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1/01/21

從醫師分享插管急救現場「沒看過的人不知道辛苦」,看U值媒傳播林韋地”醫師”仇恨言論

部立桃園醫院群聚感染擴大,奇美醫院加護醫師陳志金分享插管演練現場,指責那些批評醫療人員沒遵守SOP的人不知道他們辛苦,這讓我想到U值媒傳播自稱醫師林韋地去年也是痛罵北京重症加護院內感染的仇恨言論,自稱醫師的林韋地如果長期在這種壓力情況下工作還能維持正常然後他的啥SOP永不出錯,那,自稱醫師的林韋地才有資格教訓人。

奇美醫院加護醫師陳志金分享插管演練現場奇美醫院加護醫師陳志金分享插管演練現場

首先,我們看自稱醫師的林韋地去年如何拿他在英國白人社會醫院的「經驗」來鬼扯

北京首都醫科大學復興醫院出現院內感染,而且是在心臟內科的重症監護病房,(應該就是類似我們的Coronary Care Unit,CCU),感染五個醫護人員,四個患者。

如果你是醫學相關專業大概就會覺得這則新聞很誇張。…

以前我在英國做內科的時候,最怕遇到這個案例,因為整個團隊一定會被強力問責。

這真的是基本到不行的基本功,居然還發生在CCU,還是發生在首都的醫院,所以從這則新聞就看得出,中國實際的醫療水平和文化,還是停留在第三世界國家,很糟糕啊你的國,一點都不厲害。

那林韋地心中偉大的英國就沒有院內感染嗎?我們來看醫師姜冠宇怎麼樣狠打臉林韋地:

醫師姜冠宇表示…與英國的院內感染的情況相比,台灣真的安全太多!

…英國與台灣最大的不同,就是病房採「開放式空間」,並依照病情不同給予不同的燈,「綠燈為安全,黃燈為疑似感染,紅燈為確診」。姜冠宇開玩笑說,紅燈與黃燈在病房分布圖上好像打地鼠一樣,「這邊亮那邊亮」,但這就是別國貨真價實的「院內感染」盛況。…這些英國疫情資訊,都是在當地醫院服務的學妹告訴他的,而當地疫情嚴重程度,連學妹和她男友都早就被感染過一輪了

林韋地心中「偉大的英國」用這種方式讓病人大大院內感染,又算第幾世界?

自稱醫師的林韋地在新加坡工作,那我們來看新加坡如何「防止」群聚感染:

星國政府近日公布對移工大規模採檢的結果,發現連同PCR核酸檢測及血清檢測,發現逾15萬2千名移工曾感染新冠病毒,是先前確診數的三倍之多,更代表全國近半外籍移工都曾染疫。…

移工宿舍爆發群聚疫情後,星國當局採取強力封鎖手段,將移工群體與外界完全隔絕…30多萬名移工居住在全國40多家合法宿舍,等於是數千人住在同一棟建築內,更常見12至20人共用狹小房間與衛浴,人全擠在室內,沙丁魚般的擁擠環境,亦淪為傳染溫床。…

see 血清檢測驚爆》新加坡15萬外籍移工曾染疫!被關宿舍8個月待遇「如囚犯」

林韋地據稱在新加坡工作,看到移工被新加坡政府關宿舍8個月待遇「如囚犯」,然後放任他們彼此感染達15萬人之多,這個馬來西亞籍的林韋地,你因為在那當醫生,就不顧你同國籍移工的死活嗎?再看看「別再被媒體的片面資訊誤導了,你知道新加坡職場階級分明,低階移工難以翻身嗎?」,就知道同為馬來西亞移工,但在職場「種姓制度」下,有「不同的人權」,但我看林韋地對身邊移工發生的慘劇並不在意,難怪他說臺灣沒有種族歧視,因為他不把因為國籍不同而生的階級壓迫當一回事。

好了,接下來看臺灣醫師怎麼說。

奇美醫院加護醫學部醫師陳志金:

當有人動不動就說醫療人員沒有遵守SOP的時候、動不動就在批評醫療人員怎麼不用心做好防護的時候,他可曾想過,醫療人員是如何慎重的看待救人這件事?醫療人員是如何自律的自我要求?

醫療人員是如何在這麼危急的情況之下、這麼大的壓力之下,邊搶救病人,還要邊顧及自身和伙伴的安全?

這短短的半個小時,我們光是站在一旁觀察的人,壓力都已經超級大了,但是,感受可能還不及當事人的百分之一!

更何況,這還只是一場演練而己!你能想像,真正在急救的千鈞一髮之際的壓力和辛苦有多大嗎?

多一點鼓勵,少一點責備,少一點酸言酸語或者馬後砲

尤其是,當你不知道醫療人員是如何在冒著自身的生命危險在做這些事的時候。

自稱醫師的林韋地如果真的有讀過醫師誓言的話,應該稍微具備一點「基本基本再很基本的」的同理心,把同業看成手足,而林韋地拿「第三世界」譏笑院內感染的醫院,更令人感受林韋地的殘忍

全人類有哪一個「第三世界」把三十幾萬人關在小小的宿舍,然後導致差不多半數都感染covid-19?

那就是新加坡!馬華林韋地有痛批新加坡虐待他的同胞嗎?

商周出版《世紀之疫》說新加坡「在第一世界的第三世界:二十人擠一間房」,林韋地你為你的馬來西亞同胞抗爭了嗎?

隨便把「第三世界」掛在嘴邊,不會顯得林韋地或刊出該文的U值媒更高級,我記得手塚治虫的漫畫「怪醫黑傑克」中有一集,有個醫生對黑傑克說他找不到繼續當醫生的意義,黑傑克說他以前曾在非洲某小國,那裡的醫生在缺乏各種醫療器材與藥品的情況下,盡自己全力去開刀治療病人,如果你在那種環境工作過,再來跟我說「找不到繼續當醫生的意義」!

這些人鄙視的「第三世界」,那裡的醫生們不會有那麼充足的醫療資源還怨天尤人且充滿種族歧視,也不會對自己身邊的不公不義視而不見!

也正如馬丁神父的懺悔文「起初他們」,因為臺灣主流媒體以仇恨灌輸妖魔化大陸的醫療人員,林韋地們還落井下石,於是導致今日臺灣類似處境的醫療人員被批評。

臺灣醫師批評「沒看過的人不知道辛苦」,那當林韋地們妖魔化北京院內感染時,那麼多臺灣人按讚又是怎麼回事?

德國著名神學家兼信義宗牧師馬丁•尼莫拉的一篇二戰過後的懺悔文「起初他們」……(英語:First they came...)

起初他們 中文翻譯

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

當他們抓社會民主主義者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當他們抓工會成員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美國麻薩諸塞州波士頓的新英格蘭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石碑美國麻薩諸塞州波士頓的新英格蘭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石碑有圖有真相 見證林韋地雙重標準有圖有真相 見證林韋地雙重標準

Blackjack 2021/1/21

醫師分享插管急救現場「沒看過的人不知道辛苦」

2021-01-21 07:35 聯合報 / 記者修瑞瑩/台南即時報導

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群聚感染持續擴大,不少人質疑院內感控流程出問題,也有人認為最早染疫醫師有疏漏,奇美醫院加護醫學部醫師陳志金在臉書上分享院內最近一場插管演練的現場,「沒有看過現場的人不會了解壓力有多大」,發文也引發眾多網友關注「應該拍成影片讓大家知道防疫第一線的辛苦」

陳金志表示,雖然相關的演練已經做了很多次,但最近因為桃園醫院的群聚,大家不放心,特別是第一位染疫醫師是在幫新冠肺炎確診病患插管時染病,昨天又做了一次,他與其他的12名資深醫護在旁觀看現場7名醫護的急救動作,找出還可以再修正SOP(標準作業流程)的地方。

他在臉書上PO出整個過程與照片,並提到當患者突然需要急救插管時,穿著全身防護衣的主要負責照顧的護理師必須先進行CPR(心肺復甦術),跪在病人前以每秒兩下的速度按壓,等著從他處趕來的其他人員穿好防護衣,才能替換接手,而穿上全套防護衣至少要5-7分鐘,「看著護理師的汗不斷流著,感受到她的吃力,心情特別沈重」

好不容易等到其他同事接手,包括主護護理師、護理小組長、聯絡護理師、急救醫師、麻醉醫師、麻醉護理師和呼吸治療師共7個人,才能順利完成插管,過程中因為穿著厚重的防護衣,講話、溝通都相當困難。

而其中一人防護衣內的頭罩掉了下來,遮住了大部分的視野,但過程中沒有時間到外面脫下防護衣,把頭罩重新戴好,只能靠著有限的視野努力完成工作。

之後更麻煩的是脫下防護衣,因為防護衣已經被汙染,必須小心翼翼,否則很可能會讓自己受到感染,比起穿上防護衣,脫衣則要花上2-3倍的時間。

「所以,外行人不要再講什麼,被口水噴到就出去換個隔離衣再進來」(編按:第一位感染的醫師被質疑急救過程中沒有做好防護)

「當有人動不動就說醫療人員沒有遵守SOP的時候、動不動就在批評醫療人員怎麼不用心做好防護的時候,他可曾想過,醫療人員是如何慎重的看待救人這件事?醫療人員是如何自律的自我要求?

醫療人員是如何在這麼危急的情況之下、這麼大的壓力之下,邊搶救病人,還要邊顧及自身和伙伴的安全?

這短短的半個小時,我們光是站在一旁觀察的人,壓力都已經超級大了,但是,感受可能還不及當事人的百分之一!

更何況,這還只是一場演練而己!你能想像,真正在急救的千鈞一髮之際的壓力和辛苦有多大嗎?

多一點鼓勵,少一點責備,少一點酸言酸語或者馬後砲

尤其是,當你不知道醫療人員是如何在冒著自身的生命危險在做這些事的時候。」

許多網友對於陳志金的「實況轉播」都相當感動,「光看從頭到腳的防護,我就覺得快不能呼吸了,更何況還要CPR急救,真怕急救的醫護人員昏倒⋯真的太辛苦了!」、「有些人就是電視看太多了,以為醫師護理師兩個人就能完成急救」、「

也有護理師留言「就如部桃院長所說,我們沒有選擇戰場的權利,而同伴們不幸染疫也不是我們所樂見」

插管急救過程中一名護理人員的頭罩下滑,但無法重新穿好,只能靠著有限的視野完成搶救。圖/取自陳志金臉書
插管急救過程中一名護理人員的頭罩下滑,但無法重新穿好,只能靠著有限的視野完成搶救。圖/取自陳志金臉書
奇美醫師陳志金分享插管後醫護人員脫下防護衣要比穿上花更多時間。圖/取自陳志金臉書
奇美醫師陳志金分享插管後醫護人員脫下防護衣要比穿上花更多時間。圖/取自陳志金臉書
醫護團隊共7個人才能完成插管急救的工作。圖/取自陳志金臉書
醫護團隊共7個人才能完成插管急救的工作。圖/取自陳志金臉書
護理師穿著沈重的防護衣為患者進行CPR,汗流頰背。圖/取自陳志金臉書

護理師穿著沈重的防護衣為患者進行CPR,汗流頰背。圖/取自陳志金臉書

醫護團隊共7個人才能完成插管急救的工作。圖/取自陳志金臉書

醫護團隊共7個人才能完成插管急救的工作。圖/取自陳志金臉書

***

國內醫師染疫 他曝英國院內感染崩潰情況:台灣安全太多

21:012021/01/12 中時新聞網 許立穎

中央疫情指揮中心今(12日)證實,北部醫院一名醫師(案838)遭病患傳染新冠肺炎,同院的護理師女友(案839)也被該名醫師給傳染,讓外界開始擔憂醫療防線出現危機。不過,醫師姜冠宇表示,其實這次的院內感染並不算嚴重,反而能讓大眾對醫療院所的防護再度重視。他更指出,與英國的院內感染的情況相比,台灣真的安全太多!

國內出現首例醫師染疫,同時爆發兩名本土確診,鬧得人心惶惶,指揮中心急公布醫師足跡與疫調,呼籲民眾做好自主管理。對此,醫師姜冠宇指出,台灣這次醫療人員受感染的疫情其實並不嚴重,目前所做的緊急處置,已將損失控制在最小,跟當年的SARS疫情不能相比。

不過,姜冠宇表示,也因為這次的院內感染,再次提醒了社區防疫的重點,就在於醫療院所。只要有醫療人員受到感染,就可能會牽連到很多醫療人力資源,造成癱瘓。「若這次疫情爆發在社區,有一定程度疫情是很致命的。」

說到醫療系統崩潰,姜冠宇表示,在英國的情況就更加嚴重,幾乎所有的醫療人員都開玩笑表示,自己已經「族群免疫」,因為大家都得過了,何況防護工具也不夠用。在英國,400個住院病人中,就有超過150個染上新冠肺炎的病患,且有很大的機率,幾天後超過一半的人都會染疫。

姜冠宇解釋,英國與台灣最大的不同,就是病房採「開放式空間」,並依照病情不同給予不同的燈,「綠燈為安全,黃燈為疑似感染,紅燈為確診」。姜冠宇開玩笑說,紅燈與黃燈在病房分布圖上好像打地鼠一樣,「這邊亮那邊亮」,但這就是別國貨真價實的「院內感染」盛況。

由於醫療資源分配不足,醫護只有在替病患插管時才會全副武裝,而一般的呼吸疾病照顧,姜冠宇說,「都是用一套垃圾袋材質的圍兜,去照顧這個沒有互相用隔牆隔離的病人們」。姜冠宇直呼,台灣相比之下真的安全多了,希望在爆發院內感染後,民眾能給醫護多一些鼓勵,「別說異常或措施不當,我們已經好太多了」。

最後,姜冠宇透露,這些英國疫情資訊,都是在當地醫院服務的學妹告訴他的,而當地疫情嚴重程度,連學妹和她男友都早就被感染過一輪了。坦白說,這些對醫護打擊都很大。經過新冠疫情肆虐一整年,見證醫療崩潰的歐美醫師,有將近一半的人產生心理傷害。姜冠宇表示,「如果重來,他們可能不願意再選擇當醫師了。」

 

 

(中時新聞網)




台灣人滿口武漢肺炎當然是歧視:從桃園被國防部與許多縣市限制與建議不要前往談起←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臺灣製造「武漢肺炎」的仇恨與歧視,竟由「禁桃令」承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