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本人所有文章,包含有關政治、經濟或社會上時事問題之論述(即著作權法61條所稱之範圍),未經本人書面授權同意,一律不許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侵害本人著作權者,必定追究。

著作權法第 61 條
揭載於新聞紙、雜誌或網路上有關政治、經濟或社會上時事問題之論述,得由其他新聞紙、雜誌轉載或由廣播或電視公開播送,或於網路上公開傳輸。但經註明不許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者,不在此限。
2007/10/26

看陳水扁的「台北認同」-外省人應該愛台灣到什麼地步

 

※附上一張偶拍的照片^^

 

 

如果你在台灣問「陳水扁是哪裡人?」,聽到的答案十之八九都會是「台南人」,但是,就陳水扁「截至目前為止」的人生中,陳水扁待在哪裡最久呢?

 

 

從陳水扁考進台大商學系,後來棄商從法(從他拼經濟的能耐來看,無疑是走了正確的一步),更認識了在中興大學唸書的吳淑珍(這個「中興大學」其實就是現在的「台北大學」),改變陳水扁一生的事,幾乎都在台北發生。

 

 

1950年出生的陳水扁,到1969年進台大,從考律師、參選台北市議員、台北市長、當總統為止,台南縣的陳水扁與台北的陳水扁,生命歷程的比例剛好是一比二。

 

 

那在台北過了大半生的陳水扁,有「台北認同」嗎?

 

 

1994年,陳水扁選上台北市長,1998年,陳水扁連任失敗。他的敗選感言名聞一時,他說「對進步團隊的無情,是偉大城市的象徵」。這句向邱吉爾借來的話,可以說是日後選總統的催化劑。

 

 

但是,陳水扁真的認為這個「偉大城市」「偉大」嗎?

 

 

陳水扁自從輸了台北市長選舉後,心理發生變化,他開始自命自己是「族群爭議的受害者」,開始對他口中的「偉大城市」不滿!但他卻忘了,他究竟在台北攫取過多少選票!

 

 

陳水扁心中的「偉大城市」還偉大嗎?

 

 

2006年,北高兩市選舉,陳水扁到高雄為陳菊輔選,他說「愛死高雄,做夢都夢到去高雄輔選,卸任後要把家搬到高雄」

 

 

陳水扁與台北是不是「恩斷義絕」了?

 

 

只因為落選了台北市長??

 

 

以上是本文的第一個要談的,這與「外省人應該愛台灣到什麼地步」密切相關。

 

 

第二個要談的,民進黨有一套「外省論述」,在陳水扁掌大權後已演化成一種「用膝蓋想論述」,就是:

 

 

外省人始終無法「變成台灣人」的真正原因是因為『外省人沒有「台灣認同」,外省人要「變成台灣人」,就必須「認同這塊土地」』。

 

 

「認同這塊土地」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信仰民進黨。但理由呢?

 

 

理由其實再明顯也不過,民進黨黨旗中就有一個綠台灣。若在選舉中不投陳水扁,理由也只有一個,那就是「族群意識作祟」。

 

 

民進黨還有一套理論作為輔助:就算你不支持民進黨,也不可以恨這塊土地。你是吃台灣米、喝台灣水長大的,應該勇敢喊出自己母親的名字「台灣」!!

 

 

這套理論有個口號,「不管你從哪裡來,只要認同台灣,就是台灣人」,還有,「既然住在台灣這塊土地,就應該認同台灣

 

 

那該投哪個黨呢?

 

 

答案還是那個「綠圖騰」。

 

 

從這兩段敘述中,已經可以看出民進黨的「陽謀」了。

 

 

用民進黨的這套論述來檢驗,陳水扁會是個什麼東西呢?

 

 

陳水扁在台北過了三十八年,是上台北時「十九歲」的兩倍,台北可以說是他成長的「腳踏墊」。但是,只因為一次市長選舉的失敗,台北市就是台灣的「毒瘤」了?

 

 

就算台北市的大多數人不選陳水扁,難道台北市沒有人支持陳水扁嗎?

 

 

陳水扁「吃台北水」,「踏台北土」,「呼吸台北的空氣」,為什麼這麼恨台北?好像台北千錯萬錯??

 

 

台北市不是沒有肯定過陳水扁,台北市不是沒有給過陳水扁機會,陳水扁為什麼始終無法「認同台北這塊土地」?

 

 

「不管陳水扁從哪裡來,只要認同台北,就是台北人」,還有,「既然住在台北這塊土地,就應該認同台北」就算台北不支持陳水扁,陳水扁也不可以恨台北這塊土地。你是拿台北票、喝台北水長大的,應該勇敢喊出自己母親的名字「台北」!!

 

 

當然,陳水扁不會這樣檢驗自己,民進黨也不會這樣檢驗陳水扁。而且,以我一個「非台北人」的立場來說,上面那段話除了讓我有「噁心想吐」的感覺外,我一定會覺得會講這樣子話的人是「台北狂」。

 

 

但是,這段話中的「陳水扁」換為「外省人」,「台北」換為「台灣」,大家又會覺得「理所當然」了??

 

 

這究竟是哪裡出了什麼問題?

 

 

答案就是:以陳水扁之心,度外省人之腹

 

 

有人說我把民進黨一竿子打翻,其實,我冤枉他們了嗎?

 

 

「矯枉必須過正」這句話最能表現出他們的心態,他們認為,以前是「北部殖民南部」,所以現在必須「南部殖民北部」。本省外省學閥一副販賣清高的樣子,還不是強迫大家植入他們的意識?

 

 

有一個中山大學教授陳茂雄,在2007/10/25自由時報投稿「藍營就是比綠營難纏」有段話很妙,說『台灣人與中國人還是有很大的區別,台灣人普遍較溫馴,缺乏攻擊性,中國人有太多人的本質就是「共匪」,具有強烈的攻擊性。

 

 

這裡所說的「中國人」不是拿「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的中國公民,是在台灣向綠營抗議的群眾。陳茂雄教授會因為政黨取向偏好認定他們是「中國人」,而且一口咬定他們『本質就是「共匪」』,我看他的朋友與門生該小心了。

 

 

更好玩的是,陳茂雄教授前一天在蘋果日報的投稿風格與在自由時報投稿風格差異甚大,自由時報一貫痛恨低階外省人,這種調調讓陳茂雄教授選擇不同的文章在不同的報紙投稿。

 

 

這應該說「自由第一」嗎?

 

 

那麼,在如今的台灣,外省人應該愛台灣到什麼地步呢?

 

 

我提供一個答案,這是一個獲得兩位專業法律人高度肯定、強力推薦的外省人,用keroro的語調來說,那就是:

 

 

馬永成是也!

 

 

馬永成,眷村人,就像其他的「野百合學運健將」一樣,他們都是「台大畢業」。(附帶一提的是,我還真不知道幾個非「台大畢業」的「野百合學運健將」)

 

 

這位眷村人,據說原本很「清貧」,跟了三級貧戶億萬富翁鑽戒總統陳水扁後,品位大大不同,出手也不同。時報週刊曾報導過他豐富的情史與「行頭」,無一不讓人嘆為觀止。

 

 

有哪兩位專業法律人肯定他呢?

 

 

第一個是大律師、法學教授絲柏客,他大概認為馬永成是「外省人楷模」吧!(見外省人的原罪?http://blog.udn.com/blackjack/179451 )還推薦給我效法。可惜的是我老爸階級太低,進不了馬永成的眷村。我也不像馬永成那麼厲害,這麼多學校、這麼多人參與的「野百合學運」,他居然冒出頭來,而且從「中正廟」一步登天,成為三級貧戶億萬富翁鑽戒總統陳水扁的心腹!

 

 

這種「登龍術」我可不會!大律師、法學教授絲柏客,抱歉!

 

 

第二位肯定馬永成的就是名聞天下的檢察官──陳瑞仁是也!!

 

 

馬永成在三級貧戶億萬富翁鑽戒總統陳水扁的國務機要費案中作了偽證,陳瑞仁在起訴書中揭露了馬永成做偽證的事實,雖然說「無罪推定」、「未被定罪前是無辜的」,但套句陳水扁、馬英九案中,諸多台灣法學教授滿口「罪證確鑿」的評論,馬永成「雖不中,亦不遠!」

 

 

然而,陳瑞仁卻認為馬永成「情有可原」,雖指出他的行為不法,卻「放他一馬」!?

 

 

刑事訴訟法上有所謂的「微罪不舉」,「偽證」是「微罪」,所以「不舉」?

 

 

根據曾任最高法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葉雪鵬先生所說

 

『在學理上被稱謂「微罪不舉」是指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所規定檢察官的起訴裁量權,依現行法規定,檢察官對於第三百七十六條所規定的案件,斟酌個案的情形,本來應該起訴的案件,也可以給予不起訴的處分。』

 

「一般所稱微罪是指刑法第六十一條所規定「得免除其刑」的犯罪,包括最重本刑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專科罰金之罪

 

(見 法務部全球資訊網緩起訴是微罪不舉嗎? 葉雪鵬先生(曾任最高法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http://www.moj.gov.tw/ct.asp?xItem=26704&ctNode=96&mp=001 

 

 

「偽證」是「微罪」嗎?

 

 

根據刑法 (民國96124修正)168條規定:

 

於執行審判職務之公署審判時或於檢察官偵查時,證人、鑑定人、通譯於案情有重要關係之事項,供前或供後具結,而為虛偽陳述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偽證」最重本刑為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偽證」當然不是「微罪」!陳瑞仁卻

 

 

我還記得,在上刑法分則的時候,上課的老師是一位法官,他說「供前或供後不一致」『就是偽證!!』

 

 

「我一定依職權送!!!」

 

 

講這話時,我還感到一股殺氣為了維護司法的公正性,我看到一位法律人的堅持。

 

 

但是,是什麼讓陳瑞仁違背了他所受的法律訓練?

 

 

他之所以認為馬永成「情有可原」的原因可想而知,就是馬永成對三級貧戶億萬富翁鑽戒總統陳水扁的心意「感動了陳瑞仁!!!」

 

 

這年頭,要感動檢察官是件多困難的事!馬永成居然做到了!

 

 

陳瑞仁居然『放他一「馬」』!

 

 

陳瑞仁接受媒體採訪時毫不保留的說「他是深綠」。馬永成,一個眷村人,為了陳水扁,不惜犯法,而且是犯最重本刑為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重罪!要知道,圖利使人為性交或猥褻罪、略誘、使人為奴隸罪也不過如此啊!

 

 

這種誠意直追古人對出師表的評價-「讀出師表不流涕者,其人必不忠!!」

 

 

「不同情馬永成,必不綠!!!」

 

 

陳瑞仁「是深綠」,馬永成如此「綠」,「綠」到「犯罪判刑終不悔」,犯罪當然也「情有可原」了!

 

 

「落落長」講到這,我究竟要說什麼?

 

 

從陳水扁的「台北認同」就可以看出所謂的「台灣認同」是一種煽動愚忠的花招,至於要「證明」「外省人愛台灣」,除非你能像馬永成一樣猛,否則,你走在路上都要恐懼被認為『本質就是「共匪」』呢!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7/10/25

 

 

相關連結:

 

1. 外省人的原罪?http://blog.udn.com/blackjack/179451

 

2. 1998年陳水扁競選台北市長連任失敗後感言http://city.udn.com/51040/1192448?tpno=0&raid=2473466&cate_no=0#rep2473466

 

3.陳水扁 努力實踐對自己的承諾http://city.udn.com/51040/1192448?tpno=0&raid=2473469&cate_no=0#rep2473469

 

4. 緩起訴是微罪不舉嗎? 葉雪鵬先生(曾任最高法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http://www.moj.gov.tw/ct.asp?xItem=26704&ctNode=96&mp=001

 

 

 

 

 

 

 

 

 

 

 

 

 

 

 

 

 

 

 

 

 

 

 

 

 

 

 

 

 

 

 

 

 

 

 

 

 

 

 

 

 

 

 

 

 

 

 

 

 

 

 

 

 

 

 

 

 

 

 

 

 

 

 

 

 

 

 

 


繼續閱讀
2007/10/11

自由時報如何將陳水扁釘上最後一根釘子-論中華民國已經滅亡了

 

自由時報的大小主筆近日來常常「半寐吃西瓜」,他們老要說「中華民國不存在」,老實說,這樣一來,最直接的受害者就是三級貧戶億萬富翁鑽戒總統陳水扁,這不是違反「愛陳水扁,就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的信條嗎?

其實,國家「存在不存在」是個很玄的議題。我還記得,一位法理學老師曾在課堂上談到台大教授顏厥安認為「中華民國不存在」,他卻不認為如此。儘管這個老師也贊同民進黨的許多理念,他的態度卻頗值玩味。

哲學上的「存在不存在」是個更玄的議題,討論的量與質、歷史,也許用一生也研究不完。不過,基於台灣特有的「半瓶水饗叮噹」原理,我也來說兩句。

先從「中華民國不存在」談起。

某些人常說「中華民國已經滅亡了」,滅亡,套句大白話就是「死了」。俗話說,「人死不能復生,節哀順變」,如果不是耶穌,要從死裡活,是很困難的事。

民法第六條規定「人之權利能力,始於出生,終於死亡。」,國家是法人,「始於登記,終於清算結束」,中華民國雖然連清算都還沒開始,為了讓三級貧戶億萬富翁鑽戒總統陳水扁的「受害論證」早點展開,就假設「中華民國已經滅亡了」。

如果「中華民國已經滅亡了」,如同我在誰讓老兵成為選舉肉票-論自由時報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與階級省籍歧視提到:

完全消失的「中華民國」所運用的『中華民國法律』有效嗎?

消失的國家,怎麼有任何理由去用「所謂的法律」、「未必在台灣制定及非民主程序制定的法律」來約束台灣人民?此外,哪些法律有效?哪些法律無效?「不存在的國家」其法律「存在」嗎?這是否在鼓勵大家不遵守『中華民國法律』?

滅亡的國家,是沒有國家已亡憲法仍活的道理。向來都是憲法破毀先發生,國家繼而滅亡。就如同要確定一個人死了,必先從確認他的生理狀況消失與否開始。不可能有一個人生理狀況「存在幾十年」,而他「早就死了」的情況發生。

如果「中華民國已經滅亡了」,中華民國憲法就算裝上呼吸器,也活不過3天。

進一步引申,如果「中華民國已經滅亡了」,中華民國憲法也已「隨風而逝」。

在國務機要費中,台灣的大法官根據中華民國憲法特設了「總統特權」,但這種「憲法特權」並不是普遍的憲法學理。

台灣既然「言必稱美國」,我們就以美國為例。美國總統尼克森在水門案中不斷的說謊掩飾其部屬去司法大廈煙滅證據的行為,最後援引所謂的「行政特權」來抗拒司法調查。沒想到,美國的大小法官不吃這一套,尼克森在彈劾威脅下黯淡下台。

再看三級貧戶億萬富翁鑽戒總統陳水扁瞧不起的韓國,總統下台後被關進監獄者比比皆是,也沒有什麼「總統特權」來遮羞。陳水扁要是在韓國,可能也會像謝長廷一樣拜宋七力為師,學個「分身大法」。

大法官是憲法的守護神,必須以維護憲法為先。未被各國普遍承認的「總統特權」,只有在特殊的培養皿中才能生存,這就是台灣的「總統特權」。

因此,中華民國憲法才有的「總統特權」必須以「中華民國未滅亡」為前提,但「中華民國已經滅亡了」,則沒有台灣的「總統特權」。

這代表什麼意思呢?

既然這麼多人連聲一氣,說「中華民國已經滅亡了」。因此台灣特有種、中華民國特有種的「總統特權」也就從未存在過。

換言之,三級貧戶億萬富翁鑽戒總統陳水扁已經沒有遮羞布了!

那為什麼司法不能調查他呢?

退一步言,陳水扁自己把他拿錢給王丹的事抖出來、把他買鑽戒的事抖出來,大家已知道的事就不是「機密」,論者已多,毋庸贅述。難道還以為國王的新衣沒有人看到?

如果自由時報真心認定「中華民國不存在」,那應該從主張「法辦陳水扁」開始!

在此,也要表達我對「存在不存在」的看法。

存在主義說「我反抗,故我存在」,不斷的反抗正彰顯者他的存在,否則,何必來消滅他的存在?又何必反抗?中華民國反抗的對手應該算不少。

至於「中華民國存在不存在」,不是我個人主觀能決定的,我只希望每個人都有他「存在下去的機會」。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7/10/11

 

 

 

 

 

 

 

 

 

 

 

 

 

 

 

 

 

 

 

 

 

 

 

 


繼續閱讀
2007/10/11

李筱峰的台灣人之路-從民進黨立委黃偉哲將其妹黃智賢「登報作廢」談起

 

有著強烈階級省籍歧視的自由時報很喜歡刊登一位高級外省第二代的文章,此人就是李筱峰教授,他的文章常常透露出許多怪異的思想,其實很能反映出這個時代某些人的價值觀。

舉個例吧!

民進黨立委黃偉哲無法容忍妹妹黃智賢613到國民黨中常會演講,他決定登報斷絕兄妹關係。

以一個「立法委員」來說,我相信黃偉哲不會天真到認為他「把妹妹登報作廢」的行為會產生任何法律效力,除非,他展開推動修改民法親屬編的連署,或許台灣人有一天可以在報紙上把親人「登報作廢」。

這種「警告逃妻」式的「登報作廢」,在如今的台灣當然也有人會贊同,例如李筱峰教授。

617<李筱峰專欄>是非與親情/從富蘭克林將兒子趕出家門談起,他就展現他的妙論。

他提了許多例子,最後提到:

「話說到此,我很慶幸我家兄弟姊妹全都認同台灣,所以不會有政治立場衝突的尷尬情形。在我們兄弟姊妹的心目中,如果有人跑去支持那個破壞台灣主權獨立、侵占國產為黨產,還有一堆逃亡在外的經濟犯、貪污犯的政黨,那將會使家門蒙羞。我們兄弟姊妹的情誼,因為對台灣的深情大愛而更加親密,這也是為什麼我向哥哥借錢會那麼容易的道理。」

這讓我想到他的另一篇妙文<李筱峰專欄> 假如郭台銘和我一樣窮 56)。內文說是「假如郭台銘和我一樣窮」,但在該文後半則是做起有錢人的夢。

他說「假如我像郭台銘那樣致富

事實上,李筱峰也不能算「窮教授」,雖然向親人借錢,但也買了「新」房子,是不是第2間呢!?李筱峰必然也自備了不少錢來買房。

在現在的台灣,能像李筱峰買房的人少之又少,我看,看了自由時報的人也必然會想「假如我和李筱峰一樣有錢

說完了李筱峰對自己有錢的「身在福中不知福」,來談談李筱峰的台灣人之路。

李筱峰是外省第二代,他當然可以說他是台灣人,不過,他卻自以為自己有判讀他人是否為台灣人的「能力」,這就怪了。

從他的『是非與親情/從富蘭克林將兒子趕出家門談起』可以看出,外省第二代台灣人李筱峰與一般非外省第二代台灣人真的差距極大,可以說是不同世界的人。

我舉兩位李筱峰口中「純樸善良台灣人」的例子來證明李筱峰與一般「純樸善良台灣人」的重大差別。

第一個例子是謝蘇配的競選總幹事李應元,他的兄弟拿台灣錢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去痛快的經商,李應元也從來不像李筱峰一樣咬牙切齒,他也沒有把親人「登報作廢」。如此的他卻仍然受謝蘇重用,換言之,謝蘇配必然不在意李應元沒有「大義滅親」,「純樸善良台灣人」的謝蘇、李應元與李筱峰的重大差別就在這裡,他們不會因為政治的因素否定人類最基本、最純粹的親情。

第二個例子是台獨大老辜寬敏,「中國信託」辜廉松是他的姪子,儘管辜廉松曾任國民黨中常委,也多次去大陸拜見胡錦濤。辜寬敏儘管要「正名」,但有公開過要求「中國信託」正名為「台灣信託」嗎?辜寬敏有把辜廉松「登報作廢」嗎?

「純樸善良台灣人」的謝蘇,三級貧戶億萬富翁鑽戒總統陳水扁也沒有因此排斥過辜寬敏,深綠也沒有因此排斥過辜寬敏。

用膝蓋想就可以明白,李筱峰想像中「純樸善良台灣人」與他差別真的很大,李筱峰無論怎麼想「變成」台灣人,始終是「不完整」的,儘管他可以找出一大堆例子,但在大多數「純樸善良台灣人」中,李筱峰仍然是不同的。

而且,李筱峰也並不如他口中的那麼樣痛恨「外來政權」。

如我其他文所說,如果蔣是「外來政權」,蔣的一切都失去正當性,我在誰讓老兵成為選舉肉票-論自由時報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與階級省籍歧視提到:

「武力殖民」是合法的嗎?

以自由時報的邏輯來說,蔣介石在1949年敗退至台灣,喪失了在大陸統治的權力與實力,當他以武力強迫那些「人民」去為他的「殖民地」「當兵」時,是合法的嗎?不是犯罪行為嗎?

被蔣介石以武力脅迫的人,不過就是「肉票」,是「犯罪被害人」。自由時報固然知道「一生戎馬的老兵,除了一張毫無用處的戰士授田證,兩手空空什麼都沒有,淪為社會邊緣人,孤苦伶仃」,蔣介石不管對外省人做什麼都不是犯罪嗎?因為省籍差異對不同省籍的「犯罪被害人」予以差別待遇,這不是對外省低階老兵的歧視嗎?

何況,跟隨蔣介石的人既然有「志願」與「被迫」之分,難道沒有差異?

 請自由時報用一點大腦思考,「被迫」、「被拉伕」、「被騙」的外省低階老兵有可能當外省權貴嗎?有可能當軍官嗎?有可能當老師嗎?有可能當公務員嗎?有可能住眷村嗎?

為什麼他們要當一輩子兵,當既得利益者的狗奴才??

 就算是「外省低階公務員」或「外省老師」也要以「志願為蔣介石服務」為前提,自由時報真的不懂??

在「外來政權」的邏輯下,李筱峰的父親大人正是為蔣介石殖民的「幫兇」,李筱峰大教授你為什麼不批判自己的父親?

這是很明顯的雙重標準。

一方面鼓吹大家「大義滅親」,一方面吹自己如何如何,但卻又饒過自己父親,這不是「假」嗎?

這樣奇怪的高級外省第二代也正是某些台灣人所熱愛的,如小野之流,他的公廣集團就喜歡找李筱峰來拍、策劃節目,也拍特定階層以上的人來「我們一國」,這種特定階級的人才有歷史的想法才是「從根爛起」,好笑!

這種人我也遇過,如絲柏客,他就曾鼓吹三個「外省人典型」要我「效法」,時報週刊曾報導奢華眷村人馬永成做偽證,不值一提。該值得討論的是「苦苓」。

「苦苓」,寫過很多情啊愛啊的東西,「純情的苦苓」的師生戀更是名聞一時,但後來因不倫而名聲掃地,「好像是」佛教徒的絲柏客應該不至於要我效法他這一點。

「苦苓」是眷村外省第二代作家,我以前曾去參拜的某個眷村博物館,曾把「苦苓」列入「眷村文學作家」,原因是他寫過一本「外省故鄉」。我不像台大畢業的「苦苓」有那麼樣的家世,絲柏客應不致於「強人所難」。

「苦苓」曾主張過台獨,寫過一大堆東西,後來,大陸要找他去主持美食節目,但發現他是「台獨」,因此躊躇,「苦苓」這時說話了,他說:

「我不是台獨,我沒主張過台獨」

顯然,大陸的節目製作人也會用google,沒有用「苦苓」去主持節目。

絲柏客難道是要我看到共產黨就說「我不是台獨,我沒主張過台獨」嗎?

經過層層抽絲剝繭後,我終於發現,也許、原來是我父親階級過低、我出身不高,所以才被嫌棄!

是不是要特定階級的外省人才是「台灣人」呢?

由李筱峰大教授與某些台灣人的看法中,我得出了這個可怕的結論,如果階級過低是「原罪」的話,這些人也未免太殘忍了吧!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7/10/11

 

 

 

 

 

 

 

 

 

 

 

 

 

 

 

 

 

 

 

 

 

 

 

 

 

 

 

 

 

 

 

 

 

 


繼續閱讀
2007/10/10

白鷺絲白綾絲


白鷺絲,是台灣農村的代表性動物之一。我母親很喜歡的一首台語歌「水車姑娘」中提到的水牛、白鷺絲、水車,現在大概也只有白鷺絲比較容易看到了吧

這是用DC抓拍的,沒用腳架所以有點晃,也完全未修改白平衡與設定。不過,覺得白鷺絲的姿態很優美就貼上來了,很多天前早上6點多拍的。
blackjack 2007/10/10


繼續閱讀
2007/10/10

蔣友柏與蔣方智怡的榮華-國民黨究竟為什麼要「幫助蔣家」?

 

在中華民國的國慶日這天,我想起2007/10/06聯合報刊登的一篇新聞『「他,馬的」 蔣友柏談文宣創意:太粗糙』,

蔣友柏當時說:

『蔣家第四代蔣友柏昨天以「生意人」身分踏進國民黨中央黨部開講

最近「他,馬的,就是愛台灣」文宣,蔣友柏認為,文宣的創意不錯,但手法太粗糙。他並拿出一疊資料說,這裡面都是可以幫助國民黨品牌翻轉的策略,可以講卅個小時,「但我是生意人,你們要出價才可以給你們看」,學員哄堂大笑。

他說,他曾與民進黨秘書長林佳龍聊過,他可以提供廿種勝選的文宣方案,而且比三一九槍擊案還要逼真,且更正面,但一樣要出價才可以。

這種「在商言商」的言行其實很可能是家風,他的曾曾祖父蔣肇聰就是一個鹽商。事實上,蔣友柏也是一個相當具有生意頭腦的生意人,在19歲的時候,他就賺進了160萬美元,這位紐約大學的高材生很不簡單。

在留學回台之後,蔣友柏娶了凱渥名模,無論走到哪裡都是鎂光燈的焦點,高帥挺拔的外型也頗受青睞。他也曾當選過「最具代表型男」,無論兩岸與藍綠的媒體也都會不約而同的提到他的父訓「不碰政治」。

說實在,如果蔣友柏真的不碰也不談政治,我也懶得提他,但由於他講的話似乎常常與政治有關,我覺得,有必要把他的話深入剖析一番。

五月中,蔣友柏接受壹週刊專訪,他說「蔣家曾迫害台灣人民」。

這句話只對一半,蔣家不只曾迫害台灣人民,也曾迫害中國大陸的人民。不然,國民黨宣傳的「萬惡共匪」怎麼會輕鬆贏得大陸民心,在大陸做的好的國民黨又怎麼會下台?

其次,無論從泛藍或泛綠的「史觀」來看,我始終無法理解蔣介石究竟憑什麼拉伕拐騙中國農民到台灣去當蔣的狗奴才?

蔣介石究竟憑什麼?

森嚴的外省階級下隱含極強烈的不平等,黨國之後、高等眷村人、公教階級等,痛快的享受婚姻自由、營業自由、行為自由還有房屋配給,這已不是「時代的悲劇」可以解釋的事,這是「軍事犯罪行為」、「醜陋的階級犯罪」。

再換個角度來說,蔣友柏與蔣方智怡的榮華也可以由「興票案」談起。

「據說很清廉的蔣家」在兩蔣死後,李登輝有可能是因為良心不安還是同情,他認為蔣家之後在國外唸書,「很花錢」,因此指示宋楚瑜「照顧蔣家」。

請注意,這個時間點在民國八十年,西元1991年。中廣公司當時撥款一億元到華夏公司做為照顧蔣家專用。

之後的是非不說,無論如何,「據說很清廉的蔣家」確實被國民黨照顧到了。

蔣友柏1976年生,19歲炒房地產賺進了160萬美元,當年台幣與美金匯率在28-291之間,換言之,他於1995年賺進了4500萬台幣左右。

我很想知道,蔣友柏你炒房地產的資金來源是誰?是國民黨提供的嗎?還是「長輩給的」??

我另一個很想知道的是,蔣介石在中國大陸非法強迫拉伕中國農民當低階士兵,而且當了一輩子,蔣友柏你為「中華民國」當過一天兵嗎?

我依稀記得,宋楚瑜在公佈「照顧蔣家」的細目時,曾經有一筆非常匪夷所思,好像是秘書長專戶撥款300多萬給蔣方智怡的弟弟蓋房子。蔣方智怡的弟弟應該不算「蔣家」吧!?

何況,蔣方智怡有個19歲就能賺4500萬的寶貝兒子,為什麼不能自力更生?

我另外覺得很奇怪的是,「九年國教」不是兩蔣的德政嗎?那時沒有偉大的李遠哲來「叫改」「教改」,蔣友柏為什麼不留在台灣受教育?而且還不是去外國唸「研究所」,是從國小開始唸!「黨國教育」就連黨國之子也受不了嗎?

「黨國教育」可是能讓三級貧戶陳水扁變成億萬富翁鑽戒總統的啊!

按民進黨的邏輯,如果「黨產等於國產」,蔣友柏應該沒資格用國產去外國從小學唸起,蔣家也不應該有那麼多人有資格用如此多的「國產」。

「保障到曾孫」,會不會太誇張了?

我當然知道,以我一個民進黨痛恨至極的外省低階老兵之子來質疑「五星上將的曾孫」,是一件「大逆不道」之事。但我真的無法明白,蔣友柏談政治之時,究竟是以什麼樣的心情在談?

蔣介石究竟憑什麼抓農民到台灣當狗奴才?禁婚、禁退伍又歧視他們?

也許我永遠無法當面質疑蔣友柏,但當他一副「妙計成竹在胸」的姿態讓我反感,假設蔣友柏真的那麼有本事,如果蔣友柏早生幾年,也許國民黨就不致於在大陸兵敗如山倒了吧

但是,在這不切實際的假想之前,還是請蔣友柏告訴我們,蔣家究竟拿了國民黨黨產多少錢?這為什麼合理?蔣介石又究竟憑什麼抓中國農民到台灣?

既然你蔣友柏這麼愛談政治的話。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7/10/10

※僅以此文慶祝中華民國國慶,並送給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馬英九,請老馬好好思考本文的深意。

相關連結:

1.蔣友柏──“政治品牌”變“商業品牌”

http://www5.chinesenewsnet.com/MainNews/SinoNews/Taiwan/xhw_2007_05_28_19_02_50_798.html 

2. 外省人的原罪?

http://blog.udn.com/blackjack/179451

 

 

 

 

 

 

 

 

 

 

 

 

 

 

 

 

 

 

 

 

 

 

 

 

 

 

 


繼續閱讀
2007/10/10

blackjack的BLOG公告

我曾有很長一段時間未寫文了,但我並不是不再提筆或放棄,只是我不想寫。

但現在寫了幾篇,不代表以後我會常寫,眼尖的網友可以發現,我已不再回覆網友的留言。並非我輕視各位,而是我覺得經營網站實在太過勞心,我只想單純一點,如果留言的各位覺得被冒犯,在此致上最深的歉意!!

現在的我只想偶爾貼個幾篇文,頻率可能比狼人抓狂的周期長,但絕對比哈雷慧星的周期短。網友若要來、要走,恕不相迎或相送,失禮了!

我來聯網時,喜歡到處串門子,現在倒是一點也不想,網路人際等於零。因此,要賞光或批評請隨意,但不要期望我有所反應,我並不會去看各位的留言或其他網頁的回應,也請各位見諒。

blackjack 2007/10/10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