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6/10

郭台銘血汗工廠研究17-2:類軍事管理的「郭體制」使富士康工廠,成為異化、非人性、效率掛帥的空間

夏鑄九、趙慧琳論文用大篇幅談富士康龍華廠區外部的深圳現狀,「違建」農民房從幾萬漲到百萬甚至四百萬一套,子女教育光幼兒園月付學雜費是普工每月底薪兩倍、高房租及公立小學不給無戶籍農民工,他們根本無法生活在深圳這個大城市!這篇論文是2015的,深圳的地價飆漲現在可能更嚴重了:
屬「違建」農民房的水斗富豪新村出租屋,也有行情活絡的土地及房地產投機。「移民的成長很快,以前幾萬一塊[註:指在一塊宅基地面積上,建成的一棟樓房];現在兩百萬一塊。」也有外來經商的投資者,談及當地更高行情:「這些房子本來就是不合法的,所以叫做農民房。以前一百萬可買到。前兩、三年,一百五十萬買得起,地皮三十多萬。現在,最多要四百萬。」
.
根據富士康的工業工程(簡稱 IE)管理,富士康龍華廠區有「紫禁城」的別稱:
它作為一座鉅型門禁工廠,採行的是空間自我隔離的圍城策略;包括自建宿舍在內的員工生活區,也一併劃入工廠範圍。這樣的區位配置使得幾十萬工人的隱私生活,徹底圈入廠方支配的地界;工人宿舍儼然隸屬工業工程(簡稱 IE)  管理的社會範疇。 
.
最誇張的是郭台銘富士康養了這麼多人,醫療資源卻是匱乏的:
醫療設施是都市服務的重要指標。富士康龍華廠區內,除了鄰近北大門的簡易「社康中心」,主要有「富士康醫院」的設置。它是「龍華人民第二醫院」的廠區分院,雖冠上「醫院」的正式名稱,仍是資深員工認知裡,調派幾名醫護人員,分科駐診的一處「衛生站」。誠如這名資深工程師證言:「[龍華]廠區工殤蠻多。割斷腿、手砸傷,[富士康]醫院內天天都有。[廠區]不定期發生的意外中,常見的包括衝壓時受傷、電鍍掉入池子,以及運輸撞死人的」,都必須外送就醫(註)。
註 以下是這名工程師親歷的廠內醫療實況:「[龍華]廠區裡面的醫院太小,看病可能從早上八點要排到十點,排得太久…。廠區「衛生站」是固定有醫生[包括全科、鼻科等],感冒等小病多,一科只有一、兩位醫生。員工生病一般是自己買點藥;想去「衛生站」看,是沒有時間,也排不到。以前,工廠還有簡易藥品可以領,這樣的措施現在也沒有了。」
.
由於富士康員工連續跳樓事件,廠方啟動宿舍管理外包的新方案。其「嚴格門禁、舍監查房、不准留宿、不能串門子,以及三天不回,取消入住資格,都是過去富士康禁錮式管理模型的延續。」,而針對作業員的措施則是異化的極致:
iPad 出貨之前,iPad 生產線的作業員,一個都沒有看到 iPad的樣子。怎麼樣做到的?  大家都知道 Apple 做平板,卻不知道它平板是什麼樣子。因為最重要的是屏幕。
(廠方)額外再訂製一個箱子,一個磨砂的箱子,跟iPad 一樣大。我看過那個盒子,是磨砂的,你看不到那裡面的東西。那箱子會把整個 iPad 的屏幕罩起來,他[她]們不知道 iPad 是什麼樣子。   
.
本論文的結論為:
即使全球商品鏈最上游的蘋果公司跨過富士康資方,直接補貼下游世界工廠的底層流水線工人,仍無法掩飾它「越界剝削」的跨國品牌本質。貌似緩和的富士康勞資剝削關係,並未真正對症下藥,這幾十萬勞工作為深圳農民工處境的重要指標,爭取到的,其實是一帖不具療效的社會與經濟安慰劑。富士康漲薪後的農民工收入,連在非正式經濟下求取日常生活消費,都顯得很吃緊,勞動力再生產所需都市服務不足,不言自明。
這也造成類軍事管理的有名「郭體制」,進而使得富士康工廠,成為異化的空間(alienated space)。它們是非人性的空間,效率掛帥的空間。這也造成了勞工的異化感。勞工的生產對象,亦即他(她)們在勞動過程中生產出來的東西,本是「客體(object)」。但是,iPad 初始生產時,卻出現了從事組裝生產的富士康勞工,在密集勞動的生產過程中,完全看不到此一「客體」的不可思議景象。工人們生產得到,卻是看不到,那是生產主體和客體的斷裂,是資訊科技代工極深沉的一種異化經驗。
.
夏鑄九、趙慧琳也譴責了深圳市政府:
過去汲汲招引製造業的深圳,如今治理終極目標,卻是要以公共政策的正當性,間接逐出不是市民的外來農民工。深圳富士康大規模的內遷分流,迫使「用後即丟」的廉價勞動力,成了急遽「蒸發」的無印勞工。這顯示,農民工必定跟著西遷的富士康,回流內陸省份,既是過度簡化的預設,也是深圳地方政府加速排除農民工的最新託辭。
.
我的看法是:
中國農民工的問題不能獨責富士康,但郭台銘確實是利用了中國的低人權優勢嚴重侵害了農民工的勞動權與人權,而且是極大規模的。
.
郭台銘必須為他一手設立的類軍事管理的「郭體制」擔負起一切最終責任,在多方指責批判後卻還不改正,更證明了他藐視勞動人權,而中國政府長期以來忽視、讓農民工問題衍生數十年而放任,究竟是無動於衷還是官商勾結,都讓人不得不想到動物農莊的寓言:
.
豬墮落成人,從此用兩條腿走路了!
.
Blackjack 2019/6/10
.
本文所指論文出處為漲薪之後的剝奪與排除-富士康*工人的都市狀況-台大城鄉所http://www.bp.ntu.edu.tw/wp-content/uploads/2015/06/2104_0416.pdf《國立台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學報》,第 21 期民國 104 年 4 月第 93-117 頁。
link:
郭台銘血汗工廠研究17-1:農民工假漲薪的再壓迫-漲薪之後的剝奪與排除-富士康*工人的都市狀況



郭台銘血汗工廠研究17-1:農民工假漲薪的再壓迫-漲薪之後的剝奪與排除-富士康*工人的都市狀況←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郭台銘血汗工廠之恨:郭董說韓國瑜被媒體操控、蔡衍明向國台辦邀功!論”台灣報紙報導「富士康事件」之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