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11/20

與復康巴士司機及居服員聊「安樂死」

帶著母親去醫院看診,回程的復康巴士司機非常健談,從他原本是遊覽車司機、提早退休到投入這個行業都能聊。基本上,我遇到的復康巴士司機絕大多數都已經勞保退休,平均年齡可能已經有六十了。說著說著,就談到他形形色色的「客戶」,讓我覺得最特別的是他曾經載了一位植物人的故事。

他說,他上次去某豪宅載了一位植物人,他不會去打探隱私,但他發現陪同的外籍看護國語非常溜,溝通完全沒問題,他還以為她是僑胞呢!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這位看護來自越南,而且已經來台十八年。我問他看護大概幾歲,他說四十出頭。這麼說看護二十幾歲來台「奉獻青春」,我不禁脫口而出說:

這太殘忍了!

無論男女,廿幾歲是有最多夢想也最身強力壯的年齡,竟然就這樣奉獻給台灣的植物人十八年、每天廿四小時!我問司機大哥,那她的人生呢?她能有家庭嗎?

司機大哥說,因為早婚,所以她在十幾歲在越南已經生了三個小孩,來台灣是為了家庭為了小孩。

那她這樣不是會錯過小孩所有的成長歲月?也完全放棄與丈夫的夫妻生活?小孩會認她嗎?丈夫如果出軌,她不是太可憐了?丈夫如果忠實,那對這對夫妻不是太殘酷?

台灣雇主當然可以說她為了錢、有給她錢,但這就可以「合理化」這樣的犧牲嗎?

下午居服員來了,臨走前我也跟她聊了一下,問她幾年來居家服務對象有沒有植物人,她說沒有。其實是我忘了,如果較有錢的家庭自己照顧植物人,當然會請外籍看護,那就沒有使用長照餘地。若是經濟能力不足,當然送免費的機構,居服員更不會去照顧了。

話雖如此,但這位居服員照顧植物人的經驗非常豐富,因為她之前在照顧植物人的機構已經工作十幾年了。她說植物人很可憐,雖然她們會很努力的照顧他們,每三個小時翻身一次、灌食,但實在不曉得他們這樣活著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植物人是為了「家人的愛」而活著,但其實就如失智症患者,家屬一開始還會去,但因為失智症最後會完全不認得親人,很多人覺得去探望也沒意思,探訪頻率會從一週、一月、半年到最後根本不去了。

植物人只有眼睛會動,沒有人知道他們在想什麼,也完全不能跟他們互動。更現實的是,無論是植物人的配偶或父母,更別說子女及手足,再也不去關心是常態。而植物人進入機構後,他們與這個世界的聯繫就只剩下與照顧者的「互動」,除非人間道發生奇蹟,否則她/他們從此進入「被遺忘的時光」。

我問居服員她支持「安樂死」嗎?她告訴我一個悲傷的故事。

有一個年輕的妹妹,家庭狀況不佳,有一天放下在家中的弟弟跑出去跟同學玩,大概是拉K,後來太HIGH昏倒,同儕們一哄而散,昏倒的她到天亮才被發現。由於她身上沒有帶任何證件,她母親花了幾個月才找到她,一開始母親還常來看,後來就沒來了。

她說,這個妹妹的臉非常清秀,看起來還很漂亮,但終究成為植物人了,而她手腳都縮起來宛如嬰兒,不曉得要以這種狀態活到什麼時候。

我問她,在她十幾年來的經歷,有沒有看過有人甦醒的,她說只有一個例子,是一位路倒的人一開始被送來,後來過了一段時間恢復了一點點功能。我想,這位應該是被「誤判」為植物人吧。

我問她支不支持安樂死,她說,在她十幾年的工作經驗中,從她進去到辭職,很多人都在,而且都沒有醒來。而如果他們真有一天醒來了,跟社會脫節這麼久,要如何重返社會?更別說身體機能的全面退化了。

我想,一般中年失業或重返職場都困難重重,植物人就算醒了,身心都衰退的他們如何在社會重新「站起來」?

以前,我對安樂死的看法存疑,主要原因是基於這很可能是潘朵拉的盒子:一旦認為植物人「沒有活下去」的價值,是不是某一天可以認為「普通重病」乃至於「窮人」也可以被安樂死?除了在許多「反烏托邦」的故事中,這種事很常見之外,在真實的歷史中,希特勒更是以「最終解決方案」清除他覺得「沒有價值」的猶太人,殺害人數達到六百萬!

然而,就植物人的狀況來說,又不是「有沒有價值活下去」的問題。這樣活著,就能維護「人性尊嚴」嗎?當家人無盡的愛「也耗盡」了呢?

復康巴士司機跟我講了一個故事,在他五年來載過這麼多的乘客中,有位身心障礙者相當可憐,行動完全只能用爬行的。有次載他去菜市場「工作」,到那有人把他帶走,我猜或許是集團帶他去對市場善心民眾「募捐」。中午載他回家時,司機大哥看著他用匍匐前進的方式爬上一層層的階梯,最後進入一間陰暗的房間。收車資時,他說錢在盒子裡自己拿,司機大哥沒有拿。

復康巴士司機說,不拿車資是小事,因為看到他這樣心裡很難過,他只能這樣幫他個小忙。我的想法是,確實很多人都辛苦活著啊。

我在想,如果沒有人犧牲自己的人生,植物人能活下去嗎?如果在以前,植物人能像現在一樣活十幾年或幾十年嗎?這麼做的意義是什麼?植物人從這樣活著到死去,到底為什麼?

安樂死問題的探討層次可以說從倫理、哲學到法律,但研究此一問題的人絕大多數都未「身歷其境」。將近三年前,傅達仁上書蔡英文總統,陳請台灣通過「安樂死」法案,也引起媒體關注,總統府的神回應竟是「請傅達仁先生保重身體」!?

對政府來說,安樂死「問題」無論是哲學層面或最實際的照顧,都「沒有討論的價值」嗎?

傅達仁在人生的最後奮力一擊似乎沒有真正改變什麼,傅達仁之子傅俊豪偕同立委許毓仁等人日前在立法院開記者會力推亞洲首部安樂死專法「尊嚴善終法」進入立法院三讀,但我想這也不會是立委諸公諸婆關心的重點。反正,只要人人都能「保重身體」,問題就不大了。

以台灣立法院的水準,討論安樂死這件事可能會被無止境的延後。雖然人活著本身就是她/他的價值,「有無意義」不應也不必由他人「代為決定」,但如果過程中只有極度的痛苦,或是以犧牲別人的人生為代價,這對誰都不公平!

以此來思考,安樂死的問題不止只有「如何死」,還包括「為什麼要這樣活著」。傅達仁給台灣社會的「試卷」,總有一天大家都有可能會面對的。




從日本媳婦不堪壓力殺害公婆丈夫悲劇談「今日日本,明日台灣」的長照悲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車宜靜是馬英九推薦人馬,實質壓下謝龍介,難怪吳敦義不知她是誰!國民黨權貴再傳捷報!羅智強「言責已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