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12/09

論被關最久的施明德「慶祝」美麗島事件40周年,陳菊卻憂心

1979年12月10日的美麗島事件發生至今已滿四十周年,被關最久達近26年牢獄生涯的施明德,他表示將以「私人化」的方式「慶祝」美麗島事件,而另一位受難者總統府秘書長陳菊雖居廟堂之上,她仍憂心台灣社會很快忘記了這個爭取民主自由的歷程,並說「台灣沒有歷史感是危險的事情」。她/他們在朝在野心境如此不同,也反映出雙方政治邏輯的差異。

回顧四十年前的美麗島事件,一群以美麗島雜誌社成員為核心的黨外運動人士,在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於高雄發動遊行,訴求開放黨禁和解嚴,針對政府要求民主與自由。當時蔣經國定調高雄事件為「高雄暴力事件叛亂案」,並進行軍事審判。在被以叛亂罪定罪的八人中,施明德被判無期徒刑,黃信介被判有期徒刑14年,林義雄、呂秀蓮、張俊宏、陳菊、姚嘉文、林弘宣等人皆被判有期徒刑12年,只有施明德直到李登輝於1990年5月20日就職中華民國第八任總統後才出獄。

施明德之所以會坐牢坐的比別人久,也是因為他「叛亂經驗豐富」。他早在1962年就被指涉入「台灣獨立聯盟案」而被捕,22歲的他在小金門擔任砲兵軍官,他也是美麗島事件中唯一先被軍事審判過的受難者。在他的「回眸─美麗島事件四十周年感言」中,他對此提到「三度迎向死刑的槍口,身歷四分之一世紀苦牢的絕境煎熬」,真非常人所能忍受。

筆者曾在二二八紀念館看過對他強制灌食的器具,他曾因陳文成命案、江南案多次絕食。據統計,他在4年7個月的絕食中,被強行實施鼻胃管插管灌食共達3040次,哥哥施明正也因為聲援他而絕食至死。

按常理,依照人性,施明德應該對國民黨這個「外來政權」恨之入骨囉?

相反的,施明德在1995年還在擔任民進黨主席時,並未訴諸悲情與台灣人的「苦難」,竟然與新黨陳癸淼、趙少康等人在立法院喝起「大和解咖啡」。他認為「在爭自由的行動中,台灣社會已累積了兩股強烈的情緒。一種是台灣人因為被壓迫,對壓迫者的仇恨;另一種是統治集團對台灣反抗者的敵意。仇恨和敵意都是超強的情緒,不化解,台灣路將難平坦。」,這個引起獨派強烈反彈的行為終於變成「引火自焚」的政治自殺舉動,施明德在1996年因為彭明敏敗選引咎辭去黨主席後,從此成為政治邊緣人。

筆者也提過,蔣經國的兒子章孝慈,他的學生擔任施明德的助理,在1992年間,可說是透過施明德的關係,促成了章孝慈與二二八受難家屬、曾任二二八基金會董事阮美姝的對談及「和解」。章孝慈不但舉辦二二八紀念音樂追思晚會,也安排阮到多所大學談二二八,阮美姝以典雅的台語回憶與章孝慈見面後心情的轉變說:「章校長心很善良,很單純的出於愛心關心我們」。也是章孝慈在探訪了二、三十位受難家屬後,激發他舉辦追思會的念頭。

如果沒有施明德,阮美姝或許不會親易的答應與「仇人的親屬」見面,但也正因為施明德,除了政治上的「大和解」,我們也看到人性不只有復仇的這一面。

而陳菊,一路從陳水扁的社會局長變成高雄市長、現任的總統府秘書長,如果看過她的演講,其基調始終不變的悲情與痛苦,無論她擔任多大的官,還是有著莫名的悲憤。也許我們可以這樣理解,每個人對台灣應該怎麼樣的期待不同,有人選擇「和解」及「療傷」,有人則不。

最後,來談談美麗島的「花邊」。

美麗島雜誌社的起源來自《美麗島》這一首創作於1970年代的台灣校園民歌,這首歌由李雙澤在1977年夏天完成,李離世後,友人楊祖珺與胡德夫整理遺稿,編錄而成,並於其告別式公開演唱,之後被黨外人士做為《美麗島雜誌》之名,也因此成為禁歌。

筆者多次提到《時報周刊》曾報導楊祖珺的回憶:1979年9月8日,黨外人士在中泰賓館舉辦《美麗島》雜誌創刊酒會,警察包圍,有人要楊祖珺唱《美麗島》並帶大家衝出去,她唱歌時,人稱「田媽媽」的田孟淑從背後用閩南語喝斥:「別唱那豬仔歌啦!」。田孟淑是台獨支持者,其女為現任監察委員田秋堇,前幾年並以「牽阮的手」紀錄片大紅。為什麼《美麗島》被認為是「豬仔歌」呢?《美麗島》雜誌不就是藉此為名的嗎?難道因為這首歌是「北京語」所演唱的?

楊祖珺版本的《美麗島》 翻攝自 youtube
楊祖珺版本的《美麗島》 翻攝自 youtube

從《美麗島》雜誌的創辦到美麗島受刑人的選擇,我們可以發現有兩條不同的路,一是「和解」,另一是「悲情」。必須強調的是,「施明德式」的和解並不是選擇遺忘歷史,從他間接促成了蔣家後人章孝慈發起的二二八歷史探討與追思就可以知道。

那,接下來的問題是,其他的台灣人,要選哪一條路走下去?作為美麗島事件的「後人」民進黨,又要帶我們走哪一條路?




風傳媒報導民眾黨不排除與郭台銘「和平分手」,柯文哲痛斥郭陣營底下人走鐘,政治上的人不會講這麼沒有智慧的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通姦首富郭懂爽了:賴清德呼籲「大義滅親」別讓小黨瓜分民進黨選票,那親民黨與台灣民眾黨是不是民進黨的「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