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10/22

公義使邦國高舉,蔡英文政權拒收陳同佳是台灣的羞辱:預言「殺人觀光客」陳同佳們將以台灣為屠宰場

涉嫌在台殺害港籍女子潘曉穎後返港的陳同佳,因全部或部分犯罪行為發生在境內才有管轄權「屬地原則」的限制,不能在香港受審,蔡英文政權出於不可告人目的揚言拒收陳同佳投案並呼籲香港自審,在一罪不能兩審原則下,假設香港如民進黨所願起訴陳同佳,由於皆為傳聞證據及證人不受偽證罪究責下,縱使台灣證人在港出庭,其陳述真實性將被質疑,進而導致陳同佳真正的逍遙法外,而這皆拜蔡英文所賜。

箴言說「公義使邦國高舉,罪惡是人民的羞辱。」,台灣選出這樣罔顧司法正義的垃圾政府,是台灣人民的羞辱,司法女神的象徵是一手持天平一手持劍而蒙眼,天秤是公平、公正的審判。長劍是制裁罪犯的正義武力。眼罩是平等、客觀、不徇私、一視同仁的法治精神,蔡英文的垃圾政權是三者皆無。

2020後仍是蔡英文執政的機率很高,由於台灣只跟七個國家簽有司法互助,往後實行普通法的國家將可以在台灣「大開殺戒」把朋友拐來台灣然後宰了,我看往後會多很多「殺人觀光客」的陳同佳們,這就是民進黨給台灣人的美麗新世界。

Blackjack 2019/10/22

港籍女子潘曉穎生前和男友陳同佳合照。(取自臉書)
港籍女子潘曉穎生前和男友陳同佳合照。(取自臉書)
陳同佳殺人案:吳景欽》殺人罪證都在台灣,香港難審
19:412019/10/22 言論
吳景欽

涉嫌在台殺人返港的陳同佳,傳出於香港出獄後將來台投案一事,法務部長蔡清祥大動作召開記者會,宣示香港優先審理、不接受私了與須以司法互助來處理本案的三原則。而內政部長徐國勇在答詢立委質詢時也強調,既然是港人殺港人,且人犯目前也在港服刑,再加以香港無死刑、台灣有死刑等因素,香港就應有最優先與最便利的管轄權。但真的是這樣嗎?

就刑事管轄權而言,大陸法系,除有屬地管轄之外,針對國人於領域外犯罪,也會有屬人管轄權,比方在我國,本國人於領域外犯重罪,如殺人,仍為《刑法》效力所及。但就實施一國兩制,且承襲英國法至今的香港來說,則強調屬地高於屬人管轄,一個主要原因即是證據調查的便利性。

以陳同佳案為例,因殺人的行為與結果地都在台灣,香港並無屬地管轄權。法務部卻主張,陳同佳應在港已有殺人的預備或預謀,則香港亦應有屬地管轄權。只是什麼叫預備,缺乏明確性,且預備或預謀,往往少有外顯行為,故香港就算勉強對此部分起訴,根本不可能判決有罪,更遑論可因此擴及於殺人既遂罪來審判。

若撇開屬地、屬人管轄的爭議不談,而真由港方以殺人罪起訴陳同佳,我方也提供相關卷證,但在這些供述筆錄與鑑定報告都屬傳聞證據,而須被排除於法庭之外,勢必得讓相關證人或鑑定人出庭陳述,才足以保障被告的詰問權。但這些人證皆不在香港,就有出庭的困難,而易陷入審理不能的狀態。不過隨著科技發展,或可藉由視訊方式來詰問,只是在沒有具結而不可能受偽證罪的究責下,就很難保證這些陳述的真實性,致暴露出由香港審理此案的重重阻礙。

反觀由台灣來訴追,是否也會出現審理不能的情況呢?就前端的預備殺人,因會被之後的故意殺人罪所吸收,港方有無提供證據實顯得無關緊要。至於後端的盜領被害人金錢的行為,已被香港法院判處洗錢罪,並將服刑完畢,基於一行為不二罰,我方就此部分並不能訴追。

故我國司法機關就僅能對在我國所發生的殺人行為來起訴,而因所有證據都在台灣,這就與香港是否提供卷證、台港是否簽有司法互助協議並無太大關聯,故目前此案訴追所缺的一環,即是被告不在台灣。所以,不管陳同佳是基於何種理由來到台灣,為了填補犯罪防制的漏網,再加以屬地管轄的優先性與證據調查的便利性,自應以通緝犯加以逮捕。而若起訴後,最終仍無法有效讓被告定罪或負起應有的刑責,於此時,反該檢討偵查機關的執法與舉證能力是否足夠與完備。

總之,港府放行陳同佳來台投案,無論有什麼陰謀或陽謀,但只要讓其在我國受審,即可防堵治罪漏洞,不就在彰顯執政者所耿耿於懷的主權獨立性。更重要的是,透過公開與嚴密的審理程序,以及給予被告的正當程序保障,不正可展現執政者於這幾年大力宣揚的司法改革之成果。

陸委會發函港府 要求派檢警赴港押解陳同佳

(作者為真理大學法律系所副教授兼刑事法研究中心主任)

回應陸委會 港律政司:押解嫌犯依法無據
20:512019/10/22 中時
蔡宗霖

陸委會稍早發函給香港政府,要求派檢警赴港押解嫌犯陳同佳。晚間8時11分,香港律政司對整起殺人案有關的法律事宜發布聲明。

聲明提到陳嫌因洗黑錢案遭關押,明日期滿釋放,港方沒有法律依據將釋囚任意繼續拘留。雖聲明並無正面回應陸委會派檢警赴港押解的要求,但言下之意即指陳嫌釋放後港方於法並無任何措施,僅能由陳嫌自己赴台投案,形同拒絕台方要求。

香港律政司聲明全文如下:

針對有看法指香港有權處理台灣殺人案,律政司今日(十月二十二日)發出以下聲明:

香港一直沿用普通法,對香港法律有清晰了解的人必然會明白在刑事司法管轄權方面,香港是奉行「屬地原則」,一般只會在全部或部分犯罪行為發生在香港境內,才會有司法管轄權。就有意見指出「本案加害者被害者均為香港居民,且預謀犯罪地在香港,港方應有司法管轄權」,律政司必須再次重申,已經對案件謹慎和全面地考慮警方的調查及所得的證據,在香港只有足夠證據控告疑犯清洗黑錢的罪名,並沒有足夠證據就其他罪行向他在香港法院提出刑事檢控。

律政司的刑事檢控決定,均是嚴謹地按證據、適用法律和《檢控守則》獨立地作出,並只會在有充分可被法庭接納的證據,令案件有合理機會達致定罪的情況下,才會提出起訴。律政司絕對不會在沒有充分證據和法律基礎的情況下提出起訴。再者,若疑犯在香港被判無罪,基於「一罪不能兩審」的法律原則,他在另一個司法管轄區未必能夠就同一犯罪行為再被起訴,最終可能不需要負上相關的法律責任。任意要求檢控機關在沒有充分證據和法律基礎的情況下提出起訴,既不負責任,也不符合秉行公義的原則。

任何人在香港因干犯罪行服刑完畢後均會獲釋,政府並沒有法律依據可以將釋囚任意繼續拘留。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政府部門都必須依法執行職務,不能隨意行使職權。

把違法的人繩之於法,是每一個文明社會應有之義。犯案者因應通緝令而自首,並願意承擔法律後果,能夠使公義得以彰顯。斷然拒絕犯案者自首,是罔顧公義及極不負責任的做法,亦有違法治的精神

(中時 ).




從「瑪莉亞的控訴」看「台灣製造」的現代奴隸制度←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長照家庭照顧者的兩難:當自己也生病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