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6/15

中共成為跪台辦,郭台銘的台:郭董欺壓中國農民工卻始終未被法辦?因為怕富士康血汗工廠搬走

郭台銘對香港一國兩制、反送中批評,國台辦說「對台灣選舉期間,一些政治人物的言論,都不做評論」,郭董自豪說怕我搬走。其實不只選舉期間,富士康年年違反大陸保障農民工勞工權利,中共始終未重罰而讓郭董持續荼毒中國農民工勞動權利,甚至連公務員也肩負為富士康招工的任務,中共政府並非為自己的人民(農民工)服務而是為台商富士康效命根本是明擺的事。

舉例來說,在新觀察2012年報導158期「14歲,為何能成為“實習生” 」就指出:
1.學生被地方政府下令到富士康“實習”
…煙臺政府發文要求學生到富士康“實習” 從今年9月開始,煙臺市政府要求各高職高專院校派學生去富士康實習。山東商務職業學院一位系主任說,所有煙臺市高職高專院校都被市里下了“死任務”,最多的學校派去3000多學生。其中部分學生尚未滿16歲,最小的僅有14歲。也被要求加班和上夜班。
這些學生要在富士康實習一到三個月,和富士康的普工一樣,需要做流水線和物流方面的工作。由於要趕訂單,加班成為常態。除了加班,學生們還要3個星期一輪,值夜班。夜班的時間是晚上8點到第二天早上5點,因為需要早到點名和加班,夜班經常一上就是12個小時。…系主任坦言,學校也不想派學生去實習,但市里的任務“推不掉”,煙臺教育局還專門派了一位科長到富士康廠區…

2.公務員考核必須完成富士康的招工任務,找不到就必須自己上

四川部分公務員未完成幫富士康招工入廠頂工 今年春節前,因為沒有完成富士康的招工任務,劉寶玉(化名)不得不去成都富士康工廠“頂工”。機關領導對她說,“招不到人,只能自己人去”。

自從成都2010年引入富士康這只“金鳳凰”後,許多四川公務員在年底考核中就多了一項內容——能否完成富士康的招工任務…政府在招工難以達標下處於窘迫的兩難境地,以至於像劉寶玉這樣的公務員也被迫頂包進廠,以完成政府許諾的用工名額…

中國法律規定禁止招用未滿十六歲的未成年人、禁止學生值夜班、派遣員工限於10%以下、工傷給付與五險一金漏繳或沒有盡到給付義務…但富士康卻都違法了,我也多次提及,鄭州一個村委書記為了趕走被預訂為富士康廠區的一個63歲釘子戶而將其打死,這些罄竹難書的惡行卻屢屢被中共輕輕放下,就是因為中共需要郭台銘奴役中國人賺的錢的抽成-龐大的納稅金。

以往狠心父母出賣親生女兒推入火坑的事在如今中國重現,「理論上」應該重視農民與工人權利的共產黨卻完全向資本家傾斜,原因無非就是郭台銘所言「最近有1個非常高層級的副秘書長,到我的天津廠參觀,他就怕我搬走。」的背後意義,根據「2018年中國對外貿易500強企業排行榜」,天津的鴻錦富也就是鴻海集團企業其進出口金額為36.5億美金,這還不算是最多的呢,難怪中共一看到郭台銘就變成「跪台辦」…

2018年中國對外貿易500強企業排行榜

「跪台辦」的台就是郭台銘的台。

中共不願改革「低人權優勢」,因為這樣才能留住血汗工廠富士康之流的台商,正如國台辦低調到連沈富雄都認為其實是國台辦對郭台銘一切言行都極度節制,若假設這是因為選舉而「節制」,為何郭台銘用血汗工廠大規模侵害「無產階級的人權」也節制呢?  



中國的勞工權利研究者劉開明博士說(「从富士康事件理解新生代工人」):
政府靠得住嗎?自殺事件發生以後,政府所做的大量工作都是幫富士康掩蓋問題,當工人和記者不斷揭露富士康存在系列嚴重問題的時候,我們看不到政府對富士康的懲罰,公眾也無法從政府那裏得到滿意的解決方案。…
富士康靠得了嗎?在這一系列悲劇發生之後,富士康始終不承認自己的責任,郭台銘更是高調否認血汗工廠的指責。但是,工人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們知道,正是他們的血汗使郭台銘從一個普通商人變成臺灣最大富豪,讓富士康從 200 多員工的小廠發展成 80 多萬人的大企業。…
 
富士康被中國農民工暱稱為「赴死坑」,中國政府長久以來幾十年放任富士康作為血汗工廠這樣長期大量侵害勞動人權,其中必然是因為農民工無權無勢無力反抗而郭台銘有錢有勢直通中南海,想當年毛澤東說「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現在中共在郭台銘面前變成紙老虎了。

中共要對郭台銘「兩個中國」、「反送中」的相關評論「低調反應」,我覺得這是中共自己的問題,但中共竟然對富士康血汗工廠欺壓農民工一事「跪台辦」!?

我要引用札幌地域工會副委員長鈴木一指責越南官員的一句話:
    
你如果還算是社會主義國家的官員,就該站在自己國家勞工的那一邊!!!

Blackjack 2019/6/15



批評中國沒在怕? 郭董:他們就怕我搬走| 政治| 新頭殼Newtalk
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9-06-13/259272
2 天前 - 香港反《逃犯條例》修訂遊行爆發後,鴻海董事長郭台銘高調發表香港 ... 中國有一個非常高層級的副秘書長,到他們天津廠去參觀,「他們就怕我搬走。

鴻海廠太大、國台辦不回應郭董批評?郭台銘霸氣回:他們就怕我搬走 ...
https://tw.news.yahoo.com/鴻海廠太大-國台辦不回應郭董批評-郭台銘霸氣回-他們...
2 天前 - 香港反送中遊行爆發,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近期多次表達對中國大陸當局的批評,但中國國台辦對此卻只做出低調回應,...

大陸國台辦低調 郭台銘言論嗆:怕我搬走
22:242019/06/13 中時
陳志祥

郭台銘有了龐大的「鴻海帝國」當靠山,選總統似乎天不怕地不怕,各項言論沒有禁忌,愛談反送中、中華民國主權、一國兩制等議題,而大陸國台辦也以「選舉期間的言論不予評論」回應,對此郭台銘嗆聲因為「怕我搬走」!

郭台銘今(13)日在台大癌醫中心進行捐贈50億元簽約,並且談起目前的時事,有媒體問他有關「朱立倫認為中華民國地區是一個主權國家」的看法,郭台銘表示,他強調,北京當局必須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如果不正視,台灣只會離大陸愈來愈遠。

對於郭台銘在選舉期間一些辛辣言論,有記者問郭台銘大陸好像沒有很認真聽他的回應,會不會因為他在中國經商的關係,隨時可以制衡他?

這個問題郭台銘說的很霸氣,他指出,他一再強調已經淡出鴻海的舞台,他是一個中華民國的總統參選人,捍衛中華民國的主權是他最高責任,他只是鴻海的大股東,所有東西不是他一個人的,將來有任何的處理都由「外商投資保護法」。

郭台銘進一步表示,如果真的對鴻海集團有不妥的處置,有誰會相信大陸的外商投資保護法?全世界誰敢相信大陸、誰敢去投資?他講了近日發生的事,他說:「最近有1個非常高層級的副秘書長,到我的天津廠參觀,他就怕我搬走。」

講完了捍衛中華民國主權、鴻海帝國的實力後,他反問記者:「反送中的問題你們不問了?」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其實郭台銘曾經批評大陸的做法,並提出若自己當選總統,歡迎香港人移民台灣。

(中時 )
#郭台銘 #大陸 #中華民國 #民國 #中華

郭董嗆國台辦 怕鴻海搬走
04:102019/06/14 中國時報
陳志祥

郭台銘有龐大「鴻海帝國」當靠山,參與總統初選期間大談反送中、中華民國主權等議題,而大陸國台辦也以「選舉期間的言論不予評論」回應,對此郭台銘嗆聲因為「怕我搬走」!

郭台銘昨(13)日在台大癌醫中心進行捐贈50億元簽約,有媒體問他有關「朱立倫認為中華民國地區是一個主權國家」的看法,郭台銘表示,北京當局必須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如果不正視這個存在,台灣只會離大陸愈來越遠。

對於郭台銘在選舉期間的辛辣言論,有記者問郭台銘,大陸會不會因為他在中國經商的關係,隨時可以制衡?

郭台銘說,他已經淡出鴻海的舞台,他是一個中華民國總統參選人,捍衛中華民國的主權是他最高責任,他只是鴻海的大股東,所有東西不是他一個人的,將來的處理都依《外商投資保護法》。

郭台銘表示,如果真的對鴻海集團有不妥處置,有誰會相信大陸的《外商投資保護法》?他講個事實:「最近有1個非常高層級的副祕書長,到我的天津廠參觀,他就怕我搬走。」

(中國時報)
#郭台銘

北海道越南移工「討薪記」:不當解雇實習生的勞動黑暗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3842729:
…在雇主的壓力下,最後剩下東川仍有七名移工不願就範,他們除了受訪之外,也拍下日本媒體報導畫面,加上相關文書證據上傳社群媒體,讓事件在越南國內傳開,使得越南政府也派員前來處理此事。「我原本以為越南大使館是來幫忙的。」鈴木憤怒地說:「結果官員跟仲介一起出現,仲介則一面發放慰問金,一面勸移工不要被日本工會操弄、騙錢;官員則要我不要多管越南人的閒事,並指責移工鬧事損及國家利益。」
作為日本反戰學運世代的一員,又是資深的工會組織者,鈴木當場斥責道:「我年輕時反過越戰,現在房間牆上還有胡志明的照片,你如果還算是社會主義國家的官員,就該站在自己國家勞工的那一邊。」…

*****

富士康千億投山西 晉城或埋單招工補貼超千萬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8月22日 01:19  一財網

未來5年,富士康將投資千億元,在山西晉城建設全球最大的精密機構件、鏡頭模組、光通訊零元件、陶瓷結構件、精密刀具、鋁合金部件、精密模治具、機器人(14.830,-0.39,-2.56%)等八大生產基地,將晉城打造成全球精密製造之都——在8月20日召開的首屆世界晉商大會上,郭台銘再次向外界透露了富士康在山西的投資計畫。

富士康的巨額投資,給當地經濟帶來切實利益是顯而易見的,但巨大的用工數量也難倒了地方,使得這一千億投資項目在當地遭遇了招工難的尷尬。比如僅精密機構件產品一項,在2012年至2013年間就計畫總投資350億元,預計2012年可實現產值160億元,2013年計畫實現產值450億元,並實現11萬人就業。

《第一財經日報(微博)》記者獲悉,為了能夠讓富士康的專案順利投產,晉城當地政府牽頭組織正在全省各地甚至跨省招募大量工人。“每介紹一個人去富士康上班,就能領到300元的補貼。隨著用工人數的逐步增大,不得不提高介紹補貼,從每人300元漲至500元。”知情人士向本報透露。

保守估算,晉城為富士康招工埋單的補貼很可能已超千萬元。

政府牽頭,跨省招工

事實上,這項投資千億的計畫,早在去年9月舉行的第六屆中部投資貿易博覽會上,富士康就與晉城市簽訂了合作協議。

儘管頗受爭議,但富士康所到之處還是被地方政府奉為“財神”。據瞭解,為了讓富士康這一千億投資順利投產,晉城市除了專門制定相關政策予以支持,如減免稅費等優惠政策,還為富士康解決用工問題,三次以政府名義下發檔,要求各區縣責任到人全力配合招工,還專門以市政府的名義成立了人力招募工作組,負責招募工作的組織、協調、指導和監督,並要求7個縣區分別成立由一把手任組長的招募組。

目前正在招工的是精密機構件產品生產線,先期大約需要37000人,從去年9月份就開始招募工人,最新的招工計畫是12000人。“這12000人就算招上一年也夠嗆。”當地知情人士向本報透露,按照目前的進度,晉城富士康工廠至少需要6萬人,整個精密機構件產品生產線全部投產後則需要11萬人,再加上其他生產線所需的工人數量,這對於市區人口才40來萬人的晉城無疑是個大難題。

“招工就是個苦差事,剛接到任務時沒當回事,都想著貼貼廣告就會有人來,可沒想到現在很多年輕人都不願去富士康上班。”晉城當地一名幹部告訴記者。

據瞭解,晉城市為了鼓勵招工,專門設立“介紹補貼”:每介紹一個人去富士康上班,就能領到300元的補貼。隨著用工人數的逐步增大,當地不得不提高介紹補貼,從每人300元漲至500元。這部分資金,則全部由政府埋單,從市財政預算和就業專項資金中列支。補貼資金按正式入廠並工作一個月以上人員為准核撥,每期招募任務完成一次性結清。各縣市區、民辦職介、培訓機構在將招募人員的相關資料報市招募辦核實後,就可以申請補貼資金。

但即便如此,部分縣市完成招工任務仍然困難。“有的縣市為了完成任務,只好將介紹補貼再增加100元左右。”上述當地幹部透露。

已經結束的富士康科技集團晉城金匠中原計劃專案第二期招募了25000人,每個人要支出職業介紹補貼300元/人、崗前引導性培訓補貼200元/人、交通補助80元/人(外地市、外省市交通補貼按200元/人)、體檢費補助56元/人,按照每人至少636元計算,當地政府就可能為此埋單1590萬元。

現有的種種努力,依然無法緩解富士康的招工難題,晉城當地政府只好在原有分配的基礎上,又把周邊幾個省份劃分給了各縣區,進行跨省招工。記者在一份檔上看到,城區除了負責到本省長治招工,還負責鄰近的河南省濟源市以及陝西省的跨省招工;而澤州市則負責運城、河南洛陽、湖北省、江西省等地的招工,高平市則負責臨汾市、河南三門峽市以及黑龍江省、吉林省、遼寧省等地的招工。此外,甘肅、寧夏、內蒙古、安徽等均在跨省招工之列。

為了穩定工人,晉城當地提出對在富士康工作達3年以上,表現優秀的,可以申請辦理晉城市城鎮戶口,享受與本市城鎮職工同等待遇。

相互的改變

如果當地為富士康量身定做的金匠園區全部投產,僅富士康就可以為晉城增加600億元的GDP。而2011年晉城市生產總值完成895.0億元。這或許是當地政府不辭辛苦為富士康萬里跨省招工的動力所在。

晉城一位元官員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這樣描述富士康落戶當地:“晉城以前就是個小廟,住的都是些土和尚,突然來了個外來和尚,鬧得我們都不會念經了,富士康一來,以前的木魚、鐘這些配套設施都得跟上他的水準,一下子把我們也給提高了。”

當地對於富士康的重視,在多個層面有所體現,當地媒體在報導時,甚至直接使用了“富士康改變晉城”的標題。

為了讓富士康儘快進駐,當地採取了“政府投資建設廠房、富士康一次回購”的模式,投資17億元為富士康建廠。為了儘快融資啟動專案,當地政府還拉上了晉城蘭花集團作為富士康廠房工程的融資平臺,以此和銀行去談貸款。

祖籍晉城的郭台銘為此觸動很大。在一次視察金匠園區時,郭台銘向當地表示,可以將園區規劃與城市規劃、社區規劃同步進行,富士康將依託該園區及周邊地區打造一個可以容納20萬到30萬人的科技城。

按照富士康的規劃,在未來3到5年內,園區將形成占地8500畝、近20平方公里的科技園區,用工規模將達到21萬人。隨著園區功能的逐步完善,金匠這座新城將與目前的主城區連為一體,毫無疑問會帶動周邊地區的城市化進程,直接帶動當地相關產業的發展。

煙臺市政府在為富士康打工?
2012年10月17日00:14  紅網

煙臺富士康大規模招用“學生軍”,其中部分學生尚未滿16歲,也被要求加班和上夜班。這不是最大的“亮點”,“亮點”在於從今年9月開始,煙臺市政府要求各高職高專院校派學生去富士康實習。山東商務職業學院一位系主任說,所有煙臺市高職高專院校都被市里下了“死任務”,最多的學校派去3000多學生。(2012年10月16日《京華時報》)

好一個彪悍的“死”任務,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在全能型政府向服務型政府轉變的今天,面對入駐企業和轄區民眾,煙臺市政府把自己置於何地?

說煙臺市政府不服務,還真有點冤枉他。早在2010年,山東省人社廳就專門下發通知協助煙臺富士康招工。目前煙臺市政府的做法是為了填補富士康的用工缺口。政府服務當地企業無可厚非,企業的稅收可以用來進行公共服務建設,改善當地民眾生活。但政府為企業的服務僅在於創造好的投資環境,減少行政審批程式,規範本地工商管理秩序,營造自由的市場競爭氛圍。

當然在人力資源方面,政府也可以盡到服務義務,但服務企業不是對企業唯唯諾諾,反而對民眾頤指氣使。一個“死任務”到底是怎樣的一副面孔?到底置其管理範圍內的民眾于何地?想想就讓人不寒而慄。服務企業更不能隨意僭越法律和當地法規,自己扇自己的臉。這些高職高專的孩子們很多未滿16歲,並且夜班加班一上就是12個小時,白天加班到7、8點非常普遍。連普通民眾都知道的勞動法規,煙臺市政府不會不明白;企業可以鑽空子甚至不遵守,但煙臺市政府不可以坐視不管。

強硬地給民眾攤派任務,沒有情面可講。眼看著企業違規,卻網開一面。在民眾、企業之間,在社會和市場之間,在真服務和真利益之間,煙臺市政府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後者。其實,煙臺市政府的做法沒有什麼奇怪,大包大攬的全能型政府遺留下的根深蒂固的資源佔有欲和控制欲,加上市場經濟薰陶下的唯利是從,造就了為富士康打工的煙臺市政府。而在中國,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

[稿源:紅網]

[作者:焦俊波]

[編輯:王俞]

*******

四川公務員為富士康招工 任務未達標自己頂替

    正文
    我來說兩句(人參與)

2012年04月28日06:59
來源:經濟觀察報 作者:賈華傑 龐麗靜


今年春節前,因為沒有完成富士康的招工任務,劉寶玉(化名)不得不去成都富士康工廠“頂工”。機關領導對她說,“招不到人,只能自己人去”。

身為公務員的劉寶玉今年26歲,皮膚白皙,經常笑眯眯的。但回想起那段在富士康的日子,她臉上立時沒了笑容,“這事兒特別荒唐,同學、同事們都笑我說是不是去富士康跳樓了。”說這話時,劉寶玉顯得非常小心,生怕路過的人聽到。

自從成都2010年引入富士康這只“金鳳凰”後,許多四川公務員在年底考核中就多了一項內容能否完成富士康的招工任務。成都富士康是中西部迄今最大的招商引資專案,是四川省1號工程,也承載著成都實現信息產業跨越發展,打造幾千億元IT產品產業鏈的希望。而在引入富士康時,除了優惠的稅收、用地等條件外,四川省政府還承諾了一個令人驚詫的條件:幫助招募一線勞工。

一年多過去了,這項勞工招募承諾遠沒有當初政府設想的那麼簡單,除了垂直下行、各地市攤派,一些如“買人頭”式的灰色市場行為也已浮現出來,政府在招工難以達標下處於窘迫的兩難境地,以至於像劉寶玉這樣的公務員也被迫頂包進廠,以完成政府許諾的用工名額。

政府招工

劉寶玉在成都富士康待了約一個月。在此期間,從四川省各地由當地官員帶隊前來工作的隊伍屢見不鮮。有一天,她看到從綿陽一下子來了四五百人,其中就有大學生村官。那個大學生村官看了看她,彼此心照不宣。只有在富士康幹滿15個工作日後,政府才算完成一個名額指標。

4月19日,富士康深圳總部一行政工作人員介紹,“成都工廠一直在進人,但一直都沒能滿足需求。每天進3000到5000人很正常。有時每天甚至以萬為單位招聘員工。”該行政人員承認,一線勞工的招募一直由政府部門操作。“富士康只是把需求人數隨時報給四川省勞動部門(富士康稱之為‘1號辦’),由他們統籌社會資源,不斷招聘新人進入工廠。”四川省專門召開了兩次富士康成都專案人力資源招募工作會議。一些地方政府提出,對招募工作要實行一票否決制。

以四川瀘州敘永縣龍鳳鄉為例,龍鳳鄉提出將富士康招募工作納入年終目標考核,每完成1人獎勵(公務員個人)600元;超額完成任務的每超1人獎勵1000元;完不成任務每差1人扣500元。

劉寶玉說,上級下達的招聘任務,並非全年不變,而是隨著富士康生產情況的變化隨時追加。這造成了基層工作的慌亂,“大家都有抵觸情緒”。

去年三季度末,瀘州古藺縣東新鄉發文說,“因富士康成都專案產品的市場訂單增加,按各級分配落實名額比例,縣政府下達我鄉新增21人(原任務數45人,共66人),現將調整後的目標任務下達各村,請各村務必抓緊時間完成富士康招募工作。”東新鄉下轄10個村,此番任務追加後,呐喊村原任務5人,新增3人;民主村原任務5人,新增2人。

招募完成後,當地政府還要組織護工隊,將務工人員移交給富士康。達州渠縣要求,要在本單位選派年富力強、有經驗、有責任心的幹部全程護送,確保萬無一失。廣元市要求,在廣元至成都途中,警車開道,救護車隨行。

因為各地與1號工程對接的招募工作小組,均配置社會保障局、教育局、公安局、扶貧辦、團委、婦聯以及工會等部門,這使得招募小組能夠及時調動政府資源。去年全年,瀘州為富士康成都基地輸送了1.2萬餘人,招募任務超額完成。也正是在這一年,成都富士康生產了全球三分之二的iPad平板電腦。

招工困境

在產業規模上,成都富士康的發展非常驚人。“深圳龍華富士康用10年達到的規模,成都富士康只用了3個月。”在成都周邊的郫縣與新都區,原本利用率不高的工業園區,正在被富士康的供應商填滿。

出於成本的考慮,富士康有意識地將訂單優先安排在成都工廠。只有在成都產能吸收不了的時候,才派給深圳龍華工廠生產。“主要是因為綜合成本比較低,”該富士康行政人員說,“比如人工成本較低,成都市給予的土地、稅收(在保稅區)、免費宿舍、免費班車、免費招聘工人等很多優惠政策,導致的綜合成本很低。所以生產都是盡可能優先安排給成都生產。能節約很多成本。”

富士康原本規劃成都基地將逐漸取代深圳龍華,成為其代工帝國的主要生產基地,但2011年的人力資源嚴峻形勢,正在導致其放慢投資步伐。

一位已經離職的富士康管理者說,去年國慶期間許多工人離職要走。大家都很迷茫,當時廠區在傳言iPad3的訂單被華碩拿去了。上述管理者說,拿我們物流部門來說,很多一線現場的工人的流動性很大,到了3個月就走人。

他說,富士康的待遇並不好,與宣傳相比,有很大的差距。“原來承諾8小時,加班2個小時,實際上要加班四五個小時。薪酬待遇跟不上物價上漲水準。我一朋友在一線流水線,有時就只拿1300元。”

“富士康目前一線工人批量流動,導致成都工廠良件率不如深圳工廠。報廢產品較多。富士康為此也很著急。”富士康行政人員說。

成都基地最高峰時有12萬人,2011年10月份下降到了9萬人,現在總人數維持在6萬人上下。每當人員不夠時,富士康中央人資部門就會不斷給政府施壓,“人不夠,快點送人來”。“政府承諾和答應給我的,就是要滿足,否則我們是可以撤資的。”該富士康行政人員說,“富士康投資在成都建立產業基地,人財物都付出了巨大成本。當地政府當初答應我們的,要設法滿足我們的人力需求。”

在富士康的壓力之下,四川省“1號辦”每天疲于應付這些人力招聘工作。為此,廣元市旺蒼縣勞動保障局長不得不先後6次赴陝西,開展跨省招募。

部分地方政府也將日常公共服務與富士康招工任務捆綁在一起。4月16日下午,宜賓市宜賓縣商州鎮豐岩村一位村民說:“政府講,如果家裏沒有親屬在富士康上班,1萬元的危房改造補貼就要扣掉1000元。”

而一位勞動保障所的工作人員抱怨說,感覺自己就是人販子。2010年,他曾經招募、護送川籍工人去深圳龍華培訓,到了2012年再“護送”年輕人去成都郫縣富士康工廠上班。

該勞動保障所工作人員說,現在政府騎虎難下,一些其他的企業也開始要求政府,套用省富士康成都專案人力招募模式,以下任務的方式要求勞動保障部門予以完成。

人頭販子

在政府負責全權招募的情況下,“人頭販子”應運而生。該富士康行政人員說,“人頭販子”介入富士康招募工作,最開始只為了滿足富士康對員工的數量需求。但是流動率特別高,招來的人待一個星期甚至一兩天就走掉了。“新進工廠15天之內的人,離職的特別多。什麼都發給他,卻卷包走人了。給富士康造成很大浪費,入廠培訓、工衣下發,都需要成本的。”

劉寶玉聽說,每招到一個人,省政府就給予1500元補貼,這1500元由各市縣勞動局層層抽成過後,最終“人頭販子”能拿到500元每個人頭。但此種說法本報記者未能獲得官方證實。

劉寶玉也做過類似的事。她說,“這事情我也做過,花1000塊或者800塊,找個人去富士康上15天班。”

4月20日,在郫縣紅光鎮托普學院,富士康招募中心,一個“人頭販子”說,如果你手頭有三四百個“人頭”,我可以出價每個人200塊。“當然有些人也會出價300元或者400元,但那樣的話,派200個人進去工作,回頭拿到錢款卻只算150人,(其餘的錢)被上面人黑掉了。”“人頭販子”說,去富士康不需要支付任何費用,那60元體檢費用都由政府財政支付。

大約在2011年4月份,政府和富士康改變策略,對富士康短期離職者建立了“黑名單”,杜絕其再次進廠。該政策出來後,富士康入職數量大大減少。

後來,對於人員短缺的情況,政府不得不修改“黑名單”政策,“對於社會招募員工准予二次面試和二次入職。二次面試即過去曾參加面試未合格人員,可在1個月後再次參加面試;二次入職即過去曾入職後自動離職人員,可在面試合格後再次入職。”

政府還把富士康成都廠區招募員工的年齡上限從35周歲放寬到40周歲,初中學歷。但就如劉寶玉這樣的公務員也會使些手段,“我們當然不會告訴他們實際情況。”她說。而成都龍泉驛區一位張姓招募人員說,對於這些打短工的人,單純為完成政府指標的人,我們都告誡他,面試時千萬不要說實話。

富士康見聞

劉寶玉12月初到達富士康,頭兩天是集體培訓,然後是部門培訓。“工廠管理者會放映宣傳片,告訴大家富士康並不像外界說的那樣。”劉回憶說,宣傳片放了大概有20多分鐘。

公務員去成都工廠的好處是,可以拿兩份工資,富士康的工資和政府的工資。但連續一個月的夜班工作,壓垮了劉寶玉的身體,“從富士康領來的1130元工資都付到醫院去了”。

一天,劉寶玉見到一個男孩在不停地嘔吐,臉色蒼白。男孩也許因為天氣冷的原因,導致身體不適。劉寶玉問他多大,他說15歲。此情況並不鮮見,一些職業技校把年輕學生派往富士康做學徒工。

臨近春節,劉寶玉以請病假的名義離去。當時很多人要辭職,但任務緊,病假並不好請,工長說,看你工作表現好才准假的。後來,工長打來多次電話催他回去上班。

劉寶玉天性樂觀。在富士康,一天開會,工長問他為什麼總是笑眯眯的?劉寶玉說,我就是這樣,覺得日子挺開心的。工長說,你這樣是不對的,你這個年齡應該考慮家庭、孩子、父母,26歲了怎麼可能快樂呢?

劉寶玉不喜歡富士康,“記得飯不好吃,晚班的肉很鹹。”工作期間,領導安慰說,正在與富士康協調,讓你們早點回家。等劉寶玉出來見到同事時,大家都開玩笑說,你跳樓回來啦!


link:




恐怖郭粉社會學:學者因批評郭台銘富士康血汗工廠,郭粉就打電話找上門謾罵、恐嚇、寄人身攻擊信到學校←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郭台銘血汗工廠研究19:富士康究竟死了幾個農民工?從朱柔若教授”台商高科技產業從沿海到中西部”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