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20/10/14

李登輝前總統的墓誌銘有必要這樣寫嗎?

曾獲國家文藝獎的詩人李敏勇,在自由時報「國家的語格」對李登輝前總統的墓誌銘有異見,先不論墓誌銘內容如何,其形式確實如李所指出的,文白夾雜又有一大堆「四字聯」。前兩年文學界不是把文言文罵成「黨國體制、枷鎖、守舊、殖民」,現在這篇半文半白的墓誌銘,看了實在讓人難過,有必要這樣寫嗎?

舉例來說,墓誌銘一劈頭就是「古昔孟夫子『民為貴』之至言」,還不如李登輝自己於1995年在母校康乃爾大的演說題目「民之所欲,長在我心」。裡面的用字,對我們這些國學程度兩光的人來說,幾個詞彙實在不常見,像「敷教上庠、洊歷、穎振」,我就沒用過。

至於墓誌銘一些用語的「背景」,用在李登輝身上,也實在很奇怪,例如「國民大會第八次會議選舉,再承大統」,「大統」是什麼東西?國大不就是沒有民主正當性的「萬年國大」嗎?哪來的什麼大統小統?

李敏勇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語文格局也以新中國不同於舊中國。台灣的文言文迷障未解,出現在李前總統的墓誌與墓銘。」,其實如果看過大陸的法律或判決書,就可以發現「台灣的文言文迷障」在臺灣法院判決書中為害不淺,現在臺灣法院據說有個「判決文言文警示系統」會把「矧」、「洵堪認定」、「渠等」、「迺」等字建議改用一般用語,如果這篇墓誌銘送入「判決文言文警示系統」,不曉得會有什麼「驚人結果」。

這篇被李認為「駢體文句,四平八穩,直追民國前清帝國心緒」的墓誌銘,「尚非難謂不佳」,從整體來看,文字優美度比不上古人「正版文言文」,今人與後人也有看沒有懂,我雖然與李敏勇許多看法不同,但對他批判這篇墓誌銘的作法表示支持,以下是墓誌銘全文,請大家共賞:

古昔孟夫子「民為貴」之至言,肇啟以民為本思想;迨至當今臺灣擺脫威權統治,實現以民為主之體制;實先生之開明,有以致之。

先生幼憫佃農苦辛,志業農經;負笈美國康乃爾大學,取得博士學位。返國敷教上庠、出任行政院政務委員,洊歷臺北市市長、臺灣省政府主席。開務成物,厚實經建之礎基;經世濟民,憂樂民生之福祉,清慎勤能,悉昭令績。國民大會第七次會議,膺選第七任副總統;股肱輔弼,襄贊功宏。經國先生崩殂,依法繼任總統;經綸穎振,紹隆前緒。國民大會第八次會議選舉,再承大統;革故鼎新,厲精為治。嗣經公民直選,當選臺灣首位民選總統,帶領臺灣走出歷史悲哀,邁向民主幸福。卸任以還,猶繫念團結人民,為深化臺灣民主而鞠躬盡瘁。

先生篤信耶穌,行公義、好憐憫。執持「民之所欲,長在我心」之意念,證成「我是不是我的我」之哲思。秉軸運籌,則天去私;明見熟策,以遂民情。外護主權,協和共榮;國富民樂,斯土乂安。泰山其頽,哲人其萎,衆民悼念,舉世追思。謹恭誌行誼,用垂萬祀。銘曰

天乾地坤 行健載物

為公無我 超然屹屹

民主先生 令名孔彰

聖德功烈 巍巍蕩蕩

Blackjack 2020/10/14




南方澳大橋崩塌壓死六名外籍漁工後,臺灣漁獲列「強迫勞動製品清單」的意義←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蔣介石1949年12月7日「總統令」中華民國政府「遷台」?當時李宗仁是代總統,蔣介石是下野平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