精衛「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寫的多好,孫中山遺囑也是汪精衛寫的,一破題「余致力國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就道盡一切,這樣的文采因為後來附日而被批判,胡蘭成也是。

 

雨果作品中的例子是極端了點,可堪比擬的大概是死刑犯吧,反對死刑是一種人道主義,犯罪該付出什麼代價,誰也說不清,所以還是回到這篇「民國女子」。

 

民國女子,題目真好,原因是題目有點古意,有點歷史感,又有現代感,在這個「中華民國」似乎將近成為歷史的過程與有些人認為它已是歷史的,又是一個多災多難的….現在看這個題目真的很特別,如果是中國女子、日本女子、美國女子,好像又沒那麼特別了。

 

胡蘭成側寫張愛玲,從吃飯喝茶,從走路,從擺設,從小動作,從隻字片語,會這樣回想一個女子,也很不容易。多少男人會記得一個女子房間到如此細密的境界?多少男人會這樣珍惜一個女子? 

 

胡蘭成又很理解張愛玲,是交流心靈的對象,在我看來只有梁思成說林徽音「老婆是自己的好,文章是老婆的好」可比。

 

難怪張愛玲忘不了胡蘭成。

 

可惜的是,文章雖好,胡蘭成這麼豐富的情史與張愛玲孤獨老死反差太大,也許張愛玲在胡蘭成離去那刻就死了,而胡蘭成只為自己活過。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9/8/22

 

Link胡蘭成:民國女子

….

她但凡做什麼,都好象在承當一件大事,看她走路時的神情就非同小可,她是連拈一枚針,或開一個罐頭,也一臉理直氣壯的正經。眾人慣做的事,雖心不在焉亦可以做得妥當的,在她都十分吃力,且又不肯有一點遷就。但她也居然接洽寫稿的兩不吃虧,用錢亦預算排得好好的。她處理事情有她的條理,亦且不受欺侮。一次路遇癟三搶她的手提包,爭奪了好一回沒有被奪去,又一次癟三搶她手裏的小饅頭,一半落地,一半她仍拿了回來。

  我在人情上銀錢上,總是人欠欠人,愛玲卻是兩訖,凡是象刀截的分明,總不拖泥帶水。她與她姑姑分房同居,兩人錙銖必較。她卻也自己知道,還好意思對我說:“我姑姑說我財迷。”說著笑起來,很開心。她與炎櫻難得一同上街去咖啡店吃點心,亦必先言明誰付賬。炎櫻是個印度女子,非常俏皮,她有本領說得那咖啡店主猶太人亦軟了心腸,少算她的錢,愛玲向我說起又很開心。

…..

 但她想不到會遇見我。我已有妻室,她並不在意。再或我有許多女友,乃至挾妓遊玩,她亦不會吃醋。她倒是願意世上的女子都喜歡我。而她與我是即使不常在一起,相隔亦只如我一人在房裏,而她則去廚下取茶。我們兩人在的地方,他人只有一半到得去的,還有一半到不去的。

  我與愛玲亦只是男女相悅,子夜歌裏稱“歡”,實在比稱愛人好。兩人坐在房裏說話,她會只顧孜孜的看我,不勝之喜,說道:“你怎這樣聰明,上海話是敲敲頭頂,腳底板亦會響。”後來我亡命雁宕山時讀到古人有一句話:“君子如響”,不覺的笑了。她如此兀自歡喜得詫異起來,會只管問:“你的人是真的麼?你和我這樣在一起是真的麼?”還必定要我回答,倒弄得我很僵。一次聽愛玲說舊小說裏有“欲仙欲死”的句子,我一驚,連聲贊道好句子,問她出在哪一部舊小說,她亦奇怪,說:“這是常見的呀。”其實卻是她每每歡喜得欲仙欲死,糊塗到竟以為早有這樣的現成語。

…..

夏天一個傍晚,兩人在陽臺上眺望紅塵靄靄的上海,西邊天上餘輝未盡,有一道雲隙處清森遙遠。我與她說時局不好,來日大難,她聽了很震動。漢樂府有“來日大難,口燥唇幹,今日相樂,皆當喜歡”,她道:“這口燥唇幹好象是你對他們說了又說,他們總還不懂,叫我真是心疼你。”又道:“你這個人嘎,我恨不得把你包包起,象個香袋兒,密密的針線縫縫好,放在衣廂裏藏藏好。”不但是為相守,亦是為疼惜不已。隨即她進房裏給我倒茶,她拿茶出來走到門邊,我迎上去接茶,她腰身一側,喜氣洋洋的看著我的臉,眼睛裏都是笑。我說:“啊,你這一下姿勢真是豔!”她道:“你是人家有好處容易得你感激,但難得你滿足。”她在我身旁等我吃完茶,又收杯進去,看她心裏還是喜之不盡,此則真是“今日相樂,皆當喜歡”了,雖然她剛才並沒有留心到這兩句。

…..

 且我們所處的時局亦是這樣實感的,有朝一日,夫妻亦要大限來時各自飛。但我說:“我必定逃得過,惟頭兩年裏要改姓換名,將來與你雖隔了銀河亦必定我得見。”愛玲道:“那時你變姓名,可叫張牽,又或叫張招,天涯地角有我在牽你招你。”

  愛玲還與我說起李義山的兩句詩,這又是我起先看過了亦沒有留心的,詩曰:星沉海底當窗見,雨過河原隔座看。

  其後我親見日本戰敗,總要想起這兩句。見星沉海底雖驚痛。中華民國還要有新的好日子要來,如虹氣飛雨掃過河原,那裏是漢民族的出身地。


繼續閱讀
2009/08/22

蔣介石原來是這樣教兒子的



近年來吹起懷舊風,中國大陸更是特例,從打倒孔家店、孔老二、孔子是大毒草,到文革時紅衛兵做的是「由紅衛兵和貧、下中農組成的突擊隊,帶著深仇大恨到了孔林。他們掄起鐝頭、揮舞鐵鍁,狠刨孔老二及其龜子龜孫們的墳墓。經過兩天的緊張戰鬥,孔老二的墳墓被鏟平,大成至聖先師文宣王的大碑被砸得粉碎!孔老二的七十六代孫令貽的墳墓被掘開了……孔林解放了……在毛澤東思想的光輝照耀下,獲得新生了!」(見 中國評論新聞:文革中紅衛兵砸毀孔子故居全過程),現在卻拍起孔子電影電視劇來了,這個轉變也發生在胡適身上,胡適研究現在多了,以前胡適兒子胡思杜鞭自己老爸《對我父親-胡適的批判》後又自殺,世事多變,胡適在中國電視也以正面形象出現了。


最為特別的就是「蔣幫」的評價,新華網有一篇[鉤沉]蔣介石指導蔣經國讀書學習偏重國學_讀書頻道_新華網,倒也沒什麼明嘲暗諷。


平議這篇,反而看不出一般台灣蔣介石的形象,難道是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我對蔣的評價可看我以前的文,不再贅述,不過,要特別提到一段:



蔣介石到晚年還教導蔣經國,要重視陸(九淵)(陽明)心學,重視王陽明的學說。蔣經國59歲時,蔣介石專門給他寫了一 文,其中闡釋王氏心學說:余所重者,王陽明知行合一之說,即出于陸象山簡易之法,教人以發明其本心為始事。此心有立,然後可以應天地萬物之變也。蔣介石對陸王心學之重視如此。


蔣經國59歲時,蔣介石已經82歲了,居然還會指導蔣經國,真不可思議!20053月陳水扁批李說就算他是李登輝兒子,老爸也不能這樣,錯啦,蔣氏父子更不一樣喔


說到這,我倒是很好奇蔣經國怎麼教他兒子孫子的Orz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9/8/22



繼續閱讀
2009/08/19

馬英九的課題:等來的票不長久,泛藍已不需救世主

引用文章國王的新衣

引用文章蔡英文:內閣應立即改組

 

今天有兩則重要的新聞,第一個是經濟日報的社論「國王的新衣」,第二篇是「蔡英文:總統應認錯 立即改組內閣」,先講第二篇。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今天說「總統必須承認錯誤,立即全面改組內閣,才是承擔責任、回應民意的作法。」,這是很反常的,蘋果日報民調53%受訪者認為馬總統應下台,聯合報馬總統支持度不到3成,在野黨主席為什麼不要求總統下台呢?

 

以前泛藍明知罷免陳水扁不可行,還是一提再提,民進黨就算不提罷免,現在喊喊下台,也有很高的「正當性」。蔡英文不喊馬下台,這代表整體形勢已經不同了,敵對政黨不必做什麼馬英九就要自生自滅了,這是警訊而非橄欖枝。

 

再來要談的就是經濟日報的社論「國王的新衣」。

 

「國王的新衣」一文寫的很重,其實泛藍媒體講重話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大概只有自由時報那些寫方塊的人會認為「統派媒體現在才發現馬英九….」,泛藍媒體「早就發現」了,批評也很多了,自由時報的感覺神經跟馬團隊末梢神經一樣遲緩。

 

說起馬英九,應該是深得李登輝而非蔣經國的真傳,李登輝奉行的是德川家康的「等杜鵑啼」。昔日台北市長選舉,趙少康、陳水扁、黃大洲三強對決,陳水扁得利,馬英九「等杜鵑啼」撈了個機會競選,輕鬆打敗陳水扁,勝負並非陳水扁念茲在茲的「省籍」,而是選票結構。

 

那時馬英九等於是台北市泛藍的救世主。

 

再來就是2000年宋楚瑜、陳水扁、連戰對決,連2004也賠上,馬英九秉持的也是「等杜鵑啼」,2008年也是以「救世主」之姿當選。

 

論吸票,謝長廷差陳水扁很遠。論性格,陳水扁、謝長廷都像織田信長,織田信長急躁,在本能寺切腹。織田信長死了,天下最後給馬英九。馬英九「等功」一流,但治國能力不怎麼樣,馬英九應該明白,另一個更會等的就是蘇貞昌。

 

現在打落水馬是顯學,說起來也不必拿放大鏡就俯拾皆是,我也不想在市場如此飽和的環境再湊一腳。不過,這些話或許可以代表一個公民的看法吧。

 

馬英九的票是等來的,不是吸引來的,其離去自然也沒有負擔。當初宋楚瑜的崛起,說穿了也是等待「救世主」的效應,過去我在評宋的時候就這麼說,是因為馬更有機會勝選大家才選馬,當初所有說親民黨如何舉足輕重,馬英九如何吸引不了本省人的親民黨預言家全面失敗。

 

今天,馬英九究竟是「國王」還是「神奇的裁縫師」,馬英九自己心裡有數。現在已經沒有像陳水扁那樣的綠營人物,取代的是溫和的陳菊、蘇貞昌。陳菊、蘇貞昌對一般台灣人有什麼威脅性呢?或許馬英九可以因為掌握黨機器而取得2012的門票,但藍營已不需救世主,馬在2012最多能險勝,如果差沒幾票輸了,馬英九要知道沒有人會跟你去凱達格蘭大道抗爭的!

 

所以,馬英九要考慮的是如何真正的獲得選票,前陣子的搞網路,在我看來真是太荒謬了,馬英九就算得電玩冠軍也不會多幾票,思想裝新潮但技術官僚政務官卻找守舊的人,這就是內在與外在衝突的表徵。

 

真正要獲得選票不是靠握手剪綵來的,網路也不行。爭取國際媒體秀英文,上綠色媒體表達「誠意」,做事不行到頭來還不是給人羞辱。馬英九或許認為取悅另一部份選民很重要,但所謂另一部份選民與這一部份選民難道沒有共通點嗎?看風災「救」成這樣,又有誰不罵?

 

馬英九應該儘快改組內閣,要把情況搞成一團糟的人「救完災再走」,這真是最荒謬的邏輯了,新人才能有新政,舊人留下來只有湮滅自己錯誤證據的份!

 

最後的建議是馬英九該認清自己是民選總統,行政院長沒有民意基礎,對選民負責是馬英九的義務,我不清楚馬英九有沒有過以平民身份跟公務機關打交道的經驗,公務員怎麼做事的馬英九不知道嗎?

 

陳水扁剛當選就到市政府突襲檢查出勤率,到現在為止,沒有一個縣市長在這點做的比他好。馬英九必須懂,盯這些鐵飯碗是民選首長的義務,不要再講什麼體制了,現在這個體制運作有正常嗎?!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9/8/19

 

國王的新衣

【經濟日報╱社論】

       

2009.08.19 02:37 am

 

 

八八水災的災情空前嚴重,直到今天還有許多村落殘破乃至消失。橋樑道路柔腸寸斷、多少受難者深埋土石中;不僅國內媒體每天都是不忍卒睹的慘況,國際媒體也不斷以頭條向全球報導台灣的悲劇。但全球最知名的新聞網CNN最受矚目的報導,則是15日網上民調,「台灣領導人應否為延誤救災下台」,結果近1.4萬人次中,82%答「是」。

 

於是台灣不僅因洪水橫流埋村奪命上了國際媒體,更因為馬政府救災不力、釀成更大人禍而成了全球焦點。當然,網路投票可以人為灌票而失真,投票者也不盡了解台灣災情而判斷有偏,但如此一面倒地要求馬總統下台,必定某種程度反映了世人對我們的國家領導者在救災行動中的觀感。國內也有媒體跟進民調,近53%受訪者認為馬總統應下台;網友發起罷免馬總統的連署,上網者多到塞爆網站。

 

因此,馬總統應否下台,絕不僅止是國際媒體搞的一個噱頭,而是此刻必須嚴肅面對的問題。我們引一個童話故事做為判斷的佐證。

 

一位身負全民福祉與安危重任的國王,為了宣揚國威、提升聲望,重賞徵求裁縫師縫製新裝;但舉國技藝高超、經驗豐富的裁縫都不受青睞,因而自外地翩然來臨、風流倜儻、舌粲蓮花、外貌出眾的遠客誇稱可以做出比雲彩輕柔、比花朵鮮艷、唯有智者才看得見的衣裳,深受國王賞識。當國王身著有如空氣一般的新衣赤身出巡,全國上下不願自認為愚人的百姓官員,無人敢指出真相。

 

這個故事的頭一個現實教訓,正是馬總統從去年5月就職之後的表現:當他忽然承擔無比沈重的治國大任,環目四顧,在所有深富經驗、深孚眾望的專才中看不見一個可獲青睞者,卻精選與治國幾無任何關聯、頭頂著桂冠在象牙塔中讀死書的蛋頭學者縫製唯有智者看得見的新衣。

 

與童話中唯一不同的是:許許多多勇於吐露真話的國人不懼得罪當道早已指出國王未著片縷,但國王一概置若罔聞,堅決穿著新衣到底,終於惹來大禍。

 

當這位國王終於認清真相,他該如何以對?第一個選擇,為自己的愚昧不堪重任而深感羞愧,急流勇退,將國家大事委由更聰明幹練者承擔。第二個選擇,就是向人民認錯、痛自懺悔,嚴厲懲治誆稱能縫新衣的騙子,同時痛改前非,認真地從真正的能人中找尋足當大任者。第三個選擇,就是不論如何丟臉,反正挺一下就過去了,好官我自為之,天下人奈我何。

 

選擇那一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位身負國家重任的領導者,能否真正體認:當不當國王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為全體百姓找到最適當、英明幹練、知人善任的領導者;如果能痛改前非、重新出發,將舊習悛改、洗心革面,變成一個適任的領導者,不但他自己應該堅持留任,全民都會額手稱慶。關鍵端在於,事實上有無可能?

 

另一個現實的類比,就是故事中的國王其實是全國的選民,由於資訊不足,可供選擇的人選有限,被候選者的翩翩風度、舌粲蓮花、英挺的外表、崇高的頭銜所眩惑,選定了這位自詡可縫製比雲彩輕柔、比花朵鮮艷、唯智者能見的新衣,而且穿著這襲新衣度過500個晨昏、遭遇無數大大小小的苦楚,終於被一場嚴重的洪災沖醒,看見了新衣的真相。

 

這位神奇的裁縫師可有什麼選擇?第一個選擇是騙局拆穿,倉皇逃竄,從此不見蹤影。第二個選擇是,向國王深心懺悔,承諾可以盡力縫出真正的美裳。第三個選擇是堅持到底,鼓其如簧之舌,讓國王再度深信不疑。

 

馬總統會如何選擇?

 

2009/08/19 經濟日報】@ http://udn.com/

 

蔡英文:總統應認錯 立即改組內閣

【中央社╱台北19日電】

       

2009.08.19 04:25 pm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今天說,總統馬英九昨天兩場記者會,外界批評「有道歉、沒認錯」不為過。她認為,總統必須承認錯誤,立即全面改組內閣,才是承擔責任、回應民意的作法。

 

民進黨下午召開中執會,中執會一開始,蔡英文率領全體中執委,為88水災罹難者默哀1分鐘,並由民進黨副秘書長洪耀福專案報告88水災救援工作。

 

蔡英文表示,88水災後第一天,民進黨立即召開緊急會議擬訂「發動捐款、物資救援、招募志工」3大工作目標全力投入,第一時間沒有口水、只有救災,相信人民會感受到民進黨的用心。

 

她指出,馬總統昨天開了兩場記者會,但沒有回答兩個問題,第一,政府救災出了什麼問題?犯了什麼錯誤?第二,到底政府在救災與重建工作有何具體政策?

 

她說,馬總統只讓人民看到一個愛惜形象,急於辯解的總統,看不到有決策擔當、領導能力以及能夠解決人民痛苦的總統。外界說「馬總統有道歉、沒認錯」,這樣的批評不為過。

 

蔡英文指出,中央政府在莫拉克風災期間完全沒有掌握災情的嚴重性,更沒有整合人力與物力投入救援工作,錯過了黃金72小時;總統沒有以三軍統帥身分指揮國軍救災,第一時間進入交通中斷的災區,連資訊的掌握都仰賴媒體報導,許多政務官的表現更是狀況外,「指揮機制的混亂、延宕是88水災救災失敗的根源」。

 

她強調,馬總統必須自我反省、承認錯誤,立即全面改組內閣,才是承擔責任、回應民意的作法。

 

她表示,民進黨要求盡速制定88水災重建特別條例,因應巨大的災損,對於中南部受災的農漁民應給予直接且完全的補助,並從寬補助淹水受災戶;政府以舊有標準因應前所未有的災情,反映政府沒有貼近民意、了解災民的需求。

 

2009/08/19 中央社】@ http://udn.com/


繼續閱讀
2009/08/11

颱風捐款捐慈濟,絕不捐任何政黨

莫拉克颱風重創南台灣,各界紛紛發起捐款,這讓我想起去年四川震災的兩個爭議:第一個是中國政府已經如此有錢,為什麼大家要捐?第二是台灣都救不完了,為什麼慈濟要去中國救災?

 

如果現在反對在台灣風災捐錢的人與去年四川震災持的是同樣標準,倒也言之成理。不過,我沒想那麼多,第一是我沒時間去災區幫忙,第二是卻也想盡點棉薄之力。

 

先說個小故事,有次在台大前的一個地下道看見一個老先生在乞討,我隨手拿個50給他,剛好一個媽媽帶著他的兒子路過,媽媽不想學我,或不想花錢,就「機會教育」這個兒子「要好好想什麼方法才能真正幫助到他!」

 

要一個差不多十歲的小朋友「好好想什麼方法才能真正幫助到他」,這很不容易,地下道外面那些台大社會系的教授好幾個都野草莓去了,十歲的小朋友怎麼幫?

 

難道長大後從政嗎?難道改變社會制度嗎?孫中山看見社會不公,跑去公車上書,誰理他?後來革命,在過世前仍然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或是像悉達多太子遊四城門,最後創立佛教要度天下人?

 

倒覺得這個媽媽不如視而不見,莊子過去曾窮的向一位朋友借錢,朋友說等我收租回來再借你,莊子講了一個故事:某人在路邊看到一條魚快乾死了,向他呼救,某人說我向國王請求挖土引西江江水過來,這樣你就能快活、永保安康,魚怒了!牠說,若你這樣想,再找我只能到乾魚店!!

 

我若相信民進黨國民黨的社會福利政策,也不會捐那一點錢了,民進黨國民黨的社會福利政策若有效,我也看不到這些人呢!

 

所以,既然政府無能是傳統,要捐給哪個團體呢?

 

很多人因為政治取向,認為慈濟要去中國救災是錯的,有些還自稱佛教徒,佛教說「眾生平等」,如果這點也不懂,就不要自稱佛教徒。在基督教,至少還有「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若要等救完自己國家在去外援,那台灣過去怎麼好意思接受什麼「美援」呢?什麼「中美合作」麵粉袋做的內褲還是許多人的回憶呢!自己有點能力,不幫根本毫無他人關心的人,還要自掃門前雪,這不是羞辱那些來台的神父修女嗎?何況,這批人如果真的心懷台灣,就回來好好愛台灣嘛!台灣制度比外國差,應該改善它,怎麼跑了?

 

那些人不過是雙重標準而已。

 

捐給慈濟,是因為他的制度,曾聽過一個天主教的教授每月捐錢給慈濟,因為他的帳目清楚。我的看法則是慈濟有廣大的義工群,捐款可以直接用於災民,捐的錢不必用來支付工作人員的「薪水」,就算我從未參加慈濟的活動,看到他她們無私的付出倒也欽佩萬分。

 

至於那些政黨的捐款專戶,是讓我最噁心想吐的,陳水扁捲走一堆錢去「建國」,其中就包括民眾捐給政黨的,現在國將不國,發財的政客,會拿出多少錢救災呢?

 

政黨政客有什麼信仰可言呢?捐錢給政黨比當火山孝子還天真,無論是什麼名目!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9/8/11


繼續閱讀
2009/08/10

莫拉克颱風後的殘局

 

莫拉克颱風這次造成南台灣災情慘重,沒有人能想到,高雄縣小林村竟然有全村滅頂的可能!台灣過去也不是沒有經歷過颱風,歷年來政府也投入相當多的資源治水,為什麼「效果」在颱風來時作用不明顯?現有的設計有無問題?天災還是人禍?救災還是究責?

 

毫無疑問,現在救災為先。失去親人的、被土石流掩埋的人們,都是最不幸的,政府理應盡最大力量救助。就以往的颱風經驗,可以預料到一些事,僅提供參考:

 

一、民生與政權的存亡

天災帶來的是人命與財產的損失,親人與賴以為生的依附都消失,那種心理與生活的創傷難以回復。沒有災民會在乎是誰執政,也不會在乎誰上台下台,馬政府若做不好,未來也不必想了。救災、全盤的規劃、限建、禁建、究責都是老生常談,但總是做不好,這不應是民主政治的宿命。

 

二、不要全賴民進黨

馬英九政府沒資格說「新手上路」,政府施政失敗不止行政機關有責任,立法院當然也有錯,就算過去民進黨政府應該負一定責任,至少國會也是國民黨的。再說,南部也是有國民黨執政的縣市。

 

三、放下身段,不要亂說話

以往官員在天災後的堪察,往往流於形式,真的不想接受陳情的官員就不要去災區。感同身受難,但不應該說風涼話,我覺得馬政府很放任官員有說風涼話的自由,請以前內政部長蘇嘉全「決堤就決堤,有啥好看的,給錢就是了!」的名言為戒。

 

棋盤的殘局不好下,現實的殘局難收拾,願不幸的亡者安息,而生者也能得到撫慰。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9/8/10


繼續閱讀
2009/08/07

美國的卸任總統不一樣?-從柯林頓到卡特

柯林頓這幾天去北韓營救了二位亞裔女記者,又成為美國乃至全球焦點,台灣也有「美國能,台灣為什麼不能」之聲,我對這事有點補充的看法。

 

柯林頓是個相當有群眾魅力的領導者,也總覺得看到他就是一副氣定神閒的態度,到現在在美國還有很高的支持度。柯林頓選上總統後,好像是賈克遜牧師說「我們終於有了位黑人總統」(歐巴馬當選後他當然更高興了)。

 

柯林頓對族群很有一套,這大概也是民主黨的強項,柯林頓唯一缺點大概就是政商關係與女人。台灣政界國民黨與民進黨一向偏好共和黨(台灣「中美斷交」發生在民主黨的卡特任內),大概跟共和黨鷹派較多有關吧,現在就言歸正傳。

 

前陣子在書店看了鮑威爾的傳記(柯林‧鮑爾(Colin Luther Powell)),實在不確定是不是我的美國之旅--鮑爾國務卿自傳(My American Journey)那本書,其中有談到鮑威爾與柯林頓短期共事的情況。

 

鮑威爾是一位相當優秀的黑人,他的成功相當程度說明了美國夢,經歷也驚人,當到參謀聯席會議主席、陸軍四星上將與國務卿,出將又入相,表現都不差。我看的那本鮑威爾傳記中,不能確定他是不是過去有沒有因為膚色而受害或受益。美國軍隊是個非常特殊的群體,鮑威爾表現的又很好,有些狀況下因為他是黑人,就被選為「門面」,但他又不是樣板,他能力強,深獲長官支持,如果一個軍人沒有點本事,是不能同時跟白宮、國會與軍隊保持良好關係的。

 

鮑威爾說他成功有三要素,第三點是他膚色不夠黑,這很多涵義,不只是他是牙買加裔,他的過去受到的待遇很特別。

 

鮑威爾傳記最有趣的部份就是描寫到他看到柯林頓的印象(鮑威爾當時為參謀聯席會議主席),柯林頓的魅力吸引了他,但鮑威爾在跟其他首長開會時,覺得很奇怪,民主黨這批人一點都不尊重總統,就書中描述的感覺就像一群嬉皮在開會,開會時間冗長又天馬行空亂扯,沒有重點,官員開會不在意的打斷柯林頓的話,實在很像童子軍治國,對照柯林頓在白宮內亂搞助理,實在也有點太不看重國家的名器。

 

談到大家如此稱讚美國卸任總統的「用處」,當年海地發生政變危機,卡特與鮑威爾一起到海地,當年柯林頓不曉得怎麼回事,很討厭卡特這種用「非官方模式」與「卸任總統之尊」進行外交的模式,柯林頓認為他很招搖又不能做什麼事。後來卡特與鮑威爾到海地,柯林頓限期他們在一定時間內就要完成談判,據鮑威爾描述,在終止期限前柯林頓就不斷打電話跟他們聯絡,一直很懷疑他們的能力,終止期限過後,又叫他們快回美國,電話中的聲音高亢而尖銳,好像弗洛依德形容歇斯底里症狀的描述,呵呵。

 

海地危機中,一般都說「在上世紀80年代的海地危機中,儘管美國戰機已經起飛,卡特仍不顧生命危險留在海地首都談判至最後一刻,最終說服軍政府交權避免流血戰爭。」,實情則是柯林頓似乎不管卡特與鮑威爾的死活,反正就派軍隊了,還好海地軍方選擇退讓。

 

這不是「一手軟一手硬」的兩手策略,看起來柯林頓根本不太在乎這次外交折衝能否成功又在電話中不耐煩,從談判前就一直阻礙,前總統在別人手上還這樣亂來,很扯。

 

卡特一直是被小丑化的總統,後來晚年進行人道外交,形象改善。我認為柯林頓剛上任時或許出於權力焦慮,覺得別人搶了他鋒頭吧?這麼反對卸任總統平民外交的人如今也進行外交,大概非他始料能及。

 

雖說很多狀況不同,柯林頓「英雄救美」或許是喜歡導戲的金正日精心策劃的,但歐巴馬應該沒有用當年柯林頓對卡特的態度對柯林頓,這應該也是一種CHANGE吧。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9/8/7

 

搭救記者柯林頓再成焦點 政商網絡引側目

【中央社╱華盛頓特稿】

       

2009.08.07 06:40 am

 

 

美國前總統柯林頓順利接回兩位遭北韓囚禁的記者,雖然幫助現任總統歐巴馬解決難題,又提升自己的國內聲望,但他背後的複雜政商人脈卻意外成為討論焦點。

 

柯林頓此行,美國官方為免節外生枝,上從白宮主人歐巴馬、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下至負責發言的事務官員,一律定調是「私人及人道訪問」,但不可否認的是,如果沒有政府協助,柯林頓無法成行。

 

首先,美國飛行器未經許可不得飛入北韓,就算是前總統的私人行程,也需要聯邦航空總署(FAA)及國務院同意;官員也承認,白宮與柯林頓保持「某種形式的溝通方式」。

 

其次,柯林頓2001年卸任前無法訪問北韓,人身安全無疑是重要考量之一;這次他固然已經卸任,但前總統遭不禮貌對待、甚至是受到威脅,對美國的傷害依然很大。因此,政府自然得透過「雙重管道」(紐約及瑞士使節團)確認北韓意願。

 

因此,在白宮、外交體系與前總統幕僚的合作下,才能讓「英雄救美」的戲碼成真。也因此,外交專家多半認為,柯林頓不是去「談」放人,是去「收割」談判成果。

 

「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民調顯示,柯林頓在卸任後的認同度一直維持在50%60%之間,但去年民主黨黨內初選期間,他為了力挺妻子、痛批歐巴馬,卻導致聲望及民調一路下滑;這次的外交任務,一方面恢復聲望,一方面也重建他在外交圈的形象。

 

但是,兩名記者返國的情緒高潮消退後,柯林頓此行動用的政商人脈卻可能引發質疑。柯林頓在阿肯色州州長任內的「白水案」即是他複雜人脈與金流的證明之一。

 

「華盛頓郵報」及其他媒體報導,柯林頓此行不僅是政府出力,多金「民間友人」更是助益良多:如柯林頓從紐約飛往加州的飛機,來自陶氏化學公司(DowChemical);出訪的波音737則是好萊塢製片賓恩(Steve Bing)提供。

 

除了前駐聯合國大使波頓(John Bolton)的嚴厲批評,美國目前大致都是稱讚柯林頓的聲音;但此行檯面下的政商穿梭,仍可能為柯林頓引來意想不到的批評。

 

2009/08/07 中央社】@ http://udn.com/


繼續閱讀
2009/08/02

George Michael-Careless Whisper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QtlrBziyzI

 

這首不算老的老歌,呵呵,不錯聽


繼續閱讀
2009/08/02

Get Smart Season 1-5



Don Adams演的,不是電影版的那部

旁白相當多的老式影集,經典就是皮鞋電話囉,以前小時候看過,前陣子看真是懷念啊

現在的片都特效稱王,以前主角則妙語如珠,有耐心的人才看得了老片吧現代人可能會看到想睡,但若仔細咀嚼它的對白,真的很有趣


繼續閱讀
2009/08/02

Everybody Hates Chris Season 1-4



我蠻喜歡的一部喜劇,可惜到第4季就沒了,而且編劇越編到後面越沒力,最後一集有點怪

美國連續劇很多都這樣:

拍的不錯- - >收視不好- - >拜拜

拍的不錯- - >收視好- - >亂編- - >收視不好- - >拜拜

旁白Chris Rock也是編劇,常講一些黑白種族笑話,很有意思,至於一些挖苦美國名人的脫口秀式旁白,要稍微知道美國流行事物才看得懂了


繼續閱讀
2009/08/01

不查,都是馬英九;一查,都是陳水扁!

看到一個有趣的順口溜,介紹一下「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都是王寶森!」(附於文後)

 

裡面有些東西介紹一下:

1.孔繁森是一個中國非常認真的官員(孔繁森,http://baike.baidu.com/view/7567.htm

2.王寶森,涉及貪污的北京副市長,199545自殺,並於「死後」被共產黨開除黨籍。

3.四人幫大家知道,五人幫則包括毛澤東

 

說起這順口溜,台灣有些人不會同意的是「不查,都是馬英九;一查,都是陳水扁!」,因為很多人認為馬英九在特別費一案是貪污,另有很多人認為國民黨貪更多只是沒被抓到而已。李敖說馬英九是長的好看的陳水扁,但沒聽過有人說陳水扁是長的不好看的馬英九,呵呵,這等式還真奇怪

 

當然,陳水扁的種種是創華人民主之先河,相信藍綠紅都會同意,Orz

 

這篇無非是說表裡不一,看了很多先進諸公的評論,台灣似乎對「真小人」的評價比「偽君子」更高,我倒覺得「偽君子」比「真小人」是多了點「犯後行為」,「真小人」是偷完東西翻牆走的,「偽君子」則是偷完東西翻牆走後再變裝變臉的,都是做壞事,鼓勵「真小人」我不曉得是什麼心態。

 

說到這,不懂為什麼民進黨為什麼同意黨員去中國經商,連自己、親朋好友都勸不了,拿什麼臉勸大家不要傾中?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9/8/1

 

http://blog.gmw.cn/u/40612/archives/2009/62273.html

 

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都是王寶森!
不查,都是馬英九;一查,都是陳水扁!
不查,問題都在前三排;一查,根子全在主席臺。
不查,個個人模狗樣;一查,全都男盜女娼。
不查,都是官兵;一查,都是賊寇。
不查,都是貞德;一查,都是婊子。
不查,都戴三塊普通表;一查,每塊的價值可不小。
不查,學習心得個個發自肺腑;一查,原來全部來自百度。
不查,處處鮮花;一查,原來都是豆腐渣。
不查,都是秘書;一查,都是二奶。
不查,都是科學法展;一查,原來是要樹碑立傳。
不查,都是平民奮鬥成功史;一查,都是官員拐彎抹角的七大姑八大姨。
不查,都是腸胃;一查,都是闌尾。
不查,都只是感冒;一查,搶救已經無藥。
不查,都在為革命辛勤站崗;一查,原來人家早已懷揣綠卡
不查,都是世界第一;一查,原來都是倒數。
不查,睡衣全是補丁;一查,睡的全是妙齡女人。
不查,全是最最;一查,全是納粹。
不查,都要為人民服務;一查,全都在被人民服務。
不查,是中國製造集成塊;一查,原來是中國民工打磨品
不查,已經共和;一查,原來還禪讓。
不查,一片和諧;一查,到處捂蓋。
不查,是天災;一查,是人禍。
不查,政治一貫正確;一查,國民一直挨餓。
不查,都是中國人;一查,都是外國籍。
不查,都是公僕;一查,都是家奴。
不查,都是代表;一查,全是領導。
不查,中國好像沒有太子;一查,原來人家悶聲很低調。
不查,多難興邦;一查,多蓋房子發家。
不查,是在為人民服務;一查,是要人民的女兒為他提供特殊服務。
不查,是四人幫搞文革;一查,是五人幫一起折騰。
不查,都是人民領袖,一查,都是人民公敵。
不查,是三塊表;一查,是三座山。
不查,是喉舌;一查,是肛門。
不查,全是輝煌;一查,全是毀滅。
不查,在喊人民萬歲;一查,結果人命萬碎。
不查,說是廿一世紀;一查,還在中世紀。
不查,全是優越性;一查,都是性優越。
不查,是野三關;一查,是黑風鎮。
不查,是魚含淚;一查,是鱷魚含淚。
不查,知道他上面有人;一查,原來他下面(女)人更多。
不查,知道是戴三塊表;一查,原來人家有三隻手。
不查,他是公僕;一查,原來他更喜歡女僕。
不查,自稱是播種機;一查,原來就是一條給妓女播種的JB
不查,是人民的兒子;一查,是人民的罪犯。
不查,說是風景這邊獨好;一查,原來那邊風景好五倍。
不查,是正當防衛;一查,就變成了故意殺人。
不查,是一百邁;一查,就是七十邁。
不查,是修腳刀;一查,就成了水果刀。
不查,你就在網上倡狂;一查,就請你旅遊喝茶。
不查,是貓眼看人;一查,原來貓眼也拼命刪帖。
不查,都是普通線民;一查,五毛還真不少。
不查,人人都學紅寶書;一查,人人懷揣小綠卡。
不查,人人都堅挺;一查,個個疲軟。
不查,亞非拉投來若干選票;一查,全都是納稅人血汗銀子買的。
不查,領導個個都是博士;一查,學習期間都在日理萬雞,根本就沒時間聽課。
不查,都是領導的腦子,一查,全是秘書的稿子。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