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1/02/17

外籍看護晚上七點多就必須「靜音」伺候老人?臺灣人要求照顧長輩外籍移工「更孝順」與「在家放假」的荒謬日常

台灣國際勞工暨和諧促進會15日在臉書貼出雇主投訴影片,雇主說外籍看護在老人家入睡後講電話看電影吵老人家,有網友看監視器影片發現時間是晚上七點廿分,我又看到他們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大談禁止外籍看護放假群聚「以免發生外勞的 #愛比較 現象」,臺灣人現在有因為covid-19禁止去任何公眾場所嗎?看到這個「台灣國際勞工暨和諧促進會」的發言,真令人感嘆臺灣的勞動人權低落的現狀。

 

引用自 台灣國際勞工暨和諧促進會FB

首先,晚上七點二十因為老人家「睡了」,外籍看護就應該「讓老人家睡」?那為什麼不讓外籍看護有自己的空間去「她們自己的房間」?說穿了,就是臺灣人要外籍看護黏在被照顧者旁邊一天24小時,還要她們犧牲自己的一切人類自然需求,可憐兮兮的「比照老人家作息」。

許多臺灣人的心態非常怪異,以為「付錢了」就有權要求外籍看護一天24小時都必須符合「雇主的要求」,難道這些臺灣人在被人雇用的時候也會這樣「犧牲」?這些臺灣人當「孝子孝女」的時候,我也不相信她/他們可以無時無刻黏在家人旁邊,完全犧牲人際關係當不會抱怨的機器人。

該「台灣國際勞工暨和諧促進會」又說「雇主還有更多半夜的」,這雇主如果覺得外籍看護半夜會吵,為何不「親身」照顧呢?卻要把外籍看護的影像拿到網路給大家公審?雇主有這閒工夫「蒐集保留」這麼多影片,為何不親自下海作你們原本就該做的「孝道」?

這些臺灣雇主,又要她們晚上「跟著被照顧者一起作息」,但晚上發生什麼事又不能「睡死」,不然,這些監視器是在「監視」誰的呢?難道這些臺灣孝子孝女會像顧自己小孩或狗貓一樣無時無刻透過監視器看父母被照顧的好不好?

為何臺灣人到2021年的今天,還會覺得付了錢就有權要求外籍看護24小時皆負有照顧義務?難道臺灣人領了薪水就必須24小時待命且負有法律責任?

更荒謬的是,台灣國際勞工暨和諧促進會另一則貼文充分顯示了許多臺灣雇主的「人權觀」。

報導者有一則新聞提到外籍看護阿蒂(Endang. K)說「有些朋友跟我說,老闆怕她們出去會被感染,把肺炎帶回家傳給老人家,所以被禁止出門,一整年都不能出去,最多就只能在家裡附近走一走。全台灣都有這樣的事情。」,台灣國際勞工暨和諧促進會因此「見獵心喜」的說:

大家即日起,拿出防疫的決心,#全面禁假,或是最起碼要求在家休假不上工, #禁止出門群聚!也拜託仲介們幫忙要求,避免放假群聚。畢竟不要求、不執行,也都出現外傭抱怨說「朋友都沒放假」了,就全面執行,以免發生外勞的 #愛比較 現象。」

連結:【我的2020|宜蘭】印尼籍家庭看護阿蒂:好想回泗水的家,但我走了,就沒人照顧阿公了 - 報導者 The Reporter

沒想到臺灣人以新冠肺炎之名,禁止外籍看護一年都不能出門且「全台灣都有這樣的事情」,臺灣有那個行業因為新冠肺炎禁止出門的?

只有臺灣人敢這樣「虐待」外籍看護!

這樣還不夠,台灣國際勞工暨和諧促進會還要「呷好逗相報」,居然說「拿出防疫的決心,#全面禁假」,難道這些雇主「也跟著不出門」?

而這些外籍看護如果被「#全面禁假」,還有哪個地方可去?躲在廁所嗎?還是又綁在老人家「旁邊」?

我們提過,臺灣的長照制度無論長照或後來「改版」的長照2.0,都非常虛偽,就像蔡英文任命策劃長照制度的林萬億,他父親後來竟然也是「聘請外籍看護工照料,直到爸爸去年過世為止」

這也就是說,臺灣人的長照就是「完全丟給外籍看護」,臺灣人唯一要準備的就是每個月給她們兩萬出頭的薪水並且用監視器壓迫她們24小時負法律責任,而且還「#全面禁假」!

這樣的臺灣勞動人權現狀,真不知道為何還有人說「臺灣最美的風景是人」了!?

由一張綠色傳單看台灣之恥

我十幾年前接到勞委會評定的A級仲介宣傳24小時365天照顧的外籍看護廣告

link:

臺灣長照靠外籍看護的「絕症」,政府已經「放棄治療」了?

聘外籍看護照顧父母的子女如果真的這麼「孝順」,就應該晚上自己顧!談臺灣社會24小時奴役外籍看護現狀

外籍看護凌晨一點也有上班義務嗎?從老婦半夜上廁所跌死談起

Blackjack 2021/2/16

阿嬤睡了 外籍看護一旁吵鬧爽拍抖音 監視器全拍下

22:152021/02/16 中時新聞網 蘇育宣

台灣於2018年步入高齡化社會,造成看護需求大增,但外籍看護需長時間貼身照護家中長輩,移工素養成為大眾關切的議題。昨日有雇主向「台灣國際勞工暨雇主和諧促進協會」投訴,家中的看護在長輩熟睡後,仍大聲錄製抖音影片,讓家屬難以接受。

台灣國際勞工暨和諧促進會15日在臉書貼出雇主投訴的影片,雇主指控,花錢雇用來照顧長輩的外籍移工,總是在老人家入睡後,屢次在一旁大聲講電話,或是看電影到三更半夜,吵得老人家難以入睡。

透過監視器影片可見,影片中的長輩已就寢,而身穿橘色上衣的外籍移工坐在一旁沙發上,笑鬧的使用手機錄製抖音影片,影片拍攝完後,甚至放任影片的音樂大聲且重複地播放,完全不顧房內正在睡覺的長輩。

台灣國際勞工暨和諧促進會指出,影片中的畫面是家有外籍移工的日常,不僅「講不聽」也「勸不聽」,直指現在外籍看護非常難以管理,家屬僅能透過安裝監視器蒐證自保,以免發生憾事卻苦無證據。

影片曝光後,有網友將其轉發至社團《爆料公社》,不少網友有共感,留言討論,「因為疫情,外籍看護難聘僱,僱主只能抱怨在心裡,擔心指責看護,看護不高興要求離開。太難了......」、「阿嬤睡覺她在旁邊吵!有沒有規矩啊?仲介常告誡雇主『要同理心同理心』,大約就是這樣同意她愛怎爽就讓怎爽」。

(中時新聞網)

#外籍看護 #看護 #移工 #抖音 #外勞




​台灣堅持「武漢肺炎」是「仇中主義」:從納粹屠殺猶太人「反猶太主義的顛峰」談起←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從《獵女犯》論轉型正義:臺籍日本兵與戰俘監視員幫日本屠殺平民小孩強姦婦女至死無悔,是高貴情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