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11/25

蔡英文對遭姦殺馬來西亞女大生父母的「認錯」變成「致意」,是一種「善意與政治外交的表態」!臺灣民進黨政府無恥沒有下限!

長榮大學馬來西亞籍鍾姓女大學生遭梁育誌性侵殺害,蔡英文原先說「因為我們的疏忽,讓您們失去愛女」,在家屬主張國賠後,總統府說蔡是「致意」,民進黨立委劉世芳說是「歉意」,那警察吃案與路燈不亮難道是被害人活該?民進黨在台南執政超過二十年,蔡英文全面執政超過四年,一點責任也沒有?

臺灣之子姦殺馬來西亞之女是臺灣之恥,「認錯」變成「致意」「歉意」更是臺灣民主政治「無恥」!

為了做歷史記錄,給往後有機會再看到此一事件的人明白,我就再簡述一下事件:

2020年10月28日晚間,馬來西亞籍鍾姓女大學生遭梁育誌性侵殺害,並遭棄屍在高雄市阿蓮區的山區。而早在9月30日有另一位陳姓女學生亦差點遭梁育誌擄走,女學生到歸仁分局報案,受理警員未開立報案三聯單,該分局於鍾姓女大學生被姦殺案後從局長以下不但說謊還指控女大生「不願意報案」!而長榮大學校外路燈長期不亮,台南市長黃偉哲卻說現場檢視確實只有兩盞路燈不亮,學生因此提供多張照片與行車記錄器證明市府疏失。

基於此,蔡英文以下政府官員紛紛致歉,蔡英文更寫信給被害人家屬表示「因為我們的疏忽,讓您們失去愛女」,而這一切,因為鍾姓女大學生家屬聲請國賠的主張,集體全面變臉!

首先,新頭殼說「向馬國女大生家屬致歉或致意? 府態度趨於保留」,原來蔡英文總統之前「因為我們的疏忽,讓您們失去愛女」又是一個「言不由衷的誤會」?蔡英文認為民進黨執政下,路燈不亮警方吃案是臺灣的「常態」、「沒錯」??

過去李登輝曾以總統之尊為二二八道歉,李登輝並不是加害人,但他道歉也沒有猶豫,不像蔡英文的總統府事後還「保留」!或許有人會認為臺灣之子姦殺馬來西亞之女不能與人數眾多的二二八相比,但當年王曉波說二二八是小case後,很多人說「不能以人數衡量」,現在由於臺灣政府疏失導致一條寶貴生命的失去,因為談到國賠,總統府心疼了?捨不得了?

你蔡英文花錢在自己身上不會手軟,政府犯錯賠錢就「保留」?

國賠要花的錢再多,也比不上被害人父母對馬來西亞女大生的愛,而在還沒談到賠多少錢之前,蔡英文總統府馬上說是「致意」,民進黨立委劉世芳還說這是「我們只是表達善意」「政治上的表態及外交禮儀的表態」,深怕蔡英文白紙黑字的承認錯誤「成真」,就是要「把令箭變雞毛」!

我相信李登輝對二二八的道歉絕對出於真心,但沒想到蔡英文的道歉原來是一種「我們只是表達善意」「政治上的表態及外交禮儀的表態」,這種虛情假意的民進黨還有臉談什麼「轉型正義」?對你們來說,因為你們執政的怠惰而死了人,你們也不過就是一場「我們只是表達善意」「政治上的表態及外交禮儀的表態」的噁心秀!

我從來都不支持民進黨,但也沒覺得民進黨有什麼天大罪惡,但在蔡英文與民進黨「認錯」變成「致意」、「政治上的表態及外交禮儀的表態」後,我從未像此刻如此厭惡蔡英文與民進黨!

馬來西亞及其他懂中文的人,如果你們有機會看到本文請記得:民進黨與蔡英文在今天否認了他們的歉意,如果有一天你們來到臺灣,請記得這裡被一個完全不負責任而且說話不算話的政府所統治,就算他們前一刻會「致歉」,一旦你認真了,一切又都是「誤會一場」了!

推薦連結:

被姦殺馬來西亞籍長榮女大生家屬聲請國賠,是因臺灣政府有過失且對被害人補償不足,譴責林韋地們陰謀論

長榮女大生家屬被害人補償最高只有170萬,實在太少了

馬來西亞籍女大學生遭性侵殺害,總統雖然道歉,但悲劇還沒有結束

總統府在被害人家屬國賠主張,立即變臉
總統府在被害人家屬國賠主張,立即變臉
涉嫌勒死長榮大學馬來西亞籍鍾姓女大生的梁姓嫌犯(中)。聯合報記者劉學聖/攝影
涉嫌勒死長榮大學馬來西亞籍鍾姓女大生的梁姓嫌犯(中)。聯合報記者劉學聖/攝影

Blackjack 2020/11/25

馬國女大生家屬擬爭國賠 綠委:歉意變國賠條件 有點怪

13:522020/11/25 中時 朱真楷

馬來西亞女大生遭擄殺,受害家屬喊話國賠,並稱考慮爭取引渡罪犯。對此,綠委劉世芳今表示,兩國法律適用多所差異,總統與地方首長在案發後表達的歉意,如果變成請求國賠的條件,她覺得很奇怪;法務部長蔡清祥也提到,我國與馬國未有引渡條例,因此,不曉得引渡的說法是從何而來。

1名馬來西亞籍鍾姓女大生,上月在台灣遭梁姓兇嫌性侵擄殺,受害家屬昨天在馬國召開記者會,會中公開蔡英文向受害家屬的道歉信指出,已透過台灣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林瑞成要求國賠,且要求對凶手處以極刑,如果台灣不能滿足要求,將透過馬國司法程式爭取引渡罪犯。

對此,民進黨立委劉世芳今質詢蔡清祥時指出,馬國女學生家屬要提起國賠,主要政治理由是說蔡總統承認有疏失,被害人遇害地點的台南市府也出來道歉;但是,若以這些政治上的表態及外交禮儀的表態,來作為請求國賠的條件,法律上是窒礙難行還依法可行?而被害人家屬請求引渡嫌犯可行嗎?

蔡清祥表示,我國有國家賠償法,要申請國賠,一定要按照中華民國的法律程序進行,向「賠償義務機關」請求,相關機關再進行法律的審酌。

蔡清祥進一步解釋,當事人對於請求賠償的義務機關,如果認為是地方政府,或是哪個國家機關需要負起賠償責任,就要向該機關提出申請,法務部的立場就是尊重當事人的請求權。

至於引渡的問題,蔡清祥直言,引渡必須依照中華民國《引渡法》,但中華民國跟馬來西亞目前沒有簽訂互相引渡的條例,所以不曉得他們的說法是從何而來。

但蔡清祥強調,若馬國希望跟中華民國簽訂引渡條例,我們也歡迎政府對政府來談。

對此,劉世芳認為,事實上中華民國的法律與馬國完全不一樣,對於法律適用的情形若有問題,法務部有必要對外多做澄清。否則,好像我們只是表達善意,但這個善意卻變成一定要請求國家賠償的必要條件,或者是必須的條件,「我覺得是很奇怪,請部長多關心。」

(中時 )

***

女大學生險被擄走報案不開三聯單 警嘆:這是陋習

2020-11-01 14:02 聯合報 / 記者林敬家/彰化即時報導

馬來西亞女大學生遭梁姓男子殺死,爆出梁9月底曾擄走陳姓女大學生未遂警員竟吃案,台南市警察局督察室經過調查後,今天認為高姓警員未依規開立報案三聯單給陳女,受理報案過程明顯有瑕疵,將依規定懲處,但其他員警聽聞後毫不詫異指出,擄人是重大刑案,破案壓力太大,反正當事人沒事,通常就不開三聯單了,「這是陋習」。

基層員警指出,擄人即便未遂也是重大刑案,可能從派出所動員人力到偵查隊、刑大,案件會被列管,破案壓力大,若產業道路等監視器沒拍到,沒能掌握到明確跡象,要找到人破案不容易,考量當事人沒事,往往案件就被搓掉,但其實這也是在賭,賭只是單一個案。

員警也說,受理陳女報案的警員若真的吃案,有可能自己這樣處理或長官也知道,「他怎麼敢開三聯單」,等於是「擔屎」的,運氣比較差,承辦警員這樣一來至少要被記2支小過,主管也會連帶。

****

「奪命之路」僅2盞燈不亮?長榮生募事發地全黑照打臉黃偉哲

08:152020/11/02 中時新聞網 楊雅婷

台南長榮大學馬來西亞籍鍾姓女大生遭隨機擄殺,由於事發地是學生的上下學要道,不少學生多次與相關單位反映,仍不見改善,台南市長黃偉哲日前甚至指「該處僅2盞路燈不亮,呼籲大家尊重事實。」此說法引發同校一名謝姓男不滿,痛批市長反指他們造謠,並在學校社團中發起「實名舉發」,募集事發地照片。

這起事件發生後,上月31日台南市長黃偉哲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台電人員不會包庇台南市政府,台電人員就講只有2盞路燈不亮啊!」他覺得大家要尊重事實,「事實的數據就是有報修,有報就修」,被破壞了就有報。隨後,他指稱,「可能大家都在情緒上,就責怪路燈不亮,但是實就是只有2盞,政府會客觀把數據做出來。」

由於,事發地長期路燈不亮,對長榮大學學生來說「摸黑返回宿舍」已成日常,一名大四謝姓大學生對於市長黃偉哲一席話相當不滿,他昨(1)日於學校臉書社團痛批「現在市長反過來指責我們造謠」,並以實名制舉發,向同學募集過去「臺鐵橋下照片」,短短一個晚上就有逾200同學響應,有人提供照片、有人提供影片,甚至有熱心的校友幫忙將證據串成1分鐘影片,就是要向市長證明該路段「有多黑」,並打臉他「2盞燈」說法。

貼文引來不少同學熱烈回應表示「但他X的就是機率性一盞都不亮啊!」、「伸手都不見五指的那種暗欸」、「壞掉而不亮,跟沒開不亮一樣都是不亮,我們沒說是壞掉沒修,只說沒亮,市長請搞懂好嗎」。當中也不少同學將自己手機內的照片提供至其中,其中一名施姓男同學,將當時騎乘機車時的照片上傳後,他嘲諷「 這是我騎車開遠光燈才可以這麼亮。」根據諸多同學的指證顯現該路段,並未如市長所說的「只有2盞路燈不亮」,而他們也希望政府能正視問題,不要再有下一個悲劇發生。

(中時新聞網)

***

引蔡英文認有疏失…馬國女大生家屬要台國賠 不判死將爭取引渡

2020-11-24 08:12 聯合新聞網 / 綜合報導

長榮大學馬來西亞籍鍾姓女大學生遭梁育誌性侵殺害,鍾家代表律師葉海量表示,鍾家已委請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林瑞成律師,提出3項訴訟及國賠,要求對梁嫌處以極刑,以符合全馬國人民的期待,否則將透過馬來西亞法律程序引渡。

根據馬來西亞《聯合日報》報導,鍾姓女大學生父親鍾偉國在鍾女的母校「衛理畢理學院」,與律師葉海量一起召開記者會,表示已委請中華民國律師林瑞成於11月12日提出3項訴訟,即死亡民事訴訟、死亡刑事訴訟及犯罪被害人補償。

律師葉海量引用總統蔡英文致予家屬的信中,曾用「因為我們的疏忽,讓您們失去愛女」用詞,證明鍾女遇害是台灣當局疏忽所致,要求台灣當局檢調單位,須以蔡總統的說法為最高指標,做為查案、審判標準,並強調台灣檢調單位,至今尚未聯繫鍾女家屬及律師,以國賠法第15條進行商討。

葉海量並表示,在量刑方面,既然蔡總統已承認是台灣的疏忽導致鍾女遇害,因此要求必須以極刑為標準,判處沒有人性的死刑應是唯一的判決,「償命是最好的交代」。若台灣當局不能滿足要求,家屬必不惜一切代價,通過馬來西亞法律程序作出引渡罪犯的動作。




于美人三天兩頭說不用孝道勒索兒女、老了要住安養院,是怪自己媽媽還是怪婆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臺灣是戀童癖性侵未成年的天堂:從美國判性侵「自願少年」的女老師二十年徒刑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