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本人所有文章,包含有關政治、經濟或社會上時事問題之論述(即著作權法61條所稱之範圍),未經本人書面授權同意,一律不許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侵害本人著作權者,必定追究。

著作權法第 61 條
揭載於新聞紙、雜誌或網路上有關政治、經濟或社會上時事問題之論述,得由其他新聞紙、雜誌轉載或由廣播或電視公開播送,或於網路上公開傳輸。但經註明不許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者,不在此限。
2006/11/29

羅文嘉會不會撕蘋果日報?

陳水扁的兒子陳致中,其夫人也是總統媳婦的黃睿靚疑似在美待產,引起社會重大爭議,原因是陳水扁之前對持美國護照者長久以來冷嘲熱諷,他又一再宣示「不做美國人的阿公」。因此,社會正以「陳水扁標準」檢示陳水扁。

 

 

基本上,總統媳婦黃睿靚究竟會不會生一個「美國人」,我無意在此時評論。然而,由於羅文嘉在美國批評「黃睿靚在美生產並不妥當,將影響民進黨形象,陳總統身為元首應以身作則,代表對國家的信心」(udn 羅文嘉隔海批扁 「圓謊、做偽證」),今天蘋果日報的「蘋論」以「羅文嘉錯了!」表示「自由主義的前提是更重要的個人權利和選擇自由,那是民主體制的基石,是信仰人性善意的核心價值,才是我們現存結構的第一原理。…」「以前,台灣社會很喜歡罵出國留學生、罵去美國生小孩的人、罵拿美國綠卡的人、罵黃皮白心的香蕉;到現在還遺留如批評有美國籍的人當中研院長等等。那是個集體自卑的年代,出國代表逃掉集體共業,代表生活富裕、代表高人一等、代表最具現代性,因而讓人眼紅,讓人忌妒,讓人酸葡萄,不罵罵何以出這口怨氣? 其實,那種心理背景是狹隘民族主義和集體主義,沒有個人自由的信仰,忽視他人的權利,以族國大帽子掩飾自己心理的忌妒、見不得人好和要死一起死的情緒。現在,台灣信心很強,這種病態心理已減輕很多,給了我們學習「尊重他人選擇」的自由土壤。陳致中爭議的意義就在這裡。」

 

 

「蘋論」是蘋果日報的社論,以下以此做為蘋果日報的立場。

 

 

「蘋論」認為批評持有美國護照之人是「狹隘民族主義和集體主義,沒有個人自由的信仰,忽視他人的權利,以族國大帽子掩飾自己心理的忌妒、見不得人好和要死一起死的情緒」,更是「病態心理」,我在此有不同意見。

 

 

首先,質疑別人有「美國護照」為什麼是「要死一起死的情緒」?反面推論,難道蘋果日報認為只擁有「中華民國護照」死的機率比較高或很高?我只有「中華民國國籍」,但我不認為我死的機率比較高,我要在此嚴重抗議蘋果日報歧視中華民國!

 

 

其次,什麼人可以鼓吹「愛國」?

 

 

如果「愛國主義」只是一種族群優越的變型,是某種仇恨政治的美化,那我們應該質疑他。

 

 

可以成為美國撤僑對象的「美國人」,怎麼能要求大家「愛國」?

 

 

這才是「陳致中爭議的意義」。

 

 

蘋果日報打迷糊仗,刻意忽視「陳致中爭議」的核心意義,正如我所說,產生加拿大認同之人要求別人「愛台灣」,難道不荒謬?

 

 

如果「陳致台」有幾十本護照,相信沒有任何人會有任何意見。

 

 

因此,蘋果日報之思考令人不解,蘋果日報刻意醜化批評美國護照是「病態心理」更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令人遺憾!

 

 

第三,固然自由主義尊重人民的自由選擇權,我也從來都表示人民要有幾本護照是他的權利。然而,公務員可以有這種選擇權嗎?

 

 

國籍法規定放棄國籍者回復國籍三年後,始能出任中華民國的官員。只不過要求雙重國籍者放棄他國國籍,也很過份嗎?

 

 

公務員有忠誠義務,國會議員制定的法律,根據國民主權、社會契約對公務員產生的要求,蘋果日報居然認為這是錯的?

 

 

國民主權才是民主政治的根本!

 

 

中研院長翁啟惠是公務員,蘋果日報與其他那些人對中研院長翁啟惠的辯護嚴重違反民主政治的根本原則。

 

 

第四,蘋果日報對民主的認知非常令人質疑。

 

 

陳水扁在2000年大選質疑宋張配一家11人擁有7本美國護照,陳水扁與民進黨的標準是以「一家人」為檢視範圍,台灣之子的孫子難道不是「一家人」?

 

 

民主國家的重要原則是責任政治,政治人物如果不必對自己講的話負責任,那人民要如何要求政治人物,蘋果日報的認知嚴重破壞民主政治的重要原則。


繼續閱讀
2006/11/06

從「外省權貴陳師孟」談起 -眷村經驗所向無敵?

 

前言:本來想再談陳水扁,但發現還是陳師孟比較能夠引起我的興趣^^~

 

無意間闖進了台大經濟系副教授駱明慶與中山大學政經系副教授劉孟奇煮的意識型態咖啡 - Yam 樂多日誌http://blog.yam.com/lakatos,沒想到在下的一篇權貴陳師孟竟被拿出來討論(原文在『第二本咖啡館留言本』,http://blog.yam.com/lakatos/archives/2036200.html,併附於文末),令我頗感意外。由於我近來講話直的很,也欠缺耐性,請各位包含。

 

要先說明的是,我對 駱明慶教授的某些研究有所批評,但既然針對我該文有最明確反駁的是「盤」先生,我就對你的言論稍微回應一下,算是對「意識型態咖啡」的尊重。不過,先聲明,由於時間不允許,我沒辦法時常上網來回應,請見諒!

 

首先,我看到意識型態咖啡有轉載盤立文律師的文章,又發現盤立文律師的blog與此blog有連繫,再看到駱明慶、 劉孟奇教授與「盤」先生多所問答,我想,「盤」先生應是盤立文律師無疑。

 

基本上,任何人要猜測我寫作的動機都是個人的自由,我也不在意。不過,阿宏網友  August 30,2006 11:44回應說「覺得他寫如〈外省權貴陳師孟〉這類文章的動機無非是要強調不是只有省籍問題,還有階級問題,因此他很痛恨只談省籍問題,特別是外省人佔盡優勢那種談法的」算是完全抓到我寫作的「重要動機」。

 

因此,就這點來回應「盤」先生及其他網友。

 

根據盤先生在September 1,2006 19:23的回應中說:「…1980年,我住了15年的眷村和毗鄰的四個眷村開始執行重建工作。」,我可以推測,我與盤先生的年齡應該有一點差距,順便告訴盤先生一聲,blackjack從未住過「任何眷村」一天,與盤先生大不相同

 

如果「盤」先生是盤立文律師,盤立文律師出身台大法律系,若又是外省人,剛好就是 駱明慶教授那篇「誰是台大學生」的優勢外省人,我沒說錯吧?

 

再根據「盤」先生在「從我自己的眷村經驗來談「外省人」」(August 31,2006 14:45)來看,他說「住在眷村裡的外省人,就算階級最低的士兵,也有更好的生活和收入。最起碼,國家配給了不必自己維修的住宅,配給了米糧、麵粉、油鹽,而且有穩定收入」、「1980年代前後還有一個重要的土地經濟活動,那就是「眷村改建國宅」政策的開始。這項活動當中,「田僑仔」就是我們這些眷村的外省人。」(September 1,2006 19:23

 

我有以下提問:

為什麼你有眷村住,而我沒有?為什麼你住台北市而我不是?

 

根據國防部長久以來對眷村的說帖,都是說「眷村」是為照顧弱勢外省人而存在,到底什麼「弱勢」?

 

住台北市的盤先生,花了一百多萬就可以在台北市得到眷村改建的國宅,他的鄰居當時還賣價得500萬,真令人羨慕啊!難怪盤先生會說『「田僑仔」就是我們這些眷村的外省人』!

 

然而,沒住到眷村的外省人呢?

 

告訴盤先生一聲我與你的差別在哪。

 

我前一陣子才去戶政事務所查了地籍資料,也打電話到國防部詢問過,又一再詢問過我父親,我百分之百確定我家住的「不是眷村」,也難怪,我父親每個月居然要為500多元的貸款拼死拼活。

 

盤先生,為什麼你可以有台北市的國宅?

 

盤先生比較「弱勢」嗎?

 

看來盤先生也不像啊!

 

根據盤先生在August 31,2006 14:45的回應來看,盤先生小時候:

小時候我讀的台北市內湖國小,因為附近眷村很多,所以每個班級裡大約有一半的小朋友是「外省人」。除了每學期老師問大家要申請「在學證明書」的小朋友舉手,這時舉手的都是外省人之外,其實平時從外觀上也幾乎可以分別出外省人出來。很簡單,就從制服的骯髒程度──幾乎只要是「本省人」,穿得就是舊舊破破髒髒的制服。根本不必開口講話,從口音上來分別,即使三年級的我就已經熟練地從同學穿的皮鞋來區別出身,因為本省人的皮鞋幾乎都很爛。

 

盤先生與我不同的是,我不住在台北市,我上的小學中,「外省人」可能只有23個,最多佔十分之一。從小我父母就給我買大好幾號的衣服,讓我可以穿好幾年。這些事,盤先生一定想不到吧!?

 

然而,盤先生卻有眷村住。

 

我一直不懂,像盤先生你這樣的「外省人」憑什麼有眷村住?

 

論經濟情況,你從小就有皮鞋穿,我倒是非要穿大一號的布鞋上學,直到合腳為止。論住宅,我家那棟20萬的房子要自己出錢,你們卻『一戶34坪的國宅,我們這些眷戶大約僅須再負擔140萬新台幣的費用。但是經過不斷的協調和抗爭,最後國防部同意將費用減至100萬左右,而且不必計算利息。更優惠的是,如果眷戶自認無法負擔每個月的繳款,可以停止繳款,等到有錢的時候再繳。幾乎可以這麼說,這筆欠款可以永遠免繳。所以,大家都沒再繳款。』!!

 

我要再問:盤先生,你憑什麼有眷村住?

 

我父親不是將軍,我父親不是校級軍官,我父親不是尉級軍官,我父親是士官。請問盤先生,你有眷村住是因為你父親軍階比我父親低嗎?

 

若再根據盤先生的個人經驗『其實我還有個觀察經驗就是,後來考進建中北一女的,通常來自中級以上軍官的家庭;連去當流氓的,大哥也都是高官子弟多,士兵區的子弟往往只是小混混階級。』,如果盤先生就是上台大的盤律師,我想盤先生父親應該是軍官吧!?

 

如果是這樣,盤先生,你憑什麼有眷村住?

 

如果盤先生就是上台大的盤律師,我必須說,我不能認同國民黨的「眷村政策」。政府怎麼可以根據階級給已經比較優越的人「房子」?

 

退萬步言,假設承認盤先生認為「外省人」沒資格講弱勢的言論(此非盤先生的言論,是我引申的),我完全不能理 解盤先生根據什麼法理去承領「眷村」!

 

換句話說,如果我可以被稱為「既得利益者」,我就有資格質疑盤先生,你憑什麼有眷村住?

 

你憑什麼有台北市的眷村住?

 

盤先生若是法律人,我必須強烈質疑:你所謂「我不敢說那些不斷談論弱勢老兵的人有什麼特殊政治目的。不過這個題材是不恰當的。首先,一個社會本來就不免有貧富差距」是錯的!以人為法律對優勢的人差別待遇是錯的!如果盤先生認為外省人佔便宜很可惡,那佔底層外省人便宜的人更可惡!!

 

我不必說太多眷村改建後的差別待遇,但我必須 向像盤先生這類「以眷村經驗看外省人的人」提出質疑:

 

你憑什麼有眷村住?

 

如果眷村的配發是因為階級,而且是越高階越有機會,除非像盤先生這樣的外省人能給我一個「合憲」的解釋,說『盤先生應該有眷村住,盤先生從小所獲得的居住利益皆為正當』,那我才能對我父親因為階級過低而無眷村住感到理解,我才 能為盤先生與我被國民黨差別待遇而理解。

 

我懷疑,民主進步黨族群事務部所載趙慶華寫的『同樣的「外省」,不同的「第二代」-當代女作家朱天心和利格拉樂‧阿女烏的認同與書寫』(http://203.73.100.106/ethnic/modules/magazine/article.php?articleid=90)不知盤先生是否認同,我也不知道林勝偉所觀察:「退除役」與「退輔」制度其實是具有「高度階層性」的。由於對高階軍官與低階士兵官的待遇明顯不同,因而「形塑了兩種截然不同的生命歷程、進而在軍事人口中隱約分化出兩個人口群體。」,盤先生會不會否定。趙慶華認為低階士兵官的「老芋仔」是落魄流離的邊緣人,他們只能「蟄居社會底層,以勞力維生」,盤先生您會質疑嗎?!

 

不過,我歡迎您質疑我那當臨時工的父親!雖然,我想盤先生不會也不想知道我父母的背景的

 

至於台北市人盤先生從小生活的優渥,有空我會拿他與我比較一下。當然,如果盤先生認知到自己住的是「公有的眷村土地」,我非常誠懇的勸您,請您把你的住宅還給台灣,也把你過去所得居住利益還給台灣。您住在台北市,也上了台大,又當了律師,如 駱明慶教授所說「今天我們可以站在這裡,其實占了很多人的便宜,不要因此以為自己很優秀。」,我非常希望所有的「外省既得利益者」把「占了很多人的便宜」還給台灣。

 

從盤先生的「眷村國宅」開始,盤先生您同意嗎?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6/11/6


繼續閱讀
2006/11/03

新陳水扁震撼-我看臺北地檢署95年偵字23708號起訴書

.

圖片說明:

 

2006113的陳水扁與12年前的「陳水扁震撼」

 

 

2006113,一份起訴書改變了許多人的命運,那就是臺北地檢署95年度偵字第23708號起訴書(國務機要費案起訴書 全文下載http://issue.udn.com/61131714729.docudn)。這是首次將元首夫人起訴的歷史文件,這也是首次明確指出陳水扁總統涉嫌貪污、偽造文書的起訴書。

 

 

歷史會怎麼走,現在還沒有人會知道。但是,行政院長蘇貞昌的「三審定讞」論證明了美麗島律師世代引領風騷數十年的時代已經過去,這是可以確定的事。

 

 

先來看看這份起訴書寫什麼,聯合報與中國時報都有開放下載。不過,聯合報有略去個人資訊,對隱私權相形之下較為尊重,中時電子報應予改進。

 

 

在這份起訴書中(以下以udn提供的為討論基礎),在第一部份為「犯罪事實」,是1-5頁,共分一至五項討論。在第五項中可以發現,高檢署查緝黑金行動中心特偵組檢察官是於九十五年六月二十九日分案偵查,審計部亦於九十五年七月二十一日去函告發。在此要向查緝黑金行動中心與審計部致上敬意!你們沒有因為對象是總統而向權勢低頭!

 

 

當然,改變台灣司法史的李慧芬,絕對是最大功臣。

 

 

在第壹部份是討論成立貪污與偽造文書罪部分(禮券發票以外之發票部分),第二項可以看到陳水扁總統與陳瑞仁檢察官的問答(p.5-7),陳瑞仁檢察官在第三項表示所謂「外交的秘密工作」『本署查證結果是「純屬虛構」』。在陳瑞仁查證下,所謂北一女校門口的「甲君」根本沒做過「南線及大陸情搜等工作」,想到當時陳水扁正經八百對陳瑞仁虛構「甲君的秘密任務」的情景,不得不佩服陳水扁臉皮之厚。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