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1/11/07

九月大男童遭父母不當管教致死棄屍,仍領津貼一年多後才發現代表甚麼?政府只負責發津貼之後就沒事了?

苗栗竹南發生男童去年六月疑遭父母不當管教致死,並被生父林男帶到樹林藏屍,因其6歲長女屆齡未註冊就學,被桃園苗栗警方社政注意而查出命案!此外,6歲大女兒衰弱到走路需攙扶牆壁扶手,另兩童亦營養不良,更誇張的是其母親陳姓女子已懷孕35周即將臨盆,這個顯然缺乏教養能力的家庭完全失能,政府竟然是等到六歲女兒要上學才陸續發現這種狀況!難道政府只負責發補助,其他都不管了嗎?

本案涉及兩個縣市,生父林男及生母陳女住在苗栗卻設籍桃園,原因是因為桃園生育補助每胎三萬元,苗栗從明年起每胎補助8800元,此前是6600元,一差就兩萬多元,所以陳女設籍桃園。而男童死亡後,父母仍持續領取育兒津貼花用,若再從陳女懷孕、三女童瘦弱營養不良等行跡來看,這對父母確實未盡照顧義務。

目前台灣政府發給育兒津貼,可說是蔡英文總統「0到6歲國家跟你一起養」政見的落實,但「國家跟你一起養」的品質究竟如何,實在不足為外人道:報導說陳女是離婚的印尼新住民,她與前夫生下長女,後來再與林男接連生下三個小孩,原本在電子廠當技術員分兩班工作照顧小孩,去年六月男嬰死亡後,林男陳女離職,靠著四名子女合計每月一萬多元的育兒津貼度日。此前一家六口住在三坪的狹小套房,環境髒亂,警方查訪時,小孩都還沒吃東西,父母身上只有一千元,生活十分窘迫。

這個案子是一個特例,但也不能說非常罕見,因為確實有一些父母拿著原本應該用來照顧小孩的津貼過日子。報導也指出,小孩們雖有報戶口,但都沒有注射其他小孩會按時注射的許多疫苗。警方進一步訪查發現,已死亡的男童與最小的一歲女童,出生至今都未曾接種疫苗,衛生單位卻毫無警覺,如果政府各個單位有橫向聯繫,不是能早點發現這個家庭的問題嗎?

以本案來說,當個案申請補助,政府發現這個家庭有這麼多小孩卻又沒有穩定工作收入,難道社福單位不會覺得可疑,把每個小孩能拿到的補助金額累計,一萬多元要怎樣支撐一個家庭?這幾年來只要「有一次實地查訪」,就絕對會發現這些小孩生活在一個無法照顧他們的家庭中,不是嗎?

林姓男子一家六口租屋住處垃圾、廚餘滿地,瀰漫菸味,三名女童被迫打地舖睡覺,全家共用一支手機。記者曾健祐/翻攝

林姓男子一家六口租屋住處垃圾、廚餘滿地,瀰漫菸味,三名女童被迫打地舖睡覺,全家共用一支手機。記者曾健祐/翻攝

現今各個單位應該要有個積分制,達到一定點數就應該主動的探訪,如果家庭藉口某個小孩不在,那就更應該在短期內更積極的查訪:去年曾有個案例某國小五年級的女童突然消失無蹤,在12年後才被發現,原來是母親離婚後強行帶走自行照顧,多年來這女童從未就學也沒有健保,體重僅三十多公斤,完全未社會化,如果相關單位積極一點,這件事不就不會發生?

這些家庭悲劇有個共通點就是父母把子女當作個人私產任意處分,無論是社福、醫療、學校都未能及時介入,因而導致悲劇不斷的發生,如果所謂「0到6歲國家跟你一起養」僅是天女散花式往廣大父母口袋撒錢減輕其負擔,針對真正弱勢幫助,不是更重要?

托爾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的開場白「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說明了每個不幸家庭的特殊,這也代表了如果我們要幫助這些不幸家庭,就要更多用點心去觀察、發現!

Blackjack 2021/11/7

苗栗男嬰命案 夫妻無業靠育兒津貼養家

2021-11-07 03:53 聯合報 / 記者胡蓬生、曾健祐/連線報導

苗栗縣發生九月大男嬰遭父母不當照顧虐死棄屍案,男嬰父母平日帶著四個孩子住在竹南,只有三坪大的出租套房內,一家六口租屋住處垃圾、廚餘滿地,瀰漫菸味,三名女童被迫打地鋪睡覺,這對父母到案時,全身只剩一千元現金,全家平常共用一支手機,艱困的生活讓警方看了相當不忍。

警方追查,陳女是離婚的印尼新住民,她與前夫生下長女,林男原先在人力仲介公司當臨時工,兩人約在四、五年前結識,接連生下三個小孩,原本都在竹南的電子廠當技術員,分兩班工作以便輪流照顧小孩。

去年六月男嬰死亡後,林男和陳女雙雙離職,兩人沒有工作,靠著四名子女合計每月一萬多元的育兒津貼過日子,男嬰發生意外時僅九個多月大,先後動過疝氣和心臟瓣膜手術,體質較弱,一家六口平常擠在三坪的狹小套房,空間堆滿雜物,生活窘迫。

警方本月四日以借東西名義上門查訪,發現林男一家大小都在睡覺,房內還有未清理的垃圾和食物,三個女童也還沒吃東西,警方趕緊買了餐點讓母女先吃飽,一家人蝸居在小套房內,屋內缺乏活動空間,就連要坐下都「一位難求」,女童有時打地鋪,有時和父母輪流睡床上。

進一步訪查發現,兩歲已死亡的男童與最小的一歲女童,出生至今都未曾接種疫苗,衛生單位卻毫無警覺

附近鄰居對這對父女相當陌生,直言「幾乎沒看過三名女童」,顯見幼童幾乎全天都窩在凌亂且菸味瀰漫的小套房內,生活品質相當差。

據了解,六歲大女兒從外觀雖無法斷定是否受虐,但她體型瘦弱,明顯較同齡孩童嬌小許多,走路時還得攙扶牆壁、樓梯握把,孱弱無力,警方高度懷疑可能有發展遲緩跡象,有待醫療單位確認。

進一步追查發現,六歲的大女兒早在二○一七年曾被社會局安置,後續卻未再加強追蹤輔導。

***

影/苗栗2歲男童疑受不當管教致死 屍體遭埋科學園區旁樹林

2021-11-06 08:44 聯合報 / 記者胡蓬生/苗栗即時報導

苗栗縣竹南鎮驚傳2歲林姓男童疑遭父母林姓男子及陳姓女子不當管教致死,男童屍體並被埋在在鎮內一處科學園區附近的樹林中,前晚被尋獲,全案因林家長女已屆學齡卻遲未註冊,引發桃園桃園市婦幼隊、苗栗縣社會處關切,委託苗栗縣警局竹南分局協尋後,查出男童去年就已死亡,但父母在男童死後仍長期詐領育兒津貼,檢警調查後將兩人依殺人、詐欺、遺棄屍體等罪嫌聲押獲准。

林姓男子和同居的陳姓女子到案後,聲稱擔心男童吵鬧會影響鄰居,所以用「巧拼」地板套在男童頭上讓他睡午覺,不料傍晚時已發現男童死亡,男童體弱且發育不全,還動過手術,但此說法讓人難以置信,仍待調查釐清,檢警10日將會同法務部法醫研究所法醫師進行解剖。

陳姓女子與4名年幼子女都設籍桃園,除了6歲長女,其他3名子女都是陳女與同居的林男所生,除死亡男童,其他都是女童,由於6歲長女屆齡後卻未註冊就學,桃園市婦幼隊追查列管失蹤兒少,循線確認兩人到苗栗竹南居住,警方及社政單位多次詢問,查覺有異狀,家中1到6歲4名子,排行老三的2歲男童始終行蹤不明,於是報請檢方指揮偵辦查出憾事。

苗栗地檢署指派檢察官呂宜臻與警方成立專案小組,11月4日晚間挖掘出被害男童的屍骨,昨天下午初步相驗後,將進一步安排解剖,以釐清被害男童死因。兒童保護部分,因林女家中3名兒童都有營養不良等發展問題,目前都已由苗栗縣政府社會處安置。

檢察官訊問林男、陳女後,認為林男涉犯殺人、詐欺(男童死亡後仍長期詐領育兒津貼)、遺棄屍體等罪嫌疑重大,且有串證逃亡之虞,向法院聲請羈押禁見獲准;但陳姓女子已懷孕35周即將臨盆,因此諭知限制住居,每日上午、晚上必須到派出所報到,檢方也協調警方與苗栗縣社會處在派出所報到及社工訪視過程中給予必要照護。

影/通報機制發揮功能 追出多起嬰童命案

2021-11-06 10:05 聯合報 / 記者胡蓬生/苗栗即時報導

苗栗縣竹南鎮驚傳2歲林姓男童去年間疑遭父母不當管教致死,屍體被生父上班時帶到工作地點附近的樹林掩埋藏屍,因林家6歲長女屆學齡仍未註冊就學,引起桃園、苗栗兩地警方及社政單位注意,追查出這起男童命案。

兩年多前,苗栗縣一名年輕未婚女子二度未婚生子,因害怕家人知情,在男嬰出生6天後在土地公廟洗水檯將兒子溺斃後棄屍,全案也因為戶政、衛生單位的警覺性高而得以偵破,新竹縣最近更發生因兵籍調查追出男嬰遭棄屍魚塘19年的案件,也凸顯國內相關通報機制的功能。

苗栗縣20多歲的劉姓女子兩年多前在苗栗市一家診所產子,返家休養6天後由友人陪同領出男嬰,但她不敢抱回家,途經住家附近福德祠,在洗水檯溺斃男嬰,再以塑膠袋裹屍丟棄路旁草叢。

戶籍法規定胎兒出生60天必須報戶口,苗栗戶政事務所接獲診所通報發現劉女沒報戶口而兩度訪談,但劉女支吾其詞,一下說是動腫瘤手術,後又改口全民健保卡被冒用產子。

這起男嬰遭溺斃命案,因苗栗縣衛生局一名公衛人員的細心而能偵破,她因接獲衛生所通報有新生兒逾期未辦理出生登記,她發現寶寶有出生證明,甚至有出生24時內接種B肝疫苗紀錄,但媽媽卻聲稱「沒生小孩」,警覺事有蹊蹺,主動與警察局婦幼警察隊合作,偵破這起未婚生子小媽媽溺斃新生兒案。

今年8月間新竹縣檢警追查出一名出生2個月的男嬰,早在19年前就因生母和同居人的疏忽放置車內,導致熱衰竭身亡,死亡男嬰被裝入飼料袋後,棄屍在新豐鄉的一處魚塘,生母前年接到民政單位發來兒子的兵籍調查通知,向警方謊報兒子失聯,但全案在新竹警方的追查後,也偵破這起發生在19年前的男嬰命案。

2歲童成枯骨...姊姊沒看過他 桃園警方揪出離譜父母

2021-11-06 17:37 聯合報 / 記者曾健祐/桃園即時報導

苗栗縣竹南鎮2歲男童疑遭父母不當管教致死,還埋屍樹林繼續詐領育兒津貼,全案因桃園市社會局、桃園市警局婦幼隊查知男童失蹤,設籍桃園的林姓父親、陳姓母親,非但未讓4名幼兒就學、打疫苗,私下卻仍繼續領津貼,種種可疑跡證均指向男童下落不明,追查才破獲這起疑似虐兒案。

桃園市社會局針對多胎家庭,定期都會訪查了解有無教育需求、生活困難等,而林男、陳女夫妻設籍桃園、育有4名小孩,其中大女兒已經6歲,卻遲遲沒有入學、其餘幼兒也未按時施打疫苗,而且整家人都「下落不明」失聯,但育兒津貼仍按時在領,動機相當可疑。

桃園市警察局婦幼隊接獲社會局通報,經調閱林男、陳女的帳戶,確認每筆津貼都按時入帳,2人也有提領使用,經調閱監視器掌握2人在苗栗竹南租屋,警方為確認其一家生活狀態私下探訪,周圍鄰居卻說只看過「3個小孩」,明顯和登記戶口人數不符。

警方說,因擔心打草驚蛇,11月4日埋伏見林男出門上前了解,一進屋發現裡頭僅有3名女童,唯獨2歲的兒子不見蹤影,2人起初辯稱,兒子去年6月「被陌生人抱走」,但實際情況含糊交代不清,當下卻也沒報警。

據了解,林男以打零工維生收入並不穩定,陳女平時則在家照顧小孩,目前「1家5口」擠在透天厝隔間不到幾坪的狹窄套房,晚上睡覺只能床上、地上輪流睡,生活環境相當惡劣。

此外,6歲的大女兒身材嬌小,已到國小1年級入學年紀,走路時仍需攙扶牆壁扶手,與同齡幼童發育顯有落差,甚至連有沒有這名2歲的弟弟,她都表示「沒有印象」;因父母說詞太過可疑,最後警方曉以大義下突破心防,他們才坦承兒子死亡早已私下埋掉了。




路透社T-Day:台灣戰役T-DAY: The Battle for Taiwan的最大問題就是忘記台灣沒有徵兵制,妄想←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台灣文化歧視身心障礙者改不了:台南公車司機嗆「台南公車沒有在載電動輪椅」,還沿路消遣輪椅女孩「不會開電動輪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