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2/19

台灣「假民營真國營」事業如同中國大陸補貼、強制技術移轉而破壞公平貿易,台美逆差167億美元,何時被美國大制裁?

美國指責中國補貼、強制技術移轉而發動貿易戰,其實民進黨也要求風電技術移轉,對經營不佳華航以「假民營真國營」透過政府持股控制與負無限責任,中華電信、台灣高鐵、台糖、101大樓、中鋼、兆豐等都是官股控制,現在政府運用無限資源與民間爭利更有變本加厲的狀態,「假民營真國營」的企業管理階層沒有半張持股更是常態,這種管理階層玩政府的錢跟民間「對削」,這是公平企業經營嗎?扭曲制度的董事長對罷工會造成公司商譽極大的損失更是沒有在怕,華航罷工事件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目前台灣鋼鐵業也被美國制裁,台灣官方控股的通訊與金融、鋼鐵也都是市場的主宰者,加上許多企業想要進入台灣也被要求技術移轉如風電、國艦國造,美豬進不了台灣,美國人知道台糖也有大養豬嗎?

換言之,台灣政府以公股讓經營不善企業「倒不了」,或是毀滅商譽讓企業自殺的罷工也沒在怕,都證明了政府以無限的財政資源進行對特定企業的補貼及交付政策任務,許多行業更是以國安之名特許經營,難怪美國打不進台灣市場。

美國人口調查與統計局(U.S. Census Bureau)去年公布2018年度數據指出:2017年,台灣是美國排名第11大貿易夥伴,美國去年出口台灣金額達258億美元,進口自台灣則達425億美元,美台貿易逆差達167億美元,這也創下1987年以來、美台貿易逆差新高,台灣去年成為美國貿易逆差第13大來源…

美國何時會要求台灣改變「假民營真國營」制度,且拭目以待。

Blackjack 2019/2/19

經濟日報社論/國營事業改革 從透明化做起
2019-02-19 00:30經濟日報 經濟日報社論

華航罷工七天後上周落幕,期間當然造成公眾的代價與爭議,不過勞工行使團結權本是先進社會的常態;整件事爭議核心,更多來自於華航的國營公司身分。

先定義一下國營事業。按我國法律規定,只有政府直接持股超過一半者,方屬於所謂國營事業。按此定義,帳面上台灣的國營事業其實所剩不多:依據國發會的認定只剩七家而已,而且不包含華航。但外界都知道,已經完成移轉民營的公司,大多繼續受政府控制,甚至如華航這種連交通部長都認為是國營者,從頭就不在國營事業清單上,凸顯出我國的定義,很明顯地是為實質受政府控制的企業打起保護傘。

近年來,國際間以及歐美主要國家對國營事業的定義,已改為「控制權說」。以我國積極想加入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為例,所謂國營事業除了包含持股過半,也包含「可控制過半投票權股份」以及可控制重要人事權二個要件。白話文解釋,前者就是公股及泛公股要一起計算的公司,後者就是政黨輪替等於董座輪替的公司,都是所謂「國營事業」。

用CPTPP的定義重新再看一次台灣的民營化,就會原形畢露。以華航為例,第一大股東是受政府直接控制的公設航發基金會,第二是行政院國發基金、第三名為受政府控制的中華電信,第四名是受政府控制的勞退基金,合計持股超過一半。按CPTPP定義,國發基金直接持股加上其他三名「泛公股」,華航是不折不扣的國營事業,林佳龍部長講的一點都不錯。

再看台灣高鐵公司,交通部直接持股只有43%,但公設航發會持股4.62%,受政府控制的中鋼持股4.3%、台糖持股3.55%、國發基金持股2.13%,合計一樣過半,也同樣是如假包換的國營事業。101大樓(台北金融大樓)公司更是經典,中華電信持股31%、證交所持股15%,兆豐銀持股10.8%,合計政府控制股權超過一半,卻沒有直接持有一股。

繼續用這種公式稍微計算,就可以知道包含如中華電信、中鋼、兆豐等所謂已經民營化的事業,都是假民營真控制,政府介入其經濟活動非但沒有退場,而且近年來更是變本加厲,無所不在。

國營事業的問題大家都很清楚,從政治酬庸、選舉操盤,到慷納稅義務人之慨的代理人問題等等。300多年前洛克的名言就指出:財產不可公有、權力不可私有,否則人類必將進入災難之門。華航罷工協商中,資方有無為求政治績效而放水,因為受益者是勞工,社會通常不深究,但這就是一種經濟扭曲行為。加上國營事業所處行業多有法令保障或事實上的進入門檻,即使派門外漢來經營仍可賺錢,因而經營績效好壞不易界定。此外,假民營化後又使得其不受立法機關的監督,掌權者更容易被政治思維左右。近年來不分藍綠執政,這類國營事業不減反增。當國營事業規模膨脹,政治考慮充斥時,台灣的競爭力慢慢下降並不意外。

話說回來,時代變遷下,我們也認同在某些領域中,國營事業或有存在的必要,因而藉這次華航罷工,凸顯假民營真國營的問題,我們要呼籲的不是繼續落實民營化,而是透明化。政府有義務按照這次交通部及CPTPP的定義,依據「控制權」原則,充分揭露台灣國營事業的名單,以及各種政府機構直接、間接交叉持股的結構。這不但是執政黨追求開放政府的基本應有作為,更是讓社會了解國營事業影響我們經濟程度的基本義務。充分透明後,社會才能探討這些國營事業是否正當合理、治理有無績效或弊病,酬庸是否嚴重,以及該繼續國營還是應進行真正民營化。總之我們呼籲政府,請從國營事業的資訊透明化作為改革的第一步!

*****

經濟日報社論/華航罷工的省思
2019-02-15 01:24經濟日報 經濟日報社論

華航機師罷工事件持續八天,起初,機師工會與華航資方立場都非常僵硬,經過多次協商終於露出曙光,航班終將恢復正常。這場罷工事件,損失的不只是機師、華航和乘客,全台灣的人民也是受害人,因為華航是上市公司,當股價因此大跌,全體股東都遭受損失;更嚴重的是,政府擁有大多數的股權,卻完全無法妥善處理,政府的威信大受打擊。最後,華航長期背著中華民國象徵的梅花飛向全球各地,因罷工影響國際旅客權益,勢必也會影響到中華民國在國際上的聲譽。

近年來台灣勞工意識抬頭,罷工是勞權,如何妥善處理勞工問題與罷工事件,本來就是執政當局的重要任務。而這一次華航機師的罷工事件並不是突如其來的,在罷工發生之前,勞資雙方本來已經有過將近一年的協商,其中也包括了長榮機師在內,但是經過一年協商,長榮航空與機師達成了雙方可以接受的協議,華航卻無法與機師達成協議,而導致最壞的結果。

啟人疑竇的更在於,在華航股權中,航發會占35.45%,行政院開發基金持有9.59%,再加上中華電信的4.86%,這些泛公股的股權已經接近一半,政府當然有權力去做所有的重大決定,但是交通部卻說,華航是上市公司,政府無權干預勞資協商結果,這種說法令人無法接受,我們只能說是「行政怠惰、執政無能」。

回頭檢討,這一次罷工過程中有幾個關鍵人士,只要他們肯略做調整,結果可能完全不同:

首先,最關鍵的是華航董事長何煖軒,他在兩年多前空服員罷工事件中,因為當時政黨剛剛輪替,他一上任就完全接受勞方開出來的所有條件,很順利地解決了罷工事件。表面上看起來很風光,但是此例一開,其他勞團很容易有樣學樣,現在華航機師罷工很難說是沒有受到當時事件的影響。

我們想問,現在何煖軒代表資方,立場為什麼又突然變得這麼強硬呢?如果他願意略有彈性一點,可能罷工事件就不會發生了。

其次,這一次罷工事件的發起單位是桃園市機師工會,權責單位是桃園市勞工局。去年12月,華航已經向桃園市提出「調解申請書」,如果桃園市勞工局立即接受並且開始處理調解事宜,則依法律規定,調解期間不得進行罷工,那麼罷工事件也不會發生;或是至少可以拖過年假的高峰期間。但是,桃園市勞工局卻沒有任何的作為,而導致罷工的發生。

第三個關鍵就是交通部長林佳龍。泛官股占到將近一半的股權,而且華航所有的董事和獨董都是官派,交通部是直接的權責機構,只要交通部一聲令下,華航的資方立場當然可以隨時調整。但過程中,交通部和桃園市政府都沒有任何作為,自然就會有人產生一些政治聯想,說是執政黨內有黨派之爭等等。

另外,這次罷工事件中,廣大消費者受到的損失,不能輕輕放過。華航每天都公布有多少的旅客因為航班取消而受到影響,大家可以想想看,一般的上班族每年有幾個九天連假?好不容易安排一次出國旅遊,或家人團聚,結果因為飛機停飛而導致整個旅行泡湯,這種損失豈是退還機票錢,或是再加上250美元所能補償?然而,旅客權益受到嚴重損害,行政院消保會卻沒有任何的發聲,這是負責任政府部門該有的作為嗎?

總而言之,勞工爭取自身權益無可厚非,而資方在商言商,也是天經地義,但是華航是半國營事業,政府有能力決定華航所有重大的決定。罷工事件拖了那麼久才解決,不但勞資與消費者三輸,更造成政府與國人全民皆輸,我們建議政府部門應該拿出魄力,別讓問題重演。
 
***

美貿易夥伴台灣去年排名11 | 產經| 中央社CNA
https://www.cna.com.tw/news/afe/201802070075.aspx
2018年2月7日 - 數據顯示,美國去年出口台灣金額達258億美元,進口自台灣則達425億美元,美台貿易逆差達167億美元,這也創下1987年以來、美台貿易逆差新高。

川普揪貿易逆差國點名台灣| 蘋果日報
https://tw.news.appledaily.com/international/daily/20170401/37603678/
2017年4月1日 - 對此總統府發言人林鶴明回應,過去5年來台灣與美國貿易逆差每年平均約54億美元,總統府已注意到媒體報導,行政院等相關部會也將持續注意。

離岸風電競標民進黨團促納技術移轉- 政治- 自由時報電子報
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2090805
2017年6月6日 - 立法院民進黨團今召開記者會,表示支持行政院對離岸風電採價格競標,並強調綠能講究永續發展,產業應在地化,廠商競標條件應納技術移轉。

潛艦國造國防部、台船保證8年下水- 中時電子報
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70406000782-260301
2017年4月6日 - 蔡總統的國艦國造計畫,國防部及台船公司5日都保證,可如期在明年3月 ... 能爭取美方的技術移轉,梅家樹表示潛艦需要美方技術,這立場一直都沒 ...

潛艦國造重要進展「紅區」裝備輸出許可全獲得- Yahoo奇摩新聞
https://tw.news.yahoo.com/潛艦國造重要進展-紅區-裝備輸出許可全獲得-10255185...
2018年12月26日 - 海軍參謀長李宗孝也指出,目前大環境對我潛艦國造案的執行,「對海軍是十分有利的」,國際廠商和國內業者接觸,希望能藉此進行技術移轉;海軍對 ...


記者悄悄話/零持股「何煖軒們」能創造企業最大價值?

2019-02-13 15:00黃昭勇
華航董事長何煖軒。記者黃淑惠攝影
華航董事長何煖軒。記者黃淑惠攝影
 

世界潮流在變,企業的最大價值也在變。過去,企業以獲利極大化為最優先目標,但現在,企業的永續經營才是王道,更是國際投資人評估一家公司的重點。永續經營除了獲利能力,更包括了對員工的照顧、對環境的責任與對社會的回饋等多面向。

尤其,不能照顧員工,就不會有具競爭力的企業,而一但公司與員工走向勞資對立,通常都是多輸的居面。

己亥年的9天連假結束前,華航機師罷工爭取權益的行動,不僅佔據各大新聞媒體版面,更影響了許許多多旅客,華航的公司利益、機師的勞工權益、大眾的運輸需求,甚至民進黨內的紛爭一一躍上檯面。西洋情人節前夕,華航的「勞資」雙方展開史無前例的紅眼協商。

作為協商一方的機師,很明確的是代表勞工,但表面上代表資方的華航董事長何煖軒,要站在什麼角度與對面的勞工談判?

●代理人,很難做出負責任決策

在不少商店街、攤販集中地,許多一人店的頭家如果臨時有事(像是要去上個廁所、接送小孩、去一下銀行...),可能會商請臨店的頭家幫忙顧一下,這通常會發生在非熱門時段、預期生意有線的時候。

但有時就是這麼湊巧,老闆不在家,客人上門了,「代理人」不是弄不清每一項商品價值,或是沒有被授權可以降價出售,小店或是小攤商當天的開門生意就做不成。

這很清楚,代理人沒有獲得充分授權,無法做出決策。

作為公股事業的董事長,是否有獲得充分授權,是遭到質疑的第一個部分。

1993年股票上市的華航,基本上已經完成民營化,但無可懷疑的是政府或市場上慣稱的「泛公股」是最大的股東,基本上,決策的權力與責任就是在政府身上。

依據華航在公開資訊觀測站的最新申報資料,受交通部指導的最大股東航發會對華航持股34.45%、行政院開發基金持股9.59%、同樣會買交通部帳的中華電信持股4.86%,如果再加上勞工局全權委託的1.51%持股,泛公股對華航的持股超過50%。

依此來看,華航的決策責任毫無疑問就是在「政府」。

●董事長零持股,能為公司長遠利益打算?

下一個問題是,何煖軒作為華航董事長是「政府派任的代表人」,在勞資談判的時候究竟是要以所謂的政策任務為重,極大化降低對大眾運輸的衝擊?還是以創造華航公司最大利益為先,與勞方拉鋸協商?或只是為了自己將來可能的政治生涯服務?

作為談判的主角,如果不清楚自己的主張,畫不出談判的底線,還沒上談判桌就先輸一半了。

對照2016年何煖軒以救火隊身份接任華航董事長,火速同意空服員提出的協商要求平息空服員罷工風波,此番一開始的強硬態度,更令人難解何煖軒的一貫立場為何?

從政治局勢上看,何煖軒該要為派任他的執政黨服務;但若從上市櫃公司的運作上看,一張華航股票都沒有的何煖軒,真能把華航的長遠利益放在核心考量?

●零持股的“何煖軒們”該買股票?

回過頭來看類似華航這樣的民營化公股企業,本報整理出至少有19家上市櫃公司是由政府單位直接擔任法人董事長,包括中華電信、華航、台灣高鐵等,其中,6位官派董事長持有自己所經營公司的股票,另外包括何煖軒在內的13位官派董事長都對自己經營的公司零持股。

毫無疑問的,上市櫃公司的最高決策人、對外代表人就是董事長,多數投資機構、投資人在檢視董事長是否對公司營運有信心、對未來發展有信心,除了看公司的營運數字,更會看董事長、經營團隊的持股。

去年底,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增加對鴻海持股2.7萬張,就帶給投資人極大信心,就是一例。反觀一但有上市櫃公司的董事長、經營團隊或大股東不明原因賣股票,往往就會讓投資人心生疑慮。

當然,投資人也不會忘記美國安隆案中,經營團隊為了炒高手中持股的身價,進行一連串虛假交易、灌水獲利,導致的企業財務風暴。

●具專業的經理人又有持股,相對令人信服

因此,不是說董事長或經營團隊對自己公司的持股愈高愈好,但是一張股票都沒有的董事長,很難令人信服會為了公司長遠利益努力。

公股派任的董事長裡,也有原本就是該產業領域的專業經理人,因為長期浸淫在產業中,經營相關企業具備令外界信服的能力,自己也願意投資所經營的公司。像是陽明的董事長謝志堅,是公股在他從長榮海運退休後延攬來的專業經理人,讓陽明擺脫2016年的150億虧損;或是在中鋼服務40多年,幹過總經理再接任董事長的翁朝棟,維持住中鋼的兢爭力與經營績效。

謝志堅與翁朝棟,也是少數政府派任的公股上市櫃公司董事長裡,持有公司股票的老董。

沒有持股的官派董事長,當然也有其專業能力,但如果可以用持股來展現經營的決心,是否會更好?

董事長為官派的上市櫃公司,多數是零持股的老董。資料來源:公開資訊觀測站;記者黃昭...
董事長為官派的上市櫃公司,多數是零持股的老董。資料來源:公開資訊觀測站;記者黃昭勇/製表



柯文哲平凡中見偉大:這就是我們未來總統的嘴臉,讚哦!←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民進黨坐視勞保每年累增債務二千億及潛藏6.3兆債務而不改革,完全執政民進黨與蔡英文把勞工逼上「共慘」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