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3/05

二二八史學方法論5:二二八先生賴澤涵詐欺得利被判刑,被本省暴徒屠殺外省人竟然在二二八紀念碑上留名

我曾提過被二二八基金會認證為本省暴徒所殺的外省人竟被列名二二八紀念碑之上,這種現象可從「二二八先生」賴澤涵曾利用研究計畫其他主持人未核對帳戶資料機會多報130萬被起訴詐欺,且賴主編的報告被李敖指責來探討。也先說賴澤涵有多偉大,他曾任行政院「研究二二八事件」小組委員兼總主筆、「二二八」紀念碑文總主筆。我在「二二八先生」賴澤涵怎麼有臉談二二八研究方法?也談許雪姬研究不完的「外省人在二二八的死傷情形」則指出:
林邑軒、吳駿盛在《紀念二二八事件70週年研討會》推估死亡約一千五百人左右引起眾怒,「二二八先生」賴澤涵教授批判其不能只引用特定人士言論,想當年李敖指責「澤涵老弟」帶頭的二二八研究對外省人死傷亂估,更是口頭、文獻夾雜使用而「開脫本省人殺外省人之事」,在同一個唐賢龍的文獻,國軍屠殺人民就採用,但本省「菁英」拿武士刀砍殺外省孕婦及小孩就否定,而且憑空加入「不少本省人斥之為捏造」毫無出處的十個字…種種行為族繁不及備載。賴澤涵自己帶頭的二二八研究破綻百出,25年前就被李敖批判,賴澤涵與其他研究者有過認真回應嗎?如果賴澤涵有臉說「不能只引用吳勇正…」云云,難道可以只引用唐賢龍的一部分而否定另一半,而且還憑空捏造文字?

賴澤涵這種疏忽大意從文字到金錢上,都是反覆慣行,竟為二二八研究表率!還成為中央大學名譽教授!!實在是台灣史研究者的有趣或可悲的存在。

我也提過,當年一位二二八外省受難者其遺屬來台申請補償,二二八基金會很謹慎,雖然向基金會提出外省受難者列名於二二八紀念碑之上的資料,紀念碑也說他不幸被殺害,但因為這個人的省籍不是台灣,所以他被屠殺必是本省暴徒所殺,最後因不符賠償要件而駁回。

若對照賴澤涵的「隨便研究法」,連一般人都小心又小心的金錢他都可以實際支付386萬卻用573萬核銷被起訴來看,他在研究報告「開脫本省人殺外省人之事」而憑空加入毫無出處的「不少本省人斥之為捏造」也不足為奇。當年台大社研所博士生林邑軒、吳駿盛以使用「性別死亡比例推估法」,推估死亡人數在1304至1512人之間,或比較其他研究的死亡人數差距,或是紀念碑上名字與「真正本省人」的受難者來對比,究竟有多少人是被屠殺的外省人,而被賴澤涵的「灌水大法」給偷天換日了?

根據2018年12月最新統計,228基金會辦理賠償,依據死亡申請的有686件、失蹤有181件。審定補償金額:72億5,740萬元,審定補償人數:10,103人。根據聯合報報導,至2015年2月3日統計,最年輕死者為1歲兒童,最年長死者為71歲,獲賠償者45.12%為21-30歲; 1-40歲則以22.12%居次。認定死亡與失蹤的受難者為830人可獲賠600萬,除了死亡外,有人被關20多年冤獄獲賠580萬,也有人因走在路上唱日文歌被羈押10天,獲賠30萬。郝柏村則曾於2012年公開表示二二八申請補償的死亡人數為500餘人,課本卻表示「據估算,死亡的台灣民眾超過萬人」及”台北新公園,看到二二八的紀念碑文,也仍宣稱「死傷逾萬」”,而有「這是歷史真相嗎?」之嘆,並因此引起軒然大波…

可見,人數對研究者來說,非常重要!

我對死亡人數與金錢多寡都很重視,因為「數字不只是數字」!二二八究竟死了多少人,我不認為只有申請補償的不滿千人那麼少。根據警總的資料,清鄉的21師於1947年3月共消耗子彈近20萬發、手榴彈千餘顆、各式砲彈700多發,這樣大火力殺害的人應該不只申請賠償的人數。反過來說,有種說法說美軍殺越共時要花20萬發子彈才能殺一個越共。因此,如果是戰鬥期間,當然不可能彈無虛發!若是行刑,才有「一顆子彈一條命」的可能。換句話說,調查這些武器子彈的使用時間與地點,對釐清死亡人數應該更有幫助

相對的,對數字管理很鬆散以致於被詐欺起訴的賴澤涵等人,你學術上手腳這樣不乾淨,又在資料引用上被李敖指責,關於賴澤涵的判斷,有必要再三斟酌。

至於列名於紀念碑上的二二八受難者,也有被本省暴徒屠殺的外省人,雖然表面上也是紀念他們,但卻把這些不知有多少的外省人歸類為被軍隊屠殺,這種紀念二二八的態度可以說是嚴謹嗎?

這種研究史學的方法又算是甚麼?

Blackjack 2019/3/5

註:地院判賴澤涵、謝艾潔共同犯詐欺得利罪,各處有期徒刑陸月。高院後來認為賴澤涵未侵占或詐欺公款,犯罪危害輕微,改依《商業會計法》等罪將賴男判刑4月、得易科罰金10萬8000元,緩刑2年,謝女改判無罪。但就像我告發林濁水貪汙助理費,他被蘋果日報採訪時說他是挪用去繳公職金,結果檢察官一問話馬上改口否認並把一切罪行推給助理承擔,民進黨大立委林濁水完全沒事及偉大的「二二八先生」賴澤涵二審越判越輕讓我感覺到台灣司法的偉大,並予敘明。
賠償金申請案審理統計表

各縣市二二八事件受難者統計表
【裁判字號】  99,訴,174
【裁判日期】  1010618
【裁判案由】  偽造文書等
【裁判全文】  

臺灣新竹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99年度訴字第174號
公 訴 人 臺灣新竹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賴澤涵
謝艾潔
共 同
選任辯護人 劉緒倫律師
上列被告等因偽造文書等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97年度偵字
第2783、3344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賴澤涵、謝艾潔共同犯詐欺得利罪,各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
罰金,均以銀元參佰元即新臺幣玖佰元折算壹日;各減為有期徒
刑參月,如易科罰金,均以銀元參佰元即新臺幣玖佰元折算壹日
。又共同犯詐欺得利罪,各處有期徒刑捌月;各減為有期徒刑肆
月,如易科罰金,均以銀元參佰元即新臺幣玖佰元折算壹日。又
共同犯詐欺取財罪,各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均以新臺
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各應執行有期徒刑捌月,如易科罰金,均以
銀元參佰元即新臺幣玖佰元折算壹日。


********

數據細說228 https://udn.com/upf/newmedia/2015_data/20150226_udn228/udn228/index.html

根據最新公布二二八受難者賠償金資料,截至今年2月3日,共2265受難者獲國家賠償,共71億多元。但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指出,受難人數逾一萬多。據信因時空因素,人、物證佚失,多起受難無從賠償。

從資料拼湊受難者面貌,高達45.12%獲賠者,事件當時(1947年)年紀21-30歲。當1995年政府通過「二二八事件處理及賠償條例」,若這些受難者在世,也已將近70、80歲。

單從當代獲賠資料回顧血腥歷史,或許不足,但這也是一份最真實的台灣官方在威權鬆動後,截至目前的轉型正義成績單。

******

投書聯合報 郝柏村:正視中學史地課本
郝柏村(行政院前院長)February 21, 2012
、經濟與國防,是立國的三個支柱,缺一不可;立國精神的傳承,是國家生存發展的首要課題,故教育乃立國的最根本,歷史教育的主旨即在於此。所以,欲亡人國者,必先亡其史。

我國的國民教育,無論是6年、9年,乃至於12年,其目標在發展國民的民族精神、自治精神(民主素養)、國民道德、健全體格、科學知識及生活智能,此為中華民國憲法所明載。其中的民族精神與國民道德,在馬英九總統執政前,執政者刻意扭曲,已至積重難返的地步。

近年我檢視孫女的國中課本,是經教育部審定,康軒出版的社會乙版,內容為台灣歷史與地理。我不知該書是否仍然沿用,但已影響數以百萬計的年輕學子,後果甚為嚴重。第12頁提到,「台灣地區除了台灣本島之外,尚包括其附屬島嶼澎湖群島、釣魚台列島,以及金門、馬祖、南海諸島等地,總面積約為3萬6000平方公里」。同頁另節表示,「台灣地區在行政區劃上,分為台灣省、台北市和高雄市,以及福建省的金門縣,和連江縣的馬祖」。

我的疑問是:「台灣地區」是地理名詞?還是政治名詞?如果是地理名詞,為什麼金門、馬祖和南海諸島,屬於台灣地區?為什麼台灣地區又分為台灣省和福建省?這兩個省各也是地理名詞嗎?「台灣地區」不是國號,台灣省和福建省,以及南海諸島,依憲法屬於中華民國,豈可以「台灣地區」代之?

同書下冊第58頁則表示,「中國的海岸線外,有黃海、東海、南海三大緣海,羅列著5000多個島嶼,面積多半不大,但卻是國防和交通重地。例如,珠江口外的香港,面積僅1078平方公里,2005年的進出口貿易總額,位居世界排名的第11名,是相當重要的商業中心」。

我的疑問是:中國沿海島嶼本是地理課題,既有5000多個,為何獨舉香港?台灣是中國沿海第一大島,海南是第二大島啊!

同冊第142頁,西元2002年,世界主要國家老年人口比例圖,說明文字是「台灣地區9%,日本18%,南韓7.6%,中國7.3%」。

我的疑問是:附表名稱為世界主要國家,而所列「台灣地區」是國名嗎?如果意指中華民國,則中華民國也簡稱中國才對。

從學術良知而言,老年人口問題,為了避免涉及政治,可以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並稱,怎麼附表標題為世界主要國家呢?我明白了,原來作者偷渡「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政治用意。

再看教育部審定,三民出版的普通高中歷史第一冊,亦仍然沿用民進黨執政時的版本,而內容完全為台灣歷史,第108頁敘述二二八事件。該事件當然是台灣光復後,最不幸的悲劇,其真正原因何在?課本的說法並非完全客觀。

1990年,我任行政院長,特請施啟揚副院長,主持「二二八事件專案小組」,期能公正定位此一歷史悲劇。此外,我並請內政部長吳伯雄先生,確查當時非正常死亡及失蹤人數,為500餘人,一律視同二二八受難者,予以撫慰補償;後來又從寬認定,且一再放寬期限,接受撫慰,每名新台幣600萬元,仍為1000人左右。

課本卻表示,「據估算,死亡的台灣民眾超過萬人」。直到今天,我在台北新公園,看到二二八的紀念碑文,也仍宣稱「死傷逾萬」,這是歷史真相嗎?21世紀是資訊發達的時代,還可以人云亦云,用「據估算」的說法,充為歷史課本的教材嗎?死亡人數中強調「台灣民眾」,其實外省人士亦所在多有,也應提及,才算公允。

同書第二冊,內容均係中華民族史,從華夏世界的形成,直到共產中國與台海兩岸關係。至於中華民國是如何建立的?其立國精神何在?國家目標何在?應使年輕的中華民國國民,有明確的概念。但是,該書對孫中山先生與辛亥革命,僅以三頁說明,黃花崗72烈士也不見了。

該書第189頁,僅以半頁敘述第二次大戰,而「八年抗戰」四字都未提及。最後表示,「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國民政府贏得對日抗戰的勝利」。此一中華民族有史以來,時間最長,範圍最廣,犧牲最慘烈,悲壯而光輝的史頁,在課本中僅佔半頁,而僅指為國民政府的勝利,難道不是中華民族的勝利嗎?

我不是歷史學家,也不是教育學者,倉促閱讀了一些中學的史地課本,結論是:

一、失去了中華民國的立國精神,模糊了中華民國的國家目標。

二、暗示「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中華民國不是中國,台灣人不是中國人,誤導了中華民國國民的國家認同。

中華民國的立國精神和國家目標,均落實於中華民國憲法。我國現處於史無前例的國際環境,以及兩岸關係之中,年輕世代的史地教育,要順應真相並且務實,但不能背離中華民國憲法,否則中華民國即失去存在的意義,僅是被利用的政治招牌。

80年來的本國和世界史,是我親聞、親見乃至親身參與的,更是億萬人民血淚寫成的,在資訊發達的此時,如任由偏見的教科書,誤導年輕的國民,實為最大的諷刺與悲哀。教科書不同於電視台的政論節目,不能標示「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台立場」。

台灣政治社會的亂源,是國家認同的分歧,淡化了中華民國,並不能安撫台獨的主張。要撥亂反正,必須旗幟鮮明,遵照憲法,認同中華民國,這是國民教育的基本宗旨,首應改正中學的史地課本。

******
學界很多人這樣做 賴澤涵謝艾潔 涉假核銷起訴
六十九歲的賴澤涵曾任中央大學客家學院院長、客家研究中心主任及文學院長,學術地位高;五十三歲的謝艾潔,為傑出藝術薪傳獎金獅獎、第一屆民族歌謠獎得主,是知名聲樂家,爆發詐領案讓人意外。
「學界核銷經費的方法千奇百怪,偵辦這個案子時,很多人都說『大家都這樣做』;但不是大家都這樣做就是對的,積非成是的道理須破除!」檢察官表示,希望藉由起訴此案讓學界知道:「不能為了貪方便,就不依法處理。」
檢方調查,賴澤涵九十三至九十六年在玄奘大學任職期間,以玄奘大學名義標得桃園縣政府「編纂桃園縣志專業服務」案,為使編纂工作順利進行,向玄奘預支一千三百五十八萬元至指定專戶,委託謝艾潔任副總編纂,管理帳戶。
起訴指出,賴澤涵與謝艾潔明知有向玄奘核實報銷的義務,賴卻在九十三年間,向不知情的一家影印公司表示「有影印工作要交給你辦」,要求對方先提供一百卅萬元發票三張,再由謝艾潔交給助理彙整向玄奘核銷。
九十三至九十四年十二月間,賴、謝二人明知僅實際支付三百八十六萬元給七名「子志」編纂主持人,卻利用各主持人未核對帳戶資料機會,讓七人簽署與實際所得不符的收據,最後核銷金額高達五百七十三萬元。【2009-09-15/聯合報/A4版/要聞】


小檔案/賴澤涵 深入研究「二二八」議題 | 法律前線 | 社會新聞 | 聯合新聞網
【聯合報╱楊德宜、李青霖】
2012.06.23 02:51 am

賴澤涵台灣師大歷史系畢業、美國伊利諾大學歷史系博士,曾任中研院社科所研究員、中央大學文學院院長、歷史所所長、客家研究中心主任等職務。

他專攻現代史、台灣史,在威權統治年代,曾因博士論文被指「批蔣」,差點進不了國門;曾任行政院「研究二二八事件」小組委員兼總主筆、「二二八」紀念碑文總主筆。他深入研究「二二八」議題,剖析省籍糾葛與族群衝突的歷史,讓黨外人士、受難家屬一洗之前的負面印象,開創「二二八事件」學術研究風氣,被外界封為「二二八先生」。

他常告訴學生「讀書最樂、治史更樂」,做人要不畏權勢、為弱勢發聲。

【2012/06/23 聯合報】@ http://udn.com/

******

不實發票請款 「二二八先生」賴澤涵判8月

【聯合報╱記者羅緗綸、李青霖、楊孟立、游文寶/連線報導】
2012.06.23 02:51 am

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研究小組」總主筆賴澤涵與中央大學副教授謝艾潔,八年前編纂桃園縣志,被控三次以不實發票請款,共申請一百卅萬元經費。新竹地院審理後,依詐欺得利等罪判兩人各八個月徒刑,可易科罰金,折算每天九百元新台幣;全案可上訴。
七十二歲的賴澤涵,曾任中央大學客家學院院長、客家研究中心主任及文學院長,在台灣史研究學術地位高;五十六歲的謝艾潔是傑出藝術薪傳獎金獅獎、第一屆民族歌謠獎得主,也是知名聲樂家。

中央大學和謝艾潔昨天表示尊重司法判決。賴澤涵尚未連繫上,不過他三年前針對此案受訪時曾說,所有經費來龍去脈作表格,清清楚楚,沒機密可言,很冤枉,賴還提到,謝艾潔並沒簽約、很無辜,「我知道是針對我來的。」

玄奘大學主任秘書曾國修說,此案非玄奘向調查單位舉發,是有人分別向市調站與學校檢舉,校方為此曾告賴背信,不過,後來考量他未完成縣志,校內核銷程序亦正常,主動撤回告訴。

兩人的辯護人出庭時強調,預先申請編輯費是沖銷作業,實際上有支付,兩人無詐欺意圖;以發票請款一事,謝艾潔並不知情。

判決書指出,賴澤涵與謝艾潔曾在新竹私立玄奘大學分任教授、副教授,九十三年玄奘大學得標編纂桃園縣志,委託賴、謝擔任總編輯、副總編輯,匯整撰稿、人事及業務費用單據核銷。

賴澤涵與易風格數位快印公司簽署「桃園縣志專案編輯合作委託草約」,事後,請易風格開三張發票共一百卅萬元。

易風格負責人黃雪華說,賴澤涵雖說,等快出書時,會請她編輯、校稿,但公司並未做過編輯工作,賴澤涵說工作雖未開始,因報帳所需,請她先開發票。

賴澤涵向法院說,與易風格訂約時,原希望易風格能編輯、校對,但公司人才不夠,另請人編校,要求易風格開發票、請款是為沖銷作業,他還先墊款,收到請款後已付給編輯,並無詐欺。

謝艾潔稱,在易風格估價單簽名,是應玄奘大學會計作業要求,印章授權工讀生使用「是遭玄奘大學陷害」。

【2012/06/23 聯合報】

*****
二二八先生 A錢遭判8月 _ 蘋果日報.html
二二八先生 A錢遭判8月
2012年06月23日
 
 
【楊勝裕╱新竹報導】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研究小組」總主筆賴澤涵及知名聲樂家謝艾潔,2004年在玄奘大學任教時,玄奘大學向桃園縣政府標得「編纂桃園縣誌」,委由2人編纂,2人卻以不實發票申請經費核銷,涉嫌詐取130萬元。新竹地院昨一審宣判,依共同詐欺得利罪各判2人8個月徒刑,得易科罰金21萬6千元,全案可上訴。
校方不會提告
玄奘大學副校長曾國修昨說:「兩人均已不在校內教學,不知其回應,校方也不會告他們了。」
聲稱勞務所得
賴澤涵(72歲,台中人)因專精於研究二二八事件,是台灣史權威,學界封為「二二八先生」,中央大學副教授謝艾潔(56歲,新北市人)是國內知名聲樂家。
判決書指出,2004年,賴澤涵為玄奘大學講座教授,謝艾潔兼任副教授,校方標得桃園縣誌案後,兩人為正、副總編纂,賴要求廠商提供不實發票,分3次向校方核銷經費130萬,校方撥款後發現有異,向調查局舉發。
賴澤涵稱,因廠商無法如期完成印刷,是自己跟助理合力完成,後請廠商分開發票申請費用,也是勞務所得,並無詐領。但法官認為,被告明知廠商未實際編輯印刷,卻仍請廠商開立發票,已犯共同詐欺得利罪,故判決8個月徒刑。
賴澤涵(72歲)
●現職: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研究小組總主筆
●學歷:美國伊利諾大學歷史系博士
●經歷:
◎玄奘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專任講座教授
◎「二二八事件」碑文總主筆,學界尊稱「二二八先生」
資料來源:台師大

*****

圖方便 228先生用假發票報帳 _ 即時新聞 _ 20150123 _ 蘋果日報.html
2015年01月23日17:43      
被暱稱為「二二八先生」的知名歷史學者賴澤涵,11年前受託編纂桃園縣志,遭檢舉以不實發票核銷編輯費130萬元,賴男坦承便宜行事,堅稱絕未公款私用。高等法院指賴男行為雖可議,但經費全用於公務,今依違反《商業會計法》等罪,將賴男判刑4月、緩刑2年,還可上訴。
75歲的賴男是行政院「二二八事件研究小組」總主筆,在台灣史研究領域相當有名望。判決指出,賴男2004年擔任私立玄奘大學歷史系專任講座教授時,校方承攬桃園縣府招標的桃園縣志編纂案,委託賴男擔任總編纂、同校兼任副教授謝艾潔(59歲)擔任副總編纂共同執行。
但2006年底完成縣志編纂後,有人向校方與檢調單位檢舉賴男以假發票核銷編輯費,清查發現賴男的確向易風格數位快印公司索取3張發票,共核銷130萬元編輯費,但易風格公司沒參與編輯校對,僅於縣志完成後負責影印裝訂,且另外收費。
一審依詐欺得利等罪將賴男與謝女各判刑8月,皆得易科罰金21萬多元,2人上訴喊冤,賴男指謝女僅在單據上形式用印,實際核銷都由他處理,但他沒公款私用,而是為彈性運用編輯費,分年度預先核銷預算,他跟易風格公司簽有合作草約,易風格公司因人手不足未能執行,他找其他助理完成編輯校對。
高院指易風格公司未實際提供勞務,等於預收5%營業稅賣發票,賴男用不實發票影響玄奘大學撥付編輯費的正確性,實屬不該,但賴男未侵占或詐欺公款,犯罪危害輕微,今改依《商業會計法》等罪將賴男判刑4月、得易科罰金10萬8000元,緩刑2年,謝女改判無罪,仍可上訴。(黃哲民/台北報導)
 




看穿台灣支持美國而假掰的論述:經濟學家說美國貿易戰輸了,歐盟保護與伊朗做生意的歐洲企業不受美國報復,川普震怒!←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兩蔣日記權利歸屬,總算把蔣孝嚴一系算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