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2/17

挺柯文哲選總統是懲罰自己?化療、放射線殺癌細胞也會殺到正常細胞哦:再談靠柯P毀滅勞保的可能性

中時”挺柯的代價”指出投吃定選民的柯文哲雖教訓藍綠但也變相「自殘」,但這就像一些癌末病人選擇自殺,因為「不要讓癌症殺死我,我要先殺死癌細胞」!這不是壯士斷腕,而是選民與政客集體自爆,選一個柯屁可以剿滅藍綠,這比政黨輪替有效多了吧!

我看2月13日少康戰情室時,呂秀蓮說「我們即使沒有選對對的人,也不要選一個最糟糕的人」(35:52),言畢全場大笑,言下之意柯文哲是「最糟的選項」!?

就我看的藍綠政論節目,替柯文哲白爛力量講話的人很少,藍綠都還沒把共產黨當共同敵人,卻都把柯文哲當共同敵人了,這反映出一點:

如果柯文哲當上2020的總統,將是藍綠的災難,比老共犯台還嚴重!

藍綠的災難未必是全民的災難,即便藍綠的災難是全民的災難好了,基於前面的「不要讓癌症殺死我,我要先殺死癌細胞」理論,選民做出這種選擇難道不是情有可原?

不是藍綠都爛到家了,有必要選一個白爛力量來耍白爛嗎?

另一方面,柯文哲曾任臺大醫院急診部醫師,看過的死人不計其數,要在極短時間決定醫療方針,也反對無效醫療,要是給他當政,他覺得無藥可救的就會放給他爛或給他死,像大巨蛋、又像台北市政!假如柯文哲當總統,一定會讓我們看到很多政策直接進太平間,連安寧病房都省了!

中時社論”面對破產 盡早啟動勞保年改”說:
…依照學界估算,如果勞保年金改革要求得長期財務穩健,恐怕現行給付要減少4~5成。
坦白說,在情理與實務上幾乎毫無可能作到。一來因為勞保年金原來給付就低,與公教年金給付高不同,目前領取者平均每月大概在1.7萬元左右,這個數字並不比最低生活費高,砍太多就毫無保障勞工退休基本生活的意義。二來,對影響千萬選票的勞保年金改革,沒有一個政客、政黨能夠一刀砍4、5成給付,這是百分之百的政治自殺。…

柯文哲說不定會為了台灣去政治自殺改革勞保啊!

這樣的柯文哲,難道不值得期待?   
 


Blackjack 2019/2/17
※自殺警語
提醒您,自殺解決不了問題,給自己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快評》挺柯的代價
2019年02月16日 19:39 主筆室

柯文哲從確定連任的那刻起,就開始無心市政;一天24小時,彷彿恨不得有48小時擘畫總統夢。或許,柯在總統支持度民調確實暫居領先;但若細數他乏善可陳的政績,如今又屌兒郎噹,擺明吃定老百姓因為厭惡藍綠所以拿他沒轍的心態,選民是不是應當反思,挺柯或許真能教訓藍綠,但這麼做的代價,是否也是在「懲罰自己」?

2015年柯就職北市長周年接受本報專訪時自承,「我最大缺點就是傲慢,我就是一個被寵壞的小孩,現在也被台灣社會寵壞」、「別人講錯一句話就完了,但我都沒事,我擁有全台灣人民最高的忍受度!」

果真,到了今天,柯不僅依舊是那位被寵壞的小孩,甚至變本加厲,將市民對他的寄望、賦予他的責任,全擺在他個人爭逐大位野心的後面。敢這麼做,無非是因台灣社會充斥厭惡藍綠的氛圍,精算政治的柯看準這點,遂老是把痛罵藍綠當成工具,以激發選民「挺柯教訓兩黨」的洩憤思維。

如今,儘管柯擺明吃碗內、看碗外,無心無意擘畫首都藍圖,把市長當成「渡時機」的part time工作,結果民調卻依舊顯示他是總統支持度冠軍。如果這樣做都能受到支持,試問,擅長政治精算又恃寵而驕的他,又豈會願意花時間搞市政?台北發展明顯停滯,某種程度,與支持者對他的縱容當然有其因果關係。

不可否認,國、民兩黨在許多方面都令人失望;但這不代表選民就應無條件寬容第3個選項。否則教訓藍綠的同時,說到底就是以懲罰自己為代價,這種自我犧牲,真值得嗎?


****

中時社論》面對破產 盡早啟動勞保年改

2019年02月16日 19:39 主筆室
勞保根據報告顯示,勞保財務破產年限由2027年提前1年至2026年。(中時資料照)

攸關千萬勞工退休保障的勞動基金,上月傳出因去年股市大跌一度虧損上千億元,雖然勞動部否認並指虧損已彌平,但勞保基金確實存在結構性入不敷出問題,依照過去的精算報告,勞保財務到2027年將會破產。勞動部最新精算已經完成,雖然尚未對外公布,但依照趨勢來看,破產時間只會提早不會延後。

由政府負責的勞動基金,去年底基金規模已接近4兆元;所謂勞動基金,包括勞保基金、勞退基金、就業保險基金等多個基金,外界最關切的首推勞保基金,因為勞工退休不論是舊制的一次領,或新制的按月領年金,都是來自勞保基金。簡單的說,這是給勞工的社會保險,用來保障勞工退休的老年生活;這也是政府或社會對勞工的一種承諾。

不過,這個承諾顯然逐漸搖晃、越來越不牢固了。依照過去的精算結果,勞保收支逆差時間為2018年,到2027年基金就要破產。但實際上2017年就已出現入不敷出現象,較預估提早1年,得靠投資盈餘彌補。目前全台有107萬人請領勞保年金,1年保費收入3555億,給付支出高達3829億,財務缺口超過200億,如不盡早改革,這個缺口將會每年擴大。

這幾年正是戰後嬰兒潮勞工退休高峰期,每年勞工退休人數超過10萬人,退休者以請領按月給付年金為主,雖然退休者每月年金平均不到2萬元,但這是長期的承諾,勞保基金的負荷會越來越重;與此同時,也出現民眾對勞保年金財務缺乏信心,請領一次給付人數增加的現象,這也造成更沉重的財務負擔;而少子化因素讓加入勞保繳交保費的人數逐年減少。支出漸增、收入遞減趨勢下,預估勞保基金在2027年的破產時間,只可能提前而不會延後。

蔡政府在政治考量下,選擇對勞保基金破產危機視而不見。蔡政府推動軍公教年金改革手段粗暴,引發強烈反彈,民進黨九合一選舉大敗,選後檢討認為與年金改革有關。任何年金出現虧損,政府都應該盡速改革,但對民進黨而言,軍公教並非其主要支持者,因此強推改革決不手軟,但影響更大、牽涉人數更多的勞保財務問題,利害相關涉及千萬勞工,也是民進黨的重要支持來源,因此不敢輕啟改革。明年總統大選前,恐怕無人願意碰觸史議題。

不過,年金改革晚改不如早改,發現財務危機後盡早啟動改革,難度較低、影響幅度較小;越晚改造成的社會痛楚越大。年金改革大體上難逃「提高費率、降低給付」兩大主軸,當然都不受歡迎。依照學界估算,如果勞保年金改革要求得長期財務穩健,恐怕現行給付要減少4~5成。

坦白說,在情理與實務上幾乎毫無可能作到。一來因為勞保年金原來給付就低,與公教年金給付高不同,目前領取者平均每月大概在1.7萬元左右,這個數字並不比最低生活費高,砍太多就毫無保障勞工退休基本生活的意義。二來,對影響千萬選票的勞保年金改革,沒有一個政客、政黨能夠一刀砍4、5成給付,這是百分之百的政治自殺。但早日啟動改革,盡快逐步提高費率,減少給付的幅度就可降低,同時延後勞保基金破產時程。

除了費率與給付的調整外,基金收益率過低問題亦應解決。包括勞保基金在內的各種勞動基金,雖然因為受股市變動影響,投資收益率一定有起伏,但3%上下的長期報酬率,相較國外退休基金8~10%的報酬率,確實有相當的差距。改革勞工年金的同時,也應對如何提升基金報酬率訂出制度性的改革計畫,拿勞動基金去股市護盤這種事,更該絕對禁絕。

    勞保財務破產的時間已經擺在檯面上,受影響的是千萬勞工,其問題較軍公教年金改格問題牽的連更廣也更嚴重;蔡政府在啟動前波年改時,勞保年金也在推動年改的名單內。但在軍公教年改之後卻「無聲無息」,蔡政府應誠實面對勞保財務問題,拿出前波推動軍公教年改的執行力,盡速推動勞保年改以挽救破產危機;否則,豈不坐實外界對蔡政府以年改之名鬥爭軍公教之指責?





柯文哲被尊崇為永遠走在時代前面的台灣偉人!前民進黨主席鼓勵柯選總統:造福台灣人、改變13億中國人,改變世界向前走!←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嘉義市議員廖天隆涉及賄選而自殺,偵查檢察官與公訴檢察官誰有責任