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1/01/17

蔣萬安提轉型正義竟被藍綠圍剿?檢視台灣轉型正義的虛偽

蔣萬安提案返還兩蔣沒收財產,民進黨立委郭國文說「不要為了洗白而偽善」,曾參與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的張亞中說蔣萬安請跳出「末代王孫情結」釋字第793號解釋說國民黨不義行為信賴不值得保護,藍綠還在痛批什麼?是傷害到誰的既得利益了嗎?

民進黨立委郭國文痛批蔣萬安提案返回兩蔣沒收財產 翻攝其臉書民進黨立委郭國文痛批蔣萬安提案返回兩蔣沒收財產 翻攝其臉書

黨產條例釋憲後,成大法律系副教授陳怡凱在黨產會舉辦的研討會主張戒嚴時期國民黨締結之財產利益移動契約應推定為原則上不正確,所以黨產條例溯及既往的適用於國民黨及其附隨組織,並不會違反法安定性、信賴保護、法不溯及既往原則。本文認為,如果「原則上不正確」就可以「溯及既往的適用」,國民黨把國產當黨產可以追回,兩蔣沒收的財產,當然也可以追回。

民進黨立委郭國文他反對蔣萬安的理由是「善意第三人與時效」,但問題是釋字第793號已否定了「信賴保護」且黨產條例不違反「法律不溯及既往原則」,那郭國文既然贊成黨產條例,豈能因為對象的改變就「差別待遇」?難道有些人得到的利益其實可以追溯到國民黨的不義行為?然後修法後會影響到他們口袋裡的錢??

民進黨立委參選人吳怡農昨天提到自己在讀小學的時候前總統蔣經國逝世,當時他很氣憤地向同學說「蔣經國是壞人」,因為蔣經國害他爸爸沒工作,他的對手、爭取連任的國民黨立委蔣萬安表示對於任何貼標籤式的批評,他都不會回應。記者徐宇威/攝影

張亞中所言的「末代王孫情結」就更荒謬了,蔣萬安之父蔣孝嚴被其父蔣經國在日記中否認親子關係,如果從蔣孝嚴弟弟那篇「那段剝花生充饑的日子」來看,蔣經國可說是對蔣孝嚴與章孝慈幾近不聞不問:他們家貧買不起鞋,「舅舅為了掙錢,自己做包子、饅頭在市場擺個攤子,吆喝著做起生意來。陸續還賣過鋼筆、襪子,還有塑膠皮帶等零星物件」。若拿蔣家的「嫡子」如蔣孝文蔣孝武蔣孝勇受盡蔣家庇蔭又極盡張狂來對比,蔣孝嚴章孝慈更遑論蔣萬安也跟「末代王孫」八竿子打不到關係。

推薦連結:批評蔣萬安的人,真知道章孝嚴的過去嗎?從吳怡農說「蔣經國害他爸爸沒工作」談蔣家歷史

又如周玉蔻痛批蔣萬安「蔣家奪人財產,立法要歸還?好雲淡風清!那你們祖上取人性命、滅人家族的深仇血恨,怎麼說?!」,寫過「蔣經國與章亞若」一書的周玉蔻,現在蔣經國日記連蔣孝嚴也不認,妳還要蔣萬安「償命」不成?

蔣孝嚴轉貼章孝慈憶兒時的文章 翻攝自 蔣孝嚴部落格蔣孝嚴轉貼章孝慈憶兒時的文章 翻攝自 蔣孝嚴部落格

如果以蔣孝嚴蔣萬安被蔣經國否認血脈來看,蔣萬安無論動機是要「洗白」或「正義」都無妨,既然釋字第793號揭示了臺灣要義無反顧的走向轉型正義,豈能因為對象的不同,就突然又講起了「善意第三人與時效」了?

正如我過去所提到的,轉型正義應該是全面性的,當年國民黨強迫地主把農地「耕者有其田」給佃農,如今佃農不耕了,也該把土地「還給地主」或「給其他承租人」,而我在2014年「眷村文化保存意義結語:族群融合假象下的外省特權」一文中指出,國民黨一意孤行的眷村改建政策非常不公不義,當年485號解釋的「立法委員蘇煥智等五十五人聲請書」談到,「國軍老舊眷村改建條例」幾乎形同政府立法贈送原眷戶一戶一屋,依「國軍老舊眷村改建條例」建造的住宅,動用國家資源卻僅圖利特定身分之人士,而此特定人士又不乏軍將官等非弱勢人士…

難道這些眷村特權不該溯及既往追回?

我在該文文末提到王如玄購買軍宅套利,一年後也就是2015年,朱立倫提名王如玄當副總統搭檔並引發社會上對軍宅套利的撻伐,當年原眷戶在眷村改建中只要付兩到三成房價就可以有幾百萬乃至幾千萬軍宅的「問題」,而且只要過戶後五年就可買賣,民進黨不想「轉型正義」嗎?

四四南村信義公民會館-地價最貴的眷村博物館 筆者攝

我近十年前曾提過一個案件,國軍上將黃幸強炒房獲利新聞,1992年他分配的台北和平新邨眷舍,時以每坪八萬元承購,2011年初前則以每坪一百萬元轉賣給一般人並獲利近一億,當年黃幸強保證絕不交易該房,但後來還是為了「獲利近一億」而賣房,眷村軍宅真的是「為弱勢而存在」?

在所有被蔣介石帶來臺灣的外省軍人中,原眷村眷戶其實遠較其他非眷村眷戶佔有極大的社經地位優勢,像這些可以配舍的將軍自不待言,一般軍士官若居住在眷村,從住的那一天起到改建為止,一塊錢的「房租」也不必支付,之後還有改建利益,民進黨當年指責眷村「對其他職業別、其他身分之人民顯有不公,實有違反憲法第七條平等權規定之嫌」,現在不運用一下轉型正義「溯及既往」?

十一年前,我就主張「支持軍教課稅、公務員人力派遣、取消公股事業年終、多餘教師退場、停止退輔、追回軍眷利益…」,這些不義的利益本來就無信賴保護可言,眷村改建已經讓臺灣付出了五六千億的代價耕者有其田也讓地主們失去了祖先代代相傳的土地,如果民進黨的轉型正義「不只是要追殺國民黨」,難道不應該打擊一下上述特權?而不是冠冕堂皇的為既得利益者找遮羞布?

特偵組表示黃幸強涉嫌貪污案已時效完成 筆者掃描特偵組表示黃幸強涉嫌貪污案已時效完成 筆者掃描特偵組表示黃幸強涉嫌貪污案已時效完成 筆者掃描特偵組表示黃幸強涉嫌貪污案已時效完成 筆者掃描

Blackjack 2021/1/17

張亞中》蔣萬安 請跳出「末代王孫情結」

19:342021/01/16 言論 張亞中

心理分析學派對分析人類社會的現象做出具體貢獻,幫助我們了解一些難以解釋的個人行為。例如,「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用來解析對被迫害者卻愛上迫害者的現象,「伊底帕斯情結」用以解釋「戀母弒父」的恩將仇報現象。還有一種心理學家討論較少的特殊現象,我將其稱之為「末代王孫情結」。

「末代王孫情結」的標準外顯情狀大概如下:在溫和的外表下,他們往往有一種特別的、近似於驕傲的矜持,對自己的出身非常敏感,當外人不提時,他們是很正常的,但一旦感受到自己的出身被周圍的人注意到時,他們就會顯現出一種特殊反應,想要強烈地與「祖輩的榮光與恥辱」切割,以凸顯他們的自我。

他們有一種介於自卑與自傲之間的複雜情感,在一些關於明清時期末代王孫的記載上,可以看到這些情形,他們除了感慨「後悔生在帝王家」之外,也會在人生中有些激越的表現。之前大家所熟知的陳師孟、蔣友柏等,也許就是其中一些例子,而最近成為風頭人物的蔣萬安,恐怕也是難逃這種情結的人吧!

這些「高貴」出身的人會有這種表現的原因在於,任何一個王朝(不一定是指政治的,也可能是指商業帝國等)的發展過程中,總有榮耀高光的時刻,也必然會有陰暗的面向,在王朝崩塌之後,接續者及批評者往往會刻意凸顯陰暗的面向,以否定前朝的一切。

「末代王孫」會感慨生不逢辰,因為在王朝高光的時刻,他們沒有享受過榮耀,但是當王朝崩塌後,卻得概括承受王朝的恥辱。一種憤憤然的不平之氣油然而生,因為他們無可選擇出身,憑什麼就必須在肩頭上橫加這麼多恥辱的壓力?因而,他們往往會刻意避談出身所帶來的光環,反而會極力向人顯示他們所擁有的一切,都是憑自己努力所得,和其祖輩沒有關係;同時,他們也會特別刻意要切割祖輩所給他們帶來的恥辱,表示一種「斷根」的決絕。

暫且不論蔣萬安領銜提出《威權統治時期人民權利受損恢復條例》,是否是想選台北市長的起身炮,但其行為卻正是「末代王孫情結」的展現。

也會有另一種解讀,認為這是蔣萬安有勇氣站出來為祖輩「贖罪」的表現,但其實這只是一種對此情結「合理化」的掩飾而已。蔣萬安的祖父依然是台灣許多人心目中表現最好的總統,他曾祖父對台灣的貢獻也是巨大的,如果真是這麼勇於承擔祖輩的一切,當許多綠營人士羞辱經國先生及其曾祖父蔣中正先生時,我們何曾看過蔣萬安勇於站出來,為他們兩人的歷史地位辯護,以捍衛祖輩的尊嚴呢?這點其實恰好是他具有「末代王孫情結」的最大證明。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血緣,不需迴避,面對祖輩們的榮辱對錯,既需要勇氣,也需要智慧。蔣萬安不經意的「末代王孫情結」,只在「救贖」上加碼,對「祖輩榮耀」噤聲,反而是在幫助綠營可以擴大「羞辱」他的祖輩。

如果蔣萬安先生真的還要領銜提案到底,那麼他就只是繼續走在以羞辱先輩來成就自己的道路上而已。鄭重奉勸蔣萬安先生,用智慧跳出「末代王孫情結」。這個案子真的不適合由您提出,還是退出以保全祖輩及自己的名節吧!語重心長,還請千萬斟酌!

(作者為孫文學校總校長)

***

蔣萬安提修法返還政治犯財產 郭國文:別為洗白偽善

2021-01-12 13:48 聯合報 / 記者陳熙文/台北即時報導

威權統治時期政治犯的身家財產、土地遭國家沒收充公,促轉會正研擬修法以做返還。國民黨立委蔣萬安近期也提案修正「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明定返還辦法及擴大適用罪名。不過,民進黨立委郭國文卻在臉書上說,「不要為了洗白而偽善」。

他表示,國民黨為了選舉,身為最被看好代表藍營角逐台北市長的蔣萬安,超前佈署的修法策略真是高招,聰明到花國家的錢,洗白自己。

郭國文說,對於賠償受難者、返還遭沒收充公的身家財產、土地,對台灣人而言天公地道,他百分百支持,也相信多數人不會反對。

不過他質疑,翻開蔣萬安修法的連署名單中不乏黨團高層,但國民黨是真心檢討嗎?他請教學法的蔣萬安,修法容易,但執行細節呢?

郭國文舉例說,幾十年前被沒收的土地,現在是要原物返還,還是要折價賠償(例如土地上已經蓋有建築物,或者已經轉了很多手到善意第三人手上),如果折價以市價賠償,可能會是天價,據他所知,有些受難者被沒收的財產,若以現在的市價折算,單一受害者,就有超過百億元的。

郭國文表示,這些請求權其實都已經罹於時效,現在要「賠償」、「補償」是立法讓已經罹於時效的請求權還可以行使。他建議國民黨、蔣萬安,再加一條追討條款,類似代位清償後的內部求償。

他強調,當初一覺醒來財產被國家沒收是哪個政黨造成的?為了讓受難者能獲得平反,他支持政府先代位賠償補償後,由國民黨來支付這筆費用。他請國民黨好好面對應該負起的責任,以對受害者展現誠心的道歉。不然很難不被國人認為是選舉操作,不要為了洗白而偽善。




不要問!很恐怖!?UDN與各媒體貼出的北部某醫院發生院內群聚照片,不就是我們要去的桃園醫院?←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果然是「桃園部立醫院」:陳時中「不小心講出來了」,所以「順便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