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本人所有文章,包含有關政治、經濟或社會上時事問題之論述(即著作權法61條所稱之範圍),未經本人書面授權同意,一律不許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侵害本人著作權者,必定追究。

著作權法第 61 條
揭載於新聞紙、雜誌或網路上有關政治、經濟或社會上時事問題之論述,得由其他新聞紙、雜誌轉載或由廣播或電視公開播送,或於網路上公開傳輸。但經註明不許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者,不在此限。
2007/01/29

30分鐘的影評>NHK記錄片「從楷模到公敵(亞洲留學生眼中的日本)」與『大東亞共榮圈』

非常感動,總算我的30分鐘的影評有人看了,今天呢,談談我最近看的一部紀錄片,NHK拍的──從楷模到公敵(亞洲留學生眼中的日本) 說起NHK,記憶中幾年前NHK溢波到台灣時,台灣有許多人非常憂心忡忡,認為「日本文化入侵」,台灣有沒有那麼多人懂日文是一回事,我覺得有時候,不要太先入為主,武斷的判斷是不好的。 就拿NHK的系列記錄片來說,我認為其製作團隊研究文獻的功夫是超一流的,應該有非常傑出的學者在幫忙,他們拍的「北韓」系列,引用文獻、訪問人之多,絕對令你訝異。「二次大戰」系列拍的也不錯。 『從楷模到公敵(亞洲留學生眼中的日本)』系列的反省更令我驚奇。 其實,在NHK記錄片『從楷模到公敵(亞洲留學生眼中的日本)』等於對過去「脫亞入歐」的作為批判,他明確指出許多中國留學生、越南及其他東南亞留學生原本對黃種人對抗白人的寄望變成失望,也明白說出日本與法國、俄國、英國及美國勾結殖民亞洲的過去,甚至於還幫助其專制政府實施追捕的行為。 這讓我想起我的留學日本的老師講的話:「過去許多亞洲人真心相信『大東共榮圈』的」。 是嗎? 片中一位八十歲的越南傳統民謠歌手夏氏高演唱的民謠「亞洲之歌」充分說出了這個轉變: ※亞洲之歌※ 【獨立的旗幟遍佈亞洲 同為亞洲國家的日本 一馬當先 日本是亞洲的國家 維新之名 在東洋各國家喻戶曉 明君主天皇 世上無人能比

 聽母親把從前事為你細說分詳 在你出生之時 這個國家沒災沒秧 是日本和法國 毀壞了我們的國家 破壞我們的故鄉 人們饑餓而死 餓殍枕藉 道殣相望 我們一家家破人亡 生活無著如斷梗流萍 父親在貧困中喘息 母親抱著孩子緊隨身旁 夜無安眠之所 白天也只能茫然彷徨 日本把亞洲人們的希望變成失望

 

 

 章炳麟寫道:「日本尚未興盛之時,亞洲諸國雖時有紛爭發生,但仍算和平,可現在卻不同,是誰引入白人以欺負同類的?」劉師培更把日本稱為「亞洲的敵人」。 我在想,為什麼我那留日的老師會說出與NHK不同的話呢? 盡信師,不如無師!許多留學的人往往自認「某國通」,但真的通嗎?或是他們往往以意識形態來解讀歷史,豈可盡信?

 


繼續閱讀
2007/01/15

30分鐘的影評>三個版本的怪醫黑傑克-手塚治虫、OVA、手塚真

.

手塚真拍的「怪醫黑傑克」,圖引自http://blackjack.jp/ 官方網站壁紙,http://blackjack.jp/extra/images/wallpaper/wp_t2_800x600.jpg

來談我喜歡的漫畫「怪醫黑傑克」。

這部漫畫的動畫版與漫畫我都看過,「怪醫黑傑克」是手塚治虫1973年的作品,我有時報版的全套。後來「怪醫黑傑克」被拍成「劇場版」(OVA),這應該是90年代的作品。在台視播的「怪醫黑傑克」的是手塚治虫兒子手塚真拍的,有兩部,目前播的是第二部。 我最喜歡的是漫畫「怪醫黑傑克」,黑傑克他不屈服於任何權威,也有專業能力去抵抗權威。他反美、反壓迫、甚至於可以說是反社會,但他獨特的正義感卻又顯示出這個社會的虛偽。 「怪醫黑傑克」「劇場版」(OVA)與原作不太相同,黑傑克戲份不如原作,黑傑克的「正義感」沒有那麼「激烈」。 手塚真拍的「怪醫黑傑克」第一部中規中矩,故事大多只是「原作動畫化」,但黑傑克的「性格」好像「柔和」很多,他的「手術刀」功夫看不到就算了,連「小李分刀」也看不見了,我實在有點失望。

手塚真拍的「怪醫黑傑克」第二部進行了大幅度的改編,除了第一集讓我覺得流暢外,後面簡直讓我看不下去,每集必定出現的貝貝/皮諾可(ピノコ)搞笑能力遠遠不如原作,讓我看到她實在覺得有點煩。還有那些原作死去的人一一都未死,我不知道手塚真為何如此「慈悲」? 我不客氣的說一句,手塚真拍的「怪醫黑傑克」偏離原作很嚴重,我很失望。

是因為原作劇情太過反社會,所以手塚真拍的綁手綁腳嗎? 論「血腥」,「鋼之鍊金術師」常常噴血,「怪醫黑傑克」為什麼不可以動手術? 論「反社會」,我認為「死亡筆記本」傳達的訊息才「反社會」。
 

「怪醫黑傑克」又不情色,為什麼要把「怪醫黑傑克」搞的不上不下,不打病人、不丟飛刀、更不像漫畫中的「勇猛」與無所顧忌,我覺得他真的不像手塚治虫的「怪醫黑傑克」。

 
如果拍「怪醫黑傑克」的不是手塚治虫的兒子手塚真,而是別人,相信會有不少人批評。儘管我認為隨時代變化,不需要一成不變,但手塚真「怪醫黑傑克」卻變的太多太多了。 

即使我沒看過其幾個版本的「怪醫黑傑克」,手塚真「怪醫黑傑克」改編的也沒那麼吸引人,以目前的劇情來說,既不懸疑也不動作,除了「怪醫黑傑克」的招牌外,好像不是很豐富。 

總而言之,我覺得手塚真想創新是好的,但真的別改太多,當然,手塚真能讓「怪醫黑傑克」能繼續「活下去」,這是我認為他最值得肯定的地方。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7/1/15

 

 

 

 

我的評分:

如果以原作手塚治虫1973年的作品「怪醫黑傑克」為100分:

90年代的OVA80分;

手塚真拍的「怪醫黑傑克」第一部75分;

第二部70分。


繼續閱讀
2007/01/07

外省人的叛徒,台灣人的叛徒

 
 

The Last Supper ,Leonardo da Vinci (1452-1519) 最後的晚餐,達文西。引自 wiki

叛徒,在各種文化中都是負面的。台灣有兩種特別的「物種」,分別是「外省人的叛徒」與「台灣人的叛徒」。

 這兩種「叛徒」,顧名思義就是他們背叛了外省人或台灣人。那怎麼樣才算是「背叛」呢?

 台灣的標準很奇特,完全存乎一心,這個「一心」,就是你的「政黨取向」如果你看一些民進黨支持者的抗議言論,你可以輕易的發現他們「認定叛徒的SOP」,那就是「批評阿扁」=「背叛台灣」、「反對民進黨」=「背叛台灣」,現在的演變是「監督公共建設」=「背叛台灣」,昨天消基會在高鐵說「勿做白鼠」,結果當場被痛罵「你們欺負台灣人」、「滾回中國」(請見「勿做白鼠」 消基會反遭嗆),民進黨的十幾寇也遭受到「類似的待遇」。

那「外省人的叛徒」呢? 同樣簡單的邏輯也存在於一些人的思維之中,他們認為:因為這些人「生為外省人」,他們卻不支持國民黨或親民黨,甚至於跑到民進黨。因此,他們是「外省人的叛徒」。

我在外省台獨、弒父情結、轉型正義一文說:「說支持台獨的外省人「數典忘祖」我也覺得沒必要,我不認為任何人有必要因為他的背景或血統決定政治傾向。」,用政治立場與血緣判斷其是否是「叛徒」,真的很奇怪。

 那什麼樣才算是「叛徒」?

我想,再也沒有哪一個「叛徒」比此人更有名,那就是歷史上「最著名的叛徒」─猶大(Judas Iscariot)。 關於他的「叛徒事蹟」最著名的就是因為猶太教祭司想殺耶穌,猶大為了三十個銀幣的代價指認耶穌,耶穌因此被釘死在十字架上。

有趣的是,在台灣被指認為「外省人的叛徒」或「台灣人的叛徒」的人往往自認在「揹十字架」,台灣人「運用」基督教義真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還有更妙的。

這些「叛徒」,到了另一個陣營,另一個陣營往往熱烈擁抱,把他們視為「失散已久的兒子」,很巧,這個類型的故事在聖經中也找得到。 在路加福音Luke第15章中的「浪子的故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在那段故事中(Luke 15:11,http://bible.ccim.org/cgi-user/bible/ob?version=hb5&book=luk&chapter=15),老父親對在外浪蕩已久的小兒子歸來給予原諒與莫大的溫暖,在家始終如一的大兒子吃味了,他說「我服事你這多年、從來沒有違背過你的命.你並沒有給我一隻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樂.但你這個兒子、和娼妓吞盡了你的產業、他一來了、你倒為他宰了肥牛犢」(Luke 15:29、15:30) 老父親的回答則是:「兒阿、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只是你這個兄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們理當歡喜快樂」(Luke 15:30、15:31)

 台灣的人就像這位老父親,對他方的「叛徒」當作「回頭的浪子」。無論這個「叛徒」過去做過什麼,說過什麼,只要這個「過去的叛徒」成為「今日的忠臣」,什麼都可以一筆勾銷。 基本上,這種「叛徒判斷機制」或許過去曾存在於我的腦海中,但該機制已經「故障」許久,而且是全毀,毫無修復可能性。現在我的判斷標準是「比例原則」、「實害程度」,簡單舉例來說,如果一個人認為許文龍『錢進中國700億』仍是「愛台灣」,但老兵返鄉探親花幾萬塊卻是「不愛台灣」,那我會認為此人判斷標準有問題,完全是種族、族群歧視,因為他們不以實際對台灣的「損害」為判斷基準。其次,我以現在進行中與已發生的實際侵害為批判目標,以任何未來可能的危險來限制我的權利,我都會認為他們不過是假借公義行犯罪行為。

 說起來,這完全要感謝許多網友與大學者的協力贊助。

本文比照陳水扁國務機要案的稱謂,以下以甲、乙、丙、丁君稱呼之。

去年初,我開始寫老兵問題,一年來,出身外省的政治色彩各為藍、橘、綠的甲、乙、丙諸君儘管立場不同,但面對此問題有極其驚人的共識,他們都認為這是「階級問題」,並認為是蔣介石為了反攻大陸所採取的政策所致。 分兩方面來看,如果認為蔣介石政權「真的要反攻大陸」,為什麼軍官可以結婚,士兵不行?難道蔣介石與軍官認為士兵有為他們「絕子絕孫」的義務?難道只有軍官要去打仗?

蔣介石與軍官擄掠農民當兵已違反其意志,若士兵是志願從軍,蔣介石與軍官也未在一開始聲明此「絕子絕孫」義務存在。換句話說,蔣介石與軍官把士兵階級當成類似人的生物予以凌虐。這不只是「蔣介石騙了外省士兵」的問題,而是蔣介石與軍官一開始共謀以士兵為奴隸的問題。

另一方面,如果認為蔣介石是「外來政權」,那所謂的「這些原因都是階級」之前題根本不存在,違法存在的階級怎麼能成為今日差別待遇的討論基礎?

 我相信,如果台北眷村人沒有得到蔣介石政權配發的眷村,如果他們要自己花錢去租房子,我相信某些台北眷村人絕對無法從小就培養「看皮鞋新舊分辨本省外省人」的能力,以台北市昂貴的房租來看,也許他們連布鞋都買不起。 更別說極不合理的薪資結構,及士兵因蔣介石多種殘害人權作為導致士兵娶特殊台灣本省女性等其他問題。

至於丁君,完全忽視蔣介石軍事獨裁政權的階級壓迫,居然拿眷村人來羞辱我,真是夏蟲不可語冰。 眷村人第一代、公教第一代不過佔來台外省兵的少數,但由於蔣介石之愛護,其後代繁衍不已,也許成為了台灣外省人的多數。但是,幾個眷村人或教師後代以兩句「階級」就想打發我?我對眷村人幾近澈底絕望… 唉!我終於明白這些人的殘忍。

 「階級」不就是「你們」訂的嗎? 「制度」不就是「你們」訂的嗎?


繼續閱讀
2007/01/04

台灣的外省賤民階級

.

2007/1/4 修改前言:

 

我發現,我想為我的正義而努力時,政黨、統獨,都是莫大的障礙。

 

該怎麼辦?

 

我在2006/10/21寫了告別台灣本省與外省既得利益者宣言,我想一定有很多人質疑,我真的告別了嗎?

 

不必多說,用我往後的言行來證明。

 

在此之前,本文將有所修改,有興趣看原版本之人可以到本人其他的分身網站去看,細微的差別其實隱含著莫大的改變。

 

我強烈推薦各位看我的最新作品國民黨外來政權之悖論-兼論「台灣轉型正義」之選擇性,那裡面有我的一些最新思考,說實在那些想法對我來說並不新,只是我已作出了抉擇。

 

我不再受限,也沒有什麼不可放棄的

 

我說過,當我的文瀏覽率低時,我會慎重考慮是否要投入如此多的時間來寫作,既然網友已作出決定,我暫時不會再常寫,也謝謝各位長久以來的支持!

 

Blackjack 2007/1/4

 

台灣的外省賤民階級

 

 

賤民」,是印度種姓制中不屬於任何四種種姓的人,他們被看做是低於任何四種種姓的人。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