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5/17

富士康市長郭台銘是消滅中國農民農地推土機,到美國為蓋富士康新廠,有家庭在感恩節前三天被要求搬走

郭台銘滅農地造鎮名聞中國,有富士康市長威名,除了官員徵地打死63歲老農外,美國之音說富士康美國蓋新廠,居民抱怨「美國政府取走美國農民的土地,給予外國公司,感到哀傷」,有家庭在感恩節前三天被要求搬走,越戰退伍老兵 Don Schulz說:
“歡樂山今天能有這樣的景況,靠的是農民。但現在好像唯一要做的事情,就只是把土地給富士康。這叫人憂心,對不起,這真叫人憂心。這些人們,他們盡其所能地耕種,他們的土地就是他們的生活保障,就是他們所知的一切,這片土地的意義在這。這不是由你們來決定,也不是由任何其他人來決定的,拿走這些農民的土地,交給一家外國企業。拜託,請告訴我事情並非如此。“

韓戰退伍老兵非裔美國人Al Gardner說協議當中雖說要提供退伍軍人3000個工作崗位,但這卻是政府用納稅人的錢來討好富士康,到頭來羊毛還是出在羊身上。他批評這項計劃對當地居民將是弊大於利:“從人們手中奪走他們的所有,在考慮時不包括某些人,然後政府就說,富士康很棒。對我來說並不棒。對我來說永遠都不棒

而且,郭台銘說工廠自動化也引人疑慮,Penny Johnson指出,富士康自己也說過,在十年之內要達到工廠自動化,屆時當地居民恐將蒙受更嚴重的失業,會有更多喪失抵押品贖回權(Foreclosure)的房屋

由於美國欠缺覺醒青年,沒辦法像大埔張藥局一樣有摸奶陳為廷一樣去丟鞋,也沒有「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的口號,世新大學社發所助理教授蔡培慧所說:「政府拆掉的不只這四戶,而是拆掉台灣民主制度的基石」。徐世榮認為,私有財產沒有少數服從多數的問題,因為憲法保障人民基本人權,而這個保障不是數人頭,而是只要你是人,憲法就保障你。…(SEE 環境報導   中央縱容 大埔拆屋上演五大不正義 朱淑娟 2013.8.1)

這些關於所謂私有財產、憲法的「神話」,除了在大陸不可能實現外,在美國也被富士康打殘打爆。當然,這些台灣學者對台商郭台銘與美國政府合作壓迫人民一事八成是沒有興趣的。

台灣人由於仇中到極點,所以對於富士康夷平中國人的農地趕走中國農民大多無動於衷,現在我引用美國之音美國人的看法,看其他台灣人會不會多一點同情。

Blackjack 2019/5/17

link:郭台銘過河拆橋:郭董說若陸威脅鴻海關廠給幾個月時間搬家?為了富士康鄭州廠,政府打死農民釘子戶



美國威州居民抗議富士康建廠被迫拆遷
美國
美國威州居民抗議富士康建廠被迫拆遷
2018年9月25日

    黃耀毅

台灣的富士康集團在威斯康辛州設立新廠的計劃,受到特朗普總統的稱讚,認為可以刺激經濟,特朗普並且與郭台銘一起為新廠破土。不過有些蒙受損害的當地居民卻堅決反對。

威斯康辛州的歡樂山(Mount Pleasant),是台灣富士康集團要建設“威斯康辛科技穀”的地方。不過富士康的建廠計劃,將導致一些當地居民失去祖傳的土地、農地,以及房屋。這些拒絕拆遷的居民,9月24號星期一在當地政府的公聽會上,表達了憤怒與不滿,有些居民更表示,反對美國政府徵收美國人的土地,賣給外國企業。

凱麗卡拉潔(Kelly Gallagher)痛斥而為了興建富士康新廠,許多居民被迫拆遷,有個家庭甚至在感恩節前三天被要求搬走。

唐紹資(Don Schulz)是越戰退伍老兵,也曾擔任過歡樂山政府的公共信託人,他對於美國政府取走美國農民的土地,給予外國公司,感到哀傷:“歡樂山今天能有這樣的景況,靠的是農民。但現在好像唯一要做的事情,就只是把土地給富士康。這叫人憂心,對不起,這真叫人憂心。這些人們,他們盡其所能地耕種,他們的土地就是他們的生活保障,就是他們所知的一切,這片土地的意義在這。這不是由你們來決定,也不是由任何其他人來決定的,拿走這些農民的土地,交給一家外國企業。拜託,請告訴我事情並非如此。“

艾爾嘎德納(Al Gardner)是韓戰退伍老兵,身為非裔美國人的他說,當地政府跟富士康達成協議的時候,並沒有考慮當地居民的意見,而參與討論的團隊當中更沒有少數族裔。協議當中雖說要提供退伍軍人3000個工作崗位,但這卻是政府用納稅人的錢來討好富士康,到頭來羊毛還是出在羊身上。他批評這項計劃對當地居民將是弊大於利:“從人們手中奪走他們的所有,在考慮時不包括某些人,然後政府就說,富士康很棒。對我來說並不棒。對我來說永遠都不棒。

委員會邀請來的律師馬庫維茲(A. Marcuvitz)在公聽會上說明,在徵收土地上,的確有些居民是完全不同意自己的土地被徵收,而現在已經進入法律程式,到時候將在法庭上由12人的陪審團決定這些人土地的命運。委員會主席大衛德谷特(Dave DeGroot)表示,因為公共利益而徵收土地的事情經常都在發生,不只這一樁;此言一出,引發會場民眾憤怒。

由於公聽會上居民紛紛發言,激烈陳情,有幾位歡樂山市政府的委員們對富士康徵收土地案抱持保留之意,並認為不需急著決定,不過委員會主席大衛德谷特(Dave DeGroot)堅持送交投票,最終以5比2通過。許多對此不滿的居民表示,將在接下來的選舉當中,讓投贊成票的委員們落選。

雖然富士康的威斯康辛谷計劃預計要創造1萬3000人的工作崗位,但公聽會上一位居民佩妮強森(Penny Johnson)則指出,富士康自己也說過,在十年之內要達到工廠自動化,屆時當地居民恐將蒙受更嚴重的失業,會有更多喪失抵押品贖回權(Foreclosure)的房屋。

******
為建工廠拆了美國小鎮,富士康卻想抽身而退? - 華爾街日報

*****
鴻海投資威州百億 廠區小鎮拆屋夷地數百畝 加速基建配合
編譯郭宣含/綜合5日電 2019年05月06日 06:05
鴻海集團投資威州百億設美國富士康廠,圖為總裁郭台銘說明威州富士康建廠案。(路透) 鴻海集團投資威州百億設美國富士康廠,圖為總裁郭台銘說明威州富士康建廠案。(路透)
富士康總裁郭台銘2018年6月與川普總統在威州富士康投資的新廠一起參加動土儀式。郭台銘1日赴白宮見川普總統,再談威州投資進度。(路透) 富士康總裁郭台銘2018年6月與川普總統在威州富士康投資的新廠一起參加動土儀式。郭台銘1日赴白宮見川普總統,再談威州投資進度。(路透)

位於威斯康辛州首府密爾瓦基南方約32公里的瑞辛郡(Racine County),是鴻海威州投資的主要廠區預定地。人口不過7萬8000多人的瑞辛郡是典型的美國小鎮。住宅區從市中心向外延伸,再外圍則是剛結束冬休、還沒播種的農地,以及綠草如茵的牧場。

當地政府單位已投注數億元為富士康科技集團鋪路,準備讓富士康在威州東南部興建100億元的面板製造廠,但這間台灣公司卻尚未履行其在協議中的承諾,讓威州居民開始質疑數十億元的免稅和補貼獎勵石沉大海。

「華爾街日報」報導,自從川普總統和富士康董事長郭台銘2017年宣布威州設廠計畫後,承包商至今已拆除瑞辛郡快樂山村(Mount Pleasant)75棟房屋,並夷平數百畝的農地。然而根據威州紀錄,富士康截至2018年底僅在這項計畫支出9900萬元,等於承諾中1%的投資。該公司也承諾要在2019年底前聘用逾2000人,但目前只聘用不到200名威州員工。

快樂山村的預定地多已夷為平地,仍在等待建廠計畫,當地人表示,最近鮮少在該地見到富士康承包商。諾大的預定地上,馬洪尼(Kimberly Mahoney)一家居住的灰綠色平房格外顯眼,這是除了鴻海的白色廠房外,平地上唯一一棟建築。馬洪尼也是鴻海廠區預定地上三戶仍未出售或搬遷的土地所有人。

儘管對鴻海投資存疑,但馬洪尼說,若鴻海能按照最初計畫投資100億美元,並創造1萬3000個就業機會,她樂見計畫成功,畢竟這對地方發展有益,他們一家也不願成為計畫的絆腳石。雖然不捨,馬洪尼仍願出售土地,先決條件是提供合理的收購價格,否則他們會按計畫蓋游泳池、建花園,並學著和鴻海廠區和睦相處。

瑞辛郡和快樂山村舉債約3億5000萬元購地,並在手機面板廠興建前加速當地基礎建設,但地方官員卻還未收到開發商的任何建廠計畫。這筆債務也使信用評級公司穆迪(Moody's)調降了快樂山村的信評。

瑞辛郡專員戴斯克(Nick Demske)表示:「在某種程度上,我們不過在談論虛構的事。我們在猜想。」

一名富士康代表告訴「華爾街日報」,富士康今年夏季將在設廠預定地快樂山村展開「接下來數個階段的建設」。


拆小鎮建廠 富士康臨陣抽身?
吳慧珍/綜合外電報導
2019/04/30 21:38

《華爾街日報》報導,富士康科技集團投資100億美元在美國威斯康辛州興建液晶顯示器(LCD)工廠,作為預定廠址的威州「樂山村」(Mount Pleasant),已做了拆遷房屋及鏟平農地的前置作業,現在卻傳出這項建廠計畫似有縮手跡象。

報導指出,密西根湖西方6英里處,已清出一大塊建築工地,面積有紐約中央公園的一半大。富士康承包商在LCD工廠預定地「樂山村」拆除75間房屋,夷平數百英畝農地,為方便無人卡車和數千員工通行,工作人員還拓寬密爾瓦基市延伸到伊利諾州的94號洲際公路。

迄今為止,威州村郡納稅人已融資3.5億美元左右,作為購地與改善基礎建設之用,包括埋設污水下水道及鋪設暴雨排水管。

然而根據最新曝光的威州文件,截至去年12月31日,蘋果代工巨頭富士康針對「樂山村」設廠計畫支出9,900萬美元,僅占承諾投資額的1%。

富士康預定今年年底前,在當地聘雇2,080名員工,但去年底為止,雇用人數不到200人。「樂山村」當地人士指出,富士康承包商近來很少出現在預定工地。

富士康聲稱,「會信守創造就業機會的承諾,我們也期待生產設施完工」。該公司指出,「冬季停工多少影響建廠進度,我們預計在2019年夏天前啟動下一階段施工計畫,可望於2020年第4季開始投產。」

****

郑州村支书雇凶打死钉子户 8人被控故意伤害罪

2014年05月24日05:50  南方都市报 收藏本文
冯三英手捧丈夫遗像站在被拆的家园前。 南都记者 孙旭阳 摄
肖马来就在这间屋内被人雇凶用乱棍殴打致死。南都记者 孙旭阳 摄

  南都讯 记者孙旭阳 5月21日,河南省郑州市中级法院公开审理农民肖马来被村支书雇凶伤害致死一案,包括村支书张喜明在内的8名被告人全部当庭认罪。而肖马来家属及代理律师则认为,公诉机关应该以故意杀人罪而非故意伤害罪起诉上述被告人。

  钉子户半夜被打死

  2013年5月25日晚10时30分左右,郑州市航空港区大老营村63岁村民肖马来在借住的村委会房屋内,遭到数人持棍棒殴打,送到医院后很快便宣告不治。经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侦查认定,该案件幕后的指使者为大老营村支部书记张喜明。

  据介绍,张喜明负责肖马来所在村民小组的拆迁事宜,肖马来未经允许在旧屋上加盖房屋,在2013年4月被强拆后,肖马来成为“钉子户”,多次堵门责骂张喜明,并到辖区办事处门口烧纸诅咒强拆人员。2013年5月中旬,张喜明指示另一村干部张超奎雇凶“教训”肖马来。之后,因张超奎迟迟没有动作,张喜明又打电话催促。张超奎于是通过附近村庄的村民孟凯纠集王二兵等5人,购置木棍,在案发当晚开车赶到大老营村,殴打了肖马来。

  案发后,涉案8名犯罪嫌疑人先后归案。随后,当地办事处和村委会出面与肖马来家属协商,赔偿家属75万元。在达成赔偿协议后,肖马来遗体火化。

  雇凶者称没想杀人

  5月21日上午11时左右,庭审开始。因为8名被告人此前都做了有罪供述,对检察院起诉的故意伤害罪名,以及当庭出示的各组证据都无异议,庭审进行至下午1时40分左右,审判长宣布休庭,将择日宣判。

  此案在审判中,最先指使殴打肖马来的张喜明被列为第四被告人。本案的第一被告人,则是1992年出生的王二兵,他在8名被告人中也最年轻。案发当晚,他和另一名被告人岑金海持木棍进屋殴打肖马来。根据警方笔录显示,因为进屋顺序不同,王二兵当时击打的是肖马来的上半身和头面部,岑金海打的是腰部以下。

  庭审中,张喜明延续了此前在警方所作的有罪供述,自称只是想让张超奎找人“教训”下肖马来,还特意叮嘱不要打得太狠,让他休息一段时间不再闹事即可,并没有想打死肖马来。

  张喜明自辩称,作为村支书,上级压下来的拆迁任务非常繁重,让基层干部压力很大。案发前,他被滨河办事处领导告知,该村土地即将被用来新建富士康厂区,拆迁任务被按时间分解进度。

  张超奎则供述,在接到张喜明的指令和9000元经费后,他一度很犹豫,认为肖马来是本村人,不好意思下手。在张喜明电话催促下,他才通过孟凯召集其他5人去实施作案。张超奎说,他与肖马来并无冤仇,也没有预料到本案的后果。

  打人者磕头求原谅

  庭审中,公诉人在发表起诉意见时称,张喜明是本案的指使人,但起关键作用的,则是组织作案的张超奎和孟凯。现年27岁的孟凯与张超奎是发小。孟凯及其辩护人则恳请法庭考虑到孟小学辍学,属于文盲和法盲,能给予宽大处理。

  直接持木棍殴打肖马来的被告人王二兵,则在最后陈述阶段向肖马来家属下跪磕头,泪流满面地请求原谅。其辩护律师表示,王家将尽其所能赔偿被害人家属,希望法庭能给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与公诉机关的起诉意见不同,肖马来家属及代理律师则认为,本案主犯和第一被告人应为张喜明,而且8名被告人所涉罪名应该是故意杀人罪,而非故意伤害罪。

  肖家的代理律师在法庭辩护阶段表示,本案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有计划的故意杀人案件。被告人张喜明为了经济、政治等个人目的,对被害人有明确的致害故意,虽然曾要求张超奎不要打得太狠,但一直打电话催张超奎动手,对被害人的死亡以及雇凶杀人的结果持放任态度,且不排除致死被害人是其希望和追求的结果。被告人张超奎明知肖马来年过六旬,却雇凶多人,且购买1米多长的木棍做凶器,对肖被打死的结果主观上具有放任的故意。至于被雇佣的孟凯等人,明知多人无辜打一人还人手一木棍作案,其目的不排除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成分。

  强拆合法性存争议

  在5月21日的庭审中,公诉人和部分被告人辩护律师在表述中,都将肖马来在案发前被强拆的房屋称为“违法建筑”。被告人张喜明的辩护律师还提请法庭注意,肖马来在本案中也存在过错,应该成为张喜明量刑从轻的情节。

  公诉人则回应说,肖马来对本案并无过错,因为在案发前很长一段时间内,肖马来夫妇并未再去闹事,而张喜明则还在催促张超奎动手。肖马来家属的代理律师则认为,当地办事处和执法局对肖马来家进行的所谓“行政强拆”,早已被现行法律法规所禁止。而且,刑事案件中所谓过错,应该与该案件发生有直接关系。案发当晚参与张超奎等人,要么与肖马来没利益纠葛,要么根本就不认识肖马来,所谓过错无从谈起。

  本案侦查阶段,事发地辖区滨河办事处向警方出具了大老营村拆迁的奖惩办法,以及一份对强拆肖马来家的情况说明。但案卷中,并未有当地政府对该村合法征迁的手续文件。“他们根本就没征地手续。”肖马来的大女婿说,案发时肖马来家的土地还属于宅基地。当地在违法强拆前,总是禁止村民新建房屋,甚至连修缮都不允许,以免在拆迁中补偿更多。

  事实上,肖马来家不但加盖的二层被强拆,一层房屋也大面积被砸塌,家电和家具多有损毁。这也是肖马来夫妇一直去找干部讨说法的原因。在公安机关所作的笔录和庭审中,张喜明也承认,强拆时没有通知肖马来。

  附带民事诉讼成焦点

  在本案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肖马来的妻女和父母等共向8被告人索赔64万余元。在去年,肖家曾从办事处和村委会获取75万元赔偿金,这方面成为辩论的焦点。

  公诉人在质证阶段,出示了肖马来家属与办事处及村委会达成的赔偿协议,但却以“有关方面”指称办事处与村委会。张喜明的辩护律师则表示,这75万元的收据和协议证明肖家已获得了民事赔偿,因为办事处此前拖欠有张喜明的工程款,经双方商议,这75万元在工程款中冲抵,应该算张喜明的支出。

  这遭到了肖马来家属代理律师的反驳。肖家代理律师认为,75万元是当时官方给的抚慰金,与该案8名被告人毫无关系。该律师向法庭提交了一张光盘,刻有当时肖家与办事处和村委会干部协商的录音,以证明官方当时承诺,领取这75万元不影响该案进入诉讼程序后的民事索赔。

  肖马来家属在查阅本案卷宗后,质疑警方涉嫌有意袒护张喜明。案卷显示,在2013年5月27日上午10时、翌日凌晨4时、2013年7月4日下午4时,对张喜明做的三份讯问笔录中,对案情的描述高度雷同,大多数段落几乎一字不差。记者注意到,前两次讯问地点为郑州市公安局航空港区分局案件侦办大队,第三次则是用笔划掉该地址,手写为“郑州市第一看守所”。

  在庭审中,张喜明对案情的交待先后高度一致,成为其代理律师为其辩护的理由之一。

(原标题:郑州开审“钉子户”被打死案)


大埔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https://zh.wikipedia.org/zh-tw/大埔事件
大埔事件(媒體亦稱大埔毀田、大埔圈地、大埔爭議、大埔案),是一起發生在中華民國臺灣苗栗縣竹 ..... 張藥局位在道路交鋒處,如不拆除將有交通疑慮,苗縣府也已承諾會低價賣另一塊地作為補償,已做妥善處理。 柯成福是房屋與子女共享持份,但子女 ...




郭台銘的兩國論「兩個中國」徹底拋棄國民黨長期堅持的目標,趙春山質疑選舉也不該為勝選而失了黨格?←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國民黨立委柯志恩妳有甚麼臉指責蔡英文新南向外籍生淪「黑工」,國民黨郭台銘富士康在全中國搞了無數學生「黑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