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9/06

黃之鋒籲台灣訂難民法納香港人:台獨常說外省人是難民?怎麼現在卻不敢「收容」香港人?梁文傑自稱是中國難民哦

黃之鋒籲台灣修難民法,行政院長蘇貞昌拒絕並說法律機制非常完備,發起難民法臉書投票民進黨立委王定宇這是為說避免中共羅織罪名及形成國家安全的威脅。以前台獨不是常說外省人是難民,怎麼現在沒種說香港人是難民? 6月20日是世界難民日(World Refugee Day),七年前一大堆台獨狂吠外省人是「難民」,其目的無非是羞辱外省人來台正當性並認訂「兩岸是兩國」,現在香港人要助台獨一臂之力,台獨政府與台獨們怎麼變孬了呢?送上門的機會怎麼沒種敢用變「俗辣」了呢?你們不是否定中華民國憲法嗎?你們不是認為中國是「外國」嗎?你們不是主張「台灣地位未定論」?

我在7年前的「外省人是否為最不知感恩的難民」說:... 許多台灣人究竟是為了羞辱並歧視「台灣外省人」而稱其為「難民」,「難民」對原居民而言畢竟是「他者」、「外來者」,原居民排除「難民」或「他者」、「外來者」也常見…

受國民黨政府大照顧很爽的大陳義胞後代民進黨市議員梁文傑不也自稱「我也是中國難民」?現在是民進黨展現「人道關懷」的機會到了,怎麼又不敢了?當初狂咬外省人是難民的人怎麼不吠了?  

民進黨黨產條例想通過就通過有何難處?難民法只要提案一定秒通過的啦!

最後我要補充,基於兩岸和平,我從太陽花學運後就認為兩岸交流該斬斷,因為台灣仇中到極點,台灣年輕人既然仇中就永生永世別去大陸發展,希望兩案越交流越仇恨的情況能夠停止。而難民法可以當成測試民進黨還要不要留在「一中架構」繼續「跟中國搞在一起」的試金石。
 
Link:
外省人是否為最不知感恩的難民
外省人是「中國難民」論:蔡正元點名「親獨中國難民」及梁文傑自稱「我也是中國難民」

blackjack 2019/9/6

黃之鋒籲台灣修難民法? 蘇貞昌:法律機制非常完備
2019-09-01 11:53聯合報 記者曾增勳╱即時報導

行政院長蘇貞昌今天上午出席中央警察大學慶祝83週年校慶暨開學典禮,針對香港衝突愈來愈嚴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呼籲台灣要修「難民法」。

蘇貞昌受訪表示,台灣對於人權的尊重、自由民主的程度舉世肯定,對於相關都有「應該有的法律,機制都非常完備」,都可以來運作。

****

大陳義胞民進黨梁文傑的國民黨的奶水大陳義胞民進黨梁文傑的國民黨的奶水


大陳義胞民進黨梁文傑的國民黨的奶水大陳義胞民進黨梁文傑的國民黨的奶水

大陳義胞民進黨梁文傑的國民黨的奶水

「我也是中國難民」 梁文傑:沒有誰有資格叫誰滾回去

Yahoo奇摩新聞
6月10日週五 下午2:48

自稱公民記者的洪素珠怒罵老榮民,引起公憤。外省籍的民進黨籍台北市議員梁文傑今天在臉書轉po這則新聞,他有感而發表示,「說起來我也是中國難民。我台獨,但台獨是基於公民資格,不是省籍。說到底除了原住民,沒有誰有資格叫誰滾回去。」
梁文傑說,愛國同心會是一個極端,這又是另一個極端,兩者都非台灣之福。
自稱公民記者的洪素珠昨天在臉書放上一段影片,是她在高雄二二八紀念公園訪問一名老榮民,影片中她對著一名老榮民辱罵「中華民國難民趕快回去,平潭都蓋好了,金門馬祖都是你們的」、「有替台灣人打過仗嗎?」、「1個月領那麼多錢」等,引發各界撻伐。
梁文傑是大陳義胞後代,民國60年於永和出生,從小住在大陳新村。他過去受訪時回憶,家族是從曾祖父母的那一代舉家來台,當時他的父母都只有7、8歲,兩家人並不認識,但都恰巧被分配到高雄林園鄉居住。當時政府給每3戶人家分配一條船,讓他們捕魚為生,但生活相當清苦。
大陳人因為當年隨國軍來台的歷史和情感因素,大多是國民黨死忠支持者,梁文傑的家人也不例外。也有不少大陳人對他加入民進黨不諒解,甚至還寫信來罵他是「叛徒」、「大陳人的恥辱」等語。
對於政治立場的不同,梁文傑表示,其實自己可以體諒他們的心情。
發生洪素珠事件,梁文傑的po文引起許多網友迴響。有位網友說:「政治不懂包容,就別搞政治」。

****

修《難民法》? 王定宇:避免被羅織罪名和國安漏洞
2019-09-05 13:14聯合報 記者林麗玉╱即時報導
針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日前投書媒體,呼籲台灣修「難民法」,行政院長蘇貞昌則表示,現有機制非常完備,都可以來運作。遭質疑不是說好撐香港?對此,民進黨立委王定宇今天表示,聲援香港要有兩個避免,第一,是避免成為中共羅織罪名的藉口;另外,也要避免法律有漏洞,形成國家安全的威脅。

王定宇表示,台灣長期為民主自由國家,對於聲援香港,會盡力協助,對於林鄭月娥的撤回逃犯條例遲到的決定,香港人會不會買單?這是要尊重香港人的決定。

對於是否該修難民法?王定宇說,聲援香港要有兩個避免,第一,是避免成為中共羅織罪名的藉口,避免被羅織罪名為台灣煽動,另外,也要避免修法後,法律有漏洞,形成國家安全的威脅。王表示,目前已經有實際案例,協助香港難民其實現有法條是可以處理,目前難民法並沒有提到港澳,若提新的法,是否也會對香港的民運人士幫倒忙,王提到,中共每一年有將近兩萬移民進到港澳,過去也曾發生有一名軍事情報局中校以僑生身份成為共諜。

另外對於如何聲援香港反送中,王表示,重點在不是主導,身為政黨以台灣為中心思考,對於需要聲援的民主派人士,民進黨要思考的是如何達到兩個避免,對於黃之鋒等民運人士的期待,會了解哪些是台灣能做,就來做,會不會幫倒忙,這要好好評估。

*****
聯合報社論/從加國遣返民運人士談《難民法》門檻
2019-09-03 23:40聯合報 聯合報社論

香港中學生和大學生響應反送中抗爭,在愛丁堡廣場集會。 (路透)
香港中學生和大學生響應反送中抗爭,在愛丁堡廣場集會。 (路透)
香港反送中示威越演越烈,警民衝突有失控之勢。在此之際,香港學運領袖黃之鋒要求民進黨政府制訂《難民法》,對追求民主的港人伸出援手,使他們免受中共迫害。對此,先前積極聲援反送中的蔡政府卻顧右左而言他,閣揆蘇貞昌宣稱「現有法制足以運作」,蔡總統則稱將協助在港台商及在台港人因應變局,都避談難民法問題。

前後對照,蔡政府的前倨後恭,暴露了其偽善與投機。過去三個月,蔡總統不斷聲援反送中運動,主要是這場示威符合她的「反中」路線,又有助於其明年的大選造勢。當時,反送中運動就像天上掉下來的槍,免費供蔡英文打到飽。而如今,示威運動逐漸變得火爆而棘手,放眼看不到和平收場的機會;蔡政府此時的態度隨即轉向,不願面對必須收拾的殘局。這種專挑便宜與輕鬆的作風,不是偽善與投機是什麼?

更別忘了,反送中運動的緣起,是因為港人陳同佳在台灣殘殺其女友後逃回香港,我方要求將他引渡回台審理。港府應我方之請著手修改《逃犯條例》,卻因同時納入「送中」的引渡條文,引爆了港人的怒火。換言之,我方本來想解決的港台「逃犯引渡」問題沒解決,現在又增生了「難民庇護」難題,反愈發棘手。試想,蔡政府連一個既知的香港逃犯都無法引渡,若形勢演變成台灣必須收留成千上萬的香港「政治難民」,這豈非諷刺至極?

我國研議制訂《難民法》已十多年,不論藍綠執政,草案都曾送入立法院,卻始終未進入二三讀。其中原因不難理解:《難民法》的立法初衷,是基於對人權的保障;但在政治上,朝野政黨更關心的卻是各自的現實利害,而不是對外國難民的關懷,因此法案從未被排入「優先法案」。直到這次,一些激進的香港青年看起來有此需要,但至此關鍵時刻,蔡政府卻反而退卻了。這點,顯示了民進黨「葉公好龍」的本色。

稍早不同的藍綠《難民法》草案,都是針對「外國難民」而發,並未列入中國大陸及港澳居民在內。事實上,不論國民黨或民進黨,過去都曾主張把大陸和港澳人士納入,但最後都猶豫難決。也因此,大陸地區人士的問題就留給《兩岸關係條例》處理,港澳人士則依《港澳條例》十八條的「緊急危害」規定處理。但如此一來,也就成了「政治考量」優於「法制處理」的局面。

進一步看,以香港的反送中運動而論,示威者究竟應當成「難民」或「民運人士」看待,外界可能有不同的看法。如果有港人遭到政治迫害而尋求我方協助,基於人道精神,政府當然應該積極協助。問題是,由誰來判斷其迫害的曲折與是非?再者,若當事人是因為暴力滋事而遭通緝逃亡,是否該被視為「難民」收容?我國又是否有義務提供庇護?這些,都在在需要釐清。

數日前加拿大遣返一名大陸民運人士楊偉的例子,或許可提供另一種的思考。楊偉在六四後散發傳單呼籲推翻中共政權遭逮捕入獄,後來他逃往泰國,被聯合國認定具難民身分,於二○○三年取得加拿大居留權定居多倫多。多年來他在當地一再犯下暴力事件,包括刺傷一名公車司機十多刀,加拿大政府因此決定將他遣返中國。儘管有人批評這是對政治犯的不人道待遇,但加國政府聲稱,這是為了維護「加國社會的公共安全」。楊偉集難民、民運人士、暴力犯三者於一身,對加拿大而言,確實是個難題。換作香港的情況,如果蔡政府準備大開善門,誰知道又會迎來什麼樣的「難民」或「民主鬥士」?

香港反送中的發展,逐漸脫離了最初的訴求。與此平行發展的,是蔡政府的政治投機:引渡殺人犯未遂,卻意外撿到槍;而今面對失控的局面,卻不想要難民。

***
【重磅快評】難民法是揭開偽善與否的試煉
2019-09-02 09:35聯合報 主筆室

香港反送中運動衝突未減,在各界普遍認為蔡英文總統「撿到槍」、搭配民進黨政府滿聲「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的宣傳中,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呼籲台灣訂「難民法」,行政院長蘇貞昌卻僅回應,台灣相關法律機制非常完備可以運作。

如果民進黨政府真在意香港人民爭取民主與自由,為何閣揆竟無法立即承諾?如果現行法律機制非常完備可以運作,為何黃之鋒還要呼籲盡速通過難民法?揭開難民法的面紗也就不難理解,在自由民主的大帽之下,又如何能擺脫政治利害的算計?也凸顯部分政治人物盡拿自由民主說空話的偽善。

難民法明定對於因戰爭、天災或受政治迫害之外國人、無國籍人士,得申請難民認定等,多麼具人道關懷啊!但草案從2005年民進黨第一次執政送進立法院,2008年國民黨重回執政也列為優先法案,再到2016年民進黨重新執政,經國民黨立委黃昭順排程,不保留任何條文、無須政黨協商,逕出內政委員會,直到今天仍未進入二三讀。眼看明年一月立法院即將重新改選,難民法草案將重新回到原點。

換言之,理想歸理想、口號歸口號,一旦碰觸到難解的政治現實,「拖」與「冷凍」,本就是各政黨乃至政府的慣用手法。

草案長期停滯不前,卻無法掩蓋台灣每年都有來自中國、香港、西藏甚至敘利亞、烏干達、土耳其等國或地區人民尋求庇護的個案。正因為沒有明確的庇護申請程序,有些個案直接遭遣返,有些則成為無法享有公民權的黑戶,只因人數不多,並未引起國人太多關注。

蘇貞昌說相關面向都有應該有的法律,機制都非常完備,可以運作…,實情卻是,難民法草案始終未納入大陸港澳人民;就算《港澳條例》第十八條規定「對於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緊急危害之香港或澳門居民,得提供必要之援助」,但如何判定、誰來判定受有緊急危害,具體協助又是什麼?能否給合法居留權?完全無法可依,何來蘇揆的「機制完備」?

黃之鋒並非頭腦單純憤青,他搭著「香港熱」以一篇投書揭開難民法「潘朵拉之盒 」的盒蓋,顯然深知台灣現行保障港民機制有問題,很可能讓港人來台後變黑戶;只是黃之鋒意料不到,口口聲聲以幾近民粹「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簡化口號看似力挺港人抗爭的民進黨政府,其閣揆卻是以一招「如封似閉」回應。

民進黨立委李俊俋倒很誠實的說出了難處:難民的定義、人數需釐清,處理難民是否需放棄國籍,以及牽涉到憲法上香港是不是中華民國的領土範圍等問題。確實,如果僅將少部分言論或政治思想觸怒中共的異議份子視為難民,相信多數國人都能接受;但如果是涉及暴力滋擾者呢?如果中共假藉難民法玩「木馬屠城計」呢?更不要說更敏感的香港到底是不是中華民國領土的憲政層次問題,自須充分討論、形成共識。

直言之,難民法的修法除了考驗民進黨政府、各政黨立場,勢將因逐漸增加的討論熱度而愈來愈趨近「台灣該如何衡量自身利害」的最核心。講白了就是,會不會有人到時「說一套做一套」、「口惠而實不至」?很快就會有個答案了。




「很討厭外省人」的柯文哲已是「最沒省籍對立的人」,竟要拜託自己「很討厭」的外省人郭台銘選總統?說謊的人要吞一千根針!←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柯文哲因二二八最討厭外省人,外省人郭台銘卻要跟柯苟和:省籍仇恨與政治金錢利益下的「紫禁城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